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31 都没有一个是好鸟儿!

131 都没有一个是好鸟儿!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7942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03
    宋予乔一听裴昊昱这些话,就知道肯定是刚刚那些警察在许少杰跪下的时候忽然上门来,把小家伙给吓到了。  她直接上前将裴昊昱拉起来,拍了拍他的膝盖。捏了一下他的小鼻头,“小傻蛋,你又没有做错事,警察为什么要来抓你,警察叔叔只抓那些坏蛋,快去洗手,来吃饭了。”  裴昊昱揉了揉鼻子。一听见要吃东西了,就将刚才所见到的抛到脑后,立即转身去洗手间去洗手了。  宋予乔重新走回厨房,听见了自己的手机铃声。  是裴斯承的专属铃声。  接通了裴斯承的电话,宋予乔脚步向前迈,缓缓走到厨房里的料理台旁边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用铲子将刚刚炸好的炸鲜奶装盘。  “喂。”  裴斯承说:“刚才没有吓到吧?”  “没有,”宋予乔说,“不过小火好像有点吓到了,因为之前确实没有想到许少杰会下跪磕头……不知道会不会对小火有什么影响。”  “肯定不会,你不用担心他,有时间,你不如多担心担心我?”  宋予乔知道裴斯承肯定是又要说一些不正经的话了,听起来话语之间已经有了一些醉意。  “你是不是喝酒了?”  裴斯承说。“嗯,晚上我回去会晚一些,你和裴昊昱先睡。”  宋予乔刚刚说了一个“好”字,就听见电话那边有人叫裴斯承的声音,有点嘈杂。  她便说:“我这边还在做饭,先挂线了,你少喝一些酒。”  宋予乔挂断电话,就看到了一条微信信息,是来自华筝。  她的手指克制不住地蜷曲起来,点开微信,竟然有些紧张了。  不是文字信息,而是来自华筝的一条语音。有一分多的语音。  宋予乔点开语音,放在耳边。  华筝说:“予乔,这两天我想过了,你和裴斯承……算了,反正你比我先认识他,他就算死都不喜欢我,让给别人还不如让给我最好的朋友,还能让你儿子回来认我当干妈,我知道我这样一说,你就又要胡思乱想了,我这句话真没别的意思……你也别说我大度,我这人最是小家子气了。小心眼,睚眦必报,你最好把裴斯承给看好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把他重新抢回来了,他妈的你这妞儿真是走了桃花运了,裴斯承对一个人好真的是认定了的……”  然后,语音在中间空白了十几秒,华筝的声音才又重新说出来。就连宋予乔,都听得出,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了:“其实本来也就放下了,反正裴斯承拒绝过我也不下十次了,最近一次之后,我也逐渐放下了,不过看见他对你那么好,就嫉妒了……”  宋予乔听着,一只手已经捂住了嘴,靠着墙面缓缓蹲了下去,眼泪在听见华筝的声音一刹那,就已经涌了出来。  华筝说:“我知道我说到这儿你肯定哭了,我就是故意说的这么煽情,就是让你哭的,我就是这么阴狠手辣,故意给你语音留言……你什么时候从S市回来?这个星期六路路就要从澳大利亚回来了,你要是不回来,我就一个人去接她……”  手机里滴的一声,宋予乔的眼泪彻底决堤了。  裴昊昱从洗手间里洗了手出来,就听见呜咽的声音,跑过来,结果看见乔乔蹲在地上哭,吓了一跳,跑过来:“乔乔。你怎么哭了?那我也陪着你哭,啊,呜呜呜呜,我好伤心啊……”  宋予乔将蹲在地上的裴昊昱一把抱在怀里。  