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37 你们吵架了?

137 你们吵架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7131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06
    叶泽南是来到这里和客户见面谈生意的,中间来了一趟洗手间,出来就看见一个卷发的女人靠在墙边抽烟,有很多的人从旁经过。还都纷纷侧目看过去。  他原本并没有多注意,会抽烟的女人他见得多了,见怪不怪了,只不过当这个女人向后面的垃圾箱里扔烟头的时候,叶泽南一下子愣住了。  这个女人……  就别说这个女人自从高中毕业就去了澳大利亚,已经好几年没有见面了,她就算是化成了灰他也认识!  叶泽南两步走向前。一把拉住了这个女人的手腕,“卢璐!真的是你!”  卢璐转过脸来,脸上闪过一丝错愕,随即就挣脱开叶泽南的手臂,“对不起,先生,我认识你么?”  叶泽南带愣住了,卢璐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卢璐也失忆了么?还是这个人不是卢璐,只是和卢璐长得像而已,毕竟是七八年前见过,十八九岁和二十四五岁,变化应该不会太大吧。  卢璐转身就要走,叶泽南又向前走了两步,“卢璐。你不记得我了?”  “你这人是不是有病,你要是再这么纠缠着我不放,我就要喊人了!”卢璐为了摆脱,说话的声音大了,旁边经过的人都纷纷向这边看过来。  正好,叶泽南有一个合作伙伴也从走廊上走了过来,在后面叫住了他:“泽南?”  也就趁着叶泽南分神的这个时候,前面的卢璐狠狠地瞪了叶泽南一眼,甩开胳膊,一只手拿着化妆包走了,高跟鞋踩在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身后那人问叶泽南:“怎么。看中一个妞儿?”  叶泽南拧着眉,转头看见这人脸上的笑意,就知道是误会了,不过也没有多做解释,“没有,就是看见叫了叫,走吧。”  但是,叶泽南的内心里却是打上了一个问号。  这个卢璐,到底是失忆,还是本身就不认识叶泽南?  只不过,看卢璐对他的不熟悉,不像是装出来的。或者是叶泽南认错了,就是有一个和卢璐长得像的女人?  ………………  卢璐从洗手间回来以后,话题继续,好像已经完全忘了之前短暂的不愉快。  华筝是最擅长调节气氛的,不过她的手机响了,是一个很重要的客户的电话,她便向宋予乔打了一个手势,去一边接电话了。  原本这种四人台的桌。是宋予乔与华筝坐在一边,而卢璐坐在另外一边的,华筝走了去接电话,卢璐忽然从对面坐过来了,在宋予乔身边。  宋予乔放下手中刀叉,扬了扬眼角,转过来看着卢璐。  “予乔,我有事想麻烦你,”卢璐笑了笑,“你不是在外面租了房子么?我去跟你合租怎么样?你也知道,华筝现在住在唐氏庄园,家里算是四世同堂了,人太多,我一个外人不好在那里住着。”  这一番话,真是让宋予乔挑不出一点理由来拒绝。  如果只有前面的第一句,她还可以直接连同姐姐宋疏影在金水公寓的事情说出来,可是,卢璐已经先把自己的难处说出来了,也就不好说了。  宋予乔便折中了一下,说:“我回去收拾一下,最近我姐姐在我那儿住,不过她快要生产了,我先问一下她要去哪里住。”  卢璐一笑,转过来在宋予乔胳膊上抱了抱,“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宋予乔皱了皱鼻子,她闻到有一股烟味。  因为她不抽烟,对烟味也很敏感,一丁点烟味都能闻的到,而且反感。不过说真的,裴斯承用带着淡淡烟草气息的唇来吻她的时候,她却从来都没有觉得反感厌恶,反而好像是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似的。  很明显,刚才卢璐肯定是去抽烟了。  “你抽烟了?”  卢璐貌似很惊讶,自己往胳膊上闻了闻,“有很大味道么?”