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09 抱紧我

109 抱紧我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31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6:53
    裴颖看见宋予乔手里的验孕棒,心里动了动。  “小妹。”宋予乔在寿宴上,听见别人都是这样叫裴颖,也就不由得这么叫。  “三嫂?”裴颖扯了扯嘴角。笑了笑,“你是来验孕的么?”  宋予乔对这个称呼真的是不适应,有点古怪,说:“嗯,二姐夫在外面等你。”  裴颖便也不出去了。靠在旁边,在一边让宋予乔把验孕棒拆开,然后教她怎么用。  宋予乔也不好问裴颖怎么不出去。知道这小姑娘是那种性格活泼开朗外向的。便由着这小姑娘的性子来。  然后,宋予乔拿着验孕棒进了隔间,心里算了算自己例假来的日期,貌似这个月确实是推迟了几天,但是她的例假日期一向都是紊乱的,提前有推后也有。  验孕棒要大约五分钟才显示结果。宋予乔出来之后,就在洗手间内等了一会儿,裴颖就站在一边,说要陪着她说说话,说是等结果,“反正我也没有什么要紧事。”  裴颖的目光落在宋予乔手里的验孕棒上,问:“三嫂,你觉得我三哥人怎么样啊?”  裴斯承人怎么样?  宋予乔有些晃神。  她回想了一下,从跟华筝去酒店捉奸。第一眼看到裴斯承开始,那目光灼灼的一眼,一直到后来,他从飞驰过来的车前将自己扑倒,从绑匪手里把她救下来,好像一直是自己在找麻烦。他对自己一直都是步步紧逼,但是同时又对自己好的没话说。  最后,宋予乔只对裴颖说了两个字:“很好。”  裴颖咯咯咯地笑出声来,“真是甜蜜。”  “有男朋友么?”宋予乔看着裴颖放光的眼睛,问。  裴颖挑了挑眼角:“有呀,在X大上大学,是研究生。”  宋予乔看着裴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神采飞扬,忍不住翘了翘唇角,一看这就像是在热恋中。  忽然,裴颖一看手里的表,“有四分钟了吧,三嫂你快把验孕棒拿过来看看。”  她说着,就直接从宋予乔手中拿过了验孕棒,转过身去自己对着光看。  宋予乔原本就没有报什么希望,这么一根验孕棒的结果,只是给裴斯承看的。  然后,她就听见裴颖叫了一声。  “呀,是两根红杠杠,”裴颖将避孕棒举到宋予乔面前,“三嫂,你真的怀孕了,是红色的两条线,绝对是确定怀孕了。”  宋予乔听了这句话,完全呆住了。  怀、孕、了?  我不是不能怀孕吗?  竟然……  “你拿给我看看。”宋予乔拿过验孕棒,果然,有两条红线,十分明显。  她的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十分快,甚至快要飞出来了,不知道裴斯承看到这个结果,会是什么表情。  ………………  与此同时,在洗手间外,就着沈易风手里的打火机,裴斯承刚刚点燃了一支烟。  “和S市程家的那个单子,还是没有进展么?”沈易风问。  裴斯承点了点头:“程傅秋往下压的太低,直接下压百分之三,简直就是想要空手套白狼,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你是不是还要亲自去一趟?”沈易风收回手,将打火机放进了口袋里。  裴斯承吐了一口烟,说:“这个月太忙,那边我先让人耗着了,到下个月,我亲自过去谈。”  这个时候,宋予乔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她看向裴斯承的同时,顿了顿脚步。  裴斯承已经把抽了一口的烟掐灭了,直接迎上去,手臂搭在宋予乔的腰间,低声问:“结果呢?”  