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27 重名重姓重身份

127 重名重姓重身份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798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01
    既然正主已经到了,黎北这个可有可无的特助就要退位让贤了,他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充当一个尽职尽责的司机,陪老板去开会的秘书。就让给老板娘了。  宋予乔接过裴斯承递过来的资料有些意外。  裴斯承说:“程氏的会谈,你陪我过去。”  他说完,就靠在后座上,揉着眉心,可能是因为这件事情太过于棘手?  宋予乔便没有多加推辞,开始翻看资料。  从X山到市区的程氏集团,大约是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宋予乔需要看完手里二十页资料并且牢记于心,这是很大的工作量,宋予乔将散落在肩头的头发扎起来,然后低着头,看着一页一页的翻看。  裴斯承摇下车窗来,手肘撑着侧颊,看着宋予乔此刻认真的模样。  前面开车的黎北。真的是想要分分钟化作一缕青烟飘走,好不用这么这么大块头的当电灯泡,只能在前座,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裴斯承就觉得宋予乔认真的时候最可爱,心无旁骛地将他也排除在意念之外了,就心里兴致突发,想要逗逗宋予乔,不过,伸过去的手到伸了一半,就又缩了回来,还是让她先看会儿资料吧,挑逗她这种事情,等到了晚上再做。  他让宋予乔看资料。只是为了给她找一些事情做,不让她坐着胡思乱想,至于去对付程傅秋那一只狐狸,他一个人就够了,这些资料有与没有,都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宋予乔倒是真的认真地在看,在记,她的记忆里很好,唯独在逻辑推理方面是弱项,当初那些数学题,简直就是要费死了脑细胞。  等到看完全部的资料,宋予乔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手指覆在太阳穴上揉了两下。已然有两根手指覆在了她的太阳穴上。  宋予乔睁开眼睛,裴斯承正在侧过身来,帮她在太阳穴上按摩,说:“我就是眼睛有些酸,没有关系,你不用帮我按。”  裴斯承笑了笑,说:“伺候你,我愿意。”  前座的黎北即刻将中间的挡板给升了起来,这种秀恩爱的情景看多了,是会长针眼的,况且他这种屌丝又不能跟老板相提并论,如果他十分霸道总裁地走过去,跟他女朋友说“伺候你。我愿意”,女朋友肯定会直接把拖鞋甩过来,然后奉送给他一句:“滚粗!吃错药了吧!”  哎,人和人真的不能比啊,人比人真的会气死人的,还好他有一颗知足常乐的心。  等到下车的时候,宋予乔才将资料都放进黎北递过来的文件夹里,“黎特助,你不一起跟上去?我才刚刚看了一遍,怕万一到时候应对不上来。”  “有老板在,没有什么事是应对不上来的?宋小姐你放心吧,不会有问题。”  宋予乔临转身的时候,又看了黎北好几眼,“黎特助这是去海边度假了么?看起来黑了不少。”  黎北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但是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正在狂奔而去啊!他去中东度假了!晒黑的连女朋友都不认识了。  因为宋予乔身上的裙子不太正式,裴斯承就带着宋予乔先去旁边的商场里,直接刷卡买了一套职业装的套裙,让服务员将后面的标牌剪掉。  落地镜前,宋予乔找导购员借来了梳子,头发在脑后绾起来,从包里找出小卡子,将那些碎头发卡住。  其实裴斯承这个时候正跃跃欲试呢,他很想试一试给宋予乔梳头发扎头发是一种什么感觉,可能又和在温哥华的时候不一样了吧。