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16 后面还有一颗【心】 (为钻石推荐票加更一)

116 后面还有一颗【心】 (为钻石推荐票加更一)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4321更新时间:2015-10-17 06:46:56
    裴昊昱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一蹦一跳地下楼去找乔乔。  可是,餐桌边。竟然只坐着老爸?正在啃排骨?  “乔乔呢?”  裴斯承没有说话,手中的报纸翻了一页。  裴昊昱压根没想着老爸能回答他的话,反正不管老爸回答或者是不回答,他都在在家里上上下下地找一遍,确定了没有。才灰溜溜地耷拉着脑袋,“你又把乔乔给气跑了。”  裴斯承不置可否,给裴昊昱盛了一份米饭。  裴昊昱瞪大了眼睛:“为毛只有这么一丁点?”  这碗里的米饭。只有裴昊昱平时吃饭一半的量。  裴斯承十分淡定地把吃干净的排骨骨头扔掉。抽出一张纸巾来擦了擦手:“这是乔乔说过的,你这两天不能吃的太多,而且要清淡,你看看这些菜,上面都没有一丁点油花,都是给你做的。”  都是为了我做的……  暂且不管老爸说这话的目的是什么。总之小家伙听到之后还是蛮高兴的,直接就把排骨汤的碗给拉了过来,捋了捋袖子,直接上手,呵呵哒。  就在裴昊昱正在吃的十分欢快的时候,裴斯承上楼去了一趟二楼的书房。  因为当时裴斯承怕宋予乔回帮他收拾东西,无意中如果看见了那封亲自鉴定报告就不好了,所以特别关注的放在了一个地方。  但是究竟是被自己藏到哪里了?  裴斯承自己也忘掉了,总之是一个宋予乔绝对想不到的地方。现在,连他自己也想不到了。  他在自己的书房里找了一会儿,就下楼去问裴昊昱:“裴昊昱!”  裴昊昱正在吮吸这自己的手指头,一根一根,听见身后老爸叫他,他耳朵一动,“干嘛?”  裴斯承问:“那你见到过我拿着的一个黄色的牛皮纸的大信封吗?是不是你偷偷给我拿走藏起来了。”  裴昊昱“切”了一声:“我才不稀罕拿你的东西,又找不到了就来找我!”  裴斯承也只是多此一举的一问,转身上楼,忽然听裴昊昱在后面咕哝不清地说:“你回来问问乔乔,乔乔帮你收拾房间了。”  裴斯承脚步一顿,原本轻蹙起的眉头,又蹙紧了一点。  难道……宋予乔找到了那一份被他藏得他自己都找不到的DNA检验报告?  裴斯承回到房间,又翻找了一阵子,直接踢翻了一把椅子。  他对宋予乔以外的人和物,向来都是没有什么耐心的。  裴斯承冲楼下喊:“裴昊昱!给我把手机送上来!”  楼下没反应。  裴斯承又说:“不送上来晚上不让乔乔给你讲故事!”  然后不出半分钟,裴斯承的手机已经恭恭敬敬地双手递了上去。布吗乒血。  裴斯承接过手机,摸了一下裴昊昱的头,“下去吧。”  他拿到手机,首先就给顾青城打过去电话:“真弄丢了,找不到,你抓紧时间重新给我一份备份。”  电话另外一边,顾青城反问:“这么重要的文件你也能弄丢了?”  “费什么话,有这两句话的工夫你早重新给我一份了。”  裴斯承以为自己是坐了老板椅,后面有靠背,一只手拿着手机,就双腿交叠敲在前面的书桌上,后背往后靠。  结果……  裴昊昱出了书房门,才后知后觉地把一张小脸皱成了一朵喇叭花。  自己为什么要巴结老爸?老爸说不让乔乔给讲故事乔乔就不给他讲故事了?是乔乔给他讲,又不是老爸给他讲!  裴昊昱顿时有一种上当受骗了的感觉,再转过身去,就听到书房里发出了嘭的一声,好像是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  然后,裴昊昱愕然地瞪大眼睛,转身,轻手轻脚小跑溜到楼梯口,听见了老爸的怒吼声:“裴昊昱!把你的凳子搬走!”  空荡荡的走廊尽头,裴昊昱的小房间内,在小学生的那种专用的小书桌前,放着一把十分不协调的豪华老板椅,有靠背,在老板椅后面的一个小孔里,还插了一面小红旗,上面写着:“裴昊昱专用座椅”。  