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宋予乔问。  卢璐摆了摆手:“跟人学会的,这都几年了,没有烟瘾,就是偶尔想到了抽一支。”  宋予乔觉得卢璐真的是和以往不大一样了,现在的路路烫了头发,染了头发,脸上带妆,穿衣服的品味似乎都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就连说话给人的感觉,似乎也完全不同了。  ………………  宋予乔没有开车,华筝本想要送她回去,她摆了摆手:“不用,我走一会儿,想散散心。”  华筝也没有多说什么,心里也知道,可能是裴斯承说了来接她了。  卢璐坐在副驾驶上,从后视镜看着越来越小的宋予乔,忽然问了华筝一句:“你原来追过一个男的,不是叫裴斯承么?我记得你以前跟我提起过。”  虽然华筝和路路,并不如同她和宋予乔这般要好,但是偶尔聊天,也会说起一些话,或许,她向路路说过这些话,不过她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华筝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过去式了。”  卢璐“哦”了一声,“不过不都是女追男,隔层纱么?怎么还能让宋予乔后来抢走了。”  华筝抬眸,从后视镜看了路路一样,“她比我早认识裴斯承,如果说先来后到,我才是后来的,而且也不算是抢走了,本来也是我一厢情愿的事儿。”  虽然华筝不想解释这么多,但是她还是把宋予乔和裴斯承之间的事情,就她知道的所有说了,好避免卢璐再误会。  ………………  车辆行驶很快,在前面转了一个弯就不见了,宋予乔在路边,悠哉悠哉的走着。  不过,这一次,华筝算是想错了。  宋予乔这一次倒是真没有接到裴斯承的电话,她真的就是想要自己一个人走一走,暂时不回去华苑,不去面对那一大一小两只,并不是说不喜欢,而是因为,她想要有独处的一段时间,让自己的大脑完全放空,什么都不去想。  沿着马路走了一会儿,在路上有很多牵手走着的情侣,彼此相视而笑。  宋予乔忽然想起,自己和裴斯承根本就没有一起出去看过电影,也没有像最简单的情侣一样去逛过街,不过是不是她曾经有过一起看电影,一起逛街,认认真真地谈恋爱,只不过把那一段记忆给忘掉了,为什么会把如此重要的记忆给忘掉了呢。  宋予乔一步一步向前走着,踩着地上那些被路灯拉长,再缩短的影子,忽然觉得这样的情景似曾相识,好像很久以前就有过,只不过那个时候,她是跟在一个人身后,边跑边跳,踩着地上他的影子。  这样想着,脑海里就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小小的个子,她扎着高高的辫子,跟在裴斯承身后,踩着他的影子,在裴斯承在前面停下的片刻,猝不及防地撞了上去,鼻子狠狠地撞上了裴斯承宽阔的后背,顿时疼得呲牙咧嘴,握起拳头来捶打裴斯承的后背。  其实,不是任意一人到宋予乔面前来说,跟她有过一段这样的恋爱经历,并且生下孩子了,她都会相信的,唯独对裴斯承信任,是因为她内心里有一种对裴斯承不由得吸引力,而且脑海中,真的存在有一些偶然的片段,在告诉她,裴斯承说的,是真的。  到了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就会感觉到周围的风很静,然后感觉就异常敏感了,宋予乔蓦然回头,就看见在身后不远处,有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正在跟着,她注意到挡风玻璃后面坐着的人的时候,车灯忽然闪了一下。  灯光猛然一亮,宋予乔扬起手臂来遮了一下眼前,就看见再放下手臂睁开眼睛,面前已经站了一个人。  人影逆着车灯的灯光,完全将明亮的车灯灯光遮挡住。  “裴斯承?”  “在。”  宋予乔还真的是怕没有看清楚,还揉了揉眼睛,裴斯承被宋予乔这种举动给逗笑了,抓着她的手,“我在呢。”  宋予乔忍俊不禁地跟着笑了笑。  裴斯承知道宋予乔这个时候不想坐车,便拉着她的手沿着马路向前走,走走停停,路过一个电影院的时候,宋予乔微微停下了脚步。  “我们还没有一起看过电影吧?”宋予乔看向电影院,“是不是以前看过,但是我忘记了?”  “嗯。”  裴斯承回答了这么一个字,也不知道是回答的宋予乔哪一个问题,但是已经没有半分迟疑,直接就拉着宋予乔进入了电影院,只不过时间有些推后了,临近有两场,有一场是动画片,还有一场是科幻片,没道理两人第一次来看电影,就是看的这种电影,还有一场倒是一部很受欢迎的爱情片,但是只剩下了一张票。  宋予乔问:“还有其他时间的么?”  “凌晨的。”  凌晨的话,别说宋予乔熬不到那个时候,裴斯承都不想凌晨这么美好的时光浪费在电影院里。  只剩一张票就很难卖出去了,更何况是这种爱情片,都是成双入对的,谁会单独一个人来看这种爱情片呢。  宋予乔索性摇头:“不看了,走吧。”  裴斯承却掏钱买了这场电影的最后一张票,顺带买了一桶爆米花,拉着宋予乔进去。  “只剩下一个座位啊,我们是两个人!”宋予乔忍不住提醒他。  裴斯承一笑:“我抱着你坐。”  宋予乔:“……”  看着裴斯承表情,压根不像是在开玩笑,宋予乔拉着他的手,转身就要走,却被裴斯承拉住了,“来了就看看是什么电影。”  最后这一张票,是在靠近走廊的位置,比较偏,而且角度不是很好。  裴斯承也没有说什么,让宋予乔坐下,自己站在靠近墙面的走廊上站着,双手插兜。  这么一个很帅的男人站在边上,自然是很吸引目光的。  宋予乔觉得有些尴尬,等到电影院的灯光暗下来,她侧了侧身,想这把椅子能不能坐下两个人?明显是不可能的。  而且,裴斯承根本就没有在看电影,站在宋予乔身边,目光也一直是停留在宋予乔身上的,基本上都没有离开过。  裴斯承看宋予乔在座位上坐的很不安稳,笑了笑,俯下身来:“椅子上有钉子么,看你怎么坐都不舒服。”  宋予乔索性站起来,“你坐,我站着。”  裴斯承倒是没有推辞,直接就坐了下来,只不过反手一拉,宋予乔的膝弯被裴斯承顶了一下,已然坐在了他的双腿上。  裴斯承环住她的腰,“我可不舍得你站着看两个小时,坐下看电影。”  因为两人座位略偏,除了前后左右的人,也没有人多注意到这边,更何况,原本前面就有一对从刚开始坐下就开始打啵儿的情侣,而且亲嘴的声音绵延起伏,现在因为一个座位,男朋友抱着女朋友,不会比这一对更吸引人了。  裴斯承就是故意的,抱着宋予乔根本就没打算看电视,从电影的刚开始女主角和男主角的针锋相对开始,他搂着宋予乔的手就开始不老实了。  宋予乔两次都牢牢地抓住了裴斯承的手腕,用眼神瞪着他,不让他乱动,但是,裴斯承此刻却像极了是好奇宝宝,只是好奇宝宝,并不乖。  一场电影两个小时,裴斯承这样抱着宋予乔,搞不好就擦枪走火了,哪里还有心思看电影。等到电影开场不到十几分钟,宋予乔就直接站起来,拉着裴斯承的手就往外走。  裴斯承被宋予乔从座位上拉起来,嘴角还噙着笑,在后面问了一句:“真不要看了么?”  “下一次吧,等你什么时候把电影院包场了再来看。”  宋予乔生气的时候,两腮有些鼓,很像是婴儿肥,样子在裴斯承看来特别呆萌。  她当然只是赌气说出来的话,裴斯承倒是若有所思,“这个意见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在路上,宋予乔就说起来上一次在嘉格的时候,梁小六提出来的那个建议,让裴斯承出去散散心,只不过隐去了梁小六的提议,只说了自己,“长时间工作并不好,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太大,城市的生活节奏很快,适当放松一下。正好,下周等到嘉格的最后一场,我把手边的工作做完,就要离职了,正好出去散散心,回来之后再做打算。”  裴斯承一笑:“度蜜月?”  “当然不是。”宋予乔动了一下手腕,裴斯承就已经将她的手腕给捉住了。  “你说去哪里?”  宋予乔就把梁易说的那几个地方说了,“你说哪里好?其实我还是想和你一起去一次加拿大的,然后你就带着我,把那些曾经走过的地方再重新走一次。”  