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明星潜规则之皇>目录>

第471章餐桌下面的咸猪手

第471章餐桌下面的咸猪手

小说:明星潜规则之皇作者:梦九重字数:5681更新时间:2015-07-20 06:57:00
    许君茹因为黑色透明丝袜包裹的两条腿在林俊逸身后交勾在一起,上半身趴在他身上,美臀又被他牢牢地抱住,而中间的那个幽谷甬道又被他的巨龙完全塞满,她一点都移动不得。  林俊逸两脚用力向后蹬地,用作顶点,用他粗硬的巨龙直直地把许君茹“钉”在了墙上,不需要其他多余的动作,他就这样向后蹬地,身体前倾,把身体最前端部分深深地埋入许君茹体内,由于他们的极度压迫,他觉得自己的巨龙在充分后仍在膨胀、延长,肆意吞噬着许君茹温暖润滑的幽谷甬道。  突然,林俊逸感觉龙头前面好象遇到了什么阻碍,被一团软软烫烫的东西挡住了,他猜那可能是少妇警察局长许君茹的颈,他想象着他的龙头在遇到阻力时,怎样仍旧奋勇地向前冲去,顶去,直到颈被顶得离开原来位置,陷入腔内,并推挤得在盆腔内摇摆不停。  林俊逸脑海中的想象更加激起了他向前挺进的勇气,他一面喘着粗气,一面继续脚下用劲,双腿挺直,沟壑幽谷死死地顶住许君茹的阜部,将许君茹阜部的完完全全地向里面推了进去。  许君茹的大花瓣和小花瓣在林俊逸强大的推动下,被强迫地向内翻卷进去,紧紧地从左右两边卡住他的巨龙根部,这时他全身沸腾的血液仍在一刻不停地涌向他的巨龙。  热血冲过巨龙根部被挤压的阻碍源源不断地到达巨龙前半段,在这里积蓄起来,膨胀起来,填满了许君茹幽谷甬道深处每一分每一毫的空隙,但是他仍在胀大,仍在伸长,热情的血液仍在向巨龙里充盈,每分每秒,他的巨龙都在许君茹体内扩张。  林俊逸感觉得到巨龙的表皮已经扩张到了极限,龙头感觉从未有过的丝丝疼痛,像被一支小刀轻轻地切割,他强忍住痛,因为他知道初始的疼痛过后就是完全的快感。  林俊逸继续用力顶住许君茹的身体,低头在许君茹耳边轻轻地问道:“君茹,有什么感觉吗?”  少妇许君茹抱住林俊逸的肩头,急促地喘息着呻吟道:“嗯很涨涨得难受,好象里面塞进来一根木桩,哦越来越涨了,我还可以感觉到你的巨龙在人家里面一跳一跳的,就像有把锤子在人家里面一下一下地往里打一样”  “好咧,我就再给你点舒服的。”  林俊逸一面咬着牙使劲顶住许君茹,一面双手抱住许君茹的托住许君茹的身体,使他的沟壑幽谷隔着芳草狠狠地围着许君茹的阜部打转,向左转转,再向右转转,只听见他和许君茹紧贴着的发出滋滋,滋滋的声响。  忽然,许君茹喉咙里发出一声惨叫:“噢哦人家又要死了啊”  同时,林俊逸觉察到他龙头上忽地传来一阵酥麻搔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痒,好象龙头正被一只小毛刷不停地上上下下地刷,顿时他浑身上下所有的肌肉都僵直起来,他左右摇摆着身体,狠命地用森林磨许君茹露在外面的花瓣和。  强烈的刺激早已使少妇许君茹发不出任何声音,叫声都被憋在喉咙口,从传出的刺激像电流瞬间传遍了许君茹的全身,引发许君茹全身每一条每一束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痉挛,随着许君茹嗓子眼儿里挤出来的一连串“哦”  交缠在他身后的两脚脚跟连续不停地叩击着他的后腰,他知道他如果一直这样磨下去,强烈的刺激会使许君茹的肌肉持续痉挛,甚至导致心脏衰竭。  好在巨龙龙头上的酥痒感正在直线上升,林俊逸的肌已经收缩成一团,酸涨,来了!就要来了!他预感到火山爆发关头就在眼前,酥痒已经从龙头蔓延到整个下腹和两肋,他最后一次埋下头去在许君茹耳边说道:“君茹,我也要来了!马上来了!”  许君茹迷茫中瞪大眼睛看着林俊逸娇喘吁吁呻吟道:“来了吗?来吧!在我身子里面喷出来吧,没关系,里面!没关系!喷进我里面没关系的!让我体验一下被你完全灌满的感觉!哦你在我里面大起来了,开始了!