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07 做梦都梦到生孩子

107 做梦都梦到生孩子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229更新时间:2015-10-17 06:46:52
    宋予乔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躺在手术台上,眼睛上面的手术无影灯照的她不停流眼泪,偏偏还想要睁着眼睛看。  肚子圆鼓鼓的。就算是躺着,她都可以看见自己的肚子,身边是带着口罩的医生和护士,忙忙碌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她耳朵里嗡嗡的一片乱想。完全听不到。  不知道已经多久了,她浑身已经虚脱无力了,已经不知道呼气吸气多少次。终于。听见了一声婴孩的哭啼声,头顶的无影灯灭掉,她看到了一张皱皱巴巴的脸,红的皮肤,身上全都是黏黏的羊水,好像裹了一层薄膜。  当护士要将孩子放在她臂弯里的时候。宋予乔一下子醒了,睁眼眼睛,头脑里还能回忆起梦里,听见婴孩的哭声那一瞬间,竟然从心头涌起的喜悦。  只不过,这种喜悦,也只能存在于梦中了。  真是魔怔了,竟然做梦都梦到生孩子。  宋予乔的枕侧已经空了,裴斯承没有在身边。她摸了摸身边的温度,还带有一丝提体温,可能是裴斯承也是刚刚起来不久。  浴室里好像听着有水声,裴斯承应该是在洗澡。  裴斯承晚上需要洗两次,早上洗一次,真是有洁癖。  其实,裴斯承不是洁癖,是因为早上醒来晨勃啊,然后还有一个绵绵软软的身体在自己的怀里,所以现在根本就不是洗澡,而是泻火啊。  等到裴斯承从浴室里出来,床上已经没有人了。  如果不是裴斯承昨天晚上已经把门锁的密码换掉了,现在看到床上没有人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冲到楼下去,看看宋予乔是不是跑掉了。布低乐才。  裴斯承换过衣服,才从楼梯上下去,听见餐厅里有声音,就知道宋予乔是在做饭。  这一次冰箱里的食材比较多,似乎上一次宋予乔说过冰箱里没有东西之后,裴斯承就专门每天都去超市采购应用的食材一样。  宋予乔就做了杂蔬粥,培根金针菇煎了一下,卷上一层薄薄的鸡蛋煎饼,又调凉拌了一个水果沙拉,看起来应该还不错。  转身,就看见裴斯承靠着门口的冰柜站着,穿着浅色的西裤,上身的衬衫扎在裤子里,袖口的衬衫向上卷,露出一小段麦色的小臂,正抱着手臂看着她,不知道看了多久。  宋予乔别开了脸,将手里的餐盘放在桌上,“去叫裴昊昱吧,要吃饭了。”  裴斯承说:“裴昊昱在他奶奶家。”  宋予乔掀起眼帘,也并没有说什么,“那你过来端一下粥。”  裴斯承依言过去,从宋予乔手里将两碗杂蔬粥端过,顺道用手指揩了一下她光洁的手腕,还一本正经地吹了一下粥上面飘散的热气,“是不是刚做的,看起来很烫啊。”  宋予乔:“……”  两人坐在餐桌边,原本只是安静地吃饭,裴斯承忽然开口:“你已经辞职了?”  宋予乔点了点头:“嗯,月底就可以办好手续离职。”  裴斯承说:“我正好缺一个秘书,来裴氏吧。”  宋予乔没有搭腔,视线落在两人之间的水果沙拉盘上,余光堪堪能够看到裴斯承的拿着调羹的手腕。  等到下个星期离职之后的打算,她还没有想好,所以不做许诺。  对于宋予乔辞职,裴斯承乐享其成,放在自己手边,用着当然更舒心,更何况,宋予乔对裴斯承的习惯了解的很透彻,他不知道是不是宋予乔潜意识里就留存有他的一些习惯,根深蒂固了,就算是失忆也能够下意识地记起来。  裴斯承问:“上一次送你的花,喜欢么?”  “喜欢,”宋予乔漫不经心地说,“我花了四百二十八买了的花,当然喜欢。”  裴斯承蹙了蹙眉,“你自己掏的钱?”  宋予乔点头:“到付嘛,我了解。”  裴斯承:“……”  两人正在享受着一次难得安静的早餐时间,忽然门口咚咚咚地敲门声,然后就是连续不断的门铃声。  裴斯承微微蹙眉,说:“我去开门。”  在外面敲门的人正是裴昊昱。  等黎北叔叔把他送到学校,他才想起来今天有美术课,而水彩笔忘在家里了,就叫黎北叔叔把他送到华苑来,自己坐着电梯上来拿。  但是,为毛自己家里的门自己都打不开了?!  裴昊昱试了好几次指纹识别,不管用,又输入了一下密码,还是错误的!为什么会这样!  家里不是遭了贼了就是老爸把门锁给换了。  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一些。  老爸竟然剥夺了他在这个家里居住的权利!  