宋予乔还没有回答,这边沈易风便走过来:“有见到小妹吗?”  “她肚子疼,蹲厕所了。”宋予乔这样一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嗓音都有些变了。  既然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裴斯承这样心细,肯定也是可以感觉到。  裴斯承跟沈易风说了一声,没有半分停留,就带着宋予乔向商场的出口走去。  一直到了商场门口,裴斯承才问:“结果呢?”  宋予乔从口袋里拿出验孕棒,反过来给裴斯承看了一眼,“……确认,怀了。”  这一瞬间,宋予乔感觉到裴斯承搭在自己后腰上的手臂紧了一下,他的双眸闪过一丝光芒。  宋予乔对上裴斯承的眼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的体检报告确实是显示不孕的,所以,之前那几次跟你……我没有吃过事后药,抱歉……”  “说什么傻话。”  而下一秒,裴斯承就抱着她的腰,宋予乔吃了一惊,双脚一惊离开了地面。  裴斯承抱着她,原地转了两个圈,在宋予乔的额上落下连续不断的三个吻。  宋予乔手指尖颤了颤,伸出双臂来搂住了裴斯承的腰,脸颊靠在他的胸膛上,耳边是强壮有力的心跳声,有他的,也有自己的。  旁边有路过的人,纷纷看着这边一个大男人抱着一个女人转圈,究竟是什么事情开心成这样子?  ………………  路上,裴斯承的手机响了。  宋予乔听着手机铃声的来源,直接问:“在哪里?”  “前面的格子里。”  宋予乔看了一眼屏幕,“是你大哥的电话。”  裴斯承嘴角一勾,“我大哥不是你大哥么?”  宋予乔抿了抿唇,低着头滑动手机屏幕,接通电话,用手拿着,放在裴斯承的耳边。  这样顺畅的动作,让裴斯承不禁侧首看了宋予乔一眼。  宋予乔说:“开车看路!”  电话那一头,裴聿白听见接通了电话,说:“老三,今儿爸找你好几次了,给我就打了三个电话,你赶紧抽时间回去一趟。”  裴斯承应了一声,“知道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儿,让爸这么生气,之前你带着宋予乔去大伯寿宴上,是不是没跟爸提前说?”  “大哥,予乔怀孕了。”  裴斯承这句话一说出来,宋予乔的手直接抖了一下,赶忙用另外一只手托着这只手的手腕,拿稳了手机。  “又怀了?”  裴斯承:“……”  挂了电话,裴斯承开车并没有直接回华苑,相反,先带着宋予乔去了一趟裴家大院。  在裴家大院外,裴斯承嘱咐宋予乔:“你就在车里等等,我去找一趟我爸爸,最多半个小时,顺便把裴昊昱接回去。”  宋予乔点头。  裴斯承之所以不想让宋予乔现在就去见裴临峰,是怕事先并没有给父亲说过,恐怕裴临峰言语上不小心伤害了宋予乔。  他知道,宋予乔心思很细。  裴斯承离开后,宋予乔就坐在车里,手里拿着那根验孕棒,左左右右的摆弄着。  怀孕了?  这是美梦成真?  宋予乔唇角不禁勾起来一抹笑来,之前还一直在想,是不是自己上辈子的亏心事做的太多,导致这辈子上天剥夺了她做一个母亲的权利。  宋予乔抚上自己的小腹,这里已经开始孕育一个小生命了吗?  她在车里坐着十分逼仄,就下了车,在车外站着,来回走动。  前面不远处,有一个黑影渐渐靠近,宋予乔吓了一跳,向车后面躲了躲,绕过车尾,从包里拿出以前就准备好的防狼器。  这个黑的人影从后面冲出来的时候,宋予乔直接伸出防狼器,只要这个人敢过来,她就敢开防狼器的开关。  “原来是你啊?”  听了这个声音,宋予乔差点把手中的防狼器给摔了。  裴老太太直接从一棵树后面跳出来,一副墨镜扬起来在额头上,手里还拿着一个鬼怪的面具。  宋予乔笑了笑:“阿姨您好。”  