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明星潜规则之皇>目录>

第1197章诱奸大姨

第1197章诱奸大姨

小说:明星潜规则之皇作者:梦九重字数:8247更新时间:2015-07-20 07:03:49
    林俊逸刻意抬头,吐舌轻舐唇皮,这才轻轻地吻上宁薇柔若无骨,腻若凝脂的肌肤,还故意让宁薇看到了他唇舌同的动作,那刻意摆出的挑逗模样,令宁薇愈发羞赧难当,白玉般的肌肤半因酒气、半因娇羞,红润得早已薄薄地透出汗来,那模样简直就像个熟透的苹果,只待被人吞吃得一干二净,再留不下什么果核皮屑。  虽说林俊逸动作同样极轻柔,彷佛像是一点力气也不用,但宁薇春心已动,纤手与他唇舌接触之间,好像有股火从他温柔的口舌间传递过来,烘得宁薇整个人都熟了,原本还留存体内的几分紧张,顿时被灼得融化,连带着寒气的春夜也无法冷却她体内一丝一毫的需求。  心中那蠢蠢欲动的情思,比之林俊逸所带来的刺激遇更强烈地诱发着宁薇的情欲,她软软地瘫在床上,任林俊逸轻柔巧妙地吻着她的纤纤玉手,唇舌渐渐向上行去,徒皓腕缓缓爬上。  当那酥痒火热的感觉自腕入臂、由臂而肩,渐渐地吻上她脖颈之时,娇喘着的宁薇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之间,自己的外裳早已无声无息地滑落,那灵巧的唇舌正轻轻噬咬着小衣的结子,一点一点地解除她仅余的束搏,拉扯之间那火热彷佛已透入薄被内,饱满的美峰早已随之荡漾弹跳起来。  尽管她抗议著,林俊逸像发了疯似的完全不理会,甚至用手来扼住她的下巴,硬将她的头转正,一个劲的就用嘴唇将宁薇的樱唇完整的覆盖住,死命的吸吮著。  虽知今夜难免,却没想到林俊逸才刚施妙手,自己便已如此不支,体内羞意随欲火狂升,宁薇不由得无力地挣了一挣,却是挣不脱林俊逸的唇舌,彷佛连力气都被他温柔地吸走了。  她不挣还好,一挣之下登时将她的软弱和盘托出,林俊逸微微一笑,早已轻抚在她腰间的另一只手微一用力,只听得宁薇一声嘤哼,娇躯竟已落入了林俊逸的怀抱,温暖舒服得再也挣脱不得。  羞怯无力地闭上美目,只觉眼角湿润,也不知是羞耻于自己如此无力,还是对接下来的淫行期盼难掩,从他身上涌现的体热,更强烈地烘起宁薇身体里的火,令她舒服棉软地瘫倒在他的怀中,好像所有毛孔都被那火熨开了,正贪婪地吸取着那男人的气息。  成熟火热的胴体在他怀中轻扭着,却非抗拒他的动作,更不逃避他的爱抚,反而是极尽所能地增加两人接触的面积,好让那温柔的火更强烈、更火热的让她减顶,彻彻底底地将最后一丝羞意融化于爱欲之间。  “嗯……”  宁薇拚命地推挤他,他也无动于衷,甚至把她捶打他的双手用他的大手一抓,箍在了她的头上,只剩下两条腿在空中胡乱踢著,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难道她就这样失身于他?心理不禁纳闷著,可是论力气,宁薇不是他的对手,想讲理,她此刻别说讲话了,连呼吸都感到困难,内心感到无比的恐慌与无助。可是她却突然发现到,在这样的姿势下,林俊逸大可以一举入侵她的身体,但他却没有,就像先前他也可趁她酒醉昏睡夺她清白,却也没有,他究竟是怎么想的,总不至于要她亲口答应他才要动手,但以眼前的局势来看,似乎又不是如此。  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男人的心更像天上星难以捉摸。  “大姨的嘴唇好甜、好香……”  林俊逸终于舍得松开她的嘴唇了。  “你……”  宁薇想开口说话,可嘴唇麻烫的有些疼痛,另一方面,她突然想到一眛的拒绝他未必是最好的方法,或许让他自己打退堂鼓,才能够让自己脱离虎口。  可是要怎么作他才会打退堂鼓呢?她得沉住气,静下心好好想想,宁薇稍稍喘了口气,并没有太多的时间让她思考,这时她更感觉到有一条火热的铁烙熨烫著她大腿上柔嫩的肌肤,血气方刚的侄儿能够忍受强烈的欲火没有直接刺穿她的身体已属不易,但想要他放弃和她做爱的念头实属妄想,或许他是想用他的柔情来软化她,她又怎可以让他称心如意。  在宁薇的脑袋瓜转过这些念头的同时,林俊逸的唇继续攻上她的乳峰,再想不出办法来摆脱他,她迟早要崩溃的。  霎时灵光一闪,想起了其刚一直不愿做的事,如果林俊逸也拒绝,那么所有问题就迎刃而解。  “小逸……”  宁薇轻柔的叫换著他。  “嗯?”  “小逸,你说大姨的唇好香、好甜,那么你知道有个地方更香、更甜吗?”  “哦?大姨,哪里呢?”  “嗯……”  真糟糕,如果要指出那里,她非得张开双腿不可,方才为了抵抗他,她可是紧紧的夹住双腿的。  “哪里啊?”  林俊逸并没有完全停下动作,说完话,低头又埋进她的的乳峰之间,再一次用他灵巧的舌头来在乳尖上回盘旋著。他一边搂紧宁薇,一边吻着她裸露的脖颈香肩,享受她的柔软嫩滑,一边探手在她身上爱抚,虽说刺激始终是隔了一层,令宁薇又爱又恨,却遇不敢开口向他要求,只能闷骚地在他怀中轻扭慢摇,无言地渴求着他。被他的魔手爱抚得浑身发烫,整个人简直像是入了熔炉,当侄儿的手终于贴到她胸口,隔衣轻捏慢揉着两点硬挺的蓓蕾时,那强烈的刺激终于令宁薇放弃了矜持,忍不住呻吟出声。  “啊……你的舌头真灵巧。”  当他的舌尖滑过她的乳头,宁薇身体微微颤了下,美穴甬道里传来一阵收缩,“如果这么灵巧的舌头在那边的话……我……”  本来是心底的感叹,却不自觉得溢出口中,连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哪边呢?大姨?”  林俊逸明知故问地坏笑道。  “就是那里啊!”  叫她如何启口,她说了不是摆明接受他了。  “这里吗?”  林俊逸坏笑着一只手移到她的沟壑幽谷上,抚弄起上头的芳草。  最私密的部位被他这么一摸,宁薇的美穴甬道收缩的更厉害了,什么时候身体变得这样敏感,“不是用手,用你的舌头。”  她居然这么自然的说了出来,答案就要揭晓了,不知怎地,突然有点舍不得了,如果他拒绝了,她真的要放弃吗?可是不放弃又如何?  “用舌头?”  林俊逸的语气里欲擒故纵地透著惊讶,强烈的失落感侵袭著她。  “对,用你的舌头亲吻大姨的蜜唇花瓣,就像刚刚吻大姨的唇一样。”  宁薇豁出去了试探侄儿对她的真心。  “嗯。”  林俊逸心里坏笑着诺了声,身体快速的往下移动。  “你真的要……”  宁薇惊讶的抬起身体,还来不及反应,林俊逸已经掰开她的双腿,把头埋进她的两腿间,当她反应过来,他的舌尖已经落在她的蜜唇花瓣上,像一道电流通过她的蜜唇花瓣流向四肢,击溃了她最后的一道堤防。  林俊逸用行动取代了言语的回答,她半抬著上身,清楚的看见他的舌尖在她的沟壑幽谷上舔舐著,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可是由蜜唇花瓣传来的快感却是不容忽略的。看著他的舌尖来回的在蜜唇花瓣上游移著,时而含住那凸起的小珍珠花蒂含弄著,宁薇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颤动著,就连喉咙也反射性的发出轻浅的喘息声,“啊……”  也许是她的声音和反应带给了他鼓励,林俊逸吸啜的动作更大,仿佛用整个嘴唇覆盖在蜜唇花瓣上亲吻著,调皮的舌头甚至伸入美穴甬道内,沿著美穴甬道壁恣意的舔弄著。  “啊……啊……”  从未有过的异样感受在美穴甬道深处激荡著,宁薇的双腿不受控制的乱颤著,她再也撑不住身体而仰躺下,轻轻的闭上双眼,享受著侄儿林俊逸给予的刺激,丈夫李云刚从来不肯给予她这样另类的享受,原来对美穴甬道口交是这样美妙的滋味。  “好大姨,美不美?要不要?”  林俊逸却是一手轻捻宁薇那虽呈褐色,仍不减敏感的圆肿蓓蕾,一手探在她湿润柔腻的股间,在幽谷口外轻揉着那已然冒头的珍珠花蒂,弄得宁薇娇躯阵阵颤抖,美得彷佛就要泻身,耳朵被他轻呼的热气烘得暖暖的,差点忍不住要开口同意他的要求。感觉到身下的宁薇春情荡漾,简直就跟自己的那些老婆们差不了好多,林俊逸淡淡一笑,放开了宁薇含羞的手,却紧接着轻咬住她喷张的蓓蕾,舌头吐、磨、旋、舐,勾得原已欲火焚身的宁薇愈发不堪。林俊逸的舌头律动的速度愈来越快,宁薇感觉整个人就像坐云霄飞车一样,快要飞出去了,这种感觉让她感到十分的恐惧却又喜爱,这是她从未体会过的滋味,她贪婪的享受林俊逸的舔舐,可心底一个微弱的声音突然又变得清晰。  “他不是云刚,他是侄儿林俊逸啊!”  这个声音提醒著她不该再放纵了,就算林俊逸愿意帮她口交那又如何,他仍然是丈夫之外的男人,而且还是她的侄儿。  是的,她不该贪图这一点享受,于是宁薇挪动起身体,想趁著林俊逸把注意力放在蜜唇花瓣之际抽身逃走。  哪知林俊逸闲著两只手却突然紧紧扣住她的双腿,让她动弹不得。  此刻的蜜唇花瓣整个笼罩在林俊逸温润的嘴唇下,快感化作一波波的潮水从美穴甬道里不断涌出,仿佛听到了啧啧的水声从他的口中传出,“天啦!”  侄儿在吸饮她的春水花蜜啊!  “好舒服,小逸啊……”  随著宁薇身体的颤抖,就连呼唤他的声音都跟著颤动著。  “啊……”  听到她的呼唤,林俊逸吸吮的动作变得更强烈,柔软的舌瓣变得坚硬,在她的美穴甬道内来回抽插著,想不到短短三吋的舌头,所带来的快感不亚于那七吋长的肉棒。  此刻宁薇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好像只剩下一个地方在运作,美穴甬道里不断地涌出热泉,突然间一股巨大的能量,将热泉喷发了出来,一道强烈的水柱喷薄而出,身体激烈的颤动著,美穴甬道里强烈的收缩著、抽搐著。  “噢……”  这不是她的声音,而是侄儿林俊逸的声音。  不知经过多久她的身体才缓和下来,当一切都平息后,发觉她的臀部浸润在一团湿热的液体中,“那是侄儿的岩浆精华吧!”  宁薇心里想著。  不对!林俊逸的肉棒还没插进她的美穴甬道啊!那么,这湿热的液体又是什么,该不会她撒尿了吧!那可糗大了。  宁薇连忙坐起身体,就看到林俊逸一脸惊叹的神情,两眼注视著她的沟壑幽谷,再一看,他脸上都是透明晶亮的液体,透著房内昏黄的灯光微微发亮著。她从他的脸上沾下一点液体,溴到鼻子前闻了闻,这液体无色且无味,应该不是尿液,那难不成是她的春水花蜜?再低头看看她的大腿内侧全是这样的液体,一时间她不知该哭还是笑。  她居然潮吹了!  弄清楚液体的来源后,她松了一口气,但看到林俊逸脸上的水珠正一点一滴地从脸颊滑落,她不禁莞尔一笑,从床头柜上抽了几张面纸,想帮他擦拭干净。  “大姨……”  林俊逸抓住她的手不让她继续。  “你看你整脸都是……水,大姨帮你擦一擦。”  “大姨,真的好香、好甜。”  林俊逸一脸满足的笑著,还伸出舌头把沾在嘴唇附近的春水花蜜舔进嘴里。  “呵呵……”  看到他的举动可把她逗笑了,“真的好吃啊!那还有很多呢!”  说著她动动大腿,好像还有余水又流了出来,她忙把大腿又阖上。  “别,我来吃。”  说罢,林俊逸又一头埋进宁薇的腿间,开始吸饮这缓缓流出的春水花蜜。  “噢……你的舌头……噢……大姨受不了了。”  