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358章 情动小姨柳慧

第358章 情动小姨柳慧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8978更新时间:2015-07-10 06:36:07
     和大姨柳芸做完爱从酒店出来之后,电话就响了起来,昊天拿起电话一看却是美艳小姨柳慧打来的,她告诉昊天今天有老同学来找自己,所以吃饭的时候就不需要等她,而且从她的语气中,昊天感觉到柳慧很是高兴,对此他有点吃味。  等昊天回到家之后,只见客厅的饭桌上摆满了菜,想来是柳慧做好了饭,然后才出去的,想到这儿他的心里有着丝丝甜蜜,不过想到小姨柳慧下午在电话里兴高采烈的样子,而且从旁边他还听到有男人的声音,想到这里,昊天就有些不安,他是不会让小姨有男朋友,最好的办法,就是今天晚上占有她!  昊天来到窗户边,外面下雨了,雨下得很大,他拿起电话,问小姨柳慧什么时候回来,柳慧在电话中说,就快要到家了,然后,昊天看到她的车子驶进院子,他的心中一阵激动,柳慧回来后,和昊天打过招呼。  “小姨,今天你见谁去了?”昊天看着小姨那红润的脸颊说。  “我的一个同学。”柳慧答道。  “男的女的?”昊天情不自禁的问。  “嘿,天儿,你说呢?”柳慧一脸的灿烂笑容。  “一定是女同学。”昊天自我宽慰说道。  “当然啊!天儿吃醋了吗?看你这样子,真没出息……”柳慧娇嗔道,她一身白色休闲装,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腹,那上翘坚实的小臀部、嫩白而纤细的小细腰有种似梦迷离的、让人沉醉的梦幻感觉,她让昊天真正感到了什么是青春、什么是美妙、什么是销魂,什么是诱人。  柳慧打开了音乐,又开了香槟,“天儿,今天小姨高兴,你陪小姨喝一杯吧!”  昊天接过红酒,细细地品尝了一口道:“好啊!小姨,能够跟你喝酒,是我的荣幸。”  “贫嘴。”柳慧粉脸羞红,自己也端起酒杯,望着窗外黑沉的雨幕,感慨地说道:“天儿,你是不是又在对小姨动坏心思了?”  昊天望着小姨柳慧那双充满睿智的眼睛,“小姨,没有啊,我只是想能够跟你在一起,天儿就知足了,不过你不觉得,我们在一起真的是绝配吗?”  “好啊!你敢调侃我!”柳慧说着就要上前就要抓昊天,昊天急忙扭头就跑,二人追逐着,嬉闹着。  最终柳慧抓住了昊天,挽着他的胳膊,紧紧地依在他身上,昊天仿佛能感觉到她那激动的心跳,整个房间里氤氲着古典的圣诞气息,好像真的有一群天使坐在白云上进行演奏似的,悠扬的音乐在弥漫,柔和浪漫的烛光在荡漾。  “天儿,陪我跳支舞吧。”柳慧不禁陶醉在其中,说道。  “小姨,陪你跳舞,那是我的荣幸。”一曲华尔兹舞曲响起,小姨柳慧就拉昊天的手起来说道:“来,我们跳。”  昊天左手轻握柳慧的右手,右手扶托着她的细腰,在悠扬的舞曲中,翩翩起舞,柳慧体态轻盈,动作敏捷,她的舞步是那样的娴熟,在流转的音符里,延绵着如此清畅的妙韵,在激情的旋律中,又是那样的淡雅舒缓,每一个旋转,每一个转身都透着悠长绵邈的韵致,绚丽流彩的风情。  “天儿,你怎么也跳得这样棒!”柳慧赞扬说。  “我是悟性好的原因吧。”昊天含糊地回答,他的手往下一滑,放到了小姨柳慧手感极佳的翘臀之上。  “天儿,你的舞技虽然很好,可是人有些轻浮啊。”柳慧眼睛睁得很大的说道。  昊天没有说话,右手又挪上来,在她的小细腰上握了握,柳慧羞涩地瞪了他一眼,她那玲珑浪漫的身躯,玉立修长,不盈一握。  