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99 女式内衣的洗法 (为钻石加更,谢谢)

99 女式内衣的洗法 (为钻石加更,谢谢)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0940更新时间:2015-10-17 06:46:48
    裴昊昱这一夜,睡的并不安稳,他一会儿以为乔乔回来了,再过一会儿。又以为乔乔回来了,所以,早上被宋疏影叫醒,说要去学校的时候。完全像是一个蔫吧的黄瓜菜,提不起精神来。  宋疏影说:“去洗脸刷牙,我给你准备了一套新的。”  裴昊昱从宋疏影手里接过一套新的漱口杯牙刷和牙膏,噘着嘴,耷拉着脑袋进了卫浴间,等到牙刷塞进口中,才反应过来。为毛是粉色的?老子是男子汉好不好?  等裴昊昱刷牙洗脸出去,就看见桌旁坐着宋疏影和……  裴昊昱皱了眉,奶奶的哥哥的二儿子我应该叫什么呢?以前老爸倒是教过一次,但是给忘了。  既然这是个大婶的话,那就叫他大叔吧。  “大叔,我以前见过你!”裴昊昱说。  “我也见过你。”  韩瑾瑜笑了笑,直接走过来把裴昊昱给抱上了椅子。免得他的小短腿往椅子上爬了。  早餐看起来还不错,当然不是宋疏影做的。是韩瑾瑜从外面的厨师家里把东西拎过来,怕不干净,还是看着做的,而宋疏影只是负责把这些东西加热。  裴昊昱吃着一个水煎包,问:“大婶,乔乔还没有回来吗?”  宋疏影说:“没有。”  裴昊昱又问:“那乔乔去哪里了呢?明明这里才是她的家,整天在外面乱跑。”  宋疏影索性不再回答。  于是,餐桌上,宋疏影和韩瑾瑜两人安静吃饭。这边裴昊昱自己一边吃,一边自言自语,偶尔问宋疏影一个问题,似乎是想要讨好一下乔乔的姐姐,无奈人家根本就不搭理自己。  好心酸。  裴昊昱喝完小碗里的粥,说:“大婶,你为什么不理我?”  宋疏影看他一眼,总算是回答了三个字:“心里烦。”  裴昊昱握了握小拳头,然后跑到电视机前面,拿着遥控板调台,在调到一个狗血电视剧的时候,停了下来,“你看看这个就不烦了。”  他自己说着,就搬了个小板凳坐到电视机前面,很是自觉地从茶几下面拿了一包薯片开始吃,一边吃还一边解释:“我奶奶就喜欢看这种电视剧,她说,这种高智商的电视剧,只有高智商的人才看的懂,就比如说我,嘿嘿。”  裴昊昱自己偷笑了一下,好羞射。  电视里,有一个女人正大着肚子逛孕婴超市,宋疏影看了之后心更烦了。  韩瑾瑜一边喝了一口豆浆,微微脑补了一下自己那个姑姑,带着这个小家伙,两人一起看这种泡沫剧的情景,嘴角浮了一抹笑。  早饭后,韩瑾瑜去送裴昊昱上学,让他背好书包现在外面的客厅里等着。  宋疏影靠坐在床上,背朝着门,却听见了身后的门打开的轻微声响,然后,从后面就搂上来一双臂膀,环住她的腰,手掌正好覆在她的小腹上。  韩瑾瑜将脸贴在宋疏影的肩上,宋疏影并没有反应,就连身体的微微滞顿都没有,从后面看过去,她手中的书正好翻在一页人体解剖的图上,不禁轻笑了一声,手已经从她上身的睡衣探进去,摸上了她滚圆的小腹,然后继续向上,直接压上了宋疏影的胸,轻柔的拨弄了一下:“要不要我来告诉你,人体解剖的位置都有哪些?不用你看这些没有营养的书。”  宋疏影索性放下书,直接反身过来,不过任由韩瑾瑜的手在她胸前揉捏,没有拂开他的手,只是目光沉静地看着他。  她在自己房间里,原本就不习惯里面穿文胸,现在只是穿着一件睡衣,胸前的丰盈越发明显。  韩瑾瑜半跪在床边,俯身亲吻她的唇,手里越发的加上了一些逗弄的技巧,再加上宋疏影自从怀孕以来,较之前来说,身体更为敏感。原本冷静自持的她,终于抑制不住从口中呻吟了一声出来,顺手推了推韩瑾瑜的胸膛:“好了,快走吧。”  韩瑾瑜摩挲着她的唇瓣:“刚刚有感觉就要我走么?”  随着韩瑾瑜逐渐加大的力度和带上的技巧,宋疏影不自禁向上挺了挺腰,嘤咛了一声,原本冷若冰霜的脸上才有了一丝红润,就听到外面裴昊昱在拍门。  “大叔!还要不要走了啊!我上学要迟到了啊!”  裴昊昱在外面站着的时间长了,就扭着自己的小腰,开始原地做广播体操,口中念念有词:“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四二三四……”  等裴昊昱念道“十二三四”的时候,前面的门终于开了,韩瑾瑜整理了一下领口,从里面走出来。  裴昊昱立即立正站好了,说:“大叔,我要进去跟大婶告别!”  韩瑾瑜就拉着裴昊昱,拉着他的大书包,说:“只能站在门口。”  “大婶,我走了啊,我还会再来看你的。”  宋疏影仍旧背着门躺着,不过看起来肩膀有些抖动,好像在剧烈地喘息着。  韩瑾瑜牵着裴昊昱转身出门,裴昊昱嘟着嘴,在心里说:大婶,要不是看在你是乔乔的姐姐,我才不会搭理你,哼。  ………………  宋予乔睡了整整一天。  裴斯承也没有去公司,就陪着宋予乔呆在家里,只不过中间把她叫醒了一次,喂她几口水喝。  手机他放在客厅,怕万一有事情吵醒了宋予乔。  从卧室里走出来,就接到了黎北的电话。  “老板,那个……你什么时候来公司啊?”黎北小心翼翼地问。  恰好,今天裴氏有几个大客户来,黎北虽然说分外不愿打扰到老板的二人世界,还是拨通了这个电话。  “我今天不去公司,之前不是已经知会过你和虞娜了么?”  这就是赤果果的指责啊。  黎北看向站在前面的虞娜,虞娜跟他做了一个撒娇的动作。  黎北作为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向另外一个男人撒娇?!他直接把手机扔给虞娜,然后掉过头去。  虞娜接过电话,将具体需要签订的文件说了一遍,特别是从南方来的那个大公司的老总,问:“老板,你说……?”  裴斯承说:“文件你现在让人给我送过来,至于谭总,你帮我接待一下,晚上定一个饭店。”  “好,我明白了。”  虞娜挂断电话,把手机丢给黎北,“把文件送去华苑,给老板签一下。”  黎北急忙接住自己的手机,避免掉落在地上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顿时瞪大了眼睛:毛线?我跟你是平级的好不?什么时候成了你来差遣我了?虽然,一直以来都是你差遣我。  但是,很快黎北就接到了裴斯承的专属电话。  “去把裴昊昱接过来回华苑,今天不用送去裴家大院了。”  黎北停顿三秒,说:“……是。”  他就是一个助理,兼保姆,兼司机,兼家长,兼送外卖的,身兼数职,成就感满满有木有。  裴斯承挂断电话之后,去了一趟卫浴间,看到放在衣柜上的一套文胸和内裤,是昨天给宋予乔脱下来的,心里动了动,就直接拿到洗手池边,开始洗。  内裤还好说,只不过,这个胸衣该怎么洗呢?  这两块海绵能不能掏出来?  裴斯承在水流下研究了一会儿,擦了擦手,拿着胸衣走了出去,想要百度一下女式内衣的洗法。  ………………  又见春梦。  宋予乔终于醒了过来,带着久睡之后带来的困乏,还有刚刚梦境中带来的令人脸红心跳的粗喘。  这一次,她看清楚了,梦里的男人,那双拥有很好看的手的人,就是裴斯承,几乎带有魔力一般,在她的身上四处游走,点燃火花,她媚眼如丝地勾着裴斯承的精壮腰身,几乎扭成了一条美女蛇,不断地叫“裴哥哥,三哥哥……”  她揉了揉眉心,感到一阵恶寒。  裴斯承确实是比她大,因为她没有哥哥,所以,从来都不这么叫,觉得叫了反而觉得不舒服。就算是在温哥华,母亲再嫁的那个男人原本有一个比她大几岁的儿子,国外也一般都是称呼人的名字,她也乐于没大没小地直接称呼名字杰西卡。  现在,搂着裴斯承叫哥哥,算是怎么一回事。  宋予乔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这样的梦,才是真正的白日梦吧。  然后,她才意识到,这个房间,并不是自己的房间。  