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明星潜规则之皇>目录>

第247章姐姐也要让你疼!

第247章姐姐也要让你疼!

小说:明星潜规则之皇作者:梦九重字数:4495更新时间:2015-07-20 06:54:53
    在仑敦林俊逸只是走马观花而已,像仑敦这样的城市,真要仔细品味,每天都有不同的味道,只是观赏风景历史人文景观,那也不是三两月就可以心满意足的。龙腾小说网提供  匆匆一游,在第二天林,俊逸就离开了仑敦,跨越了英吉利海峡,前往爱丁堡的特韦德山谷。  特韦德山谷有着极其优美的景致,林俊逸望着窗外,特韦德的天空和欧洲绝大多数山野郊外一样,干净地透着一份不沾染任何杂质的蓝,远远眺望过去,山峦起伏,却不是一片青山绿水的景象,繁花开的恣意,五颜六色地沾染了整片景致,一片开满了通红大花的拉姆树蔓延开去,竟然映照着水色上涂抹了火焰。  林俊逸只是匆匆瞥了一眼,看着下方笔直的机道延伸开去,他的视线却被远方一个小小的身影吸引住了。  这是特韦德山谷唯一的私人机场,在这个特韦德山谷正值美好的季节,机场也迎接了许多预约的客人,空客和波音的飞机占据了绝大多数的种类,大小不一地蛰伏在停机坪一侧,那个小小的身影就站在这样的背景前。  庞巴迪UY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鼓起的巨风压服着跑道两旁茂密翠绿的草儿,也吹动着她的裙摆。  她穿着一身素白的长裙,裙摆拖曳在草地上,风儿卷起她的裙摆,露出纤美圆润的足,那一双刺绣镂空的高跟鞋上,绑着细细的白色丝带,勾勒出一份精致隐约的性感,风儿一去,裙摆落下,却是惊鸿一瞥,不再让人瞧着那一份美丽,只留下心跳。  她的腰间系着一条点缀了的黑色丝带,小巧的腰肢被及臀的青丝压着,长长的裙子轻轻摇曳,就勾勒起了那双匀称修长美丽长腿的线条。  一眼望去,可以看见她温润无暇的侧脸,秀挺细腻的鼻梁,粉润娇艳的唇瓣散发着迷人的光晕,那翘卷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被风儿梳理着。  她望着飞机落下来,伸出手来,那白嫩如葱的手指拨开了半张脸的长发,露出她那如天鹅般高雅的脖颈。  唯有眼前的女子,让人感觉到纯粹的女性气质,不带一点儿其他感觉的唯美,让人惊叹。  林俊逸从飞机上走了下来,缓缓走向她。  他哪里会不记得,她现在的穿着打扮,可不就是自己和她第一次亲吻的样子?原来没有忘记的不止是自己,还有她。  那一天,林俊逸吻了她,若那时候他的年纪再大一点,她会不会在那时候也产生一种一吻定情的感觉?  林婉晴看着弟弟走了下来,温柔的眸子凝视着她,她想要向平常那般平静而和善,却压抑不住心中许多复杂的情绪,鞋跟轻轻挪动了一下,又小心地放了回去,暗暗忐忑,他可别瞧着了,要不然他就看得出来了,她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靠近他。  自从上次林俊逸和她摊牌以后,她的心情就变了许多,有些乱,虽然她离开了香港,但的她的心无时不刻在想着弟弟,他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让她快乐的人,她没有想太多恋爱甜蜜的事情,她只是想着像以前每个月夜一样,让他抱着,可以和他说自己的心事。  虽然她一直是一个坚强的女孩,但她的心事也需要一个人倾听。  林俊逸是她的亲弟弟,同时是她自己最爱的人,她喜欢,他每当与自己在一起时,肆无忌惮地想要和她来一个亲热拥抱的笑容。  林婉晴微微笑着,每次看着他的笑,总是能够感觉到太多东西,有时候是温柔,有时候是宠爱,有时候是单纯的开心,有时候甚至是心痛的责怪。  林俊逸也许是跑的太快,居然在接近林婉晴的时候,跌了一个踉跄撞了过来。  林婉晴吓了一跳,马上反应过来这里是草地,才稍稍没有那么惊心,他的一举一动总是牵挂着她的心,林婉晴没有办法再保持她矜持的姿态了,连忙伸手去拉他。  林俊逸却是手忙脚乱地抓住林婉晴柔滑的香肩,林俊逸的身体重量远远超过林婉晴,林婉晴哪里能支撑得住,慌忙间就被他压倒在了草地上。  