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30 不好意思,你的乔乔也跟我姓 (为倦鸟余花花花花打赏马车加更,么么哒)

130 不好意思,你的乔乔也跟我姓 (为倦鸟余花花花花打赏马车加更,么么哒)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71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03
    会议室里,宋予乔无缘无故被甩了一个巴掌,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反应。  等她的视线恢复了一片清明,就看见面前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衣裙的女人。手中拎着看起来十分奢侈的包,比宋予乔个子要低,需要微微仰着脸看她。  宋予乔蹙眉,摸了一下脸庞上疼痛的地方,手指尖上染了一点红,真的是划破出血了。  许少杰一看,心道不好了。  旁边已经有人认了出来。这女人不就是许少杰的太太么?这个女人是这个星期的第几次来了?第三次?这一次竟然打了裴总带来的秘书,显然是不想活了啊。  不过,许太太并不知道,她抬手已经又要给宋予乔一个巴掌,宋予乔挡住了她的手,甩开之后重重向前一推。  许太太穿着高跟鞋,没有站稳。向后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狐狸精,在外面当小三,就是你这种女人!不要脸!”许太太叫骂着,五官都已经扭曲了,“我老公私底下给了你多少钱?买房买车?你以为傍上了我老公就能一帆风顺了么?在公司里给人当小秘,等到下了班给人家有妇之夫暖床,真不要脸!婊子!”  宋予乔脸色十分差,“这位女士,请你嘴巴放干净一点,我完全都不清楚你在说些什么……”  宋予乔还没有说完,已经被许少杰挡在了后面:“你这是干什么?你找错人了!”  “难道不是她么?我都已经找过私人侦探了,”许太太的嗓门越来越高,“许少杰。离婚!我不管你在外面包养了多少这种情人,你不想跟我过了,我也就不想跟你过了!你在外面找你的小情人去。”  说着,许太太忽然用力推了许少杰一把,许少杰根本就没有料到她会忽然动手,自己向后踉跄了两步才站稳了,不过许少杰人高马大的,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宋予乔,宋予乔的太阳穴磕碰在椅子角上,视线模糊了一下。  会议室里一下子乱了,邓宇已经走过来,将宋予乔扶了起来,宋予乔额头上撞了一块淤青,脸颊上还有已经渗出血珠的一道伤口。看起来有点骇人。  邓宇眼神有些冷,递给宋予乔一张纸巾来。  宋予乔接过来,按着自己脸上的伤口,说:“谢谢。”  许少杰知道已经弄错了,索性就将错就错下去,已经跟自己老婆吵了起来,也直接上手打了她一个巴掌:“你是不是有病啊!大白天的来我公司里就是来撒泼来了?”  “允许你在外面上班的时候跟那个小三卿卿我我的,就不许我过来捉奸了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  “捉谁的奸?”  会议室的人几乎同时回头,就看见裴斯承已经从门口大跨步走了过来,脸庞冷峻,径直向宋予乔走过来,看着她额角的淤青。皱了皱眉,拿着她的手将纸巾拿开,脸上明显是一道划伤,脸颊红肿了一片。  他的脸色一下子暗沉了下来,声音比刚才更加低沉,“是谁动的手?”  邓宇说:“许太太刚才进来动手太快,根本就没有人来得及反应,然后就开始吵嚷着要离婚。”  许少杰心里已经是一惊了,许太太向后退了一步。  许少杰是因为邓宇竟然说了这么长的一句话,而许太太则是畏惧了裴斯承现在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冷气,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这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而旁边有员工说:“是许太太,她这是这个星期来闹的第三次了,每次都来抓许经理在外面包养的人,许经理有两个女秘书都被闹到了医院里。”  