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11 宋予乔被警察带走了

111 宋予乔被警察带走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9114更新时间:2015-10-17 06:46:54
    比赛的录制是下午三点半,但是吃过午饭,宋予乔和郑青,就连同嘉格的工作人员。开始在比赛场地里查看一些基本的布置情况,一些广告商也按照赞助多少,分配在场地内。  陆景重平时并不经常在公司里,因为他们这些作为嘉格的高层,也只需要裴聿白在有一些紧急事情需要处理的时候。才会集体开会,布置一下任务,剩下的时间。有自己家族的企业需要管理。李遇接手了家族的婚纱珠宝公司,或者就像是周越,自己按照兴趣爱好开了心理咨询所,梁小六闲的蛋疼自己开了饭店。  但是,现在陆景重必须要坐镇这场声势浩大的选秀比赛,完全都是因为自己大哥裴聿白和裴斯承的交待。  裴聿白先打过来电话。说:“小五,你最近就辛苦一下,在公司里,照看一下宋予乔,叫上梁小六帮你。”  然后裴斯承也打了个电话:“小五,宋予乔那里,你别让她累着。”  陆景重保证:“肯定不能让三嫂累着,就算是我累着也不能让她累着……三哥,我跟佳茵同台的事情。三嫂给你请示过了没有?”  “没有。”裴斯承两个字抛过来,直接浇灭了陆景重心里的小火苗。  所以,宋予乔正跟着郑青巡视场地,讨论细节问题,就被陆景重的秘书叫到了办公室。  “陆总,你找我有事?”宋予乔问。  陆景重敲了敲桌面,说:“你先坐,上一次你说的那个提议,再给我说一遍。”  “什么提议?”宋予乔皱了皱眉,一时间想不起哪个提议了,因为从设计稿上,她提出过很多提议。  陆景重清了清嗓子,“就是你提议,让我在第二轮最后的一场晋级赛,跟佳音再度同台的那个……”  宋予乔马上就想出来了,“哦,是的,我是有过这么一个提议,这对于选秀比赛是一个很好的宣传点,不敢说是不是之前每一场比赛都会有一个收视的高点,你和佳茵出现的那场,会是收视率的高峰,”她说着,已经将手边文件夹里的一份策划稿拿了出来,“陆总你看一下。”  陆景重接过策划稿,看着上面的一些细节。  比如说第一次同台,三年前,佳茵尚且是他的一个实习助理,上台的时候穿的是一条红裙子,他上刚刚边唱边跳过爵士,身上是黑色的演出服,他唱歌,佳茵弹钢琴,两人合作的是陆景重的成名曲《候鸟》,这一次宋予乔的设计和三年前一样,简直就是要圆了他的梦,更何况,雪糕和言言一直想要听现场,没有机会。  宋予乔看陆景重看的这么仔细,心里已经是有了谱,问:“这么说,你是已经同意了么?”  陆景重将策划稿合上,说:“不同意。”  宋予乔:“……”  不同意为毛要再提一下啊,而且还看这个策划稿看这么长时间,真是搞不懂,脸上明明写着很想很想啊,难道是她看错了?  “那没有什么其他问题,我就先出去了,还有一个多小时比赛就要开始了。”  陆景重点了点头。  等宋予乔一关上门,陆景重就扶着脑门,上下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恰好,宋予乔又打开门,刚好看见陆景重的动作,“……呃,陆总,我文件忘拿了。”  “嗯。”  陆景重向老板椅靠背上靠着,双手合十放在腿上,好像刚才揉乱自己头发只是宋予乔自己看花了眼。  关上门,宋予乔耸了耸肩,第二轮比赛要持续三周,她有的是时间来软磨硬泡。  接下来,三个评委都过来了,比较扎眼的,就是首当其冲的张梦琳。  张梦琳穿着一袭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还带着一顶宽边的太阳帽,要多引人注意就有多引人注意,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是从海滩城市度假回来了。  