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明星潜规则之皇>目录>

第489章

第489章

小说:明星潜规则之皇作者:梦九重字数:6131更新时间:2015-07-20 06:57:10
    一浪高似一浪,一浪拍击着一浪。他不由自已地将粗硬的手掌,顺着冷艳女警花那光滑的脊背向下抚摸,又顺着丰满的沟里,向里伸去,一股股增加肉与肉之间的润滑。他的两个手指顺势而入,轻轻扣弄凸涨凸涨的。女警花再次发出了呻吟  “啊噢”  冷艳女警花无法忍受这种翻江倒海的刺激,一下通向中枢神经的电流,不断地增压、加速。只听“啊”的一声,女警花双腿跪在床上双手捧着林俊逸粗大的,像吞吃火腿香肠一样,一口吞下。死命的吸吮、抽拉,一涓涓淡咸的,带着男性的腥臭,一齐被冷艳女警花吞咽下去  林俊逸见白凝冰春情大动,白凝冰整个的大腿像小溪一样流淌着蜜汁。林俊逸觉得自己第二次来临,只见林俊逸铁棍似地双臂轻轻一托,将冷艳女警花放在床上,一个飞身鱼跃,落在白凝冰的双腿中间。  紧握双拳一口丹田气,直贯全身,粗壮的像通了电流一样,猛然又抬高了八度。钢枪手握,对准粘糊湿润的口,用力一挺,“滋”的一声,整根火辣辣的大,再次直顶深处,女警花猛吸一口气,接着就手续足蹈地喊叫起来。“啊好舒服啊我了”  林俊逸看着冷艳女警花被挑起欲火后的桃红脸蛋,女警花看着林俊逸那上下挑动的浓眉,一股热浪同时涌上下他们的心头,胸中的欲火烧得更烈更旺更强,两人同时将对方的脖颈搂紧,又是一阵飞沙似地狂吻。冷艳女警花猛地将香舌送入了他的口中,林俊逸在猛烈吸吮香舌的同时,的又加快了速度,一连又是一百多下,直进直击,急抽在的交接处有节奏地响着,只听到喘息声伴随着床板的“吱呀”声,震动着整个的房间。“干女儿准备好,再插一百下。”  “喔啊用力就是那里喔好痒,爽死我了我吧,奷死女儿算了”女警花现再也不顾是不是被了,疯狂的,一声高似一声。柔软的腰肢死命的扭摆。  这时,林俊逸搂紧了白凝冰,纵身一滚,两人刚调换了方位,他又把白凝冰压在了底下,白凝冰急切地等待着他赐予她的艳福,只见他那大脑袋往下一扎,那张大嘴一下叼住了鲜红的,脸紧紧地贴住她的胸脯,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使劲地吮吸起来,吮吸着这只,揉搓着那只,吮吸那只,又揉这只,身下的大也在同一的节奏下,不断的着白凝冰的花瓣“哎哟,哎哟我受不了了啦,你吸得我痒到心里去了”  冷艳女警花一股股,顺着林俊逸,喷,又顺着沟往下激流林俊逸看到女警花又近于,突然,动作缓慢下米。以给她一瞬的喘息机会。  冷艳女警花闭着眼,张着嘴,大口地喘息着,随着胸脯的起伏,全身不停地抽搐,“哎哟,哎哟,哎哟,哎哟”声声逐渐地微弱下来。  这时,林俊逸觉得时机到了,开始行动了。他的双手在白凝冰的双乳上胡乱地摸索起来,啊,他终于摸到了,那是两个坚挺的,他双手的食指、中指和拇指,各捏住一只,缓缓地捻动起来,上面边捻弄,下面也苦插,速度不快,很有节奏。  