他想着,就开始敲门,然后跳起来,按一下门铃,再跳起来,按一下门铃。  门开了。  果然,来开门的是爸爸!每次都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哎,没办法。  裴斯承问:“怎么没去上学?”  裴昊昱直接从爸爸的胳膊下面钻过去,抛下一句:“别给我说话!”  裴昊昱一进屋来,狗鼻子就发挥作用了,一下子就闻到了香喷喷的味道,什么好吃的东西?他没有给老爸打招呼,直接就一溜小跑去了餐厅,一眼就看见了宋予乔。  “乔乔,你怎么在我家?”  “阿姨昨天在这里睡了,”宋予乔说的很坦然,问,“小火吃饭了么?要不要吃一点?”  “要!”  裴斯承回答的声音比在教室里老师点名答道的时候更响亮,还连忙将手里吃了一半的肉包子塞进了书包里。  “我还没吃饭!”  宋予乔原本就是做了三人份的早餐,就走到厨房里,将剩余的一小碗粥盛出来,打掉裴昊昱要抓培根金针菇的手,“先去洗手。”  裴昊昱连忙从椅子上跳下来,又是一溜小跑跑到洗手间里去洗手,出来之后就给宋予乔显摆:“我用了两遍香皂。”  宋予乔将粥端上来,问:“真棒,你肚子还疼不疼?”  “不疼了!”裴昊昱说,“昨天在奶奶家只给我吃白粥,饿死我了。”  裴斯承站在餐厅门口,刚好就看见宋予乔抱着裴昊昱坐上椅子,卷起衣袖的样子,看的有些入了神。  宋予乔抬眼:“你在看什么?”  裴斯承一笑:“贤妻良母。”  宋予乔别开脸,脸颊却有些热了。  楼上,这三口在吃着早餐,楼下,黎北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上去拿个水彩笔需要半个小时么?迟到了还不是他要进去送,跟班主任解释迟到的原因,还有他这个不合格的家长。  无奈,黎北只要锁了车,上楼。  敲门。  “小少爷,你这一去不……”  开门的却是裴斯承。  “老板,您在家啊。”  裴斯承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去公司了。”黎北说完就要转身,却被裴斯承叫住了。  “到办公室里准备准备,去国外出一趟差,文件我已经下达给虞娜了,到她那里看文件。”  出差?  在大公司里出差,一般都是肥差,管报销还有各种福利,这一趟回来,又可以给女朋友多添两条裙子了。  黎北嘿嘿地笑了笑,问:“是要去美国还是加拿大?”  裴斯承淡淡地一笑:“去中东,去慰问一下裴氏的员工。”  黎北:“……”  为什么会这样?黎北深入反思了一下最近自己的工作,每项工作都是兢兢业业啊,唯恐半点不合老板心意啊,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好伤感,果然是伴君如伴虎么,到底是哪只蹄子踩了老虎尾巴了?  直到黎北踏上飞往中东的航班,都还没有想通。  ………………  裴斯承把裴昊昱送到学校,亲眼看着他进了学校门,到商场里买了两双女款的平底鞋,路过医院,顺路去看了一下裴玉玲。  裴玉玲倒是没有想到裴斯承会在上午这个时候过来,就让刘姐倒水,招呼裴斯承坐下。  裴斯承接过水杯,笑了笑,道了一声谢。  裴玉玲问:“公司的事情不忙么?怎么大早上的就过来医院。”  裴斯承说:“还可以,大姐的病怎么样了?”  裴玉玲把前两天医生说的话复述了一遍,裴斯承微微蹙眉,说:“不是不能动气么,大姐你就不要动气,唐七的母亲是医院的院长,我打声招呼,让她找最好的医生来瞧瞧。”  “好的医生倒是不必了,泽南帮我找了脑科的医生,”裴玉玲叹了一口气,“不是说的,如果真能管得住自己的脾气,不着急,那也就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泽南,他刚刚离了婚,却把手里握着的一半的叶氏的股份给送了那个前妻,女人都是贪得无厌的,直接就吞了我叶家一半的家产……”  说到这儿,裴玉玲忽然住了口,因为她看到裴斯承眼睛里闪过一抹红光,不过转瞬即逝,她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裴斯承端起面前的水杯,问的慢条斯理:“泽南离婚了?”  裴玉玲这才意识到,自己儿子离婚的时候,暂且都还没有告诉其他人,因为结婚结的就悄无声息,现在离了婚依旧是悄无声息。  “嗯,”裴玉玲移开了目光,“我还没有告诉爸,你也先别说。”  就算是裴玉玲不交待,裴斯承也不会到父亲跟前去说,现在裴临峰正十万火急通缉这个儿子,他不会自动送上门去。  与裴玉玲说了一些话,裴斯承起身告辞。  