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51 这就等不及要嫁过来了?

151 这就等不及要嫁过来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592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12
    上午在裴氏有一个会,仍旧是宋予乔陪同裴斯承,主要是针对影视剧院出现的装修问题,迎来的是洲宇董事长派来的团队。  宋予乔跟在裴斯承身后。但是,裴斯承并没有直接从门口进入,而是带着裴斯承走过长廊,让黎北把一个房间的门打开。  “不是要去会议室么?”宋予乔有些疑问。  “不是,”裴斯承说,“我们不需要过去。”  这个房间并不是太大,前面有一面很大的玻璃。当身后黎北将灯打开,宋予乔透过玻璃,会议室里的情况一览无余,宋予乔走进来的步伐顿了一下,看向裴斯承。  裴斯承握了握宋予乔的手,“这是单面可视,会议室的人看不见我们。”  宋予乔会意,点了点头。  裴斯承拉出一把椅子来坐下,身后宋予乔和黎北都没有坐。  黎北心里很忐忑,为什么老板娘不坐,竟然跟自己站在一起了,那老板娘竟然都站着,自己是不是蹲下来显得更合适。  会议室里,是虞娜主持的。针对这一次电线老化等问题,洲宇集团派来的团队,就是针对这一次的问题做出的调整计划和补救措施。  虞娜是那种说话做事十分干脆利落的,对于对方的问题,可以直接一阵见血的戳中要害,宋予乔看了才明白,为什么裴斯承在外出期间,会放心将公司里的大小事务全都留给虞娜去处理。  刚开始进来的时候,宋予乔并不清楚裴斯承这一次带她进来旁听的用意,但是听了一会儿,也就渐渐明白了。  因为之前裴斯承给她看过一份洲宇的报价表,她凭借着十分敏锐的觉察力。察觉到里面有问题,但是具体哪里有问题,却是说不出来,现在宋予乔听了虞娜的几个提问,瞬间就了悟了。  裴斯承的目光从单面可视镜转移过来,抬头看了一眼宋予乔。  宋予乔听的十分认真,表情专注。  裴斯承就是喜欢看着宋予乔这种表情,排除外界的所有干扰。  会议进行了一个小时之后,就开始签署文件,将新的报价表呈上。  裴斯承看了一眼时间,站起身来,直接牵过宋予乔的手。对身后黎北吩咐:“等会议结束,你把会议记录材料帮虞娜整理一下,洲宇的报价表要再检查一次。”  黎北点了点头。  席美郁的航班是下午三点钟到的,裴斯承先带着宋予乔去吃了午餐,回到华苑换了一身衣服。  宋予乔在准备妥当,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姐姐宋疏影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小乔,我就不去机场了。我东西都收拾好了,已经把房间给妈腾出来了。”  “你不住了?”  “嗯,如果妈问起来,你就说我养胎,然后去了乡下,空气好,”宋疏影说,“你租的房子那边宋予珩在,我让他留在家里收拾房间了。”  “你不见妈一面?”宋予乔一听姐姐这么说,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见了,见了又是乱七八糟的事儿一大堆,剩下的事儿我会自己打电话给她说,她不能见韩瑾瑜,见了肯定是要出事儿的。”  宋疏影说了两句就说想要挂断电话了,宋予乔听着电话那边好像是在外面的样子,特别吵,便嘱咐了姐姐要小心。  也确实是,之前韩哥到宋家,都是以长辈的身份,与席美郁同辈,但是现在宋疏影怀了韩哥的孩子,不知道母亲知道了之后会用哪一种心态去面对。  她挂断电话,转过来看裴斯承正站在落地镜前,整理袖扣,可能是单手的问题,袖扣不好扣上,宋予乔便走过去,手指覆上裴斯承的袖口,帮他扣上。  “其实用不着这么正式的,”宋予乔帮裴斯承系上袖扣之后,退后一步打量了两眼,又帮他重新解下来,手掌轻翻,将衬衫衣袖挽上去,“这样就好了,为什么我感觉你好像比我还要紧张诶。”  