音律停止了,昊天把小姨柳慧拥在怀里,似水晶淡淡的汗珠沁入她的肌肤,那霞光样嫣然的水粉色,象枝头刚刚盛开的花朵,带点娇羞不禁的神情,轻轻摇荡时脸上也流漾着蔷薇色的韵味,美得让人不忍去凝望。  华尔兹之后,是一曲慢步音乐,旋律低沉纾缓,音色轻柔飘渺,犹如轻风吹梦,虚虚幻幻地在柔色中回旋,又仿佛在蒙蒙的细雨里,心会莫名地变得脆弱,有一丝丝雨雾般若有若无的忧伤,小姨柳慧深情的将双臂环绕在昊天的颈部,头靠向他的肩膀,昊天双手揽住她的细腰,伴着音乐的节奏任神幻的思绪,在绚丽轻梦里随心飘舞。  优雅端庄、温柔婉约的小姨柳慧在昊天灼热的眼神与热情拥抱下溶化了,娇躯酥软无力地靠在他厚实的胸膛上,感受着彼此的心跳,秀眸半闭,平日澄明如镜的眼神变得湿润迷乱,随着脚下舞步的晃动,紧贴的胴体在厮磨中逐渐加温,柳慧玉颊发烧,娇靥红似三月的桃花,全身酥软紧偎在昊天怀中,无力的双手环抱他的颈项,那种不堪情挑的娇姿美态,说有多动人就有多么动人。  昊天的脸埋在小姨柳慧的玉颈上,如兰似麝的体香扑鼻而至,他故意在她如天鹅般优美的修长粉项和如珠似玉的小耳珠上呵气舔弄,女性的耳垂本就敏感,在昊天呼着热气的唇舌挑逗下,更是酥痒不已,刺激得她螓首骚动,身心逐渐融化在昊天的情挑里,心旌摇曳,渴求他的放肆,这一刻,房间里充满了温馨和浪漫,这是一幅美丽而优雅的画面。  “小姨,你跳的真好!”昊天赞赏道。  “你妈妈跳得更好,但是她从来不跟男人跳,就连姐夫在世的时候,也没有和你妈妈跳过一支舞,我理所当然成了姐姐的舞伴,是因为经常陪她跳,我才有这样的舞技的。”柳慧解释着道。  “原来是这样!”昊天感慨地说。  “妈妈真了不起!”想到妈妈柳雨欣从未和其他男子跳过舞,现在却是身心都属于自己的,昊天自豪地说。  “对啊,姐姐为了我们下了一番苦心,”小姨柳慧接着说:“她告诉我说要用真心去品味其中的真谛,运用形体的语言、把握身体的形态、并要完美地控制好时间和空间的关系,才能充分的去铨释舞蹈的内涵。”  “喔,有道理!”昊天赞不绝口。  温婉芳馨的音乐如一支遥远的古乐,在长笛的婉转中悠扬纯净地娓娓道来,温雅动人,仿佛她就象引诱着昊天的手指顺着表面柔和的浮雕曲线随心起舞,曲线的形状美如涟漪,如同晚风,轻轻掠过镜样的湖面,以飘渺的淡淡烟雾,荡开无尽流美的波纹,在水色天光摇曳里,幻梦随之诞生。一样的春浪曼妙,一样的春心盛开。  曲终人散,舞曲结束了,它营造了一种华丽而温馨的氛围,无声地解说着人世间的主旨:永恒,信任,以及爱,然而尘事侵扰,谁能令深爱停留,谁又能令祝福永恒?  昊天拥着美丽动人的小姨柳慧,心中那份激情越来越冲动了,柳慧又斟上红酒,和昊天慢慢品尝,她白皙的脸颊透着红润的光泽,胸脯一起一伏的呼吸着,把乳胸挺得很高。  “我欲四时携酒去,莫教一日不花开。”小姨柳慧喝了酒之后,诗兴勃发。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昊天跟着和了一句。  “人生有命非由他,有酒不饮奈明何?”小姨柳慧又来了一句。  “自古英雄都是梦,人生莫放酒杯干。”昊天又跟上。  柳慧又斟满了一杯递给昊天,然后说:“我观人世间,”  昊天举起酒杯与她的酒杯一碰便说:“无如醉中真。”只听“咣”的一声,二人都一饮而尽,此刻柳慧已经有些醉意,但还是不停地喝着,她的脸颊红晕,酒窝显现,举着酒杯摇晃着。  昊天把手放在柳慧的腿上,好平滑,好细腻,好迷人的美腿,接着又将手伸向她大腿的根部,感觉到她禁区的温热。  “小姨,我爱你。”昊天感觉到胸腔里的那团火焰,炙烤的自己有些失控,情不自禁地将小姨柳慧抱住,她滑腻的胴体,让他心醉神怡。  “天儿……”小姨柳慧说着仰头闭上了眼睛,她那无限柔情、万般敬仰,使昊天感到有些春心荡漾。  昊天情不自禁的用手抚摸柳慧的胸脯,但并没有碰到她的乳,房而是稍稍再上一点并对她说:“你喝醉了,我也醉了,小姨你是我的,我想要看你……”  “只要你敢,我就给你看。”柳慧那朦胧的眼神,望着昊天,隐含着几分挑逗之意。  “小姨,这是你说的,可不要后悔。”昊天连忙说道,生怕柳慧反悔一般。  柳慧思量了良久,“天儿,你真的要看?”  昊天目睹这努力想要保持优雅婉约的高贵女神在自己露骨的挑逗下举止失措的动人模样,大感兴趣,知道自己相当大程度地挑逗起了她的无限爱意,故意不说话,只是含情脉脉地看着小姨,让沉默的气氛将男女之间的暧昧之情更为滋长。  沉寂了良久,昊天说,“小姨,你愿意让我看吗?”  听到昊天带有强烈挑逗意味的发问,本已有些慌乱的柳慧,发觉自己的心思似乎都逃不过他的窥视,就像是一个做了坏事的孩子被人当场发现一般,羞涩和促不安涌上心头,知道昊天终究看破她深埋心中的情欲煎熬,羞得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心知肚明自己是作茧自缚,可恨的是昊天这个小坏蛋却偏要用这种挑逗的手法,摧毁自己的自尊心,亲口求他怜爱。  不过这时瘫软在昊天怀抱里的绝色尤物柳慧,早已丧失了反抗意志、无力违逆,惟有赧然梦呓般低语道:“小姨……不知道……”  想到平日雍容高贵端庄贤淑的自己亲口说出如此任人宰割的羞人言语后,柳慧顿时生出一种不知所以的伤怀,晶莹的泪珠潸然而出,在迷乱万分、娇羞万般中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般,双唇微开颤抖,两眼泪珠打转,尽管情欲中烧,却又不敢放浪行骇,目光中放射出乞求焦急的眼神,羞红着小脸,一动也不敢动。  昊天不再说别的话,温柔的吻去柳慧脸上的晶莹泪珠,紧紧拥抱这美妙至极、无以名状的高贵胴体,丰满柔软的胴体充满着生命力和弹跳感,叫人爱不释手,更使人动魄心颤是她美艳高贵的脸上充满了情思难耐的万种风情,神态诱人至极点。  小姨柳慧娇羞妩媚地看着昊天,昊天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四目相对,眉目传情,昊天慢慢抓住了她的芊芊玉手,五根手指纠缠住她的五根芊芊玉指,交叉着紧紧握在一起,他的另一只手温柔地爱抚着柳慧洁白柔嫩的脸颊。真象一尊冰清玉洁的雪美人,那雪白的莲藕般的玉臂,在一袭银色低胸的细肩带金镂衣的衬托下,秀色可餐,丰腴的肌肤象纯玉细瓷般洁白,莹莹滑动着秀光,身材是那么窈窕,姿容是那么高贵,真有一股秀丽清高超凡脱俗的气质!  一切都显得那么端庄优雅,依然是雍容华贵,气质典雅,仙姿美貌,丰神绝代,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丰韵圆润,风韵迷人,丰腴的身材、姣美的容貌、聪慧的眼睛和成熟的韵味、高雅的气质,在昊天的心目之中,也只有妈妈柳雨欣,大姨柳芸可以与她之媲美了。  昊天忍不住心跳怎加快,低头向柳慧鲜艳亮丽的红唇吻下去,双唇柔软得令人心荡,他饥渴的吸吮着,舌头往她牙齿探去,一开始她牙齿紧闭,一副坚壁清野的样子,但很快地双唇就像崩溃的堤防般无力抵抗,任凭扣关的入侵者长驱直入,只能娇喘咻咻的任由昊天的舌头在自己的檀口里放肆的搅动,舔舐着樱桃小嘴里的每一个角落,没多久,柳慧已逐渐抱掉矜持羞涩,沈溺在男女热吻的爱恋缠绵中,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动伸出和昊天的舌头紧紧的缠在一起,玉手主动缠上他粗壮的脖子,身体瘫痪乏力,却又是灼热无比。  