张梦琳看见宋予乔之后,笑着跟她打招呼:“予乔姐,你是负责这个比赛广告的啊?”  在场有很多工作人员的目光都投向了这边,不知道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工作人员,是如何认识这种明星的。  宋予乔只是笑了笑:“是的,那边化妆师已经准备好了,你们都过去吧。”  她宁可不跟张梦琳扯上关系,认识这种人,有什么好的。  这个时候,化妆室的人手不够,本以为三个当评委的明星会一个一个来,却不曾想到竟然扎堆好像约好了一样,前后不差五分钟,别的化妆师往这里赶也需要二十分钟,所以宋予乔就去帮忙。  先到化妆室,宋予乔就被安排给张梦琳做发型。  不过没有什么难的,因为只是为了上节目,她便拿着卷发器,站在张梦琳身后,按照造型师的指示,将她的头发下面简单地烫卷。  张梦琳正低着头玩手机,似乎是没有注意到身后为她做发型的人已经换了,宋予乔在用夹子将她的头发一层一层固定住,张梦琳忽然叫了一声:“会不会做事啊,扯着我头皮了!”  宋予乔手中动作一顿。  那边的造型师已经走过来了。  张梦琳转过脸来,好像这才看见是宋予乔:“啊,原来是予乔姐啊,我都没注意到……没事儿了,”她对造型师解释了两句,“还让予乔姐帮我弄头发吧。”  宋予乔用水将张梦琳的头发打湿,然后用卷发器。  张梦琳干脆也不低头玩手机了,就跟宋予乔聊天。  “予乔姐,我觉得你这个淡妆很好看啊,一会儿就让化妆师给我化你这个妆吧,还上镜。”  宋予乔没有说话,她现在完全是一句话都不想跟张梦琳多费口舌,只想要把手里的工作做好就行,就当是张梦琳是一直呱呱乱叫的乌鸦。  “予乔姐,你哑巴了么?怎么不说话啊,”张梦琳笑了笑,“我就觉得,华筝跟我姐夫不配,你跟我姐夫最配了,华筝一看就是那种没教养的女人,你看看我脸上的淤青,就是上回她给砸的,现在都还没好,你竟然给这种人当朋友,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予乔姐你肯定要离这种人远一点……”  宋予乔喷水的时候喷多了,水滴落在张梦琳的后脖颈里,她忍不住皱眉:“你是不是故意的?”  这就算是故意的了?  宋予乔在心里冷笑了一下,在用很烫的直发板夹张梦琳卷发上面的头发的时候,刻意没有喷水,然后在她的头发上多停留了十几秒钟,直到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  “哪里烧焦了?”  张梦琳在发觉是自己的头发,一下子跳了起来,在大腿上放着的手机一下子掉落在地上,啪的一下,屏幕摔碎了。  “宋予乔,你想干嘛啊,找死啊!”张梦琳气急败坏,摸了摸自己后面已经完全烫毁了的头发,也忘记了顾及自己的形象,口不择言起来。  宋予乔无害的一笑,直接就把直发夹往旁边的架子上一放,“我这人毛手毛脚的,做不好这种细活,我还是出去搬灯架吧。”  说完,她没有理会旁边人说了些什么,就转身走了出去,没有做任何停留。  ………………  在比赛开始前半个小时,观众已经陆续到齐,三个评委在评委席上落座,宋予乔和郑青在观众席第一排站着,先看了看整体的效果。  张梦琳在头发上别的那个粉红色的卡子,真是丑到爆。  宋予乔忍不住笑出声来。  郑青刚刚也听说了在化妆间的事情,现在再看张梦琳的头发,“是你捣乱的吧?”  “这怎么能是捣乱呢,我是正经的在给她做头发。”  宋予乔真的是十分正经,特别挑了张梦琳中间的头发,靠近头顶,没有办法剪掉,只能选择扎起来或者用一个卡子遮掩住,但是张梦琳脸上还留着华筝上一次用金属的量尺砸的淤青,即使化妆也不太能遮掩住,只能用头发来盖住颧骨处凸起的部位,打上一些散光粉,灯光的照耀下,基本上看不出来。  