不过时间关系,他也只有另寻机会了。  宋予乔向导购员道谢归还梳子,然后就跟在裴斯承身后,一起去了程氏集团的公司。  程氏集团所在地段,是S市的中心地段,不过在三年前,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濒临破产,然后却又奇迹般的重新崛起。  裴斯承侧首,微微低着头对宋予乔说:“还记得上次去医院孕检,唐七少的老婆么?”  宋予乔点头:“记得。”  “程筱温,她就是程家的养女,不过后来出了一些事情,然后脱离程家了,她原来的大哥,程傅秋,做事最计较利益,不择手段,我们现在要见的,就是这个人。”  宋予乔刚才在后面附上的资料上,已经看到过程傅秋的介绍了,确实是手段不怎么光明。  她问:“比起顾青城呢?”  裴斯承忽然笑了:“你觉得呢?”  宋予乔说:“我从资料上看,这人太阴,不过顾青城也手腕很硬,但是他有原则。”  裴斯承点了点头,错后半步,拉了一下宋予乔的手腕。  但是现在已经到了程氏的公司里,到处都是员工,宋予乔生怕被人看到影响不好,便飞快地将手抽了出来。  走进公司里,前面已经有一个很漂亮的秘书迎了上来,“裴总,我是程总的秘书,您这边请。”  宋予乔跟在裴斯承侧身后半步,拿着手提包,脑子里全都是刚刚看到过有关这次合作的资料,一条一条地翻过去,生怕自己到时候临时出现什么岔子。  秘书小姐在前面打开了办公室的门,里面有一个男人已经站起来,走过来与裴斯承握手迎接,“裴老弟啊,你这尊大佛可是不好请,总算是三顾茅庐才让你从C市来了,来,小冯,泡一壶上好的碧螺春,来招待裴总。”  宋予乔从这句话就听出来了,这一次基本上就是纯粹叙旧了,只是谈及几句关于合约上的问题,就用不着宋予乔在一旁协助了。  她看向裴斯承,目光里的意思再显然不过了,裴斯承看懂了,微微颔首,宋予乔就跟着程傅秋的秘书小姐出去办公室,在外面等。  刚刚走出去,这个秘书小姐直接就拉着宋予乔问:“你们裴总怎么那么帅啊!他是不是单身啊?今年是几岁了?是不是真的有一个萌宝宝的儿子?这一次到S市准备住几天?”  一连串的问题,抛过来让宋予乔有点懵,懵过之后,心里及有了一些酸,低着头整理手中准备好的资料:“裴总的私人问题我也不太清楚。”  秘书小姐又问:“你不是他的贴身助理么?”  “不是,”宋予乔说,“我只是临时调来的。”  “哦。”秘书小姐接下来对宋予乔就爱理不理了,自己坐到一边去玩儿手机了。  果然,人还都是捧高踩低的,有人能借着你的名头来巴结你,就有人能借着你失掉的名头踩死你,人情冷暖,在这些年来,宋予乔已经看的够清楚了。  在商言商,无可非议,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裴斯承之前跟程傅秋打过交道,知道这人的为人,所以这一次就算是合作的项目,也并没有花费十分的力气,利润的话,程傅秋要求尽地主之谊,让给裴斯承一成,然后四六分。  裴斯承一笑,想后靠在沙发上,“程总这是在割心头肉吧,一成的话,要损失多少?”  程傅秋拿出一包好烟,自己先抽出一支来,又伸向裴斯承,“来一支?”  裴斯承倒是也从善如流,并没有多做解释,便从烟盒里抽出一支来,借着程傅秋的打火机,将烟蒂点燃。  但是,却没有抽,在指间夹着,香烟烟气渺袅,在香烟上飘成一缕向上的青烟。  程傅秋吐出一口烟圈,才说:“裴总不也知道么,舍不了孩子套不到狼。”  既然程傅秋已经将多出来的一成拱手让出来,裴斯承没道理再让回去,商场上根本就不存在有君子这一说。  谈了大约有半个小时,裴斯承将快要燃尽的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起身,“去分公司还有事情需要处理,和程总就先聊到这儿了。”  程傅秋送他出去,说:“晚上我办个场子,怎么也要请裴老弟过来,我好尽地主之谊。”  裴斯承不置可否,先抬步走了出去。  他走出去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坐在前面的休息座椅上,正在安安静静坐着等他的宋予乔。  