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03 但是你是例外……

103 但是你是例外……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14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6:50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错愕的表情,不经意地就勾起了唇角。  “看见我很惊讶,是么?”  宋予乔后背僵了一下,扯了一下嘴角:“没有。”  “可真是言不由衷。”他啧啧唇。  裴斯承说着。已经向前面走过来,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端起面前宋予乔刚刚用过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那个……”宋予乔抬手,“是我用过的。”  裴斯承将水杯放下。靠在沙发靠背上,双腿交叠敲在茶几的边缘,挑着眼角看着她:“那我已经用过了怎么办,间接接吻?”  宋予乔:“……”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裴斯承表面看起来衣冠楚楚,其实心里一点都不正经,内心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  裴斯承向宋予乔招手,“过来坐,我有话跟你说。”  宋予乔说:“我站着就可以了。”  裴斯承也不重复第二遍,就抬起眼眸,目光静静地落在宋予乔脸上。  宋予乔被这种目光逼的无处遁形,只好坐过去,在靠墙的长沙发的尽头,距离裴斯承坐的最远。  裴斯承打了个响指。坐起来,撑起下巴,说:“其实没有什么要紧事,只是想要你帮忙参考一下,给小孩子买生日礼物的话。买什么比较好。”  宋予乔眼光陡然亮了一下,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裴昊昱,忙问:“是裴昊昱要过生日了么?”  裴斯承点头:“下周一。”  宋予乔暗自记下了这个时间。  随后,从嘉格出来,宋予乔陪着裴斯承去商场里给裴昊昱挑选礼物。  有了清醒之时的肌肤相亲,在裴斯承的车里,宋予乔都觉得身体有一种莫名的悸动,只因为旁边开车的人是裴斯承么?  她抿着嘴唇,尽量只让自己看向窗外。  不过,确实是有些无聊,她的注意力有些太过于集中,竟然开始计算开车的裴斯承的呼吸频率了。  两人到了商场,直接坐电梯上了二楼,儿童玩具用品类的专区。  在货架之间的走道间,宋予乔走走停停。裴斯承错后半步跟在她身后,时而为她提供一些参考,两人这样的模式,就好像是一对新婚的夫妻一样,相携来给孩子买礼物,根本没有半分违和感。  最后,宋予乔挑中了一双轮滑鞋和一个遥控赛车,本来还挑了一套益智拼图,她记得上一次去华苑,看见裴昊昱的房间里有很多益智拼图。就把这件东西舍弃了,只留了轮滑鞋和遥控赛车。  “你看这样的礼物可以么?”  裴斯承说:“你做主就好。”  在收银台,裴斯承要付钱,宋予乔已经抢先一步将信用卡递了过去,“我来付钱,就当是我送给裴昊昱的礼物。”  裴斯承后退一步,也没有再抢着给宋予乔付钱。  挑过礼物之后,裴斯承将宋予乔送到浅语公司写字楼下,说:“到时候裴昊昱可能会给你打电话,邀请你过来参加他的生日party,你不想来可以直接拒绝,我跟他解释。”  裴斯承这样说,让宋予乔有一些窘。  她怎么忍心拒绝一个小孩子的邀请。  “那我先下去了。”宋予乔没有敢看裴斯承的眼睛,因为他的这双眼睛太像是漩涡,看一眼就被牢牢地钉住了。  裴斯承直接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近,说:“什么时候还我一张照片?”  宋予乔愣了一下:“什么照片?”  裴斯承单手扣着宋予乔的手腕,另外一只手打开钱夹,食指轻叩在空着的夹层,“你偷偷拿走了。”  宋予乔笑:“那是我的照片,我拿走有错么?”  “但是,那是你送给我的,送给我,就是属于我的私有物,你在拿走我的私有物之前,不应该先告诉我一声么?”  宋予乔语塞。  她确实是从裴斯承的钱包里,私自拿走了那一张很丑的照片。  “怎么会是我送给你的,”宋予乔说,“我怎么可能送你那么丑的照片。”  裴斯承一听,就知道宋予乔这是词穷了,一笑:“是么,那就送一张漂亮的照片给我。”  宋予乔这才意识到,又陷入裴斯承的语言陷阱里了。  