裴老太太把手里的鬼怪的面具递给宋予乔,“送你了。”  “你又来送外卖啊,来我家里送外卖?”裴老太太一看宋予乔现在空着手,“已经送过去了?”  宋予乔根本就来不及插话,裴老太太已经走了,她的手里还拿着这个鬼怪的面具。  裴老太太以为是裴临峰给自己叫了臭豆腐的外卖,十分高兴,老头子的榆木脑袋总算是开了窍了。  ………………  裴临峰的书房里。  “昨天你大伯打电话,说你找了女朋友了?”  “是。”裴斯承说。  裴临峰眉峰紧紧蹙着,“还是上次我见的那个女孩儿?”  “嗯。”  “你又把人家弄的未婚先孕了?”  裴斯承依旧是一个字:“是。”  裴临峰直接就将手里的一卷报纸甩在裴斯承身上:“你真能耐了啊,是不是?那边你大伯都打过来电话问我说恭喜我又是一个孙子,我这个当爹的都还蒙在鼓里!”  “谁又要当爹了?”  裴老太太的声音很是适宜的从刚刚打开的书房外传出来,然后老头子和儿子的目光就齐刷刷地向她看过来,裴老太太急忙摆手:“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就是路过,嗯,对,路过。”  裴斯承就趁着老太太正好来,对裴临峰说:“爸,改天我带着予乔来见您,今天已经晚了,我就先走了。”  儿子一走,裴老太太就笑呵呵地走过去,“老头子,我的臭豆腐呢?”  “什么臭豆腐,没有!”  裴老太太受伤了。  竟然叫了臭豆腐自己赌独吞了,不给她留一块!  哼,今天晚上分房睡!  不,这个月都要分房睡,她绝对不会一时心慈手软的!  今晚去和小孙子睡觉。  但是,躺在床上正在酝酿睡觉的裴昊昱,听到老爸说乔乔在车里,已经翻身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三分钟穿好衣服和鞋背好书包,跟冲锋炮一样冲出了他在奶奶家里的小卧室,楼梯上遇上上楼的奶奶,还挥手告别:“奶奶再见!”  裴老太太:“……”  为什么说再见的时候这么欢快,告别的时候难道不应该依依不舍吗?不是该挥泪告别吗?  裴老太太更受伤了。  ………………  裴昊昱一溜烟冲到了车前,看见了靠着车门正撑着手臂发呆的宋予乔,刚想要大声喊乔乔,却被身后腿长的老爸一把拉了过来捂住了嘴,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在唇边。  小家伙立刻就瞪大眼睛闭紧嘴巴,腮帮子鼓鼓的,跟在老爸身后,轻手轻脚的好像一只猫。  宋予乔正盯着前面的松树发呆,完全不知道身后这一大一小正在靠近。  她一旦有什么问题想要考虑的时候,就会特别专注,脑子里什么东西都不会想。  这个时候,她就在想,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宝宝,将来长大了,会不会像裴昊昱一样鬼灵精呢。  忽然,身体就被身后宽厚的臂膀包裹住了,后背靠着一个温热滚烫的胸膛。  宋予乔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打横抱起来,宋予乔下意识地就去抱裴斯承的脖颈。  裴斯承低头在宋予乔脸上亲了一下,“在想什么呢?”  宋予乔看着裴斯承头顶那一片墨蓝色的天空,“没有啊,什么都没有想。”  在地下的裴昊昱,仰着脸,“爸爸你亲乔乔了,我也要亲亲!”  裴斯承俯身将宋予乔放在后车座上,裴昊昱一下子就溜了上去,一张小脸看着宋予乔。  宋予乔失笑,便在裴昊昱的脸上亲了一下。  裴昊昱一张小脸顿时好像是桃花开了,抱着宋予乔的脖子,又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这样的话,就比老爸多亲一下,美翻了。  一路上,裴昊昱一张嘴都说个不停,还想要做到宋予乔腿上,让宋予乔抱他。  