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18 但是,我是坏人

118 但是,我是坏人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03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6:57
    车内的后座,裴斯承已经给放了下来,完全能够躺的下宋予乔,不过两个人的话。略显拥挤。  宋予乔惊呼了一声,不过在向后摔下来的时候,裴斯承护着她的后脑勺,所以并没有意料之外的疼痛感。  裴斯承压在宋予乔身上,不过只用了不满七分的力气,不过结实的胸膛堪堪压在宋予乔胸前的绵软上。  可能是因为身上来例假的缘故。宋予乔这两天总就觉得胸部发胀,内衣穿了也不舒服,所以在家穿着睡衣就习惯脱掉,现在自然也是,睡裙之下,没有穿内衣。  这样的话,就给了裴斯承可乘之机。  他倒是对于宋予乔的这种习惯,乐享其成。  “裴斯承,你别……”  宋予乔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只觉得眼前黑了一下,一道黑色的身影已经覆上来,双唇被裴斯承含住,顿时酥麻的电流从尾椎一直向上,宋予乔忍不住震颤了一下。  一种让宋予乔觉得陌生的颤栗感。  裴斯承的吻,从宋予乔的唇,向上落在她睁着的眼镜上。逼迫宋予乔不得不把眼睛给闭上,持续不断的吻,蜻蜓点水的吻。落在她的眼睑上。  正当宋予乔觉得眼皮痒痒的,忽然感觉到耳垂一下子被裴斯承含住了,她口齿中的嘤咛声再也忍受不住。  裴斯承轻笑了一声,“似乎更敏感了……”  说着,他的手已经从侧腰向上,在宋予乔胸前呃呃挺翘上揉捏了两下……  腰肢很软,胸部很软,软的都想让裴斯承沉溺其中了。  怪不得古代那么多不早朝的君王,都是温柔乡。  不过,最终裴斯承也顾及到宋予乔身上例假,一团火就只是烧了烧自己,自作自受也就是他这样的。  裴斯承深呼吸了两下,平复了一下内心的燥热,拉着宋予乔坐起来。  宋予乔一双眼睛里蒙了一层水雾。看起来好像眩然若泣,目光不经意地落在裴斯承下面鼓起的一块。  裴斯承刚动了动想要说什么,这边宋予乔就已经拿了搭在后面的西装外套,直接给他盖在腿上了。  裴斯承:“……”  “予乔,你盖着它它还是会硬着,”裴斯承说。“你要想让她软下去,只有一个方法……”  裴斯承抓着宋予乔的手,让她柔弱无骨的小手覆在突起处,他立即舒服的低呼了一声,结果……  宋予乔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直接撞上了车顶,哎哟一声捂着头。  裴斯承帮宋予乔揉着被撞疼的脑袋,失笑道:“我不动你了,以后你不同意我都不会动你。”  宋予乔的脸红透了。  裴斯承因为刚才的情动,略微暗哑的声线,在封闭的车内空间里,凭空带了一丝性感。  宋予乔的视线落在裴斯承薄削的唇上,脸庞发热,立即移开的目光,挡开裴斯承的胳膊,“我要上去了。”  裴斯承一把扣住她的手腕,“你忍心看我今晚一个人住酒店吗?”  “为什么要住酒店?你不回华苑么?”宋予乔表示了疑问。  裴斯承说:“我忘记我家密码锁了。”  “那小火不是在家里么?”  “裴昊昱跟他奶奶在一起。”  这句话绝对是真的。  最后,协商的结果,就是裴斯承跟着宋予乔上楼,裴斯承睡她的房间,而宋予乔搬过去另外一间房间跟姐姐一起睡。  裴斯承把车停好,和宋予乔一前一后下了车。  宋予乔在前面走,裴斯承错后半步,在经过公寓门口的时候,裴斯承忽然伸手握住了宋予乔的手心,然后将她的手纳在了手掌内。  宋予乔脚步一顿,却没有挣开。  ………………  等这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内,公寓外,一直在树影里的一个人才终于走了出来。  叶泽南紧紧握着双拳,手背上的青筋暴起,挥拳一下子砸向了旁边的树干。  他的视力很好,他能够看的清清楚楚,宋予乔在从公寓里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等到进了一次车内,出来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脸色绯红头发凌乱,明眼人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发生的事情,是叶泽南原本不屑的,现在更是感觉到不齿的。  