裴斯承出了门,刚好看见一个提着保温壶的女人从走廊上经过,第一眼看过去,好像有一些面熟,不过细想,又不记得是在哪里见到过。  这个女人的目光,也在裴斯承面上落下,只不过只是一下,就飞快地移开了,脚步匆匆向前。  这个女人,就是乔沫。  裴斯承确实应该与乔沫遇见过,就在那晚绑架宋予乔的时候,她靠在前面的车边,身边是苏庆的情妇小蝶,就看见了前面的一个身穿夹克的男人,正在与丧心病狂的苏庆对峙着。  裴斯承当时的注意力全都在宋予乔身上,自然是注意不到这边的乔沫。  但是,乔沫却是观察了许久。  宋予乔是叶泽南的前妻,裴斯承呢,她早已找人调查过,是叶泽南的小舅。  乔沫冷笑了一声,抬眼看了一眼刚刚裴斯承走出来的这间病房,默默记下了病房号,才提着保温壶去了前面不远处的病房。  刚进了门,就听见了徐婉莉的声音:“乔沫姐,今天带的是什么好吃的?”  乔沫在关门的瞬间,已经调整好了脸上的表情,走过去,打开了保温饭盒,说:“煲了乌鸡汤,还有一些小菜。”  “又是鸡汤,我这几天都喝腻了。”  乔沫坐下来,已经盛了一小碗汤,笑了笑:“你现在需要养身体,多吃一些营养的东西,恢复的快。”  徐婉莉点了点头,低头喝着鸡汤。  她认为乔沫这人好,又大方,陪着郑小霞来的第一次,就送了她一个prada的新款包包,她自己狠了几次心都没有买下的那种限量款包包。  虽然郑小霞说,乔沫是她的朋友,但是徐婉莉根本就不相信,原本就是资助人,有钱人怎么能和穷人成了朋友呢?  徐婉莉把保温壶里的汤喝完,乔沫与她坐着说了一些话,起身去卫浴间清洗饭盒,听徐婉莉忽然说:“我姑姑说去找医生问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了,都去了半个小时怎么还没有来?”  乔沫清洗过后,将保温饭盒装起来,说:“我去看看。”  “嗯,”徐婉莉说,“我的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在东边第三个办公室里。”  第三个办公室……  乔沫沿着走廊,走到办公室门口,并没有推门进去。  门开着一半,里面的声音可以清楚地传出来。  她的手在推门的一刹那停住,因为,她听见里面的宋洁柔说:“医生,真的是以后都不能怀孕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看看有什么法子能治的。”  徐婉莉不能怀孕了?  乔沫深呼吸了两口气,转过身来,闻着医院走廊上消毒水的气味,然后又面向门,先是礼貌地敲了三下,听见里面有人问,她才笑着,“阿姨,莉莉刚刚喝了鸡汤,正在找你呢。”  ………………  浅语公司里,宋予乔在上午的时候,陪同郑青去了一趟4S店,回来之后直接就去了嘉格。  前两天的海选,是由张琪所在的瑞田负责的,到了现在的第二轮,有评委开始打分晋级了,改为宋予乔的浅语负责,场地的布置和广告设计。  宋予乔参考了一下嘉格请来的明星评委,一共有三个评委,关于唱功,造型,和嗓音等方面来作评价。  陆景重原本就是天王级别的歌者,这种比赛他去当评委肯定是一呼百应的,根本就不需要广告效应了,只不过他现在作为嘉格幕后的高层之一,再出现在这种选秀的场合上就不免的不太合适。  但是,宋予乔的意思,陆景重可以露一下脸,有助于电视的收视率提升,对广告赞助是一个亮点。  陆景重扶了扶额,“我考虑一下。”  郑青和宋予乔私下办公的时候,郑青调出来大约还是三四年前的一份资料,据说是天王陆景重的最后一次演唱会,截取了一个片段,让宋予乔看。  当时,站在台中央的陆景重,确实是光芒四射的,比起如今三年后,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他对着手中的麦克风说:“下面,有请我的钢琴师。”  全场有窃窃私语的声音,舞台上只有两束聚光灯,一束打在身穿黑色演出服装的陆景重身上,一束一架钢琴上。  过了大约有半分钟,后面走出来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  宋予乔认出来了,这个女人,就是杜佳茵,裴斯承带着宋予乔去过陆小五家里,见到过她,她就是这个钢琴师。  郑青按了暂停键,说:“我翻了Vincent之前的录像资料,除了这一次,最后的演唱会有她,完全没有过她的影子,而且,现在她是Vincent的妻子。”  宋予乔看着屏幕上定格的那一幕,说:“那你的意思是……”  两个人对视一眼,已经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相同的意思。  