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42 回家吧,想抱着你睡 (为钻石加更,六一快乐)

142 回家吧,想抱着你睡 (为钻石加更,六一快乐)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126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08
    其实不是失明,失明肯定是路路随后说的。  快被头顶的太阳烤焦的地面上,似乎还腾腾的向上冒着白色的热气,宋予乔看着面前的卢璐。目光从路路略微带了汗湿的一张脸,移到她怀中抱着的小孩子的脸上。  这样的小孩子,宋予乔不是没有见到过,在小时候,尚且还在宋家的时候,宋予乔的邻居就是一个长相特殊的人,一双眼睛很小。呆滞,鼻梁塌陷,双眼中间的距离略微宽一些,都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却说话还说不清楚。  自从见过那个人之后,宋予乔之后在路上也曾经见到过长相类似的人,真的是一样的人。觉得每一张脸都没有太大的区别,相貌特征是一样的。  “你已经想到了吧,21三体综合征,”卢璐向上托了一下怀中的孩子,手臂微紧了一下,怀中的孩子忽然就哭了起来,“先天愚型,用我们一般人能听懂的。就是脑瘫,智障。”  孩子的哭声,将宋予乔的神智完全拉了回来,她忽然觉得卢璐口中所说的话太刺耳。  卢璐看着手里的孩子,继续平铺直叙地说:“现在一岁零三个月,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就是个傻子,这辈子都只能是一个傻子,现在他什么都不会懂,等到十几岁二十几岁的时候,依旧不会懂。”  宋予乔听着卢璐的话。忽然就有些心酸了。  一旁站着的农妇说:“别在这儿站着了,都去屋里坐坐吧,我倒杯水给你们喝。”  乡下农村的房子,有一点特别好,就是冬暖夏凉一些,从外面燥热的环境下,一进来,就感到铺面的凉气,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长得高高瘦瘦的男人,打赤膊,身上的肌肉看起来倒是很健硕,在看了一眼卢璐之后。又转身进了里屋,一句话都没有。  刚才的农妇已经将水杯放在了桌上,两个一次性的塑料水杯。  卢璐说这是她的养母,刚才赤膊进里屋的那个是她养母家的哥哥。  卢璐怀中的孩子已经不哭了,不过眼睫毛上挂着泪滴,看起来有些可怜。  宋予乔总算知道,为什么卢璐之前在提到自己的孩子的时候,会欲言又止。会避而不谈,就连华筝都觉得卢璐好像有哪一方面不一样了,似乎是真的不一样了。  她忽然转过来看向宋予乔,“你知不知道,予乔,其实,他在我肚子里,七个月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我肚子里怀的是一个脑瘫,就算是生下来,他一辈子也只能这样了。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他们一个个都体会不到我受到的苦。当这个孩子真的生下来以后,我却真的动手差点掐死他,他真的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受苦。”  卢璐抱着孩子,可能是因为姿势不适当了,孩子就又开始哭,哭的声音比刚才的声音还要打,让宋予乔听起来都有一些刺耳。  “我在三个月之前回来过一趟,已经先把孩子送过来的,但是是偷偷回来的,所以当时就没有通知你和华筝。”  宋予乔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该安慰卢璐,还是该劝慰她?  她不善于安慰别人,总觉得如果不能感同身受的话,那就不要站在旁人的角度来,让别人听起来都不伦不类的,好像是隔靴搔痒一般。  孩子一直在哭,在里屋的人好像忽然摔了东西,嘭的一声。  卢璐站起身来,将手里的孩子递给宋予乔:“予乔,你先帮我抱着,我进去看看。”  当这个一岁多的小孩子抱在自己手中的时候,宋予乔的心脏一下子就提了起来,襁褓中的孩子,宋予乔当真是没有抱过,抱起来的姿势战战兢兢的,生怕怀中的孩子不舒服。  卢璐笑了一声,掀开帘子进里屋之前,还转过来对宋予乔说了一声:“你随便抱,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不舒服。”  