果真,那个粉红色卡子在张梦琳的头上,简直就像是癞蛤蟆头上绑了一个粉色的蝴蝶结。  宋予乔为自己的这个比喻气笑了。  其实,宋予乔到现在,真正参与过这种录制的选秀比赛,才知道,其实评委说的话,事先都是有词的,谁该如何说,怎么说才能制造笑点和泪点,哪个环节是整个节目的高chao。  要不然,就像是张梦琳这种还未成年需要裴斯承当监护人的小明星,一定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的。  郑青去后台接电话了,宋予乔就在幕后的出口处站着,前面的灯光一明一暗,舞台上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唱一首快歌,后面带来了他自己的摇滚乐队,宋予乔在看见架子鼓的时候有些兴奋,手有些痒,真想要坐在架子鼓后面,自己也敲上几下。  这首歌很动感,节奏感强,全场的气氛都被调动了起来,宋予乔感觉到脚下的地板都在微微颤动着。  不过,台上的这个小伙子的音质并不好,宋予乔觉得,如果这首快歌让陆景重来唱,效果会好上几倍,毕竟,陆景重的金属质感的音色很适合爆发力很强的歌。  他为什么不想再一次跟佳茵同台呢?  宋予乔陷入沉思中,也就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一个人影逐渐接近了。布以圣圾。  裴斯承走到宋予乔斜后面,看着她目光定格在舞台上发呆的萌呆表情,忍不住向上翘了翘唇角,也没有打扰宋予乔,就站在她侧身后,看看如果他不出声,宋予乔什么时候才能发现他。  然后,他就果真一点存在感都没有了,三分钟过后,直到主持人报幕下一首歌曲,参赛选手上台,宋予乔竟然都没有发现,侧后面竟然站了一个人。  裴斯承拿出手机来,按了快捷键拨通了宋予乔的手机。  宋予乔这才在身上的衣兜里拿出手机来,一看屏幕上的名字,想要滑下接听的手指尖顿了顿,然后就直接按了挂断。  裴斯承:“……”  他向前走了一步,靠近近宋予乔的耳边,轻轻说:“看见我的电话就挂断,这种习惯不好。”  宋予乔浑身一个激灵,吓的一下子叫了出来,不过一声短促的“啊”,很快就被湮没在音响声中。  音响声音实在是太大,裴斯承将嘴唇贴在宋予乔的耳畔,说:“太吵了,来后面。”  说着,他就拉过宋予乔的手,不由得她挣脱,向后拉进了一间储物室里,将外面的嘈杂隔绝在门板之外,才笑了笑,说:“心里有鬼?”  “你才是在这里装神弄鬼!”宋予乔直接打掉裴斯承的手,转身就要拉开储物间的门出去,却被裴斯承抢了先,已经一个调转身体的位置,挡在了门口,扣住了宋予乔的腰,另外一只手挑起宋予乔的下巴,让她直接看着他,眼神再无处退避。  “让我出去。”宋予乔躲开裴斯承的目光。  “你抱我一下,我就让你出去。”裴斯承嘴角带着痞痞的笑,再加上手指轻佻地抬着宋予乔的下巴,实在像极了在调戏。  是的,裴斯承就是在调戏。  他就是喜欢这样时不时的撩拨一下宋予乔,让宋予乔脸红心跳加速,双颊绯红想让人捏一把。  宋予乔在裴斯承这里,深切的体会到,裴斯承就是一头需要人顺毛的大猫,如果你不给他顺毛顺着他,他会冷不丁就发威成了老虎。  她垂在身侧的手,飞快地在裴斯承的腰上环了一下,正准备落下,裴斯承已经按住了她的双臂环住自己的腰,然后俯身低头,亲吻宋予乔的唇瓣。  可能是自从中午吃过饭,喝了一些汤之外,直到现在下午四点多,太忙,宋予乔都不曾喝过水,所以唇瓣有些干涩,裴斯承就舌尖轻点,用唇间的津液将她的唇瓣一点一点打湿了,舌尖勾着宋予乔口腔内躲闪的小舌,纠缠了一会儿,直到宋予乔气息微喘,一双黑漆漆的眼眸上好像蒙上了一层水雾,他才松开了宋予乔的唇,改为吻她的脸侧。  