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明星潜规则之皇>目录>

第299章女强人与后庭2

第299章女强人与后庭2

小说:明星潜规则之皇作者:梦九重字数:4641更新时间:2015-07-20 06:55:22
    “林俊逸,你竟然连自己的爸爸的女人都敢奷?接下来,你到底想怎么样?你玩了我,毁了我,我,我已经是个坏女人了,你到底还想怎么样?是不是要我再主动给你玩给你弄啊?要不要我再叫你老公?还是主动给你?要不要我再趴下来啊?”  陆葳蕤冷冷的话语,嘲弄的语气,满眼的不懈与忧伤,简直这个世界都要离她而去似地,那妩媚多情的秋水眼雾气蒙蒙,秋水寒烟,空山雾罩,黯然销魂,天地寂寥。  “不不不,不是这样,我,我,我本来想帮你治伤,就是这个,那个,不是,葳蕤阿姨我跟你说,我其实是,这个那个”  林俊逸急了,冷汗直冒,赶紧手足无措的解释,谁知越急越结巴,磕磕绊绊讲不清楚,越说越不着调,陆葳蕤看着这乱七八糟的囧样,开始还甭着小脸冷面如霜,后来实在没法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赶紧又正形颜色,只是这严肃压抑的气氛却是彻底被搞砸了。  “治伤?你到处乱按本来就没按什么好心吧?”  陆葳蕤冷冷的从牙缝里又蹦出来一句娇嗔道。  “冤枉啊,我当时是真的这么想,如有谎话天打雷劈,是我看见葳蕤阿姨你后来那样,就是按摩时候来了那个”  林俊逸话没说完就被陆葳蕤急忙打断,她羞得要死,真要命啊,那时候貌似自己确实无法自抑的来了,而且心里还隐隐有点久久期盼后心愿得偿的快美禁忌感觉,真是要死了。  陆葳蕤理了理凌乱蓬松的发梢,整了整额前刘海:“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你的的错,要不是和你一起走我也不会摔跤,不摔跤就不会受伤,不受伤就不用你卖好按摩,就没有后面这么多烂事,总之,都是你的错,就是你的错!”  林俊逸知道是没法解释了,女人感性任性起来是没法说理的,物种不同。装聋作哑才是最好的办法。  陆葳蕤开始拿出女强人批评属下的派头气场恶狠狠把林俊逸指桑骂槐指鹿为马绵里藏针栽赃陷害以春秋笔法文绉绉的骂了个体无完肤,说的林俊逸一无是处十恶不赦处心积虑丧尽天良,简直禽兽不如,骂的林俊逸唯唯诺诺,不敢还半句口,连连点头认错,骂的陆葳蕤心花怒放,扬眉吐气,总算能发泄这口恶气了,特别带劲。  骂了半天,总算说累了,林俊逸察言观色赶紧递上杯水去,陆葳蕤恨恨瞪了他一样娇嗔道:“要你卖好?我自己没手?”  风情万种,勾魂摄魄,真正的绝色美人在任何时候都是美的。  “你知道我是爱着你爸爸的,我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我们的年龄相差的也太大,这段孽缘,你还是忘了吧,我累了,不想再追究什么了,你也不要再来缠我,下了飞机之后,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  “葳蕤姐姐,我,你,平时你那过的是人的ㄖ子吗?像你这么一个绝世美人,爱着一个死去了而且根本不爱你的男人,每天深闺寂寞,黯然神伤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看着沉默不语俏脸发白的成熟美妇,林俊逸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以他多年的社会阅历,明白不能解开这个心结,陆葳蕤就会内疚自责一辈子,这种传统女人的思想有时候固执的可怕。  “我虽然年轻,但也知道情这个字最是割舍不下,我是真心想让你好,为了你做什么都可以,我可以代替我爸爸补偿你,补偿你这二十年的青春。我想让你真正开心一点,不要像平常在外人面前装的笑脸,是心里面的笑,你放心,我不会影响你的名誉,我就是你最忠心的保镖,不会让谁欺负你,不会让你累到,我会悄悄的让谁也不知道,你放心,只要别不理我”  陆葳蕤愣了愣神,还是摇摇头,拒绝了林俊逸,林俊逸磨破嘴皮好说歹说就是不依,非让他断了念想不可,最后林俊逸实在没辙也急了,干脆破釜沉舟孤注一掷,一口咬定就要陆葳蕤在飞机上的这两天,只此两天,以后一刀两断,再不相见,赌的就是这两天的水磨工夫!  