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15 你什么时候爱上我?

115 你什么时候爱上我?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026更新时间:2015-10-17 06:46:56
    等到快中午的时候,裴斯承开车去了一趟裴家老宅,给大伯带去几罐好茶,陪着大伯下了一盘棋。  裴颖就坐在一边。正在用管家刚刚送来的山泉水泡茶,“我还专门去茶艺馆里学过一段时间呢,这一次的茶泡出来绝对是一等一的好喝。”  裴临朝和裴斯承对弈的结果,是裴斯承赢了。  裴临朝摇了摇头:“这是惨败了,老三。你真是赢我赢的不留一点情面。”  裴斯承一笑:“该是大伯谦让了才对,要不然我哪儿敢赢。”  “得了,知道你这来我这儿又是有什么事儿。无事不登三宝殿。”裴临朝端起茶杯,用茶杯盖拂去茶面,喝了一口,“说吧。”  裴斯承不着声色的看了裴颖一眼,笑着说:“我真没什么要紧事。”  裴临朝问:“上次你那个女朋友去医院检查了没?”  “检查了,”裴斯承说。“不过,倒是很奇怪。”  裴颖手中的动作一下子停了。  裴临峰抬眼看了一眼裴斯承,“说话说一半,还要我给你往下顺,什么很奇怪?”  “刚开始是买了一只验孕棒,上面显示的是怀孕了,后来又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根本就没有怀孕,只是一种假性怀孕。”裴斯承意味深长的笑。“大伯,你说奇怪不奇怪?”  最后,从大伯书房里出来的时候,裴颖也跟了出来。  “三哥。”  裴颖快走了两步跟上裴斯承,说:“我有话跟你说。”  裴斯承顿下脚步:“在这里说还是出去说?”  “出去说。”  这样,裴斯承仍旧是带着裴颖出了裴家老宅,裴颖跟在裴斯承身后,虽然是极不情愿地往前走,低着头。  上了车,裴斯承问:“想去哪儿吃饭?”  裴颖笑着看向裴斯承,“三哥,我能不能说哪儿都不去啊?”  “不能。”  说着,裴斯承就直接踩下了油门。  “那不就得了。”裴颖嘁了一声,“三哥你总是这样,说一套做一套,你就是个小人。”  裴斯承一笑,目光落在前面的道路上,慢打着方向盘。  最后,裴斯承挑了梁小六最近新开的一家私人餐厅,要了一个小包厢,里面是一个四人台,裴颖一看见就问:“还有谁要来么?”  裴斯承已经为裴颖拉开了椅子,“你先坐下来,来点菜。”  裴颖没有心思点菜,裴斯承就按照自己曾经知晓的裴颖的口味,点了几个菜,等服务员上了一瓶酒,裴斯承在两个高脚杯里都满上,然后端给裴颖一只酒杯,“我记得你喝酒还是我教给你的。”  裴颖咬着嘴唇,“是,裴娅也是你教的。”布役见号。  裴斯承双手撑在桌上,看着对面坐着的裴颖,说:“小妹,我一直当你和裴娅是一样的,她是我亲妹妹,我也当你是我亲妹妹。”  “虚伪,”裴颖哼了一声:“是一样的,都是眼不见心不烦,还不是把裴娅给扔到国外去了。”  “我是裴娅的三哥,也是你的三哥……”  裴颖直接打断了裴斯承的话,“你根本就不算是三哥!那你为什么在当年裴娅被逼着堕胎的时候袖手旁观?不光是你,就连大哥也是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裴娅的孩子就那么没了……”  “那个时候裴娅几岁?你现在几岁?多吃了几年的饭多走了几年的路,还不懂更多的人情世故么?”  裴斯承知道,裴颖现在就是故意把话题往裴娅身上引,好让自己对她的事情暂且放一放。  裴颖动了动唇正想要说什么,外面的服务员刚好端着餐盘上菜,她抿着唇,看着放在面前的菜,红着一双眼睛抿着嘴。  裴斯承端起酒杯,先是举了举,“来,先喝一杯。”  裴颖看了裴斯承一眼,才端起了手里的酒杯,因为她一直称呼裴斯承是三哥,在裴家从小教授的一些规矩,绝对是尊卑有序的,所以就算是在举杯相撞的时候,也是她的酒杯杯口略微向下,低于裴斯承的酒杯。  两人都喝了小半杯酒,放下酒杯,这一次是裴颖拿着红酒瓶给裴斯承倒上的。  裴斯承说:“给予乔的验孕棒,是你的吧?”  裴颖豁然抬起头来,“怎么可能?三哥,你别乱说。”  “不是你趁着予乔不注意,偷偷调换了她手里的验孕棒么?”裴斯承挑了挑眉,“予乔是假性怀孕,根本就没有怀孕,怎么可能验出一根两条红线的验孕棒?那根验孕棒只经过你的手。”  “不是,那还经过你的手了!”  裴斯承:“……”  裴颖有些支吾了:“说不定是那验孕棒的问题呢……”  裴斯承叩了叩桌面:“这一次想清楚了再说,不要前言不搭后语,说一句就被人给戳破了,你该养成沉稳一些的性子。”  “我……”  就算是裴颖有什么话要说,也被裴斯承这么一句话给噎回去了。  裴颖低着头,一时间没有说话。  裴斯承喝了一杯红酒,又喝了一杯,顺带夹了两筷子菜,给裴颖夹了一块她最喜欢吃的糖醋鱼。  放下筷子,裴斯承才说:“是你怀孕了,小妹。”  裴颖猛的抬起头来,“我就是怀孕了,怎么样?我就是怀了孩子,我现在成年了,就算是怀了孩子也不会被逼着去堕胎了吧,是吧?”  “沈易风的?”  裴斯承只用这四个字,就让裴颖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隔了许久,裴颖才说:“不是。”  “哦?那你说是谁的?”  “你可以不相信,我男朋友,在X大读研究生,郑融,上个月我刚刚去了X大去看过他一次,我们开了房,然后我就怀孕了,你也说过,我是成年人了,我对我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你尽管不信,去调查好了,在X大后面的酒店,还有我的身份证登记信息。”  这一次的话,裴颖说的十分平静,没有任何叫嚷了。  裴斯承叹了一口气,“小妹,先不说你告诉我的这些事情的真假,单单只说沈易风,你现在当她是你的谁?”  裴颖低着头,没有说话。  裴斯承接着说:“他是你的姐夫,不管你曾经有多喜欢他,有多在乎他,他现在都已经成了你姐夫……”他看裴颖又想要开口否认,“别急着说不是,之前我以为你已经走出来了,但是现在这半年来,我才发现你没有。这些都是辛曼告诉我的,你跟辛曼的关系比较好,我知道,我们都在不遗余力地拉你出深渊,你却想要闷头往前扎,小妹,你看着我,你现在听我说。”  裴颖抬起头,看着裴斯承的时候,眼眶里已经蓄满了泪水。  “你要我听什么?”  裴斯承说:“抬头看路,才能走的更远。难道你就真的局限于裴家,在大伯的庇佑下么?大伯百年之后呢?你妈妈也护不了你的时候呢,你该怎么办?”  裴颖又低下了头,但是眼泪已经扑簌扑簌地往下掉了。  裴斯承顿了顿,继续说:“你必须还是要靠自己,小妹。”  “三哥你别跟我扯这些大道理,大不了到时候家里的财产我也都不要了。”  裴斯承笑了笑:“你要是傻,你就别要。”  裴颖刚开始只是无声的掉眼泪,到后面,趴在餐桌上,开始哭的难以抑制,嚎啕大哭,“三哥,我真的喜欢沈易风啊,我从小到大,喜欢了他十年,三哥你知道么?我第一次身上来例假,就是他帮我处理好的,后来,我忘了好像是十几岁的时候,有一天天家里没有人派车来接我,有一个小混混在路边围堵我,我当时就吓哭了,是沈易风来把我从那些人手里救出来的……”  裴斯承没有插话,就静静地听着。  这些话,他在裴颖情窦初开的时候,就已经听她说起过了,裴颖跟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大姐二姐不亲近,却和裴斯承和辛曼比较亲近,但是那个时候的裴颖和沈易风,都还是单身。  “他明明说好了来家里娶我的,为什么最后会娶了我二姐,我不知道,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不是弄错了,是不是,三哥,你告诉我,是不是弄错了?”  裴斯承心底里叹气,却没有说什么。  等到裴颖哭够了,裴斯承递上去一张纸巾,“颖子,三哥给你一句话,这个世界上不仅女人会骗人,男人也会。”  裴颖擦着脸上的眼泪,抽泣着,“三哥,你说,真的没有机会了么?我不甘心……”  还有没有机会?  裴斯承不知道。  他只知道,坚守一份感情,真的不容易。  裴斯承在送了裴颖回裴家的路上,接到了宋予乔的电话,“我们现在在XX路的沃尔玛门口,等不上车,买的东西有点多。”  裴斯承说:“十分钟以后就到。”  裴颖看裴斯承把蓝牙耳机摘下,才问:“是三嫂么?”  “是的,她带着裴昊昱在沃尔玛门口,等不上车。”裴斯承说。  到沃尔玛西门的临时停车位上,裴斯承透过车窗,已经看见了推着购物车站在台阶上的宋予乔,松松的挽着发辫,看起来的样子特别安静。  