再然后,她就直接坐了起来,身上的被子滑下去。  宋予乔发现,自己身上罩着的是一件男士衬衫,但是!衬衫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没有胸衣,没有内裤,而且下面还分泌出意料不到的蜜汁,都是因为刚才的那个春梦!  宋予乔简直是羞愤不已,动了动腿,发觉腿间黏腻竟然都沾染到床单上了,就急急忙忙下床,将被子叠起来,趴在床上想要直接抽掉被子。  而裴斯承,就在这个时候,拿着手里尚且沾染着泡沫的胸衣,从卫浴间里走了出来,正好就看见,宋予乔半跪趴在床上,他的白衬衣下摆因为这样的姿势,堪堪只到大腿根,若隐若现,勾人犯罪。  宋予乔听见浴室人声,急忙转过身来,吓了一跳,看见裴斯承手里拿着的自己的胸衣,脸一下子红了。  裴斯承淡然地清了清嗓子,说:“不用收拾,你腰上有伤,一会儿我来换。”  你来换?  呵呵,如果让裴斯承看见床单上的不明液体,她还不如直接钻地缝里去。  宋予乔很是尴尬,因为现在她穿着裴斯承的衬衫,里面什么都没有穿,而裴斯承拿着她的胸衣,上面沾满泡沫。  他是正在给自己洗内衣吗?  裴斯承也没有打算多做停留,只不过在走到门边的时候,转过来好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你这么喜欢红色的内衣么?”  已经不止一次看到过宋予乔的内衣了,不是粉红色就是大红色、玫红色。  宋予乔低喃了一句:“我今年本命年。”  “哦,我知道。”  等到裴斯承从卧室里出去,宋予乔迅速地将床单给收拾掉,直接塞进了卫浴间的洗衣机里,然后深呼了一口气,看见了在洗手池里,自己的内裤。  宋予乔闭了闭眼睛,看向镜面。  自己的面庞,已经不似昨天那么苍白,有了红晕,嘴唇也不是干裂,嗓子里的感觉还好,她隐隐有一些半梦半醒的记忆,好像裴斯承有扶着她坐起来喝水。  她靠着身后贴着瓷砖的墙面,闭上了眼睛。  昨天夜晚,被绑架之后的事情,在脑海里一一掠过,包括他开车时沉稳的手势,焦急的面容,从苏庆手里将自己抱过来的时候,在车上,为自己检查伤口包扎的时候。  这是第几次欠裴斯承人情了?她已经数不清楚了,原本一再告诫自己,要远离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势太过于强大,换句话来说,太危险。  可是,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靠近呢?  源于自己内心里那一股情不自禁的力,被吸引,磁石一样贴在一起,难以分离。  ………………  在客厅里,裴斯承真的百度了一下内衣的洗法,然后身体力行了一下,果真,泡沫很柔,也不用折下面的钢圈了。  水流,加上泡沫,揉搓着海绵,在手心里有绵软的感觉。  裴斯承忽然就想到了,在揉捏着宋予乔酥胸的触感,也是这般细腻圆润,手指尖忍不住就多触碰几下。  他将泡沫冲洗干净,挂在衣撑上。  回到卧室里,没有见到宋予乔的人影,听着浴室里有哗啦啦的水声,走过去,看见宋予乔正低头洗脸,清水一捧一捧泼在脸上,随着弯腰活动手臂的动作,后面露出大腿和臀部。  裴斯承靠着浴室的门,站了有一会儿,宋予乔才洗好了脸,抬眼,视线就在镜面中汇聚,脸上未擦干的水珠滴落在衬衫上。  宋予乔心脏猛的悸动。  裴斯承笑了笑:“我帮你找好换洗的衣服,你出来的时候换上。”  在知道宋予乔的内衣内裤尺寸以后,他就买了两套,在家里备上了,总归还是有下一次把内衣撕坏的时候,未雨绸缪总是好的。  只不过,下一次应该再准备两套红色的内衣裤,本命年么。  ………………  到了小学生放学时间,黎北这个身兼数职的超能助理,开着车来到了学校门口,但是,平常基本上都是第一个冲出学校的裴昊昱,等了好久都没有见到人。  黎北不禁疑惑了,难道是自己眼花错过了?  