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19 儿子,你儿子丢了 (为钻石加更,么么哒)

119 儿子,你儿子丢了 (为钻石加更,么么哒)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32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6:57
    宋予乔对张梦琳真的没有什么话说的,她直接避开张梦琳就往前走,走到电梯前,按下了电梯的向下键。  后面张梦琳一直跟着。也没有刚才笑着的时候那种嗲的让人透不过来气的声音,就冷声冷气地说:“宋予乔,离裴斯承远一点。”  宋予乔没有理会。  张梦琳内心有些焦躁,好像她这样一句警告,只是软绵绵地打到了棉花上,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做。你会后悔的。”  宋予乔知道对张梦琳这种人的处理办法,就是晾着她,不理她,她就能在那儿干瞪眼自己急死,以前她就曾经给华筝建议过,和张梦琳不适宜火热撕逼,就宜冷战,冷着她,她自己就无趣了,偏偏华筝的性格,每一次都忍不住,甚至大打出手的事情都是有的。  所以,宋予乔依旧不说话,就是完全把她当成空气,置之不理。  电梯门打开,宋予乔刚刚想要抬步走进去。身后的张梦琳一把拉住了宋予乔的胳膊,“宋予乔,你别总是一副清高的不得了的样子。爱理不理的。”  宋予乔蹙眉,想要将张梦琳钳制她的手臂拉开,只见张梦琳手里已经多一沓照片。  “看看,这些照片可都是我花了大价钱,让私家侦探给拍到的!”张梦琳冷冷笑了一声,“你还真是骚啊,明面上对人一副模样,背地里……啧啧,我总算是知道你如何勾引我姐夫的了。”  宋予乔眯着眼睛,看着张梦琳拿在手里的一沓照片,为首的第一张竟然是在一家酒吧门口,裴斯承抱着她的照片。  她根本就不记得这一幕,许是自己喝酒喝断片了。  张梦琳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宋予乔脸上看不出来一丁点的惊慌。于是又把这几十张照片都往后翻了翻,一张一张翻过去,“这是你最近两三个月里,所有和裴斯承在一起的时候的照片,还有昨晚你穿睡衣和裴斯承一起的监控录像,我这里也有!看你表面上挺纯的。没想到内里这么骚。”  宋予乔除了脸色有一些白,许是没有上妆的缘故,脸上看不出来其余的任何表情,但是内心已经在翻涌着波涛了,她甚至能够猜想得到,张梦琳的下一句话会是什么。  果然。  张梦琳捏着嗓子笑了一声:“你不是华筝的闺蜜么,你说我把这些照片和录像资料发给她,会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刺激?”  宋予乔狠狠地看向张梦琳。  张梦琳一笑:“这种表情才算是正常了,你该感谢我,这正是考验你们友谊的一次良机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些照片就送你了,反正我那儿有备份,你可以留着尽情观赏。”  宋予乔看着张梦琳走进电梯里,看着她转过身来笑着,真是笑的好像是一个婊子。  张梦琳刚刚按下了一楼,忽然就又把电梯门打开,对着现在还是面无表情的宋予乔说:“我给你三天时间,你离开裴斯承,不,滚远点……不,三天时间太长了,给你一天时间,到明天的这个时候,如果你还是没有离开裴斯承,我就把这些东西寄送给华筝,反正我对你们的友谊破裂喜闻乐见,省的整天在一起跟蕾丝一样黏着惹人恶心。”  电梯门在面前关上,已经开始下降了。  宋予乔靠着身后的墙面,深深呼吸。  这些照片,右上角上都记录有时间,全都是从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角度拍摄的,姿势都十分暧昧,如果说一张照片来说可以说是假的,是借位,但是现在宋予乔手里拿着的,是厚厚的一沓照片。  