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39 光天化日的野战是不是不太好啊?

139 光天化日的野战是不是不太好啊?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9140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07
    裴玉玲最近因为叶家那些碎嘴婆子,简直都快要烦死了,但是碍于面子,又不好直接一句话顶回去。  因为当初叶泽南结婚的消息。她是告诉过叶家人的,并且搬出了宋予乔身为十分有背景的宋家二小姐的身份,虽然宋予乔自己都已经不被承认了,不过私底下调查,还是可以查到这条线,也因为宋家的势力,好让那些叶家别人有所忌惮。然后才会每天中药的让宋予乔喝。就是为了怀上叶家的第一个孙子,好有一个有力的保障。  之后,借由徐婉莉怀孕的这件事情,也是告诉过叶家人的,甚至拿出了是徐婉莉肚子里是男孩的B超单子,现在,虽然嘴上说着绝对不会重男轻女,但是如果听到肚子里的孩子是女孩,那必然要来的失望了。  但是,现在这个时候,第一,叶泽南和宋予乔离婚了,第二,徐婉莉肚子里的孩子掉了。  在早些时候。叶家三嫂打过来电话的时候,裴玉玲也只是笑笑,不过笑的实在是有些敷衍了。  “怎么回事啊?玉玲,这都是一家子,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也没有听你说一声啊,还是听到一些闲言碎语的,怎么都不如你这里直接告诉我们。”  裴玉玲说:“晚辈的事儿,我现在做不了主了,哎,都嫌我这个当妈的碎嘴了,老了,能不管的事儿就不管了。由着他们去闹吧。”  电话另外一头的三嫂笑了两声:“也是,也是。”  这样,就算是把这件事情给搪塞过去了。  裴玉玲挂断了电话,心里就开始打鼓,这件事情叶家那边一直都在觊觎她和她儿子两个孤儿寡母的掌管着叶氏,到底应该怎么办,叶氏董事会里的一帮人,裴玉玲安插在公司里的人,已经听说有所行动了。  她觉得,如果没有了宋予乔,那不要紧,C市的大家族多得是。用商业联姻来促进地位稳定的,也不在少数,况且,三年前自己儿子与宋予乔结婚,现在与宋予乔离婚,全都是低调进行的,再加上上一次叶泽南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出要年底完婚的消息。在这半年里,要帮儿子物色一个德才兼备的女人。  裴玉玲就开始在圈子里面找,年龄合适,相貌合适,门当户对的女孩子,她忽然就想到了,那个在医院里帮她办住院手续的那个女孩子,好像是叫乔沫。  之后又来送过两次营养品,看起来倒是一个温顺的女孩子,也不复杂,言谈之间,好像说是硕州集团董事长的女儿。  裴玉玲果然就上网搜了一下,硕州集团的董事长戚坤,膝下是只有两个女儿,其中有一个是随了他已故前妻的姓,正是乔。  硕州集团在C市也是一个大的集团企业,裴玉玲查了一下,在圈子里也很出名,更何况,因为硕州董事长是两个女儿,那也就是说明,财产的话,会继承给这两个女儿。  裴玉玲心里已经有了谱,便拿着包去了一趟叶氏总公司,心想先去看看儿子最近的状态怎样,对别的女人是不是心里还有排斥。  只不过,她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在叶氏公司里,见到了乔沫!  身穿职业套裙的乔沫!  “阿姨,您怎么来了啊?”乔沫手里拿着几份文件,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和裴玉玲一样,显出十分惊讶的神色来。  