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06 难以抗拒…… (钻石推荐票加更,谢谢)

106 难以抗拒…… (钻石推荐票加更,谢谢)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959更新时间:2015-10-17 06:46:52
    不过,叶泽南那边已经动了筷子,酒杯都已经满上了,就没有过来。裴夫人也没有勉强,她和裴玉玲的关系不错,经常走动,所以对叶泽南也就不太一样。  宋予乔心里完全乱了。  叶泽南为什么会出现在裴家的这个宴会上?他和裴斯承难道是亲戚?  她反应有些迟钝,脑子里忽然想起来。大约在两个月前,她刚刚接触裴斯承的时候,裴斯承曾经给戴琳卡打过一个电话。当时她脑子里还冒出了一个念头。是不是裴斯承和叶泽南认识?  只不过,后来事情一多,就都给忘掉了。  裴临朝倒是没有注意到宋予乔的这点反常,不过应该说宋予乔隐藏的很好,除了在裴斯承面前,宋予乔总是不由自主地失态。在别人面前,她一般都不会轻而易举地表露自己的内心,包括此时,除了裴斯承,没有人看得出,她内心的慌乱。  裴临朝问裴斯承:“怎么没把你儿子带上?”  裴斯承笑了笑:“裴昊昱肚子不舒服,只能吃一些白粥,就不让他过来了。”  宋予乔听了裴斯承这句话,转过脸去:“裴昊昱肚子不舒服?”  “嗯。可能是吃坏了肚子了。”  宋予乔抿了一下嘴唇,并没有再多加询问了。  她低着头吃饭,生怕一个不小心和叶泽南在后面遇上了,毕竟在这种场合,他们的关系,本就不适合遇见,见了面只会尴尬,或许还会在这样一个寿宴的场合,闹出点不愉快。  裴斯承也看的出,宋予乔有些心不在焉了,知道这一趟回去,免不了又是一番解释了。  本想要等到宋予乔完全安下心来之后,这件事情再揭出也不晚,偏偏现在刚开始,宋予乔本就有些动摇不定的时候。  裴斯承给宋予乔挑了一块鱼肉,放在她的餐碟里。  鱼是清蒸鱼,是用料酒淋过,去掉了鱼腥味,只不过,宋予乔似乎是对腥味过于敏感了,她一口鱼肉刚刚凑到唇边,就有些反胃干呕。  裴斯承扶住宋予乔的胳膊,“怎么?”  宋予乔摆了摆手:“没事儿,就是有些反胃。”  她端起手边的果汁喝了一口,往下压了压那种感觉,但是等到吃稍微油腻一些的菜的时候,跟裴斯承说了一声“我去洗手间”,直接捂着嘴就跑出去了。  餐桌上,裴夫人说:“是不是有身孕了?”  裴斯承豁然抬起头来。  裴夫人看裴斯承这样的表情,就知道了,说:“现在年轻人都不上心,回去了去看看医生。”  坐在一旁的裴颖拍了两下手:“哈哈,裴昊昱那个小霸王要是知道了会是什么表情?真是期待。”  不过,裴斯承也没有再搭腔了。  这几次和宋予乔上床,他确实都没有做措施,而宋予乔不知道从哪里知道,误以为自觉不能怀孕,事后肯定也没有吃过避孕药。  难道真的是有了?  宋予乔在冲出去的时候,叶泽南只觉得眼角的余光飞快地窜过去一道人影。  左手边的一个表系的大婶正在八卦:“是啊,就是裴家老三,前几年回来一声不响带回来一个儿子,现在又是一声不响直接带了一个女人上门了。”  叶泽南没有吭声,微微转过去头,看了一眼坐在桌边的小舅,想起刚刚跑出去的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小舅带回来的女人了,只不过,因为母亲和裴家这边走动不是太频繁,他和裴家的关系自然而然也不是太亲近。  不过,毕竟是小舅。  叶泽南这么想着,也就端起来手边的酒杯,走过去前面一桌,先是向裴临朝敬了祝寿酒,才转向裴斯承。  裴斯承也叶泽南也喝了一杯酒,询问了一下裴玉玲最近的情况,说:“还在医院么?我都没有听提起过,明天我去医院里看看你妈。”  说完,裴斯承转向裴临朝:“大伯,她身体不舒服,我带她去医院看看,先走了。”布叼岁号。  “去看看,到底怀孕了没有,好有所准备。”  “嗯。”  ………………  这边宋予乔到洗手间里,干呕了几下,旁边有一个女士走过来,十分好心地递给她纸巾。  宋予乔说:“谢谢。”  “不用谢,有的在前两个月就会有这种比较强烈的孕吐反应,我当初怀我女儿的时候,也是这样,你可以多备一些酸梅。”  宋予乔:“……”  毕竟两人并不相熟,宋予乔只是笑笑,没有多做解释。  