之前兴许娱记也捕风捉影地拍过,但是在宋予乔看来,应该都是被裴斯承一手压了下来,所以现在不管是报纸上还是网上,都还没有她的一点新闻,除了上一次在王府酒店落水的一次。  宋予乔闭上了眼睛。  华筝……  她不知道,如果这些照片真到了华筝手里,华筝会怎么样?  照片上的时间,清清楚楚地记录着,如果华筝质问她,她百口莫辩。  她忽然想起来在高中的时候,那个时候华筝特别的傻,曾经有一次,宋予乔在做手工课的时候不小心划了手指,结果出了血,华筝直接拿来她的小刀在手上划了一道,一边的郑融当即就把小刀从华筝手里给夺了过来,“你真是有病啊。”华筝先是狠狠地瞪了郑融一眼,说:“你才有病,我这是革命友谊的象征。”然后转向宋予乔,说:“其实不太疼。”  宋予乔后来才知道,华筝不是傻,也不是有病,就是想要证明一下,那种书上有的,男人之间同甘共苦的义气,女人之间也有,哪怕就是从这么一件小事上去表现。  在高中毕业的散伙饭上,宋予乔把这话给郑融说了,郑融当即也用小刀在自己的手背上划了一道,“我跟你们一样。”  说实话,宋予乔真的是被这两个人给蠢哭了,不小心在手指上划个血道子,就好像是多米诺骨牌似的,有了反应。  这一份维持到现在的友谊,真的来之不易。  宋予乔脑海里忽然回想起来在好像是两三个月之前,华筝被张梦琳污蔑欧洲行毁坏国人形象的那一次,两个人并肩躺在床上所说的话。  她就算是到现在都还记得请清楚楚。  “女人能有几个三年?!最好的时光你都为了他休学跟他结婚了,你想想这三年的青春你都浪费到他身上了!”  当时,华筝是在开解宋予乔,但是,宋予乔知道,华筝已经把她自己自动带入了。  在酒店的走廊上站了许久,宋予乔才将张梦琳给的这一沓照片放进包里,拿着房卡下了楼。  ………………  裴斯承早上一到办公室,就是一个长达一个小时的会议。  这一次的会议记录,虞娜让一个大学刚毕业来的一个小姑娘去做会议记录,之前已经培训过一个月,也在虞娜手里听过几次会议,应该放手让她去做几次,所以虞娜就放任她去独自完成一次工作。  虞娜在外面,通过翻墙,和远在中东的黎北视频了半分钟,只是刚刚表达了一下老板的慰问,说:“老板让我告诉你,你可以回来了,你……”  这句话刚说完,就是黎北的一声高呼,视频信号就中断了。  虞娜:“……”  会议还剩下最后的几分钟的时候,来了一个把不速之客——叶泽南。  “你们裴总在么?”  虞娜虽然不知道叶泽南和宋予乔知道到底有过多大的渊源,但是这个叶泽南明显就来了不是来喝茶谈天,不过会议还没有结束,她就擅作主张,准备先将叶泽南请到了一边的休息室内,好茶好水招待着,说:“裴总正在开会,还有十分钟散会,您先随我到前面的休息室……”  叶泽南直接打断了虞娜的话,说的十分生硬,“不用了,我就在这里等。”  裴斯承开会出来,虞娜和新来的助理将与会的人送走,看见了站在前面的叶泽南,脸上阴郁。  虞娜说:“叶总已经等了有十几分钟了,我说让他去休息室等,他执意不肯。”  裴斯承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去泡茶送到我办公室来。  然后,裴斯承就目不转睛地走向办公室,在经由叶泽南身边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来我办公室。”  裴斯承打开面前的办公室门,叶泽南随后跟过去。  虞娜泡了茶进来,就见这两个人一个在办公室后面悠闲的坐着,手指点着鼠标,而另一个站在办公室中间,站的挺直的,好像是罚站似的,一双眼睛盯着电脑后面的黑色头颅,好像带着怨气。  不是说了外甥随舅么,为什么没有感觉到叶泽南和裴斯承又一丁点的相像?  她泡了茶,没有做一丝停留,马上就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避免殃及池鱼。  