宋予乔在嘴唇松开的一瞬间,直接就在裴斯承的下颚上咬了一下。  咬的不算轻,最起码牙齿已经在他的下巴上留下了齿痕,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削掉。  裴斯承摸了摸下巴上的齿印,笑着问:“你这是……?”  宋予乔直接从裴斯承怀里钻出来,绕过背后开了门,“给你盖个戳。”  “证明我是你的人了吗?”  裴斯承伸手想要拉宋予乔,谁知宋予乔这一次有了防备,直接从他的胳膊下顺滑的溜了出去。  他站在储物间门口,抱臂看着匆匆快走了几步的宋予乔,忍不住唇角的笑意,摇了摇头。  藏在暗处的梁小六,正在按动手中相机的快门,啪啪啪照相照个不停。  这个宋予乔,果然是给三哥戴绿帽子了吗?  不对,这个人的背影看起来怎么这么像裴三哥?  梁小六眼珠子都快要瞪直了,难道裴三还有一个双胞胎兄弟?难道是自己看花了眼?  等等,这不就是裴三哥吗?  ………………  宋予乔从暗处走到前面,手指尖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湿润的唇瓣上似乎还残留着裴斯承灼烫的唇的温度,心跳声已经渐渐地平稳了,呼吸起伏。  郑青过来找她,说关于一个新的广告牌的位置,宋予乔便敛下心神,跟随郑青去了后台。  商量好基本的设计,台前也接近尾声了。  宋予乔就没有再去台前,在后台等了一会儿,裴斯承和陆景重都已经来了,正在与电视台的台长洽谈事宜。  不知道谈到什么,陆景重叫郑青与嘉格本部的负责人一同过去,台长问了几个问题,比如说中间插播广告之类。  宋予乔就站在郑青身后,手里拿着文件夹,避免郑青需要什么文件,她能第一时间递上去。  裴斯承与宋予乔面对面站着,目光好似是落在后面的墙上,却总是若有似无地掠过宋予乔的面庞,宋予乔被看的有些脸庞发烫,索性移开了目光。  正在说着,前面散场了。  “姐夫,你来了呀!”  原本都是安安静静进进出出,宋予乔听见的第一句话,就是张梦琳这一声好像是吞了苍蝇的话。  张梦琳直接走到裴斯承身边,头上那个粉红色的卡子在接近头顶的位置闪闪发光,异常醒目。  裴斯承看了一眼她头顶的卡子,问:“这个发型……”  张梦琳打断了裴斯承的话,“还不是因为某人啊,故意把我的头发给烫毁了,造型师只好帮我别了一个卡子做遮掩。”  她说着,恶狠狠地看着宋予乔,眼神里写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宋予乔就当是没有看见,低头翻看手里的文件夹。  这边陆景重一听这口气,就知道是宋予乔给张梦琳的头发烫成这样了,不知道裴三哥会怎么处理这事情。  裴斯承淡淡一笑:“很好看啊,是谁帮你烫的,这个造型不错,该涨工资了。”  张梦琳:“……”  ………………  比赛结束以后,郑青和宋予乔回公司向总监做汇总报告。  裴斯承看向宋予乔的目光很深切,从散场开始,就一直盯着她看,宋予乔就算是背对着他,都能感觉到他目光的温度。  宋予乔只好对郑青说:“你先回公司,我有点事情,稍后就到。”  郑青扬了扬眉梢,“那好。”  等郑青离开后,在走廊里人不是太多了,宋予乔才向裴斯承走过去,“你还有什么事?”  裴斯承听宋予乔的这口气,不禁笑了:“你这是在埋怨我事儿多是不是?”  “我哪儿敢啊,你说往东,我都不敢向西。”宋予乔口气里有明显的酸气。  裴斯承搭上宋予乔的腰,低头就往宋予乔的脸上凑。  宋予乔别开脸。  “我就是闻闻,能不能闻到酸气,”裴斯承改为牵着宋予乔的手向电梯的方向走,“我知道你心里在想张梦琳,她姐姐临死前把她托付给我,让我照料到她成年。”  