裴颖顺着裴斯承的目光看过去,从停泊车辆之间的缝隙,看见了宋予乔,忽然笑了笑:“三哥,我们做一下交换好不好,你告诉我一个秘密,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一次,你说真话,我也说真话。”  裴斯承解下安全带,漫不经心问道:“什么?”  裴颖问:“宋予乔是不是裴昊昱的亲生妈妈?”  裴斯承刚开了车门,手指微微停顿了一下,转脸看着裴颖。  这件事情,除了至交好友的几位,其余的人,他都没有告诉过,裴颖是怎么知道的?  裴颖咧开嘴笑了,“三哥你这个表情,我就当是确认了……作为交换,我也告诉三哥你一个秘密。”  裴颖直接趴在裴斯承肩上,用一只手捂着嘴边,说:“其实我本来就没有怀孕,但是沈易风以为我怀孕了……”  裴斯承侧过脸来。  “这是秘密,”裴颖一笑,已经开了副驾的门出去,然后向着门口挥手,“三嫂!裴小火!”  宋予乔正一只手扶着购物车,一只手拉着裴昊昱不让他乱跑,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小家伙今天走的路不少,又逛了一个多小时的超市,现在正勾着宋予乔的手,抱着她的大腿眯缝着眼,如果不是宋予乔拉着他,恐怕早就一屁股坐地上不起来了。  宋予乔本想如果再等不到裴斯承,就先拉着裴昊昱去旁边的披萨店里坐一会儿,就听见了那边一个好像是叫着“裴小火”的声音。  宋予乔拍了拍裴昊昱的背,“听听是不是谁在叫你呢,小火。”  裴昊昱鼓着两腮,小脑袋从一边转到另外一边,到后面靠在宋予乔的身上,“不听!就没有人叫我。”  “好啊小火,被我看见了!”裴颖一拍手,直接跑过来,一把将裴昊昱从宋予乔后面拉出来,“见到小姑姑就躲?你是不是不想要小姑姑给买的玩具枪了?那以后小姑姑就都不给你买了!”  裴昊昱抬了抬眼皮,“我有乔乔给我买!”  裴颖直接狠狠地捏了一下裴昊昱的小鼻头:“典型的有奶吃就是娘。”  裴昊昱没大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倒是宋予乔有些窘了,这是怎么话说的。  裴颖站起来:“三嫂,我三哥来接你了,刚才我三哥可是给我说了你不少的坏话,回去搓衣板伺候着!没有的话我那里有!”  裴斯承走过来,将购物车从宋予乔手中推过,说:“累了?”  “还好。”  裴颖直接拉过裴昊昱,“你这个小电灯泡跟我走吧,小姑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  裴昊昱直接扭过头,“我才不跟你呢,我要跟乔乔!”  裴颖直接揉乱了裴昊昱一头杂毛,“嘁,要我说,你就该剃个光头,绝对是一百瓦的电灯泡。”  宋予乔先拉着裴昊昱上了车,让他安安稳稳坐在了后座,才打开了后备箱,再转眼看,那边只剩了裴斯承一个人推着购物车过来,不禁问:“小妹呢?”  裴斯承说:“走了,她说她男朋友今天下午坐高铁回来,要去接。”  “噢,我还想着她会去家里吃饭呢。”宋予乔说完,就从购物车里往后备箱里搬东西。  听了宋予乔口中说的无比顺畅的“家里”这两个字,裴斯承挑了挑眉。  裴斯承看着购物车里很多东西,不禁倾身过来咬宋予乔的耳垂:“你是准备在家里冬眠么?买这么多东西。”  宋予乔觉得耳朵上痒痒的,直接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你自己搬,我不管了。”  说完,她就直接上了车,陪着裴昊昱坐后座上。  裴昊昱本来正趴在车窗上眯缝着眼睛,看见宋予乔坐了上来,就直接蹭过来偎着宋予乔,枕在她的腿上。  也确实是小孩子,再加上裴昊昱早上不到六点就起来开始拉肚子,上午又去了医院,逛超市,现在才会这么困。  “小妹的事情问了么?”宋予乔问。  “嗯,不是她的,”裴斯承说,“是出了问题。”  “那为什么会有两条红线?”宋予乔不理解了。  “她已经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了,她自己的事情,让她自己去处理吧。”  碍于小家伙在场,他们两人在说话的时候,自动避开了验孕棒三个字。  一直到了到华苑的时候,宋予乔把裴昊昱抱起来,放在裴斯承的背上,在后面跟着,以免小家伙睡的迷糊了向后面仰倒着栽下来。  开了门,裴斯承背着小家伙上楼,宋予乔在玄关换了一下鞋,听见包里的手机嗡嗡地震了两下,一边从包里摸出来手机,一边跟上前面的裴斯承。  手机拿出来,宋予乔看见是一条微信。  