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32 路路回来了 (钻石9100加更,谢谢大家么么哒)

132 路路回来了 (钻石9100加更,谢谢大家么么哒)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190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03
    夜色已经停业整修了,里面的闲人有一些被阿绿遣散了,另外和顾青城关系比较亲近的,都留了下来。只不过,乔沫这个人,有些棘手。  而顾青城因为在C市的生意不忙,便带着董哲去了美国的拉斯维加斯,估计是要一个月才回来,其间在夜色的事情,就全都交给阿绿去办。  阿绿之前请示过顾青城有关于乔沫的去留问题。顾青城说:“你看着办。”  所以,这一次当叶泽南找过来的时候,阿绿就放人了。  叶泽南的车等在外面,乔沫在关了自己三个月的小房间里简单收拾了一下,根本上没有什么东西,只用一只小包就装得下。  走出去的时候,阿绿跟在后面,乔沫转过去说:“阿绿姐,我走了。”  阿绿点了点头:“走吧。”  乔沫先是向前走了两步,忽然就转过来,“阿绿姐,你说,是只有男人有占有欲吗?”  阿绿为乔沫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话问的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乔沫笑了笑。“没有什么,我走了,再见,谢谢你这三个月来对我的照顾。”  在黑黝黝的夜色中,阿绿目送着乔沫坐上叶泽南的车,然后车子驶入道路尽头,其实,在阿绿在跟着顾青城的这十几年来的看人经验来说,乔沫确实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女人,不过,换句话来说,乔沫很聪明。她在夜色里的这三个月里,说话做事,从来都不会多一分不会少一分,完全是恰到好处的。  这种女人,就是聪明过了头,有些难对付。  ………………  乔沫脸上没有化妆,在副驾上安安静静地坐着,等到经过一个路口,前面红灯,叶泽南踩刹车等绿灯。  乔沫说:“我会赚了钱还给你,你要是不放心,我就给你打一张欠条。就在这里停车吧。我自己找地方去住。”  “你要去哪里住?”  乔沫说:“总会有合适的地方。”  红灯跳跃变成了绿灯,叶泽南重新踩下油门,“别傻了,先去我那里住吧。”叉乐估亡。  叶泽南所说的“我那里”,并不是叶家,而是他在别处的一套房产,曾经乔沫受伤,叶泽南也是带她来这里的。  进了房门。叶泽南将一份备用的钥匙递给了乔沫,“你先拿着钥匙。”  但是,乔沫看着他,没有接。  叶泽南索性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放,转身就要出去,后面乔沫拉住了他的手腕:“你不要在这里睡么?”  叶泽南说:“我回去睡。”  乔沫忽然从后面抱住了叶泽南的腰,“陪我,留下来。”  叶泽南浑身就僵了一下,乔沫的手已经从前面伸进了他的衬衫里,他抓住她的手:“好,我留下来。”  他转过身来,乔沫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吻了一下,似乎因为叶泽南的这句话很高兴的样子,“我去洗澡。”  叶泽南松开领带,他对乔沫的感觉,现在都说不太清楚,如果是喜欢,在她的身上,却总是能看到宋予乔的影子,如果是不喜欢,又为什么要这么不遗余力地帮她出来呢?  乔沫和宋予乔,可能是在某些方面是相似的,真的,相似,不光是当叶泽南出神的时候偶然过来第一眼看乔沫,还有特别安静的时候,都特别像,包括说话的语气。  