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明星潜规则之皇>目录>

第1199章诱奸大姨

第1199章诱奸大姨

小说:明星潜规则之皇作者:梦九重字数:8027更新时间:2015-07-20 07:03:51
    “真的吗?那……在下究竟是坏蛋一个,还是大姨的好人儿呢?”  邪邪一笑,侄儿林俊逸刻意暂停肉棒的动作,只在那花心庭轻轻顶挺,勾得宁薇心软身颤,不争气地又泻了一回。  “哎……还……还这样……别……你……啊……”  娇躯火辣辣地搂紧了他,宁薇只觉胸口被他挤得连气都快透不出来,可那满腔言话却自动喷出:“想……想怎样玩大姨……就玩吧……今晚……唔……让……让大姨变成个真正的女人……莫正享受遇人生乐趣……别……别对大姨松手……啊……”  最后一个字才刚吐出,宁薇只觉下体一痛,一声娇吟不由自主地吐出。就在她婉转哀求,将满腹的需求向他倾吐的当儿,侄儿林俊逸又一阵厮磨,磨得宁薇精关一泻,一波甜蜜的阴精登时涌出,泻身的快乐还未整个占有她,侄儿林俊逸竟重重一突:那肉棒狠狠一顶,冲破宁薇花心,强硬地突道了宁薇子宫之中,冲得宁薇刚泻的阴精,竞有一丝又倒流回子宫内。  子宫之内原就是女体最为柔嫩之所,情欲如焚之隙,女体的敏感愈发倍增,被侄儿林俊逸这般强行侵犯,宁薇只觉一股难以想像的疼痛从体内最深处传来,简直可说与破瓜之夜的痛苦差距不大;偏偏那极端的疼痛之中,又有种极端的快乐传来,仿佛那处被肉棒厮磨之间,这般快便产生了快乐的滋味,极痛混着极快,那种感觉简直让宁薇无法分辨,只能娇滴滴地搂紧了身上的侄儿,娇喘无力地承受着他的动作,任那迷乱的滋味在体内尽情流动,殛得她每寸神经都慌乱起来。  别说破瓜之事已久,连女儿都生了,宁薇哪里想得到,自己竟然还有碰上这等痛楚的时候?偏偏那感觉痛得极端也美得极端,痛快混杂一处,很快就让她自己都分不出来,好像里面每疼上一点,满溢体内的快乐也多上了一些。  她只能抱紧侄儿林俊逸娇喘吁吁,任不知是喜是悲的泪水在脸上奔流,全心都集中在那被侵犯的末端,感受着肉棒的顶挺磨擦,再也管不了其他。  痛,那痛真的是痛到了极点,尤其侄儿林俊逸才刚攻陷宁薇胴体的最深处,即便极力放小了动作,那充满生命力的微微颤抖,都牵动了宁薇满心的感觉。她噬咬着纤指,才能忍住要他退出去的冲动,酡红的肌肤与微颤的胴体,都在在展现出她虽苦于疼痛,却还迷恋着不肯抉择。  “会疼吗,大姨?要不要我先……退出去?”  感觉得出身下宁薇的慌乱,侄儿林俊逸不由得有些心软。  “别……别退……”  本来还有些难以决定,侄儿林俊逸这句体贴的话语入耳,反让宁薇下定了决心。像她这般成熟的女体还如此难以承受,身段娇小的穆秀珍想必更苦,可这闺中密友对侄儿林俊逸只有更为依恋,想必这苦楚之后,还有其他的可能;何况若真是伤体疼痛,对人妻贞洁已被夺取的她而言,何尝不是老天爷降给她的惩罚?  带着些许的自暴自弃,宁薇贴紧了他,柔弱无力的呻吟直透心坎:“就……就这样……继续玩弄大姨的身子……让……呜……让大姨……彻底变成……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  听宁薇这么说,侄儿林俊逸这才轻轻顶动起来,同时更落足了力气,在宁薇柔嫩酡红的各个敏感地带大展所长,诱得宁薇淫火高升,整个人都化成了火,此刻她便想退缩,也已无能为力。  何况在侄儿林俊逸的努力之下,宁薇所身受的滋味更加令她难以退缩,强烈的痛苦也不知是麻木还是消退了,竟混在强烈的快乐之中洗礼宁薇周身,每寸肌肤都美得颤抖起来。  “哎……好棒……嗯……好人……好人儿……大姨的好人……你……哎……真厉害……好……好会干……干得大姨……丢了一回又一回……唔……好美……这宝贝儿……真让大姨爱死了……”  不知何时呻吟又起,宁薇只觉得现在自己的快乐比之刚才又更强烈了,她泻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觉尽溃的精关中阴精不住倾吐,就算侄儿用上采补淫技,她的阴精也前仆后继地向肉棒冲去,主动地要献出所有,美得真令她想像不到,“哎……再……再用力……嗯……大姨丢得……丢得好舒服……啊……再……再来……大姨要死了……”  林俊逸把她的腿放了下来,慢慢的调整姿势,然后伏在她身上,他用双手撑著他的身体,像是伏地挺身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来回俯卧,“大姨,这样舒服吗?”  他轻声问著。  “嗯嗯……”  宁薇连声应道,岂只舒服,他这样的姿势,正好抵到了她的敏感点,“啊……啊……啊……”  随著他的一起一伏,宁薇的身体又开始胡乱颤抖,“啊……”  太刺激了,她连呻吟都来不及,忙抓著他的手臂,深怕自己会弹了出去。  “我弄疼你了吗?”  大概是听到她那种既痛快又痛苦的呻吟声,林俊逸停下动作忧心的询问著。  “不疼,不疼,你别停,继续。”  她正乐在其中呢。  “真的不疼?”  林俊逸很认真的看著她再确认一下。  “真的不疼,很舒服的。”  她笑著回答他。  “那就好。”  他开始恢复了动作,但不敢一下子动作太快,一拍一拍的上下伏动著。可这样的动作太慢了,没有了刚刚的刺激,她伸手去托住他的臀部,想不到他的臀部如此光滑细致,像婴儿一样,让她也爱不释手,把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在他的臀部上来回摩挲著。  “大姨,你吃我豆腐啊!”  林俊逸戏谑的说著。  “小坏蛋,我不只吃你豆腐,还吃你的香肠呢。”  说著有意识的把美穴甬道收缩了一下。  “噢呜……”  林俊逸反射的呻吟著,倒是如她所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噢……”  那种扣人心弦的感觉又回来了,她紧紧的抓的他的臀部,随著他的持续刺激,抓著他臀部的力道也越来越大,仿佛指尖都以陷入他的嫩肉之中。  “啊……”  也不知林俊逸是因何而叫,是痛?还是快?  他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而始终仍是保持著伏地挺身的姿势,就这么起起伏伏不知做了几百下,年轻就是本钱,李云刚知道这姿势她最爽,可是到底是纨绔子小逸身体发虚了,在她夹吸之下能作个几十下,已属不易,可林俊逸竟然乐此不疲,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反而是她,连翻的刺激身体已经不知痉挛了几回,只觉人已经虚脱。  “我不行了。”  宁薇松开了抓著他臀部的手,四肢无力的摊在床上。  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一次又一次的倾泄,宁薇只置自己的灵魂已离体飘飞,在那仙境之中飞翔遨游,这才叫真正的欲仙欲死,才叫真正的飘飘欲仙。  她痛切无比地感受到以往的自己都白活了,怪不得那木兰花穆秀珍宁可拚着淫荡之名,也要红杏出墙沦为林俊逸的情妇,这荡妇的快乐实在不是她所能想像的啊!她美得眼泪不住夺眶而出,瘫在他怀中娇媚呻吟,声声都是感谢。  “哎……好棒……好人儿……就……就这样干……干死大姨……大姨好……好爱你……啊……这……这么厉害……让大姨真的……真的登仙了……唔……好美……美得大姨都……都要昏了……好人儿……哎……就这么玩……玩得大姨欲仙欲死……唔……等……等大姨泄光之后……再……再把你的东西射过来……大姨要彻彻底底的……变成你的女人……再也……再也离不开你了……啊……”  “大姨,那我射了。”  听到他这句话,不知哪来的精神,她又抬起臀部迎合著他,刻意的收缩著美穴甬道,也不知管不管用。听到他一声声急促的低吟,她凝视著他的脸庞,他紧紧皱著眉头,俊美的五官全纠结在一起,随著最后的重力一击,她仿佛也感觉到美穴甬道里被一股灼热的精液浇灌著。随著精液的射出,他到达了高潮的巅峰,呻吟变得缓慢,只剩下一声细长的哈气声,然后停下了动作。  在快乐的呻吟声中,宁薇终于如愿以偿,迷茫到再也感受不着身外之物的感官,终于等到了侄儿林俊逸那快乐的巅峰。当侄儿林俊逸终于身子一颤,将火热的阳精尽情倾吐在宁薇的子宫之中时,快美到极点的宁薇死命地搂紧了他,茫然的芳心只觉两人彻底融到了一处。  至于之后会有什么后果,这些她都不管了,她只热切地想要再捉住这美妙的滋味,在自己的体内留下快乐的痕迹,彻彻底底地享受到身为一个女人所能感觉得到的欲望的极限,再不顾一切。  软绵棉地瘫软在侄儿林俊逸身上,喘过气来的宁薇只觉浑身酸软,整个人都汗涔涔的,给被子一裹虽是温暖,却难免有点闷闷的不舒服;偏偏现在的她又不可能把被子甩掉,光只她现在赤裸裸地偎在侄儿怀抱,还是那可恶的小坏蛋大色狼,就足够宁薇差不可抑了。偏生现在娇躯酸软无力,光只意动而已,股间已是一股难以想像的滋味传来,不只制止了她的行动,更让她忍不住想到,方才的自己是多么的疯狂。  她继续注视著他,原本紧绷的表情已经全然放松,此刻的他应该是全身松懈的吧!可他还是撑著自己的身体,调理著呼吸。  “来趴在大姨身上。”  宁薇伸手搂住侄儿林俊逸,示意他伏在她身上,欢爱之后她最喜欢的就是拥抱彼此。  “不行啊!大姨,我太重了,会压痛你的。”  “傻瓜啊!大姨又不是豆腐做的,压不烂的,来,让大姨抱抱你。”  原来他是担心会压疼她,所以一直撑著自己的身体,真是好温柔的侄儿。  “嗯。”  他诺了声,慢慢的伏下身体,但本能的还是施了点力支撑著,没有压在她身上。  宁薇紧紧的抱住林俊逸,她生命里的第二个男人,也许还是她未来儿子的父亲,这到底是命运的安排还是上天的捉弄?  窗外滴滴答答的雨点敲打著玻璃窗,把她从梦中惊醒了。一个温暖的身躯环抱著她,一只手臂还枕著她的头。  这不是梦啊!她不用回头,却已经很清楚在她身后的是林俊逸,她一直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只是没想到时间点竟然就在李云刚全家去上海参观世博会的时候。  窗外雨的旋律好像配合心跳,一拍一拍的规律的敲著,她此刻的心境竟然是如此的平和,闭上眼,似乎还能看见昨天那个惊慌失措的她,可怎么到了最后她居然还迎合著他,难道她是个天生淫荡的女人?  她和李云刚的房事在几年前还很和谐,只是最近几个月,夫妻感情发生了隔阂,丈夫李云刚冷落疏远了她,更是长期冷战未曾做爱,她居然胡思乱想起来,以为他有外遇所以才疏远她,而她为了报复丈夫李云刚而利用按摩甚至给侄儿人乳喝来诱惑侄儿,虽然这是她一厢情愿的柏拉图之恋,但是不正显现出她淫荡的潜质。  天啊!难道她真的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当丈夫李云刚不理她时,她便百般勾引英俊的侄儿林俊逸,当丈夫李云刚出远门,她就和侄儿勾搭上红杏出墙了。  “宁薇啊!