在老板椅的下面,有一把铁链锁,所在小书桌的桌子腿上。似乎觉得一把还不够牢固,在另外一个桌子腿,又锁了一把。  时间倒回五个小时前。  超市里。  宋予乔看着购物车里的一个超大号的铁锁链,皱了皱眉:“小火,你买这种东西干什么?”  裴昊昱说:“锁车啊,现在偷车贼特别多,把我爸爸的车锁了,那些小偷就偷不走了。”  宋予乔:“……”  私家车不是自行车,偷这种车是需要技术的。  但是,在路过食品区的时候,宋予乔清点购物车内的物品,看到原本的一把特大号铁链锁变成了两把。  宋予乔看向裴昊昱,指了指购物车内。  裴昊昱说:“这一把是送给我大伯伯的!给我大伯伯锁他的大狗!”  好吧,这就是铁锁链的由来。  ………………  宋予乔先是打车去了华筝的礼服店,顺路路过星巴克,带了两杯咖啡过去。  推开门,华筝正在吵一个新来的店员,看起来特别生气,简直就是怒发冲冠。  “拜托,都像是你这样给人赊账我就要关门大吉了!你能不能用点心?你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三万多块钱的小礼服也能这样打一张白条就走人了?现在是现代社会了,他可以不拿走衣服,我们帮他保存着,等他有了钱了回来再取,但是不能直接拿衣服走人不付钱动不动?我上午买菜就因为两毛钱那个卖豆芽的还不让我走呢!”  华筝气的不轻,一边的女店员小婷赶紧给华筝倒了一杯水,然后冲前面的站着的高高大大的一个小伙子使了使眼色。  小伙子说:“那掌柜的,我现在就去把那人给追回来。”  说完,他就直接转过身来往外走,正好迎面撞上了宋予乔,宋予乔根本就没想到这个站着的小伙子会忽然转身就往外跑,根本就是一丁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撞了个踉跄。  小伙子急忙把她扶住了,四目相对,宋予乔一下子愣了。  这个少年不就是宋疏影第一次带着她去夜色的时候,让留下来的那两个少年中的一个吗?她还清楚地记得,当时那个少年怎么狂傲,还趁机吃了她的豆腐。  这个少年明显也认出来宋予乔了,一双眼睛一眯,扶着她的手就松开了,向后退了一步,“抱歉,我没有注意到人。”  华筝在后面说:“别去追了,看看到时候这人如果有点良心把钱给送过来,送不过来你就在我这里给我打工还债好了……予乔,你跟我过来,咱们到里面来说。”  前面的少年让开路,宋予乔走过去。  宋予乔把咖啡递给华筝一杯,说:“外面那个是谁?”  “苏智,”华筝说,“我刚刚招聘进来的店员,微微坐月子,我准了她三个月的假,就新招来一个。”  “那你怎么不招过来一个女孩儿啊?”宋予乔说,“这看着多不方便,你这是一个女礼服店。”  不过,其实招进来一个男店员也有点好处,毕竟这个苏智长得够帅够邪魅,而且又年轻,他的眼光一定可以为很多来这里选礼服的女顾客提供很好的建议的。  华筝说:“时间紧,来不及挑三拣四了,本来想着这个人就先用着,等到有了更好的人选,给他开了工资让他卷铺盖走人,但是你瞧,这一下我想让他走都走不了了,三万块钱,够他不吃不喝卖给我大半年了。”  华筝喝着宋予乔带过来的咖啡,将一份刚刚设计好的图纸递给宋予乔,“你帮我来看看。”  这一段时间,华筝真的比以前勤奋的太多了,好像是忽然就灵感爆棚一样,一条一条的裙子都从笔尖流露下来。  在华筝的这间设计室的落地拉伸窗外面,有几棵长势十分郁郁葱葱的榆树,另外一边有一棵法国梧桐。  华筝走过来,喝着咖啡,那些树影在夕阳斜下的晚霞光辉下,斑驳地打在两个人的脸上,“我刚开始接手这家礼服店的时候,那个时候房东就告诉我,这两棵树已经在这里长了五十三年了,所以每次我看到这里,都觉得特别有年代感,真是难以想象,五十三年以后的我,是个什么样子,还会不会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宋予乔把华筝给她看的设计稿放在桌上,也走过来:“肯定都在。”  “哈哈,是的,”华筝忽然笑了,“都说祸害遗千年嘛,就像咱们这种祸害,肯定要活到世界毁灭。”  宋予乔听出了华筝的隐含意思,也笑了。  