裴玉玲直接上前一步来抓住了乔沫的胳膊,“你这是……”  乔沫先是向两边看了看,见到没有什么其他人,才拉过裴玉玲的胳膊,向走廊另一侧人烟比较少的茶水间走过来,“阿姨,我是这里,叶总的秘书。”  “你不是硕州集团的千金么,怎么还到这么个小公司来当秘书?”  裴玉玲这句话就是在自贬,叶氏在C市虽然不是像是嘉格这种众多大家族公子共同创办的,但是也绝对不会是小公司。  乔沫低了头,说:“因为……我喜欢叶总。”  裴玉玲皱了皱眉,“那第一次在医院……”  “对不起,阿姨,之前,我在医院接近您,是有目的的,”乔沫脸上现出十分纠结的表情,“我是事先打探好了,知道您是叶总的母亲,我才会过去的,对不起,阿姨,我是真心喜欢叶总,才会……”  乔沫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裴玉玲就全都明白了。  裴玉玲之前也还疑惑,因为乔沫的出现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有些蹊跷了,主动帮她办出院手续就先暂且放到一边,还来到家里给她送营养品,如果是一般刚刚认识的人,若不是有所求,如何能做到这种地步?  乔沫喜欢自己儿子?  这不是正好对了自己的心意么?  裴玉玲一笑,拍了拍乔沫的手背,“好事儿啊,那泽南对你是什么看法?”  乔沫羞涩地摇了摇头。  裴玉玲心想,也是,若是叶泽南知道乔沫的心意,也就不会来到叶氏公司里来工作了。  乔沫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面显示的是硕州的董事长戚坤。  “你先忙,我先去找一下泽南。”  裴玉玲先前刚刚走了两步,身后的乔沫抓住了裴玉玲的胳膊,“阿姨,您……别告诉泽南,我的身份,好么?我想用普通的身份接近他,而不是想要用钱将他套住的。”  裴玉玲眼睛里已经有了笑意,“嗯,好。”  等到裴玉玲向叶泽南的办公室走去,乔沫的手指逐渐攥紧了手中的文件夹,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裴玉玲会这么早就过来,还与她撞了个正着,但是,她也只能这样说,才不会让裴玉玲和叶泽南之间,把自己的身份穿帮。  不过,早来晚来都是要来的,她去看裴玉玲的那几次,以裴玉玲这种豪门家里的太太的身份,绝对不会不多想,乔沫知道自己本可以慢慢来循序渐进的,但是,真的是等不了那么久了。  她的手,不禁停留在自己的小腹上。  现在,她只有三个月,等到三个月之后,能验出腹中胎儿性别之前,得到叶泽南。  她真的是在孤注一掷。  手机里的电话铃声响了许久,乔沫才接通了。电话另外一头,是硕州集团董事长戚坤。  “我帮你预约了XX医院的孕检,下班之后我会让助理去接你。”  ………………  叶泽南在办公室里见到自己的母亲裴玉玲,并不是很意外,因为以往的时候,裴玉玲也经常过来。  裴玉玲手下毕竟还有叶泽南父亲曾经留下的人,手中也有叶氏的股份,自然也算是叶氏的一个大股东了。  “妈,你来了。”  叶泽南从办公桌后面抬起头来,面前摆了几份文件,全都是摊开着的,看来十分忙。  裴玉玲笑着走过来,“妈就是来看看你,整天公司里这么忙着,自己的身体也要照看着点儿。”  “嗯,我知道。”叶泽南的语气没有起伏,平平缓缓地说道。  裴玉玲说了一些话,就很自然地谈到了想要叶泽南留意一下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准备一下,好在年底完婚。  叶泽南终于忍无可忍了,将手中的签字笔在桌上狠狠地放下,抬起头来,说:“妈,我刚刚离婚,在短时间里已经不想恋爱了,你能不能不要把我逼的那么紧?”  “我有逼你了?”裴玉玲也有点生气,为自己儿子说的这种口气,“我当妈的,难道现在不是为你好了?”  “为我好,你当初就不会把找人给我催眠!让我把以前的记忆给忘掉!”叶泽南现在头脑中都有些混乱了,“妈,你是不是不知道强制性催眠删除记忆给人带来的伤害?”  叶泽南专门找催眠师咨询过了,才知道,催眠是将人的潜意识释放出来,而不是将理性意识压入到潜意识层以下,这样导致的后果是出现认知障碍。  比如删除记忆这件事情,比如说自己对宋予乔带来的伤害,那么之后,会莫名其妙的对宋予乔产生难以控制的情绪,偶尔还会失控,但是他分明还是喜欢宋予乔,潜意识中可能会无缘无故爱上另外一个像是宋予乔的人,这代表依恋依然存在,但理性思维却无法阻止,最后造成的可能是更大的伤害。  这种更大的伤害,叶泽南已经体会到了,这段时间内,他酗酒,抽烟,饮食不规律,甚至有时候还会出现幻影,几乎形销骨立。  裴玉玲词穷,她也在想,是不是自己当年做错了,可是,事已至此,她从来不是那种只往回看的人。  正好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是裴老太太打来的。  裴玉玲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妈。”  裴玉玲非常厌恶这个称呼,但是自己的父亲裴临峰必须让身为儿女的,叫韩静叫母亲。  裴老太太说:“玉玲啊,今天晚上带着泽南来家里吃饭吧,带上你儿媳妇,老三今天带着女朋友回来,正好都给看看。”  是的,三年了,裴玉玲从来都没有带着这个所谓的叶家儿媳妇回过裴家,说出去似乎有一些不可思议,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她没有提起往回带,倒是裴临峰提过一两次,却都因为各种事情给耽误了。  裴玉玲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说晚些时候再回电话,就把手机切断线了。  叶泽南似是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是我外公那边打来的电话么?”  裴玉玲点了点头:“是,说今天你小舅舅带着女朋友回去,让都去家里吃饭。”  叶泽南正在文件上签字的笔,直接一下子划了很长的一道,目光里已经带了些许惊诧,不过在裴玉玲注意到之前就很快的掩藏了。  “妈,那你要去?”  裴玉玲揉了揉眉心:“去不去都行,你晚上是不是没有什么应酬,要不然就回去一趟,只不过你外公说让你带着老婆一起回去……离婚的事情,你外公还不清楚。”  叶泽南说:“那就别去了,少不了又是一番解释,我晚上和盛世的人有个饭局。”  “嗯,那我一会儿找个借口给搪塞过去算了,”裴玉玲说,“只不过,你外公那里,你也是需要经常走动走动的。”  “嗯,我知道了,下次吧。”  叶泽南低下头,拿着签字笔的手有些发抖,用不上力气,太阳穴两边有些酸,眼前发暗。  他能想象得到,这是宋予乔第一次去裴家,去见裴临峰和裴老太太,心里会是有多紧张,如果这边自己的母亲和他自己过去,出现在同一张饭桌旁边,在惊愕的同时,是会有多尴尬。  不管今后是不是要在同一个屋檐下撞见,第一次见面,他还是宁愿给宋予乔,留下一个些许宽松的环境,很可能只是暂时的,也好。  ………………  叶泽南想的没有错,宋予乔确实是很紧张,她并不是第一次来裴家大院,之前来过一次,还遇上了裴斯承的保姆阿姨。  但是这一次,她从在家里换了一身衣服,现在在车上,紧张地自己都可以听得到胸腔中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声。  “我真的不用带礼物么?”宋予乔总觉得,第一次见面,应该更加正式一些。  裴斯承说:“我准备了两罐好茶,到时候你送给我爸就行了。”  “那你妈妈呢?”宋予乔说,“路过专卖店,我去挑一条丝巾吧。”  “不用,”裴斯承声线很稳,“你回头多买几次臭豆腐给老太太,就心花怒放了。”  宋予乔:“……你妈妈也喜欢吃臭豆腐?上一次郑青让我带的那家还剩好几张券。”  在后座上,裴昊昱小家伙正在一只手拿着模型飞机,嘴里念念有词,十分高兴这一次乔乔能和他一起去奶奶家里吃饭,还自己编了一首儿歌,自娱自乐。  在前面,裴斯承在开车,宋予乔端坐在副驾上。  裴斯承双手握着方向盘,偶尔微微侧首,能够看见宋予乔正襟危坐的模样,坐的笔直,双眼看着前方的挡风玻璃,一动不动。  “予乔。”  裴斯承叫了一声,宋予乔并没有反应。  “夏楚楚!”  “嗯?”宋予乔脑子里正在放空,忽然听见从外界传来的声音,这才猛的回过神来,看着裴斯承英俊的侧脸,“哦,我刚才在跑神。”  然后,裴斯承也没有别的话了,依旧在沉默地开车,车厢里就只剩下后座的小家伙自言自语念叨的声音。  宋予乔盯着裴斯承看了一会儿,车窗外飞快穿过的灯影树影,在他的脸颊上投下瞬息飞过的阴影,光影之下,他的轮廓愈发显得深邃立体。  裴斯承脸皮比较厚,宋予乔盯着他看了许久,仍然面不改色泰然自若地开车,如果是裴斯承这么看宋予乔,不过一分钟,宋予乔的脸肯定就红透了,只想要躲开他灼热发烫的目光。  裴家大院到了,裴斯承将车停在院中的停车场,熄了火,才转过来,正好对上宋予乔的视线,“看了这么久,还没有看够?晚上回去让你看个够,好不好?”  宋予乔的脑子里其实已经放空了,盯着裴斯承纯粹成了本能的反应,现在忽听的裴斯承这么揶揄,瞪他一眼,索性不回答,开了车门就先下车了。  裴昊昱也从后车座上爬下来,一蹦一跳地跑过去拉宋予乔的手,“乔乔,你别生气,我爸爸就是嘴巴坏,所以以前总是被人打。”  宋予乔听了忍不住一笑,“为什么?”  裴昊昱晃着小脑袋:“你见我奶奶,我奶奶会告诉你的呀,她说,我爸爸小时候长得就像是一根小豆芽菜,跟别人打架总是打不赢,然后跑回去哭鼻子,呜呜呜,还是要我大伯伯去帮他打架……啊,老爸,你干嘛踹我屁股!”  裴斯承从后面走过来,完全把儿子的抱怨当成耳边风,绕过左边,走在宋予乔的身侧。  裴昊昱拉着宋予乔的手,“乔乔,我里面有一颗牙一直在晃,会不会掉了啊?”  宋予乔蹲下来,“张开嘴,让阿姨看看。”  裴昊昱张着大嘴,宋予乔看了看,“可能是要换牙了,旧的牙齿下面需要长出新的牙齿来,旧的牙齿就掉了。”  “哦,原来是这样。”裴昊昱一副终于明白了的模样。  在走到主楼前的小花园的时候,裴昊昱忽然嚷着要尿尿。  裴斯承一听,就听出来儿子的意思,就说:“快去。”  裴昊昱一听眼睛猛的一亮,好兴奋,又可以尿到树坑里了,哈哈哈,在大街上不能随地小便,但是现在这是他奶奶家,可以随便尿尿,可以挑好几个树坑尿尿!  树上的乌鸦呱呱的叫了两声,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宋予乔听见裴斯承这么说,已经皱了眉,“怎么能让小孩子随地小便呢?你这当爸爸的也太不上心了……”  “别管他。”裴斯承直接拉着宋予乔的手,进了小花园,踩上了鹅卵石路。  “你不能总是对小火这么不管不问的,都是因为你这当爸爸的,他这棵小树苗要长歪了!”宋予乔被裴斯承拉着手腕,又挣脱不得,只好跟着向前走,但是还是忍不住说出口来。  走到葱葱树影之后,前面有一个秋千,裴斯承拉着宋予乔坐在秋千上,俯身半蹲,“那你告诉我,该如何当好一个妈妈?”  宋予乔抿了抿唇,说不出多余的话来了。  比起裴斯承这个父亲,她这个当妈妈的,更是不合格,在小火出生之初,就狠心地抛下了襁褓中的婴儿,她现在想到,都是觉得一阵撕心裂肺地疼。  “我更没有资格这么说,不管当时发生了什么,我都不应该抛下孩子离开,”宋予乔眼睛里有些许落寞,“可能还是不成熟吧,可能还是害怕,不够勇敢,生下小火的时候,五年前,我才十九,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可能什么都不懂吧。”  “你要是真的害怕,不够勇敢,那就不会生下裴昊昱了,”裴斯承半蹲跪在宋予乔面前,抬手将她耳侧的头发挂在耳后,“不管你那个时候是夏楚楚,还是宋予乔,你永远都不会是一个逃兵,以后更不会。”  宋予乔用力地点了点头:“嗯,不会,我不会逃跑,不会再抛弃裴小火。”  裴斯承十分敏感地抓住了宋予乔的字眼,挑了一下眼角:“那我呢?”  宋予乔忍不住笑了,伸手环住裴斯承的脖子,开玩笑道:“就不要你,我到时候生气了,就带着儿子走,理都不理你……”  结果,这么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裴斯承以吻封缄了。  裴斯承的吻很霸道,唇瓣磕碰上牙齿,有一丝疼痛的感觉,宋予乔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但是不过舌尖相吮片刻,宋予乔就被他的吻俘获了,脑子里开始晕晕乎乎的,不过尚存的一丝理智,知道这是裴家大院,万一要是让别人给撞见了,恐怕就……  “老三,你在这儿干嘛呢?”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宋予乔再听见有旁人的声音,眼睛蓦地瞪大了,一双黑漆漆的瞳仁里映着的光波动,双臂在裴斯承胸膛上推拒了两下,裴斯承依旧眼底里带着笑意,在退出的时候,舌尖还轻刷了一下宋予乔的唇瓣,似乎是为了缓解刚刚带着些力气去啃咬的酥麻痛感。  天色已经暗了,小花园里有灯,但是不太亮,在这里的昏暗光线下,看不出宋予乔此刻嫣红的脸色。  裴老太太也就是一时兴起,出来小花园里遛个弯儿,就遇上了平常那些闲人口中说的伤风败俗的事情。  老太太捂上了眼,只不过在手指间留下了一条缝。  真是伤风败俗啊,如果这个对象是自己的儿子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裴老太太搓了搓手,嘿嘿笑着,十分好奇看着被儿子挡在后面的那个姑娘,“儿子,如果你真是受不了了,那边不是有房间么,这么光天化日的野战是不是不太好啊?”  裴斯承:“……”  宋予乔:“……”  此时此刻,如果往裴老太太嘴角贴上一个黑痣,再化个浓妆艳抹的妆,绝对像极了古代青楼里的老鸨,现在称之为妈妈桑。  宋予乔现在心里已经打翻了五味瓶,因为面前的这个老太太,不是分明就是裴斯承华苑的那个保姆阿姨么?为什么会叫裴斯承叫儿子?!  不过片刻之后,宋予乔已经完全明白过来了。  真的是后知后觉啊!  这本就应该是裴斯承的母亲吧,从第一次见面,在华苑,送臭豆腐的时候却是她开了门,就应该知道了,绝对不可能是保姆了,裴斯承曾经说过,他家里没有请过保姆,要不然怎么会那么乱。  ……那现在要怎么见面怎么解释?第一印象恐怕坏透了,怪不得刚刚裴斯承说多买几次臭豆腐给老太太,原来裴斯承一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瞒着她。  宋予乔向裴斯承嗔怒地瞪了一眼,眼神里全都是责怪。  她从秋千上站起来,整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裙子,主动上前一步,笑着点头,“伯母好。”  裴老太太眼神不是太好,特别是在这种昏暗灯光下的晚上,只是听着这个声音有些耳熟,盯着宋予乔这张巴掌大的小脸看了一会儿,才认出来,“哦,你就是那个送外卖员啊,你怎么跟我儿子亲上了?”  