乔沫洗了澡出来,因为来的匆忙,便只穿上了一件叶泽南的衬衫。  叶泽南看见乔沫穿着他的衬衫,眯了眯眼睛。  乔沫光着脚走过来,站在叶泽南身后为他揉着两边的太阳穴,“如果觉得累,就多找几个人帮帮你,叶少,你不要……”  乔沫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叶泽南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她伸手帮叶泽南递过来,顺便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名字——方照。  方照这么晚给叶泽南打电话,是因为上一次送检的药。  叶泽南听着有些晕,因为里面的几个医药的专用名词,他揉了揉眉心,说:“那个什么成分是治疗什么的?”  方照照着单子念了这几个成分的组成,也觉得头大,他并不是学医药的,检验药师说的这些话,他只听懂了最后一句,就是:“都是一些国外进口的最新药剂,作用是稳定情绪,调节神经系统紊乱的,是针对一些特定的精神类疾病。不过对人体没有太大伤害。”  “这个药可以长期服用?”  方照说:“是药都不能长期服用,这药里的分量,只够一个月服用的,而且定量很少,只是因为某些反作用调节的。”  挂断了方照的电话,叶泽南沉默了许久。  他的脑子里不断的盘桓着几个字眼“精神类疾病”“神经系统紊乱”“稳定情绪”……  叶泽南知道,宋予乔一定是少了一部分的记忆,否则的话,她绝对不会忘记自己和路路之间的事情,也不会在五年前回来,上了两年大学之后就算是休学,也要跟他结婚。  但是,叶泽南感觉,宋予乔少了的这一部分记忆,绝对不仅仅是他,在温哥华,绝对是发生了一些让他都意想不到的事情,这些记忆,应该是十分重要的记忆,或许是车祸,或许是受到了刺激。  他觉得,他有必要给远在加拿大的宋予乔的母亲打一个电话问一问,但是,现在以他的这种身份,根本就不好开口,况且,不知道宋予乔是否告诉她母亲他离婚了的事情。  叶泽南想着想着,就握紧了拳头。  他不知道现在对宋予乔是哪一种情感,因为最近做梦,总是能梦见高中时候,她天真烂漫地对着他笑的灿烂笑脸,可是当他伸手想要拉住她的时候,就好像是泡沫一样破裂了,他就醒了。  乔沫盯着叶泽南沉思的样子,一双瞳孔中,只能看见他凝眉沉思的模样,好像有些着迷了,控制不住的着迷,就想要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将那些伤过他害过他的人,全都除掉。  她知道,这个男人,要想真正成为自己的,那就必须要折断他的翅膀,就必须要困在自己身边。  ………………  裴家。  裴斯承先把宋予乔和裴昊昱送到华苑去,才开车去了裴家大院。  裴临峰没有睡,就等着这个儿子来,裴老太太有些打盹儿了,撑着手臂靠在椅子上。  裴临峰拿起桌上的茶杯敲了敲桌面,看着自己老伴儿:“顶不住了就去房间里睡。”  裴老太太就清醒了,揉了揉眼睛:“我等着儿子给带回来儿媳妇,不睡!”  结果,二老看见裴斯承一个人,一个是怒火中烧,一个是失望透顶。  裴老太太还专门跑到门外面,去看了一眼,“我儿媳妇儿也没来?孙子也没来?那我去睡觉了。”  书房里,就只剩下了父子二人。  裴临峰指了指前面裴老太太坐的那把椅子,说:“坐。”  裴临峰的一个“坐”字话音还没有落,裴老太太又进来了,直接抢先走过来坐到她刚才坐的椅子上,“这是我的椅子。”  裴斯承原本也没有想坐,“我就站着。”  “你给我解释清楚,那个二婚的女人到底怎么……”  裴老太太在旁边清了清嗓子:“你小点声,大半夜的这是吓鬼啊。”  