这个时候,宋予乔以为,她这辈子最大的财富,除了认识了裴斯承,有了一个裴小火,还有就是这些好朋友,华筝,郑融,还有路路……  不过,她不知道,看起来颜色鲜妍的美酒,也可能是毒药,而毒药,就隐藏在她的身边。  ………………  吃了晚饭,因为裴昊昱下午睡饱了,晚上自然也就不太困了,便和宋予乔一起看电视。  宋予乔以前看过一些亲子教育的节目,知道对于小孩子来说,现在他们需要多看一些对智力开发有利的节目,她便将电视台调到了动物世界,但是,裴昊昱看了一会儿,却转过来对宋予乔说:“乔乔,我还有作业,你来教我写作业吧。”  说完,小家伙就直接跑去房间里去了。  宋予乔跟在后面,想这小家伙是不是忘了这是在S市了,还要写作业?  但是,宋予乔跟着他走进房间,就看见裴昊昱从大背包里,拿出来他的小书包,从小书包里,掏出来作业本和铅笔盒,一张脸笑的好像是一朵花。  宋予乔:“……”  裴昊昱心想,总算是在乔乔心里,树立起一个热爱学习的好学生的高大上形象了。  直到九点半,宋予乔给裴昊昱洗了澡,上床睡觉,照例是睡前故事,这一次宋予乔已经吸取上一次的教训,白天的时候看过好几个故事,所以讲起来就十分顺口了。  只不过,裴昊昱不困,讲了第三个故事,他竟然还是一丁点的睡意都没有,倒是宋予乔声音都低了下来。  宋予乔就问:“那小火告诉阿姨,你在温哥华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裴昊昱的记性还是不错的,最起码可以记忆到半年前发生的事情,就比如说他偷偷吃了慕小冬的一块蛋糕,然后把老爸给的零花钱扔在地上,当着慕小冬的面十分欢快地说:“哇我捡了十块钱,来,见一面分一半。”  但是,在温哥华发生的事情他真的是不记得了。  就开始胡编乱造:“那个时候,我就是个被老爸嫌弃的孩子,他出去跟别的女人约会,都会把我扔到一边,有一次我差一点走丢了呢!还是打电话打了110,警察把我送到家的。”  宋予乔:“……”  温哥华的报警电话也是110么?  这母子两人窝在一张床上,说一会儿话,再打一会儿瞌睡,再说一会儿话,最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裴昊昱心满意足地终于和乔乔在同一张床上睡了,砸吧了一下嘴,结果梦里梦到了他的小心上人,小言言跟在他屁股后面叫小火哥哥,然后他臭屁的一笑,嘴里的口水都笑出来了。  裴斯承到快十一点才回来,因为知道自己回来晚,便直接去酒店找了客房部的经理。  在这种星级酒店里的总统套房,更何况是裴斯承这样的人入住,都会配有一个“管家”,负责各种事情,不过之前裴斯承拒绝了。  客房部的经理将原本管家的备用钥匙交给裴斯承,说:“祝您入住愉快,晚安。”  裴斯承微微一笑。  在这种星级酒店里,最让人感觉舒适的就是没有那些个花痴的小姑娘,或许是有,但是绝对不会在你面前表现出来。  裴斯承拿着房卡进入房间,看见在外面留了一盏壁灯,灯光调了最亮的一档,将整个外部区域的角落都照的明晃晃的。  裴斯承这是第一次感觉到,回来的时候,有人等的美好感觉。  在总统套房里,其实除了主卧和副卧,还有一间管家房,不过裴斯承既然没有要管家,这间房也就是空着的。  他先换了鞋,到主卧看了一眼,床上空空如也,所以,就直接想到了,宋予乔一定是哄裴昊昱睡觉,结果睡在裴昊昱身边了。  他便推开门走过去,就看见床上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夏天的天气比较热,空调的温度不高,裴昊昱却是一副要命了的睡相,头拱在宋予乔的胸前,两条小短腿蜷曲着,还露着一小截肚皮。  裴斯承直接走过去,在宋予乔脸上吻了一下。  宋予乔原本睡眠就浅,更何况晚上在入睡之前,心里一直在念着裴斯承,现在裴斯承的气息一拂在脸上,她就醒了,揉了揉眼角,“你回来了?”  