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明星潜规则之皇>目录>

第1090章美艳妈妈和儿子的幸福生活

第1090章美艳妈妈和儿子的幸福生活

小说:明星潜规则之皇作者:梦九重字数:6185更新时间:2015-07-20 07:02:51
    美艳妈妈意浃情酣,简直欣喜若狂了!对那有生以来那从未有过的幸福和甜蜜,她实在找不到适当的语言来形容……  林俊逸癡情颠倒,对阿母可谓是寤寐思之,魂牵梦萦,绵绵热切,真可谓刻骨相思无休时!他为自己初入情场便获此殊遇而忘乎所以……  母子之间再无隔阂,神驰意畅,如癡似醉,迷魂夺魄,大有乐以忘忧、飘飘欲仙之感!  又是两天过去了。这天清晨,朝阳初照,百鸟竞鸣。新的一天来到了。在宁雪的闺房里,一对玉人还赤身躺在床上,交颈叠股、侧身相拥。  林俊逸首先醒来。这时美艳妈妈正枕着他的胳膊,一张粉脸贴在他的肩窝上,一手揽着他的腰,睡得十分香甜。林俊逸怕惊醒了妈妈的美梦,不敢动。他用手拂开覆在她额前和脸上的几缕发丝,抚摸着心上人那因熟睡而变得更加红润的美丽的脸蛋。他的腿仍保持昨晚睡前的姿势:右腿覆压在她的微屈的大腿上,左腿则插在她的胯间,膝盖顶着那迷人的方寸之地。  可能是由于他的抚摸,宁雪长出了一口气,翻了一个身,放平了身子。林俊逸连忙抽出夹在她胯间的左腿。她随之将两腿并上。胸前那两座肉峰高高耸立,并随着均匀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  林俊逸忍不住把手放在了那肉峰之上,时而抚摸这座山,时而移到那座山。  这抚摸的力度越来越大,终于弄醒了她。她微微睁开双目,斜睨着他,小声说道:“淘气!”  林俊逸见妈妈醒来,更加用力地揉搓着那两个肉球。他感觉得到,这时它们慢慢变硬了。  在林俊逸的抚摸下,美艳妈妈的心跳加剧了。她突然感到幽谷中一阵空虚,“嘤咛”一声,侧过身子扑在林俊逸的怀中,一只手揽着他的腰,使两个身子贴得更紧,以致使那硬挺的乳房也变了型。她的另一只手则往下探索着,终于触到了林俊逸那已经坚挺高昂的肉棒。那肉棒也已经变粗变硬。她的手握着它,很技术地一紧一驰地玩着。  林俊逸吻她的脸、她的额、她的唇和颈,柔声说道:“雪儿,我爱你!”  “我也爱你!”  美艳妈妈说,声音有些颤抖,并且在忙乱地吻着林俊逸的身体。  林俊逸欲念又兴,搂紧她,一翻身,爬到了她的身上,抱着她就要求欢。  美艳妈妈抚着他的脸,柔声说道:“啊,亲爱的,我现在也特别想和你玩!只是,我怕你身体受不了。”  “不要紧,我身体很好,我有的是精力!”  “啊,小宝贝。你昨天发射泄了五次。看到你累成那个样子,雪儿好心疼哟!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不能再干了!”  林俊逸不相信地说:“没有五次吧?”  美艳妈妈怜爱地看着他,展开双臂环着他的脖颈,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说:“小糊涂,这么快你就忘了!让我来说给你听:昨天清早,你在我未醒时与就我交欢,我醒来不久,你就在我体内发射了一次;十点钟,我们早饭后散步回到厅中时,你独出心裁地让我爬在沙发扶手上,掀开我的裙子,褪下三角裤,从后面进入,结果在我肛门内发射了一次;中午起床后我们一起洗澡,心血来潮,就在浴盆的水里造爱,又发射了一次。  