伴随着嘭的一声,手指关节发出渗人的声响,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竟然发觉头顶上的树叶微微摇晃了两下,有细小的树叶窸窸窣窣地落下。  站在一边的乔沫倒抽了一口气,直接上来拉住叶泽南的手臂。  只不过,叶泽南的拳头手指关节上,已经被粗糙的树皮割破了,鲜血渗透出来,然后迅速地直接滴落。  乔沫说:“你这是让我看的,还是让你自己痛苦的?让你这样痛苦的,我宁可不看。”  是的,今天叶泽南原本是要去和顾青城谈有关乔沫的赎身问题的,但是顾青城偏巧不在,乔沫觉得在夜色里特别闷燥,叶泽南就带着乔沫出来兜风,也是经过阿绿允许的。  这样的生活,真的是被禁锢在牢笼里,不管要出去去哪里,都要事先经过别人同意。  然后,叶泽南就看见了裴斯承的车。  叶泽南盯着前面的一辆黑色的私家车,脸色陡然变了,乔沫也察觉到了,看了看前面的那辆私家车,并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叶泽南才笑了笑,笑声在这样漆黑的夜里有一些令人恐惧,对乔沫说:“我带你去看看,到底我前妻是怎么跟我小舅勾搭上的。”  这句话,在叶泽南说起来,就是侮辱。  不过,就算是这么说出来,他的心里也是被生硬地划了一道,鲜血淋漓,现在手指关节上的破损,根本就比不上他心里的伤口深刻。  乔沫脸上表现出了十分惊讶的神情,但是她的内心没有,十分平静。  从苏庆绑了宋予乔当人质的那一次开始,乔沫虽然距离远,也确实能看见,在裴斯承与苏庆对峙的时候,那种迫人的气势,从苏庆手中将宋予乔抱过来的有条不紊,当时她就知道,这个人,绝对是一个强大的男人,一般的女人根本驾驭不了,不过,宋予乔这样的普通女人,竟然有这种魔力。  更让乔沫没有想到的是,裴斯承,竟然和叶泽南是亲戚。  而现在,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叉介鸟扛。  宋予乔,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乔沫始终都没有看明白,但是,她始终都忘不掉,在她的初夜交给叶泽南的那个晚上,醉酒的叶泽南口中,呢喃了一整个晚上的——“乔乔”。  现在,在车里发生了什么,她也可能看得出来,不就是车震么,对她来说无所谓,但是对叶泽南来说,好像钉子一样,直接钉进了双眸,双眼滴血。  在原地站了许久,叶泽南才回到车上。  乔沫的手上还缠着纱布,刚才因为去拉开叶泽南的手,白色纱布上染上了鲜血,“先去药店吧,买一些酒精和纱布,我帮你包扎一下。”  叶泽南忽然反手握住了乔沫的手,问:“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像是一个笑话?”  乔沫看着叶泽南的双眼,一双眼睛染上了红血丝,看起来有些可怖,不过,一张脸依旧显得俊朗。  她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叶泽南下巴上的胡茬,“你觉得你自己是个笑话么?不,我从来都没有这样认为过,从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你是好人,叶泽南,你是个好人。”  叶泽南微微愣神。  好人?  从来没有人这样评价过他。  乔沫点了点头:“是的,你是个好人。”  但是,我是坏人。  ………………  上楼的时候,宋予乔还一直叮嘱裴斯承,“我姐姐睡了,你进去之后一定不要大声说话。”  裴斯承为了配合宋予乔,还问了一句:“那你去你姐房间睡的时候,不就会吵到她了?”  “如果我姐姐睡着了,我就睡外面的沙发。”  宋予乔十分自觉,因为宋疏影刚才在和她说话的时候,就提到了晚上入眠难,而且浅眠,可能是肚子里的孩子月份越来越大的缘故。  但是,两个人在进门的时候就必须要吵醒宋疏影了。  宋予乔刚才下楼的时候急了,因为怕裴斯承真的不管不顾的在楼下喊出来,出门的时候忘了带钥匙。  在门口,宋予乔看了裴斯承一眼,“怎么办?”  裴斯承耸了耸肩,靠在门上,目光落在宋予乔被他蹂躏的殷红的嘴唇,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再出口声音已经有些黯哑了,“要么叫醒你姐姐来开门,要么去住酒店。”  还有第三种方法,就是用他这里的备用钥匙开门。  不过,他显然现在并不想暴露房东就是他这个已经潜藏了三个多月的秘密。  