宋予乔似乎今天兴致很好,就和裴斯承说了好多话,裴斯承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偶尔附和两声,她就继续说下去。  两个人携手走了一段路,便上了车,宋予乔以为车是裴斯承自己开过来的,却没有料到,驾驶位上还坐着一个人。  宋予乔有些惊愕:“黎特助,你也在?”  “老板娘,晚上好。”  黎北用“我不当电灯泡”的表情笑了笑,他作为老板全天候全能全职的特别助理,当然老板不给放假,就二十四小时待命了,压根不敢有一丁点怨言,唯恐又被扔到中东去。  宋予乔在刚刚已经和裴斯承说了要回金水公寓,收拾一下东西,再见一见姐姐。  到了金水公寓,裴斯承陪同宋予乔上楼,一般在楼梯旁边,偶尔是能看见那几个韩瑾瑜派来保护姐姐的保镖的,只不过,这一次,这几个保镖全都是在外面站着,距离门不远的地方。  宋予乔记得,以前姐姐宋疏影专门说起过,不让这几个人站的引人注目,特别是晚上,不用在这里杵着,吓着人了就不好了。  但是这一次,不仅是杵着,还是好几个人一起并排杵着,他们在看到宋予乔之后才向后退了一步,让开了门前面的空地。  宋予乔已经发觉有些不对劲了,从包里拿出来钥匙开门,结果,钥匙还没有插进门里,就听见里面重物落地的一声响,嘭的一声似乎是砸在了地面上。  就在宋予乔愣神的这两秒钟,身后的裴斯承已经扶着宋予乔的手腕打开了门。  门打开,宋予乔抢先一步冲进去,叫了一声:“姐!”  门内的两人似乎真的没有想到,宋予乔和裴斯承会在这个时候忽然回来。  地面上,一片狼藉,乱七八糟的东西摔了一地,地面上散落着一些玻璃碎片,就连一个前两天姐姐宋疏影从市场上淘来的古董花瓶都被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宋疏影就站在一地的玻璃碎片上,隔着三米远的位置,站着韩瑾瑜。  韩瑾瑜的脸色也并不是太好的,但是他对宋疏影一向是纵容的,不难看出来,就算是现在宋疏影对他发脾气,冲着他摔东西,也只是远远地站着,并没有多余的其他动作。  宋疏影先笑了出来,“予乔,你们怎么今天回来了?”  “姐,你们吵架了?”宋予乔也向前一步,踩在了玻璃渣子上。  身后裴斯承皱了一下眉,扶住宋予乔,怕她穿着高跟鞋踩在上面摔倒。  宋疏影笑了笑,“没有吵架啊,从来都是我一个人乱发脾气,我觉得心情不好,想摔点东西解气,就是特别解气,现在浑身都舒畅了。可能就是产前综合征吧,需要发泄出来,我还准备过两天再去一趟实验室呢,导师联系我,说想让我给学生演示一堂人体解剖课,我好长时间没有拿过手术刀了,手痒得很。”  宋疏影这番话说的特别坦然,就好像刚刚真的是在跟韩瑾瑜闹着玩儿的。  裴斯承一听,就知道今天晚上肯定是回不了华苑了,宋予乔肯定是要留在这里陪宋疏影的。  宋予乔看了看宋疏影,又转眼看了一眼韩瑾瑜,先扶着姐姐坐下,又转身到厨房里拿了扫帚出来,想要把地上的碎玻璃渣给清扫干净。  宋疏影拉了自己妹妹一把,说,“这些事情哪儿用的着你自己动手做,不用亲力亲为,”她说着,就冲门外喊,“外面的,都是死的么?进来收拾收拾。”  外面站着的保镖似乎也是习惯了,走进来以后,先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韩瑾瑜,才开始动手清扫。  ………………  这两人似乎还都没有吃饭,宋予乔便去厨房里给这两人做了两碗面,一碗自己端着去给姐姐,一碗让裴斯承端过去。  “给韩哥。”  裴斯承伸出手臂在宋予乔面前虚挡了一下,然后支撑在冰箱门上,挡住了宋予乔的去路,“一会儿在这里睡么?”  宋予乔点点头:“我姐姐看起来心情不怎么好,我陪陪她。”  裴斯承没有多说什么,等看着宋予乔端着面进了屋,才走到阳台上。  韩瑾瑜正站在阳台上抽烟,烟气袅袅,在黑色的夜幕中,显得格外明显。  裴斯承把面放在桌上,走过去就看见在阳台地上,已经七七八八散落了一堆烟头。  韩瑾瑜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已经燃了一半。  “疏影吃东西了么?”  裴斯承说:“予乔端进去了,她会说服她姐姐吃东西的,予乔磨人的工夫那是一流的。”  