裴斯承“嗯”了一声,双臂先越过宋予乔,给裴昊昱盖上了被子,空调的温度调节成睡眠温度,将宋予乔抱了起来:“回屋去睡。”  宋予乔已经醒了,再入睡就需要一定的时间了,他闻着裴斯承身上有烟酒的味道,便说:“喝了不少酒吧?你先放我下来,我去帮你煮一碗醒酒汤,刚刚从网上学的。”  说完,宋予乔就挣扎着想要下来,裴斯承便将她放下来,“那我先去洗澡。”  裴斯承确实是喝了不少的酒,虽然他已经在尽量挡酒了,无奈那些人就灌他一个人的酒,不过他是属于喝了酒脸色越来越白的,旁人根本就看不出来,其实他已经有些醉了。  等到宋予乔在小厨房里做好了醒酒汤,给裴斯承端到房间里去,裴斯承刚好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  宋予乔别开目光,将醒酒汤放在桌上,“等稍微凉一些,你就过来喝。”  说完,她就要转身,却已经被裴斯承抢先一步拉住了手腕,“哪儿去?”  “我去陪着我儿子。”  “亲子鉴定不还没有看么,你就这么确认了,他是你儿子?”  宋予乔蓦地转过身来,看向裴斯承,“什么意思?”  裴斯承拉着宋予乔,“你先过来。”  他将宋予乔按着坐在床上,靠近了先看了一下宋予乔脸上的伤口,在医院里涂上的一层药膏,已经完全融合在皮肤上了,他便将医院里开的药拿过来,用里面一种消炎的药水将宋予乔伤口处清洗了一下,正想要拿起药膏来涂的时候,先问了一句:“你洗过澡了么?”  宋予乔摇了摇头:“本来说等裴小火睡了去洗,结果睡着了,我现在就去洗。”  “我给你洗澡。”  宋予乔倏然睁大眼睛:“不用啊,我会避开自己脸上的伤口的。”  “不行。”  裴斯承拒绝的直截了当,然后就将药膏往柜子上一放,伸手要解宋予乔的衣服。  宋予乔没有带睡衣过来,但是穿着的是一条类似于睡衣的棉质裙子,料子很柔软,领口开的很大,她微微俯身,都可以看得到胸前一片春光。  “裴斯承!”  “不允许拒绝。”  裴斯承的心情并不好,语气也就多带上了几分冷冽。  宋予乔对上此刻裴斯承一双幽沉的双眼,中间夹杂着一丝寒光,看的她有一些冷,而且呼出的气息,带着醺醉的酒气,她真的怕哪一句话惹了他不高兴了。  索性就闭上了眼睛,任由裴斯承帮她把衣服给脱了,然后身上不着寸缕地抱去浴室里去,虽然脸庞已经烫的快要熟了。  裴斯承将宋予乔抱进已经放好的热水里,然后开始给她擦洗。  真的只是帮她洗澡,却架开她的手,就算是她只是单纯的想要自己洗一下身体,都不被允许,清水之下,将身体完全袒露在裴斯承眼睛里,宋予乔觉得身体上不仅仅是被热水熏腾的染上了一层桃红,根本就是被裴斯承一双微醺的眼睛看的。  为了不触碰到脸上的伤口,洗头发的时候,裴斯承坐在浴缸边缘,让宋予乔向后靠头枕在她的大腿上,头发从另外一端放下来。  宋予乔的发质特别柔软,不是那种拉过一样的直,看起来很自然,裴斯承洗过以后,就用水流将泡沫冲洗干净,绵绵软软的水流,手指尖上有一种别样的触感。  洗澡的过程持续了将近四十分钟,裴斯承赤裸的后背上都染上了一层光亮,不知道是水汽还是忍的出了一层薄汗。  整个过程里,只要是宋予乔抬手想要自己擦洗,就会被裴斯承的手给打掉,甚至还威胁她说:“你要是再乱动,我就把你的双手绑起来。”  洗头发是裴斯承代劳的,身上涂抹沐浴露是裴斯承代劳的,最后,裴斯承用花洒帮宋予乔最后一遍冲洗身体的时候,自己也冲了一下,用毛巾给宋予乔擦身上的水。  宋予乔一张小脸已经红的通透了,而脸颊上那一道划伤,更加显得殷红。  裴斯承现在只要是看到宋予乔脸上的划伤,就心里一疼,于是,手里的动作就放的更轻了,擦着宋予乔的身体,就好像一位古董商在摩挲一件上好的瓷器。  宋予乔觉得十分尴尬,便对裴斯承说:“吃晚饭之前,华筝给我打电话了。”  “嗯。”  裴斯承转过去,一手撩起她肩头的头发,将她圆滑的背,到不盈一握的细腰,再向下到挺翘的臀。  