她敷衍地说:“现在纸的照片不多了,我回去找找看。”  说完,她就想要推开车门下车,裴斯承已经先一步握住她的手,倾身靠上来。  宋予乔瞬间瞪大了眼睛,“你……你想干什么?”  裴斯承轻笑出来,“看你吓的,我就是想跟你说一句话。”  他的呼吸拂在宋予乔脸上,有些痒痒的,她别开脸,希望靠这么近,裴斯承不会听见她如擂鼓一般的心跳声。  “什么话?”  裴斯承俯身过来,一只手将宋予乔耳边的鬓发挂在耳后,另外一只手将握着她手腕的手势,改为十指相扣的握法。  宋予乔有些愕然,看向裴斯承。  “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想要跟我拉开距离,想要跟我撇清关系,是不是?”裴斯承没有容宋予乔多说话,已经将手指指腹按在了宋予乔的唇上,“但是,如果我不想你跟我撇清关系呢?”  宋予乔的呼吸已经完全停滞了。  她看着近在眼前的双眸,一动都不能动。  裴斯承继续靠近,说:“我不知道你对于性是什么样的看法,我以前也告诉过你,我从来不跟人一夜情,但是你是例外……”  宋予乔怔怔的看着裴斯承,任由他的脸庞靠上来,双唇细腻地摩挲着她的唇瓣。  “我不知道告诉过你没有,”裴斯承贴着宋予乔的唇,说,“我只跟自己爱的人上床,我只跟你上床。”  这样的话,算是情话么?  如果是的话,这是宋予乔听到过的,最直白,却是最戳中内心的情话了。  她的父母,因为父亲出轨,然后感情破裂离婚,她和叶泽南,也是因为叶泽南在外面招花引蝶,都是因为男人的劣根性,或许先是精神出轨再是身体出轨,都对宋予乔的内心,造成了很深重的阴影。  但是,现在,裴斯承的话……  已经不容她多想,裴斯承轻柔地吻着宋予乔的双唇,让她不由得想要去迎合他,裴斯承的吻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是悠悠荡荡的浮萍,终于抓住了可以依傍的船。  裴斯承的一只手护在宋予乔的腰后,另外一只手依然是十指相扣,吻的十分认真,从嘴角到唇瓣,再到齿关。  直到,宋予乔的胳膊,环上了裴斯承的腰。  他也感觉到,十指相扣的手,因为宋予乔的用力,交握的越发紧。  “愿意么?”他移开唇瓣,“乔乔。”  宋予乔说不出话来,只是喘息地有些厉害了,双颊绯红,唇瓣红润,已经完全被蛊惑了,情不自禁地就点了点头。  “我……试试。”  打开车门走到车外,宋予乔第一次感觉,原来车外的空气这么充沛,急忙深呼吸,拍打了自己的脸颊,向公司里走去。  车内,裴斯承看着宋予乔上了电梯,才打方向盘缓缓驶离。  ………………  到公司,宋予乔先去洗手间整理了一下自己,洗了洗脸稍微补了一下妆,避免面带桃花,让人一看就知道像是发生过什么一样。  从洗手间出来,已经接近下班时间,宋予乔看郑青还在,便将在嘉格最终定下来的分工和设计稿,都交给了郑青。  郑青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看起来比下午宋予乔离开的时候,更疲惫了。  “没什么问题,你不用担心我,”郑青摆手,“我就是晚上失眠没有睡好觉,一会儿去医院开一点安神助眠的药吃一下就行了。”  “嗯。”  “在嘉格开会的时候,瑞田的人,”郑青问,“没有难为你吧?”  “没有。”  只是在最后,那个张琪又挖苦讽刺人身攻击了一下。  宋予乔看着郑青的脸色,没有把这些话告诉他。她能看得出来,郑青不去开会,是介于瑞田的张琪在。  十分钟后,宋予乔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拿过手机看了一眼,上面赫然是一条通知类的消息,打开看了一眼,开头四个字让她一下子呆住了。  “家长您好,最近班级里面表现突出进步的有:李XX,张XX,王XX,裴昊昱,苏XX,刘XX,特此表扬,希望家长能够和学校一起努力,共同为孩子的明天负责。”  着这条短信……  中间夹杂的那个裴昊昱的名字,是怎么回事?  宋予乔这才翻出手机来看,发现手机短信里,这已经不是第一条了,从前几天就开始,每天都有两三条来自学校班主任的短信,因为宋予乔不太关心通知类的短信,也就没有发现。  她虽然没有孩子,不是家长,但是听在小学教书的二姨说过,现在学校里都有校信通,方便学校和家长联系。  可是,裴昊昱的校信通,为什么会直接发到自己的手机上?  还是先转发给裴斯承吧。  ………………  裴斯承收到宋予乔转发的校信通,刚刚从裴家大院接了裴昊昱回来,看了一眼手机,又看了一眼后座的儿子。  裴昊昱正喜滋滋地一个人在后座背刚刚在学校里学的一二三四歌,兴致勃勃,还特别欢快地问裴斯承:“老爸,你说我把这个背给乔乔听,她会不会给我做好吃的鸡蛋饼啊?”  