裴斯承记得,他第一次对宋予乔微微有一点动心的时候,也是宋予乔在安安静静等他的时候,不会有一些花里胡哨的小动作,只是一份耐心的等待,哪怕脑袋放空在发呆愣神,也是在等他。  宋予乔的包放在一边的椅子上,端端正正的坐着,正在看着前面的一盆绿色盆栽发呆,余光看见办公室的门开了,几乎没有反应时间,立刻起身。  而旁边的秘书小姐,在看到程傅秋的办公室门打开,已经将办公桌上的一沓资料,放在了手机上面挡着,即刻起身。  等到出了程氏公司大门,宋予乔问:“已经谈妥了?”  裴斯承说:“之前的合约内容,是我让邓宇来谈过的,基本上已经敲定了,只有最后的一个分成,程傅秋要我亲自过来谈,结果你知道他给我开出的是多少么?”  宋予乔之前已经看过关于这次合作的资料,也就了解了一些内幕,便随口一猜:“四六分?”  “聪明,”裴斯承看向宋予乔,目光里满是温柔的缱绻,“是的,不过他开出的条件,是我六,他四。”  宋予乔微微蹙眉:“不会有诈吧?”  裴斯承走到车前,黎北已经开了车门,他侧身先让宋予乔坐进去,才跟上去,捏了一下她的鼻头:“肯定有诈,现在他把一成的钱让给你,肯定是有其他事情相求,这是利益,商人最看重的就是利益,哪怕只是一分,不过,现在我倒是巴不得欠着程傅秋的人情,等到时候有用处。”  宋予乔歪了歪头,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裴斯承一眼就看透了她,俯身过来捏着她的下巴,说:“什么话在嘴边滚了一圈又咽回去了?”  宋予乔直接将裴斯承的手给拨去,“你不都已经猜到了,还再问我一遍?”  她在裴斯承面前,就是透明的,就算是裹着羽绒服,他都直接透视眼把她的衣服给剥了看到内心。  裴斯承轻笑了一声:“予乔,我确实是商人,怕不怕我把你卖掉?”  宋予乔实在是忍不了,直接就瞪着裴斯承:“你赶紧把我卖掉,卖给谁都好。”  “那你儿子呢?”  然后,宋予乔不说话了。  裴昊昱,现在无疑是宋予乔心上的一块宝,也幸好,这块被宋予乔看做是宝的破烂玩意,在裴斯承名下。  现在已经是快十一点了,再去分公司的话,中午去宋家的中午饭就要晚点了,虽然说裴斯承已经调查过,知道宋予乔已经从宋家脱离出来,在乎的也就只有一个奶奶,但是第一次去,总是要懂点礼貌的。  裴斯承便问黎北:“分公司那边,邓宇能不能处理好?”  黎北说:“我已经打电话过去问过了,许少杰的老婆还没有去公司里闹,不过兴许就是这一两天。”  裴斯承点了点头:“先去宋家。”  黎北的车开的很稳,不过十分钟的车程,宋家的大门已经敞开在面前了。  宋予乔下车,身后裴斯承也跟着下了车。  “你也要去?”  “嗯。”裴斯承挑了挑眉,“早上的时候,奶奶邀请我了,你不是听到了么?”  确实是,宋老太太临走时,还特意嘱咐了裴斯承,中午要来家里吃饭。  跟裴斯承一起走进宋家大门的感觉十分奇怪,宋予乔依旧是在裴斯承侧旁,等到要到奶奶的院子的时候,宋予乔脚步顿了一下,而裴斯承却继续往前走,她便想都没有多想,直接拉住了裴斯承的右手,“走过了,在这边。”  裴斯承的视线先向下,落在宋予乔拉着他的手上,然后才抬起头,看向宋予乔。  宋予乔这才意识到,刚才根本就是潜意识里直接去拉裴斯承的手,脑子里都没有来得及转动,现在才感觉手心灼烫,似乎是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她正想要放下手,反而被裴斯承反手拉住,握在他的掌心内,“予乔,拉住了就不要放开了。”  裴斯承心中已是一动了,刚才宋予乔主动拉他的手,足够他心里暖一会儿了,他微微俯下身,想要近距离地看清楚宋予乔现在眸中神色,宋予乔脸颊上已经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怎,怎么了?”  “没怎么。”裴斯承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呼吸拂面。  等到两人回身,就看见了在前面不远处站着的一个男人,已经完全僵住了的男人。  