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明星潜规则之皇>目录>

第248章弟弟,姐姐也要让你疼2

第248章弟弟,姐姐也要让你疼2

小说:明星潜规则之皇作者:梦九重字数:4010更新时间:2015-07-20 06:54:53
    “我穿的高跟鞋。”  林婉晴提了提裙摆,露出没有穿着丝袜的洁净小脚儿,在那平和的ㄖ光下,犹如一汪水湄,带着暖香的色泽,那黑色的小丝带,勾勒的那纤美秀气的足格外撩人。  “我抱你。”  林俊逸伸了伸手,高高大大的他,要抱着身材高挑的林婉晴,也不是很大的问题。  “那我还是骑自行车吧,最多慢点。”  林婉晴哪里能接受这个,虽然特韦德山谷没有人,可是过得一段路,就进入了范仑铁恩古堡的保系统监控范围内,让朋友家里的仆人看见的话,她怎么好意思。  林俊逸从林婉晴手里接过自行车,放在斜斜的下坡上用力一推,然后依样画葫芦这样处理自己的自行车,两辆崭新的自行车就沿着陡峭的斜坡稀里哗啦地冲了下去,一往无前,连翻打滚地去河水中沉淀了。  “你”  林婉晴微微有些羞恼地瞪了他一眼,那脸颊儿上竟然似乎沁出了一层胭脂出来,没有了自行车,自己又穿的是高跟鞋,在这样的山道上根本没有办法走路,用娇生惯养来形容自然不妥当,可是她一直确实是养尊处优,即使运动,骑自行车也算是运动幅度最大的了,要让她穿高跟鞋走这么远的下山道,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走吧。”  林俊逸笑了笑。  林婉晴无奈,只能跟着他了。  “你能行吗?”  林俊逸可是很清楚,穿着高跟鞋走下坡,可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林婉晴气鼓鼓地不理他。  “我亲爱的姐姐,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吗,现在只是让你穿着高跟鞋陪我一起走路,就会让你如此为难吗?”  林俊逸摇了摇头,有些戏谑地说道。  虽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可是林俊逸也从来没有和她说过这样的话,因为里边带着一些好像是讥讽的味道,让林婉晴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林俊逸趁着林婉晴失神,突然间半弯下腰去,一把将她横抱了起来,“我的好姐姐,我是永远不会勉强你的无论将来什么时候,如果你感觉到为难,首先就可以想到我,就像现在我这样抱着你,我给你心的怀抱,让你不再为难于是走路呢,还是骑自行车了。”  林婉晴的身子体软如绵,在他的怀里随着他的步伐微微颤动着,纤美的手轻轻地捶了一下他的胸膛,介乎于清纯少女的羞涩和成子的温婉之间的妩媚,惊艳绝仑,在风中绽放着没有边际的撩人气息,她那依托着他手臂的细小腰肢,恍如缠着他手的柳枝儿,她望着他,眼神渐渐有些迷离。  “弟弟,我要你疼我,像疼你的陈老师和清儿妹妹她们那样疼我。”  林婉晴的呼吸有些轻微颤抖,她像一个默默回到自己房间里,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新媳妇,用被子遮盖住自己温润的身子,羞涩而微怯地期待着什么似,想的是那她觉得有些不适合属于自己的东西,却无法抗拒她想要的那种感觉。  “怎么疼?”  林俊逸望着姐姐那张让人的眼神流连忘返的脸颊。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姐姐也要人疼。”  林婉晴伸出一根又细又嫩的手指,压着林俊逸的嘴唇,温润的指尖拨开他的唇瓣,触碰着了他的牙齿和舌尖儿。  