晚上十点多钟,我用手把你的肉棒抚摸变硬后,便为你做口舌服务,你十分冲动,在我嘴里使劲抽送,把我这樱桃小口几乎撕裂,肉棒直项到我的嗓子眼,在我嘴里发射了一次,那精液全部射进我的咽喉,被我吞进肚里。  最后一次是半夜三点钟,我要起来小便,你非要抱我去厕所,并且象对小孩似地把着我的两腿往马桶里小便。回来时,你仍然保持把着我小便的那个姿势,回到房间后,你自己坐在椅子上,抱着我坐在你的双腿上,在我的身体下落时,你却趁势把肉棒插了进去,那时,我们都很冲动,我不停地耸动,你频频地抽送,经过很长时间,你终于又发射泄了一次。你数数看,是不是五次!”  林俊逸点头说:“是的。雪儿记性真好!”  “因为这五次很有特色,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林俊逸问:“有什么特色呀?”  她脸一红,小声说:“第一次是梦交,在雪儿体内发射;第二次是俯交,肛门发射;第三次是浴交,水中发射;第四次是口交,口中发射;第五次是坐交,椅上发射。你想想看,是不是各有特色?”  “是的,雪儿概括得很好!不过我还不知道雪儿昨天有几次高潮?”  她侧头想了想,说:“数不清了,大约有十五、六次。你好厉害哟!”  林俊逸微笑着,没有说什么。  美艳妈妈继续道:“所以,我们今天不能再玩,否则,你的身体会受到损害的。”  “好的,雪儿真好!不过,晚上还可以玩吧?”  “真是听话的乖孩子。至于晚上嘛……”  她斜睨着他,脸上一红,小声说道:“那就随你的便了!”  林俊逸捧起她的脸,亲了一下,说:“雪儿真乖!”  她白了他一眼,娇嗔地说:“让你玩就乖了!那么说,我以前不同意与你交欢,就不算乖了。是吗?”  他连忙解释:“不,不!雪儿永远是那么乖!以前,雪儿屡屡不准我胡来,那是清纯玉洁的乖,乖得令人敬佩;现在,雪儿时时任我作欢,这是贤淑温馨之乖,乖得令人销魂!”  她在他的光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温柔地说:“就会贫嘴!我若是不爱你,岂能容你如此这般!”  “雪儿,何为爱?”  “你指的什么爱?因为爱有多种,如母子父子之爱,亲朋好友之爱,还有男女恋人之爱,等等。”  “我指的是自然是男女恋人之爱。”  她略一思索,答道:“一个字:‘情’!爱源于情,因情而生爱,所以,人们才把两个字连起来叫‘爱情’。”  “何为情?”  “通。”  “什么通?”  “心有灵犀一点通!”  “心通有何用?”  “往!”  “往作甚!”  “欲!”  “何所欲?”  “交!”  “交而何?”  “欢!”  “何为欢?”  “无我!”  “对!每次与雪儿交欢时,我都进入了无我的境界!心中只有你!”  “我何尝不是如此!”  “是啊!雪儿那么美,美艳绝伦,在你面前,我总是忘记了一切,爱得发癡!”  美艳妈妈看了林俊逸一眼问:“我真的那么美吗?”  “啊!简直美极了!可能你自己不觉得。”  “噢!自小以来,我就不断地听到人们评论说我美极了。林俊逸,我很想听听你的看法。你说,雪儿究竟美在哪里?”  “这……一言难尽。”  林俊逸稍假思索,便道:“这样,我们起床吧,然后我具体地就妈妈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逐步评论。好吗?”  