宋予乔:“……”  她当真是不好说话了,这种令人尴尬的时候,还是留给裴斯承自己去给他老妈解释好了。  裴斯承已经先一步走过来,“妈,你误会了,她就是我中意的女人,之前也一直是在华苑住,是你一直认错了。”  宋予乔在心底默默地补了一句:我也认错了。  裴老太太听了儿子口中的大致经过,“哦,我明白了。”她点了点头,想了一想,“也不错,以后天天有免费的臭豆腐吃了。”  宋予乔:“……”  这边的三个人一起从小花园出去,就直接去了主楼,倒是都忘了,后面还有一个正在四处找树坑尿尿的裴昊昱。  裴昊昱走的远了一些,挑了两个树坑尿完了,回来之后,却已经不见了老爸跟乔乔。休圣阵亡。  小脑袋顿时就耷拉下来了,小拳头握紧了,向自己胸膛上锤了一下,力气有些大了,咳咳咳了三声。  真是粗心大意了!  又让老爸把乔乔带跑了,又是他一个人留在了奶奶家,好不愿意啊好不愿意!小脑袋瓜里转了几个念头,是要出去找乔乔呢,还是先吃东西。正想着,肚子里咕咕叫了两声。  小吃货揉了揉肚子,好吧,还是先去奶奶家里的小厨房里填饱了肚子,再去找乔乔!  ………………  这是宋予乔第一次走进裴斯承父母的家里,与上一次在裴家老宅里,裴斯承大伯家里的装修摆设也很是不一样,这里,看起来多了一些俏皮的感觉,似乎还有一些粉嫩嫩的装饰品,正前面的墙面上,还挂着一个粉红色的兔耳朵。  裴老太太见宋予乔的目光落在那个兔耳朵上,眼光一闪,就走过去,将那个兔耳朵的发箍取了下来,戴在了自己头上,“是不是萌萌哒?”  裴斯承默默抚了抚额头。  宋予乔笑了笑:“嗯,好看。”  裴老太太一听,立刻就心花怒放了,看看,未来的儿媳妇都说好看!那就是真好看!要相信儿媳妇的眼光!  楼上裴临峰下来,正好就看见了自己老伴儿头上戴着一个粉红色的兔耳朵的发箍,皱了眉:“把头上那个东西给摘了,像什么样子。”  裴老太太转过头来:“我不!儿媳妇儿都说了好看!你土老帽的眼光,早就过时了!”  儿媳妇?  裴临峰真是拿自己的这个老伴儿没有办法,人还没有见呢,就已经内定了是儿媳妇了吗?怎么也需要先问问清楚。不过,他也习惯了自己老伴儿这种性格,反正现在在家,他是既主内又主外。  裴老太太看老头子看着自己,满脸的不愉快,哼了一声,“我决定了,我要戴着这个兔耳朵发箍戴一个晚上!我吃饭戴着,睡觉也要戴着!”  裴临峰抖了抖胡子,“随你便,只要你不嫌硌得慌。”  裴斯承见老爷子老太太这么吵嘴已经是习惯了,倒是宋予乔觉得挺稀罕的,原本之前还胆战心惊的,怕是裴临峰面容严肃,她说不好话,但是真的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完全让她意料不到的另外一面。  从洗手间的方向,裴聿白洗了手走过来,看见裴斯承和宋予乔,心里已经是明白了,这就算是把事情摆在明处了,只不过,暂时还不知道,明到第几分了。  宋予乔向前走了一步,双手将手中袋子里的茶叶罐递上去:“首长,这是送给您的。”  裴临峰打量了这个宋予乔两眼,之前在臭豆腐店门口见了一次,在医院里见了一次,现在算是第三次,给他的印象依旧是挺干净的一个姑娘,但是就是不知道,所谓的这个离异女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宋予乔双手僵在半空中,前面的裴临峰却没有伸手接的意思,她觉得有些尴尬。  裴老太太走过来,用手肘撞了一下自己的老头子,“装什么装,小辈给的礼物就收下了,来,姑娘,我收下了。”  裴老太太收下了纸袋,就从里面拿出来一罐茶叶来,“诶,都是老头子喜欢的茶啊,没有我的么?”  宋予乔:“……”  完了,就说了,需要给裴斯承的母亲买一条丝巾的,裴斯承说不用。  在一边看着的裴聿白抽了抽嘴角,哪儿有这种开口给人家要礼物的。  连自己儿子都看不过去,就别提裴临峰了,就差口吐白沫了。  