一跳一跳的”  话音刚落,林俊逸喷快感的等待就像艰苦的攀登越过了顶点,一旦翻过最后的屏障,巨龙在许君茹体内最后挣扎了一下,肌肉打开了最后一道闸门,紧接着又强有力地收缩起来,再放开,再更加有力地收缩,一股滚热的岩浆精华从里被挤压了出来,在道里飞快奔涌,终于冲出由于高度兴奋而张开得大大的龙头下的孔道喷而出,直直地撞击在许君茹上,然后是第二股、第三股  林俊逸一边用最后的力气向许君茹身体发出最后的几次猛烈冲击,一边在少妇警察局长幽谷甬道之中尽情喷。  许君茹体贴地在林俊逸耳边娇嗔道:“好人,放人家下来吧!”  林俊逸弯下腰,让许君茹慢慢地双脚着地,然后他退后一步,将半软的巨龙从许君茹身体抽出来,只听得许君茹突然“咯咯”笑出声来。  “什么事?笑什么?”  林俊逸纳闷道。  “到底是血气方刚年富力强,死鬼,你摸摸,你在里面流了多少呀?”  许君茹媚眼如丝地娇嗔道。  林俊逸伸出手去,在许君茹黑色透明丝袜包裹的大腿内侧摸索着,好家伙!原来,刚才他两次出的岩浆和许君茹时流出的花蜜随着林俊逸拔出的巨龙,一起从许君茹流了出来,顺着许君茹的双腿内侧向下流淌,连黑色透明丝袜和绿色警察制服下摆都浸湿了,一直流到地面成了小小的两滩。  林俊逸立刻掏出手绢,小心地在许君茹擦拭,许君茹夺过手帕,飞给林俊逸一个媚眼,娇声道:“小坏蛋大色狼,你快穿上裤子吧,人家换一条新的丝袜。”  “媽媽!”  突然白凝冰敲门叫道。  许君茹吓得手忙脚乱地整理警察制服和内衣,含羞带怨地瞪了林俊逸一眼。  她刚刚整理好衣服,林俊逸却已伸手打开了门,好像故意要她在白凝冰面前丢丑似的。  “冰儿,有事吗?你媽媽刚才在和我谈论人生理想呢?”  林俊逸若无其事地笑道。  白凝冰看林俊逸和许君茹虽然都是衣衫整齐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可是,许君茹粉面飞起的红晕和美目之中的余韵都欲盖弥彰地说明了问题,还有林俊逸那一幅志得意满的样子,更何况地上一片白花花的岩浆与空气中弥漫的男女欢好靡霏霏的气息,都印证了白凝冰的推测,她粉面不禁一红,心里啐骂这个小坏蛋真是好色可恶,竟然腷迫自己的媽媽跟他在厨房里面白ㄖ宣!  “林俊逸,你出来,我们谈谈!”  白凝冰饱满的胸部急速欺负了几下,然后强忍住心中的怒意,说道。  “冰儿,你别人生气,这件事不关俊逸”  许君茹见女儿生气,连忙求情但话刚说了一半就被白凝冰直接打断了,“媽媽,你放心我不会把林俊逸怎样的,你快点做饭吧!我肚子饿了。”  说完白凝冰便带头走出了厨房,林俊逸给了许君茹一个放心的眼神跟了出去。  客厅里。  “林俊逸,关于你和我媽的事情我本来就是不赞同的,之前我答应是不想让我媽伤心,希望你能够自律一点,不要太嚣张了!”  白凝冰坐在沙发上冷声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和你媽媽是情侣,男欢女爱那是人之常情,难道这你也要管吗?莫非你爱上了我,看到我和别的女人亲热吃醋了?”  林俊逸色色的眼神在白冰凝身上偷偷瞄了一眼,望着她警察制服低胸的领口处,裸出大一片雪白的胸脯,和被一双肉色的丝袜所包裹修长圆润的玉腿,只感觉口感舌燥,说话也忍不住带上了调侃的语气。  白凝冰气极反笑道:“姓林的,拜托你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就算天底下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你这个色狼的!还有你要有点廉恥之心,现在还是白天,你自己乱就算了,不要带坏我媽媽,我媽媽是高级警司,在民众中威望颇高,你这个小流氓哪里配得上我媽?最多只会耍一些不正当的手段!”  林俊逸此时也被白凝冰恶毒的话气得不清,忍不住反击道:“是吗?我的好,你媽媽是最清楚的,她被我干过一次,就再也离不开我了,如果你试过之后,说不定也会对我死心塌地的!”  “林俊逸,你真是大色狼!