裴斯承没说话。  裴昊昱已经习惯了自言自语,索性自己回答,“一定会的,我最近这么听话。”  他向前踢了踢腿,踢到了一个硬的东西。  咦?  地上的这个黑色的纸袋里装的是什么鬼?  裴昊昱从座位上下去,蹲在地上,拆开了包装袋,竟然是一辆遥控赛车,还有……一双轮滑鞋?!  他鼓着腮帮:“老爸,你是不是太没有创意了,遥控赛车家里有三辆了,还有轮滑鞋,我最讨厌的就是……”  裴斯承说:“这是乔乔送你的生日礼物。”  裴昊昱说了一半的话又咽了下去,眼珠一转,“我最喜欢的就是轮滑了!爸爸,你明天就给我报一个轮滑班……等等,爸爸,我的生日不是在十二月份吗?现在才五月,是不是搞错了。”  “没有搞错,下周一你生日,记得给乔乔打电话,让她来参加你的生日party。”  这一点,裴昊昱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就是过两次生日嘛,阴历和阳历,是的,没错,昨天慕小冬还说他也是过两次生日的。  临下车的时候,裴昊昱扒着后车座问裴斯承:“爸爸,你今天见乔乔了么?”  “嗯。”  裴昊昱眼睛一亮,“她有没有说起,我最近学校表现很好啊?”  因为改了宋予乔的校信通以后,裴昊昱就开始表现的像是一个十足的乖学生,听慕小冬说,他妈妈的手机校信通里,表扬的信息都有他的名字,自豪感顿时爆棚。  “没有。”  裴昊昱一下子好像被针扎破了的气球,拎着乔乔买的礼物就溜下了车。  不过还好,没有精神上的抚慰,有物质上的就好了,乔乔给他买了礼物!  ………………  做过手术的裴玉玲,康复的还算是不错,她就向医生提议要回家去住医院里虽然是单人的套房,却也不如自己家里住的方便。  但是,回到家的当天晚上,就得知了一个消息。  裴玉玲虽然说已经基本上不管事了,但是鉴于自己儿子的阅历还是浅,自己栽培的人,就留在公司里帮助叶泽南,因为是她手底下出去的人,有一些事情,自然也是会先向裴玉玲说。  所以,当裴玉玲听说了叶泽南要把他手中一半的股份转让给宋予乔的时候,直接就怒了。  她给儿子打电话:“叶泽南,你现在给我回来!马上回家!”  叶泽南说:“妈,我已经说过了,今天晚上不回去了。”  裴玉玲说:“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了?如果你眼里有,那你现在就给我回来!”  叶泽南敷衍地说:“好,我知道了。”  他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现在在他的心目中,母亲的一些行为,全都是无理取闹了。  叶泽南挂断了电话,揉了揉眉心,端起面前的红酒,仰起头来一饮而尽。  乔沫手执红酒瓶,为叶泽南重新倒上了一杯红酒,说:“是你妈妈打电话让你回去么?”  叶泽南抬眼,点了点头:“嗯。”  乔沫走到叶泽南身后,“我帮你按一下吧,我以前学过一些按摩和穴位,疲劳的时候,按摩一下效果很好。”  叶泽南放下手,向后靠了靠,闭上了眼睛。  乔沫见叶泽南并没有拒绝,就在手上撒上了一些精油,在叶泽南的太阳穴,到眉心的位置,轻柔的按捏着。  仍旧是乔沫在夜色的那个小房间,因为叶泽南最近公司的事情太忙,他一直没能抽出来时间去找夜色的阿绿去谈乔沫的去留。  之前有谈过一次,阿绿说:“这个乔沫是我们老板亲口要留下来的,要不然也不会安排在这里面由着她的性子接不接客了,所以,叶少,您如果真是在乎这个乔沫,就必要知会一下我们老板。”  叶泽南当时的回答是:“那就先往后放一放吧,不急。”  但是,叶泽南在心里有了烦心事之后,想要来的第一个去处,依旧是乔沫这里。  因为乔沫给他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会给他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很温暖,很安静的感觉。  有时候,他会以为,这个女人是不是因为第一眼看成是宋予乔,所以之后才会有了类似的感觉,但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在叶泽南的记忆里,宋予乔是活泼的,阳光的,喜欢蹦蹦跳跳,几乎要向全世界宣告叶泽南是她的男朋友。  乔沫不一样,乔沫自始至终都很安静,没有太过激的行动,如果不出声说话,似乎就永远和背景墙融为一体,没有人发现。布女吗血。  “我昨天离婚了。”  乔沫放在叶泽南额头上的手顿了顿,轻轻地“嗯”了一声,以示她在听。  “直到离婚之前,我都知道,我自己是爱着宋予乔的,我宁可将自己手里的股份,一半都给她,”叶泽南说,“但是,我还是和她离婚了……”  乔沫没有吭声,眼睛看着前面白色的墙壁,没有说话。  