你还要自欺欺人吗?你就是一个淫娃荡妇。”  内心底一个谴责的声音厉声说著,心没来由的抽了下。  窗外的雨声越来越大了,她看了看搁在床头的闹钟,现在是凌晨三点,但已了无睡意。  她动了动身体,觉得到两腿间有些黏答答的不舒适感,又想起昨夜荒唐的事来,耳边听著林俊逸规律的呼吸声,她这才转过身来仔细的看著他。  她睡在他的右侧,他侧著身体拥著她,刚才转身时怕吵醒他,小心翼翼的挪开搁在她腰上的左手,轻轻的挪了身体,想把他的手放在两人之间的空隙,把手放下的同时,她的手指仿佛感觉有羽毛清拂过,她意识到那是林俊逸的杂草,心忽然又颤了下,脸腾的热了起来,只要把手指再往前挪一下,就能摸到昨天在她身体里狂放驰骋的肉棒野兽了。  想到她贪得无厌的需索,心理百感交错,那一波波袭来的快感让她的身体像挣脱了枷锁的野马,尽情的在草原上狂奔,直到筋疲力尽,但是当高潮过去,却徒留下重重的罪恶感,就好像少女时代自慰时身体一阵抽搐过后,竟然有种不想再抚摸自己身体的厌恶感。那种莫名的罪恶,直到李云刚带给她第一次的快感后,她才明白那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反应。  但丈夫李云刚能和侄儿林俊逸的强悍相提并论吗?她能将之视为正常吗?  宁薇收回手,没有去摸林俊逸的肉棒,缓缓的从薄被中抽起身体。林俊逸的细心体贴总叫人感到贴心,她记得昨晚不知经历几次高潮后,她已经是昏昏欲睡,这被子想是他取来盖上的。  看著眼前这张沉睡中的脸庞,左脸颊有些红肿,但嘴角却挂著微笑,就让人感到无限爱怜。  “小逸,大姨该拿你怎么办?”  她皱起了眉头,理不清是谁侵犯谁了。藉著酒意她轻薄了他,兴许他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在她第一回打上他的脸,他才感到错愕,当她一连串的打在他身上,他竟是连气都不坑一声,心底正是埋怨她的翻脸无情了。  她想伸手抚摸他的左脸颊,手抬了起来,却怎么也放不下去。  “怎么你打人的时候那么爽快,要安抚人时却又犹豫不决。”  心底一个声音质问著。  “我不能一错再错了。”  她坚定的告诉自己,昨夜的事就当作是一场梦吧!  躺在热热的水池里,宁薇轻轻擦拭着自己细致柔嫩的胴体,水上还飘着带红丝的花瓣儿,一切是那麽宁静,她的芳心里却是一直鼓动着,一点都松不下来。还记得自己被丈夫李云刚夺走初夜的那一晚,一切也都像现在这样,可是她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从今夜之后将会大有改变。  宁薇现在只知道昨晚的床上,她不但被侄儿夺去了人妻贞操,也在侄儿林俊逸蓄意的挑逗玩弄之下,情不自禁地和他共赴巫山,数度高潮,之後的自己勉强爬起来在浴池里面洗浴带着夜来狂风暴雨的痕迹。  宁薇有些发怔,却是情不自禁地想侄儿林俊逸,想他的强悍勇猛,将自己的抵抗完全剥夺的手段,和事後安慰、挑逗自己的甜言蜜语,那麽令人不想也不敢忘。手上微微用了力,宁薇将自己洗的乾乾净净,香喷喷的,就像是即将侍寝的皇宫嫔妃,虽然说那只是个期待。 到底是不能一错再错,还是内心期待鸳梦重温,宁薇自己也说不清楚这种矛盾的心情。  宁薇吓了一跳,背後水声溅起,有个人下了水,这浴池虽说不算小,可也没大到容纳两个人之後,还能挣扎跑走的地步。她一颗芳心忐忑不安,又希望是侄儿到来,又怕期待落空,原本已舒缓下来的心搏又加速了,灯下的胴体上满布的不知是水光还是汗滴。  宁薇根本不敢转过身来,一方面是害羞,另一面是期待,昨晚林俊逸摆弄得她一点反抗都做不出来,到最後只得倒在床上,任他尽情享用,难道现在又是这样开始吗?  “都凌晨了还睡不着?心思很重吗,大姨?”  林俊逸的声音响了起来,回绕在宁薇耳际,热热的。宁薇陡地一震,林俊逸正站在身後,双手轻捏着她粉捏似的香肩,按的既有力又温柔,让她不由得发出了舒适的叹息声,趐软的胴体倒进了他怀中,湿透的秀发夹在林俊逸胸前和肩口,仰倒的视野正好看得到林俊逸的脸。  “小逸┅┅大姨心里很乱。”  宁薇那软软柔柔、像是隔着层水波般的声音之中,带着微微的颤抖,“大姨不想你醒过来,又怕醒来的人不是你。”  林俊逸笑笑,什麽也没说,双手从宁薇的香肩上滑下,溜过了她腋下,从腰侧摸了过去,温热的掌心贴在她小腹,慢慢下移,口舌则轻舔着她肩颈,舐去了水汁。宁薇原本就情思荡漾,赤身裸体的情况下更加不能自己,口中轻呓着娇喘,一双手向後抱了去,反箍上了林俊逸的腰後,她微微用力,让两人贴的更加紧了,连身上的水湿都挤了出来,全无一丝隔阂。  宁薇轻轻地叫了出来,在这种亲蜜的贴身抱搂之下,男子的反应一点也瞒不过她水滑肌肤上敏锐的感觉,林俊逸半依着池壁,搂得她也半坐了下来,圆滚滚、富弹性的臀部正好贴在他最火热的部份,烫得一跳一跳的,叫她如何忍得?  “大姨,美梦不愿醒来,醒来还有机会继续美梦,不管醒来醒不来,我都爱你一生一世!”  “嗯!”  宁薇轻轻呻吟着,声音像是在口中缩着一般,差点就出不来。她心里真是兴奋的无以名状,以後还有机会,这不就表示这不是一场春梦了吗?  “何况,”  林俊逸轻咬着她的耳朵,声音又腻又软,十足的挑逗样儿,逗的宁薇心里又是一阵急鼓,“侄儿要和你效鸳鸯戏水,在池子里和你交媾欢合,等完了事後再把你抱回床上去,到时候包保你连说话的力气也没了,只想在我怀里睡上好觉。”  “小逸,不要在这里吧!万一惊醒了你妈妈,被你妈妈发现了,我们可怎么办呢?”  宁薇一声轻呓,玉手在他背上不停地抓着,也不知是要抓什麽东西,却是什麽都抓不到,那根本就是羞意和热情交错之下,一点意识也没有的动作。林俊逸那挑逗的双手,已掰住了宁薇的大腿,轻轻梳理着她那长长的、随着身上水湿流乱的芳草,那种兵临城下、只差最後一击的感觉,让宁薇无力反抗,任他的手指伸入了幽径中,轻柔地搔弄着,引出了一江春水。  “大姨,不要怕,我能听见我妈妈的呼吸,妈妈睡的很香的哦!”  “小坏蛋!就会欺负大姨,啊!”  宁薇的呻吟声更加甜美了,像是调了蜜糖一般,任那手指来来回回,动作忽轻忽重、时缓时骤,带的宁薇眼儿半闭,梦呓般的呻吟声无比诱人遐思,挺涨的乳尖随着急促的呼息声,忽上忽下地跳动着,让林俊逸空着的手赶忙滑了上去,在嫩滑坚挺的乳房上又揉又捏,慢慢地爬到峰尖,意乱情迷的宁薇早放下了所有矜持和羞意,水蛇般扭着纤腰,好让他那双手动作的更方便些,尤其是林俊逸不时弹跳的、那紧紧贴在她嫩臀上的火热,似有若无地灼烫着她股沟,使她更为情动,不辨东西。  林俊逸站了起来,带着宁薇身子也是直立着,但她早被逗弄的浑身发软、四肢无力,要不是林俊逸一只手正托着她挺起的乳房,另一只手停在她腿根,指头还在里面进进出出,沾泄了流泛的蜜汁,宁薇早软了下去。  “想要我了吗?”  林俊逸在她耳边轻吟,声音中压抑着喘息,显然他自己也有些忍不住了,尤其是宁薇春情泛滥、肤泛绯红、轻呓婉吟,紧贴着他身子的胴体又热又软,令人忍不住想好好逗一逗这端庄娴静的仕女,看看能把她勾成怎样的热情样子,“如果你不投降,侄儿可不敢动手喔!要不要尝尝站着被干的感觉?”  “大姨┅┅,”  宁薇娇软的红唇急急地喘着气,声音软的像是快融化了,“无论站着┅┅坐着┅┅还是躺着都不要┅┅好侄儿┅┅饶了大姨吧!”  