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反正以后如果你再引诱我媽做那种事情,我一定我阻止的!”  白凝冰毕竟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被林俊逸的痞气一激,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而且她怕林俊逸接下来又会说出更乱的话来。  林俊逸见白凝冰不说话了,心里微微有些快意,当他的眼镜再次扫过白凝冰那身妖娆性感的警察制服时,突然一个恶毒的念头从大脑里一闪而过!  不一会,许君茹把所有的菜都做好并端到了客厅的餐桌上。  林俊逸,白凝冰,许君茹便坐在一桌开始吃饭。  一桌上六菜一汤做得非常的精致,真可谓色香味俱全,尤其是那盘红烧鲤鱼,鱼身虽已烧好但鱼头和鱼尾均还活生生的,那鱼嘴正一张一合地动着。  林俊逸垂涎三尺,食欲大增。  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口红烧鱼入嘴,顿觉美味无仳。  林俊逸先帮两女女盛了碗饭并替她们拿好筷子,说道:“君茹辛苦了,你多吃点啊!还有冰儿,你们也多吃点。”  他说着就夹了一块鱼肉送进君茹的碗里,然后是白凝冰。  许君茹满脸笑容地吃着林俊逸给她夹的鱼,低着头,俏脸绯红。白冰凝却是根本就没有领情,一想起是林俊逸那个大色狼吃过饭的筷子给自己夹的菜,她就一阵恶心。  林俊逸之所以这么有些出格的举动,完全是无奈之举,如果自己冷落了白冰凝,许君茹肯定会不开心。  “冰儿,现在我已经有了归宿,你也不小了,应该谈对象了!”  许君茹望着与自己有七分相似的漂亮女儿,柔声说道。  “媽媽,我不想嫁人,我要一辈子陪着你!”  白冰凝不依地道。  “那怎么能行?男大当婚女的家,这是人仑大事!可不是说着玩的!”  许君茹循循善诱道。  三人边吃边聊,林俊逸没有主动开口说过什么,他的身份毕竟不适合在这个场合插嘴,而且白冰凝对他一直没有好脸色,但他看的多,他的目光总是盯着两女看,尤其是许君茹,桃花眼角含春,柳叶眉梢带俏,瓜子脸蛋挂笑,活脱脱一个艳妇形象,那小而红润的薄唇一开一启的吃着东西,更是让林俊逸浮想联翩。  那是林俊逸除了接吻以外,还用大享用过的两片丹朱红唇啊!  吃了一会儿饭,许君茹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红酒,一瓶82年的拉菲。  林俊逸接过,用开酒器弄开瓶盖后替所有人满上。  举杯,林俊逸说道:“祝君茹和冰儿永远美丽!”  说完,他一口而尽。  两女举杯,轻轻呷了一口。  许君茹的酒量应该都是经过长期锻炼出来的,毕竟身为高级警司,打拼事业,中国又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国家,没有酒量,事业肯定做不大。  林俊逸也算得上常涉酒场了,但是无论是对干还是划拳,他却根本就“仳不上”她。  酒是个好东西,因为酒能醉人,它为犯错误的男人和女人提供了借口,当然前提是要喝酒,你要是不醉,自然这犯错误的说法就无从说起了。  所以,林俊逸从第二瓶红酒打开时,已经不知不觉地开始慢慢醉了。  几轮下来,林俊逸虽然多少带了些醉意了,但那只是他刻意为之罢了,若是运行一阵真气,自然能够化去酒意。  林俊逸又喝了一杯,不禁在着心里感叹道:“哎!现在的女人喝酒一个仳一个厉害,许君茹也是,酒量不浅,林志玲虽然没有和她一起喝过,但是想来酒量也不低。”  想到许君茹,林俊逸陡然想起了上次同她喝酒的时候,在桌子下里偷窥她裙下风光的香艳镜头。  ‘看来今天再用这一招,应该会更刺激。’林俊逸心中对自己这样说着,他咳嗽一声,笑道:“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吧!”  许君茹连忙点头道好,白冰凝依然是不置可否,林俊逸放下端起酒杯,轻抿一口,说道:“某ㄖ,一女子到湖畔戏水游泳,因四下无人,便脱光衣服下水。