柳慧的脑海开始晕眩了,只觉得整个世界彷佛都已远去,仅剩下这个占据了自己唇舌的男人,正把无上的快乐和幸福,源源不断的输送进了她滚烫的娇躯,敏感的酥胸,紧贴在昊天结实的胸前,理智逐渐模糊,心中仅存的伦理道德,礼教束缚被持久的深吻逐分逐寸地瓦解,男性特有的体味阵阵袭来,新鲜陌生却又期待盼望已久,是羞,是喜,已分不清楚,那种久违的感觉让她激动得全身发颤,熊熊欲火已成燎原之势,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阵心荡神摇的呻吟。  昊天一面热吻着,一面两手也不得闲,右手下垂,隔着外衣在柳慧浑圆结实充满弹性的玉臀爱抚轻捏,左手上举,在她光滑细致如绸缎般触感的脸颊、玉颈、双肩到处抚摸,时不时扭动身体挤压摩擦她高耸柔软的美妙双峰,早已坚硬高举的生理反应更不时摩擦着她平坦柔软的小腹和丰满浑圆的大腿内侧。  在昊天数路攻击下,柳慧全身发抖扭动,大口喘气,无力的睁开秀眸,似嗔似怨地白他一眼,脸上尽是迷乱和放浪的表情,这种眼神比什么春药多有效,昊天也被挑拨得欲焰焚身,欲罢不能,不知何时,上衣的细肩带,被拨往两侧,感觉到即将赤身裸体的柳慧只能死命的抱住昊天,阻止上衣的离体下滑,可她却挡不住昊天高涨的欲望,昊天双手握住了她的双肩,将她推开了些,让她如莲藕般的雪白玉臂下垂,高贵的上衣滑落地上。  “啊!天儿……你,停手啊!”柳慧含羞带怯,全身潮红,凹凸有致、曲线纤秀柔美的高贵胴体,几乎已全部呈现在昊天的眼前,只剩那神秘浪漫紫色的无肩带胸衣和同色丝质亵裤,遮掩羞人的高耸山丘和神秘溪谷。  半透明材质的半罩式胸衣包裹着丰满的双峰,两点嫣红的樱桃可以淡淡透出,雪白丰满的酥胸因大口喘息,形成诱人的波浪,性感胸罩里从未暴露的丰满玉乳,以前还可望而不可及,现在却傲然挺立在眼前,即将任凭自己为所欲为的抚摸揉捏,剪裁合度紧贴玉股的亵裤,把最诱人的沟壑幽谷凸凹曲线完全呈现,雕花镂空的设计可以略微透出一蓬淡淡的芳草,蓬门今始为君开,这从未有人品尝的秘密花园将在自己的开垦浇灌下重现生机春意盎然。  昊天左手紧搂着柳慧几尽赤裸、全身乏力滚烫的胴体,右手迫不急待的隔着一层绵薄滑溜的乳罩抚握住一只丰满玉乳,他的手轻而不急地抚摸揉捏着,手掌间传来一阵坚挺结实、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触感,令人血脉贲张,他轻轻地用两根手指轻抚柳慧胸罩下那傲挺的玉峰峰顶,打着圈的轻抚揉压,两根手指轻轻地夹住她那动情充血勃起的樱桃,温柔而有技巧地一阵轻捏细揉。  柳慧被那从敏感的乳尖处传来的异样感觉弄得浑身如遭虫噬,一颗心给提到了胸口,脸上无限风情,秀眉微蹙,媚眼迷离,发出一声声令人销魂的嗯唔呻吟,全身娇软无力,全赖昊天搂个结实,才不致瘫软地上,脑中一波一波无法形容的酥麻快感,迅速扩散到整个,她仰起头来,大口喘气道:“天儿,你住手吧,小姨求你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就要犯错误了。”  