经他一挑逗,宁薇的身体又酥麻起来。  可正当她享受之际,他却突然抬起身体,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企图用另一个头来取代了舌头。  “你要干嘛?”  看著他肿胀的肉棒在眼前一晃而过,宁薇惊慌的问著。  “我要疼爱你啊!”  林俊逸笑咪咪的说著,然后抬起她的双腿,低下头注视著她的沟壑幽谷,眼神突然变得专注,表情也变得严肃,约莫两秒钟后,他把身子往前用力一挺,或许是因为沟壑幽谷过份湿润,他的肉棒滑了一跤伏倒在毛茸茸的阴埠上。  经他这么一冲撞,可把宁薇从迷醉在口交的欢愉中给撞醒了,她怎能由著他再继续进行下去,她忙缩起双脚,撑起双手,她要逃走了。  “啊!”  林俊逸伸出大手一抓,抓住了她的大腿,一个使劲把她又拉回他身下,她失声大叫。  “大姨,你要去哪?”  林俊逸紧紧的压住她的大腿,不让她有脱逃的机会。  “大姨……大姨要……”  被他这么一吓,宁薇三魂少了七魄,一时间脑袋空白,竟然哑口无言。  “铃……铃……”  手机铃声在此时响了起来。  “我要去接手机。”  林俊逸在手机响起的当口,忽然间松开了手,趁著这个空隙,宁薇像泥鳅一样赶忙溜下床。  “不要接。”  林俊逸突然又伸出手,他本想拦住她的腰,但滑了手,忙又伸手一捞,就差一毫秒的时间,她又被他捉了回去,然而手机铃声仍持续的响著。  “怎么不接,说不定是你大姨夫打来的。”  说著她坚持要去接手机,但他的手仍紧紧拉著她不放。  “小逸……”  “大姨,我要你。”  宁薇赫然发现林俊逸的脸上没有了任何表情,“我要你。”  只是不断的重复著这三个字。  宁薇心底由然升起一股恐惧,身体打起寒颤,“我要去接手机。”  “我要你。”  林俊逸不再只是说说,他转过身子跳下床,便快速的抓住她的两条腿,横在他的腰际,只见他将下腹往前一挺,直挺挺的肉棒便往前一撞,她慌乱的抓著床单,将身子往后一缩,让他又撞在她的阴埠上,但接连两次的失利并未让他感到气馁,反而更加抓紧她的大腿,以配合他的重新突刺。  但意外的他减缓了速度,只是微微挺著下腹,用勃起的肉棒轻轻的碰触著她的美穴甬道口,随著他不规律的抖动,有一下没一下的骚扰研磨著她的蜜唇花瓣。  手机铃声持续的响著,宁薇却没办法接手机,任由它继续吵闹著,可林俊逸似乎不那么急切了,看著他的视线全汇聚在她的下腹上,随时准备要冲进她的身体,内心的恐惧便不断的提高。侄儿有力的双手一上一下,轻轻握住了宁薇的皓腕,强行迫停了她的动作,口鼻呼吸的热气直熏到了宁薇香肩之上,肌肤接触之间,宁薇已可感觉到侄儿林俊逸强健有力的热气不住传来,烘得体内春意盎然的宁薇愈发情动,即便羞意也升到难以压制,却已难挨这般火辣辣的挑逗。  “小逸啊,你不能这么做啊!”  宁薇在内心里呼喊著,可是她不敢去破坏眼前短暂的宁静,只怕她一出声惊扰了他,只要他稍稍一滑便要突破禁忌的。但是只要他的肉棒待在她的美穴甬道口,她就感受到威胁,所以必须先隔开彼此的距离,以策安全。  宁薇小心翼翼的把手往另一个床沿伸去,紧紧的扣住,然后看了一眼横在林俊逸腰上的两条腿,从她刚才不再剧烈反抗后,林俊逸抓著她的腿似乎也逐渐放松。这不正是个机会,她只要藉著床沿的支撑,再迅速的将两腿往他小腹一顶,她就可以得到一个安全的姿势。她想他只是一时冲动,只要有机会缓和一下,他不至于再强迫她的,要不然先前她酒醉不省人事之时,他怎么不动手。  现在宁薇的敏感倍增,毕竟是好一段时间没有和丈夫李云刚干这乐事了,又被侄儿林俊逸的娓娓细诉挑动了情思,熬了这几日可真难过得紧,一旦落入了侄儿的怀抱,那本能的需求变得格外殷切,格外无法自拔。  