湖里住着一只小青蛙,小青蛙看见水面附近有一个“黑洞”一时好奇,便游了进去。因为洞里很温暖,小青蛙便在里睡着了。那女子戏水完毕,穿上衣服回家。过了几天,那女子觉得身体不舒服,肚子里老觉得有东西在里头,只好上医院检查,医师觉得不对劲,替她开刀检查,竟然发现里头有一只死青蛙。青蛙的遗体旁还有一封青蛙的遗书,上面写着:‘自从我住进这个黑洞之后,每天遭乱棒欧打,所以我想自杀。’“虽然知道林俊逸肯定是讲荤段子,酒桌上讲荤段子几乎已经成为一种潜规则了,但是当他说完,许君茹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白冰凝俏脸憋得通红,香肩抖动,也憋的相当厉害。  林俊逸自己也跟着嘿嘿奷笑起来,这时他身子自然而然地配合的突然一滑,将手上的筷子丢到了地下。  跟着他顺理成章的弯下腰去捡,并把身子探到了桌下后,果然如愿以偿的看到了两位美女的春光。  当然林俊逸的选择的对象是许君茹,白冰凝他现在自然还不敢行动。  而且从白冰凝的坐姿也可以看出来,双腿紧紧夹紧,没有一丝缝隙,林俊逸能看到的春光美景有限得很。但是,因为坐着而使裙摆向臀.部抬高收缩了些,白冰凝不经意露出的两条浑圆修长的美腿,又白又嫩  林俊逸真想过去掐上一把,白冰凝涂着红指甲的小脚上则穿着一双漂亮的白色拖鞋,其他的,他也看不见更多。  ‘时间短暂,机会难得。’于是林俊逸又将视线转移到许君茹的。她的右大腿交叉着搭在左大.腿上,警察制服套裙的裙摆因大腿的交叉而撩高到膝上约二十公分处。  近在咫尺的大腿在黑色丝袜的衬托下如凝脂般的雪.白,林俊逸隐约间似乎嗅到阵阵令人血脉贲张的淡淡幽香。许君茹圆滑润的膝头下的小腿弧线均匀而修长。  由于两人发生过亲密关系,林俊逸心想她大概是知道半蹲的自己正盯着她如玉的美腿,垂涎欲滴,狂吞口水。  所以,许君茹故意将搭在左膝上的右小腿前后晃动着,细致白嫩的脚背套着的宝蓝色的海滩式拖鞋,在林俊逸眼前像钟摆似的摇着,摇得他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如此活色生香的美景,恐怕就连东方不败看了,也一定会后悔为什么要练葵花宝典,法号梦遗的得道高僧看了,也要立马还俗。  林俊逸就这么像被点了似的蹲在饭桌下,静止不动。  他的鼻端闻嗅着许君茹腿间温热的幽香,那张賤脸差点紧贴着她的大腿。  有个成语叫“死皮赖脸”林俊逸现在就是这副德性。  林俊逸又斜向上看去,在许君茹丰润健美的俏臀下露出的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近在眼前,细白毫无瑕疵,浑圆迷人的腿上穿着薄如蝉翼般的高级黑色丝袜,使大腿至小腿的线条如丝缎般的光滑匀称。  许君茹足下那双这能遮盖住三分之一的拖鞋将她的圆柔的脚踝及白腻的脚背衬得细致纤柔,看了简直要了林俊逸的半条小命。  林俊逸再次俯体,去握住住许君茹的两只洁白如玉的脚踝,举起她那雪白纤美穿着黑色丝袜的长腿,紧紧的抱入怀中,先是用手在那光滑如玉的小腿上,细细的抚摸了一番,体会了一下手中滑腻柔软的触感。  然后,林俊逸再次把嘴巴放在那双洁白的脚踝上,轻轻舔舐亲吻,动作的力度不断的加大,到最后几乎完全是在用牙齿啃咬。  在林俊逸如此疯狂的摧残之下,不一会儿,许君茹美腿上那一层薄薄的近乎透明的黑色丝袜,终于嘶的一声,破了几个,露出她里面白皙娇嫩的小腿肌肤来。  林俊逸对这一切完全置之不理,继续用力啮咬,甚至把血红的舌头伸到那洁白的肌肤上疯狂舔舐。  许君茹肌肤的口感香滑细腻,娇嫩香甜,与舔舐丝袜的感觉大不相同,仿佛一块美味可口的糕点一般,令人更加的销魂,更加的刺激。  不一会,许君茹的脚踝处的肉色丝袜,几乎完全的被啃破了,大半白嫩的小腿完全的裸露在林俊逸的眼前。即使残留下来的丝袜残片上面,也沾满了许多林俊逸的口水,湿漉漉的,看起来非常的靡。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