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明星潜规则之皇>目录>

第1198章诱奸大姨

第1198章诱奸大姨

小说:明星潜规则之皇作者:梦九重字数:7881更新时间:2015-07-20 07:03:50
    “喂……宁薇……”  手机里传来其刚的声音,一听到他的声音,眼泪竟然就从眼角滑下了,“喂,宁薇……还是小逸?”  “是我。”  宁薇抖擞起精神回覆其刚,她不能让他发现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老半天不说话?”  “刚刚喝水呛到了,一下说不出话来。”  “小心点啊!连喝水都会呛到。”  “嗯,你怎么现在才打手机来?”  宁薇伸手抹去眼角的泪水。  “我昨天有打啊!你妹妹接的,说你睡了,我就没让她叫醒你,今天睡得晚了,我想你也该醒了!”  “云刚,我爱你。”  宁薇有些哽咽的说著。  “宁薇,你怎么了?”  李云刚惊讶的问著。  “没有,我只是想……想跟你说爱你而已……”  宁薇忙将话筒拿远些免得丈夫李云刚听到她吸鼻子的声音。  “对不起,小薇,之前是我的话重了,我向你道歉!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  “昨天晚上俞总给我们接风,找了间豪华酒店,说起来真是恐怖了,每个女人画的花枝招展的,又很会献殷勤,不过啊!对我是没用,我的心里面啊!只有我的宁薇,老婆,前些日子我可能冷落了你,对不起,宁薇,我以后会好好待你的!”  李云刚大献殷勤地陪笑道。  听到丈夫李云刚的心情告白,宁薇的鼻头又是一酸,她的身体此刻可是和侄儿林俊逸紧紧黏在一起的,此时此刻想摆脱他更是不易,虽然只能由著他抱著她,而且还是这么尴尬的姿势,那么她不抱他总行了,看他力气有多大,手酸了总要放下她的。  “对了,秀珍的老公黄堂不是在国外吗?”  “是啊!他怎么了?”  “听说他有个宝贝要拍卖,我这里没他的电话,我记得在你坤包里一直有个通讯录的,上面好像有他的联络电话,你帮我找找看。”  “现在?”  “嗯,你一边找通讯录,我一边跟你讲话。”  “好。”  不好又怎么地,宁薇恨恨地看著林俊逸,“我现在到客厅去拿通讯录帮你找。”  说著捏了林俊逸的背一下,他抱著她一步步的往书房移动,但是他每走一步,她就感觉到美穴甬道里有几千只蚂蚁在钻动似的奇痒无比,她推著他,他却丝毫没有放她下来的意思,她却有口难言,什么话也不能说,极力的忍受,每走一步所带来生理上的快感和心理上的痛楚。随着侄儿林俊逸的脚步动作,肉棒一步一挺,每一步都深深地插入宁薇的体内,只觉每一寸空虚都被他彻底充实,敏感的花心没有一次不被他攻陷,美妙的滋味一下下冲击着宁薇业已荡漾的芳心。  她搂紧了身上的侄儿林俊逸,感觉侄儿的双手移到她的臀下,好更方便使力抬起自己的胴体,随着他大手的动作,宁薇在侄儿林俊逸的胸前不住厮磨,柔软坚挺的香峰,不住被他雄壮的胸肌拭磨。那醉人滋味,真是无可言喻。  “云裳还好吧?”  李云刚问道。  “嗯……很好。”  一说话差点就穿帮。  “什么时候咱们也生个儿子,昨天遇到到大陆的几个港台家族二代,说起他们的儿子来各个笑得开心啦!还给我看儿子的相片,蛮可爱的,咱们的儿子一定比他们可爱百倍……”  “真的吗?你真的那么想要一个儿子?嗯?……”  最后那一声是她勉强化呻吟为一个问号的,好不容易走到了客厅门口,美穴甬道在这样不断的磨蹭下,她好几次都要忍不住的叫出声来。  “想啊!当然想啊!