裴临峰:“……”  他看了一眼自己老伴儿,再看了一眼自己这个顽固的三儿子,叹了一口气,再出口,就语重心长了,“裴三,要你觉得真合适,那就定了这么一个,好好处一处,看看彼此性格是不是相投,能不能相处的来,查一查她离婚的那个人家怎样什么原因离得婚,如果是前夫纠缠不休,还有点棘手了……”  裴斯承知道,二婚这个名头,肯定会被老太太给压下去,因为裴临峰本身就是二婚跟老太太再结婚的,虽然那个时候,他大姐裴玉玲的母亲是生病去世的。  裴老太太这才觉得老头子的语气,还算是能听得过去,有她这尊佛坐在这儿,这父子俩是绝对吵不起来了。  等到父子两人谈话结束,裴老太太跟着自己三儿子从书房里出来,问:“那姑娘长得漂亮么?”  裴斯承说:“漂亮。”  “回头领过来我看看哈。”  裴斯承看了裴老太太笑成一朵花的脸,心里想,你早就见过了。  而裴老太太心想,家里总算是有个女人能和她一起出去逛街一起去美容一起去嗨皮了。  ………………  宋予乔再次回到浅语公司,距离正式离职就只剩下一周的时间了,这一周时间里,还有一场嘉格的选秀比赛,第四场,也就是第二轮的最后一场,在明天下午。  重新见到郑青,郑青还是挺惊讶的。  “你脸上的伤?”  宋予乔摆了摆手:“没关系,就是划了一下,擦着药,几天就好了。”  郑青倒是觉得挺可惜的,竟然伤在了脸蛋上,这种伤口,绝对不是自己划的,不过他也没有多问了。  宋予乔在陪同郑青去嘉格的路上,郑青忽然闻起来,“你离职以后,准备去哪里?”  宋予乔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想好。”  郑青说:“如果你想还在广告这方面做,我给你推荐几个公司,都是合作过的,不过是小公司,但是小公司的好处,就是没有大公司大企业的勾心斗角。”  宋予乔笑了笑,“嗯,我在考虑。”  宋予乔其实一直在考虑,她想要尝试着在网上投简历,但是裴斯承都给她拦下了,直接将她抱在怀里,“不如,来裴氏?你想做什么,随意。”  宋予乔没有给裴斯承肯定的答复,她其实在考虑的是,要不要回到学校里去把大学上完。  在三年前,为了叶泽南而休学结婚的决定,是宋予乔做出的最后悔的一个决定了,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想要将这个缺憾给弥补回来。  今天只是事先来与嘉格进一步的商讨,为明天最后一场最准备工作,不过,宋予乔倒是听到了最激动人心的一个消息——陆景重和杜佳茵要同台!  她的震惊真的是溢于言表,她抓住郑青的胳膊:“你是怎么说动他的?”  郑青说:“自己同意的。”  无疑,曾经的天王再展歌喉,就算是嘉宾,那也足够成为兴奋好几天的亮点了,怪不得刚才宋予乔看那些广告商,在整档节目里,几乎已经全部都排满了。  也是宋予乔在S市这几天都不曾关注过网上的最新新闻,要不然她早就会发现,三年前陆景重最后一场告别演唱会上,他和穿红裙子的佳茵,那个视频的点击量和转发量,已经到了有生以来看不到的高度。  “予乔姐?你这是出去度假回来了?”  惹人厌烦的苍蝇又飞过来了。  宋予乔对张梦琳视而不见,直接就向前走,却被张梦琳一下子挡在前面。  “我说上次跟你说……”张梦琳摘下墨镜,嘴巴张大成了O型,“oh,mygod!你的脸这是被猫抓了吗?这么血淋淋的,是不是总抢人家男人,让人家来拿刀子划了,呵呵,没有人泼你硫酸都是好的。”  宋予乔跟张梦琳没有话说,她知道,现在只要是她回复张梦琳一句,张梦琳就有由头抓住不放了,所以,宋予乔一向都能沉得住气,不逞一时的口舌之快。  直接绕过张梦琳的手臂,向前走。  但是,张梦琳就好像是非要抓住她不放了一样,这一次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臂,“你这脸上的伤是华筝划的吧?你就活该,我告诉过你了,如果你不离裴斯承远远的,我就把照片和录像资料都寄给华筝,你这是自食恶果!”  