裴斯承抬了抬眼帘,手虚指了一下沙发的位置,“先坐,来尝尝这新茶龙井。”  叶泽南脸色有些涨红了,说:“我不是来你这儿喝茶的!”  裴斯承挑眉,目光终于抬起来,“哦?不是来我这儿喝茶的,是来示威么?”  自从上一次在警局门口遇上叶泽南,他就已经知道了,叶泽南总归会有一天找上来的,不是先去找宋予乔,而是先来找自己,就好像是要宣誓自己的所有物一样,这是一般男人有的心态。  叶泽南从来到裴氏大厦,就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怒气,现下看到裴斯承一副淡然的样子,怒气一下子汹涌了起来,“是,我就是来示威的,怎么样?!”  这样一来,两相比较,叶泽南在裴斯承面前,就像是一个还没有长全毛的猴子了。  叶泽南的手背上还包扎着纱布,因为控制不住地紧紧握着双拳,手指关节的伤口重新崩裂开,白色纱布上殷出了一片鲜红。  “裴斯承,你如果是我的小舅,那你知道不知道,宋予乔原本是我的老婆……”  此刻,裴斯承脸上的表情才有了一丝波动,他微微蹙了蹙眉,“原本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我只是把她弄丢了五年,在这五年里,她所做的这些荒唐事,也许能在今后的时光里弥补。”  “什么是丢失了五年?”  叶泽南脑子里忽然想到了,宋予乔确实是在五年前失踪过两年,然后回来的时候就已非完璧了。难道……  他为自己的这个想法震惊到了,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叶泽南一直以为宋予乔在外面有过野男人,真是没有想到,原来从一开始,宋予乔在外面的野男人,就是裴斯承。  两人真是携手演的一场好戏,一个一边撇清关系,另外一个贴着向前,他最终还是妥协离了婚。  裴斯承说:“如果你有时间,就该多管管公司里的事情,你妈妈还病着,你整天还在外面鬼混算是个什么样子……”  “你是以什么姿态来说的这些话的?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叶泽南冷笑了一声,走到茶几边上,忽然拿起茶杯,然后狠狠的摔下,“裴斯承,我从来都没有当你是我舅舅!”  说完,他就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将门嘭的一声甩上。  裴斯承淡淡地说:“我也从来没有当你是我外甥。”  门外的虞娜看着气势汹汹而去的叶泽南,还有吓了她一跳的那一声惊天门响,不禁摇了摇头,一般只有在自身气势无法压倒别人的时候,才会利用外物来增添自身不足的气势。  看来,这个叶总,还是需要磨砺来增长自己的内在修养啊,如果一味的这样按照自己内心意气用事,那迟早叶氏公司要毁在他的手里。  虞娜的眼光,向来都没有错过。  ………………  华苑。  裴昊昱等了一晚上,也没有等来老爸和乔乔回来。  这和在裴家大院住有什么区别?  裴昊昱握着自己的小拳头,决定要离家出走,亲自去找乔乔。  老师说过,要自力更生,自己能做的事情自己做。  所以,大早上,他就趁着奶奶仍然在睡梦中,轻手轻脚的去把奶奶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的六点十分的时间,向前调了三个小时,然后收拾了一个包裹,出了门。  但是,等到出了门,到了华苑外,要打车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身上根本就是没有带钱,自己的小手机被老爸没收了之后,就一直没有要回来,要不然自己肯定能给乔乔打电话的!  那就问路吧,以前老爸开车带着自己去乔乔所住的金水小区,也不过就十几分钟,走路应该用不了半个小时吧。  所以,裴昊昱的小短腿就迈开了,等到前面,拉住一个路人来,十分嘴甜的叫:“姐姐,你知道金水公寓在哪里吗?”  