冷艳女警花那百爪挠心的刺激,刚刚缓和一些,两只、开始动起来,它竟像两根琴弦一样,奏出了热情,奔放,慷慨,激昂的乐章,震撼着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使周身的血液立时沸腾起来,本来就不平静的五脏六腑,又掀起了暴风骤雨林俊逸的双手与同时开始加速,全身肌肉,前后左右乱颤,一连气竟在花瓣里了三十多下,只见他浑身潮湿,满脸汗水,粗气急喘  这样的刺激,这样的挑逗,对冷艳女警花是难以承受的,女警花又泄了,林俊逸再也忍不住了,一股又烫又热的今晚第二次冷艳女警花的花瓣里,在女警花闺床上两次奷污女警花还没有使林俊逸尽兴。  林俊逸抚弄着眼前这活色生香的迷人胴体,只见她白嫩饱满的双乳,丰润坚挺;修长结实的双腿,圆润光滑;香臀丰耸浑圆,平坦坚实。白凝冰举手投足之际,蜜桃瓣儿开,口显;乳浪臀波,香风阵阵。真是美不胜收,引人遐思。  见到冷艳女警花在自己的逗弄下,口中娇喘吁吁,时还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彷佛十分饥渴一般,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在迎合着自己的爱抚,浑圆笔直的修长美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似乎还在享受的快感。  这副绝美景象,看得林俊逸心再起,再度竖然挺立,一张口,对着女警花微张的樱唇一阵狂吻猛吸,舌头和女警花的香舌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只觉触感香柔嫩滑,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气扑鼻袭来更刺激得林俊逸欲火焚心,抓住女警花的左手不自觉的加重力道。  在冷艳女警花那高耸的酥胸狠狠揉搓,右手中指更缓缓女警花的内,白凝冰只觉林俊逸的手指,贯穿下腹,那股酥酥、痒痒、酸酸、麻麻的快意滋味,真是说不出的舒服。  她一时之间,竟然舍不得放弃,而有挺身相就的冲动,一股酥麻饱满的充实感,登时再次填补了白凝冰心中的空虚,所有的道德、理智都已悄然逝去,只馀下对的追求,白凝冰忍不住由鼻中传出一声娇柔甜美的轻哼,似乎诉说着无尽的满足。边狂吻着冷艳女警花的樱口香舌,边揉搓着女警花坚实柔嫩的,右手中指更被内层层温湿紧凑的紧紧缠绕,一种说不出舒爽美感,令林俊逸更加兴奋,深埋在内的手指开始缓缓的抠挖,只觉有如层门迭户般,在进退之间一层层缠绕着深入的手指,真有说不出的舒服,林俊逸心中不由得兴奋狂叫:“极品!真是极品!这真是万中选一的宝贝花瓣”林俊逸手上的动作不由得加快,更将女警花插得咿啊狂叫,帉臀玉股不停的上下筛动,迎合着林俊逸的离开了冷艳女警花的樱唇,顺着雪白的玉颈一路吻下来,映入眼中的是高耸的酥胸,只见原本若隐若现的淡粉蓓蕾早己充血,林俊逸忍不住张开大口一口含住女警花的,有如婴儿吸乳般吸吮,时而伸出舌头对着粉红色的蓓蕾快速舔舐,时而用牙齿轻咬着那小小的豆蔻,左手更不停的在右边蓓蕾上轻轻揉捏,由胸前蓓蕾传来的酥麻快感,更令白凝冰忍不住的哼嗯直叫。  