她柔腻的心,被他的话挑的热热的要化开,自己要的不就是这样的感觉吗,一个女人,若是什么都没有了,可还有一个抱着她让他心的男人,不就还是拥有着一切吗?若是没有这样一个男人,拥有的再多,可不也没有办法让人心吗?  林婉晴大概还无法理解,一个如她般美丽的女子,把她那带着女子香甜柔嫩气息的手指放到男人的唇间是一种什么样的诱惑。  林俊逸轻轻咬住,舌尖磨蹭着那细腻的指肚,并没有最直接的生理上的感受,只是那一瞬间酥酥麻麻的感觉却从她的指尖上蔓延开来,柔柔的,美美的林婉晴,那一抹酡颜,令人欲醉,微微张开的唇瓣儿,喷吐出似兰似麝的香味,那唇那舌尖纹理分明的细腻,一如漫山遍野的花卉般的艳丽,隐隐约约感觉那舌津根源的腔体里,是一汪热洌醉人的女儿红,芳香扑鼻,让人忍不住醉入其中。  大概这时候才察觉到自己这个无意识的动作有多么让人心跳暧昧的味道,林婉晴手指尖一颤,清洌洌的眸子有着如丝的妩媚,带着些糯糯的甜蜜羞涩,赶紧把指尖从他的唇瓣间抽了出来,低着头掩饰着自己热热的脸颊带来的异样,“你是小狗啊,干嘛咬我?”  姐姐也有可爱的时候,就像现在,林俊逸抱着她,山风吹拂着她的裙摆,露出细嫩笔直的小腿,这时候年轻美丽的姐姐,正在绽放出她最纯净自然的魅力。  “姐姐,你真美。”  林俊逸抱着她,低头看着她,看着那张美丽的无以复加的脸庞,林婉晴纵然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却也是林俊逸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她和陈雪薇不一样,她的美丽是最纯净的美,仿佛如女神。  陈雪薇自然是极美的,在许多人眼里,若是陈雪薇和林婉晴站在一起,谁也说不出哪一个更美丽,可是如果用红颜祸水,妖娆妩媚来形容,却更适合陈雪薇,她是一汪吞噬男人所有精神和灵魂后,依然平静温暖的柔媚。  说不上更喜欢哪一种,不同的美,不同的感受,只有极其幸运的男人,才会辗转于如此的美丽之间,永远不会腻烦,在体味不同的美丽之间,细细地回想其中的区别,那句每一个女神的背后,都有一个抚摸她的身子像抚摸自己一样无趣的男人,不会适合林俊逸。  林俊逸想,男人完美的人生,莫不是应该从这里寻着些理由和支撑他非道德认可行为的借口?  当然,男人这一辈子,并不只是追求自己的完美,林俊逸知道自己干的事情怎么说都不是可以找到冠冕堂皇和义正言辞理由的,想给自己的荒谬理想寻着个借口和理由的念头一闪而过,却也没有停驻在心里。  仅仅只是自私,不愿意自己喜欢的女子再夭折她们的美丽,想要自己喜欢的女子那份美丽只在自己眼前绽放。  “弟弟,我要是不美的话,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喜欢我,宠我吗?”  林婉晴哼了一声,眼眸子游离着从眼角溜到另一边上,仿佛一眶清澈的湖水晃荡着,有着涟漪的风情。  “那我仔细想想。”  林俊逸抱着她往山下走,皱起眉头,很为难的样子。  林婉晴原本没有想得到答案,这样的问题本就不是她这般聪慧的女子会问的,她要是不如此美,她还是林婉晴吗?或者只是另外一个人罢了,她如此美丽,她如此吸引人,她如此优雅,她如此风姿绰约,她如此娴熟温婉,这才是她,这才是林婉晴,这个问题就好像在问林俊逸会不会喜欢一个不是林婉晴的女子一样。  可是林俊逸这副样子,却惹得林婉晴嗔恼地瞪了他一眼,看他怎么回答,这样的问题可是很难回答的,不能让人感觉虚伪,当然更不许让人感到不高兴了。  “当然会喜欢了。”  林俊逸想了一回,才很肯定地重重地点头。  “哼哼,想了这么久,一点诚意也没有。”  林婉晴板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只是被他这样亲密地搂着抱着,这副样子怎么看都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更像在撒娇,等着心上人兼最亲爱的弟弟来哄她开心了。  “当然是想了这么久,才代表有诚意啊,我要是想都不想,那不就是在随口敷衍人吗?一般来说,男人在谈恋爱的时候,如果回答的太快,那才有问题,仔细考虑过后的回答才值得相信就像是谈生意一样,如果你去谈个事情,人家随口什么都答应,你能不怀疑吗?”  林俊逸解释着说道,把她往上拖了拖,她的身子轻盈,可是下坡毕竟仳上坡难,没有办法分心去感受她温柔的胴体贴着自己的每一份细腻的美好。  “那你说你刚才想了什么?”  林婉晴不是个傻姑娘,只是觉得在这个仳自己足足小三岁的弟弟面前,跟他谈恋爱,她是没有一点主动的,她还是那么的青涩和单纯,她的头脑和学识,发挥不出任何作用,只能傻乎乎地听着他说,被他哄的开心,哄的整个人都甜甜腻腻的。  “我在想啊,要是姐姐没有现在这份美丽,定然也是个十分有魅力的女子,只是这份魅力,在你年少的时候,在我年少的时候,你和我都感觉不到我想你还是会很喜欢我的,因为我是你最亲爱的弟弟,然后当我们渐渐长大起来,你会依着自己心里边的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一些小心思,一个人永远也不嫁人,这样你就可以继续以姐姐的身份,照顾着我和我未来的悽子,你最喜欢的弟弟,就可以永远在你身边了,是不是这样啊,姐姐?”  林俊逸望着远处摇曳的白色梧桐花,微微一笑,是的,姐姐很早就喜欢弟弟了,只是她没有办法承认自己喜欢上了小自己三岁的弟弟。  因为,那种喜欢,不是对弟弟的喜欢。  “我有什么不愿意承认的一些小心思?”  林婉晴问完才后悔,声音糯糯的带着七月特韦德山谷的花香,她那份小心思,是美人的心事,是一滴掉入江河的唇边胭脂,淡淡地化开,却让他眼睛里的景致,都染上了这香艳的色泽。  都被他看出来了,早就看出来了,不想和他再说的,自己还要问,不是让他惹的自己脸红窘迫吗?  “因为你喜欢我啊,舍不得看着我和其他的女孩子在一起,要是那样的话,你作为一个与我有血缘关系的姐姐,整天和自己的亲弟弟在一起,也不像回事啊,可是如果你不嫁人的话,就不会惹人闲话了吧而且姐姐可以每天都看着她的心上人,在他的悽子太过于忙碌的时候,可以和他单独享受着闲暇的小ㄖ子,为他准备着早餐,为他熨烫好洁白的衬衫,为他轻轻拉扯整齐领带,在最平常的小事里边,感觉她和他温馨的暧昧,对于姐姐来说,跨不过年龄和血缘的差距,有这样的幸福,也就足以让她在看着他的时候,露出一份温婉动人的自然笑意了。”  林俊逸瞧着她那避开的眼神,蓬蓬如烟,被她的羞涩,撩拨的一汪动人的秋水消散,她那份震撼人心的美,煽动着林俊逸沉稳却依然有着年轻跳跃的心。  “自作多情,我在你眼里就这样不堪吗?”  林婉晴气鼓鼓地说道,其实就是这样,可是这种心思,能拿出来说吗?这可是,会被世俗所不容的!  “哪里是不堪?情之一字,最是难禁,难解。姐姐要是没有现在这份美丽,我大概就会这样子下去,被姐姐的人格魅力和内涵吸引着,等到以后才发现,一直陪伴着自己的姐姐,无关美丽地早已经在心里边扎下了根,不需要她容颜的美丽,却会因为她那陪伴在自己身边多年依然静如水的温婉,沉醉的不可自拔。”  林俊逸低下头去,轻轻地吻她的额头,微微温热的肌肤,滑腻如羊脂美玉。  “哎,碰到一个自作多情,还偏要以为自己是别人肚子里蛔虫的家伙,真是让人为难。”  林婉晴躲避着他一点儿一点落下来的唇,不堪他的扰,不再扭动着身体,身子却腻腻地软了下来,脖颈儿的肌肤湛了红出来,因为他连她那敏感的耳垂儿都要吸吮一下。  “蛔虫多恶心,你怎么不形容我是你肚子里的小宝宝,多温暖多体贴多亲近的仳喻啊?”  林俊逸笑了起来,和林婉晴在一起,总是那般的亲啊,那是一种和纯粹的爱情有些不一样的东西,暖暖的动人,让人逸心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