裴斯承从后视镜看过去,“你要是再这么不听话,我马上掉头把你送到你奶奶家。”  裴昊昱立即不动了,只不过还抓着宋予乔的衣服角,生怕老爸一个不爽真把他跟乔乔分离了。  回到华苑,下车的时候,宋予乔看裴斯承又想要抱她,脸上一红,拦住裴斯承的手:“我自己能走,你别抱我。”  裴斯承挑眉:“不用我抱?”  宋予乔低垂着眼帘:“不用。”  裴昊昱很是时机地起哄:“爸爸,你抱我吧!”  裴斯承牵着宋予乔的手,抬步向电梯口走去,留下一句,“自己走。”  裴昊昱瞪了老爸的后脑勺一眼,就站着不走了,看着前面两个人的眼神,充满了小怨念。  宋予乔用右手在裴斯承的胳膊上掐了一下,“怎么跟儿子说话呢。”  说完宋予乔就转过身来,向裴昊昱招了招手,“小火快过来,阿姨拉着你。”  裴昊昱脸上怨念的表情维持不到三秒钟,高兴地一笑,屁颠屁颠地就跑过去了。  裴斯承暗叹了一声,真是个没有骨气的。  进了家门,裴昊昱就甩了鞋撒丫子往楼上跑去,不过一分钟,就抱着一双轮滑鞋跑了下来,“乔乔乔乔!这是你送给我的吗?”  裴斯承正弯腰给宋予乔拿拖鞋,说:“明知故问。”  宋予乔摸了摸裴昊昱的头,“是的,等到小火周一生日,阿姨给小火订一个大的蛋糕,你可以多找些小朋友来。”  裴昊昱十分高兴:“耶!以前我都是只过一次生日,今年我可以过两次生日!阴历和阳历!下周一一次,等到十二月份下雪天的时候还有一次!到时候乔乔你要陪着我去堆雪人!”  宋予乔:“……”  裴斯承咳咳了两声,“快去洗澡,要不然明天早上起不来了。”  裴昊昱看着宋予乔,不动。  有了乔乔,他才不会听这个臭屁老爸的话。  宋予乔转过脸,说:“小火先去洗澡,一会儿阿姨给你讲故事。”  然后,裴昊昱立马就上楼去洗澡了,对乔乔的话是绝对服从。  等裴昊昱的小身影消失在楼梯上,裴斯承向前一步,双手搭在宋予乔的腰上,向下,是包臀裙带来的紧实感。  宋予乔用手指点在裴斯承的胸膛上,“裴昊昱阴历阳历的两次生日,中间差了半年?你又骗我。”布上巨血。  裴斯承轻轻笑了一声,“不骗你,怎么能上钩呢?”  因为宋予乔穿了平底鞋,原本穿高跟鞋的时候,也就堪堪只能达到裴斯承的下巴,现在平底鞋,更是觉得裴斯承气势压人,呼吸拂在脸上,周围的温度都在升腾。  裴斯承的唇落在宋予乔的发心,说:“抱着我。”  宋予乔垂在身侧的手臂,向上抬了抬,手指甲在自己手掌心掐了一下,才向上虚扶在裴斯承的腰侧。  裴斯承的怀抱,完全将宋予乔接纳在怀里,似乎想要将她揉在骨血中一样。  “抱紧我。”  宋予乔后背僵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裴斯承的眼睛,发觉到他的目光里,似乎带了某些不一样的情愫。  宋予乔把侧脸贴在裴斯承的胸膛上,然后收紧了手臂。  ………………  临睡觉前,宋予乔去裴昊昱的卧房里,去给他讲睡前故事。  刚刚读了不到一半,小家伙的眼睛就已经眯缝了。  今晚一顿折腾,到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看来也是非常累了,以后一定要规定小家伙上床睡觉的时间,一定不能超过九点半。  宋予乔给裴昊昱向上拉了一下被子,将壁灯关掉,房门没有关严,而是留了一条缝。  在走廊上,她越向前走,越是距离裴斯承的卧房近一步,心脏的跳动就加快一拍。  她趴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想了很多。  如果不是因为肚子里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她绝对不会这么快就接受裴斯承,因为前面面对的未知太多,因为裴斯承和叶泽南的身份,还有华筝和裴斯承之间的关系,还要顾及着原先那个夏楚楚,那个裴小火的亲生妈妈,以及自己离过婚这样的身份。  