我还想……”  李云刚的声音突然变小,“还想和儿子抢着吃你的母奶呢!哈哈……”  说还那令人脸红的想法后,李云刚才放声大笑。  “你呦……啊……”  当宁薇要弯下身子去拿放在桌上的坤包时,身体忽然倾斜了一下,林俊逸连忙扶住她的身体,肉棒忽然猛烈的在她身体里顶了下,几乎一个长长的冲刺,直攻她的花心,一声不受抑制的呻吟就这么出口。  “宁薇,你怎么了?”  听到她的叫声,李云刚焦急的询问著。  “我……”  宁薇身体突然一阵发热,却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她怎么解释这没来由的尖叫声,“我……”  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滑落。  “怎么了?”  李云刚继续追问著。  “我……”  宁薇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难道要她据实以告,那可不成。  “是不是跌倒了啊!”  她未及回答,李云刚迳自猜测起来。  忽然间眼角余光看到了桌上的抽屉,方才就是要去拿坤包,所以身体才失去平衡,“痛死了,我给抽屉夹到手了。”  尽管李云刚看不见她这里的景象,她还是煞有介事的甩了甩手,可随著手的晃动身体也连带的摇动著,越发觉得林俊逸再她体内的那根肉棒插入的更深,惊的她忙停止动作。可林俊逸却忽然摸了她的臀部一把,让她反射性的又尖叫一声,“啊!”  “怎么了?”  李云刚又焦急的问著。  “没事,不小心把手甩到桌角了。”  “把手怎么了?”  心一慌连话都说不好了,“给抽屉夹到痛啊!我就甩手啊!没注意到又给碰到桌角……”  她一边解释著一边恶狠狠的瞪著林俊逸,这会其刚在电话那端,她是有什么脾气都不能发了,偏偏他还趁机吃她豆腐。  “那你小心一点啊!”  李云刚继续自顾自说道,“你在娘家住着,可要对你妹妹好一些,不要给人家添麻烦,要多照顾他们,尤其是侄儿林俊逸,你这个当大姨的可要多疼爱他哦!让他感受到和咱们是一家人,李家宁家密不可分,明白吗?老婆?”  李云刚这是引狼入室了,宁薇心里暗问道:“云刚啊!你可知道你老婆现在给你一心巴结的侄儿林俊逸欺负了?”  要是有一天李云刚发现这个秘密,不知道有多懊悔,到时只怕杀了林俊逸也不足以泄忿。  杀?想到这个字,身体忽然打了个寒颤,忽然有一丝不忍。  “通讯录找到了,我念电话给你听。”  “好了,我也得挂电话了,你要擦药啊!”  李云刚还不忘叮咛她要擦药,真是窝心啊!  “嗯嗯,会的。”  宁薇眼眶里的泪珠又滚了下来,滴在她的手背上。  “啵……”  在丈夫李云刚的飞吻里结束了通话,挂断电话后,把手机搁在桌上,紧绷的神经稍稍得到放松,但心情却无比的沉重。  “还不放我下来,你要抱到几时?”  她没好气的说著。  “不放,等我把儿子给了你才放。”  林俊逸倒是依照顺序给她回答了。  “不要再胡闹了,快放我下来,不然你以后休想大姨再理你了。”  “只要能完成你的心愿,就是一辈子不理我我也认了。”  林俊逸认命的说著。  到现在他还是说他这么作只是想给她一个儿子,谁会相信呢?  “不用你鸡婆,我和你大姨夫自己会生。”  “可是大姨夫不疼爱你啊!大姨很想要一个儿子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疼爱我的?”  宁薇狠狠的瞪著他,“你快放我下,疼不疼爱也是我们的事,不劳你费心,快把我放下来。”  她大声命令著,身体也努力的挣扎著,“啊!”  