这小家伙一笑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小萌娃啊,虎头虎脑的招人爱。  “是显玉路的金水公寓吗?”  裴昊昱一想,咸鱼路?不知道哎,乔乔原来住在咸鱼路上。  所以,这个“姐姐”就给裴昊昱指路,一直直走,到前面的路口向东走,她考虑了一下小孩子可能不分东西南北,就说:“左拐,然后见到第二个路口,再向右拐,就到了。”  裴昊昱听着有些懵了。  简直比他做的那些数学题都要难啊。  他从小就是一个小路痴(虽然现在只有五岁),曾经在温哥华的镇子上住的时候,郊区就那么几家住户,他都能看错了路标进错了家门。  “你爸爸妈妈呢?只有你一个吗?”  裴昊昱立即摇头,机智地说:“我爸爸就在前面啊,他让我来问路的,哦,谢谢阿姨了,再见!”叉尤华巴。  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路啊,要不要背着自己的小行李再重新原路返回呢?不过太没有面子了哎。  忽然,后面有一个声音传过来,“小朋友,你是要去金水公寓么?正巧我也要去,要不要跟我一起?”  ………………  六点四十,裴老太太的闹钟并没有响。  因为裴老太太的闹钟才显示着三点四十。  裴老太太到这个年龄段的时候,忽然与绝大多数中老年人都犯了同一个毛病,就是晚上想睡的时候睡不着,早上没有闹钟叫,是绝对起不来的。  不,她从来都不承认自己已经划定了中老年的范围内,不,她连更年期都还没有到过,她现在有一颗纯真的少女心。  等她一觉醒来的时候,舒舒服服地伸了一个懒腰,看了一眼闹钟,竟然才五点半?!  于是,裴老太太翻了个身继续睡,眯缝着眼睛看见了窗帘之外的天色,阳光明媚万物复苏……  这是怎么回事?四点多的天色已经这么亮了?  裴老太太其实也没有睡意了,已经睡够了,就起来刷牙洗脸,然后到厨房里去给可爱的孙子做早餐。  等到做好了早餐,她擦了擦手出去,一抬眼,就看见了在客厅里悬挂钟表的时间,一下子瞪直了眼睛。  已经九点十五了?  完了,裴昊昱上学要迟到了!难道自己做早餐就做了两三个小时?果真是老了手脚慢了么?  但是,裴老太太没有在这栋房子里的任何角落看到裴昊昱的影子……  她顿时慌了,急急忙忙就给自己儿子先打了个电话,两只手抓着电话,心里那叫一个忐忑啊。  “儿子,你儿子丢了。”  ………………  在裴斯承接到自己傻老妈的电话的同时,在浅语公司里,正在和郑青讨论设计稿的宋予乔,也接到了一个电话。  宋予乔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这个陌生号码,微微蹙眉,对郑青打了个手势:“我先接一下电话。”  郑青点了点头,宋予乔起身,他就代替宋予乔坐在了电脑桌前面。  宋予乔接通电话,说:“喂,您好。”  电话另一边说:“是裴昊昱的家长吗?我是裴昊昱的班主任。”  “我……”宋予乔顿了顿,才说,“我是。”  她哪里算是裴昊昱的家长?但是这个电话为什么会打到她的手机上来呢。  其实电话另外一端的班主任也很纳闷,裴昊昱不是单亲家庭么,只有一个爸爸,为什么会是一个这么声音这么年轻的女人接的电话。  班主任说:“裴昊昱到现在还没有来上学,他是不是生病还没有好?”  “没有啊。”  当时是只给裴昊昱请了一天的假去看肠胃,今天该上学的时候,就一定会让他去上学的,难道是裴斯承没有送小家伙去上学?  询问了班主任关于裴昊昱没有去上学的基本情况,宋予乔挂断了电话有些慌,低着头直接转身就向前跑,结果一下子撞到了后面的墙,脑门嘭的一声,真的是撞得不轻。  郑青看着宋予乔撞得这么一下,下意识的就闭了一下眼睛。  宋予乔揉着自己脑门,跑到自己的桌前拿了包,向郑青说:“我有急事先请半天假。”说完就蹬蹬蹬地跑下了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