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20 你男朋友是谁啊?

120 你男朋友是谁啊?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7376更新时间:2015-10-17 06:46:58
    裴斯承原本没有打算把裴昊昱找不到的事情告诉宋予乔,不是什么紧急的大事儿,裴昊昱以前就自己走丢过很多次,都是自己在外面玩够了回来的。  说到底。也正是裴斯承从小到大的放养政策,和裴老太太的天才儿童计划,让裴昊昱成就了现在的钢筋不坏之身。  但是,宋予乔却已经知道了,给他打过来了电话。  “裴小火在你那里吗?刚刚他班主任打过来电话,说他没有去上学!”  裴斯承在电话里安抚道:“你不要慌。小火今天我带到办公室里来了。”  “哦,是吗?”宋予乔说,“那你现在把手机给裴小火。”  裴斯承:“……”  十分钟后,裴斯承在公司门口,接到了宋予乔,在路上,他已经给许朔打过电话,让他帮忙寻找了,原本失踪二十四小时警局才会立案,现在有个熟人确实就是好办事。  这一次回去,裴斯承先是去了华苑的监控室,调出了监控录像,在华苑门口的监控录像,显示裴昊昱是向东走的,裴斯承马上就联系许朔,让他把这一条街上的路况监控调出来。然后挨个排查。  裴昊昱是裴临峰的孙子,裴斯承的儿子,这样的身份。真的如果让某些有心人利用而去要挟的话,真的是后果不堪设想了。  宋予乔站在裴斯承的侧身后,心里被揪紧了。  虽然裴小火不是她的亲生孩子,但是宋予乔对这个小孩子就莫名的有一种亲近感,彼此很相投,况且,裴小火这个小家伙很招人喜欢。  如果这个小家伙真的找不到了……  呸,真是乌鸦嘴。  与此同时,裴老太太也十分自责,没有脸见儿子了,就拎着自己的行李,灰头丧气地回到了裴家大院。  裴临峰正好今天没有去军区,见自己老伴儿这么哭丧着脸回来,从遮挡着脸的报纸后面看了她一眼。清了清嗓子,“怎么垂头丧气的?”  裴老太太拖着行李箱向前走,“我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  裴临峰:“……”  裴老太太走到楼梯口,终于还是忍不住,扭头对自己老头子说出了事情的真相:“我把孙子给弄丢了。但是我不是故意的,都是闹钟坏掉了。”  裴临峰压根就没有当真,从自己老伴儿口中说出来的瞎话还听的不算多啊,曾经为了骗他从部队里赶回来,说差点把房子烧了,让他急忙调动了三辆消防车回来,就看见她正在院子里懒洋洋的晒太阳,脚底下卧着一只猫。  于是,裴临峰“嗯”了一声,低头继续看报纸。  裴老太太抽了抽鼻子,转过来继续上楼梯。  ………………  事实上,裴昊昱并没有丢。  当乔沫问想要带着裴昊昱去金水公寓的时候,裴昊昱没有答应,从小父(母)就教育他,在外面不要听陌生人的话,不要吃陌生人的糖果。  但是,裴昊昱看着面前这个俯身蹲下来的阿姨,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旁边就已经有大叔走了过来,好像就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然后,两个人就被带上了车。  裴昊昱之所以没有跑,是因为看见了董哲叔叔,董哲叔叔是顾青城叔叔的手下,裴昊昱曾经看到过他的格斗,超级厉害。  “董叔叔,现在是要去拳击场吗?”裴昊昱问。  “不去,先回去去见老板。”  裴昊昱好不容易见到董哲叔叔这个“壮汉”一次,一路上都在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相比较乔沫,就异常安静了,全程都是看向车窗外,多余的话一句也都不多说。  直到到了夜色,乔沫才开口说:“我回自己的房间了。”  她只是在去找郑小霞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裴昊昱,因为曾经在报刊杂志上看到过裴斯承和他儿子亲子照片,就特别留意了一下。  果然是。  这一次出去,她只是为了确认,是否身后有顾青城的人在跟踪她。  不出所料。  ………………  顾青城只是听了董哲说完整件事情的经过,就立即猜想到了这个乔沫的心理。  