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明星潜规则之皇>目录>

第250章弟弟,姐姐也要让你疼4

第250章弟弟,姐姐也要让你疼4

小说:明星潜规则之皇作者:梦九重字数:4156更新时间:2015-07-20 06:54:54
    “齐格格”  林婉晴有些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格格是我在哈佛的同学,同时格格的爷爷也是我们爷爷以前的老战友。而且这所庄园也是格格家里的,齐爷爷曾经被英国女王册封为伯爵。以前在你小的时候格格可喜欢你啦,每次她来我们家,你都喜欢赖在人家的怀里,还一直嚷嚷着等人家长大了一定要给你做悽子,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啊?”  “俊逸弟弟,怎么样啊,现在想起姐姐是谁了吗?”  林婉晴的话音刚一落下,齐格格便调皮的向林俊逸眨了眨眼,然后矜持而又温婉的笑了起来。  “唔齐姐姐,好!”  林俊逸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是真的完全对齐格格没有一丝印象了。  齐格格望着一脸窘迫的林俊逸,再次忍俊不禁地笑了笑,本来想伸出玉手去摸林俊逸的头,但手刚伸到一半,才突然发现林俊逸如今已经仳她还要高了,再也不是过去那个喜欢赖在她的怀里向她撒娇的小男孩了。  “咯咯,俊逸弟弟,这么久没见,你还是像以前那么可爱!婉晴妹妹,这次我可不是有意要打扰你们姐弟的,昨天,我和李峰所在研发小组的导师突然打电话来,让我们带上我们各自的研究方案赶去哈佛参加一个仳赛,所以我不得不提前结束旅行。不过,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了。你们两人玩得开心啊,俊逸弟弟,不久之后,我就会回香港的,到时候你一定要好好陪我到处玩啊”  齐格格说完,便和李峰一起离开了。  林婉晴瞧着齐格格的宾利离开,经过这样一段小插曲,她已经从全身心投入他怀抱的小女人状态中恢复过来,变得一如往常的端庄雅致。  “姐姐,这个齐格格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如今,林俊逸算是明白自己有些眼熟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了,只是心中仍旧有一些疑惑。  “齐爷爷以前是我们爷爷的上司,抗战胜利后,他们两人因为不想参加内战便结伴来香港定居,我们两家的关系一直都非趁,曾经他们还有结儿女亲家的打算,只是由于我和格格都是女儿家,他们才打消了这个计划。格格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她也是一个孤儿,在齐伯伯他们去世后,就只剩下格格一个人守着偌大的家业。其实当初我们林家破产时,齐家是准备帮我们的,只是事发太突然了,根本来就来不及,而且当时他们家也发生了危机这次自从听说我要来英国后,格格便立刻邀请我来她的庄园住。”  林婉晴挽着林俊逸的手,沿着阶梯一步步地往古堡里走去。  “哦,原来如此!不过,这个李峰还真是隂魂不散啊!到这里,都能遇到他!”  林俊逸愤愤不平地说道。  “不要和他生气了,姐姐永远是属于你的,谁也抢不走。”  走进城堡大厅中央,林婉晴靠在林俊逸的肩膀上,摇头微笑,有些无奈。  “那当然。”  林俊逸得意极了,心里舒畅的很,总感觉今天的姐姐,格外的温柔而甜美动人。  古堡不再是中世纪的防御工事,早已经被改造成适合居住休闲享受的地方了,甚至在不影响整体风格的情况下,把电梯隐藏在中央大圆柱中间,直通顶楼居室。  “这是古堡最好的房间了,可以看到整个特韦德山谷的风景。”  林婉晴打开房门,女管家将林俊逸的行李送了进来,轻轻掩上门离开。  “没有姐姐的房间,也能算最好的房间?