裴斯承抬手在宋予乔脸上捏了一下,“当然紧张了,要见未来的岳母了。刚才宋疏影打电话,什么事?”  宋予乔抬手将裴斯承上身的衬衫整理了一下,领口的衬衫扣子解开一粒,肩膀处的布料抚平,不是太在意的说:“她说她去郊外养胎了,暂时不能让韩瑾瑜和妈碰面。”  这确实是不能见,恐怕宋疏影肚子里的孩子,都要再另找一个喜当爹的人。  裴斯承就在镜子前站着,任由宋予乔非常仔细地上上下下地摆弄了一会儿,才说:“用不用我全脱了你再给我穿一次?”  宋予乔手一顿,双手抓着裴斯承的衣领狠狠勒了一下。  裴斯承确实是那种天生衣架子的身材,穿什么衣服在身上,都显得挺拔俊逸,当时装杂志的男模都丝毫不逊色,再加上一张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抗的俊脸,宋予乔觉得自己在最初做出的那些抵抗,完全都是无用功,只会让自己沦陷的越来越深。  裴斯承一笑,伸出手来环住宋予乔的腰:“我倒是觉得你比我都紧张,怕你妈妈不满意我,是么?”  “我怕什么啊,”宋予乔说,“是我嫁你,又不是我妈嫁你。”  “是么,这就等不及要嫁过来了?”裴斯承手臂收紧了一些。  宋予乔直接在裴斯承后腰上掐了一下,趁着裴斯承手臂微微松力,从他的怀抱里挣脱了出来,现在根本就不能和裴斯承单独两个人共处一室,真的是时时刻刻都能把任何话题扯到床事上去。  不过,虽然宋予乔嘴上是这么说的,根本不在意母亲的看法,反正是她嫁给裴斯承,只要自己心里满意就好了。  但是回想起来,三年前,她也是这样想的,一意孤行地要嫁给叶泽南,不顾所有人的反对,甚至是在和叶泽南领过结婚证之后,才打电话告诉了母亲,母亲却已经阻止不及了。  这一次,如果母亲不同意的话,还要一意孤行么?  宋予乔猛的摇了摇头,为什么要对裴斯承这么没有信心,裴斯承对他这么好,就算是母亲不同意,她也要说服母亲的。  六月底的天气,已经非常热了,干热的热浪一波一波的拂在脸上。  裴斯承开着车载着宋予乔前往机场的路上,宋予乔看着外面一片明晃晃的阳光,觉得眼睛都被刺痛了。  裴斯承开了电台,放着是午间的轻音乐,潺潺如同流水的音乐声,将夏日的燥热微微压下去。  车内,挂着一个裴斯承刚刚买来的一个相片挂饰,然后将宋予乔的一张大头照给放了进去,现在正随着车子向前,微微晃动着。  宋予乔盯着车内挂饰,看得久了,觉得头有些晕,便直接将挂饰给取了下来。  裴斯承说:“你敢把你照片拿出来,我今晚就用你的床照当手机背景。”  宋予乔的手一顿,略微吃惊地看向裴斯承,“你拍照片了?!我怎么不知道。”  裴斯承微微一笑:“你晕过去了。”  宋予乔:“……”  宋予乔索性将挂饰重新挂在车上,窗外白光刺眼,索性就闭上双眼。  手机铃声就响了,宋予乔从包里拿出手机来,却发现屏幕上并没有人显示打电话过来。  她看着裴斯承:“你手机铃声什么时候跟我设成一样的了?”  “情侣铃声。”  宋予乔:“……”  裴斯承因为开车,没有办法接电话,宋予乔便帮他拿出来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说:“是裴颖打来的。”  因为是小妹打给裴斯承的,宋予乔便没有接听,找了半天蓝牙耳机没有找到,索性还是自己举着手机,贴在裴斯承耳边。  裴斯承依旧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听着听筒那边的声音,最后只是“嗯”了一声,“等我从机场回去,你现在先别意气用事,稍微收敛一下你的脾气。”  宋予乔帮裴斯承将手机收线,“裴颖遇到麻烦了?”  “她男朋友从外地回来了,好像是遇到一点棘手的事情,在高铁站,直接被扣下了,也没有接到男朋友。”  宋予乔觉得事态有些严重了,“要不你现在就去吧。”  “晾她一会儿没事儿,裴颖的性子太浮躁,就应该多敲打一下,”裴斯承轻轻笑了一声,“我现在回去,你要怎么去接你妈妈?打车?恐怕你妈妈就要把你嫁给那个出租车司机了。”  宋予乔失笑,不过心底那点担心,也都因为裴斯承的玩笑话,烟消云散了。  