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明星潜规则之皇>目录>

第408章岳母怀孕1

第408章岳母怀孕1

小说:明星潜规则之皇作者:梦九重字数:5916更新时间:2015-07-20 06:56:24
    医院里。  “清儿,你媽媽是住在这个病房吗?”  “恩,这个是豪华病房,很安静,医院的服务都很好,对于养胎很有好处!”  “那好吧,我们进去吧!”  林俊逸敲开了门,但开门的却是一位美艳动人的护士!  林俊逸这一看顿时就呆住了:漂亮护士大约22岁,有一头又长又直可仳美电视美发广告的秀发,显得格外的飘逸动人,只有美人胚子才有的鹅蛋型脸,光洁的额头,皮肤洁白如雪。细长的柳眉、明澈的双瞳、秀直的鼻梁、娇润的樱唇和光洁的香腮,那么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清纯脱俗的玉脸上,越发的衬托出少女的婀娜妩媚。她那如梦幻般清纯如水的气质,让人倍生爱怜,让人不禁会佩服造物主的神奇,要造就这样美女都不知要耗费多少心血。  她身穿粉红色的护士制服,掩不住大约38D怒拔而挺秀的秀乳,单薄的护士装里面,隐约可见她凸凹的身体曲线和饱满的胸部格外惹眼,丰满的挺立在薄薄的粉红色护士大褂下,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隐约凸显出丰满山峰的美好形状。盈盈仅堪一握的细腰如织,浑圆的美臀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紧紧的绷出了臀瓣的线条,依然平坦的和丰映的美臀,透超薄透明的肉色丝袜及近三寸的细根高跟鞋,使她浑圆修长的美腿更添魅力。  身高大约168(事后证实身高果然是168公分)的身高加上高跟鞋约有173到174,走在人潮中也会是如鹤立鸡群,迷人的风采使身边的男女黯然失色,她是属于那种让人不敢亵犊的美,林俊逸平常看到美女就会不安份的大,这时却颇为老实的待在裤裆里沉思。  “哎哟”  一声软绵绵的惊呼将呆滞的林俊逸惊醒,他连忙顺着声音的方向转头看去,只见温柔可人的小护士正要绕过林俊逸从他旁边出去,谁料护士制服的衣角被桌子突出来的把钉子将勾住了,小护士一时反应不过来,眼看就要扑倒在地上,林俊逸怎么会忍心这么可人的小护士摔倒呢?  只见林俊逸眼疾手快,伸出右手,从前面向小护士的纤腰一捞,顺势就将她揽在了怀中,由于惯性的作用,可爱护士整个人立即迎面就扑倒在林俊逸的怀中。她一双玉臂轻轻的搂住林俊逸的脖子,柔软丰满的酥胸压在林俊逸的胸膛上,林俊逸触摸到她柔腻的肌肤,是那么的熨贴舒适,她挺秀的双峰顶在林俊逸的胸口,两粒坚挺诱人的大与林俊逸的胸口厮磨着。两人的脸近在咫尺,四目相对,呼吸可闻,甚至彼此还能看到对方脸上的汗毛,一时之间,两人都忘了说话,房间里面弥漫了一种浓浓的旖旎暧昧气氛!  “俊逸哥哥,你怎么不进去啊?”  这时顾清的声音突然在两人的背后响起,立刻就将心有余悸的可爱护士惊醒了,可爱护士连忙从林俊逸的怀中挣脱出来,白皙的玉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红晕,微微整理了一上的制服,可爱护士这才对林俊逸说道:“啊谢谢你!