宋予乔心里一惊,抬起头来看着裴斯承。  之前也听华筝说起过,说是张梦雪在和裴斯承之间都要谈婚论嫁的时候,张梦雪出了点意外,就把唯一的妹妹张梦琳托付给裴斯承照顾了。  看来,这是真的。  不过,张梦雪真的已经死了么?  “张梦雪曾经是你的未婚妻吗?”  宋予乔犹豫了,到底要不要问,最后还是问出口来,垂下了眼帘,不过心脏却提了起来。  裴斯承说:“不是。”  得到了裴斯承的否定,宋予乔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等到两人上了电梯,不远处后面,张梦琳把刚刚拍好的照片,在手机里看了一眼,裴斯承和宋予乔的身影都十分明显,她冷笑了一声,收了起来。  现在有了这些东西,还有她私下里查的宋予乔的资料,也就够了。  只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发给华筝。  不是好闺蜜么,她倒是要看看,真的是宋予乔抢了你追了三年的男人,你会怎么做。  友谊地久天长么?  呵呵,张梦琳收起手里的手机,笑了笑,她等着看一场好戏。  等张梦琳下了楼,走廊上看似又没有人了。  不过三秒钟,梁小六已经举着相机从后面安全通道的侧影里走出来,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分明就是把张梦琳这张脸照的一清二楚的,甚至还有她偷拍的动作。  哎,这张张梦琳的鬼祟照要是传到网上去,肯定轩然大波不止了。  也当是为了小五哥这档选秀大赛推波助澜了吧。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梁小六拿出手机来,给裴斯承打了个电话,“三哥,刚刚你和三嫂在走廊上的照片让张梦琳给拍了,用不用我找人把照片给删了?”  裴斯承说:“你看着办。”  梁易有点懵了。  看着办是什么意思?不用删?  挂断了裴斯承的电话,梁易就上去陆景重的办公室,把这事儿给五哥说了。  陆景重说:“三哥意思就是这事儿你不用管。张梦琳想要做什么,他清楚的很。”  梁易“哦”了一声,在办公桌前来回走动,吭哧吭哧了半天。  陆景重看出梁易这是有话说了,不禁揉了揉眉心:“说。”  梁易顿时眉开眼笑,唇红齿白的像是一个少年,“五哥,真不能把雪糕借给我玩两天啊?”  陆景重:“……你真够了!”  ………………  裴斯承开车把宋予乔送到门口,宋予乔解开安全带,说:“那我走了。”  “等等,”裴斯承扣住宋予乔的手腕,“要多久?”  宋予乔说:“应该半个多小时吧,你不用在下面等我,我会自己打车回去的。”  “我预约了医院的妇科医生,我先回裴氏一趟,也就半个小时回来,我到了给你电话,你再下楼。”  裴斯承真的是什么都为宋予乔想到了,先做什么,后做什么,生怕她出点什么事情。  宋予乔心里一动,“嗯,好。”  也是应该检查一下,为什么明明诊断的是不孕,现在竟然怀了身孕,那就说明上一次的检验结果是错误的。  宋予乔走上电梯,按下电梯按钮,手机铃声响了,是姐姐宋疏影。  有好几天都没有和姐姐联系过了,金水公寓也都没有回去过。  她接通电话,姐姐在那边说:“予乔,妈刚给我打了电话,要我去国外陪她一段时间,我说我找了个证券公司的工作,现在在新加坡给人做风险投资。”  “姐,你要是编也不用这么不着调吧,”宋予乔抚了抚额,“你是学医的,什么时候改做证券交易了?妈根本就不会信。”  “这你不用多管,反正妈是信了,不过很可能打电话给你考证一下我这话的真假,你跟我统一口径就行了,其余的你不用管。”  “好吧。”  宋予乔不知道姐姐心里是如何打算的,不过既然没有听妈说要从加拿大回来,也就是二姨还没有给母亲说宋疏影怀孕的事情。  