其实裴昊昱小盆友,在刚刚背着书包放学的时候,问好朋友慕小冬:“呃,你要不要去问老师习题?”  慕小冬摇了摇头:“不去。”  裴昊昱咬着牙:“你不是每次都要去问老师题目么?真是狗肉上不了桌。”  慕小冬:“……”  然后,裴昊昱就一个人溜去老师办公室去了。  他要改掉老爸的手机号码,改成乔乔的手机号,那样以后学校有表扬他的时候,乔乔就可以收到了。  班主任老师直接开电脑,在电脑上面输入了裴昊昱背的滚瓜烂熟的手机号,说:“这是你爸爸的新号码么?”  裴昊昱点点头,说:“嗯,是。”  他在心里对裴斯承默念了三遍对不起:对不起,老爸,把你抛弃了,我以后要跟乔乔姓了,我要改名为宋昊昱。  ………………  华苑。  裴斯承为宋予乔准备的衣服很合身,除了一套尺码合适的内衣内裤,外面是一件休闲款的两件套,上面是白色雪纺的衣服,下面是一条半身裙。  宋予乔换好衣服,在镜子里照了照,将脑后的头发扎起来,下了楼。  从楼梯上走下来,就看见裴斯承身上系着一条嫩黄色的围裙,使这个手长腿长的大男人看起来莫名的有喜感,宋予乔没有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布圣纵巴。  宋予乔看见桌上的四菜一汤,有荤有素,惊愕地看向裴斯承,“你会做菜?”  “嗯,不可以么?”裴斯承十分淡然地将围裙解下来,把外卖的袋子向餐桌下面踢了踢。  宋予乔也真的是饿了,吃了两碗米饭,桌子上一半的菜都是她自己吃下去的,裴斯承只动了几筷子,只是看着宋予乔吃,偶尔帮她夹几下菜,手指在餐桌上轻叩。  “你不吃么?”宋予乔抽出纸巾,擦了一下嘴唇上的油。  裴斯承说:“一会儿还有一个饭局。”  宋予乔一听,“那我就不打扰了。”  她直接起身,裴斯承直接伸手过来,拉过宋予乔的手腕,宋予乔后背一僵,却没有甩开他的手。  裴斯承说:“昨天我救了你。”  他说着,已经站起身来,贴着宋予乔的背后站着,语气无比认真。  宋予乔低着头,过了一会儿,才说:“谢谢。”  她知道,裴斯承不是单单要的谢谢这两个字。  “只有谢谢两个字么?”裴斯承转过来,抬起宋予乔的下巴,看着她此刻流光飞转的双眸。  宋予乔抬起头,看向裴斯承,“那你想要什么?”  裴斯承手指指腹触碰上宋予乔的唇瓣,“我想要什么,难道你会不知道么?”  是的,她怎么会不知道。  裴斯承上一次就说过了,他想要她,报酬或者谢礼,他只要她。  就算回想起裴斯承那个时候,说这话的语气和脸上的表情,宋予乔都会感觉到心口上衣滞。  宋予乔动了动唇:“可以有别的选择么?”  裴斯承摇头:“没有,只有一个选择,但是,你可以选择,这个人情,还,或者欠着,我并没有想要你还。”  他知道,一旦他这样说了,宋予乔就必定要做出一个选择了。  她就像是一个磨盘一样,真的是推一推才会动一动,恐怕是在之前,感情上的事情,给伤怕了,才会在失忆之后,变得这样迟钝。  “让我想一想。”宋予乔说,“你要给我时间。”  宋予乔在离开的时候,走到门口,看着指纹识别的开门锁,转过来:“能不能开一下……”  裴斯承走过来,抓过宋予乔的手,将食指扣在指纹识别的机器上,裴斯承滴滴滴按了一连串的密码,说:“好了,以后你想什么时候来,随时都可以。”  “裴斯承,其实你不用这样。”  裴斯承抱臂:“我愿意。”  宋予乔打开门,向前走了两步,忽然又转过身来,“我有一个疑问,一直想问,我们……是不是以前在哪里见过面?”  裴斯承挑眉:“为什么会这么问?”  “因为,我梦见……”宋予乔还是觉得裴哥哥这三个字真是难以说出口,“我觉得你很熟悉。”  裴斯承笑了笑,说:“你梦见我做什么了?”  梦见你跟我滚床单。  这话能说出来么?宋予乔直接瞪了裴斯承一眼,转身就要走。  “乔乔!”  不远处,电梯里,裴昊昱真的来的太及时了。  