先生!”  “客气!”  林俊逸微微一笑,脑海里还在回味刚才那一“深情”的一拥。  “我要去工作了,有缘再见!”  直到可爱的小护士消失在外面的走廊中,林俊逸内心汹涌的波涛犹未止息,震撼她的美艳之余,林俊逸这才想起来自己此行的目的。  “老公,刚才怎么了?”  顾清一脸诧异的望着美女护士离去,然后问道。  “没事!我们去看你媽媽吧!”  林俊逸笑道。  “好的!”  顾清甜甜一笑,随手关上身后的门,然后将林俊逸引到内间的病床边。这件病房是豪华单人间,很安静,此时王淑兰正睡在白色的病床上,面朝榻内,蜷身侧卧,起伏着曲线毕露的细背,她削肩弱腰,身姿本属纤弱那种,此时却因双腿曲收,将后臀拱得惊人的饱满,衬着她纤细的腰段,显得格外撩人。  她成熟性感的胴体上只是轻纱睡衣,素雅之中,又带着点点清凉,轻如飞鸿,薄如蝉翼,透过这黑纱睡衣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月白色的抹胸,抹胸是用上好的丝料做成,看起来白净一片,异常的光滑,犹如一片皑皑白雪,这雪白之中,一峰突起,在胸前将衣衫高高顶起。  轻而易举的就吸引住了林俊逸的目光,由于身在医院,王淑兰只是薄施粉黛,但她的身子隐隐带着一股天然的花香味道,让林俊逸情不自禁的深吸一口气,淡淡清香传来,让人心旷神怡之际,爱心涌动。  “媽,我和俊逸哥哥来看你了!”  顾清甜甜的说道。  “啊!”  突然见到朝思暮想的人,王淑兰轻轻呻吟一声,转腰撑臂而起。林俊逸顺势助她倚至榻背。匆忽一瞥,只见她身着敞襟开腋的镶边褙子,内系齐胸围腰,下着坠有流苏的黑色睡衣,她酥胸丰硕巨美,但并不下垂坚挺之形甚俏,胳膊亦如少女般细巧,整个身形流水一望,似乎全身的肉都长到了丰腴滚圆的美臀上。  医院病房里的激情的胸部真的很丰满,黑色睡衣和白色抹胸都被媽咪的胸部挺的好高好丰满。林俊逸看美艳岳母八成有F罩杯的身材,且睡衣和的材质似乎很薄,在灯光的照之下,从前面挺起的大胸脯,隐约可以看见王淑兰的睡衣里面是若隐若现的感觉,真是性感万分。  没想到王淑兰的腰那样纤细,胸部却如此之丰满又挺真是棒透了不知为何,当他此时确定美艳岳母的胸部真的如此丰满,他忽然觉得又高兴又兴奋  王淑兰那内衣胸罩的丰满曲线紧贴在黑色睡衣上,显露出来,隔着衣物所透出来的,更使得林俊逸感到兴奋。就在他正盯着看王淑兰的丰满酥胸瞧着时,发现她也正在看着他,害他忽然不好意思起来。  “俊逸,你怎么来了我我”  王淑兰拉着女婿的手,不喜反羞,随即喉头哽住了。  “阿淑兰,你怀了孩子,我当然要来看你了,先不说你是清儿的媽媽,你还是我孩子的媽媽啊!”  林俊逸紧紧握着王淑兰的芊芊玉手柔声安慰道,两眼却望着她的关切之情。真是古怪,女子的容色,不论是王淑兰那般活泼生笑,还是此时王淑兰弱态蹙眉,都会显得与往常不一样的年轻,也许是这样的容态,使人只留意捕捉那稍现即逝之美,而忽略了其他吧。  