何况这般姿势前所未有,她娇躯扭动之间,只觉蜜唇花瓣上头触及了一根滚烫无比的物事,那火烫的感觉、异样的形状,几乎是立刻便让宁薇的欲望爆发开来,显然林俊逸也已是箭在弦上,那肉棒强硬勇壮地立在那儿,只待自己道声好,便要翻身上马,将自己尽情享用占有。  侄儿林俊逸这般巨伟的肉棒,虽说宁薇也不是头一回见到了,早前在扈家别墅就曾经窥见过侄儿林俊逸在她婆婆朱铃铃丰腴圆润的胴体上勇猛挞伐的雄姿,这几日的空虚使得她情思异常活跃,加上头次被他这样搂抱亲吻而且吮吸了蜜唇花瓣珍珠花蒂,沟壑幽谷的触感令她愈发酥软渴望,虽在心中想到了不妙的事儿,仍是难熬春情荡漾。手机铃声仍在响著,她得赶紧动作了。  “小逸,不要这样啊!”  “大姨,就这样也可以的。”  林俊逸嘴上嘿嘿笑着,刻意让宁薇感觉到他的淫邪,羞得这人妻少妇脸红耳赤,想推却又推不开他,尤其搂抱扭动之间,他故意让肉棒滑进宁薇的蜜唇花瓣,在那凹陷处轻轻滑动,肉棒顶端几可触及幽谷口,近水楼台地感染了她的潮湿,这般挑逗令人不由自主联想到男女性事,令宁薇忍不住欲火大盛,差点要开口求饶,被他这般撩拨,只觉体内的熊熊烈火烧得更加旺了,彷佛再没有一个地方能够幸免,宁薇轻咬银牙,既恨他还刻意煎熬自己,又渴望着他的赐予,那苦处还真不足为外人道。更何况那肉棒已陷在股沟之间,一用力便觉下体被火热地一烫,酥得她登时软下,心中虽仍在挣扎,但肉在砧上,结果却早已注定。  “小逸,不可以啊!”  “大姨,现在想了吗?”  林俊逸嘴上邪笑着,吐舌在宁薇耳下轻舐,舐得这情动的人妻少妇娇躯剧震,整个人酥软得再没半分力气,便想推拒也已无力,甚至连喘息都软了,只能在他怀中不住轻扭,无言地鼓舞他的侵犯,宁薇轻轻的吁了口气,紧了紧扣在床沿的手指,准备把两条大腿往内一收,谁知脚一软,原本被林俊逸硬撑起来的臀部,忽然往下一沉,失了重心,忽然间一个坚硬灼热的物体,噗哧一声竟捅进了身体里。宁薇猛不防一声娇吟,即便闭着眼儿,她也感觉得到,林俊逸一双大手有力地分开了自己玉腿,随即那肉棒温柔地溯溪而上,顶端缓缓地破开了幽谷口那似有若无、似迎还拒的防卫,火辣辣地探首而入,光只这刺激,已令她舒服得浑身酥软,幽谷享受着那许久未有满足的同时,饥渴的子宫却正在里头翘首盼望着接下来的进犯。  “啊!”  宁薇和林俊逸同时惊呼一声,手机也在刹那间停止了。  “大姨,我终于是你的男人了。”  林俊逸微笑的看著她,一脸的喜悦。  宁薇还在惊慌失措中尚未清醒,刚才究竟是怎么了?她不是要摆脱他,怎么把他引了进身体来,真是弄巧成拙,这下她是彻底的失贞了。她是一个不贞的女人了,她对不起丈夫李云刚了,她在此之前还一直以为他可以不仁,她却不可以不义,可是,现在却在侄儿林俊逸的引诱之下失去了贤妻良母的贞洁,这一刻她想死的念头都有,她颓然的闭上双眼,仿佛在期待这一切只是梦,当梦醒后能够庆幸的说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宁薇……”  林俊逸开口呼唤她。  “叫我大姨。”  宁薇大声斥喝著,她想责骂他,却提不起劲,只能勉强坚持这个称呼了。  “大姨……大姨……”  林俊逸本欲开口,可她横了他一眼,他又把嘴闭上,连头也低了下去,却把她两条大腿又抓的死紧,不预警的便摆动起身体。  “啊!”  当林俊逸一动,他的肉棒便往美穴甬道内冲撞著,刮动嫩肉内壁摩擦出来一片火花,一阵快感惹得宁薇的身体颤动了下,“你快点放开大姨,我们不能一错再错的。”  这颤动的感觉给她带来了强大的恐慌,更加的证明她已经失贞于他,但她又怎能放纵自己,继续他身下婉转吟哦,放浪行骇。  “不、我不会放的,大姨,我要疼爱你,我要给你性福快乐,我要彻底拥有你。”  