强忍着心中欲火,慢慢顺着平坦的一路吻下,林俊逸不急着对冷艳女警花的桃源圣地再次展开攻势,林俊逸出了粗糙的舌头,在那浑圆笔直的大腿内侧轻轻舔舐,舔得女警花全身急抖,口中呻吟叫声一阵紧似一阵,一张一合的吸吮着林俊逸侵入的手指,真有说不出的舒服,甚至林俊逸缓缓抽出手指时,白凝冰还急抬帉臀,好似舍不得让其离开似的,看样子女警花已经完完全全的陷入了的深渊  冷艳女警花那丰满润滑的玉体,扭糖似的摄动,紧紧的贴着林俊逸的身体,现在女警花脑中只有欲念,久蕴的媚态被引发不可收拾,她这时被揉得要破,桃源被插得魂失魄散,酸、甜、麻、痛集于一身,媚眼如丝横飘,娇声欢叫,呼吸急喘。  边吻着冷艳女警花那粉雕玉琢般的修长美腿,女警花两腿不住的飞舞踢动,费了好一番功夫踝,林俊逸将女警花双腿高举向胸前反压,如此一来,女警花整个口和的正好暴露在林俊逸的眼前,白凝冰周身欲火高涨,满脸通红。  林俊逸此刻早被眼前美景给迷得晕头转向,将女警花整个臀部高高抬起仔细的打量被自己多次奷污的女警花的;只见口已经翻了开来,露出淡红色的和那颗娇艳欲滴的粉红色豆蔻,随着女警花的扭动,一张一合缓缓吞吐,彷佛在期待着什么似的,一缕清泉汩汩流出,顺着股沟流下背脊,刺激得林俊逸混身直抖,连口水都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林俊逸伸出颤抖的双手,在冷艳女警花那浑圆挺翘的帉臀及结实柔嫩的大腿不住的游走,两眼直视着女警花缓缓扭动的雪白玉臀。  林俊逸终於忍不住捧起了圆臀,一张嘴,盖住了冷艳女警花的口,就是一阵啾啾吸吮,吸得女警花如遭雷击,彷佛五脏六腑全给吸了出来一般,内心一慌,一道洪流激而出,居然了林俊逸个满头满脸,平素爱洁的女警花被林俊逸挑逗得身心荡漾,居然还在个林俊逸眼前小解,登时羞得女警花脸如蔻丹,双目紧闭,那里还说得出话来  林俊逸朝着湿淋淋的口及股沟处不停的舔舐,一股羞赧中带着酥痒的感觉,有如一把巨锤般,使得女警花扭动着雪白的玉臀,怯生生的说:“别别这样嗯啊”  听白凝冰这么一说,林俊逸更不罢手,两手紧抓住冷艳女警花的腰,不让她移动分毫,一条灵活的舌头不停的在口及股沟间不住的游走,时而含住那粉红色的豆蔻啾啾吸吮,或用舌头轻轻舔舐,甚至将舌头伸入内不停的搅动,时而移到那淡红色的处缓缓舔吻,一股淡淡的味夹杂着女警花的体香,真可说是五味杂陈,更刺激得林俊逸更加狂乱,口中的动作不自觉的加快了起来。  在林俊逸不断的挑逗下,阵阵酥麻快感不住的袭入女警花的脑海,再加上的菊花受到攻击,一种羞惭中带着舒畅的快感,冷艳女警花周身有如虫爬蚁行般趐痒无仳,不自觉的再次要扭动身躯,但是林俊逸紧抓在女警花腰的双手,俏白凝冰那里能够动弹半分。  一股炽热闷涩的难耐感,令女警花连呼吸都感到困难,口中的娇喘渐渐的狂乱了起来,夹杂着声声销魂蚀骨的动人娇吟,更令林俊逸兴奋莫名,没多久的时间,女警花再度“啊”  的一声尖叫,全身一阵急抖,蜜汁再度狂涌而出,整个人瘫软如泥,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一阵阵浓浊的喘息声不停的从口鼻中传出。眼看女警花再度,林俊逸这才起身,取了一条湿巾,先将自己身上的液蜜汁擦拭乾净,然后再轻轻柔柔的为女警花净身,正在半昏迷中的女警花,只觉一股清清凉凉的舒适感缓缓的游走全身,不觉轻嗯了一声,语气中满含着无限的满足与娇媚。林俊逸缓缓地伏到在冷艳女警花的身上,再度吻上那微张的樱唇,用双手紧抱林俊逸的颈项,热情如火的缠着林俊逸,以一双抖颠的娇乳,磨着他健壮的胸,柳腰急速左右摆动,桃源饥渴得上下猛抬,雪白的双腿开到极限,再夹住林俊逸不放,粉嫩丰满的玉臀,急摆急舞旋转,配合林俊逸猛烈攻势,无不恰到好处。  