韩瑾瑜盯着手中烟头上明灭的火星,笑了笑。  裴斯承走过去,站在韩瑾瑜身边,看了一眼前面黝黑的夜色,隔着有一个小花园,前面楼层的灯亮着几盏。  “因为韩老太爷的事情?”叉司圣才。  韩瑾瑜冷笑了一声:“不止是。”  听到韩哥这么说,裴斯承就明白了,韩瑾瑜不光是为了韩老太爷这个曾经铁骨铮铮的参谋长大人,还有就是韩瑾瑜的父亲,其实不光有韩瑾瑜一个儿子,还有在外面的一个私生子,但是因为宋疏影之间曾经发生的事情,被韩瑾瑜把双腿给废掉了。  现在,一半就是因为那件事。  或许就是男人之间的这种气氛,或者是喝酒,或者是抽一支烟。  韩瑾瑜抽了一支烟,想要点燃的时候,裴斯承也点燃了一支烟,打火机的火苗凑过去,帮他点着了烟。  裴斯承抽了一口烟,无奈地摇头笑了笑,“对宋予乔说了要戒烟,还是又抽上了。”  韩瑾瑜双臂撑在栏杆上,一条腿向前伸了一下,曲起来,“三儿,你知不知道,其实我原本选的是宋予乔,而不是宋疏影。”  裴斯承的手腕抖了一下,烟蒂上的烟灰簌簌掉落下去,“嗯,”  韩瑾瑜目光冷冷地盯着前方触手可及的黑暗,说:“当时说的就是去找宋予乔,带回来的也应该是宋予乔,不过算是阴差阳错,我当时看的清楚,那两个小丫头之间调换身份的把戏,一眼就看穿了,不过,我还是把宋疏影当成是宋予乔带走了。”  裴斯承没有说话。  这一刻,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明白,其实,因缘巧合,都是这样的,说不定在原本既定的轨迹上,你做错了某一个动作,后面的故事就完全不同了,就好像曾经在温哥华,曾经和宋予乔一起呆过的那一间叫做“beloved”的酒吧,就好像是爱上,都是一件始料未及的事情。  许久之后,韩瑾瑜将手中的烟蒂掐灭,弯了弯唇角,才对着平静的夜色,说:“也幸好,是宋疏影。”  ………………  另外一间房里,宋予乔看着姐姐,吃完了一碗面。  说实话,宋予乔有些吃惊,面对宋疏影这种惊人的食量,“姐,你不是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吧?”  宋疏影抽出纸巾来擦了擦嘴,“我就是吃你做的东西能吃得下去,其他的东西都吃不下去,要怪也不能怪我,应该怪你小外甥,挑嘴挑的很。”  确实是,宋予乔这一次回来,也觉察到了,姐姐的肚子就好像是吹气球一样,比起上一次见的时候好像整整大了一圈,只不过,宋疏影还是和以往一样,依旧是一张瓜子脸,一点都没有长胖,体态一丁点不显得臃肿,都让宋予乔有些不可思议了。  她看着姐姐宋疏影的肚子,算了算时间,好像也有七个月了。  吃了饭,宋予乔把碗给送出去,洗了一下,凑到阳台上看了一眼,看见裴斯承和韩瑾瑜两人都站在阳台上,似乎是在说话,心里放下了一些,转而进了浴室,帮姐姐放了浴缸里热水,让姐姐去泡一下热水澡,自己在宋疏影的卧室里,帮忙收拾了一下。  宋予乔在收拾书桌的时候,整理姐姐的一些笔记本,从笔记本夹层里,忽然掉落出来一张照片,是一张不大的照片,似乎是从数码相机里,专门找了打印店里洗出来,正好可以放在钱夹里。  照片上,是一个男人,长得很清秀,身后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地。  忽然浴室里传来宋疏影的声音,“小乔!帮我把柜子里一套干净的睡衣拿过来。”  “哦,来了!”  宋予乔也没有多想,把照片重新夹进笔记本里,放好,转而去帮宋疏影拿了睡衣,递进去。  出来的时候,正好听见手机铃声,只不过不是她的,而是宋疏影的,她叫了一声:“姐,你电话!”  宋疏影已经穿上了睡衣,扶着墙从浴室里走出来。  浴室里铺着防滑地毯,而是她现在在家里穿的拖鞋,也是防滑拖鞋,所以不用担心会滑倒。  宋予乔低着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一双眼睛顿时睁大了,做了一个十分纠结的表情。  “咱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