宋予乔拿着手机,折中了一下,“我给我姐姐发一条信息,如果她没有睡,就会回复的,如果没有回复,就去住酒店好了。”  但是,宋予乔发过去一条信息,之后,就和裴斯承大眼瞪小眼了十分钟,都没有等到回复。  宋予乔耷拉下脑袋,“去酒店吧。”  裴斯承语气淡淡泊泊,说了一个字:“好。”  这一次,还真的不是裴斯承一个人去酒店睡了,而是两个人一起。  宋予乔只穿了睡裙,而且里面还没有穿内衣,裴斯承一下车就把自己的西装外套给宋予乔披上了,还特意帮她扣上了前面的衣扣。  裴斯承只开了一间套房,宋予乔原本想要他开两间房,但是又觉得实在是太矫情,便没有提出来,反正自己正好大姨妈,裴斯承有分寸不会乱来。  裴斯承带宋予乔来的是一个高档酒店,里面有进进出出的人,只不过全都是西装革履,穿戴十分整齐,宋予乔上身披着一件西装外套,里面一看就是睡裙,脚上一双凉拖,自然是十分吸引人的目光的。  站在电梯前等,金属的电梯门上,倒映出宋予乔和裴斯承两人的身影。  前面电梯门滴的一声开了。  张梦琳真是受不了身后喋喋不休的经纪人了,直接摆手,“我知道了,你有完……”  然后,她就一下子愣住了。  这是裴斯承和宋予乔?宋予乔还裹着裴斯承的西装外套,里面只穿了一条睡裙,露出光溜溜的两条腿?!而且两个人一同出现在酒店的大厅里,这简直都不用想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电梯内和电梯外,一下子时光凝固了,直到电梯停留的时间过长,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张梦琳身后的经纪人才先打破了这种尴尬的寂静。  经济然按下电梯开关,直接将张梦琳从电梯里面拉出来,“Celine,看见三少连话都不会说了?”  张梦琳这才回过神来,娇俏地一笑:“姐夫,您跟予乔姐来开房呀?”  这话分明就是带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经纪人清了清嗓子,提示张梦琳不要太过了。  裴斯承浅笑,“嗯。”  说完,已经拉着呆愣的宋予乔上了电梯,对站在电梯外的张梦琳说:“明天有宣传新片的发布会,记着不要迟到。”  电梯门在眼前一点一点合上。  等到电梯外的数字显示到了二楼,张梦琳忽然直接拿着手里的包砸向了电梯门,啪啪啪的不停按着电梯的下降键,甚至美誉哦顾及到自己脚下好几万的高跟鞋,一脚踹翻了电梯前的一个金属的垃圾箱。  轰隆一声,垃圾箱里面的垃圾滚出来,滚了一地。  那边已经有值班的保安走了过来,经纪人一把将张梦琳向后拉了一下,“你是不是疯了?又想制造一些乱七八糟的臭名声?让公司的公关给你花费十倍的精力替你圆?”  张梦琳甩开经纪人的胳膊:“不用你管!你们都不用管我!臭名声就臭名声!我就愿意沾染上这种臭名声!”  经济然冷冷说:“既然裴斯承能当你的监护人给你想要的一切,让你进光影娱乐公司,也就有能力把你拉下来!别不知好歹!”  最后,经纪人就先丢下一句:“自己好好想想,到底是什么重要。”  张梦琳这一次来这个酒店,就是为了让狗仔娱记跟拍,好为新片上映制造噱头,所以,一直跟梢盯到这里的娱记不少,张梦琳与经纪人吵架闹崩了的这个画面,很是自然就被照进了相机里。  张梦琳第一次对跟梢的娱记发脾气,说:“拍什么,都让开!滚开!”  甚至爆了粗口。  娱记们兴奋啊,这绝对是一条劲爆新闻啊,虽然说原来张梦琳一直是一个颇有争议的人,褒贬不一,还没有成年就已经成了炙手可热的新星,但是这一次,对记者出口辱骂!绝对又是一场口水战了。  她直接将手里的墨镜重新戴上,出了酒店,上了经纪人已经在外面等的车。  经纪人问:“想清楚了?”  张梦琳“嗯”了一声,“我知道了。”  做了美甲的手指甲,因为刚才用力攥着包,指甲上面折断了一截,她就直接拿出剪指甲刀,将续了很长时间的指甲给剪短。  裴斯承是她的监护人,手握着她将来的星途和生杀大权,但是宋予乔并没有。  裴斯承难道能够在宋予乔身边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不离开么?根本就不可能。  张梦琳眯着眼睛,不着痕迹地将自己左耳的耳坠取下掩藏在手掌心里,忽然“哎哟”了一声,摸了一下自己的耳垂,说:“我的耳坠掉了,可能就是刚才在电梯上弄掉了。”  经纪人说:“不就是一个耳坠,明天再去商场买来就好了。”  张梦琳说:“这可不是一般的耳坠,这是我姐夫送给我的,是定制的,要我在生日宴会上带的,商场里没有一模一样的。”  她就知道,不管是谁,现在都忌惮的是裴斯承的身份,所以就从这个切入口。  