赫然就是路路的微信!  她顿下了脚步,微信上只有路路的一条回复:“钱的事情我找人给解决了,我下周回国。”  宋予乔急忙就发语音过去:“钱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涉嫌到洗黑钱?”  不过,微信那边没有回复了。  宋予乔收起手机,觉得她有必要今天去找一下华筝,两个人商量一下这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裴斯承已经把裴昊昱放到他的小床上了,下来之后,就看见宋予乔拿着手机。  宋予乔说:“路路给我回微信了。”  她说着,就把手机递上去给裴斯承看。  裴斯承看了一眼路路回复的这几个字,又听了听宋予乔给她发过去的语音,皱了皱眉:“我给许朔打个电话问一下。”  确认的结果,确实是上面已经拿出了新的证据,证明这件事情不是宋予乔做的。  裴斯承凝眉。  昨天大哥裴聿白才刚刚让朱启鸿着手认真调查一下这件事,今天就已经没有事情了,难道就是怕深查?  宋予乔靠着栏杆站着,注意着裴斯承脸上细微的表情,“还有什么问题吗?”  裴斯承站在比宋予乔高两级的楼梯台阶上,忽然俯下身来将宋予乔圈在怀里,后面是楼梯的栏杆,“我在想,为什么我上一次加你的微信,你还没有通过验证?”  气息拂在脸上,有些痒。  宋予乔别开了脸,“我又不知道啤酒是谁?我以为是哪个屌丝。”  裴斯承轻笑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我叫啤酒的?”  又落入裴斯承的语言陷阱了。  宋予乔在一开始就再三告诫过自己,跟裴斯承说话,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出来,才能不被坑。  裴斯承在宋予乔的鼻尖上咬了一下:“又跑神了?在我面前都要这么跑神,要受罚。”  裴斯承说完,就直接吻上了宋予乔的唇。  宋予乔就不知道了,为什么裴斯承会这么喜欢亲她,而且每次都变着感觉的亲吻,每一次都让她觉得有脸红心悸的感觉。  裴斯承撑在楼梯栏杆上的手臂,已经改为环着宋予乔的腰,手掌心贴在宋予乔的臀上,好像在品味着一道美味精致的菜肴,真的是需要细品,才能出味。  一吻结束,裴斯承低头看着宋予乔绯红的双颊和好像是果冻一样的双唇,双唇轻轻一碰,“予乔,我真的爱上你了,你什么时候爱上我?”  宋予乔原本正在全身无力,有些发软的靠在身后的楼梯栏杆上,一听见裴斯承这句话,他在皮肤接触的部位,就好像是一下子窜了电,从四肢百骸一下子都涌动到了心房的位置。  “不如,让我听听你的心?”  裴斯承说完,已经侧耳贴上了宋予乔的胸口。  如果说刚才宋予乔的心跳还只是一辆自行车的速度,现在就成了一辆私家车的速度了,还是跑车。  ………………  既然宋予乔的危险解除了,她也就可以不必再在家里呆着了,可以去上班。  临近傍晚的时候,宋予乔先焖好了米饭,开始做菜,因为医生叮嘱过要清淡一些的菜,宋予乔就上网搜了一下,最后做了三个菜,香菇菜心,芦笋排骨汤和蚕豆鸡蛋花,不过统一的特点都是少油少盐不辛辣。  宋予乔做饭菜之后,给华筝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关于路路的事情。  华筝说:“你现在还在警局吗?”  宋予乔看了一眼正站在燃气灶前面尝排骨汤的裴斯承,说:“不在,我昨天就出来了。”  “我们一起吃个饭吧,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不用,我打车去找你。”  宋予乔挂断电话,忽然有些感到心虚,好像真的是她抢了华筝喜欢的人,这种事情做的不对。  “你一会儿去叫小火起来吃饭,我晚上出去跟华筝一起吃。”  裴斯承说:“用不用我开车送你?”  玄关处,宋予乔已经换好了鞋,抛下一句“不用”,就是一声门关上的响动。  裴斯承暗自摇了摇头,把厨房的抽烟机关掉,走出去拿了手机,给顾青城打了个电话。  “上一次的亲子鉴定,两份,一份头发的,一份唾液的,你再给我一份。”  顾青城:“……上一次的那份呢?”  “弄丢了,还没有来得及给宋予乔看,”裴斯承说,“就这两天,你尽快给我,我急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