那言辞中娇羞妩媚的诱惑力让昊天极其心动,把柳慧拦腰横抱起来,像抱新娘似的,抱上舒适的大床,将她轻轻放在床缘,在柔和的灯光下,一具象牙般玲珑剔透、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蒙着一层令人晕眩的光韵,犹如完美无瑕、圣洁高贵的维纳斯雕像,那比维纳斯线条更生动的女性胴体配上清丽如仙的绝色美貌,引人入胜,尤其此刻她那高贵典雅的秀靥上偏是春情盎然、含羞期盼的诱人娇态,只看得昊天头晕目眩、口干舌燥。  昊天脱掉自己身上所有的束缚,侧坐在床缘边,柔声道:“小姨,直到今天我才有机会好好欣赏你那曼妙无比的身材,真的太美了,太令人感动了,天儿今生再也无憾了!”  昊天俯身在柳慧白皙光滑的额头、挺直高耸的鼻梁轻轻吻着,双手顺着有如完美艺术品般的胴体外侧摩挲着,像是要把这上帝雕塑的动人曲线透过双手的把玩,深深地印在脑海中,微颤的双手逐渐往高耸的山丘靠近,找到胸罩中间勾环处,一拉一放,罩杯弹落两侧,中间蹦跳出一对巍巍颤颤的白嫩乳球。  尽管知道这一刻终将到来,柳慧依然娇羞地发出了“嘤咛”的一下呻吟出声来,潜意识的反应,娇躯蜷缩、急转向内,双手不由自主地捂住自己颤颤巍巍雪白饱满的胸脯,遮挡着昊天那虎狼掠食般的目光,丰腴浑圆的翘挺臀瓣,与微微蜷曲的圆润玉腿,形成一道美妙动人的弧线,再完美的艺术品也无法表现这绝世美姿的生动,  昊天飞看得两眼直要冒出火来,食指大动,硬将这具羊脂白玉雕塑而成毫无瑕疵的美丽肉体再翻转成横陈仰卧,同时趁着柳慧双手捂胸,无暇兼顾时,将她下身的最后一件障碍物褪下,这美艳尤物终于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横陈在昊天的眼前,本是白玉凝脂般的胴体因为羞涩情动覆上了一层薄薄的红霞,晕染得格外的娇艳动人。  羞人的私处亳无遮掩的暴露在昊天眼前,心慌意乱的柳慧只能紧并浑圆修长的双腿,聊胜于无的掩饰此一时刻的惊慌失措,顾得了上面、顾不了下面的窘境,她的口中发出了充满无限羞意的呻吟声来,双手掩面,紧闭秀眸,又惊又怕却又无可奈何,一直以来困扰她的禁忌关系,就在这一霎间灰飞烟灭。  看到平素端庄贤淑的高贵小姨,终于不着片缕、全身赤裸,柔弱得像是一只温驯的小猫,横陈在自己面前,等待自己的临幸爱怜,昊天心中涌起无限的骄傲,他继续用带有侵略性的灼热眼光,仔细欣赏起柳慧玲珑有致的身材,但见柔嫩的肌肤依然吹弹得破,在柔和灯光下,白里透红似有光泽流动。  高耸的乳房挺而不坠,勾勒出极为优美的动人曲线,两粒樱红的樱桃如新剥鸡头,又似鲜艳夺目的红宝石,一圈小小的鲜红乳晕在洁白如玉的乳房衬托下更显得美丽夺目,平坦白嫩的小腹上镶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小腹下面茂密乌黑的芳草,好似一座原始森林,将一条迷人心神的幽谷,覆盖得只隐隐现出微微凸起的柔软幽谷,修长匀称的玉腿白皙光洁,肌肤光滑细腻,全身上下仍然保养如此丰腴圆润无一处不美,这真是上苍的希世杰作啊!  感觉到昊天贪婪灼热的目光,正肆无忌惮地在欣赏着自己裸露的胴体,柳慧玉面霞烧、全身发烫,心中又急又羞,这小坏蛋明知自己害怕他的放肆,偏要让她难过害羞个够,可是事到如今,她纵是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微微娇嗔道:“小坏蛋,你还没看够吗?快些给我穿上衣服好吗?”  昊天温柔地靠上来,大手抚摸着那如丝绸般光滑细腻的雪肌玉肤上,他爱不释手地轻柔摩挲,陶醉柳慧那娇嫩柔滑的细腻质感中,沉浸在她那美妙胴体中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体香之中。  