裴昊昱从电梯里一下来,就看见乔乔了,直接把书包向身后跟着的黎北手里一甩,做了一个助跑的姿势,直接火箭炮一样冲了过去,宋予乔都因为他的力气,向后面踉跄了两步,还是裴斯承在后面扶住的她。  裴昊昱仰着一张小脸:“乔乔!你是来看我的吗?”  其实,不是。  但是,宋予乔对上裴昊昱这张阳光灿烂的小脸,就狠不下心来说不是了。  她摸了摸小家伙的头,“是,阿姨是来看小火的。”  裴昊昱臭屁的一笑,给老爸一个后脑勺。  裴斯承心里暗笑。  他就是等着这小子回来的,正好接他的班,他要去一个饭局,但是,饭局回来,如果还想要一回到家里就见到宋予乔怎么办,就只有靠儿子了。  裴斯承直接回到卧室里,换了一套商业的正装出来,看了一眼客厅里,正在拉着宋予乔要她给自己讲解习题的裴昊昱,转而率先出了门。  黎北向坐在沙发上傻呵呵乐的裴昊昱投去了十分同情的一瞥。  哎,儿子毕竟斗不过老子啊,你老子说让你去你奶奶家,你就得去你奶奶家,让你回家,你就得回家,有这么一个腹黑老爸,就是为了把你当枪使的,被人卖了都高兴的屁颠儿屁颠儿的。  ………………  在警局里。  晚上的时候,因为犯事被送来的苏庆,在喝了一杯水以后,开始肚子疼,疼的他在地上来回翻滚。  当时值班的警察一看这种情况,急忙请示了许朔。  许朔说:“送医院啊,人死在警局里面你们负责任啊。”  “是。”  许朔在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就知道是裴斯承在中间做了手脚,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无所谓想要如何,不想要如何,裴三那个人,想做点什么,谁都拦不住。  于是,苏庆在从医院开药回来的路上,肚子疼得厉害,路过一个公共洗手间要去上厕所,两个便衣警察就在路口站着,没有往里面走。  苏庆刚刚在马桶边解开了裤子,后面就直接伸过来一双手,根本都没有让他有任何分辨的机会,一下子就按进了马桶里。  苏庆顿时惨叫了一声,口舌已经被一条黑色的带子紧紧勒住,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随即,就是一顿猛烈的拳打脚踢,全都是在他的身上、肚子上,脸上没有一丁点伤。  身后的两个人一个人拿着刀,对另外一个人说:“要不要砍下他的胳膊?”  “好,你说是右胳膊还是左胳膊?”  “挖了他的肾吧,还能卖钱,要一条胳膊有什么用。”  “是,敲晕了再给他开膛破肚,免得他叫出来招来了人。”  地上躺着的苏庆听见这一句话,忽然瞪大了眼睛,眼珠子向外凸出,呜呜呜地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好像是泥鳅一样在地上滚。  他的头被按在地上,脸就贴着冰冷肮脏的洗手间地面,看不见上面有几个人,手里有没有拿着刀,只不过他们的对话,一个字一个字清楚的传入他的耳朵里。  然后,他就被蒙了眼睛。  身前的衣服直接被扯开,凉薄的刀刃直接触碰上了皮肉。  “呜呜呜……”  他开始挣扎,瞳孔默然瞪大,脑袋上直接挨了一下,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从他的裤子边缘,流淌出来黄色的液体。  竟然吓尿了。  ………………  现在谈生意,签合同,除了在酒会上,就是饭局上。  这一次跟南方来的这位谭总,主要是有关影剧院装修的问题,在C市是一个比较大的工程项目。  裴斯承的价钱开的并不高,但是这位谭总却一直往下压价。  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说:“楚楚,按照谭总的意思,整理一份资料出来,我看一下再做决定。”  说完,裴斯承就起身,说:“失陪,我去下洗手间。”  然后,留下包厢里的一片寂寥。  谭总看了看坐在裴斯承右手边的男特助,心想:这难道是个人妖么?