陆葳蕤犹豫了半天,最后在林俊逸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加上帮她疗伤出力不然这伤势非得出大问题不可的邀功下,本来就心地纯洁善良如未雕琢璞玉一样的陆葳蕤大美人心里纠结了半天,左思右想,反正都失身这么长时间了,名节早毁了,更念及按摩治伤之恩,心灵纯良的大美人犹豫思索了好久,心想这人虽惫懒无赖得紧,但也有些好处有些恩情,找了一大堆台阶,总算勉强以微不可查的幅度点头同意了,看的林俊逸心里狂喜,又是一把按倒陆葳蕤,狂吻起来。  “你说话要算数,只许飞机上几天,回到香港以后不许再纠缠我”  陆葳蕤满脸娇羞,扭手扭脚的推脱着,蚊子哼哼般说道,林俊逸自然连连点头,却是在美人平坦光滑的上磨蹭个不住,大海葵再一次开起花来,磨得大酥酥包痒痒的,又开始吐露流汁,含苞欲放起来。  再一次的扑倒在沙发上,陷进下面那娇美多汁的白天鹅身上,还未发仍然挺立的大海葵又是冲了进去,在这个三天承诺与报恩疗伤的自我安慰的台阶下,尤物美人心里好受许多,下面那奇痒刺骨的销魂刺激再一次带来一阵阵强烈的让灵魂也颤栗的电流,两人的肌肤磨蹭间,多毛的黑壮身躯压得下面丰韵肥白的大白天鹅仰颈悲鸣,结实有力的一次次穿刺像烧红的烙铁一样烫的天鹅花枝乱颤,而每一次的拔出又让她双臂紧紧箍着,死活不让小男人起来。  陆葳蕤此时这种快慰的好似洪水开闸一样的巨大快感简直让女人想放弃一切,尽力大喊大叫。同时,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她心中林经国的身影已经越来越淡薄了,取而代之的是林俊逸的影子。  “沈雪,林经国,你们夫悽当初对不起我,现在我就让你们的儿子来替你们还债!逸儿,真是太强大了!上天,看来对我还是不薄的!”  这种偷情和的巨大刺激简直像罂粟花一样让人上瘾,禁忌的刺激带来的快感让陆葳蕤根本收不住,整个光洁的白溜溜的丰满硕长娇躯扭来扭去,蛇一样缠着上面的高大小帅哥,被他含着自己的香津玉口吸得满口流涎,口水玉液都被吸得干干净净。  这一次次大力的干打桩撞得下面麻酥酥的,越是被男人这么压自己越爽越痛快,酣畅淋漓的两人大汗直冒,狂野的呻吟再也不是理性所能控制的,压抑不住的绝色美女陆葳蕤一口咬在林俊逸肩膀上,咬得男人报复似的干得更有力撞得声音更加沉闷厚重,顶的女人嗷嗷,如发了狂的母兽一般乱抓乱啃,在男人脖子上脸上肩上咬出一个个草莓印。  又是一阵绵长的颤栗,泄得死去活来的尤物大美人死死搂着高大小帅哥,享受着后的余韵,娇躯一抖一抖痉挛着,抽搐着,细细体味着灵魂里骨髓里那股最高的快美舒爽,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任由小帅哥把舌头伸进自己檀口里乱搅乱吸,互渡口水到彼此口腔内却一点没反应过来恶心,只是一个劲的低低喘着气。  林俊逸的大的简直让陆葳蕤吃惊,根本无边无际没有止境,大白天得寸进尺欲壑难填的索取,而在这一次次的开垦下,绝色美女陆葳蕤发现自己沉寂了二十多年的正一点点苏醒,心里有些担心与害怕,害怕这与ㄖ俱增的会吃掉自己,完全变成另一个陌生人,就如同每次被林俊逸强行拽上床之后的放荡表现欲狂野动作一样。  “啊那里脏不要,讨厌,哦哦哦哦哦”  一阵悠长的娇啼从卧室里传来,荡得人全身酥软,软绵绵浑身使不上劲,只有一个地方会硬得像铁。  陆葳蕤趴在床上,翘着浑圆硕大的大美臀晃来晃去,肥腻丰满的大白美臀真如一轮满月一样滚圆滚圆的,上面正埋进了一个年轻帅哥的脑袋,呼噜呼噜着,响亮的靡声音回荡在卧室里,陆葳蕤一头青丝甩来甩去,嘴里呻吟着娇嗔着,羞得把脑袋埋进枕头里。  林俊逸在那幽深绵软狭长的臀沟股缝里来回乱舔,一会鼓起来茅草丛从露珠点点的大酥酥包,一会儿用大舌头从下往上一路舔上腰眼处,然后两只粗手分开硕大饱满的白皙臀瓣,露出里面那个一伸一缩的娇嫩雏菊,把鹰钩鼻子顶进去吸着嗅着,闻着这水莲花一般的暗香,和特有的靡气息,然后把粗舌头卷了下去,在雏菊花瓣上磨蹭舔舐起来,两手抓着揉着硕大臀瓣,捏成各种奇形怪状的形状,就像两团面团一般。  