她微笑着点头:“好吧。说着,斜睨了一眼乱扔在从卧室门口到床前地毯上的裙子、上衣、内衣裤、乳罩、袜子等,想起了昨晚的情景:他们从客厅来到她的卧室,刚进门,林俊逸就迫不及待地抱着她缠绵,在她的脸颊、嘴唇、脖颈上频频亲吻,她也动情地相配合。  林俊逸边调情、边为她松扣解带,拥着她向床边走去,并轻巧地将她身上的衣服从外到里一件件地脱掉,随手扔在地上。这样,当他们走到床边时,宁雪已变成一丝不挂的了。她如一尊洁白的维纳斯塑像,婷婷玉立,双眼微闭,呼吸急促,胸脯剧烈地起伏着。  林俊逸从上到下抚摩着那腻脂般的肌肤,然后,一把将她抱起,平托在手上。她全身酥软,微微颤抖,柔若无骨,头颈和小腿下垂,酥胸高耸。林俊逸在她的胸腹上吻了一阵,便轻轻把胴体放在床上,又除去自己的衣服,与她并发射躺下。  这时,美艳妈妈已是欲火炽烈,紧抱着林俊逸,把全身的每一个部分都贴上去,贴得那么紧,不停地呻吟着:“噢!我要,亲爱的!我要,要!快点!噢,老公,我忍受不了啦……”  接着,他们便开始了!那是人世间最最伟大而惊心动魄的壮举!  想到这里,美艳妈妈的脸不禁一红,微微摇头,脸上的表情既有陶醉和幸福,又含羞涩与无奈,她扒在林俊逸耳旁小声说道:“那你把我的衣服捡回来。”  林俊逸顺着她的眼光,看到了门口到床前的遍地艳服,心中一动,然后调皮地朝她做了一个鬼脸,在她潮红的脸蛋上吻了一下,赤条条地下床,直走到门口,将地上的衣服逐个捡回。  林俊逸把捡起的衣服放在床头,然后将她平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坐在床边,在她胸前吻了一下。刚要为她穿衣,突然停下,说:“雪儿,不是说好了我来评论你的美貌吗?若穿上衣服,怎么还能描述!”  “淘气!”  她在他胸前轻轻拍了一下,菀尔一笑:“随你的便!”  “那雪儿得听我的吩咐,我让你怎么动作你就怎么动作,好吗?”  “哎呀!你这孩子真是啰嗦!”  她娇嗔地小声嚷道:“雪儿把一切都交给你了,任你摆布。你要我干什么,尽管说就行了,何必再问!”  “好,现在请老婆站在房间当中。”  边说,边托着她光裸的身子站起来,走到屋子中间,轻轻放在地上,扶她站直。  “现在,先讲雪儿的身材。”  他在她身上边抚边说:“雪儿这骄人的身材举世无双:一米六五的个子,配上苗条秀丽的体型,真可谓是‘增之一分则太长,损之一分则太短’。削肩细腰、肥腴适度。曲线优美、凸浮玲珑,有着饱满的流畅的华丽;四肢圆满、灵活而光泽夺目,晃露着安娴的风致;两腿修长匀称,肌肤雪白红润,随着腰肢款摆,是那样的轻盈愉快。骨骼清奇、小巧而匀称,肩不宽、臀不阔、骨不露,无一处明显的突出,更是少见。比如,别人的肩胛、锁骨、裸骨往往显露,而你的这些部位却看不出一点突出的痕迹,形成了美妙的曲线。从正面和背面看,身材笔挺,从侧面看,自然弯曲,线条流畅。特别是这细长白嫩的粉颈,细长挺直,从上到下缓缓地展开,与平缓下削的肩头柔和地连成一体。真可谓‘秀色掩古今,荷花羞玉顔!’”  他顿了一下,走到她的前面,双手轻握着双乳,继续说道:“特别是这雪白丰满的酥胸上,挺立着一对玉峰,晶莹无瑕,象脆嫩的瓷器,光彩照人,使峰顶的两颗蓓蕾益发显得鲜艳夺目。这乳房是那么坚挺结实:仰卧时,高耸挺拔,站立时,依然坚实,平伸向前,竟没有一点点下垂。啊!这美艳绝伦的双峰,使这无瑕的娇躯披上了更加迷幻的色彩!”  