车子又返回了酒店,经纪人原本想要跟着一起出去,张梦琳已经下车向前跑了几步,“你不用跟着了,我知道掉在哪里了,马上就回来。”  经纪人说:“快去快回。”  只不过,张梦琳到了酒店,就直接问了前台监控室的位置,向监控室跑去,高跟鞋鞋跟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踢踢踏踏的清脆声响。  ………………  酒店套房内。  刚才在车上,两个人已经是出了一身的汗,裴斯承从浴室里洗了澡出来,对宋予乔说:“已经帮你把水温调高了,不是要洗澡么?”  宋予乔正摆弄着手里的手机,“嗯”了一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临进浴室前,犹豫了一下,对裴斯承说:“刚刚我已经给客房部打过电话了,一会儿有人送小翅膀上来,你帮我付一下钱。”  说完,宋予乔就进了浴室。  裴斯承托着下巴,小翅膀是什么?一种新型的情趣道具么?  宋予乔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  裴斯承曾经见过宋予乔的手机锁屏图案,所以只用一次就把手机屏幕解开了,里面是一条宋疏影的短信。  “我刚刚去浴室了,刚刚看到你信息,你人呢?”  裴斯承回复:“我和裴斯承去开房了,姐你早些睡。”  他又琢磨了一下,这样的口吻像不像是宋予乔的惯常口吻,然后点了发送键。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宋疏影没有再回复短信。  裴斯承就把这两条短信记录,点击,删除,确认,然后按照手机刚刚摆放的位置,重新放回去,若无其事地起身,很自然的就想要拿床头柜上的香烟,等到外面的包装纸拆开,他才想到,最近不能抽烟,直接把烟盒重新摆回床头柜上,深深呼气,吸气,一定要在一个月内让宋予乔怀上宝宝。  不过,解决烟瘾的最好办法,就是女人。  是的。  门口,送“小翅膀”的服务员也来了。  “刚才是一位女士打的电话……”  “拿来吧。”  于是,裴斯承终于知道了,宋予乔口中的小翅膀是什么……  ………………  在酒店的这一夜,裴斯承怕引火烧身,便没有调戏宋予乔了。  只不过,从浴室走出来,热气熏腾的人,裴斯承马上就能想到抱在怀里的那种温软触感,急忙喝了一口冷水往下压火,关了头顶的壁灯。  “睡吧。”  可能是大姨妈来的原因,宋予乔感觉特别累,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  裴斯承已然不在身侧躺着,在枕侧,放着一套赶紧的职业套装,一套内衣内裤。  在上面还放着一张字条:亲爱的,么么哒。  宋予乔:“……”  宋予乔知道这是裴斯承早晨醒来帮她准备的,裴斯承昨晚在睡前的时候说过今天上午有从南方来的一个团队,有一个企划案需要谈。  她换好了衣服,先给郑青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是要去嘉格,还是回公司。  郑青说:“不用去嘉格了,昨天的第二场已经录制了,还有两场,在下周。”  宋予乔正准备挂断了,郑青说:“你先等一下。”  “嗯?”  “如果有可能的话,陆景重那个最后的同台,最好再去说一次,毕竟是要先放出风声,然后才能吸引更多的广告赞助,并不是在最后一场直接选好了歌上就可以的。”  宋予乔心下一狠,说:“你现在就可以放出风声了。”  “你是说……”郑青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陆景重这边的工作我来做,你先告诉赞助商,陆景重最后一场会和佳茵同台。”  挂断了电话,宋予乔感受了内心嘭嘭嘭逐渐激烈的心跳声。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一个决定,万一嘉格的上层,或者是陆景重不同意,可能嘉格不会有什么损失,只是浅语就会在业界造成不好的信誉问题。  不过潜意识里,她是倚仗着裴斯承的关系。  这样……真的好么?  宋予乔只是简单的洗了脸,没有带化妆包,只好素颜出去,心里盘算着先回家一趟,向姐姐解释昨天晚上的事情,再打车去嘉格。  没有代步车真的是不方便,每次出门都要打车。  应该买一辆车了,不需要多贵的。  宋予乔打开房间门,抽掉了房卡,正准备向外面走,脚步却一下子顿住了。  “予乔姐,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