过了大约有半个小时以后,从院子里出来的时候,仍然是宋予乔手中抱着孩子,不过孩子已经不哭了,虽然看起来有些奇怪,但是不可否认,这个孩子确实是一个十分听话的孩子,不哭不闹。  站在院子外,宋予乔看着卢璐好像是在给养母手里塞钱,身后她的哥哥已经穿上了一件T恤,隔的不远,还能够听见彼此间的说话声,但是宋予乔却分明感觉到,卢璐的哥哥看向宋予乔的眼神,带着莫名的阴寒,她抱着孩子转了身,先向村头口的私家车处走去。  回去的路上,成了宋予乔在后座上抱着孩子,前面的路路在开车,一路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中的这个孩子的问题,宋予乔总感觉气氛较之刚才来的实惠更加闷了,压抑的她都有些喘不上气来。  卢璐也没有说话,专心的开车,宋予乔怀中的孩子也没有哭,从上了车以后,宋予乔将他调整了一个姿势,就开始安稳的睡觉了。  “还没有名字么?”  宋予乔随口问了一句,她想起,之前华筝好像是问过卢璐一次,卢璐说还没有起名字,现在看来,不光是还没有起名字,恐怕连户口都还没有上吧。  “没有,就算是叫他,他也不会听得懂。”  宋予乔皱眉:“卢璐,你既然选择把他生下来,现在你就要好好把她抚养长大,首先就是把他当成一个人来看,给他起一个名字。”  卢璐没有生气,安静了三秒钟,说:“你随便叫吧,只是一个代号而已,我现在没有办法安静坐下来给他起名字。”  宋予乔笑了笑,用手触碰了一下怀中婴儿细嫩的脸庞,“叫阿飞吧,希望你长大能飞的很高很远。”  卢璐从后视镜里看着宋予乔脸上认真的表情,冷笑了一声却没有再开口说话。  飞?可能么?  宋予乔抱着阿飞的时候,因为小孩子身体软,身上小小的衣服向上揪了一下,宋予乔便把他放在座椅上,为他向下拉了一下衣服,看见在阿飞后背上有几块青的痕迹,她皱了皱眉:“这是怎么搞的?”  前面开车的卢璐说:“胎记,不用在意。”  宋予乔没有说什么,帮阿飞把衣服整理好。  ………………  陪着卢璐到了盛庭,宋予乔原本以为路路开的车是借的华筝的,但是一直到她把车钥匙扔给自己,才意识过来,原来卢璐不仅买了房子,还买了车。  卢璐从宋予乔手里将孩子抱了过来,“你不是还要去机场接你弟弟么,开着我的车去吧。”  宋予乔把车钥匙帮卢璐塞进她包的侧口袋里,“我姐有车,我到时候坐她的车去。”  刚收手的时候,卢璐怀里的孩子就又哭了,原本还好好的,怎么就会在卢璐接手的时候,一瞬间哭的这么撕心裂肺呢。  宋予乔说:“我也没有带过孩子,要不然你就请一个保姆,学一学带孩子的经验。”  卢璐没有说话,直接转身,宋予乔听着孩子的哭声,有点揪心。  她忽然就想到,在裴昊昱这么小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像是这样,一直哭,只可惜,错过了他的成长。  ………………  晚上六点半。  宋予珩下飞机的时候,原本老妈说了,是两个姐姐都会来接机的,但是,在机场外面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两个姐姐的身影。  无奈,宋予珩拨通了宋疏影的电话。  “姐,你们在哪啊?”  宋疏影直接报上了金水公寓的地址,说:“都多大的人了,还会迷路?自己打车过来,正好过来赶上吃晚饭。”  宋予珩:“……”  宋疏影挂断了电话,厨房里的宋予乔探出头来,“姐,这样不去接予珩真的不要紧?”  “别管他了,你做你的饭,宋予珩顶多算是妈派来的间谍,他根本就不重要,等到时候妈回来的时候,咱们才都应该去接驾。”  宋予乔今晚下厨,把原本应该中午做的菜,全都放在晚上了,小厨房里比较挤,宋疏影说要来帮忙,宋予乔急忙把姐姐给请出去,“姐,你一个肚子就能戳到前面的锅台了,我担心你再把厨房给烧掉啊。”  宋疏影也是难得开玩笑,说:“你不让我在这儿呆着,是不是不想让我偷学到你的厨艺啊?小气鬼。”  “那姐你站到这边去,别让油烟熏了你,我下面做的这个是宫保鸡丁。”  自从宋予乔三年之前结了婚,与姐姐宋疏影就很少在一起就像是这样内心没有任何压力地在一起吃饭说话了,忽然觉得,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更幸福的事情,就是在宋予珩来了以后。  宋予乔在厨房里,听见外面宋疏影“啊”的叫了一声,宋予乔赶忙把燃气灶的火关小一些,从厨房里冲出来,在看见门外站着的人的一瞬间,也睁大了眼睛:“宋予珩?!”  