宋予乔站在落地镜前,忍不住用手环住了胸,接着说:“我还是觉得对不起华筝,我觉得有罪恶感,很内疚……”  裴斯承将宋予乔转过来,黝黑的双眸盯着她的眼睛,“你没有对不起谁,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今后更不会有,不要总是把错误往自己身上揽,懂?”  宋予乔看着他的眼睛,深沉中有一丝光,才点了点头,“懂了。”  一切都整理完毕,宋予乔脸上也涂抹上一层药膏,裴斯承也将凉透了的醒酒汤喝入腹中,宋予乔半裹着浴巾坐在床边,等着裴斯承把亲子鉴定报告拿过来。  亲子鉴定报告是撞在一个信封里的,当宋予乔接过的时候,拿着信封的手指都在抖。  裴斯承就站在宋予乔的面前,伸出双手来扶着她的手,十分稳的拆开了信封,将折叠的鉴定报告打开,伸展开在宋予乔的眼前。  宋予乔的视线,落在鉴定报告上自己的名字和裴昊昱的名字上,最后落在“确认母子关系”的一行小字上,终于忍不住伸手抱住了裴斯承的腰。  “我真的是裴小火的妈妈。”  原本是从裴斯承口中听到的,但是现在,一旦确认成了事实,有了黑纸白字的鉴定报告,她好像听到了从记忆深处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裴斯承,你说,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抛弃小火离开呢?”  宋予乔不信,自己会无缘无故就将孩子抛下离开,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就算是别人不心疼,她自己也心疼。  裴斯承已经向前一步站在宋予乔的双腿间,然后就势抬起抚上她的双肩,稍微用上几分力气,两人便一同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宋予乔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脑后,和白色的床单形成完完整整的视觉冲击。  当裴斯承吻上来之前,宋予乔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你先回答我,当时我离开的原因是什么,小火说,他的妈妈是跟别的男人跑了,是么?”  既然宋予乔不让裴斯承用嘴,那就只好上手了,上下其手,宋予乔泡了热水澡,现在浑身上下都热的要命,被裴斯承撩拨了几下,就已经开始压抑着喘息了。  这是宋予乔在知道可以怀孕之后的第一次跟裴斯承上床,在裴斯承蓄势待发的时候,宋予乔的指甲在裴斯承的后背上留下了长长的一道,“措施……措施……”  她记得在床边的柜子上,有安全套。  但是,身上的人却在僵了一下之后,却更加逼近了,几次深入浅出,宋予乔感觉身体内的深处被烫了一下。  她一句话说的有气无力:“裴斯承,你是故意的……”  裴斯承俯身吻在宋予乔的眉间,“是的,我就是故意的,乔乔,再给我生个女儿吧。”  ………………  第二天早上,裴斯承在醒来的时候,宋予乔还没有醒。  也难怪了,昨天晚上折腾到凌晨两点,现在就让她多睡一会儿吧。  裴斯承出去,打了客房部的电话,让准备早餐送上来。  裴昊昱也醒了,但凡是不用去上学的时候,他都醒的格外早,但是需要上学的时候,就要别人叫好几次都不愿意起床,这就跟学生一看书就瞌睡是一个道理。  不过,裴昊昱疑惑了。  为毛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乔乔还在他身边,现在一觉醒来,身边却空了。  他连拖鞋都没有来得及穿,就直接跑到了外面,看见正坐在沙发上的老爸,“爸爸,你看见乔乔了么?”  裴斯承比了一根手指在唇边:“嘘,乔乔还在睡。”  