王淑兰的手揪得林俊逸很紧,显是长久的分别之后见到爱郎,格外依赖:“谢谢你,俊逸,淑兰已经老了,我不敢奢望能和你天长地久,只要你偶尔来看看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林俊逸心底一热,猛然涌动着要保护她周全、不受旁人伤害的冲动,心上怜惜,手上就势一拽,将她娇弱的身躯紧搂怀中,埋首在她柔润的肩窝,呓语吐气:“淑兰,你怎么会老呢,你看你皮肤这么白这么嫩,跟十八岁的少女一般,我喜欢你喜欢得紧,以后我会像清儿一样好好疼你爱你的!”  王淑兰被女婿抱住的一瞬,身背略僵,摆头想要望他,随即在他蹭触与吐声中身儿变软,柔荑扶上林俊逸的臂旁,臻首低垂,抵在女婿胸上,喃喃道:“老公,我爱你!”  林俊逸痴迷地捏着她丰腴圆润的肩身,轻轻拍抚:“淑兰,我也爱你!”  闻着她发际的幽香,感觉她温热的身子在微微发颤.林俊逸心间一荡,双臂一个紧力收合,这回她的软躯不仅全然入怀,且丰硕柔软弹力十足的亦在他胸前肉乎乎地微颤。她口中娇呼:“又顽皮,小心我们的孩子!”  扬手打在女婿肩上,香躯却依恋地在他怀中贴了片刻,才仰身脱离。  四目相触,林俊逸与王淑兰皆是柔情一笑。此番拥搂,情不自禁,发乎自然,纵然亲密了些,非但不觉越礼过分,反觉情意弥漫,格外密合无间。  林俊逸颊面微熏,只觉胸口温甜,如云团不散,静了片刻,才抬头问道:“淑兰,我们的孩子健康吗?”  王淑兰脸上浮现出母爱的光辉,幸福的道:“现在孩子只有一个月大,医生说长得很健康,你不要担心!”  “辛苦你了,淑兰,你感冒好了吗?”  “烧已经退了,只是浑身总有些燥热!”  “哪里燥热啊?”  “反正就是有些热痒烦躁罢了”  王淑兰面上掠过一红。  “阿姨,呵呵,那我帮你按摩一下吧!我可是最善于治疗疑难杂症的!”林俊逸温言软语地说着,双手紧紧把王淑兰搂抱在怀里,快步走回王淑兰的房间,一手能够感受到王淑兰大腿的丰满浑圆和弹性十足。  另一只手也可以依稀感到王淑兰饱满的酥胸颤颤巍巍,随着走动在他胸膛前抖动,丰腴柔软的胴体,芬芳馥郁的香气,林俊逸感觉仿佛在云里雾里。  王淑兰则浑身酥软无力无可奈何地依偎在女婿林俊逸的怀抱里,感受到林俊逸孔武有力的臂膀,宽阔强壮的胸膛和稳健矫捷的步伐,都那么给人以安全感。  但是王淑兰闻到林俊逸身上浓烈的男人阳刚气息还夹杂着刚才男女欢好的糜霏霏的味道,熏得王淑兰心慌意乱,心神迷醉,感受着林俊逸的大手搂抱住她丰满浑圆的大腿,王淑兰更加羞涩难为情,微微闭合上美目不好意思睁开接触女儿和女婿关心的目光。  林俊逸恋恋不舍地将王淑兰放倒在床上。  “媽媽,就让老公给您再按摩按摩吧!”  顾清冲林俊逸使个眼色建议道。  “我没事,不用麻烦俊逸了!”  王淑兰玉体横陈躺倒在床上,羞羞怯怯,娇羞无限,看女儿女婿一眼都心里慌慌的粉面滚烫通红。  “好媽媽,让他好好给您按摩按摩,好好孝敬疼爱您吧!我去给您放好洗澡水,您呆会沐浴休息一下就好了!”  顾清说着起身。  “清儿!”  王淑兰想要拉住女儿的手让她陪伴在她身旁,她实在不敢单独面对女婿林俊逸这个无论是春梦还是现实之中都闯进她心扉的男人。  “媽媽,我马上回来的!您好好享受老公的按摩理疗吧!”  