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他不知道,如果单单只是想让叶泽南把她从这种地方保出去,需要费这么多心思么?  顾青城思考这种问题,只是从一个男人的角度去思考的,自然是想不出缘由来,就找来了阿绿,让她从女人理解的角度来看,到底是为了什么。  阿绿说:“不是为了男人,就是为了钱,也可能是两样都占。”  顾青城挑了挑眉:“她的初夜是给了叶泽南?”  阿绿点头。  顾青城挥手让阿绿退下,说:“继续招人盯她,不过不用躲躲藏藏了,大大方方跟着就行。”  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顾青城才给裴斯承打了个电话。  “你儿子在我这里。”  ………………  裴斯承开着载着宋予乔来到夜色。  宋予乔对上一次来夜色还心有余悸,第一次是和姐姐宋疏影来的,提心吊胆,第二次是跟裴斯承来的,玩了一次激吻游戏。现在回想起来,唇上还有那种酥酥麻麻地触感,她不禁用手指抚了一下唇瓣。  但是,这种地方,对小孩子进来影响太不好了。  裴斯承从宋予乔的表情,已经看出来她心中所想,拍了拍她的手背:“最近严打,顾青城停业整修,里面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这种地方,如果停业整修,恐怕一天就会损失上万吧?”宋予乔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视线从前面二楼的镜面落下来,前面是一条长廊,原本应该是五彩斑斓的灯光,现在全都关掉了。  “上万?”裴斯承轻笑了一声,已经拉住了宋予乔的手,“你还真是小瞧了顾青城了,他有能力从S市到C市,可绝对不单单是靠着开夜总会的。”  宋予乔的手心里微微汗湿,刚才找裴昊昱花费了太多的精力,一直捏着一把汗,现在手心里的汗还没有干。  裴斯承察觉到宋予乔想要抽回手,刻意的改为十指相扣的牵手姿势来,“别躲。”  宋予乔的脚步微微滞顿,随即紧凑了脚步跟上裴斯承。  前面已经有一个人走过来,领着两人进了走廊尽头的一个包厢。  里面,裴昊昱穿着一身奇大无比的跆拳道服,腰上系着一根黑带,正在哼哼哈嘿地挥动拳脚。  宋予乔:“……”  哼哼哈嘿难道不该是双截棍的节奏么?  裴昊昱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前面的董哲格斗,转眼一看宋予乔来了,眼睛一亮,直接就奔跑过来,但是无奈身上的跆拳道服有些过长过大,踩在脚下就摔了个嘴啃泥。  宋予乔弯腰将裴昊昱抱起来,地上铺着厚厚的一层毡子地毯,她便只从包里拿出来湿巾来帮他擦了擦手心。  裴昊昱抱着宋予乔的脖子就在宋予乔脸上亲了一下:“乔乔,等我学会跆拳道,我要保护你!”  宋予乔倒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裴昊昱怎么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  这是董哲告诉裴昊昱的。  裴昊昱回头冲着董哲叔叔眨了眨眼睛,直接将身上的跆拳道服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短裤背心来,送还给顾青城,“顾叔叔,这虽然不是你的衣服,但是也要还给你。”  宋予乔牵着裴昊昱出去,看了一眼和顾青城站在一起的裴斯承。  裴斯承把车钥匙扔给宋予乔:“你先带着儿子去车上,我马上就出去。”  顾青城听见这个称呼,挑了挑眉梢,“坦白了?”  “没有DNA结果怎么坦白?”裴斯承揉了揉眉心,“还要编故事,我又不是辛曼,按照笔杆子过活的。”  顾青城说:“我已经问过医院了,元东说明天上班就去资料库里找结果,当时有存档,还留存着。”  “尽快吧。”  顾青城将手指间的烟凑在唇边吸了一口,用十分熟稔的手势掐灭,“方元东上一次就告诉我了,说三年前,叶泽南给宋予乔做过一次婚前检查。”  “嗯,我知道。”  裴斯承也是后知后觉,要不然的话也不会上一次将孕检说成全身检查,结果宋予乔反应会那么强烈,他当时说了都后悔了,看宋予乔哭成那个样子,肯定当时特别屈辱的感觉。  “不是,”顾青城说,“她既然做过全身检查,医生又怎么会检查不出来她有没有生过孩子呢?”  裴斯承脚步一顿,眯了眯眼睛。  “我让方元东查过,当时的那个医生已经离职了,之后就没有再在医院里找到过,我一直觉得有些奇怪,已经派人去查了,毕竟是三年前的事情,查起来费时费事。”  在这件事情上,裴斯承和顾青城又相同一致的敏锐性,似乎嗅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却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同寻常。  或者只是这个医生以为叶家知道宋予乔生过孩子,所以才没有告知?  裴斯承在心里暗暗留下一个问号。  ………………  临近中午,裴斯承便开车直接去了一家私人餐厅,带着宋予乔和裴昊昱去吃一些东西。  这个私人餐厅有一个很人性化的设计,在东厅有一个儿童游乐设施,小孩子脱了鞋就可以进去玩了,钢化玻璃墙外面是一圈桌椅,还有报纸杂志,供大人坐下。  裴昊昱随便吃了两口饭,就想要去玩,就拉着宋予乔让她作陪。  裴斯承正在用汤匙给宋予乔盛一碗汤,“大人还没有吃完饭,想玩儿就自己去,要么就乖乖坐着。”  裴昊昱吐了吐舌头,还是把宋予乔给拉走了。  宋予乔一走,她包里的手机就响了,好像就是特意挑的这个时间点响。  裴斯承原本并没有打算去理会,但是,手机铃声锲而不舍的响,他就拿出宋予乔的包,拉开了拉链。  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宋予乔的手机,而是一沓散乱的照片。  裴斯承眸光暗了暗,将照片拿在手里,一张一张翻看过去,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宋予乔送了裴昊昱进去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就回到了餐桌边,包包已然不在手边了。  裴斯承正在低头用餐,说:“刚刚你手机一直响,我就帮你接了一下,是华筝打来的。”  宋予乔:“……”  裴斯承以为宋予乔会有比较激烈的反应,但是到最后,宋予乔也只是抬头看着他,说:“我去向华筝坦白。”  裴斯承被宋予乔这种壮士扼腕的语气搞得一笑,“坦白什么?坦白是你睡了我,还是我睡了你?”  “我现在是认真的!”  “我也很认真,”裴斯承说着,就把宋予乔包里的一沓照片放在了桌上,无视宋予乔目瞪口呆的表情,随手挑拣出来两张,“这两张偷拍的都不错,光线好角度也不错,非常自然,一张夹到钱夹里,一张裱起来放到办公桌上。”  宋予乔:“……”  裴斯承挑拣的那两张照片,是在一个音乐喷泉前,后面是喷高的水柱,宋予乔侧首抿嘴笑了,裴斯承抬手将她耳侧的头发挂在耳后。  因为是毫无防备的偷拍,所以两人的表情都十分自然,宋予乔看着照片上裴斯承嘴角的笑,分明是带着异样的宠溺。  “这是张梦琳给你的吧?是不是今天早上我走了之后,她又去酒店房间里找你了?”裴斯承把照片收起来,问。  “你都知道了还问什么?”宋予乔低头喝汤。  汤的温度有一些凉了,头顶上的中央空调冷气幽凉,宋予乔冷不丁就打了个寒颤。  裴斯承已经将宋予乔面前的汤碗给拿了过来,“你不要喝凉的东西。”  说完,他就叫来了服务员,点了一份红枣银耳汤。  “以后,就像是出了这种事情,第一时间告诉我,”裴斯承说,“我来想办法。”  服务员上来一小碗红枣银耳汤,放在宋予乔面前。  汤的色泽明亮,红色的小枣子切开成两半,碎碎的银耳飘浮在上面,很好看的汤。  “嗯,我知道了。”宋予乔低着头,手执调羹,无意识地放在汤碗里。  裴斯承已经就着刚刚宋予乔的碗,将刚刚她喝了一半的那微凉的汤喝完,抽出纸巾来擦了擦嘴,撑起手臂来,“OK,现在两种解决方法,第一种,我去堵住张梦琳的嘴,你不用担心这些照片会从她那里流出去,你不用插手。”叉引长扛。  宋予乔抬起头来,“那第二呢?”  “第二,”裴斯承的手掌越过桌面,一把握住了宋予乔的左手,她都来不及向后缩,“你跟我一起去面对华筝,告诉她,就按你说的,坦白。”  ………………  徐婉莉出院了,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在家里多养养身体。  她最苦恼的,就是肚子上的一道丑陋的疤痕,好像是蜈蚣一样缝合的刀口,完全没有美感,而且已经到夏天了,要露肉,这样丑陋的疤痕,她要怎么重新吸引到叶泽南的目光呢。  