裴昊昱瞪大眼睛点了点头,一副了解了的表情,坐在沙发上,跟老爸一块儿看电视,财经新闻也是看的津津有味的,顺道还问了老爸一句:“乔乔晚上是不是梦游了啊?”  裴斯承挑了挑眉,“嗯,梦游了。”  裴昊昱拿起一包薯片来,咔嚓咔嚓在嘴里嚼着,心里想,为什么梦游走出去,就不知道梦游回来了。  宋予乔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她躺在床上,稍微动了动腰,就觉得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疼,她坐起身来,全身上下依旧是没有穿衣服,不过很清爽,看来裴斯承已经帮她清洗过了。  宋予乔在床上坐了一会儿,似乎都还能感觉到裴斯承一双手在她身上来回游走的那种感觉,特别是昨天,在落地镜前,竟然真的任由裴斯承给她脱光了洗澡,真的是面红耳赤。  她换上了一条裙子,在镜子前看了一眼自己脸上的伤,还好,不是不能见人,只不过红红的一道,恐怕在路上谁都要多看两眼了。  宋予乔一出房门,差一点将房门口盘腿坐着的裴昊昱撞翻。  “小火,你在地上坐着干什么?”  她直接将裴昊昱从地上拉了起来,裴昊昱一笑,“等你啊,乔乔,你睡饱了么?”  “嗯。”  “爸爸说今天要去海底世界!”  宋予乔笑着摸了摸裴昊昱头顶毛茸茸的头发,“好。”  裴昊昱已经缺失了五年多的母爱,到现在,她需要把小家伙曾经失去的母爱,全都弥补回来,别说抽出一天时间来陪着小家伙出门逛街,就算是每天,她都愿意。  但是,裴斯承却走过来说:“临时改变形成了,海洋馆改天再去,今天下午要回C市。”  裴昊昱一听就耷拉了脑袋,转过来抱住宋予乔,“我不想回去啊,不想上学啊。”  裴斯承之所以决定要改变原本一周的行程,现在就回去,是因为他接到了家里老爷子的电话。  裴临峰说:“你这混蛋小子现在给我滚回来!”  裴斯承说:“我今天回不去,在分公司这边还有事情没有处理。”  ………………  “屁!”裴临峰气的想要摔电话,“什么事情需要你直接过去处理啊?你一个大公司的总裁,不是扫厕所的需要亲力亲为!混账儿子,你这个晚上要是不回来,就永远都不用回来了!”  裴临峰直接将电话给挂了,嘭的一声,摔在桌子上,吓了旁边的裴老太太一个激灵。  裴老太太说:“说不定我儿子是去看他外公才去的S市,你生这么大气干嘛,还不如吃两块臭豆腐。”  裴临峰:“……”  “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一个不近女色,一个见了女的就贴上去,都没有一个是好鸟儿!这不又跟一个二婚的女人搞在一起了!”  裴临峰气的不轻,吹胡子瞪眼睛的。  从军区回来,跟几位老战友说话,听说了这件事情,裴临峰顿时就气炸了。  裴三真是三天两头的换对象了,前几天那个宋什么的,裴临峰他见过了,看起来都挺好的,人也干净,这两天就又搞上了一个二婚的离异女人?!真不知道这儿子这么随意是随了谁。  裴老太太翻了一个白眼,“二婚的怎么了,你不也是二婚吗?切,还看不起人家二婚的女人,我还看不起你呢。”  裴临峰:“……”  估计是老头子真的被气到了,裴老太太刚刚转身要走,就听见后面老头子开始剧烈的咳,她也吓傻了,赶紧倒了一杯水给老头子灌下去,顺了顺气。  真是不能气啊,气性这么大。  裴老太太说:“好啦,不如吃一块臭豆腐来压压惊?”  裴临峰:“……”  ………………  裴斯承留下黎北协助邓宇,在分公司这边处理问题,然后又陪着宋予乔回了一趟宋家,与宋老太太告别。  宋老太太说:“知道你们忙,我也就不留你们了,好好过日子,我这老太婆能活到你们结婚那天,我给你们当主婚人。”  宋老太太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宋家,宋予乔是已经脱离出去的,算来娘家人,母亲远嫁加拿大,而父亲宋翊又是一个榆木脑袋,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她只有充当起这个孙女的屏障。  