裴斯承冷笑了一声:“小三?”  那个答话的员工缩了缩脖子,“是的,许太太每次来闹,都是这么说的。”  而实际上,许经理在外面偷腥,确实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一般有一些想要上位的,都和他发生过关系,不过,许太太也就是最近才开始来闹的。  裴斯承直接俯身,没有等宋予乔反应,直接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经过许太太身边,说:“这是我的女人,能给你老公当小三?你真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说完,裴斯承就大步向外走,出门前,留下一句:“邓宇,先查清楚,报警。”  ………………  宋予乔觉得裴斯承现在这样抱着她,根本就是多此一举了,她是脸上受了伤,并不是腿受了伤。  “把我放下来吧,我可以走路的。”  刚才裴斯承在从会议室门口出现的那一刹那,宋予乔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提了起来,那种忽然之间有了依靠的感觉,就是这样。  裴斯承没有说话,抱着宋予乔向前走的脚步更加稳妥。  宋予乔动了动唇,忍不住抓住了裴斯承胸口的衬衫。  但是,现在裴斯承身上那种让人有些惧怕的感觉更加强烈了,似乎原本身上隐藏有百分之二十的气场,在一瞬间全都散发出来了,冷冽,寒气逼人,宋予乔心尖上一颤,也不敢再多问一句了。  裴斯承没有回答,抱着她走到电梯前,因为他双臂都在托着宋予乔,所以腾不出手来摁下电梯,宋予乔就主动伸手按下。  上了电梯,仍旧是宋予乔按下一楼。  她脸颊上的伤口,那种火辣辣的疼感已经不太明显了,应该是刚刚那个许太太在扇她耳光的时候手指上带着的戒指装饰物给划了一下,倒是不深,血已经凝住了,只不过在脸上这种位置,容易留疤。  裴斯承将宋予乔抱上了车,他绕过车头,坐上了驾驶位,先扳过宋予乔的肩膀,靠近了先看了一眼她脸颊上的红肿以及被划伤的一道,又用手指摩挲了一下她太阳穴上的淤青。  “疼不疼了?”  裴斯承一出声,宋予乔才察觉到他嗓音暗哑的令人揪心。  她十分乖顺地摇了摇头:“已经不疼了。”  裴斯承捧着她的脸,在她额上印下了一个吻,“今天是意外,以后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  “又不是你的错,今天应该只是个意外,这点小伤真没有什么,你这么紧张我,恐怕以后我都不能出门见风了。”宋予乔想要活跃一下气氛,“会被刮跑了。”  裴斯承为宋予乔系上安全带,“那我就把你绑在身上。”  在开车去医院的路上,宋予乔就问起来,许少杰的老婆去公司里去闹的原因,在会议室里,她自然也是听到了别人说这是一星期来的好几次了,这一次恐怕正好她站在许少杰身后,而且还扶着他,被许太太临时拉来当枪把子了。  裴斯承说:“他老婆也是在一个进出口公司里上班,是管财务的,有点小背景,许少杰在公司里明里暗里也做了不少手脚,现在趁着大闹的机会,就是为了离婚,他老婆已经办了国外移民,等到时候就先带着财产出去,就算是我这边对许少杰有所警觉了,再查,也没有办法查到他前妻的身上。”  宋予乔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许少杰竟然是走了这样一部险棋。  “那你准备怎么做?”  前面XX医院已经到了,裴斯承熟练地将车停入车位,说:“后面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先去医院看看脸上的伤。”  到了医院里,医生给宋予乔脸上做了基本的处理,开了一份祛疤痕的药,说:“等伤口结痂,不要用手去抠,不要碰水,等它自然脱落,伤口不是太深,就算是不用药膏,几个月也会淡化,不要紧。”  