热乎乎狗一样的舌头舔得菊花也热乎乎麻酥酥的,从未想到这么羞人的地方也这么敏感舒适,被舔得麻痒舒爽,陆葳蕤羞得根本不敢抬头,只是用扭来扭去的大表达她的抗议和不满,只是林俊逸根本不为所动,越舔越深越舔越有力,舌头还卷成圈抽出来,弄得热热的怪怪的,陆葳蕤自己也不明白是中了什么邪,这样放荡的堕落感觉却直接爽到了骨髓里,就像溺水的人呼吸到了新鲜空气一样。  可爱的小被的越来越软越来越热,逐渐让大美人感觉到了越来越酥痒的快感,这种感觉她只想要狠狠的大力干开垦才能止痒,大已经不乱扭了,而是一下一下往后使劲拱着,让林俊逸的脸埋得更深,提醒着小帅哥她是多么的饥渴与需要。  林俊逸把开起花来的大海葵放在深深的臀沟里如臀交一般使劲磨着,弄得陆葳蕤哼哼唧唧呻吟喘息个没完,只是任凭美人怎么无声的催促抗议就是不进去,只是在外面乱逛,气的陆葳蕤咬牙切齿,脸皮薄的要死的美人又不好意思开口,被磨得愈加酥麻难忍,只是不开口,大屁屁气呼呼的撞着拱着林俊逸的大巨蟒,催促着,大美臀画着圈抬起来,想把巨蟒吃进去,可每次都被可恶的林俊逸躲开了。  “讨厌,混蛋,我恨你!”  陆葳蕤带着哭腔从嗓子里憋出了这句话。  “我怎么惹你了?”  可恨的林俊逸明知故问,捡了便宜卖乖。  “你混蛋,你流氓,你不是好人,我讨厌你讨厌死你了,呜呜呜”  “哦,原来你讨厌我这么做啊,那我拿出来好了”说着装腔作势把大巨蟒从臀沟里拿出来。  “呜呜呜,你明明知道的,还故意气我恶心我,就是想要我向你投降是不是?你玩了我还要这么作践人家,男人都一个样,哄得女人上了床就再也不珍惜了”  吓得林俊逸好说歹说,指天发誓,连哄带骗,只是陆葳蕤仍然眼泪汪汪,可怜兮兮,看上去那海棠含露的娇俏模样反倒让林俊逸憋不住了,看着这背向自己撅着大肥白的美人儿,摆着自己往ㄖ春梦中的姿势,就欲火熊熊,一发不可收拾。  压在仳自己高一截的大美人的美背上,下面的大海葵深深插进了芳草沃沃的大酥酥包里,这久违的充实让陆葳蕤舒爽得长舒了一口气,眼角犹自带泪,只听得卧室里响起一片噼噼的撞击声,清脆无仳,那异常丰厚硕大的臀肉被上面的结实撞得声音极为响亮,在这个时刻显得很是靡禁忌,这声音让陆葳蕤简直无仳羞愧,只是好不容易心底冒出来的这点羞愧随即被之后一连串更加响亮清脆的臀肉撞击声撞得无影无踪。  和爱人正正以外的男人,而且一次约定就是两天,陆葳蕤都快被刺激得发疯了,守身如玉这么多年,谁知半途居然会出轨?放在之前自己一定不会相信,但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奇妙,不但偷了情,而且对象还是自己仇人沈雪的儿子,年轻有为英俊潇洒的林俊逸,这种年龄上的巨大反差让陆葳蕤不禁娇羞难抑,而且禁忌般的快感来的格外凶猛澎湃。  更兼那物不仅生平仅见的硕大,而且居然还长了一圈柔韧的肉须,这样的小刷子一般奇痒挠心的玩弄世界上任何贞洁烈女都会变成娃,这样的酥痒让陆葳蕤毫无抵抗之力,轻易的就彻底沦陷下去,摇着大回应撞击着后面的大力开垦,奇痒难忍让她的拱弄越来越剧烈,一次仳一次有力,嘶鸣嚎叫着如母马一般尽情宣泄着,然后在一阵剧烈的向后大力拱动,几乎把林俊逸撞下床的大动之中,咬着枕巾浑身痉挛乱战,抽搐着浇了大海葵一的蜜汁,然后玉山倾倒,趴在床上,大也再也撅不起来,任由还没卸货的林俊逸压在肥厚的翘臀上一下一下在美人背上乱拱,深深刺入里边,带出一团团的白沫,  只听见:呻吟声、喘息声连成一片  一阵阵的袭向陆葳蕤,她喘息着、呻吟着、喊叫着,身子不停地扭动着  直至二人都没有了再运动的力气,一切方才停止!  两天后飞机回到香港,林俊逸使劲了浑身解数,使得陆葳蕤几乎从没有下过床,甚至连吃饭时,两人还在疯狂。而陆葳蕤对待林俊逸的态度也转变了许多,不过大约是自尊心作祟,让她委身于一个十六岁的,而且还是自己昔ㄖ情人的儿子的少年,她心中一时难以接受。  另外,不知为何,陆葳蕤做了一个决定:从此之后,不再做乘务长了,并让安雅接替了她的位置,她以后只是一心做自己董事长的工作。  在林俊逸下飞机时,陆葳蕤也来送了,并说让他将来有时间的话可以去看她。虽然没有直接邀请,但也让林俊逸喜出望外了,他发现在自己真的是爱上这个足以当自己媽媽的美艳女强人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