为什么明明看起来像是个男的,特么的起一个女的名字。  黎北心里也很无奈啊,真是想要提醒一句,老板,你认错人了啊,一不小心就出卖了你内心的骚动。  不过,裴斯承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刚刚说的是谁的名字,到洗手间外,抽了一支烟,顺道接到了许朔的电话。  “苏庆是不是你让人给打的?”许朔直接问。  “嗯,死了没?”  许朔说:“肋骨断了三根,胫骨骨折,轻微脑震荡,貌似精神上还有点出问题了,你丫下手够狠的。”  裴斯承一笑:“我还没有让顾青城插手这件事呢,要不然他这半条命也就没了。”  饭局过后,裴斯承作为东道主,让黎北给南方来的谭总订了酒店套房,派车送他去酒店。  谭总说:“有事好商量,裴总,我也是听闻您在业界的名气,才来主动找您合作的,希望您能看到我的诚意。”  裴斯承主动伸出手来与谭总握了握:“您抬举了。”  黎北去送谭总去酒店,裴斯承喝了一些酒,不能开车,就找了代驾。  这一次的代驾是个小姑娘,一路上挺能说,一直在给裴斯承讲笑话,直到裴斯承接到了一个宋予乔打来的电话。  “你什么时候回来?”  宋予乔这样熟稔的语气,让裴斯承嘴角勾起弧度:“快到家了,需要带一些什么东西么?”  “不用,你快些回来就好。”  宋予乔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指着裴昊昱面前的作业本:“这道题算错了,八加一等于几。”  裴昊昱就比起是个手指头来,被宋予乔一把握住了,“自己心里想,不要数手指。”  可是,好难啊。  裴昊昱可怜兮兮地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大头拖鞋,能不能数脚趾头啊。  正好,宋予乔的手机响了,趁着宋予乔看手机,裴昊昱十分愉快地十根手指头比了比,哈哈,得出了正确答案,等于十!  宋予乔看着屏幕上的陌生号码,直接按下了接通键,顺手用铅笔在裴昊昱的这个“10”上,圈了一个圈,摸了摸他的头:“错了。”  听筒里,传来一个声音。  “予乔,我是叶泽南。”  宋予乔手猛的一僵,把笔放下,走到走廊上去接电话。  身后,裴昊昱这个鬼灵精,在扳着手指头数过数以后,猫着腰走到半开着的门口,看着正伏在栏杆上的宋予乔。  在跟谁打电话呢?  难道是老爸?  电话里,叶泽南问:“还好么?”  宋予乔没有答话。  叶泽南急忙添了一句:“你先别挂断电话,我只是想问问你,没有其他意思,你方便说话吗?”  宋予乔这才开了口:“我没事。”  她没有事,也不想多关心徐婉莉和宋洁柔,之后的事情与她无关,她也不想多说什么。  然后,电话里是长久的沉默。  叶泽南忽然感觉到心凉,原来,除了吵架,两人之间已经再没有第二种相处方式了。  事实就是如此,不管过程怎样,结果,是叶泽南救走了徐婉莉和宋洁柔,而她,被留在工厂,这就是事实。  宋予乔说:“如果没有事,那我就挂断电话了。”  “等等,”叶泽南说,“明天是我生日,你……能来么?”  “生日?”宋予乔这才想到,“明天是四月初九么?”  叶泽南“嗯”了一声,“你能来么?明天下班,我去公司接你。”  “不用来接我,”宋予乔说,“明天下午下班,你告诉我地点,我会直接打车过去。”  如果叶泽南不给宋予乔打这个电话,宋予乔也是一定要打给他的。  这场失败的婚姻,已经拖的太久了,该直接到了斩断的时候了,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  毕竟,经历了一场关于性命的绑架,彼此的关系,已经最终走到了尽头。  现在,再想起叶泽南,再接到他的电话,心绪已经再没有了起伏,没有失望,没有怒气,没有大起大落,好像只是接了一个算是熟人的电话。  后面猫着头的裴昊昱,竖着耳朵,他刚刚听见了什么?  