张梦琳尖尖的指甲扣进宋予乔手臂的皮肉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宋予乔疼的皱眉,狠狠甩开的同时,推了张梦琳一把,不过她没有料到,张梦琳竟然就摔倒在地上。  张梦琳摔在地上,扶着自己的脚踝,“疼死我了,你竟然敢推我?”  这个时候,身后直接冲过来一个人影,给了张梦琳一个耳光。  张梦琳坐在地上仰着脸的这个姿势,根本就是避无可避,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么一个巴掌。  不过,张梦琳真该庆幸的是,嘉格对于娱记的进入一向是严格把关的,要不然这种丑相被偷拍了放在网上,她的形象就要毁了。  “我不光推你了,我还打你呢,”华筝刚刚从嘉格的大厅里走到后台,就听见张梦琳那个小贱人又在嘚瑟的欺负人,“还疼死你了?你这演技真是浮夸啊,还是演员呢,真是烂!”  张梦琳就听不得的就是华筝这么趾高气扬,特别还是她以这样一副狼狈相坐在地上的时候,她站了起来,“你就是不要脸,你们两个都不要脸,华筝,我是说你大度呢还是你傻逼,自己的男人都被抢了,还出来这么维护她?你就是脑子被驴踢了!”  “是,我脑袋被你踢了!”华筝冷笑了一声,“你就是欠抽,抽几耳光就清醒了,别整天给自己找不自在,张梦琳,我跟你说,以前我都是跟你闹着玩儿的,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再敢在我面前这个嚣张,在予乔面前耍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我告诉你,我整不死你!你尽管可以试试,看看是我背后的唐家和华家大,还是你这么一个小明星大!”  张梦琳气的说不出话来,等到华筝转身拉起宋予乔走,才跺了跺脚:“你敢动我,我姐夫就饶不了你!”  华筝笑了笑,转过身来,“裴斯承是你男人么?他凭什么要管你的死活?”  张梦琳这一次没话了。  原来她指望的,就是华筝能因为裴斯承和宋予乔反目,或者直接逼走宋予乔,但是,却没有想到华筝竟然真的不计较?  而且,根据私人侦探发过来的照片,裴斯承确确实实不是她男人,而是宋予乔的男人吧。  华筝拉着宋予乔一路出了嘉格的大厅,才松开她的手臂。  隔了三天,再次看见华筝,宋予乔觉得眼眶发热,唇齿之间都有些干涩。  华筝移开了目光,支吾了一下,“我刚才给你打电话你没接,就开车去你公司,你公司的人说你来了嘉格,我就找过来了,路路三点的航班回来,你要是没时间去接,我就……”  宋予乔直接伸出双臂来抱住了华筝,“华筝,对不起,我除了对不起,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  华筝手臂僵了僵,才抬起来,抚了抚宋予乔的背,“这就是一个想通了还是想不通的问题,感情的事情,没有谁对不起谁的,之前微信语音里我已经给你说过了,不过你倒是应该谢谢我,刚刚替你扇了那个贱人一个耳光……”  宋予乔说:“我先回去给郑青请个假,陪你一起去机场接路路,这边有我没我一个样儿,反正要辞职了。”  抬起头,华筝第一眼就看见了宋予乔脸上的伤,顿时有点惊讶了,“你这脸怎么搞的?怎么划成这样了。”  宋予乔说:“有点复杂,一会儿上车了给你细说,已经看过医生上了药了,过一段时间掉了痂,就好了。”  华筝转念一想:“上一次张梦琳用指甲划了我脸,我妈给我弄来从韩国进口的一个祛疤的精华素,用了三个多月,你看脸上已经没有印了,我明天给你拿过来。”  宋予乔刚刚转过身,去找郑青请假的时候,眼泪就扑簌地掉落下来了,直接打湿在手背上。  经历了这么多事,宋予乔觉得,朋友仍然在身边的感觉,真的,很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