林俊逸两手在女警花高耸的酥胸上轻轻推揉,姆食二指更在峰顶蓓蕾不住揉捻,正沉醉在馀韵中的女警花,此时全身肌肤敏感异常,在林俊逸高明的挑逗之下,再度浮起一股酥麻快感,不由张开樱口,和林俊逸入侵的舌头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两手更是紧抱在林俊逸的背上,在那不停的轻抚着。眼见女警花完完全全的沉溺於的漩涡内,林俊逸手上口中的动作愈加的狂乱起来,约略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林俊逸口中传出的娇吟声再度急促起来,一双修长的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在林俊逸的腰臀之间,纤细的柳腰不住的往上,似乎难耐满腔的欲火,更是不住的厮磨着林俊逸热烫粗大的硬挺。  女警花在林俊逸挑逗之下,欲火高涨得再次几近疯狂,林俊逸竟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林俊逸把再次冷艳女警花的花瓣开始尽情,只见白凝冰随着林俊逸的,柳腰帉臀不停的筛动迎合,发出阵阵的撞击声,口中嗯啊之声不绝於耳,娇媚的语调媚惑得林俊逸更加的狂暴,就这样的,林俊逸在女警花的花瓣内大刀阔斧地快意骋驰,插得女警花几近疯狂,口中不停的叫着:“啊好舒服干爹啊太好了再再来用力哦对太好了啊又来了不行了啊女儿不行了”  冷艳女警花整颗头不停的左右摇摆,带动如云的秀发有如瀑布般四散飞扬,娇躯奋力的迎合林俊逸的,一阵阵的乳波臀浪,真有一股说不出的美感。  两人就这样疯狂的着,刹时一阵天旋地转,全身不住的抽搐抖颤,林俊逸只觉冷艳女警花的一阵强力的收缩旋转,死命的夹缠着,夹得林俊逸万分舒适,急忙将紧紧的抵住心不停的磨转,转得女警花汗毛直竖,彷佛升上了九重天外。  在一声长长的尖叫声中,一道滚烫的洪流急涌而出,烫得林俊逸不住的跳动,泄完身后的冷艳女警花,整个人瘫在床上不停的娇喘着,双颊浮起一层妖艳的红云,娇躯仍不住的微微颤动,再也无法动弹分毫,林俊逸的在同时也如注般第三次白凝冰的花瓣深处  冷艳女警花的微微休息了一会,稍许平息后,待林俊逸恢复活力后,林俊逸将白凝冰抱起走至她的闺床上,把白凝冰放到上面,然后搂着白凝冰,揉搓起子来,白凝冰此时浑身无力,只得任林俊逸肆虐。在白凝冰身上揉搓一阵后,林俊逸的又急速膨胀了起来。于是林俊逸把白凝冰抱至餐厅的餐桌上,让白凝冰仰面躺着,修长美丽的双腿分开垂挂在桌边,女人最隐密的洞则一览无余。林俊逸再次被白凝冰身材所吸引,两股之间的又红又湿,居中一条,两片全被液浪水给沾湿了,旁长着墨黑,诱人之极洞之紧更上极品!能上这样的美真有福啊!  欣赏了片刻,林俊逸把白凝冰的双腿架到了双肩上,使出女人最怕的‘老汉推车’式。对准洞,毫不怜惜的迅速。因为刚在里面过,残留的起了润滑作用,进去时因而不再那么艰难,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白凝冰痛苦,所以白凝冰没有在发出刚才那样凄厉的惨叫,不过白凝冰还是发出了一串闷哼声。  接着,林俊逸的再度作出更快更猛的。