裴斯承拉着宋予乔的手:“奶奶,你放心,我会好好对予乔的。”  正在跟宋老太太家里的那只懒洋洋的大脸猫玩儿的裴昊昱听见了,直接丢掉手里的猫,跑过来拉住宋予乔另一边的手,挺着小胸脯表决心,“老奶奶,我一定会对乔乔好的!我说到做到!”  宋老太太被小家伙这种语气逗的一笑,招手让裴昊昱过来。  裴昊昱眨了眨眼睛,走过去,看起来神秘兮兮的,于是就压低了声音,“老奶奶,有什么秘密?”  宋老太太笑了,从后面的檀木盒子里拿出来一把金麒麟的长命锁,直接给裴昊昱戴在了脖子上,“收好了,可是纯金的。”  裴昊昱拿起这块金灿灿的长命锁,瞪了瞪眼睛,然后张大嘴咬了一下,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嗯,是金的,谢谢老奶奶!”转过来就举着给宋予乔看,“乔乔,老奶奶给了我一块金子!”  宋老太太看着这么一家三口,从自己的院子里走出去,心里觉得很是欣慰。  有这么一个小家伙在随时随地地逗予乔丫头开心,终于不会寂寞了吧。  身后的王阿姨扶着老太太在院子里散散步,宋老太太就问起来,“你说,二丫头这次的男朋友,人怎么样?”  王阿姨作为旁观者,是看的最清楚明晰的,她说:“很适合,我也是看着二小姐长大的,知道二小姐人好,心太善,为人又温吞,容易受骗,这一个裴斯承,我看起来很强势,正好能和二小姐处到一起。两个人相处,就是需要互补的。”  “那原来叶泽南呢?”  “不是说不好,只不过还是不成熟吧,”王阿姨叹了一口气,“老太太,不瞒你说,上一次小姐他们回来住,那天晚上,叶少还砸了杯子,我是亲眼看见的,男人动不动就和女人吵架摔东西的,脾气可能不好不说,还有就是为人处世太不成熟了。”  ………………  裴斯承这一次并没有搭乘航班,而是自己开车,沿着高速回C市,因为在路途中,正好中午到一家农家乐,可以换换口味。  但是,车子刚刚平稳地驶上了高速,坐在后座的裴昊昱就开始叫:“我要尿尿!”  裴斯承直接两个字堵回去:“憋着!”  “不行啊,我要尿裤子了!”  高速上又不允许停车,宋予乔便问裴斯承:“还有多久到服务区?”  “还有快一个小时吧。”  后座的裴昊昱一听,立即嗷呜了一声,捂着自己的小鸡鸡,哭丧着一张脸,“不行啦,我要尿出来了!”  那怎么办,宋予乔知道,这么憋一个小时肯定是要憋坏了的。  裴斯承说:“后面背包里有纸尿裤。”  宋予乔:“……”  裴昊昱:“……”  最后,还是从购物袋里,拿出来一瓶矿泉水,宋予乔将水倒掉,解了安全带,从车座之间向身后的裴昊昱伸过去,“就着这个瓶口。”  裴昊昱十分不好意思,但是也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红着脸心意横,脱裤子,尿进了瓶子里。  裴昊昱小朋友提起裤子,心里觉得很不平衡,内心里精分的小人又跳出来了,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小人说:“羞羞羞。”另外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小人说:“羞羞羞。”于是,裴昊昱就更不平衡了,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不行,要有一个人陪着他一起羞。  所以,他就蹦起来趴在前座自己老爸和乔乔中间,对裴斯承说:“老爸,你是不是也想要尿尿啊,你也让乔乔帮你接尿吧。”叉序丰血。  宋予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