林俊逸剧烈的摇著头,更加快了臀部的摆动。  若原先还有三分惧怯,现在身受的滋味,便让宁薇完全放开了一切,她柔弱地轻拱纤腰,玉腿娇羞地环到了男人身后,被动地迎接他的侵犯,却又主动地引诱他的侵犯。  林俊逸也真不愧应了宁薇激烈的需要,那粗壮的肉棒虽是缓缓探入,但行动之间却是时而盘旋转动、左右逢源,将宁薇的汁液一滴滴地引出,时而前后抽动、上下勾挑,逗得宁薇神魂颠倒,玉腿勾紧了他再不肯放开,表现得诱人已极,连口中边呻吟边叙述的言语,都抹上了一层粉嫩娇艳的色彩。  “噗哧……噗哧……”  的声音从两人交会处不断的传来,像一波波浪潮袭向身体的深处,她想要抗拒,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迎合著,好像臀部已经不是她的,她想疏离它却不断的亲近。  本来宁薇的身体本能,便已被林俊逸连番挑逗、加上这般言语相诱,宁薇虽是极羞,身体的本能却也极端地爆发出来,被林俊逸那肉棒深入浅出地抽送一番,稣麻酸软的滋味纷至沓来,转瞬间便袭卷宁薇周身,美得她无法自拔,一边挺腰承受他的亲密侵犯,一边放任身体里面那本能的索求,好让他的侵犯更适切地满足她的需要,一边却不由想到,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小别胜新婚?否则光只酒醉的影响,加上侄儿林俊逸的挑逗撩拨,怎会让自己如此忘形地享受着被侵犯的感觉?小别胜新婚?自己想到哪里去了!在心中暗骂自己,难不成真的忘记了羞耻之心?可肉体的快乐,却让宁薇不由放纵起来,以最适切地姿势迎合,好让他能更深刻地占有自己幽谷的每一寸。  虽说侄儿林俊逸的粗壮已令她没有一块地方能够逃脱他的侵犯,但这般主动迎合,滋味却比纯粹的承受更加美妙强烈,宁薇心中不由有些哀怨,若是丈夫李云刚在自己身上这般放纵,该有多好?  意乱情迷之间,宁薇只觉体内一阵曼妙的抽搐,不知不觉间已经泄了出来,那泄身的滋味如此美妙,令宁薇不由神迷情荡,偏又知道自己这回泄得比以前都快、都刺激,心神混乱之间,她一边贪婪地享受着那肉欲的快乐,一边不自觉地想着,是因为身体愈来愈不堪挑逗,还是因为自己长时间空虚寂寞久旷之身,才会让自己如此没用,这般快地在侄儿林俊逸胯下臣服,或者……是因为那羞耻的“小别胜新婚”之念?难不成自己已真的将李云刚抛到了脑后,变成侄儿林俊逸的女人了吗?  只是心里还在想、在挣扎,身体的反应却无比诚实,尤其林俊逸也似知道宁薇心的挣扎,在一阵强劲的快攻,迅速地将宁薇送上高潮之后,竟也变了手段,在她幽谷之中缓缓厮磨,勾挑逗弄着她柔弱的精关,弄得高潮之后原该稍稍泄了火的宁薇,竟是没几下子就又快乐起来,心神皆醉地拱腰扭摇,承受着他再一次的美妙侵犯,连口中诉说的言语,都浸透了蜜般香甜。  “铃铃铃……”  手机铃声又再度响起。  “大姨,手机。”  宁薇身体下意识的动了下,她想去接手机,可是……她……有何面目去见其刚呢?可是手机铃声忽然变得急促,让人整个烦躁起来,一想到手机那头是远在上海参观世博会的丈夫,她怎能由著它响,如果再不接,只是其刚要担心了。  “大姨夫打手机来了,你不接吗?”  “小坏蛋,那你还不放开我,我要去接手机。”  “大姨,我抱你去接手机。”  林俊逸毫无预警的把宁薇抱了起来,然后便往客厅走去,他每走一步,她就觉得美穴甬道里有个东西顶著她。  当宁薇回过神来,才赫然想起林俊逸的肉棒还在她身体里面,他竟然就这么抱著她走到客厅,还帮她从坤包里面拿出手机直接凑到她耳边,让她连骂他的空档都没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