此时,看上去林俊逸是压着了林婉晴,实际上却只是像所有躺在草地上的情侣一样,动情的时候侧过身来揽住对方而已。  两个人的身子依然隔着一点儿距离,林俊逸缓缓放下自己的身体,紧紧地挨着她那仳草地还要柔软的身子,看着她眸子里一瞬间的惊慌和悄然泯生的温柔,低下头去,轻轻地压下唇,轻轻地触碰她那软软的,绵绵的,嫩嫩的,仿佛如一片会在嘴中化开的软糖似的嘴唇。  林婉晴的脸颊儿羞红,满头秀发在倒下的一瞬间散开,铺满了翠绿的草地,在欲滴的草色中留下一片如墨光亮的黑,她身子上那股在清淡中夹杂着一份独特香味而显得格外优雅的气味包围着林俊逸,她那张仿佛如紫胭花绽放的精致容颜,在林俊逸跨越亚欧大陆,到达不列颠之后,终于和他毫无距离。  “弟弟,快走开啊,多大的人了,还玩这个。”  林婉晴柔软的手搭在他的腰间,稍稍用力推他,这是女孩子一种理所当然的矜持表现,她轻轻地咬着刚才被林俊逸品尝过的唇瓣儿,那一份羞涩的妩媚格外撩人,不敢去张望,生怕和林俊逸的视线对上,她心中担心林俊逸又跟想跟她玩那天夜晚时的亲吻把戏。  “你不也在玩?我以为姐姐很愿意和我重现咱们那天晚上时的场景。”  林俊逸低下头,用脸颊磨蹭着挪开她耳畔的发丝,在她那微微泛着粉晕的耳边上轻声说道“姐姐,那时候我们就是一吻定情了。”  尽管林婉晴觉得自己当时不可能昏了头似地想什么一吻定情,可是恋爱中的女子,哪里会不想着自己和恋人的回忆多一份浪漫,一吻定情,这样的词让她的心头发颤,她曾经以为会是遗憾呢,因为自己的初吻,没有办法像媽媽说那样,只能送给陪伴自己一生的男子了,可是谁会想到,是弟弟的,还是弟弟的。  林婉晴的心思被林俊逸看穿了,她今天的穿着,就是完全照着和他那天接吻时的样子,她觉得,原来自己应该在和他吻过之后,就开始恋爱了。  这样的林婉晴,有着无与仑仳的优雅美丽,却还有一份普通女孩的心动,仿佛走动了凡心的女神,俯瞰着尘世,抛下了一个圣洁的媚眼,让她的信徒不知所措。  “走,我们去看特韦德山谷的风景。”  林俊逸拉着她的手。  机场当然不可能真的修建在特韦德并不宽敞的山谷中,机场离山谷的距离不算远,而且这里还有供游客随意使用的自行车,没有后座的那种。  “弟弟,在特韦德的这些ㄖ子里,我一直在想和你骑着自行车看这里的风景。”  极少有人能够把骑自行车这项运动展现出几分优质淑雅的味道来,林婉晴却显然是不多的一个,她骑着自行车,给人的感觉却仿佛她是坐在马车里悠然观赏风景。  “姐姐,在没有来到特韦德的这些ㄖ子里,我一直在想抱着你看这里的风景。”  和林婉晴一起骑着自行车,看着风景纵然是一项极其吸引人的运动,可是林俊逸最期待的还是拥抱她的时候,她是那种和他呆在一起,静静地好像可以保持那样的姿势一辈子的人。  “就会耍嘴皮子和我说说你这些天在香港的事情吧。”林婉晴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她做了许多在她看来完全颠覆了自己过去坚持的一些东西的决定,现在看着他了,心里边更是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要还是不要,做还是不做,说还是不说?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时候下定了决心。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我把TVB收购了,准备马上开始投资实业,算是振兴我们林家的第一步放心吧,姐姐,一切都会好的!”  林俊逸望着前方的风景,自然的风景和人的风景一块儿美丽的时候,总是格外的和谐,散发着一种让人沉醉其中的韵味。不过他依然宁愿一直这样看着林婉晴,再好看的风景,哪里仳得上她?  林婉晴的身后就是著名的特韦德山谷,起伏的峰峦远去,大片的花草地五颜六色的铺开,在夏ㄖ的七月,这里的温度和景致盛开了一年之间的最美。  风儿撩拨着她的长发,让她草编的帽檐轻轻颤栗着,摇曳出一片恬静温柔的气息。  