宋翊面色有些铁青,没想到竟然在宋家,公开卿卿我我……  “宋予乔,你在干什么?!”他厉声责问。  宋予乔在看见宋翊的一瞬间,脸上原本向上微翘的嘴角立即耷了下来,拉着裴斯承转身就要走。  她不想一见面就吵架,那么,唯有的一个办法,就是避而不见。  宋翊一见现在宋予乔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更是觉得怒火中烧,语气不免的就凌厉了几分:“见到父亲这就是应有的礼貌么?你回来宋家就是给我摆脸色的?”  宋予乔停住脚步,虽然一再告诫自己不能生气,但是听了宋翊的这句话,还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说:“我回来是带着男朋友来看奶奶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在宋翊铁青着脸色说话之前,裴斯承已经微笑着先一步说:“宋董事长,你好。”  宋翊刚才一直在看着宋予乔,现在裴斯承一说话,他才注意到在宋予乔身边的裴斯承。  确实,是裴斯承,在商业圈的人,有几个不认识这位裴家的三公子呢?  只不过,刚才宋翊真的没有注意到他,只是因为裴斯承将浑身的气场收起来了。这个人真的不简单,他想让别人注意到他的时候,就绝不可能忽略掉,只是因为那种收放自如的气场。  宋予乔已经拉着裴斯承走远了,宋翊冷哼了一声,甩袖重新向主楼走回去,这顿饭,真的不吃也罢,纯粹是心里找堵。  但是,宋翊回到主楼里,等到快中午的时候,却没有人做饭,因为今天厨房里的人都被叫去宋老太太的院子里了。  ………………  宋予乔拉着裴斯承走过一个人工湖,然后停下了脚步,并没有回头看身后的裴斯承,说:“刚才那个是我爸爸。”  因为宋予乔是微微垂眸看着前面人工湖的湖面的,裴斯承便只能看见她的侧脸,以及刘海被自然光遮挡,投射在脸庞上的阴影,他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宋予乔在得到了裴斯承的肯定回答之后,才接着说:“宋翊和我母亲离婚,是在我高中毕业那一年,起先,我和我姐姐,还有我弟……根本就没有看见一丁点苗头,一夜之间就爆发了,那个晚上,我听着楼上摔东西砸电视,一整夜耳朵边全都是这种声音,我和姐姐比较大,弟弟那个时候才上初中,我姐姐原本说先上去看看,但是过了一会儿都没有下来,我和弟弟就一同上去,然后就看见了宋翊在打我妈妈,好像是发疯了一样,眼睛都是红的,旁边徐媛怡在那儿站着,看起来像是在劝架,但是根本就没有动,只是在拉着我姐姐,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对了,徐媛怡就是现在的我后妈。”  宋予乔顿了顿,“我弟弟先跑上去去拉宋翊,结果被宋翊一下子甩开,头撞在墙上,当即就磕破了出了血,我永远都忘不了宋翊那天晚上发疯的情景,他甚至叫我弟弟叫野种。”  每一次回忆,宋予乔都会觉得心痛。  她扯着裴斯承的胳膊,蹲下身来,一只手捂住了脸。  好像就在那一夜之间,天翻地覆了,原本的宋家是一个天堂,而后,却告别了天堂。  裴斯承蹲下身来,将宋予乔的手从眼前拉开,注视着她眼眶中打转的眼泪,“哭什么?你又没有错。”  宋予乔摇头,“宋翊和我妈之间,我和我姐说过,一直是相爱的,根本就不会料到为什么会突发有那种情况,就在那天的前三天,还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他们还一起去吃烛光晚餐了,在结婚已经二十年的夫妻中,他们一直是模范夫妻,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  裴斯承在三个月前,调查宋予乔的时候,就已经连同宋家一起调查了,这件事情,就算是宋予乔不说出来,他也能知道个大概。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宋予乔才会这么惧怕动情,惧怕付出感情之后,得到的是背叛,惧怕动情之后却走不到最后,更何况是和叶泽南之间也最终走向了离婚。  