裴颖去高铁站接男友……  宋予乔忽然想起今天郑融也回来,也是高铁站,一会儿接到母亲了,就给华筝打个电话。  应该不会巧合的碰上吧。  ………………  而事实上,就是巧合的碰上了。  而且更加巧合的,还是接的同一个人。  路路因为要看着孩子,便留在车里,华筝下来接人,就在外面等了一会儿,觉得太热,就去冷饮店里买冰镇饮料,走得急,一下子撞着从里面出来的裴颖,她出来的时候正好低头从包里拿纸巾,一下子两人相撞,裴颖手里一大杯圣代,全都倒扣在她自己的身上了,一件香妃色的上衣一直到白色的铅笔裤上,全都染上了巧克力色,糊了一片。  华筝呲了呲牙,心道不好了,就从包里抽出纸巾来帮裴颖擦,结果不擦还好,一擦更是惨不忍睹了。  裴颖手一松,圣代的塑料杯直接摔在了地上,她紧接着尖叫了一声。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出来的太急,我从外面又没有注意,要么我再给你买一杯?”  “我出来的太急?是谁撞到谁的,”裴颖反问,“你觉得你给我买一杯就算了?我这衣服怎么办?”  “不就是弄脏了,我都已经道歉了,大不了给你洗,那你现在脱下来?”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可能是天热的了,这两个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之间的硝烟战火一下子就点燃了,明明都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现在却你一句我一句地吵开了,不可开交。  旁边都是纳凉的,看好戏的,看着这边两个美女大吵,也没有人上来拦,相反倒是有人拿着手机来录像。  其实,郑融这一次回来,并没有告诉裴颖,因为华筝和宋予乔都是好几年没见的,说要来接,他索性就没有告诉裴颖了,等到回去之后再打电话。  不过出了出站口,并没有看到宋予乔和华筝,便向外面走,走到路边,看见一辆车,车外倚着一个人。  卢璐。  郑融之前高中交好的,也就是华筝和宋予乔,至于卢璐,他一直不喜欢,给宋予乔和华筝说过两次,她们说觉得还好,可能是因为卢璐的家境并不好,所以有一些自卑,所以表现出来的才有一些厌世。  他想,可能也是,女人看女人,总是和男人看女人的眼光是不一样的。  郑融看卢璐,与高中的时候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高中的时候,卢璐时常是戴着一副近视镜,身上除了校服,其他衣服基本上没有换过,唯一穿过的一条裙子,还是宋予乔当做生日礼物买给她的。  但是现在,卢璐额头上架着一副墨镜,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很上档次,包括脚上一双高跟鞋,整个人都不再像是高中略微有些卑微,不敢抬眼看人。  卢璐也看见了郑融,便走过来,笑了笑:“郑融,好久不见。”  郑融点头,“真是好久不见了,从你去澳大利亚就没有再见过了吧。”  “嗯,”卢璐向郑融身后看了一眼,“没见着华筝?她去出站口接你了啊。”  “没有啊,不是变化太大,我错过了吧?”  郑融一边说,就直接转过身来,看向很多三三两两的人,他仔细看了看,却还是没有发现。  “我回去去找找她。”  卢璐上前一步拉住郑融的手臂,在察觉到郑融有想要甩开手臂之前,已经松开了,说:“我去找,你帮忙看一下我儿子。”  “儿子?”郑融比刚才见到卢璐的时候更加惊讶了。  卢璐已经向前走过去,“在车里,车没有锁。”  郑融打开车门,看见儿童安全座椅上的孩子,有些错愕。  他回身,再看向卢璐,已经走远了。  卢璐是在高铁的调度室里见到华筝的,华筝身边还坐着另外一个女人,身上的衣服全都是黏腻干在衣服上的奶油,而华筝,头发有些乱了,好像是有人刻意地抓过了一样。  两人都安安静静地坐着,都没有吭声,不过,裴颖已经给裴斯承打过电话,而华筝也已经给表哥唐七少打过电话了。  