裴斯承倒是十分淡然,冲宋予乔伸出手掌心,“给老太太的那几张免费券呢?”  宋予乔“哦”了一声,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来臭豆腐的免费券来,裴斯承直接拿过来,递给了裴老太太,“妈,这个行不行?”  裴老太太接过免费券,一看上面“李记臭豆腐”,就把名贵的两罐茶叶甩给自己老头子了,笑了笑:“好孩子,还是免费的,儿媳妇,你叫什么名字啊?”  裴临峰真是彻底对自己这个吃货老伴儿无语了,连人家名字都还不知道……  宋予乔做过自我介绍,也就要吃饭了,原本就是一家子人聚在一起吃一顿晚饭的。  只不过,好像是少了一个小家伙。  “我孙子呢?”裴老太太问。  两个大人还没有回答,外面一阵突然的狗吠声,就已经回答了裴老太太的这个问题。  裴聿白说:“我去把裴昊昱领进来。”  裴昊昱一蹦一跳地进来,跟大狗贝勒玩儿了一会儿,已经把老爸和乔乔把他抛到脑后的不愉快经历给忘掉了,直接就跑过来,“乔乔,你看见我大伯伯的大狗狗了没有?它叫贝勒,被拴在外面的树桩上呢。”  宋予乔看着裴昊昱满手的黑,抓着他的小手起身,“先去洗手。”  裴昊昱十分听话地跟着宋予乔去洗手间,一边走还一边说想要养宠物的事情,“乔乔,你能不能帮我说服我爸爸呀,我也想要养一只狗儿子,就跟大伯伯一样。”  裴聿白:“……”  那不是我儿子啊!能不能不要用这种话误导老太太了!要死了!  裴临峰对于这一幕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惊诧,因为之前在臭豆腐店里已经见过一次这个姑娘带着裴昊昱了,简直就是把这个小霸王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相反,裴老太太的下巴都快掉到桌子上了,真是奇了怪了,以前吃饭前洗一次手跟去上学一样难,怎么现在就成乖宝宝了。  裴斯承漫不经心问了一句:“大姐今天不回来吃饭么?”  裴老太太倒是还挺惋惜的,用筷子夹了一口鱼肉,“打了电话了,说有事情,赶不回来,一年也见不到几面,老头子,下一次还是你出面。”  在饭桌上,因为有一个小家伙,一会儿说说奶奶头上的兔子耳朵,一会儿说说大伯伯的狗狗,还算是气氛融洽,宋予乔心里的紧张感一点点消退了。  吃过饭,宋予乔帮着往厨房里面送碗筷,裴老太太连连夸赞,“好儿媳妇。”  裴昊昱仰着小脑袋在一边附和:“是啊是啊,乔乔做的鸡蛋饼可好吃了!”  裴老太太顿时惊了,“予乔还会做饭?!竟然会做饭?”  裴临峰:“……呵呵。”  除了你不会做饭,哪个女人能不会做饭?  所以,那一句要想拴住男人的心,就先抓住男人的胃,放在裴老太太这里,完全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她喜欢吃的东西,裴临峰一样都不喜欢吃,特别是那个臭烘烘的臭豆腐,吃一块简直就要了老命。  裴临峰叫了宋予乔上来书房,有话要说。  宋予乔心里忐忑了一下,“是。”  只不过,她跟着裴临峰上了二楼,身后裴斯承也跟着上了楼,后面是裴昊昱一颗黑漆漆的小脑袋,轻手轻脚,再后面是裴老太太一双粉嫩的兔耳朵,弓着腰,尽量在自己孙子身后缩小存在感。  裴聿白站在楼下,真心想用手机把这一幕给拍下来,或者,自己也跟上去凑个数?  二楼,书房前。  裴临峰一看宋予乔身后还跟着大部队,怒了:“我叫的是宋予乔!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叫宋予乔?!”  裴老太太摸了摸鼻子,拉住了前面的孙子,其实只是想要上来看看热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