几个月?  对裴斯承是有些长了。  因为裴斯承的计划,在年底之前让宋予乔怀上孩子,然后结婚,哪怕是婚后再和宋予乔温存加深感情。  现在,脸上划伤,带着疤穿婚纱走红地毯,他觉得女人应该都不愿意自己的婚礼会有瑕疵吧。  从医院里出来,裴斯承也没有再带着宋予乔回公司了,而是把她送到了酒店。  五点多,裴昊昱小盆友已经饱饱的睡了一觉,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他在酒店的套房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乔乔的身影,倒是看见了正撑着下巴坐在桌子边打盹儿的黎北叔叔。  于是,裴昊昱满肚子的坏水儿就想要使坏了。  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搬了一把椅子爬上去,刚想要大喊一声吓黎北叔叔一跳,门铃就响了。  真是好及时。  而且,黎北叔叔正在打盹儿,但是他心里现在完全是在想着老板的,所以,在听见门铃声响起的一刹那,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就直接站起身来往外走,没曾想到小少爷竟然在他身边的椅子上,直接就撞了上去。  不过幸好他反应及时,直接扶住了裴昊昱。  然后,仅剩下的一丁点瞌睡虫也都被赶走了。  裴昊昱在家里开惯了那种带双重密码的指纹锁,酒店这种简单的锁倒是有些蹩脚了,让黎北叔叔教他怎么开,然后才顺利的开了门,一下子就扑了出去。  “乔乔!”  但是,站在前面的是裴斯承,裴斯承向旁边让开一步,顺便拉了宋予乔一下,裴昊昱扑了个空。叉吗杂弟。  裴昊昱噘着嘴,怒视着老爸,一张小脸顿时像极了是表情图案上的那个【快哭了】的表情。  宋予乔笑了一声,主动拉过裴昊昱的手,“来,跟阿姨进来。”  裴昊昱冲着宋予乔嘿嘿一笑,转向裴斯承的时候马上就好像是变脸一样了,“以后我不要跟你姓了,我要跟我的乔乔姓!我是认真的!以后请叫我宋昊昱!我叫宋昊昱!”  宋予乔忍不住失笑。  黎北心想,果真是有了妈就不要爹了。  裴斯承淡淡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十分宽慰的一笑,“不好意思,你的乔乔也是跟我姓。”  黎北:“……”  黎北看着这一大一小一个比一个腹黑的,自己这个当下属的都替他们汗颜。  老板要不要这么幼稚的跟一个五岁多的小孩子计较啊,还有,小少爷你身为别人儿子,有一点身为儿子而不是老子的自觉性好吗?  不过,裴昊昱这个小家伙没有立即反应过来老爸这句话的意思,又自言自语地说了一遍,等到反应过来之后,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看向宋予乔:“乔乔,你为什么要跟我爸爸姓?难道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姐姐?!”  宋予乔:“……”  黎北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注意到自己老板的目光,立刻把一张脸刷成了扑克,转身向门外走去,这种时候,他在的话,纯粹就是眼中钉,还是离开的好。  裴斯承将医院里开的药放在桌上,“注意不要碰水,晚上我回来了给你擦药。”  宋予乔的脸在医院里,医生已经处理过伤口上过药了,医生说隔六个小时再上药就可以了。  宋予乔低垂着眼睑,“嗯,我到时候自己擦就可以了。”  因为裴昊昱的个头问题,起先也就没有看到乔乔脸上的伤痕,现在老爸都已经把药放在了桌子上,就爬到椅子上,看见了宋予乔脸上那红红的一道。  他捂住了嘴,“乔乔,你的脸怎么了?”  宋予乔看见裴昊昱这种惊恐的表情,下意识地就抬起手来想要摸自己的脸颊,真的是毁的不能看了么?  裴斯承已经抢先一步抓住了宋予乔的手腕,“别碰,小心你手上有细菌。”  裴昊昱从椅子上掉下来,拉着宋予乔的手,让她蹲下来,“乔乔,是不是很疼啊,我给你吹吹。”  说完,小家伙就鼓起了腮帮子,靠近宋予乔脸上的伤口,吹了一口气,“我多给你吹吹就不疼了啊。”  