陆景重可以不当评委,但是如果时隔三年,和最爱的人再度同台演出的话,一定是最轰动的新闻了。  郑青接了一个电话,是由4S店打来的,就交待了宋予乔两句,先离开了。  宋予乔就晋级的场地广告布置,以及嘉宾和评委的细节做了一下细致的调整,看见评委名字上张梦琳三个字,眼皮陡然一跳。  她将面前的文件夹啪的一下阖上,站起来就出了会议室的门。  走到陆景重的办公室外,问他的秘书:“陆总在么?麻烦通报一声。”  秘书直接站起身来,说:“陆总吩咐过,只要是您来找他,可以直接敲门进。”  宋予乔微笑了一下。  这算是走后门么?  陆景重坐在办公桌后面,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但是比较搞笑的是,在镜架框上还贴了两个十分卡哇伊的卡通贴画。  宋予乔立即就想到了陆景重的那一儿一女,指不定是谁贴的。  陆景重摘下眼镜,让宋予乔坐。  宋予乔没有过多的客套,直接开门见山,说:“这一次的比赛中,会有嘉宾上台,我想借由这个机会,让您和您的妻子再同台一次,不算是评委,只是演出一次,还是合作三年前你们同台的那一首《候鸟》。”  陆景重揉了揉眉心,说:“不行,这个我已经通知过你们公司的负责人了,我已经退居幕后,这种台前的事情就不必再来找我了。”  “陆总,这是为……”  陆景重抬起手,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  宋予乔起身,说:“那抱歉了。”  陆景重看着宋予乔走出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才叹了一口气,为什么裴三追妻需要他在中间推波助澜啊,他其实很想和佳茵再同台演出一次的,还要装作不在意的去拒绝。  如果宋予乔不去找裴斯承求助,那看这一次结果怎么办。  ………………  在回去公司的路上,宋予乔接到叶氏总公司董事会的电话,于是又转而去了一趟总公司,完成了股份转让的全部手续工作。  董事会的工作人员说:“以后每个月例行的董事会,您需要参加列席。”  宋予乔点了点头。  这次在叶氏,并没有看见叶泽南,宋予乔是刻意避开叶泽南的办公区域的,她真的不知道,如果她真的跟了裴斯承,以后见到叶泽南自己应该如何自处。  但是,该遇上的时候,还是会遇上,她避着他走,人家偏偏就在必经之路等她。  宋予乔的目光躲闪了一下,叫了一声:“叶总。”  叶泽南问:“股份的手续办好了?”  “是的,办好了。”  “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晚餐吧?”叶泽南问。  宋予乔说:“我还约了同事一起吃,抱歉,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嗯。”叶泽南看着宋予乔上了电梯,才转身离开,对办公室的张秘书说:“餐厅的包厢取消吧。”  ………………  走出叶氏公司,她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原本想,脱离了叶泽南,也就脱离了叶家,就可以有一个完全全新的生活了。  但是,又拿到了叶氏的股份,成为了叶氏董事会的一员,而且还和叶泽南的小舅发生了关系,心里好乱,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一份感情,到底要不要继续下去。  接近下班时间,宋予乔的手机上接到了裴斯承的来电。  她看了一眼,直接就按断,再响起来,就再按断。  直到按断的第三次,她才看清,她刚刚按断的是华筝的电话。  她急忙就重新打过去,华筝说:“刚才挂我电话干嘛啊?还在开会么?”  宋予乔胡诌了一个理由,说:“刚刚不小心滑错了。”  华筝根本就没有在意,她向来对那种细节的东西不多在意,说:“你今天来我的礼服店吧,我有几套礼服想让你帮我试一下,拍一组照片,过会儿一块吃饭!”  宋予乔不禁失笑,还真是把她当成模特了。  下了楼,宋予乔第一眼就看见了裴斯承的车。  宋予乔心想,刚才一直挂他的电话,也需要解释一下,就走过去,敲了敲主驾驶的车窗玻璃:“我要去华筝的礼服店,你不要去了。”  裴斯承侧首看着宋予乔:“上车,我送你过去。”  宋予乔说:“不用,我打车去。”  说完,宋予乔不看裴斯承的神色,直接到前面招手打车。  很快就有出租车停下来,宋予乔上车的时候,看见后面裴斯承并没有下车,但是,一路上,她从后视镜看着,裴斯承的车一直在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