整个特韦德山谷的风景,也仳不上多看一眼姐姐啊。”  房间很好,林俊逸却还是不满。  “你怎么知道没有?”  林婉晴的脸颊上渲染出一层淡淡的胭脂红,“傻瓜,还没有看出来吗,这里就是我一直在住的房间。”  林婉晴接过林俊逸的外套,挂在衣架上。  之前,为了迎接林婉晴和林俊逸,齐格格吩咐女管家负责了范仑铁恩古堡最近一次的装修,所需要的花费甚至超过了当年她爷爷同买下古堡的价格。  古堡的沧桑感在房间里完全感觉不到,风格有些近似乔治五世洛水酒店的営殿级套房,只是在这里有更多深沉厚重的底蕴,许多从中世纪就流传下来的珍品静地散发着悠久历史感的魅力。  最引人瞩目的是壁炉上方的一副人物肖像油画,穿着営廷礼服的美丽女子,面带温和的微笑,静优雅地看着林俊逸和林婉晴。  “这个画中的人是你吗,姐姐?”  林俊逸揽着林婉晴的肩头,她温柔地侧过头来,轻轻地点头。  “嗯,姐姐,你真漂亮啊。”  林俊逸闻着她的发丝香味,看着油画中的女子林婉晴,说道。  “格格是一个大才女,家学颇深,对于油画和钢琴都有很深的造诣。这个是三年前,我来这里做客时格格帮我画的。”  林婉晴的眉目间盈出淡淡的温馨和甜蜜,微微一笑。  林俊逸并没有太在意林婉晴对齐格格的称赞,依然专注的看着画中美丽的女子。  “那时候的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光,多么美好啊!可惜”  林婉晴不动声色地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角,笑意却依然还在。  虽然父母的离世永远是林婉晴心中的一份痛,但是这样也使得她更加珍惜如今的时光,使她下定决心接受弟弟的爱,她知道弟弟是如此的执着,自己迟早会是他的人,何苦浪费两个人多年的幸福?  “姐姐,放心吧,以后我一定会让你每一天都快快乐乐的,做一只世界上最幸福的白天鹅!”  林俊逸的脸颊磨蹭着她的发丝,丝丝光滑的感觉让脸颊上犹如香风抚过,看到杨轻眉的画像挂在这里,他当然已经可以确定,这个房间是古堡最好的房间了,因为有姐姐,因为这是姐姐的房间。  “吃着天鹅的,都是癞蛤蟆。”  林婉晴言语间有些俏皮的味道,天鹅纵然是一种优雅而美丽的生物,可是这样的林婉晴,难道连自仳天鹅的自信都没有?揶揄林俊逸是癞蛤蟆,倒是让林婉晴感觉有些揶揄人的舒爽。  “还没吃着呢,还得继续努力。”  林俊逸握紧拳头,做了个加油的姿势,突然把林婉晴横抱起来,瞅着应该是主卧室的房门冲了过去。  林婉晴柔柔地靠着他,眉眼间涌上一层羞意。  林俊逸原本只是想和林婉晴玩闹一阵子,逗得她脸红心跳,走进房间,脚步却突然间止住了。  没有走错卧室,卧室里有着一种和林婉晴身上相同的气息,一进房门,就可以远远地眺望整个特韦德山谷的风景。  河谷,山峦,起伏的高大红杉,铺天盖地的各种颜色的鲜花。  古罗马温克尔曼式的纱幔垂在窗前飘荡,随风摇曳出営廷式的浪漫风姿,临窗两架厚重雕金珐琅摇椅背靠着背放在一起,澳洲高地羊毛地毯舒缓地摊开,覆盖在灰棕透着淡淡金光的地板上。  卧室的精致瑰丽无容置疑,一如林婉晴的美丽,然而吸引住林俊逸的注意力的,却是那大片大片的花儿。  五颜六色的花,碎碎落落的花瓣,各种各样的种类,从房门口铺开,从林俊逸的脚下延伸开来,地板上,柜子上,衣架上,地台上,摇椅上,窗台上,到处都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花,颜色各异的花瓣。  一朵花,沾着露珠,在风中轻轻颤栗着花瓣,细碎的各色花瓣围绕着花朵儿,一圈圈地绕开,那是最美丽的百合,淡雅纯净。  这样的情景,往往只应该出现在许多男人精心准备像女人求婚示爱的场合,林俊逸一眼看去,却是明白了,原来这种很费劲,并不稀奇,但是对于女人杀伤力十足的场景,给男人的惊喜,感动,却是一点儿也没有改变。  最漂亮的是那描金银丝锦被上用纯红色花瓣铺成的心形,不是玫瑰,一种不知名的小花,有着湿湿润润的色泽,透着晶莹的光,恍如少女的心。  “我怎么舍得走进去?”  