宋予乔笑笑,摸了摸裴昊昱的头,“乖孩子。”  裴斯承在临走之前,把裴昊昱叫到外面,蹲下来,对着正站着像是个小流氓似的儿子说:“给我站好了!”  裴昊昱立即立定站好,挺着圆滚滚的肚皮,两只小手背在后面,好像是个陀螺。  “我交给你一个任务。”  裴昊昱眼光一亮,:“什么任务?”  他最近用平板玩植物大战僵尸的游戏,最喜欢的就是闯关了,打死一个又一个,打死一波又一波,那感觉,简直酸爽到家。  裴斯承说:“今天下午,一直到我晚上回来,我就把保护乔乔的任务交给你了。”  裴昊昱挺着肚子,一只手举到头顶上敬了一个十分不标准的礼:“Yes,sir!保证完成任务!”  然后,小家伙就一溜烟跑进了房间里,还大声喊着:“乔乔乔乔,我爸爸让我保护你!”  黎北看着小少爷欢快的像是一只小鸟似的,心想,这种年龄段的小孩子就是容易骗,这么轻而易举地就给骗到了。  ………………  等到从酒店里走出来,裴斯承脸上已经是一点笑意都没有了,看他一眼眼神都能冻结成冰。黎北知道老板现在明明不是针对的他,就算是这样,都觉得有点心里胆颤了。  裴斯承让黎北去开车,自己给自己大哥裴聿白打了个电话,将公司里的这些事情说了个大概。  裴聿白沉吟片刻:“他是在做戏?”  裴斯承冷笑了一声:“许少杰在半个月前,就已经跟他老婆离了婚,然后利用夫妻财产分割,已经开始往国外转移资金了,据我调查所知,在美国就已经买了一套别墅。”  “还装窃听器?”裴聿白说,“那你是想怎么走,是从顾青城的那条路子走?”  裴斯承啪嗒一声点亮了手里的打火机,一簇淡蓝色的火苗在瞳孔里跳跃着,他笑了笑:“就算是不用顾青城的黑吃黑,这次我也能把他整到死。”  裴聿白一听,就明白了裴斯承的意思,说:“我给朱启鸿打个电话说一下,你用得着的人,直接问他看着办。”  “嗯。”  这也是裴斯承的想法。  许少杰跟他老婆不是想要钱么,这一次,偏偏就一分钱得不到,还落个人财两空。  ………………  这边,在公司里,邓宇报警后,就已经先把打人的许太太就抓走去了公安局。  许少杰正在满心焦虑,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有变,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出这么大的岔子,因为他老婆跟女儿移民去国外就是在这个星期内。  他开始打电话疏通人,但是,许少杰单单从裴斯承对宋予乔说话的语气,就可以看得出来,绝对是捧在手心上去宠的,只不过不知道这份宠是一时兴起的,还是想要长久性的。  许少杰打了几个电话,根本就没有效果,顿时更佳紧张了,手心里捏了一把汗。  最后,正在办公室里急的团团转的时候,警局里忽然就传来了另外一个消息。  说许太太涉嫌在进口关税的偷税漏税,金额巨大,已经拘捕了,等待移交检察机关公检。  许少杰在从朋友口中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彻底懵了,怎么会动作这么迅速,明明是因为大人被拉去公安局了解情况的,为什么会牵扯到偷税漏税。  电话里,他这个朋友说:“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太太被抓了之后,第一时间就拿出了证据,证据十分齐全,再加上税务机关和检察机关的介入……你还是为自己多做打算吧。”  许少杰一下子坐在了办公椅上。  原本还想要找税务局的人一起出来吃个饭,看来现在雷厉风行的已经连出去吃饭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太太那里除了从进出口关税中偷剩下的,还有就是他已经算作离婚公共财产分到他太太名下的私产,是他的!现在如果都一并算作是偷税漏税来算的话,不光偷税漏税金额足够蹲十年的监狱了,那些钱怎么办?!  许少杰立即就想到了,这一定是裴斯承做的!  看来,只能请裴斯承高抬贵手了,但是,求裴斯承,还不如去求那个女人,宋予乔。  女人的心要比男人软一些。  如果说这都是老婆一个巴掌带来的祸,许少杰都要哭瞎了。  