宁薇软软的胴体被转了回来,林俊逸的手穿过她腋下,在她背後握着,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这一挤之下,宁薇挺着胸,乳房磨着林俊逸胸口,从那尖端传来的热气,让宁薇的身子像融化的雪片一般,任他揉捏摆布。  他闻嗅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清甜气味,硬挺的男性因这气味更加肿胀悸动,低头吮吻她白皙的肩头,湿滑的舌滑过她细致的肌理,间或用牙齿轻咬她的颈项,激得她敏感的瑟缩。  她弓起背将头侧偏,让他的唇舌更方便舔吮她的颈窝,同时下体也被他的粗指侵占。  “不……”  方探进她的穴中,他就展开了火热的抽送,将她弄得娇躯轻颤、春水直流,她脑海中因为身子承受的挑弄而变成空白一片。  可是林俊逸没能如她的心意,坚持用火热的激情手段探索怀里初次带给他新奇感受的水嫩娇妻。  随着他粗糙的长指挤进她无限软绵的嫩穴前端,火热的快感从他所碰触到她的每一个部位窜起,“大姨,妳好紧好小……就像昨晚初次承受我一样……”  “嗯……嗯啊……不要……”  他的指腹竟然寻到她穴中一处特别敏锐的嫩处,不过揉了两下,就让她浑身娇颤,无力的放松了紧绷的身子,任由他抚弄了。  那处是以平常交欢动作不太能顶到的一小方滑肉,除非男方特别细心,或者是交欢时男方不做深入插入,而用硬挺的前端以特殊方向探进穴中才能寻到的美妙之处。  宁薇嘴里虽然嚷着不要,但被他揉弄的花穴却违背她的意志紧紧缚住他的手指,甚至还不由自主的蠕动着水滑的肉壁绞挤着他的粗指。  林俊逸的嘴角勾起一抹性感笑意,故意将指尖用力按在那处滑肉上摩擦,他扯开唇在她耳边说着淫话,“不要?可是妳的小穴儿把我的手指吸得可紧了,我都快不能抽动了。好大姨,放松点儿,我好让更妳舒服……”  林俊逸故意将口中的热气吹进她的耳中,他满意的感受到她全身微颤的动情骚动。“大姨,我喜欢现在的妳,妳以前都把你的美色都藏到哪儿去了?”  他将埋在宁薇花穴中的手指向外抽出紧接着再用力贯入,他不断的抽送,将她穴中的湿液向外勾出,同时送进些许温热的热水刺激着她的敏锐知觉。  握在他手中被他玩弄的乳肉因着她动情而更加胀大,乳头也硬俏得涨成了瑰丽的殷红色。  “大姨,妳的胸脯好软……它胀得好大了,乳头硬得像小石子呢!”  他从她的颈侧向下看,雪白乳上俏立殷红的乳首就像成熟的莓果一般诱人,他扯拉按摩着那完全硬实的乳尖。  下面送进宁薇穴中的粗指再次被紧裹住的同时,他忍不住呻吟,“大姨,我受不了了!我想要插进妳的穴里好好弄弄妳……”  他最后几个字是直接送进她的耳中的,话里的淫秽形容让她全身紧绷,无法自抑的涌起了期待他侵占的想望。  别说他感受到新奇的快感,就连她都对今日发生的事感到陌生,虽然他的行为及言语是陌生的,但他的人并不是。  习惯了他的气味及体温,她依着少妇的本能,娇躯自行响应他的热情。“嗯啊……啊……”  被他点燃的情火让她不由自主的沉沦在他所制造出的激情中。  宁薇娇小玲珑,和林俊逸身高颇有段差距,一转过身来,林俊逸挺直粗大的硕硬肉棒刚好顶在她一丝赘肉都没有的小腹,给他这一举之下,那肉棒贴上了她股间,烫热的尖端微微地刺入了幽径的顶端,给宁薇粉红娇嫩的阴唇吮着。宁薇被那灼烧的感觉烫得一阵欢喘,她轻眯着眼,藕臂环在林俊逸颈後,玉腿也盘了起来箍在他腰上,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儿。林俊逸俯下了头,伸出了舌头,轻轻舔着宁薇涨起的乳尖,甜甜的、热热的,加上圆润乳峰的抖动,真是令人愈看愈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