原本还在担心姐姐,现在自己也怀孕了,这些事情真是一茬接着一茬。  宋予乔来到办公室,郑青正巧正在为一份资料的制作伤脑筋,宋予乔赶紧上前,代替郑青坐在了电脑前,先合力整理了一份资料,准备给总监送过去。  郑青一边装订手里的资料,一边问了一句:“在最后一场,陆景重答应同台了么?”  宋予乔摇头:“没有,不过我会努力。”  她觉得这件事,必要的时候还是需要走一走后门,比如说向裴斯承说一下,透透口气。  趁着郑青去总监办公室的时候,宋予乔就到休息室去,给裴斯承打了个电话,把陆景重和佳茵同台的这件事情说了。  “但是我去说了两次,陆总都说不行,”宋予乔说,“你不是陆小五的三哥么,你帮我说说呗。”  裴斯承真是难得听到宋予乔这样一句娇嗔的话,好像是羽毛在心尖上拂动了一下。  “好啊,你说如何报答我?”  宋予乔微愣,她倒是忘了,裴斯承怎么会忘了这么一个绝好的机会,她不禁握紧了手机,“你说,我听着。”  但是,裴斯承并没有马上回答,电话里一时间没有声音,宋予乔似乎都能从听筒里感觉到裴斯承铺面灼烫的呼吸,心跳越来越快。  真的是时间越长,她就越发的急不可耐,不知道裴斯承开口会说些什么。  然后,裴斯承说:“不论发生什么,不要离开我。”  宋予乔心神剧烈的震颤了一下,口齿竟然一时间有些打结,“什、什么?”  身后,一个同事敲了敲休息室的门:“予乔,有人找!”  宋予乔回过头来,答应了一声,对电话里的裴斯承说:“外面有人找我,先就这样了,再见。”  说完,不待那边裴斯承有任何回应,已经挂了电话。  她切断了电话,长呼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脸庞发热,只因为裴斯承刚刚的一句话。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裴斯承从来都没有免疫,他的一举一动,不管是挑眉的动作,还是嘴角痞痞的笑,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打动自己的心。  她攥紧了自己的胸口。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她的心,真的就失守了。  如果这一次,真的拱手把心交给别人,会不会得到真正的爱呢?  出了休息室,宋予乔还没有来得及问是谁找她,就看见了办公室内站着的两个穿警察制服的人。  一个人问:“你就是宋予乔?”  宋予乔点头,“对,我是。”  一个警察已经拿出了一副金属的手铐,说:“请跟我们走一趟,你涉嫌非法产业集资,海外洗黑钱。”  宋予乔听了一下子就呆住了。  非法产业集资?  洗黑钱?  办公室里几乎所有的员工都围聚集过来了,宋予乔稳住心神,“我能打电话么?”  说着,一副冰冷的手铐已经戴在了她的手腕上,咔嚓一声,宋予乔手腕处好像被电了一下。  这是她第一次戴手铐这种东西。  警察说:“不能。”  不仅不能打电话,就连手机都被暂时收了起来,放在一边被监听。  宋予乔离开之后,办公室立即就炸开了锅。  议论纷纷。  “没想到平时看起来挺安静的,竟然会在海外洗黑钱啊。”  “就是,不知道是从哪儿赚的非法集资。”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郑青皱着眉,“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今天的工作没有做完,一会儿也要加班做。”  这么一听,员工们才纷纷散开。  郑青不知道宋予乔与叶泽南的关系,也不知道宋予乔背后有什么靠山,心里捏了一把汗,只是祈祷她没有什么事,万事都等到暑假郑融从X大回来。  