二十分钟后,许少杰来到了裴斯承所入住的酒店套房外。  许少杰也是有一点关系脉络的,要不然也不会在短短的十几分钟里查到酒店套房的地址。  他摁响了门铃。  而酒店房间内,裴昊昱正站在小厨房的椅子上,看着宋予乔给他做炸鲜奶,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口水都要流到地上了。  忽然听见门铃声,宋予乔擦手想要去开门,裴昊昱说:“乔乔你做饭!我去开门!”  然后,小家伙就从椅子上爬了下来,连拖鞋都没有穿,蹬蹬蹬地就跑去开门。  诶,是一个大叔。  门开了,但是没有人,许少杰向下看,才看见一个小孩子扶着门站着。  他肯定是知道裴斯承是单亲爸爸,带着一个半大的孩子,肯定就是这个小孩子了,不过,孩子既然在的话,那裴斯承也在?  “我来找你爸爸。”  “我爸爸不在。”说完,裴昊昱就想要关门。  竟然开门来就是来找老爸的,竟然不是来找他的,竟然这么忽视他的存在,开门第一眼竟然说没有人?!  我这么大个人难道没看见?!  许少杰用手挡住了门,“那宋小姐呢,宋予乔。”  宋予乔听见外面响动,又看裴昊昱这么久都还没有过来,就暂时先把小厨房的燃气灶给关掉了,擦了擦手,走了出来。  “小火,是谁啊?”  许少杰看见宋予乔,就好像是看见了救星一样,直接上前走了一步,然后扑通一下跪下了,“宋小姐,求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太太吧,今天她打你真的是无心的,根本就是没有想到……”  宋予乔和裴昊昱同时都愣了一下,特别是裴昊昱,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为什么许少杰要跪乔乔啊?难道乔乔是菩萨?  宋予乔说:“许经理,这件事情我根本就不清楚,你也看到了,我从医院回来就来到酒店了,具体的情况我不知道。”  许少杰开始给宋予乔磕头,头嘭嘭嘭地磕碰在地上有响声。  裴昊昱小盆友向后跳了一下,竟然这么虔诚?!  许少杰说:“求求你给裴总说一声吧,我们都不容易,我代我太太向您道歉了,您高抬贵手……”  宋予乔本想要向前一步来扶起许少杰的,但是一听这句话,就顿下了脚步,“是不容易,但是你一直在公司里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现在出了事,你来求我有什么用?裴氏的公司又不是我开的,偷税漏税的事情是国家去处理的,更跟裴氏没有关系。”  而就在这个时候,许少杰还没有来的及说话,从外面就呼啦啦进来了好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一个直接按着许少杰将他的双手在背后拷上:“许少杰,你涉嫌泄露商业机密,现在批准逮捕。”  裴昊昱已经吓了一跳。  许少杰愣了一下,脸色已经涨成了猪肝色,在转过身,看见邓宇的一瞬间,已经完全明白了过来。  这就是裴斯承事先下好的一盘棋,他就是一个棋子。  “操你妈!妈的你们都不得好死!他妈的裴斯承断子绝孙!”  在许少杰骂出来这些话之前,宋予乔已经赶忙走过去将裴昊昱的耳朵给堵了起来。  警察走了几个,还有两个站在外面跟邓宇说话。  邓宇是刚才一路尾随着许少杰来的,裴斯承已经料到了,以许少杰这种性格的人,知道出了事情,第一条肯定是来向宋予乔来求情的,好吹枕边风。  他走过来,对送语气哦啊说:“是裴总吩咐过的,他如果想来道歉,想来求人,就不必拦着,看他会用什么求人的方法。”  宋予乔一听是裴斯承在后面盯着的,也就放下了心。  “那麻烦你了,谢谢。”  邓宇和几个警察下楼,宋予乔走出房间到走廊上送了一段路,等他们上了电梯,才转身回去。  刚刚回身将打开的门关上,宋予乔就听见后面扑通一声,裴昊昱也跪在了地上,口中还念念有词的:“菩萨保佑我不被警察抓走!我是好孩子!以后绝对好好学习上课认真听课,不贪玩,不玩游戏,也不偷偷捉弄慕小冬了,不要来警察把我抓走,呜呜呜呜……”  宋予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