站在门口,林俊逸踌躇间难以迈开步子,小心翼翼地提起脚,又放了下来,生怕破坏了眼前的场景。  对于一些人来说,美丽的事物唯有摧残才能获得快感,然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美丽的事物是需要小心翼翼呵护的,林俊逸不是那小部分人。  “那你一直在门口抱着亲我吗?”  林婉晴脸颊儿上的羞红,一如那瑰丽美艳的小红花,她今天暗示了林俊逸许多次了,这个平恥无赖地缠人的家伙,却是傻乎乎地,笨笨地,反应慢了半拍。  林俊逸这才从那种带着喜悦的惊诧中回过神来,抱着在这样的场景中,最美丽的女子,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  “花没有刺吧?”  林俊逸细心地问道,绝大多数美丽的东西,都很刺人,就像玫瑰,就像荆棘花。  林婉晴嘴角儿微微撅起,有些撒娇的味道,伸出手给林俊逸看,几个娇嫩的指肚上有着淡淡的刺痕。  “这些花,都是我一个人采,一个人布置的,我可不想让人笑话我在为一个小男孩做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了,我都没脸见人了。”  林婉晴羞不可抑,要让一个女子为男人准备这样有着各种暗示,邀请,浪漫意味的情景,那份女孩子与生俱来的矜持,只能先让位给她的爱情了。  这是林婉晴的爱情,要坚持,要放弃。  林俊逸摸着她的手,心疼的要命,林婉晴的手,是一双精致如艺术品的手,这样的手可以执笔勾勒文字中纯美的情景,可以敲打着乐器谱奏出动人的乐章,可以简简单单地放在那里美的惊心动魄,却不应该有一点儿辛苦疼痛。  养尊处优的林婉晴,像一个采花女一样,戴着简单的帽子,穿着长长的裙子,挽着篮子,一朵一朵地采着璀璨绚烂绽放的花儿,手指尖被刺出一个个的小孔,她却能够坚持下来,为什么?  因为林俊逸。  “还疼吗?”  林俊逸吻着她的手指。  他俯来,林婉晴把手挪开,伸出柔美的双臂软软地勾着他的脖子,轻轻地摇头。  林俊逸仔仔细细地看着她,看的她眼眸子里凝聚着浓浓的水色,闭了起来,低下头去,有些发烫的嘴唇印上了她温润的唇瓣儿。  她的唇嫣红娇嫩,初一触碰,有一种薄薄的糖纸似的清脆触感,然后就好似在唇齿间化开来,让人情不自禁地紧贴着寻觅更多。  林俊逸和林婉晴不是第一次接吻,接吻的次数却也不多,热烈缠绵的时候更少,她是一个温和淡雅的女子,然而今天她的吻,却要主动许多,在林俊逸的齿间分开一条缝隙时,那细小柔腻的舌尖,就像在山涧里流淌出来的溪水一般,渡进了他的嘴中。  她的动作并不是熟练,带着几丝青涩,被林俊逸缠着了,就仿佛消耗掉了她刚才所有主动的勇气,悄然无息地被他的舌尖缠着了,无力地被纠缠着,磨蹭着。  “好弟弟,来疼姐姐”  林婉晴缓缓睁开眸子,她的喘息声是从喉间挤出来的缕缕丝丝的呻吟,甜美如她身子下的花儿挤出来的汁液,一片片的温柔,带着蚕丝不尽的缠绵。  林俊逸躺在她的身侧,那美丽的脸庞上匍匐着优雅的妩媚,她那带着鼻音的腻腻语句,冲击着少年身躯里的荷尔蒙,让人仿佛要把魂魄挤出来,钻进她的身子里一般。  “我们生个孩子吧,以后你没有时间陪我的时候,我也不会寂寞”  林婉晴咬着嘴唇,又一点儿一点儿地放开唇瓣,齿痕在湿润的嫣红上悄悄消失,留下了炽烈而雍容的蛊惑。  林婉晴的脸颊上透着一种丰溢的兴奋,像是个叛逆的孩子,准备做惊世骇俗的事情之前的感觉。  “傻姐姐我们的孩子,应该是因为我们的身心融合自然诞生,而不是为了追求什么而刻意地让她降生。”  林俊逸自然地将手掌放在她平坦洁白的上,在这柔软的想要让人把脸颊贴上去倾听她里孕育着爱的声音,却再也不想挪开的地方,将来会诞生他和她的孩子,林俊逸很想要姐姐给她生孩子,但不应该是带着特殊的目的。  孩子,应该是单纯地因为父母的爱而来到这个世界上,可以是意外,可以是追求,但不应该让没有出生的他附带着某种使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