顾清娇笑着去浴室了,王淑兰隐隐约约听出女儿言语之中流露出一点弦外之音,抬头不经意看见林俊逸火辣辣的目光,感觉房间里面暧昧禁忌的氛围越来越浓烈,刺激得她的心如鹿撞一般地狂跳起来。  “淑兰,你放松身体哦!”  林俊逸再次握住了王淑兰白皙柔嫩的玉足,王淑兰娇躯轻颤,粉面绯红,呼吸开始变得不均匀起来。  “俊逸,我没事的,不必麻烦你了啊!”  王淑兰娇羞无仳地呢喃说道,美目只是看着自己的玉足,却不敢接触林俊逸的眼睛,她有点害怕他火辣辣的眼神。  (大家好,我是梦九重,《明星潜规则之皇》是在网首发的,其他网站的全部是盗版的,望大家不要相信,即使是在VIP章节的也是盗版的,大家要看书就来,以免被骗钱!  “淑兰,这样说话就见外了,太客气了,姑且不说我是你老公,而且现在我还是你肚子孩子的亲生爸爸,再说清儿吩咐了,你如果不要我给你按摩的话,清儿还不骂死我啊?”  林俊逸说着一边运动神功温柔按摩着王淑兰白皙柔嫩的玉足,一边催运真气在她的胴体里面流转,这次没有象上次那样直接冲击她的敏感地带,而是温暖熨贴着王淑兰的五脏六腑,让她发自内心的感受关爱和体贴。  王淑兰感受到一波又一波的麻酥酥的舒适感温暖着她的心扉,身心由里到外暖洋洋的舒服服的十分惬意,好像身穿长裙徜徉在花园里,春风轻拂,花香沁脾,彩蝶飞舞,蜜蜂奔忙,脸上露出少女般灿烂的笑容,仿佛奔跑在那一丛丛鲜花之间,她雪白的长裙随风飘舞,动人的身姿仿佛在与那花丛中的彩蝶一起共舞,可又仳那彩蝶轻灵、美丽。  成熟美妇王淑兰美目含春娇羞妩媚地看着林俊逸,似乎在看着初恋的情人,心中对他的好感亲近感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来,娇滴滴地呢喃叫道:“俊逸!”  林俊逸含情脉脉目不转睛地看着岳母王淑兰的美目,也不禁被王淑兰此时此刻的绝色艳丽绝代风姿所迷倒,情不自禁叹为观止心潮澎湃,温情款款地曼声吟诵道:“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王淑兰听出林俊逸吟诵的是曹植的《洛神赋》借用赞美她的美貌丽质,她不由得羞答答地看了林俊逸一眼,低垂头娇羞无语,芳心已经怦然感动。  林俊逸继续曼声吟诵道:“夫何瑰逸之令姿,独旷世以秀群。淡柔情于俗内,负雅志于高云。瞬美目以流眄,含言笑而不分。神仪妩媚,举止详妍”  王淑兰美目流转,知道林俊逸这次吟诵的是陶渊明的《闲情赋》接下来就是中国古代诗赋史上有名的“十愿”表白追求男女肢体上的亲近和精神上的依恋,含蓄而直白地抒发出对男女情爱的渴求。  王淑兰娇羞妩媚地看着林俊逸,林俊逸含情脉脉地看着王淑兰,四目相对,眉目传情,林俊逸慢慢抓住了王淑兰的芊芊玉手,五根手指纠缠住她的五根芊芊玉指交叉着紧紧握在一起,林俊逸的另一只手温柔地爱抚着王淑兰洁白柔嫩的脸颊。  王淑兰此时脑中一片空白,身体只是不停的颤栗,即将来临未知的侵袭,使她产生一种莫名的惶恐期待和渴望。忽地林俊逸的脸铺天盖地地压了下来,一张火热的嘴唇,亲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口。  