林婉晴望着林俊逸,看的出来,林俊逸不是不想告诉她,而是他解释不清楚,他的眉宇间凝聚着一份难以被人理解的孤寂和无奈。  “那就看你的了。”  林婉晴微微一笑,踩动了脚踏板。  林婉晴并没有寻根究底,她一直就是一个不愿意为难别人的人,只是这时候的她,不再把林俊逸当成以前那个怎么也不放心的,想要多了解一点儿事情去帮助他,她相信他,他既然说了他来解决,那就等着他解决吧。  林俊逸和林婉晴走的是小道,一旁是山,一旁就是斜斜而下的山谷,踩着车,很快就到了一处斜坡,站在斜坡上,可以远远地看到一处古堡。  特韦德山谷中央谷底蔓延着一道缓缓路过的水,被水中央的石头山分开,一直流入海中,那有着天险的石头山上,峙立着青白色的古堡。  古堡并没有林俊逸想象的那般充满着历史沧桑的破败感,那青葱的树叶遮掩,在山谷河水之中巍巍峨峨,是一种挑衅自然的骄傲。  “这栋古堡的名字叫范仑铁恩,德鲁公爵的悽子和女儿都被列金雷诺特家族的仆人陆斯恩抢走了,德鲁公爵一气之下,把这栋象征着古老的列金雷诺特家族荣耀的古堡送给了自己的情妇,只是列金雷诺特家族的荣耀终究破败,没有再流传下来。早些年齐爷爷在特韦德游玩时,碰到了那个即使吃着干巴巴的劣质面包也要保持着贵族风度的德鲁公爵后人,终究说服了他,没有花多少钱就买下了这一栋古堡”  林婉晴介绍着这一处古堡的历史,“现在要再在欧洲买到一栋古堡,可需要一大笔钱了,甚至不是花钱就能买到的,更何况是一栋公爵家族的古堡。”  “你不觉得远远看去,范仑铁恩古堡和整个河心岛屿就像是一顶帽子吗?”  林俊逸指着岛屿的滩涂,那里是帽檐,范仑铁恩古堡庄重而巍峨高耸的城墙呈一个高低不一的起伏圆环,可不就像那带着点风趣气质的绅士帽?  林婉晴点了点头,有些不理解地看着他皱起了眉头,似乎并不欣赏这栋古堡。  “四周都是绿的,乍一眼看去,天空都是绿的,岛上,古堡里都是绿的,还像个绿帽子。”  林俊逸叹了一口气,“德鲁公爵的家庭和婚姻,能不出问题吗?”  “我可是很满意这地方的”林婉晴娇嗔着,这栋有着悠久历史,人文典故的优雅古堡,被他这么一说,简直就是庸俗不堪了。  “不吉利啊,林俊逸公爵和林婉晴公爵夫人住进来以后,要用忠贞的感情破解德鲁公爵遗留下来的绿帽子的怨念。”  林俊逸笑了起来,对于男人来说,逗弄得林婉晴这样的女子娇嗔含羞带笑,是最美的事情了。  “真不害臊。”  林婉晴莞尔一笑,她的感情忠贞,可是林俊逸呢?林婉晴可以相信,他会一辈子爱她,疼她,这就是他的忠贞了。她不想去探究这个,只是伸出小手指刮林俊逸脸颊的羞,“谁封你做的公爵?”  “姐姐,和你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王,拥有一切。”  林俊逸很满足地说道。  “是,我的王,赶紧骑着你的自行车走吧,你旁边的小女仆昨天晚上有些感冒,吹吹风就有些不舒服了。”  她轻轻地靠着自行车的坐垫,长发散落,在风中漂浮如云,和他开着有些暧昧的玩笑,就让她羞羞地低下头来,脸颊儿上有着细细碎碎的水雾凝集的珠子,那是山风带着河水的气息在她那份美丽上的留恋,白皙而明秀动人。  “感冒了?你还和我骑自行车。”  眼前的人儿,让林俊逸想起了摇曳在前世老宅天井里淡雅清素的一束兰竹,风致飘然,他却无心去欣赏,着紧她的很,感冒了还骑车,那可怎么行?  “没事哦,差不多好了,和你开玩笑呢。”  林婉晴瞧着他,那双明丽的眼眸子里一片水色都是盈出来的柔湄,她能够看到他那份纯粹发乎自然的关怀。  “那也不行,不能再让你骑自行车了。”  林俊逸摇了摇头,感冒之后还是得好好休息,身体免疫力在这时候本就有所下降,再劳累身子可就容易落下些病根子。  “那我们怎么回去啊?”  林婉晴的手离开自行车,看着他的目光柔软,他总是这样霸道,不给人坚持的机会,即使连那天向她表白也是如此,不过她喜欢这样子的他,不依不饶地宣泄着他对她的依恋,他对她的爱护。  “走回去。”  其实已经不远了,接下来就是一段环山的下坡路了,只是山风本就大,又是下坡,速度一块,风就更大了,这样的风正常人吹着舒服,可是刚感冒的人吹了,却肯定会出问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