记得那个时候,在高中的时候,有一个为人特别嚣张跋扈的男生,因为好哥们向路路表白被拒绝,有一次直接羞辱了路路,说:“家里没有什么钱就别穷装逼,你以为你是豪门私生女啊!没有谱就别摆架子,看着恶心。”  这个男生说完这些话,路路脸都气红了,最后煞白。  华筝当即上前狠狠地给了那个男生一个耳光,这个男生仰着脸,瞪着华筝:“你敢打我?”  华筝掐着腰:“我就是打你了,怎么着?我不是豪门私生女啊,我就是豪门!你过来巴结啊!”  那个时候,谁不知道华筝的家世,基本上都没有人敢惹。  这个男生也就不吭声了。  然后当天晚上,宋予乔和华筝去学校的浴池去洗澡,就看见了这个男生,也光着膀子去洗澡,在那个男生看过来的时候,华筝赶忙拉着宋予乔往旁边躲了一下,伏在宋予乔耳边,说了一个计划。  宋予乔眨了眨眼睛:“可行吗?”  华筝点头:“肯定行。”  然后,宋予乔缠住了收票的一个阿姨,华筝直接溜进了男生浴室,拍了人家裸照,第二天就遮住了重要部位给发到了学校的论坛上去。  后来,这个男生和宋予乔华筝成为了好朋友。  这个男生,就是郑融。  有时候,因缘巧合就是这么绝妙。  ………………  等裴昊昱吃饱喝足了,自己去儿童房去玩,裴斯承想要把他送去裴家大院,然后自己去一趟警局,问一下关于那笔钱的事情。  但是,裴昊昱一听老爸说又要送他去裴家大院,立即就像一个浑身竖起刺的小刺猬,“不行!除非你把我绑走,要不然我绝对不会妥协的!”  裴斯承转身就离开了裴昊昱的儿童房。  裴昊昱“咦”了一声,老爸这一次难道这么容易就妥协了?!他叫了一声:“爸爸,你去哪儿?”  裴斯承的声音隔着一道墙传过来,“找绳子,把你绑起来。”  裴昊昱听了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跑过去干脆利落地把房门给反锁了。  裴斯承根本就没有想要去找绳子,他给裴老太太打了个电话。  “妈,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你过来帮我照看一下裴昊昱吧。”  “好!”裴老太太当即点头答应了,挂了儿子电话就收拾东西。  裴临峰一看老伴儿这在收拾衣服,不禁问:“你这是要去哪?”  “离家出走!”  裴临峰:“……”  裴老太太把背包往后背上一撂,差点直接仰倒翻过去,还是裴临峰及时地扶住了她。  ………………  宋予乔和华筝这一次并没有出去吃,而是让人去一家私房菜馆里,买了几个菜回来吃。  收拾设计稿这件事还是宋予乔着手,还顺带帮华筝把一些散乱的礼服裙子给挂了起来,华筝在一边说:“你不是叶氏辞职了么,你过来给我当助理吧,我给你开工资。”  “你要是一个月给我开个一两万的,我还可以考虑。”  “我靠,你怎么不去抢啊!”华筝直接跳了起来。  宋予乔抿着嘴笑了笑,将碗筷摆好。  其实,刚刚华筝的这个提议一提出来,宋予乔就忽然想起了裴斯承曾经说过让她去裴氏做。  她愣神了两秒钟,继续低着头摆放碗筷。  吃饭的时候,宋予乔和华筝说起了路路的事情,还拿出来微信,让华筝看。  结果,一拿出来手机就看见手机上写着八个未接来电,全都是显示着裴斯承的名字!  华筝看宋予乔愣了,就伸手过来主动要拿宋予乔手里的手机:“拿来,我看看。”  宋予乔已经飞快地将未接来电删掉,把手机给了华筝。  “下面路路又发过来一条,”华筝念道,“是在中午发的……她说等她回来再说,这件事情跟你无关,警察不会再来找你了。”  宋予乔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路路到底在搞些什么,不懂。”  “没事儿了就好,她不是说了下周回国么?到时候事情就真相大白了。”  其实华筝也挺纳闷的,路路在一个月前的航班,就是宋予乔和她两个人去接机,到现在了竟然还没有回来。  她正想着,就忽然跳出来一跳微信信息来:“在么?”后面还有一颗【心】——来自“啤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