算来,宋予乔自从五年前从温哥华回来之后,其中有一次过年,好像是三年前,宋予珩回来办手续,之后就没有见过了,现在一见面,简直让她这个当姐姐的都不敢认了!  如果说,当初在温哥华,杰西卡能第一眼把宋予珩当成是女孩子直接扑倒就啃一口,那现在绝对不会认错了,哪里有一米八几的女孩子?宋予珩的个子简直就是突飞猛进,而且,原本略显清秀的五官,现在完全长开了,显得英俊英挺。  “大帅哥了啊!”宋予乔上前一步,直接将同时呆愣在门口的宋予珩从门口给一把拉了进来,“快点进来。”  其实,宋予珩眼中的惊讶之色一丁点也不比两个姐姐少,他吃惊的是宋疏影的肚子竟然已经这么大了?!之前母亲让他过来的时候,也只是说大姐怀孕了,却没有想到,不是怀孕,而是快生了!  宋予乔去厨房里接茬做饭,宋予珩和宋疏影在外面说着一些话。  等饭菜端上桌的时候,宋予珩首先就流口水,直接连筷子也不用了,下手抓:“总算是吃到地道的中国菜了,在国外我都快要憋死了。”  宋予珩今年十九岁,去年申请了加拿大的学校,今年已经入学了。  宋疏影和宋予乔两个人,轮番对宋予珩开始询问,比如说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啊,有没有女生倒追啊。  宋予珩偶尔搭两句腔,全程都是在猛吃。  这样的氛围,让宋予乔感到心情别样的好,自己的亲人都在,爱人……也在。  这个晚上,姐弟三个人一直聊到快凌晨,宋予乔把自己的房间让给宋予珩,自己去和姐姐宋疏影挤着睡。  这一个晚上,裴斯承难得给宋予乔放了一个假。  等宋予乔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宋疏影直接将手机扔给宋予乔,“刚刚你微信上有一个叫啤酒的给你发了几条信息,我就给你回了。”  宋予乔:“……”休反圣巴。  别说宋疏影看不出来“啤酒”是谁,宋予乔拿过手机来,看见上面全都是裴斯承的“在么?”“吃饭了么?”“亲爱的在洗澡么?”,然后,宋疏影的回复全部是表情,全部是【呲牙】的表情。  宋予乔索性拿着手机上了阳台,给裴斯承回复了一个电话。  夏夜的风微微凉,拂动宋予乔额前的刘海。  裴斯承那边隔了许久才接通电话,一个“喂”字,低沉有磁性,好像已经拨动了心弦。  “微信上,刚刚是我姐给你回复的,我刚刚看到。”  “嗯,见到你弟弟了?”  “是啊,予珩长高了,特别帅,我朋友圈刚刚分享了,你快去看看。”  裴斯承听着宋予乔说晚上吃饭的时候,和姐姐弟弟之间的事情,十分安静的听着,能感觉到电话另外一头,宋予乔脸上洋溢的笑意和心底里油然的喜悦。  一个电话打了有二十几分钟,宋予乔说:“我手机快没电了。”  “明天呢,回来睡么?”  宋予乔踟蹰了一下,说:“可能回去,予珩睡我的房间,我总不能一直跟姐姐挤一个房间。”  “回家吧,想抱着你睡。”  宋予乔的心脏猛的跳动起来,似乎都是因为裴斯承这一句撒娇似的口吻,她脑海里想象到裴斯承说这种话的撒娇表情,顿时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前几天给裴昊昱买回去一只维尼熊,你去抱着它睡。”  “先答应我,明天回不回来?”  宋予乔的目光,落在夜幕之中的灯光点点,以前,她漫步在大街上的时候,抬头看着万家灯火,心里都会莫名的感伤,自从从宋家脱离出来之后,她就没有了家。  现在,从裴斯承口中听见这个字眼,戳中了她内心柔软的一处。  裴斯承十分透彻地了解宋予乔,自然也就知道,在什么时候,用什么话语,最能戳中她的心,然后,让他,在这个丫头心里,越发的根深蒂固。  华苑。  裴斯承挂断了电话,果然就去裴昊昱的卧室里去找维尼熊了。  裴昊昱好像一只八爪鱼一样将维尼熊抱在怀里,小脑袋就在维尼熊的大脑袋旁边,还呲呲地磨牙。  裴斯承走过去,直接将维尼熊从儿子怀抱里拿出来,然后抱着走了。  身后,裴昊昱砸吧了一下嘴唇,喃喃出来两个音节:“妈妈。”  裴斯承顿了顿脚步。  是时候了,应该让小家伙认下妈妈。  ………………  因为韩哥这两天并不在C市,第二天上午,宋予珩便陪着宋疏影去医院产检,而宋予乔因为有郑青推荐的广告公司面试,便穿上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职业套装,要去面试。  郑青虽然说了,这个公司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公司,不必有太大的压力,但是,当宋予乔看见在大厅里站了的许多人,还是有些莫名的紧张,好像真的是一个初入职场的新人一样。  