王淑兰先是惊诧地瞪大了美目,可是迅即被林俊逸灵活有力的舌尖,撬开她紧闭的牙关,侵入了她的口腔,亲吻带来的感觉是那么的温馨舒服,她只觉得整个身体缓缓放松了下来,整个人也逐渐陶醉在愉悦的梦幻之中。  在林俊逸娴熟持续的热吻湿吻之下,王淑兰渐渐玉体酥软身心迷醉,被林俊逸的大手隔着长裙在后背绸缎般光滑的肌肤上抚弄,真是说不出的快活,她压抑多年的春心情不自禁地萌发起来,一面乘着接吻的空隙不断呼出丝丝诱人的嘤咛:“嗯”  一面把白嫩的手臂环上林俊逸粗壮的颈脖,她不由自主的卷动甜美滑腻的香舌,与林俊逸侵入的硕大舌头相互吮吸。林俊逸的强吻渐渐变成两人间亲密胶合的互吻,舌头在互相追逐缠绵,津液在互相吞吐吮吸,暧昧禁忌的气氛顿时迷漫整个医院的豪华病房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俊逸突然用手撕下岳母王淑兰后面的裙子,王淑兰顿时雪白的臀部充分暴露在灯光下,很刺眼,隐隐还能看到那细细的布线条遮不住的粉红色菊花,还有下面几撮细细的芳草露在,两截肉色的丝袜大腿泛着盈盈的柔光,旖旎到不能再旖旎,看得林俊逸心跳加速。  又将王淑兰前面的裙子也刷的一下被撕了下来,一块薄薄的三角布料包不住的堪堪的露在他眼前,密而长的芳草被那三角布料拦成向左右分开的黑黑两股,一根根卷曲的芳草乱蓬蓬的分在的两边,在灯光下泛着黑油油的光芒。一时间,林俊逸忘记了先前的疲惫不堪,被这靡的春光诱惑住了,鼻孔一阵热血要喷出的炽热,让他有些头晕眼花起来。  “哎呀,小坏蛋,谁叫你把人家的衣服撕坏的?”  王淑兰立刻发觉女婿林俊逸色迷迷的目光,这才发现自己的裙子破破烂烂已经衣不蔽体春光乍现了,禁不住羞赧妩媚地娇嗔道。  嘴里娇嗔,她却坐在林俊逸床前轻松的翘起二郎腿,提及着高跟鞋,那几乎裸露出高跟鞋的小脚,丰盈细润,脚弓完美的弧线楚楚动人,堪堪包裹的丝袜色度均匀,泛出莹然而肉肉的光泽,随着脚趾头的抠动,高跟鞋也随之一晃晃的,撩拨得林俊逸的心既荡漾又销魂。  她时而有意无意瞪他一眼,表情暧昧,眼神意味深长,身体却靠得很近很近,那沁人心脾的体香,那满眼颤晃,包在薄薄里的颠颠双乳,那深陷的若隐若现的雪白,都让林俊逸血脉喷张,热血就像滚到不能再滚的沸水,咕噜咕噜的冒着热气。  要命的是,她时而挪动臀部,那不断上缩的短裙,几乎遮不住裙底的春光,肉色丝袜的大腿中间是一道刺目的深红色,那梨形的神秘花蕊有如会呼吸的小嘴,一呼一吸的,薄薄的真丝三角布料也随之一张一弛,每当布料贴近,林俊逸几乎能看到那张小嘴凹凸的轮廓,每当布料膨胀,又让他感到那盈然饱满,丰润的一团。  林俊逸要死了,他艰难的吞了几口口水,喘着粗气,眼光越过粗大的黑色束腰带和几缕残布,又往瞄去,老天啊,他的突然暴了上来,一支硕大的帐篷骤然挺立在跨间。  只见眼睛所映之处,白色T字裤的三角质布料随着坐势,被勒进了红而红、黑而黑的里,两片粉红色的花瓣颤颤然如蚌壳微张,一团浓密的黑深林从隂埠一直延伸到处,根根油亮的芳草或卷,或曲,或睚目挺立。噢,林俊逸真要死了,口干舌燥,呼吸困难。  “老公,这些ㄖ子想死人家了,吻我放心孩子现在只有一个月大,做那种事情不会有影响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