林俊逸将抽至接近离开白凝冰的,再大力插回白凝冰的内,粗大的塞满了白凝冰紧窄的,直抵白凝冰的尽头口。  林俊逸以全身之力把插进白凝冰的洞尽头,鸡蛋般的抵着白凝冰的,不断撞击着白凝冰的心,而白凝冰内的干涸肌肉紧夹着林俊逸的。这下白凝冰受不了了!白凝冰的口中不断的发出痛苦,但让林俊逸觉得很可爱的呻吟声:“啊好痛啊干爹求你饶了女儿吧不要再不能再”  林俊逸用双手抓紧白凝冰的豪乳,伴着的用力拉扯。两处最敏感部位不断被摧残,让白凝冰痛得是死去活来!特别是剧烈地胀痛,如同撕裂一般。  被粗暴的而搞得的巨痛,使得白凝冰发出一阵阵呻吟。“哼,哼!”  林俊逸兴奋地前后作着,两手用力抓白凝冰的,就像抓一个橡皮球。红褐色的被手指左右拨弄。白凝冰的眼泪再次以无法控制地涌出。林俊逸一面,一面揉搓。“啊”  白凝冰如刀割般痛苦,不断的发出哼声。“呜呜”  白凝冰痛苦的皱起眉头,汗和着泪水延着脸颊滑落下去。林俊逸开始到现在为止最为强烈的,林俊逸抱着白凝冰的用力的一次一次晃动林俊逸的大插进白凝冰的洞。洞里林俊逸的越涨越大,最后紧得使林俊逸的都感到疼痛。“噢太美了”  强烈的快感使林俊逸一面哼,一面更用力。白凝冰很温暖,而且好象有很多小牙齿在摸林俊逸的。“噢噢”  从白凝冰的喉咙挤出沙哑的声音。激烈的摩擦,使林俊逸快要喷出火来!“哇好得受不了。”  林俊逸不顾一切的用力。房间里响起“卟吱卟吱”的声音。本来林俊逸用双手抱紧白凝冰的,现在再次改用双手对白凝冰的猛揉。“”  从白凝冰的喉咙发出急促声音。白凝冰的脸色苍白。“啊不要啊”  白凝冰露出痛苦的表情和呻吟。林俊逸毫不留情地向白凝冰的冲刺。因为是第二次,所以时间就很长,十几分钟下来,近千下抽拉,林俊逸竟然还没,林俊逸是越干越爽,白凝冰却是痛苦不堪。  身下的白凝冰不断告饶:“求求你干爹饶了我吧求求你我痛死了再来我会死的啊”  终于,再次疯狂地了几百下后,林俊逸要!此时,林俊逸的的速度达到极限,下腹部猛烈碰撞在白凝冰的上,发出‘’声。“呜”  白凝冰痛苦的摆头,渐渐地没有了声音。林俊逸继续如疯了般的在白凝冰的洞里。之后,更膨胀,终于猛然出,林俊逸再次达到了,在白凝冰的内喷出了一股股白浊的。  白凝冰在半昏迷中痛苦得感到了一股股热流进了深处,不由地全身痉挛着。林俊逸则用最后一点力气继续拼命,把大量不断进白凝冰的洞深处。“嗯嗯”  白凝冰喃喃地哼着。林俊逸仍继续,大幅度的前后摇动,左右晃动。看着被林俊逸干得昏过去的白凝冰,林俊逸有一种正在奷尸的快感。最后,林俊逸拔出己经软下的,把昏死过去的白凝冰从桌上抱下来,上楼,走进浴室。  在浴室里,林俊逸把已经醒过来的白凝冰泡在放满水的大浴缸中。在林俊逸先清洗干净了自己后,林俊逸帮无力的白凝冰好好清洗了一下,在温水的浸泡下林俊逸渐渐缓过来,浑身肌肉的乏力感也逐渐消失。白凝冰也因温水的浸泡恢复了一些,原本浑身的疼痛似乎也被缓和了一些。第一次在男人面前沐浴的生涩拘禁,却是别有韵味。  当她红着脸,眼望别处,娇羞地搓揉自己的肌肤,怯生生地清洗自己的,战兢兢地挨着他坐下,缤纷的灯光在水波掩映下反映在她的身上,雪白的肌肤变得粉莹莹的,丰满的酥胸在水波中荡漾,粉腿在水光下隐隐约约,就像在娇艳地舞动,真是美极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