等到洗手间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才直起了身体,走到外面的洗手台洗了一下手,漱了漱口。  真是想怀孕想疯了。  以前,在不知道自己并不能怀孕之前,宋予乔也没有觉得有没有孩子如何,甚至觉得当社会上的丁克一族也未尝不好,可是自从知道了自己不孕,简直就是分分钟觉得自己肚子里有个孩子。  宋予乔靠着洗手台站了一会儿,才推门走了出去。  洗手间外,走过走廊,她看见裴斯承站在走廊尽头,双手插兜,手腕上挂着她的包。  宋予乔脚步略顿,走过去,“不用进去了么?”  裴斯承说:“不用了,我对大伯说了,你身体不舒服。”  提到不舒服,宋予乔首先就想到了裴昊昱,就问:“裴小火是真的肚子不舒服?”  “嗯,拉肚子,今天没有去学校,”裴斯承说,“送去他奶奶家了。”  两个人经过前厅,走到裴家大宅的停车场,上了车,宋予乔才犹豫了一下,问:“你和叶泽南是亲戚么?”  裴斯承早就料到宋予乔会有这么一问,一边打开了电台,一边挂档起步,“嗯。”  宋予乔心里咯噔一下,“什么亲戚?”  裴斯承调了一个音乐电台,等里面的音乐声放出来,才说:“叶泽南的母亲,和我是同父异母的关系。”  宋予乔一下子呆住了。  裴斯承……裴玉玲……  她如何就没有想到过,姓氏一样的话,会有这么一层关系?  她低着头,绞缠着自己的手指,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以为,她跟裴斯承之间的关系,也就仅仅止步于她是个二婚的女人,裴家这边不会同意,却不曾料想到,裴斯承竟然是……  电台里,流淌出来张信哲的一首歌。  “我和你,男和女,都逃不过爱情,谁愿意,有勇气,不顾一切付出真心……”  不顾一切,付出真心?  宋予乔知道,自己还没有到不顾一切的那种地步。  最后,她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动了动唇:“也就是,你是叶泽南的小舅,对么?”  裴斯承踩下油门,在最后几秒的时候,冲过了一个绿灯和黄灯闪烁的间隙,说:“是。”  “你早就知道了,故意瞒着我的,是不是?”宋予乔看着前面的挡风玻璃,问。  裴斯承到了一个路口,车子驶进慢车道,停在一个临时停车位上,转过来脸,“宋予乔,你看着我。”  电台里,张信哲清亮透彻的声音传了出来。  “对你有一点动心,却如此害怕看你的眼睛,有那么一点点动心,一点点迟疑,不敢相信我的情不自禁……”  裴斯承抬起宋予乔的下颌,宋予乔别开眼睛,没有看裴斯承。  “宋予乔,我只问你一句,你喜欢我么?”  此时此刻,这一句歌词,真的说明了宋予乔的心声——“我对你有一点动心,不知结果是悲伤还是喜,有那么一点点动心,一点点迟疑,害怕爱过以后还要失去……难以抗拒……”  她抬起眼眸,对上裴斯承的眼睛:“是,我想喜欢上你了。”  裴斯承唇角忍不住勾起来,“把‘喜欢’两个字去掉,再说一次。”  宋予乔微微蹙眉,回味了一下这句话,瞪着裴斯承,“这种时候你还没忘了耍流氓?”  这种时候,也只有裴斯承有这种心思了。  裴斯承重新发动车子,宋予乔侧着脸看窗外,却也没有在说话,她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刚刚张信哲的歌。  “有一点点动心……”  “难以抗拒……”  裴斯承没有送宋予乔回金水公寓,而是直接开回了华苑。  宋予乔没有下车,就坐在副驾上,连安全带都没有解。  “我不下车,你送我回金水公寓。”  裴斯承下了车,从车头绕过去打开副驾的门,俯身帮宋予乔解了安全带,直接将她从副驾上抱了出来,用后背将车门关上。  宋予乔挣扎着要下去,裴斯承真的就松了一下手,虽然只是一秒钟,宋予乔啊的叫了一声,吓的已经一下子搂住了裴斯承的脖颈。  “不要动啊,要不然就真把你摔了。”  宋予乔别过脸,不再动,却也不再说话了。  裴斯承知道宋予乔现在心里别扭着,等到了家门口,将宋予乔放下来,一只手扣着她的手腕,避免她跑掉,另外一只手开了门锁,将宋予乔拉了进来,把门锁的指纹识别取消掉,上了双层锁。  宋予乔刚想要大声说话,裴斯承比了一根手指在宋予乔唇边:“小声,别把裴昊昱给吵醒了。”  