他相信,这一切都是误会,他根本就不相信,宋予乔这种沉静的性子,若说不喜欢钱那都是说的假的,不过宋予乔看钱从来都不重,这种事情,一定是警局里搞错了。  公司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新来的总监肯定是首先第一个知道了,而且他之前也知道宋予乔和叶氏总裁的关系不一般,思虑了半分钟,就直接打电话给叶泽南,说:“宋予乔被警察带走了!”  ………………  宋予乔被带到警局里的一个房间里,警察将一个账户号拿给她看:“这是你的账户吗?”  这个账号……  是在半个月前,宋予乔专门开了一个账户,然后是路路把钱打到里面,当时她还在想,这里面有好几百万,不会是路路在做什么非法的事情,不过当时打电话,路路也否认了,说绝对不是违法的事情。  只是现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警察弄错了?  警察见宋予乔不吭声,就又问了一遍:“是你的账户吗?”  宋予乔点头,说:“是,是我开的账户。”  “具体的开户时间和地点。”  宋予乔想了想,“好像是上个月月底,二十四五号,是在城东的XX银行开的户。”  “在你开户之后七十二小时内,钱就汇过来了,是么?”  “是。”  “然后你又去开户的银行,做了账户的保密安全升级?”  “对。”  警察又询问了几个基本的问题,宋予乔一一作答。  每回答一个问题,宋予乔的心都要下沉三分,都要冷三分。  “你说这是你一个好朋友打给你的,你这个好朋友的名字?”  宋予乔其实有些犹豫,她相信这应该只是搞错了,路路说过了不会做这些违法的事情。  “卢璐,二十四,现在在澳大利亚。”  问话的警察与另外一个警察对视了一眼,因为调查显示的地址,正是澳大利亚,他问:“你有她的电话吗?”  宋予乔隔了一会儿才说:“我手机里有存着。”  两个警察都走了出去,宋予乔坐在一个长凳上,觉得满脑子都是嗡嗡作响,小腹有些坠疼,好像是以往例假快来的感觉。  不过五分钟,警察就重新走了进来,说:“你手机的这个卢璐的人,手机号码是空号,根本就打不通。”  宋予乔愕然抬起头。  警察也会注意人的面部表情还猜测人的内心,宋予乔的表现都十分正常,现下也就没有再难为她,只是说:“我们会调查清楚,还麻烦你配合调查。”  宋予乔点头:“好。”  她并没有被苛刻对待,手中的手铐被打开了。  房间的门再面前打开,又关上,宋予乔觉得眼前一黑,手扶了扶额头。  睁开眼睛,手腕上分明的两道红痕,是金属手铐的痕迹。  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久。  不知道裴斯承知道她进警察局了没有?  不是还要去医院孕检么,裴斯承应该会给自己打电话吧,只可惜,手机在警察手里。  在这样一段大脑处于空白的事情,宋予乔想到最多的人,竟然就是裴斯承。  可能真的是被裴斯承保护的习惯了,在自己有任何危险的时候,都会在第一时刻想到裴斯承。  宋予乔苦笑着摇了摇头,人还真是有依赖性的,以前身边没有裴斯承的时候,自己也会去想办法自己解决问题,现在身边有了依靠,就懒的自己去想办法了。  过了大约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宋予乔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觉得口干舌燥,就端起面前刚刚一个警员给她倒的水,喝了一口,向下压体内的火气。  忽然,房间的门咚咚敲响了两下,然后门把转动,从外面打开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