确实是有不少人,宋予乔先去登记确认了自己的信息,然后重新递交了一份纸质的简历,在递交简历的时候,宋予乔看见,桌面上摆着的,有各种名牌大学的本科生,研究生,而自己,最高学历上,竟然填写的是XX高中,顿时想要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要不然干脆调头离开算了。  特别是负责登记的助理在注意到宋予乔简历上那傲人学历证明,在看向宋予乔的眼神,更是充满了不屑一顾的时候。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必然要进去面试的,反正这就是来历练一下,在A大那边,她已经联系了学院的副院长,只要在开学之初,去办一下一些手续,就可以续读了。  抽签决定面试顺序,宋予乔拿到了第十三号,不算靠前面,也不算靠后,是很中间的一个号码牌,对于面试来说,十分合适。  宋予乔便坐在公共休息室的椅子上休息,其他有很多来参加面试的人还捧着书在翻看着,宋予乔就拎着一个平时上班的小包,其余什么都没有拿,在别人眼里好像很屌的样子,旁边就有一个戴眼镜的女人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后门啊?”  这个女人也倒是很大胆,这种话直接就问了出来。  宋予乔笑了笑:“没有。”  女人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转过头来,什么也没有说了。  经过休息室的走廊外面。  裴昊昱今天专门穿了一双不防滑的鞋,然后在走廊上溜着滑,身边黎北就在一边护着,生怕一个不小心,小少爷在地上摔了,他就又要被丢去中东了。  这也是他的不容易啊,老板在里面谈生意,他要在外面帮老板带孩子,老板娘呢?带孩子的事儿应该丢给老板娘好么?  等等,好像……他看见了老板娘。  裴昊昱在经过休息室的时候,紧急刹车,里面怎么这么多的人?向里面猫着头看了一眼,就看见了他的乔乔!  “乔乔!”  身后的黎北来不及抓住裴昊昱,这孩子就已经飞快地冲进去了,顿时,整个休息室里准备面试的人,都看向了这个小家伙。  宋予乔也很是讶异,她倒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裴昊昱。  裴昊昱已经冲进了她的怀抱里,宋予乔看着裴昊昱跑的红扑扑的脸色,帮他松了松上身小衬衫的衣领,问:“今天为什么没有去上学?”  裴昊昱背着手,有模有样地说:“今天一年级的教室被占用,所以放假一天。”  正好,门口的助理叫了第十三号,宋予乔需要准备一下进去面试了。  旁边已经有人问了,“这是……?”  宋予乔将裴昊昱抱上了椅子上:“我儿子。”  众人都有些惊掉了下巴,这么年轻,竟然有一个这么大的孩子?看来现在的小姑娘还都真是不可小觑啊。  裴昊昱眯起眼睛,在心里想,把你们的下巴都抬上去,哼唧,乔乔是我的妈妈很奇怪么?虽然乔乔并不是我的亲妈妈,但是不是亲妈妈,胜似亲妈吗。  旁边有人已经觉得奇怪了,这么一个大公司,里面为什么会有乱跑的小孩子,除非这个小孩子是公司里某位高层管理的孩子,要不然怎么能在上班时间带到公司里来。  有人就问:“小朋友,你爸爸在这家公司上班么?”  裴昊昱哼唧了一声,“才不是啊,我爸爸来谈生意。”  小家伙的腿在椅子上晃悠着,又加了一句:“我爸爸叫裴斯承。”  于是,众人刚刚从地上捡起来的下巴,就又掉地上了。  这确实不用走后门,直接报裴斯承的名号就可以了。  十分钟后,宋予乔从面试室里走出来,她觉得自己这一场面试下来,表现的并不算十分出众,考察有两个广告设计,倒是拈手就来的,之前和郑青学习过一段时间,真的是十分有用,但是,毕竟自己的学历在那里放着,虽说有郑青推荐介绍,也只是作为备用而已。  宋予乔也是在职场中工作了小三年,之前浅语公司也曾经在人事部面试过新人,所以,当面试官起身与她握手,说如果有消息会在三天之内通知,很期待与你合作巴拉巴拉的,宋予乔就知道,是没戏了。  不过,不抱希望,也就不会有失望,果然是这样,从面试室里出来,简直就是一身轻。宋予乔抱起椅子上的裴昊昱,“走,阿姨带着你去吃大餐。”  站在外面的黎北,一边看着裴昊昱不会出什么问题,一边给老板打了一个电话打小报告。  “老板,老板娘在下面的休息室里,刚刚面试完,不过好像没被录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