宋予乔闭紧了嘴唇,也不再说话了。  她一时间也忘了,刚刚在裴家大伯的寿宴上,裴斯承还说小家伙在奶奶家里。  “裴斯承,你干什么?”  裴斯承忽然蹲下来,让她吓了一跳,已经下意识地放低了声音。  “帮你把高跟鞋脱掉。”裴斯承将宋予乔高跟鞋上的搭扣解开,扶着她的腰,让她抬起脚把鞋脱掉,给她穿上了一双比较舒服的亚麻拖鞋。  宋予乔低着头,看着裴斯承的动作,心弦被狠狠地拨动了一下。  在她的记忆里,除了小时候,妈妈帮她脱鞋穿鞋,裴斯承是第一个,肯蹲下来,俯身帮她脱鞋的人……男人。  上了楼,裴斯承在宋予乔的耳侧落下一个吻:“我先去洗澡,你先换衣服。”  宋予乔偏头躲开裴斯承的吻,点了点头,裴斯承就自己进浴室了。  宋予乔听着浴室里的水声,闭上了眼睛,直接趴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不管是身下的棉被,还是枕头上,都沾染着裴斯承的味道。  她双拳紧握,狠狠地砸了两下绵软的床垫。  如果倒退回三年,她不为了赌气,不为了不甘心,就不曾嫁给叶泽南,那么现在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了,她不会是二婚,也不会把前夫的小舅变成了自己喜欢的人。  该怎么办?  她好想问姐姐,想去问母亲,但是母亲远在加拿大,这种事情不好惊动她,宋予乔就翻身拿起手机来,给姐姐宋疏影打了个电话。  只不过,宋疏影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心里好乱,她很想要快刀斩乱麻,将这些盘根错节的关系直接给斩断,反正她和裴斯承也仅仅是发生过关系,还没有其他不可割舍的关系。  但是,心里舍不得。  浴室里,忽然传来了裴斯承的声音:“予乔,帮我把睡衣和内裤拿过来。”  宋予乔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裴斯承浴室门已经开了一条缝:“你不给我拿我就光着出去了。”  宋予乔翻身起来,从衣柜里找出了一套黑色的睡袍和男士的四角内裤,脸上的红晕已经绵延到耳根,她走到浴室门外,将手从打开的浴室门缝里递过去,手腕被一只大手抓住,面前的浴室门一下子打开,宋予乔已经被拉进了浴室里,后背靠在墙面上,身上丝质的衣服瞬间就湿了一大片。  浴室里全都是朦胧的水汽,她触目所及,就是裴斯承赤裸的胸膛,直接闭上了眼睛,将手里的睡袍向前伸了伸:“你要的衣服。”  裴斯承没有说话,也没有接宋予乔手中的衣服,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宋予乔闭着眼睛,完全不知道裴斯承现在在干什么,忽然感觉裴斯承的双手绕到她的腰侧,拉开了上身衣服的拉链,猛的睁开眼睛,裴斯承的吻就落了下来。  宋予乔对裴斯承的吻,不管是第一次,还是很多次后的现在,自始至终根本就是毫无抗力的,总是想要迎合这种亲密的举动,手中脱力,浴袍已经掉落在浴室的地上了。  裴斯承在亲吻的同时,已经将宋予乔身上的坎肩脱掉,只剩下连体裤尚且连在脚踝处,勾着地上一抹水渍。  他轻笑了一声,将宋予乔背后的文胸扣解开,胸前的丰满跳出来,他忍不住又在宋予乔唇上狠狠地吮吸了几下,手中揉捏的动作用了几分力气。  如果不是裴斯承搂着宋予乔的腰,宋予乔恐怕已经靠着墙滑下去了,她浑身都是虚软的,完全用不上力气。  裴斯承直接抱着宋予乔进了浴缸。  原本一人的浴缸,现在忽然有了两个人,里面的水溢了出来。  宋予乔坐在裴斯承的身上,用拳头抵着他的胸肌,向后侧身,说:“我要出去。”  裴斯承的手在宋予乔身上上下游走着,倒了一些泡沫的沐浴液在手心:“我只是想给你洗澡,你别乱动,小心额头上的伤口,不要沾了水。”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鸳鸯浴,真的就是裴斯承自作自受了,坐在他身上的宋予乔一直在乱动,好像完全一反常态了,搂着他的脖子凑上来,直接亲吻他的唇。  雪白的身体带来的视觉,还有手指尖那种细腻光滑的触感,以及宋予乔接吻时候胸口剧烈起伏的弧度,都无疑让裴斯承血脉喷张,几乎把持不住,需要咬紧了牙关,帮宋予乔擦洗身体。  