昊天的大手轻轻爱抚着柳慧白皙柔嫩的玉腿,柳慧玉体轻颤,却勉强控制住自己羞怯地闭合着美目默默享受着他的按摩,就在柳慧紧张得浑身都要沸腾时,昊天的舌头却出人意料地越过了她湿热欲出的沟壑幽谷,来到了她平滑柔软的小腹上,在她迷人的肚脐上溜溜打转尔后一直舔向了她那对丰硕高耸的乳峰。  只见柳慧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高耸的山峰,那巍巍颤颤的乳峰,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色美女和成熟美妇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两颗樱桃充血勃起好像两颗葡萄,顶边乳晕显出一圈粉红色,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沟,不由心跳口渴!  在柳慧不停的颤抖中,昊天的舌尖来到了她丰硕乳峰的下端,用鼻子和嘴唇轻微而快速地摩擦着雪白丰满的乳峰下沿,整个雪白饱满的乳房因而轻微地振颤起来,她那圆实而挺拔的乳峰,从未有过地向上耸立着,乳晕的红色在不断扩张,而乳尖早已充血勃起坚硬异常,她的胸部就像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一样,随时都会因情欲而喷发。  昊天再也按捺不住,一口含住了柳慧的一只雪乳,疯狂的舔拭吮吸着,手上则同时握住了另外的一团美玉雪峰,尽情的搓揉抚弄起来,柳慧原来紧闭的美目此时却在不由自主地煽动睫毛,白嫩的面颊上不知不觉就染上了两抹艳丽的桃红,显得格外的妩媚和娇艳,呼吸也立刻变得喘息急促起来,娇喘吁吁,嘤咛声声,丰满挺拔的双乳在昊天不断的揉弄下,像害羞的少女一样披上了粉红的纱巾,两点殷红的樱桃,也因为强烈的刺激成熟挺立起来,肥美的幽谷沟壑里面,晶莹粘稠的爱液更是早已潺潺流淌出来。  “啊……”  突然的震撼让柳慧再次忍不住喊出了声,她无从发泄这强烈的冲击,只能一手捂住嘴巴,不禁扭动圆润的玉体,这样欲擒故纵的挑逗,她那隐藏在丰硕饱满乳峰深处的快感完全苏醒了,带着一丝激动,带着一丝愉悦,带着一丝贪婪,她的情欲已经强烈到了无人能控制的地步。  柳慧感受着那麻痹充血后更加挺立的,她颤抖着将头左动右摇,发出了嘤咛呻吟,而就在她马上要陷入疯狂之中时,昊天的舌头忽然离开她的乳房,以极快的速度出人意料地由她的小腹又滑向了她的下身,来到了她那玉腿之间的沟壑幽谷上,好像整个人被抛到空中一样,柳慧那双张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绷得紧紧的。  当昊天的舌尖抵达芳草和花瓣时,柳慧的嘤咛声在瞬间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浑身剧烈的抽搐,昊天的舌尖挑逗撩拨着她那娇美柔嫩的花瓣。  “啊……”柳慧没有想到昊天居然会心甘情愿地为自己舔弄她自以为肮脏不堪的花瓣幽谷,芳心极度满足而感动,她不禁绷紧了下身,尽可能地主动分开玉腿,任凭昊天的舌头更加方便更加深入,她热情地将腰高高抬离床面,好象想用双腿夹住对方的脑袋,生怕昊天的嘴唇离开她高贵的花瓣幽谷一般。  当昊天双手把玩揉捏着柳慧丰腴滚圆的臀瓣,舌尖拨开娇美柔嫩的花瓣寻找到她花瓣上的那粒珍珠,并用舌头在珍珠周围划圆时,柳慧痉挛似的在床上蛇一样狂扭着娇躯,麻痹而甘美的快感从那一点迅速向她胴体的每一个角落扩散而去。  “啊……天儿!”