可每挣扎一下,美穴甬道里就像有根针扎到似的,胡乱颤动著。  “算我求你了,放过我吧!你要喜欢做爱,你就去找你妈妈吧!我是你的大姨啊!我们不能作这样乱伦的事来,要给人耻笑的。”  硬的不成,只好软言相求。  “我现在只要大姨你,不要其他的女人,我们的事不会有人知道的,只有你知我知。”  “你……”  宁薇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可不知怎地,想到他说“只要大姨你,不要其他女人”怎么心里竟有一种甜蜜欣慰的感觉,她是怎么了?  “大姨……”  林俊逸的声音轻柔的呼唤她的名字,双手将她搂得更紧,他结实的胸肌画著大圆般的抚弄著她的乳头,稍稍移动了身体,这一移动,又引起她身体里一阵骚动。  “小逸啊……我要怎样才能阻止你啊!”  林俊逸并没有回答,继续往前停在她的卧床前,提起他的一条腿,单跪在床缘上。  “你要干嘛?”  看著他的举动她惊慌的问著。  林俊逸睁大了眼讶异的看著她,一脸无辜的模样,让人想把他痛扁一顿却又舍不得下手,看到他被她打的红肿的脸颊,宁薇心底就泛起一丝不舍,该擦药的是他。  “你是不打算放我下来了,怎么也不肯放是吗?”  “嗯。”  林俊逸点头如捣蒜,美穴甬道里的小头仿佛也跟著跳动著,引起了小小的骚动。  “不能在这。”  她转过头望了身后在婴儿车里熟睡的小囡囡,连忙羞愧的转回头,她的身体已经不干净了,又怎能继续玷污她和李云刚的宝贝女儿睡眠呢!  “大姨,到我房里。”  林俊逸似乎也明白她的想法,立刻收回了腿,搂紧了她,快步的往他的卧室移动。  “噢……”  要命啊!他这样快速的移动著,任肉棒在她的美穴甬道里上上下下的跳动著,一再的刺激著敏感的花心,抑制不住的呻吟,就一直从口中发出,“噢……走慢点,我受不了了。”  “就到了。”  眼看已经来到他的床前了,“好大姨啊!今晚我要好好的干你、好好的疼爱你!”  声音混在窗外愈来愈激烈的雨声当中,显得有些模糊,在宁薇那奋力追随着难以入耳淫语的耳中,却是那般强烈地显现着他的欲望,“我不但要让你泄,还要让你叫出来,让你浪浪的叫、美美的泄出来……”  感觉到侄儿林俊逸赤着的手抱起了自己同样赤裸的身子,一步步走向床去,宁薇闭紧了眼,一句逞强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她虽也在仿佛间模糊地了解到,自己愈是逞强、愈是不屈,愈能引发男人蹂躏强暴的冲动,她还是不愿在口头上放松,可现在却是说不出话来啊!这姿势和以往丈夫李云刚抱自己上床时不同,简直就是大人帮小孩把尿一般,他总不会……  “可以放我下来了吧!”  她有气无力的说著,感到虚脱。  “你不跑我才要放开你。”  这小子还跟她谈条件。  “小坏蛋,我跑得了吗?”  和他的目光交会了一会,他终于肯把她放在床上,然后退出了他的肉棒。  “对不起啊!我弄的你不舒服了。”  林俊逸内疚的说著,直挺挺的站在床边,连小家伙也笔直的挺在那一团黑茸茸的杂草上,肉棒上还有晶亮的水珠。  看他离她有段距离,宁薇又兴起逃跑的念头,可身体却不听使唤,一动也不想动,甚至有个地方空虚的不断收合著,好像想要呼唤什么似的。  “大姨下面的嘴唇好像在说话啊!”  经林俊逸这么一说,她才发现他还撑开著她的腿仔细的瞧著她的下体。  羞死人了,她忙想将大腿合拢,却无法如愿,只得伸手去捂住她的下体,“看什么呀!”  脸上一阵热,心也一阵乱跳。  “那我来了。”  “啊……”  不知道林俊逸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明明已经进去过,却还对不准,一个滑溜又过了头,直撞上她的珍珠花蒂,幸好春水花蜜够湿润,只是稍稍擦过,非但没有造成疼痛,反而因为摩擦而造成快感。  “呵呵……”  宁薇忍俊不住的笑出声来,她的小侄儿虽然花心风流到处留情,可在她这个大姨的面前还是一个笨拙可爱的小男人罢了,不知怎地,意识到这一点,莫名的开心起来。  “大姨,再来一次。”  林俊逸故作笨拙的坏笑道,他又将身子一挺,准备冲刺。  “等等……”  宁薇忙拦阻他,照他这样冲法,她顶多是被撞疼,他可是要受伤的。  “大姨,我要给你儿子啊!”  林俊逸大概是怕宁薇又反悔了,连忙提醒她。  事到如今,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她和侄儿林俊逸如此的裸裎相对,他又舔了她最私密的部位,她还在他的舔弄下潮吹了,又让他的肉棒插在她身体里那么长的时间,她还有什么好坚持的,她已经是失贞于他了。  宁薇没有说什么,直接伸出手握住他的肉棒。  “噢……”  当她握住他的肉棒,林俊逸发出了呻吟,眼睛微微半闭著,面上显露出极其陶醉的神情。  罢了……赶走心底所有反对的声浪,头都洗了一半了还能不洗完吗?  “你慢慢往前移动。”  宁薇握住他的肉棒导引著他,并抬起臀部迎合著,随著他顺势往前一挺,火辣辣的肉棒顿时塞满了紧窒的空间。宁薇来不及反应,林俊逸已经加大了力度,狠狠一入,那禁区被完全突破的快感,差点让宁薇爽昏了过去,尤其是随之而来,那种子宫内壁完全被他的精液所灌溉的甜美,更是美的无法形容……  “噢……”  他们同时发出了赞叹的呻吟。  不过这滋味确实难当,尤其宁薇的禁区又是如此的湿滑火热,在林俊逸的攻袭之下被塞的满满实实的,蛇腰都不由得颤了起来;加上肉棒根部的肉球已撞上了宁薇的丰臀,那肉棒显已尽根没入体内,那种满涨感,真有令宁薇的矜持为之崩溃的力量。何况林俊逸也不满足于此,宁薇的禁区是如此湿滑柔软、如此软热润泽,充满了女性柔媚的滋味,令他如何忍得住呢?  呻吟声早已脱口而出,宁薇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呻吟仅止于闷闷的哼声,林俊逸的腰也扭起来了,那雄壮的肉棒,正一次次地深入着宁薇的禁地,一次次地攻伐着她迷人的肉体,令宁薇心神为之荡漾,若非她修为深厚,心神把持得住,恐怕真会全然不顾矜持的放声娇叫起来。  “好大姨……你的穴儿好棒……又湿又紧……还会咬人呢……唔……咬的侄儿舒服死了……咬的侄儿差点要射了呢……”  不……不要!虽然没有叫出声,但宁薇心底的呐喊却是如此强烈,她虽也知道,林俊逸的持久力正逐步加强,此刻的他绝不会那么快就射精,但给他在耳边这样轻吟逗弄,宁薇却差点想不及此,苦苦忍着,才不致于把心中的渴望给呼叫出来。  “好大姨……爽吗……舒服吗……唔……瞧你……你这淫浪的小穴儿……咬的侄儿这么舒服……这么湿又这么紧……你可真舒服了……”  “没有……还没有……”  口中虽是不示弱地反击着,但宁薇实已舒服的头昏眼花,她都差点分不出来,自己是真的没有舒服,还是渴望着林俊逸加强手段,好让她更痛快呢?  林俊逸初时并不太敢有所动作,反而是她的美穴甬道仍然持续的收缩著,一口一口的吸吮著他的肉棒,他脸上的神情依旧是陶然忘她的,她迫不急待的想看看,当他达到高潮时又会是怎样的表情。  不让他再继续发呆了,她用膝盖顶了顶他富有弹性的臀部,暗示他可以开始有所动作了。  做爱是人性的本能,收到暗示后,他便慢慢地抽插起来,先是中规中矩的慢进慢出,渐渐地,尝到了性爱的美妙,明白美穴甬道带给肉棒的快感,他抽插的速度便越来越快。  “噢……天啦……原来大姨的美穴这么舒服奇妙啊!”  林俊逸一边抽插一边呻吟一边赞叹著。  “小坏蛋,你那么多美女大姨妹妹老婆还不美妙吗?”  或许是习惯性的对他那么多美女大姨妹妹老婆有些嫉妒和醋意,竟然在这个时候,他还在她身体里面时,提起和揶揄他的老婆们,鼻头莫名的酸了下,他终究是属于那些美女大姨妹妹老婆们的。  “我现在只要大姨,不要别的女人。”  林俊逸的语气相当的真挚,让宁薇莫名的感动起来。  听侄儿林俊逸这般恭维自己,宁薇不由一醒,只是体内的欲火烧得太过强烈,早烘得她头昏眼花,再不能保持一向的冷静。  尤其那正款款深入幽谷的肉棒在火烫的摩挲之间,美得宁薇不由口乾舌燥,被充实的部位美得无可言喻,磨擦之间舒服得彷佛就要被他撑裂,饱满得再也容不下其他。幽谷口处的充实,却更显得内里还未被触及的地方空虚难忍,这般刺激之下,再羞人的言语也本能地吐出樱唇。  何况今夜的宁薇比以往更要敏感,还没忍到侄儿林俊逸对她大施手段,脑中已无比迷乱地想像着会被他如何如何,那混乱的思绪,虽使得宁薇紧张难抑,可诚实的身体却也彻底反应了心中所想。  在侄儿林俊逸的善加挑诱之下,更是湿得难以想像,落在床下的衣物早已沾满了水湿,透出无比诱惑的香气,更不要说此刻已被他插入,畅美到只剩下肉欲的渴求,其余早不知消失到了何处。  “既然大姨这般想要……侄儿自然得戮力以赴,好满足饥渴的大姨了……”  林俊逸俯下身去,轻轻噬咬着宁薇诱人峰峦顶端那肿胀的蓓蕾。虽说宁薇自己对生育哺乳小囡囡之后那处难返少女粉嫩的深褐色泽颇有憾意,可那蓓蕾激情时的敏感,却丝毫不弱于少女之时,更不用说她自己也不知道,那微带褐黑的点辍,看似使得宁薇胴体没有那般完美,却一方面展露着她身心的成孰,一方面更使得她完美的身心暴露出让色狼可以下手的缺口,比之所谓的完美女体,更能诱发男人蹂躏的本性冲动。  峰峦间强烈的刺激,令宁薇不由轻吟出声,他的言语更使得她淫欲如蛇般抬首昂然,尤其幽谷里强烈的感觉,让她无法掩簖地我琨,自己正被男人快乐地干着:那心理上的刺激,使得宁薇愈发美得忘形,一边玉腿环上他的腰,拚命将他向自己压近,好让那肉棒在幽谷中更加深入,彻底地暴露出她的需求,一还娇滴滴地呻吟起来:“坏……哎……明知道……明知道大姨是被……是被你害成这样……哎……唔……好美……还要……还要这样欺负大姨……呜……大姨不依啊……你坏死了……”  “喔……若大姨不想被欺负,在下自然……唔……”  还想刻意调笑她几句,侄儿林俊逸一句话还没说完,宁薇已玉手轻伸,堵住了他的嘴,娇声轻吟着。  “别……哎……你这小坏蛋……唔……光晓得欺负大姨……嗯……算大姨输给你了……你这小坏蛋大色狼啊……想……想要大姨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你那……那大东西都已径……已经干了大姨了……何必……哎……何必还说这括……大姨都……都这么湿了……里面想你想的要命……你……你就痛快点……让大姨……欲仙欲死一晚上吧……”  她都已经这么说,还能够撑持不大展淫威就不是男人。侄儿林俊逸嘿嘿一笑,也不搭话,吧唧住了宁薇玉手轻轻舐着,轻咬慢吮之间,弄得宁薇魂为之销,虽说被他吻着的不过是手而已,可配合上他款款渐入的肉棒,还有双手在身上的尽情撰玩,宁薇只觉整个人都化成了火,随着他的手不住延烧,娇躯娇动之间,将他愈迎愈入,只置一虞虞的饥渴空虚,都被他深深切切地满足了,偏生愈是满足,美穴甬道愈有只想要被充实的空虚渴望,迫得她只能抬臀扭腰,需求无比。  