就等着各自给高铁部打过招呼之后放人,旁边还有一个上了年龄的工作人员正拿着杯子喝水,身上穿着的是类似于警察制服,说:“两个都是小姑娘家的,怎么火气都那么大。”  裴颖用手扇了扇已经热的快要熟透了的脸,“大叔,能不能把空调温度降低点,太热了。”  “心静自然凉,你们年轻人,都太心浮气躁,一丁点事情都能吵起来,还差点动手,现在就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  华筝看这边卢璐过来了,急忙就站起身来,“接到人了?”  卢璐点了点头:“郑融已经到车那边了,你怎么能跟他错过了,不是就在出站口等候么?”  这边华筝还没有回答,已经一把被身后的女人给拉住了。  华筝皱着眉,“你又想打架?”  裴颖摇头,眯起眼睛,直接问:“你们刚才说的是接谁?”  华筝挣开裴颖的手臂,偏了偏头,“你管我们接的是谁,跟你没有关系。”  “是不是郑融?”裴颖已经问了出来,“X大的研究生,不是重名吧?”  这一下,华筝和路路便都愣了。  她们来接的,其实就是同一个人?  ………………  到了机场,宋予乔先下车,裴斯承将车停稳,也下了车。  宋予乔向前走了两步,停住脚步站在路边,头顶的太阳烤的人头皮发麻,她用手遮挡着眼前的太阳光,向远处看了一眼,心想要不要先找一个地方庇荫,随之,头顶就覆盖上一片阴影。  她向后面看了一眼,裴斯承手里举着一把遮阳伞,遮在她的头上,顺便递过来一杯冰镇的酸梅汤,并且嘱咐道:“不要喝的太急了,就当是解暑。”  宋予乔心头一动,抿了抿唇,向后面裴斯承身边靠近了一些,使遮阳伞能同时遮住两个人。  有最爱的人为自己撑伞,心里感觉美美的。  因为裴斯承掐的时间是刚刚好的,等到席美郁的航班降落,宋予乔也不过等了十几分钟,裴斯承去旁边的冷饮店里去买冷饮,宋予乔特别吩咐了母亲喜欢喝的茉莉清茶。休吐亚技。  距离很远,宋予乔就认出了母亲。  席美郁头上戴着一顶硕大的遮阳帽,还戴了一副墨镜,身上穿着的是一身比较精干的白色套装。  “妈!”  宋予乔向席美郁用力挥了挥手,在她快步走向母亲,想要给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的时候,旁边直接有一个人挡住了她。  “乔乔!”  宋予乔抬头,正好对上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杰西卡!你也来了啊!”  “当然,”杰西卡一笑,已经屈膝做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美郁小姐要回国,我当然要做好护花使者了。”  席美郁微微一笑,将手放在杰西卡手上。  其实席美郁不算年轻了,已经有了三个孩子,最大的宋疏影都已经二十八了,只不过她在国外心态好,所以不显老,只有一笑的时候,眼角的鱼尾,才能隐约看出她的年龄。  杰西卡是邓肯叔叔的儿子,其实是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他的奶奶是中国人,最后远嫁到加拿大的,因为汉语也一直在学,现在虽然不能够说的十分流利,但是和中国人用汉语交流,已经完全没有障碍了。  “亲爱的乔乔,终于又见面了。”  杰西卡俯身,想要给宋予乔一个吻面礼,结果,前面有一双手,直接将宋予乔拉到了怀里。  他皱了皱眉,本想要直接拉住,但是看见宋予乔明显没有躲避的意思,相反很是顺从,便只是看着面前的这个中国男人。  宋予乔感觉到裴斯承胸膛上热烈的温度,扭头对他笑了笑,“这就是杰西卡,我以前想你提起过的,我在加拿大的哥哥。”  裴斯承点了点头,十分自然的揽过了宋予乔的腰,手臂绕过宋予乔的后背,几乎将她揽在怀里。  “杰西卡,这是我男朋友,裴斯承。”  宋予乔这句话刚刚说完,在一旁的席美郁,就拉长了尾音“哦”了一声,将太阳帽的帽檐向上扬了扬,扬手摘下了茶色的墨镜,眼角向上挑起,显得十分有神采,认真地看了裴斯承一眼,然后伸出手来。  “裴斯承,你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