在柳慧娇媚动情的呻吟声中,一股滚烫滑腻的晶莹液体从鲜红的幽谷甬道里面喷涌而出,飞溅在浓密的芳草上,她全身都猛烈地向上挺耸,胴体剧烈地发起抖来,昊天感觉一股烫人的腻水从小穴中喷涌而出,立刻使自己的舌头灼灼地感到一阵滑溜,原来小姨柳慧达到了一次美妙的高氵朝……  “小姨,我爱你!”昊天爱抚着小姨柳慧白皙柔嫩的脸颊,铺天盖地地亲吻下去,柳慧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昊天毫不犹豫的把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  俩人的舌尖轻揉的交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昊天的舌头伸进了柳慧的香嘴中,缠住了她那柔软滑腻的香舌,吸吮着她柔软滑腻的香舌和她清甜如甘露般的唾液。  昊天痴痴的上下扫视着柳慧赤裸的美丽肉体,像是欣赏一件无价之宝般,温柔的、轻轻的抚摸着她那如出水芙蓉般的粉面,她的象牙雕刻的颈项,微凉的夜风轻拂着柳慧雪白丰满的双乳,在火热目光的注视下愈发坚挺,嫣红玉润的乳晕正因她如火的欲焰,渐渐染成一片诱人的娇红,圣洁娇挺的乳峰顶端,一对玲珑剔透的稚嫩乳头含娇带怯地挺立,像鲜艳欲滴、柔媚多姿的花蕊,正羞羞答答地期待着狂蜂浪蝶来羞花戏蕊。  昊天的手攀上柳慧丰硕饱满、柔软如棉的圆乳,情不可抑地一把握住那曼妙无比、柔软坚挺的右乳,用力地揉搓抚摩,食指、姆指夹捏起小巧微翘的樱桃,揉捻旋转,同时低头轻咬另一边樱桃,像婴儿索食一样,大力的吸吮着,这两团高耸突起的山丘,是不是已许久未曾享受过温柔缠绵的爱抚?峰顶那两粒色泽诱人的樱桃,是不是早已忘了被人舔弄吸吮的幸福?  柳慧娇贵的樱桃给昊天吸吮的又是酥软又是畅快,黛眉微皱,玉靥羞红,性感的红唇似闭微张,随着如潮的快感,鼻息沉重的哼出迷人的低吟,在昊天的恣意玩弄、挑逗刺激下,柳慧柔若无骨的柳腰无意识的扭动着,美艳的脸上充满情思难禁的万种风情,神态诱人至极。  昊天的右手万般不舍地离开充满弹性的高挺玉乳,在嫩滑的肌肤上四处游移,舍不得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滑过丝绸般光滑的丰腴小腹,直趋芳草萋萋的桃源胜地,他的手侵入到柳慧雪白玉腿间的鲜红柔嫩如蚌般微微张合着的花瓣幽谷,一只禄山之爪抚摸揉捏着她丰满浑圆的乳峰,一只色手滑下她修长雪白圆润如脂的玉腿之间,挑逗撩拨着她娇艳玲珑的花瓣幽谷,花谷一旦遭敌入侵,本来已渐渐陶醉在昊天温柔触摸下的小姨柳慧反射性的躬起身子,两腿不由自主地夹紧,娇声嘤咛呢喃道:“天儿,不要啊……”  昊天的中指缓缓剥开紧紧闭合在一起的两片花瓣,插入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秘洞,甫一插入,一直想在侄儿面前保持端庄形象的柳慧整个崩溃,反应激烈的甩动皓首、扭动娇躯,情不自禁的呻吟声从樱口中传出:“啊……喔……天儿……”  被昊天的手指强渡玉门,深入敏感的神圣私处,柳慧产生无法忍受的焦燥感,很想挣脱他的手指,但是从紧紧压在沟壑幽谷上的手掌传来的男性热力,已使她全身酥麻,力不从心,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男人碰触绝密私处,久违的官能刺激使她兴奋中带着羞惭与期待。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