裴斯承拍了拍宋予乔的背:“有因就有果,你母亲不是已经嫁到加拿大了么?她现在不是过的很好么?”  宋予乔点了点头:“嗯,我妈妈嫁给了一个加拿大人,我见过那个外国人,对人特别友善……”  裴斯承轻笑了一声,拉起来宋予乔,“你忽然蹲下来,我以为你想不开了要跳湖,那我就舍命陪你一起跳了。”  宋予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刚刚见到宋翊之后,她站起身来,对着裴斯承扯了扯嘴角,“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把我的情况告诉你,要不你见到了也会觉得奇怪。”  走到宋老太太的院子里,宋予乔问:“你紧张不紧张?”  裴斯承噗嗤一声笑了,然后说:“紧张的不得了了,要见家长了。”  宋予乔:“……”  她原本也没有想裴斯承会紧张,只是多此一举的一问,他这样的人,根本就不用别人为他操心。  进了屋,首先,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徐媛怡,正在指挥着人把饭菜如何摆上桌。  宋予乔脚步顿了一下,徐媛怡已经看见了刚刚进来的两个人,“予乔回来了啊,正好,快开饭了。”  徐媛怡擦着手走过来,看见了站在宋予乔身边的人,“这就是泽南吧,还是高一的时候见过你一面,果然是跟我家予乔是郎才女貌。”  宋予乔面无表情地说:“这是我的男朋友,我和叶泽南离婚了。”  裴斯承已经完全黑了脸,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徐媛怡,“不好意思,我不记得我以前见过你,我叫裴斯承,你估计听说过吧,就是那个C市裴氏的裴斯承,重名重姓重身份,我就是他。”  宋予乔被裴斯承这一番绕口令似的话给逗笑了,嘴角不禁向上扬了扬。  徐媛怡一听,脸色有些白了。  她原本也只是想要揶揄两句的,之前确实听到了宋老太太在于王阿姨说宋予乔离婚的事情,忽然就觉得心里讽刺,当初是谁非要嫁的,到现在还不是离了婚。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竟然离婚以后,就能傍上一个富豪?而且看起来比以前更加滋润了。  徐媛怡讪讪的一笑:“不好意思,我人老了,看走了眼,离了婚好,那个叶泽南,我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换了也好。”  裴斯承挑长了尾音,长长的“哦”了一声,“也是,”他转向宋予乔,说,“一会儿告诉奶奶一声,这家里的保姆也太没有礼貌了,是不是该换一个了。”  徐媛怡:“……”  宋予乔冷冷的看了徐媛怡一眼,“是,该换一个了。”  两人经过客厅的时候,忽然,从里面传来了一个奶声奶气的童声。叉土台巴。  “姐姐!”  不知道为何,徐媛怡也觉得头疼,宋琦涵明明就是自己的儿子,不管教多少遍,却总是对宋疏影和宋予乔异常亲近,还有那个从未谋面的宋予珩,若说是血缘亲情那也根本就说不通,真是让她觉得头疼。  宋琦涵已经丢掉了手里的玩具,向宋予乔跑了过来,直接拉着宋予乔的手:“姐姐,你还记得我吗?我就是宋琦涵。”  宋予乔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倒是后面一直跟哄孩子似的在哄这个小屁孩的裴昊昱跳了起来,“姐姐?!”  他的乔乔竟然是这个小屁孩的姐姐?那如果乔乔真的跟他老爸在一起了,这个小屁孩不就是他的叔叔?哦,不是,舅舅?  不管是什么,他都不允许!  他的辈分怎么可能要比这根小豆芽菜小一辈!不能忍!  于是,裴昊昱也扔掉了手里的玩具,跑到宋予乔面前,仰着头,大声叫:“姐姐!”  宋予乔:“……”  裴斯承抚了抚额头。  他觉得完全混乱了,之前老妈叫宋予乔叫大妹子,现在儿子又叫宋予乔叫姐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