他又转过身子,站在她的侧面,一手揽细腰,一手在她的光滑的腹部轻轻抚摩,赞美道:“唯一有变化的是这小腹,躺下时是平坦的,而现在却稍稍凸起。啊!这幼嫩而饱含希望的小腹,是那么柔软、细嫩,丰满而圆滑,闪耀着鲜明的光辉。”  他的手又移到了后面:“全身最美的部分,是从你背窝处开始的那臀部的悠长流畅的下坠,和那两扇雪白滚圆的臀面,有着一种幽静思睡的圆满和富丽的神态,使全身的曲线更加协调优美了。这正如阿拉伯人说的,那像是些沙丘,柔和地、成长坡地下降。生命在这儿还带着希望的、生气勃勃的活力。”  “啊!天哪!我真的有这么美吗?”  她冲动极了,伸开双臂,环体向上,交叉着放在脑后,头向后仰。在这种姿势下,她的酥胸显得更挺,圆臀翘得更高,那披肩的秀发似瀑布般地在身后飘荡着。她那如花的脸上,荡漾着无比幸福的涟漪。  林俊逸顺手捧起她的长发:“再看美人发。”  “先说披散之发:满头青丝,长可及腰,乌黑油亮,葱郁自然,蓬松细软,甘美流畅,恰似高山流水、急奔直下,生机盎然,风流俊逸;或奔戏花间,或婆娑起舞,随着蛮腰款摆,飘逸洒脱,似春柳之浴风,如仙女之腾云,使莲容生春、喜溢眉梢。这披肩的长发,使妈妈显得娇慧曼雅、天真烂漫、纯真无邪、和宛柔顺;“再说束髻之发:每当出门,妈妈必高挽云髻、简插珍饰、轻扫蛾眉、素装淡裹,是那么高贵而典雅、雍容而精练、秀媚而端庄,与细长雪白的粉颈、丰盈嫋娜的身材、进退适度的步履相映生辉,益显风姿绰约、婀娜多彩,真可说是秀色掩古今,荷花羞玉顔。这高贵的发髻,使雪儿如玉似兰、风流典雅、仪静体娴、神清骨秀:“还有什么发?”  她笑问道。  “有!有!交欢时的头发。”  他说。  “交欢时,乱七八糟的,头发能有什么特点?”  “啊,那可大有特色!雪儿,请听我细细道来。”  “交欢之时,玉体陈柔塌、青丝推枕畔,把雪儿那娇艳羞红的脸庞衬托得如满月般妩媚俏丽,使酥胸更显雪白、秀肩更加圆润,使人陶醉,使人忘形;交欢之中,檀郎谢女情浓意密,交颈缱绻、拨云撩雨。眼见浪翻绵帐,如莺燕之颠狂,耳听呻吟喘息,如鸾凤之和呜。随着雪儿身子的上下颠簸、左右摇荡、前后扭动,雾鬓云鬟飞扬激越,娇躯转而随舞,螓首摆而齐飞,时而抛散,时而聚敛,真可谓静也风流、动也风流,使雪儿之美更美,使燕婉之欢更欢,柔益柔、娇益娇、媚益媚、艳益艳,千娇百媚,仪态万方。啊!说不尽这床笫的旖旎风光、无限柔情!”  这动人的描述,只听得宁雪吃吃地笑个不停。  “还有那欢后之发:狂欢乍终,风雷顿停,云消雨散,一派静谧。看雪儿,香汗沥沥,娇喘吁吁,柔体瘫陈,燕喃莺啼,羞目斜睨,楚楚可怜。看那秀发,鬓乱钗横?缕缕青丝,如乱麻之盘缠交错,逸飘四方,似仙女之普天散花,处处点缀,覆面者、盖枕者、摩颈者、抚胸者,处处是发,无处无发。观此发也,真使人不由遐思连翩、绵绵热切,顿觉豪气冲天、心潮翻腾。”  美艳妈妈这时越听越陶醉,秀目微闭,面带幸福,芳心乱撞……  这时,林俊逸说:“雪儿一定累了,去休息一会儿好吗?”  “不!”  她身子偎过去,扑在怀里,环着他的腰,香腮紧熨、酥胸频摩,娇滴滴地细声道:“你还没有说完!我还想听嘛!”  “当然还没有说完。怕我的小公主疲倦,坐在沙发上继续说,好吗?”  “好的!”  她继续搂着他不放:“你把人家说得身上又酥了!抱我过去嘛!”  林俊逸借势抱住她往上一抬,使她的脚稍离地面,踩在他的脚面上,然后带着她的脚一步一步地走向沙发。到了沙发跟前,林俊逸故意抱着她仰面跌在沙发上,她压在他的身上。