宁薇娇滴滴地呻吟着,娇躯水蛇般缠紧了身上的他,幽谷里愈来愈湿润,好让那肉棒愈来愈深入,身体内的快乐令她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向他彻彻底底地献出.“坏……哎……小坏蛋……求求你……嗯……好棒……啊……给……给大姨……嗯……更……更深一点……更……更里面一点……哎……别……别光在那里磨……唔……好……好麻好痒……小坏……坏蛋……害死大姨了……嗯……”  虽说这等淫浪言语之前未出过口,光只在脑中想着就已令宁薇羞得极想钻进洞里去,可给侄儿林俊逸弄得这般畅快,彷佛吃了人参果般,每个毛孔都喷吐着欢乐,没叫出这般本能的淫语,真是难以将她的快乐宣泄于万一。  “嗯……好棒……你……哎……干死……干死大姨了……这么厉害的……好……好深……啊……”  更何况这般淫言浪语,最难的只是第一句,当第一个字自樱唇中吐出之时,宁薇虽是羞不可抑,却也觉得痛快至极,接下来的话竟是连珠炮般吐出,愈吐愈疾、愈吐愈甜,到后面美得再也不可能压抑住。“哎……好……好棒……又大又硬……还……还很深……入……入到大姨最……啊……最里头了……那么硬的宝贝……顶……顶得大姨好舒服……啊……别……别离开那儿……就……唔……就是那里……哎……用……用力一点……唔……你……啊……顶到……顶到大姨穴心里了……好……好痒好酸……好麻……哎……就……就是那样……啊……”  感觉肉棒已顶到宁薇娇嫩迷人的花心,敏感的肉棒顶端被那柔轫的嫩肉团团包裹,一阵阵酥麻快感直透入心,美得仿佛就要最上云端,饶是林俊逸床第经验丰富无匹,又被众多美女大姨妹妹老婆们磨练过,堪称身经百战,一时间竟也差点难抵这快感。  他稍稍收敛欲火,暗逼分身自动黄帝神功,肉棒宛如活了过来一般,对着那娇嫩花心百般挑逗,或钻或啄、时旋时磨、连咬带吮、若即若离之间,让宁薇登上了高潮的巅峰,在他身下婉转娇啼,哀怨呻吟,将体内狂烈无比的痛快尽情叫出了口。  “啊……你……小坏……坏蛋……唔……好人……好人……你的宝贝……唔……好烫……好熟……好会磨……嗯……磨得大姨……哎……好舒服……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厉害的……啊……那……那里……别……别那么用力……唔……会……啊……会坏掉……哎……可是……嗯……别……别放过了……嗯……好痒……好酸……哎呀……好捧……嗯……好人儿……求求你……哎……别……再……再用力一点……让……让大姨丢身子……唔……好美……那里……被你顶得……唔……要破掉了……哎……可是……嗯……就这样……好人儿……再……再用力点……让……让大姨泻……唔……好美……大姨好舒服……”  “好大姨哪……你是想要被在下玩坏掉……还是要在下先放过你……说清楚点好吗?”  林俊逸听宁薇叫得销魂无比,感觉怀里的她已浪成了一滩水,正随着自己的动作摇扭荡漾,每寸肌肤都喷吐着诱人的欲氛。  “哎……小坏蛋……你……你讨厌啦……嗯……可是又……”  听他说得这般羞人,宁薇的矜持迥光返照般涌回身上,却是随即便被狂扬的欲火所吞噬。她搂紧了身上的他,再也不管身上的他是自己的侄儿,不管自己扈家少奶奶的身分,此刻的宁薇早不是那李云刚的爱妻,而是个被欲望完全占领的女人,正尽力伸展着自己,去迎合承受侄儿林俊逸的勇猛,好在那飘飘欲仙之中彻底崩溃,“你……哎……把……把大姨弄死吧……大姨要……要被你活活搞死……彻彻底底的爽一回……”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