不过,上一次因为住院认识的乔沫,倒是送来了一个祛疤的药膏,徐婉莉当时倒是不以为意,后来上网一搜,竟然要好几千一小瓶,真是超级贵,而效果确实是不错,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只用了几天,疤痕就真的淡了一些。  宋洁柔皱眉,看着放在桌上的这一小瓶药膏,问:“这是从哪儿来的?”  徐婉莉说:“乔沫送的啊。我发现她这人真的很好啊,每次送东西都送的最好的。”  宋洁柔拿着药膏看了看,拧开闻了闻,应该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可以用。  她最近一直在想,叶泽南不喜欢徐婉莉,但是自己女儿偏偏就是一根筋认准了叶泽南。  这倒没什么男的,如果莉莉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没有流掉,现在生下来,就算是叶泽南不承认,宋洁柔也有办法抱去做亲子鉴定,然后给叶家那些老古董们……  但是现在,孩子没有了,徐婉莉也没有办法生育了……  宋洁柔觉得这完全是走进死胡同里了,没有能力怀孩子了,那还能怎么做?总不能是宋予乔怀了孕生了孩子,自己去抱来吧?  宋予乔……怀了孩子……  是的!  当时宋予乔是被自己中间做了一些手脚诊断为不孕的,而事实上,她是能够怀孕的。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来,徐婉莉正在按摩自己的疤痕处,就喊在一边愣神的宋洁柔:“喂,姑姑,快去开门!”  “哦。”宋洁柔这才反应过来,走去门口开门。  “来了,来了!”  开了门,宋洁柔就一下子愣了,“宋……宋予乔?”  “阿姨?我是乔沫啊。”  乔沫今天穿了一条白裙子,没有扎头发,也没有化妆。  “哦,哦,快请进。”  宋洁柔侧身让乔沫进门,卧室里的徐婉莉已经叫开了,“乔沫来了吗?你赶紧过来!”  乔沫带了一些营养品,给宋洁柔放在桌上:“阿姨,我买了乌鸡,中午可以炖汤给莉莉喝。”  “嗯,好。”  宋洁柔最后看了一眼乔沫的背影,忽然就想起来,为什么刚才第一眼把乔沫当成是宋予乔了。  因为在叶泽南和宋予乔谈恋爱初始,宋予乔就是喜欢穿白裙子,披散着头发不扎起来,而且高中不允许化妆,完全就是这样样子。  也可能是刚才一直在想关于宋予乔的事情,才会一时犯迷糊。  不过,在莉莉住院的这一个月里,宋洁柔第一次看见乔沫,就认为是和宋予乔长得像,虽然只是第一眼,但是现在衣服像了,感觉就更像了,现在是白天仔细看才能辨认得出,但是如果是在晚上……  徐婉莉正在和乔沫说起疤痕确实是淡了,等过两天,一起去做个SPA,忽然就听见厨房里嘭的一声,好像是玻璃杯掉落在地面上发出的碎裂声。  “姑姑!什么摔了啊?!”  隔了有三秒钟,厨房里宋洁柔的声音才传出来:“就是掉了一个玻璃杯,没什么事儿……”  乔沫低着头看着手中药膏的英文说明,眼睛里一闪而过一抹快而迅速的光,不易察觉的笑了笑。  ………………  下午,裴斯承先送了裴昊昱去了学校,尽管小家伙特别的不情愿,宋予乔下了车,帮裴昊昱背好书包,“上课要认真哦。”  裴昊昱重重地点头,“乔乔,你有没有收到老师表扬我的校信通啊?”  他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好像这就是他在自卖自夸似的,好羞射。  宋予乔蹲下来,帮裴昊昱整理了一下身上衣服的衣领,摸了摸他软软的发梢,“嗯,老师的表扬短信阿姨都收到了,小火棒棒的。”  裴昊昱咧开嘴一笑,顿时显示出一口白牙。  宋予乔捏了捏他的脸蛋:“快去上学吧。”  裴斯承没有下车,就半开着车窗,单臂撑在方向盘上,看外面的母子两人互动,这样的感情也算是联络的差不多了吧。  宋予乔看着裴昊昱进了学校门,才转身上车,就发现裴斯承刚才一直在向外面看,也就是刚才她的一些小动作,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她绕过车尾,走到副驾的位置上车。  裴斯承已经将车窗摇了上去,“你对我儿子这么好,是因为我么?”  宋予乔低着头系安全带,“是因为你儿子,才对你好。”  裴斯承轻笑一声:“原来你对我这样算是好么,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宋予乔用左手挡了一下侧脸,遮眼角,转脸看向车窗外。  