明天下午下班,乔乔要去跟谁赴约?  难道,老爸有情敌了?  哈哈哈,简直太开心了,终于有人来跟老爸PK了,希望不是一个菜鸟,如果是一个大神级别的,就更好了,可以分分钟把老爸打趴下,啊哈哈哈。  裴昊昱轻手轻脚地回到自己的小书桌前面,装作一直在认真写作业的样子。  回到房间里,宋予乔坐在椅子上,翻出手机里的日历看了看,原来,明天就是四月初九了。  以往的每一个四月初九,宋予乔记得,她都会提前一个星期都十分兴奋,在网上开始给叶泽南选生日礼物,就算是叶泽南不屑于看一眼。  裴昊昱也察觉到宋予乔的失落,转过脸来,说:“乔乔,你放心,我和爸爸都会对你好的!”  宋予乔笑了笑,“快写作业。”  晚些时候,裴斯承回来了,宋予乔刚刚给裴昊昱把作业检查完,让他去浴室里去洗澡。  裴斯承在玄关处换鞋,宋予乔听见声响,就从楼上下来,“回来了?”  “嗯。”  宋予乔拿起包:“那我就先走了。”  裴斯承早已经料到,宋予乔留下来,也只是在他不在的时候,帮忙照顾一下裴昊昱而已。  他侧身,为宋予乔让开门的位置,等到她走过来,长臂一伸,揽住她的腰。  “我一回来,你就心急要走?”裴斯承笑了笑,“亲一个再走。”  宋予乔抬头看着裴斯承,直接用手挡住他的唇:“裴斯承,你说了,要给我时间的,我说过给你答复,就一定会给你答复。”  裴斯承挑眉,放开宋予乔。  “好,我等你来履行诺言。”  站在门边,裴斯承看着宋予乔的背影,等到她上了电梯,才转身进了门。  裴昊昱从浴室出来,直接光着屁股就下楼来了,“乔乔呢?”  “走了。”裴斯承松着领口,看着脱的光溜溜的儿子,眉毛一高一低挑着。  “看什么看!”裴昊昱“哼”了一声,捂着自己还在往下滴水的小鸡鸡,一扭一扭地上了楼。  ………………  第二天,宋予乔去公司上班,因为前一天没有上班,就先去戴琳卡的办公室销假,却看见了正在收拾东西的戴琳卡。  门是半开着的,宋予乔手指弯曲叩响门板,却有些后悔了。  在这种时候撞进来,是不是又要挨骂了。  “戴姐,如果你很忙,那我就一会儿再过来。”  戴琳卡从电脑桌后面抬起头来,将抽屉里的一个盒子拿出来:“不用,你进来吧。”  宋予乔看着桌面上已经收拾好的东西,不禁问:“戴姐,你这是要离职么?”  戴琳卡说:“上面的通知,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去总公司任职了。”  宋予乔眼睛里闪过一抹亮光:“恭喜。”  宋予乔昨天是没有来上班,现在还没有查看公司里的邮箱,其实,前天晚上,公司的升职邮件就已经发出了,戴琳卡昨天与新来的总监交接了一下工作,明天正式去总公司上班。  等戴琳卡为自己打电话销假,宋予乔起身告辞。  “予乔,你等一下。”戴琳卡在身后忽然叫住了她。  戴琳卡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来,“这是你曾经交给我的辞职信,你现在拿回去,重新打一份出来,改一下日期,今天下午下班之前给我,我给你递上去。”  宋予乔有一些诧异,看着戴琳卡手中的辞职信没有说话。  戴琳卡问:“不想辞职了么?那也好,你毕竟是在这里做了三年了……”  “不,”宋予乔已经从戴琳卡手里拿回了辞职信,“我这就回去重新打印辞职信。”  重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宋予乔内心已经很是复杂了。  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将文档整理好,按下了打印的按钮,随着打印机的声响,宋予乔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后面伸过来一只手,直接从打印机上拿过了刚刚打印出来的这张纸。  “你要辞职?”  郑青挑了挑眉,问宋予乔。  