两人大笑,十分开心。  美艳妈妈把脸贴在林俊逸的胸膛上。林俊逸一手抚秀发,一手摩圆臀,高兴地说:“雪儿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美!”  她听了林俊逸的话,抬起头,神情顿凝,似有所思,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林俊逸问:“雪儿在想什么?”  她笑着说:“你刚才的那句话,我以前听见过。你还记得吗!”  林俊逸摇头。  “我记得,那是在我生日的夜晚,你说我全身上下无处不美。我反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看过我的全身上下了,不然怎么知道无处不美?’结果弄得你满面通红。”  “哦!想起来了!但是,现在我却有资格说这个话了!因为,雪儿的全身上下,已经全部被我看遍了!”  她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嗲兮兮地“哼”了一声:“岂止是看遍!”  “那还有什么?”  她羞涩地看着心上的人儿,眼中充满爱,又带着几分怨:“我这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不但被你看遍,还被你摸遍、捏遍、吻遍、吮遍、舔遍、咬遍,还有……”  “还有什么?”  林俊逸急问。  她脸上红晕顿起,象个天真的小女孩,调皮地扒在林俊逸的耳边,用极小的声音嗲声道:“还有……还有被你……操……操遍!”  说完,两手紧紧捂着脸,并把头藏在他的怀里。  林俊逸抱着她那微微颤抖的身,一翻身,改为男上女下。他见她的脸红到了脖根,便轻轻将那两只玉筍似的小手从她的脸上搬开。只见她粉颈低垂,玉面含羞,秀目微瞌,樱唇轻颤,那长长的睫毛上下忽闪着,真如带雨芙蓉,娇艳欲滴,不由对着樱唇吻了上去。  她动情地伸开两条粉臂,把林俊逸紧紧搂在怀里,并张开两腿,使林俊逸的身子落在中间。  这时的美艳妈妈,早已忘记刚才提醒林俊逸不可过度纵欲的话,她的理智已不复存在了。只要上了床,只要置身在林俊逸的怀抱里,她宁雪便不再是平日那端庄理智的她!她实在无法抵御林俊逸的诱感:他那雄壮的肌体、那迷人的微笑、那动人心魄的挑逗!  现在,宁雪有的只是欲,无比强烈的性欲!她只是渴望林俊逸的宝贝快点进入自己体内,给自己抚慰,给自己享受,给自己充实!  她在朦胧间不由主自主地叫了一声:“快!”  她的眼中射出令人感动的急渴神韵!  林俊逸也忘乎所以了。他早已想进入。他两手捧着她的头,摆动着身子,发狂似地吻着她的脸和唇、酥胸和粉颈。  宁雪全身肉紧,头往后仰着,嘴巴一张一合地,似乎在说些什么,但什么声音也发不出。她成了一个八爪鱼,两腿紧紧地夹着林俊逸的腿,两手紧紧抱着他的身子,指甲深深地掐进了他背上的肉中去。  林俊逸那只硬挺的擎天肉柱,终于滑进了美艳妈妈下面那爱液泛滥的玉穴里,一贯到底!然后他的硬物便如游鱼般在那温柔之海里摆动着,探索着,抽送着,时深时浅、时快时慢……  只听见:呻吟声、喘息声连成一片……  一阵阵的高潮袭向宁雪,她喘息着、呻吟着、喊叫着,身子不停地扭动着……  直至二人都没有了再运动的力气,一切方才停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