对于裴昊昱,起初在宋予乔知道自己不能怀孕的时候,对这个小孩子,真心觉得若是自己孩子就好了。现在已经知道当初的不孕是误诊,她还是对这个小孩子放心不下。  等车到了浅语公司楼下,裴斯承问:“你的离职手续还没有办好么?”  宋予乔一边解安全带,一边说:“辞职申请总裁签字,董事会早就批了,按照合同写的,我只要把手下的本职工作做完,就可以正式离开。”  “本职工作?”裴斯承扭头看着宋予乔,“就是现在嘉格的那个选秀大赛?”  宋予乔点头:“是的,第二轮和决赛圈是我们负责的,等到这一轮结束以后,我想我就可以着手离开了,总公司会派新的负责人过来协助郑青工作。”  宋予乔说完,就要开车门,却被裴斯承扣住了左手手腕。  “下午下班我来接你,”裴斯承说,“去见华筝,还是我去找张梦琳,你做主。”  宋予乔回过脸来,仔细地看了裴斯承一眼,点了点头。  裴斯承这一次让宋予乔做主,也只是想要看一看她此时此刻内心的真正想法,如果宋予乔真的下定了决心,那是谁都无法阻拦的。不过,华筝那个人究竟会如何做,连裴斯承也猜想不到,这个世界上,最难猜想的就是人心,最善变的也是人心。  ………………  “宋予乔?”  郑青叫了第三声,宋予乔才回过神来,“哦。”  “我在问你对我这个创意的想法?”  “哦,抱歉,我刚才跑神了,”宋予乔十分抱歉的笑了笑,“能不能再说一遍?”  郑青把手中的笔放下,“我觉得你今天下午不在状态,是不是心里装着什么事情?不如去办好了再来处理工作上的事,要不然事倍功半,费时费力又找不到进展。”  宋予乔有些尴尬得地笑了笑,确实是有些心神不宁了:“我倒是也没有,就是……对了,你是说郑融回来了么?”  “哦,”郑青顿了顿,“是,郑融前两天回来了一趟,是来给女朋友送东西的,第二天就走了,研究院的工作很紧,他争取在放假之前做完,这个暑假就不用在X大呆着了。”  “手机号,郑融的手机号给我。”  郑青把郑融的手机号码发给宋予乔,“我给郑融说过了,你现在打给他恐怕不会接,现在正在实验室里,你可以先发一条信息……”  宋予乔比了一个OK的手势,即刻就拿着手机去了休息室。  宋予乔之所以跟郑青要郑融的手机号,是因为想要借由手机号的机会,给华筝打一个电话,顺便把裴斯承的事情给说了。  但是,电话接通了之后,这件事情根本就拿不出手,好像真的就是没事找事的感觉。  “予乔?”华筝在电话那一边,“信号不好?”  “不是,我就是想给你说,上一次你新招的那个店员,就是那个苏智……”宋予乔顿了顿,“之前我姐带着我去夜色的时候,见过一次,他在里面做过一段时间。”  “哦,我知道,他之前跟我说过,”华筝一笑,“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这种长得好看的少年,在那种地方吃香着呢,你以为他怎么会忽然来我礼服店里应聘来了,因为现在这段时间不是严打么,几乎大大小小的夜总会全都停业整顿了,他就改到正道上来了。”  “你知道还用他?”  “放心,”华筝摆手,叫着让前面的小婷把衣架给摆放到另外靠墙的一边,才接着说,“他现在在我店里,就跟五指山一样,他翻不了天,还欠着我三万多块钱的礼服钱呢,就算是我想开他都开不了。”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宋予乔说:“那个……华筝,晚上你有时间没?”  “有啊,我现在最闲了,”华筝一笑,“想要来我这里给我做模特吗?以后我给你发工资,试一套衣服,二十块钱,现场就付给你……”  宋予乔知道华筝这是在说一些开玩笑的话,但是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接话茬。  华筝好像也意识到了,“你刚刚问我晚上有时间没,是干嘛呢?”  “我,找了一个男朋友,”宋予乔垂下眼帘,盯着休息室前面透亮的窗口,“想要晚上一起吃一顿饭。”  “好事儿啊!”华筝笑了一声,“你总算是从叶泽南的阴影里走出来了,多好的事儿!你男朋友是谁啊?别说我也认识吧?”  “……你到时候见了你就知道了。”  挂断了华筝的电话,宋予乔好像有些脱力,双腿一软,就坐到了座椅上,不禁捂住了脸。  隔了许久,她才重新站起身来,抹了一把有些微红的眼角,抓着手机向休息室外走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