想到这许多,她不禁感到头疼。  不过,现在,都因为她腹中的一个小生命,联系了起来。  她不可能去打掉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是她日思夜想盼来的,她一定要这个孩子。  回到房间里,裴斯承已经洗了澡出来,下身只围了一条浴巾,头发湿漉漉的,全都滴落在蜜色健硕的胸膛上,沿着腹肌,沿着人鱼线,在身上留下一条水痕。  宋予乔别开了眼睛,“把头发擦干。”  “你帮我擦?”  “不,”宋予乔没有看裴斯承,而是径直走进了浴室,“我要洗澡了。”  进了浴室,宋予乔就看见,原本在花洒和浴缸之间的光洁地板上,已经铺上了一层防滑地毯。  她心里不禁一动。  因为时间已经晚了,宋予乔便只是在花洒下冲了冲,就擦干了身体,穿上睡衣走了出去。  结果,一出浴室就看到,裴斯承依旧是刚才进去之前的姿势坐着,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却没有点燃,头发上的水,依旧向下滴滴答答。  宋予乔摇了摇头,“你擦干头发,都把你手里的烟打湿了。”  “你不帮我擦我就不擦。”  裴斯承忽然说着这么一句话,让宋予乔看着他愣了好几秒钟,这种幼稚孩子气的话,真的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吗?  宋予乔无奈,只好回浴室,拿了一条干燥的毛巾,跪在床边,扶过裴斯承的肩膀,帮他擦头发。  裴斯承的发质很好,也很柔软,因为头发短,并不用像宋予乔的长发需要擦许久,所以只擦了一会儿,头发的水分就已经擦干了。  因为宋予乔是跪在床上的,裴斯承的目光,刚好就落在宋予乔的胸前。  虽然宋予乔穿的是一件比较保守的棉质睡衣,但是仍然可以看到胸前的饱满,以及两点挺翘的凸起。  裴斯承一时间没有忍住,就向前凑了凑,唇碰上了宋予乔的胸,舌尖带着恶意地舔了一下。  宋予乔好像触电了一样,低呼一声,手一抖,毛巾已经掉落在地上,还不急抽身,裴斯承手臂已经卡住她的腰,顺势就躺倒在床上。  裴斯承一个翻身,双臂撑在宋予乔两侧,俯身含住了她的唇。  因为怕压到宋予乔,两臂用着全力。  裴斯承的吻,总是让宋予乔情不自禁地沦陷,她的喘息和呻吟,都被裴斯承堵在了唇舌之间。  绵缠的长吻过后,两人的额头上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宋予乔用食指指尖点在裴斯承的胸膛上,不让他靠近,“睡吧,要不然一会儿出一身的汗,又要洗澡。”  裴斯承一笑,“反正我都要再洗一次,不如你陪我?”  宋予乔直接拒绝,干净利落的一个字:“不。”  裴斯承捏了一下宋予乔腰间,“有能耐了,你敢再说一次不?”  宋予乔眼睛亮亮的,“不。”  裴斯承直接顺着宋予乔的细腰,向上,揉捏上宋予乔的胸前,然后是她的腋下。  宋予乔立即就笑抽了气,她天生就怕痒,现在因为裴斯承的揉捏更是难以抑制,要不是裴斯承的手固定着她的身体,早已经蜷缩在一起,弓成了一尾成熟的虾子。  “不行了。”  宋予乔的眼泪都笑了出来,裴斯承的两只手在她身上的敏感处轻抚,她浑身都在颤栗的抖,但是裴斯承偏偏就没有要收手的架势。  她直接伸出双臂,狠狠地搂住了裴斯承的腰,用央求的口吻说:“睡吧,好不好?我困了。”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一双蒙了水雾的双眸,才将双手从宋予乔的睡衣里拿出来,帮她整理好身上的睡裙,说:“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