在乔沫的按摩下,叶泽南真的感觉头没有那么疼了。  他说:“这几天比较忙,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就去找顾青城谈,看看需要多少钱,他才肯放你走。”  “没关系,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乔沫自嘲地笑了笑,“除了出门要跟人请示,后面有人跟着,没有了自由,什么都有,有吃的有穿的,真没什么不好的,就是我自己要的多了点,怪我自己太贪心。”  叶泽南忽然抓住了乔沫的手腕,“别这么说,我知道你心里苦,我说过会帮你出去,就一定会说到做到。”  乔沫动了动唇,刚想要说些什么,叶泽南的手机就又响了。  叶泽南皱着眉,看见屏幕上依旧是母亲的号码,直接挂断,而后半分钟,就又成了刘姐的电话。  这一次,叶泽南接通电话了电话。  里面传来刘姐心急火燎的声音:“少爷!不好了,夫人她晕倒了!你快点回来啊!”  叶泽南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乔沫猝不及防,向后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将后面的一个白瓷的花盆撞在地上,摔得粉碎。  叶泽南转过来急忙拉了乔沫一把,避免她摔倒。  乔沫笑了笑,她在电话里也听见了一些,说:“是伯母出什么事情了么?你快些回去看看吧,我这里没有关系。”  “那我改天再来看你。”  乔沫看着叶泽南拉开房门跑出去,脸上的笑意渐渐地隐去了,她抓起面前的红酒酒杯直接照着墙面砸过去,嘭的一声炸碎了,在墙面上留下一道红色的印迹。  是的,乔沫是心里苦,她才会迫切地想要摆脱这一切,不再出门受人鄙视看人眼色!  她把所有的希望都押在了叶泽南身上,连同她自己的心。  ………………  叶泽南一路上飙车飞快,生怕母亲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还特意给方照挂了一个紧急电话,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及时的做好抢救的准备。  但是,他没有想到,回到家里,进了门,第一眼就看见裴玉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手里拿着遥控板调台,左手边放着一个新鲜的果盘。  裴玉玲看见叶泽南回来了,将遥控板放下,招手让叶泽南过来坐下。  叶泽南将车钥匙摔在桌上,“妈,这就是你的晕倒了?!”  裴玉玲坐直了身体,“我不这么说,你能回来么?现在当妈的叫不动你了,你长大了,翅膀硬了,妈的话可以不听了,能将你爸留下的财产随意挥霍掉了!”  叶泽南就知道,母亲说的又是股份的事情,他说:“我跟宋予乔离婚,财产分割就是这样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婚后财产你公证过么?宋予乔绝对不会张嘴给你要叶氏的股份,顶多是要钱,要钱就给她钱,你何必要这么拱手让给她叶氏的股份?”  叶泽南握着拳,说:“宋予乔当年,陪着我们住地下室,妈,你忘了么?她嫁给我这三年,浪费了三年的青春,对女人来说,青春是不能用钱还衡量的!别说把我手里的一半股份给她,就算是把整个叶氏给她,都弥补不了这三年来我对她的亏欠!”  裴玉玲真的为儿子这样的心思想不通:“已经离婚了懂不懂?就算你给她钱,就算你再喜欢她,现在,以后也不可能了!”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叶泽南笑了笑。  裴玉玲被儿子这句话问的一愣,“儿子,你别犯傻,别这么糊涂。”  叶泽南说:“我没有糊涂,我的头脑没有比现在更清楚的时候了,妈,你手术完,医生叮嘱你要好好休息,你早点睡。”  他说完,就没有再做任何停留,直接上了楼。  裴玉玲忽然眼前发黑,觉得头一阵疼,旁边的刘姐赶忙走过来,“夫人,您怎么了?”  裴玉玲想要伸手去扶刘姐,却一下子扶了个空,一头栽了下去。  “夫人!夫人!”刘姐急切地大声喊,“少爷,你快下来看看夫人!快打急救电话!”  其实,狼来的的故事是真的,谎话说三遍,就算是真话,也要生疑了。  有时候,自作自受,真的就是说给那些心眼太多的人听的。  往往,单纯一些,简单一些,过的更快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