关于之前要离职的事情,也只有周海棠知道,郑青毕竟是后来才从总公司调过来的,尚且不清楚。  宋予乔说:“嗯,是,原本是一个月前递上去的辞职信,但是当时被驳回了,如果要强硬离职,还要有违约金,合同到期也就还有两三个月,索性我就没有再提这件事了。”  郑青靠着后面的办公桌:“为什么要离职?工作不满意?”  “我的私人原因。”宋予乔说。  “OK,”私人原因的话,郑青就不便插口了,他说,“嘉格的通知昨天下午下来了。”  “怎么样?”  “这个单子比较大,嘉格定下了两个公司,合作负责。”  两个公司?宋予乔不禁疑惑。  “而且基于之前的负面新闻,这个决定是应该的,”郑青说:“我们公司,和瑞田。”  不知道为什么,宋予乔听郑青的语气,似乎是有些不满的情绪在其中的。  也是,明明瑞田是盗用的自己的方案,就算是两个公司,入围的也应该是金科,而不是瑞田。更何况,瑞田的负责人是张琪,宋予乔这个只见过两面的外人都可以看得出来,郑青和张琪中间应该有一些过往。  商场处处都有猫腻,人情债似乎哪里都有陷阱,宋予乔不敢想象,低头在辞职信下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给戴琳卡送去办公室。  戴琳卡上午刚好要去一趟总公司给叶泽南送文件,就连同宋予乔的辞职信,一同送到了叶泽南的办公室里。  叶泽南当时是不在办公室,他的秘书将文件接过,说:“叶总亲自去订饭店了,等他回来我会交给他。”  戴琳卡心里微微诧异了一下,订酒店?这种事情不是要手下的秘书或者助理做么?为什么要自己亲自去订。  不过,她什么也没有问,长时间在职场,已经完全可以分辨清楚,到底什么是应该问,什么是不应该问。  她笑了笑:“那就麻烦你了。”  中午,宋予乔到公司旁边的一个百货商场里逛了逛,她当然没有忘记,今天叶泽南说过,是他的生日,那么,总不能空手去。  她在柜台走道中间走,看着上面琳琅满目的东西,一时拿不定主意买什么。  以前她总是会花心思买,是因为她还喜欢叶泽南,但是现在,如果送的过分贵重,相反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她这一次去,毕竟是想要与叶泽南谈离婚的事的。  最后,她在一个柜台,挑了一个车内的挂饰,是一个打着中国结的纯手工十字绣,上面的图案并不复杂,是花鸟。  宋予乔付了钱,让店员给包起来。  正在拿钱包的时候,后面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姐夫,这条项链好看吧,配那条礼服裙应该可以吧?”  宋予乔僵了僵,余光已经看到了两个向这边走过来的身影,直接对店员说:对不起,我不包了,你直接拿一个纸袋帮我装起来吧。”  她接过纸袋转身就想要走,身后不偏不巧,张梦琳叫了一声:“予乔姐姐?原来真是你啊,我刚才看着就觉得眼熟,真的是你啊。姐夫,你看,这不是华筝姐的朋友予乔姐么,我们一起去过酒吧喝酒呢,你忘啦?”  宋予乔真的是极其不情愿地转过身来,因为面对张梦琳,就要面对站在她身边的,这个被张梦琳叫做“姐夫”的人。  张梦琳穿的一件花裙子,好像一只花蝴蝶一样,如果用华筝的话来说,就是恶俗。  在她身后,跟着裴斯承和张梦琳的经纪人。  裴斯承微微侧首说话,似乎是在与经纪人谈论一些事情,听到张梦琳的叫声,目光才向宋予乔这边看过来,落在她的脸上。  经纪人也住了口,随着张梦琳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张梦琳娇俏地一笑,转向宋予乔:“予乔姐姐,能不能陪我一起逛逛?他们两个男人的目光我都不相信,我想要买一条项链配我在生日宴会那天穿的裙子,你给我参考一下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