半个小时后两人从浴室里面出来,浴室地面上的水,已经流淌到外面的穿衣处了。  况且,裴斯承满身的邪火还没有办法发泄,只能在宋予乔腿间蹭啊蹭,真是难受的要了命。  裴斯承把宋予乔抱出去之后,又回到浴室里,冲了个冷水澡,泄了泄火。  出来的时候,宋予乔已经换好了衣服,睁着眼睛看裴斯承,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一眨不眨,这个时候,裴斯承忽然发觉,其实儿子那双漂亮的眼睛,完全活活脱了宋予乔。  裴斯承将身上的水擦干,从医药箱里拿出来喷雾,撩起她的刘海,额上喷了两下,找来一个卡子,将她的刘海卡上去,露出来白静的额头:“伤口不要一直用头发捂着。”  他收拾好东西,侧躺在宋予乔身边,拿起她的手指,一根根的把玩着,“有什么想问的?问吧,我一个一个回答你。”  宋予乔转过来,看着裴斯承:“没什么,我想亲你。”  她说着,已经凑上来想要吻裴斯承裴斯承脸一扭,她就吻在了他的脖子上,宋予乔唇上濡湿的触感在脖颈上,让裴斯承马上就又有了感觉。  他一边拿住宋予乔在他身上乱摸的手,然后紧紧地搂住她的腰,从齿缝间蹦出来四个字:“不要乱动。”  宋予乔眼睛里好像蒙了一层水雾的薄膜,看着裴斯承,三秒钟后,她松开了裴斯承的脖颈,转身背对着他。  裴斯承气结,伸手将墙上的壁灯给关掉,将宋予乔捞在怀里,脸颊贴在她的背上,说:“予乔,我知道你现在心里特别乱,但是,你相信我,这一切都交给我,我会扫清一切障碍,不会有外力阻拦,有的只是你自己的心,你要敞开你的心,来接纳我,明白么?”  宋予乔的后背僵了一下。  她睁着眼睛,在黑暗里,特别明亮。  裴斯承当真是了解她,她对裴斯承有感觉,有一点动心,却仍然爱的克制,没有完全敞开自己去接纳他。  换句话来说,就是她怕受伤,怕再一次受到背叛,怕爱过以后还要失去,怕那种心痛到无以复加的感觉。  她也想要什么都不在乎,抛却所有只在乎自己,只想自己的感觉,但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本就不可能只是一个单个的个体,一个人,总是要成为社会这张巨大的网中的一个节点。  宋予乔想了许久,才转过身来,在裴斯承的怀抱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说:“晚安。”  裴斯承捋这宋予乔披在肩后的发丝,吻了吻她的发心:“晚安。”  就在宋予乔和裴斯承相拥而眠的这个夜晚,在裴家大院,裴首长裴临峰,接到了大哥打来的电话。  裴临朝说:“老三那个媳妇儿真是不错啊,都怀孕了也没听你吭声,还顺走了我一块明朝的篆刻,捧在手心里宠的啊。”  裴临峰完全是一头雾水:“……等等,大哥,你这是在说我哪个儿子?”  裴临朝:“……”  然后,不过三分钟的时间,在马桶上坐着的裴昊昱小盆友,正在肚子疼得死去活来就是拉不出来,忽的就听见了楼上嘭的一声,好像是什么玻璃炸裂了。  他激灵了一下,顿时拉的无比顺畅了,还对在卫生间门口贴着门板站的裴老太太大喊了一声:“奶奶,我拉出来了!”  门外的裴老太太对老头子忽然砸砚台这种事情,暗自里竖了个大拇指。  还是老头子有办法。  ………………  叶泽南从裴家老宅出来,在停车场,无意间听到了一个名字——宋什么乔。  他顺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是裴家小妹裴颖口中说出来的。  “她是那个宋部长的小女儿?”  “不是,好像没有什么背景。”  叶泽南皱了皱眉,他们口中的宋什么的,是宋予乔?  他叫住了裴颖。  裴颖如果按辈分上来,应该是叶泽南的小姨妈,只不过年龄相差不多,经常也就都是名字称呼。  “什么事?”  叶泽南问:“刚刚你说的,是谁?”  裴颖说:“就是三哥,你小舅带过来的那个女人呀,你没见着啊,好像还怀孕了呢,刚才吐的厉害。”  “哦。”  如果说刚才叶泽南有一点困惑,那么现在一丁点没有困惑了。  肯定不是宋予乔,宋予乔已经被诊断为不孕了,还怎么能怀孕孕吐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