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52 我女儿说我这是为难你了

152 我女儿说我这是为难你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4319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12
    “阿姨好。”  裴斯承伸出手来,和席美郁伸出来的手握了一下。  “阿姨?”席美郁将手中的墨镜重新戴上,“这句阿姨我可承受不起,你这么一叫。我瞬间都觉得自己已经六十了。”  宋予乔听出来母亲口中对裴斯承的意见,根本就不知道这种意见是从何而起的,急忙往中间一站,冲着席美郁甜甜的一笑,“妈,这么热的天,先去车上吧。”  因为在之前。根本就没有想到杰西卡也来,所以宋予乔租住的金水公寓的两间房根本就不够,况且,母亲太过于挑剔,直接就拒绝了住这种房子,说:“要么我就去住酒店了,小乔,你去哪里住?”  “跟裴斯承一起住啊。”  宋予乔看见母亲脸上的神色,就有些后悔自己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了,或许,应该更加委婉一点的?可是母亲在国外这么多年,思想根本不会这么陈旧了啊。  “未婚同居了啊?”席美郁单手扶着一边的行李箱,斜挑着眼角睨着宋予乔。  一旁宋予珩也觉察到了,席美郁对姐姐宋予乔的这个男朋友好像不怎么友好。便上前一步,直接将母亲给拉了过来,“妈,你先过来看看我这两天在C市淘到的好东西。”  等宋予珩将席美郁叫到另外一间屋子里,宋予乔便直接将裴斯承拉到了厨房里,顺便将门虚掩上,注意了一下在另外一间房收拾东西的杰西卡。  “我妈就是这种人,在做研究的时候有些严厉刻板,有时候就把那种苛刻带到对身边的人身上了,小时候对我和我姐都是这样的。”  宋予乔解释了两句,看到裴斯承看着她的眼睛里饱含着笑意,“你笑什么?”  裴斯承微微俯身。伸出手指来捏了一下她的下巴,低了头,目光与宋予乔平齐,问:“那你又解释什么?”  宋予乔摇了摇头:“没有啊。”  她只是怕裴斯承在母亲面前受了委屈,因为之前,裴斯承带着她去裴家,不管是之前见裴斯承的大伯,还是父母,他都会寸步不离地跟着,就是怕他被别人为难,所以,现在宋予乔的第一种想法。就是站在裴斯承身前,不让母亲口中那种不经意的话说出来,导致让裴斯承受了委屈。  裴斯承低头,抵着宋予乔的额头,然后双手搭在她的腰上,看着宋予乔瞳仁里明媚的颜色,弯了弯唇间,向上抬了抬下巴。一个吻落在宋予乔的眼睑上。  “不用担心我,你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了。”裴斯承顿了顿,“我想问的是,那个外国人是不是已经结婚了?”  “杰西卡?”宋予乔摇了摇头:“没有啊,不过有固定的女朋友,不过上一次我在Facebook里好像看到他说分手了。”  裴斯承的嘴唇轻轻贴在宋予乔的耳边,说话很慢,口型一张一合,好像在读唇语一般:“离她远点。”  ………………  在宋予珩的房间里,他问母亲,“其实裴斯承对姐姐挺好的,我这一段时间来了,都看在眼里了。”  “哪里好?”席美郁坐在床边,随手翻看了一下桌上的报纸,“你又没有谈过恋爱,你从哪里知道好不好的?”  “我能看出来啊,就比如说,”宋予珩顿了顿,“我姐在厨房里面做饭的时候,他就会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啊,还会上前帮忙的。”  席美郁忍俊不禁,“这就叫对你姐姐好?平常都是你姐给你们做饭的,裴斯承给你姐做过饭没有?”  宋予珩微愣了一下,这倒是没有。  “我倒是没有看得出他对你姐有多好,”席美郁将手中的本子啪的一下阖上,“你大姐呢?”  “去乡下养胎了,说那里有一个疗养院,环境比较好。”  “你在她这里见过什么人没有?”  “什么人?”宋予珩状似没有听懂母亲的话。  “比如说来看你大姐的人。”  “没有见过啊,一直就只有我和二姐,对了,之前二姨家的苏辰哥也来看一次。”  宋予珩因为已经让宋疏影再三洗脑了,所以就算是面对席美郁,也绝对不多说一句,绝对回答的滴水不漏,席美郁问什么,宋疏影已经列好了一个清单,宋予珩只需要对着上面照着背就可以了。  不过,当席美郁问出一模一样的问题的时候,宋予珩真的对大姐宋疏影的崇拜之情又升高了一个档次,简直就是把妈的脾性摸的透透的。  最后,得出的结果,是杰西卡陪着宋予珩住在这边,而席美郁,跟着宋予乔去华苑住。  当然,也就还有裴昊昱这个小家伙。  裴斯承等到分出神来之后,就先给高铁站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下华筝的情况。  “已经走了,好像是两个人认识。”  ………………  确实是认识,彼此之间,因为郑融,也算是彼此之间的不打不相识?  但是,华筝对于郑融的这个女朋友一点好感也没有,感觉她就是一个骄矜的富家小姐,一点涵养都没有。  同样,裴颖因为郑融的关系,对华筝也并不欣赏。  或许,还有郑融没有告诉裴颖回来的时间,却告诉了华筝,结果还闹了不愉快。  所以,一顿饭吃的食不甘味。  卢璐怀中抱着孩子,因为孩子实在是太吵,从坐下来之后,在卢璐怀里就开始哭个不停,卢璐皱着眉,拿着奶瓶试好温度喂他,他扭着脸不喝,奶嘴塞进口中,直接就把口中的奶给吐掉了,沿着脖子流下来,身上的衣服顿时就湿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卢璐也是急了,直接将阿飞两只手举着向前伸,手中的孩子悬空,两条腿无意识的在空中伸着,可能是因为脚下没有依托,哭的更加厉害了。休吐司才。  “再哭一声,就把你丢出去。”  郑融听了这话,皱了皱眉,而坐在卢璐身边的华筝赶忙就将卢璐手中的孩子给接了过来,“你跟一个小孩子生什么气啊,他什么都不懂。”  卢璐将阿飞抱过来,手触碰到阿飞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就发觉不对劲了。  “怎么这么烫?”卢璐将手背靠在阿飞的额头上摸了一下,“发烧了啊,你抱着他这么久也没发觉他现在浑身都是烫的么?”  卢璐看起来似乎真的没有注意到,表情有一些呆滞,“没有啊。”  华筝摇了摇头,这也就算是最粗心的母亲了吧。  “要去医院。”  华筝转过来,对郑融说了一声,“我陪着卢璐去医院,我们改天再联系,晚些时候,估计予乔会给你电话,她今天去机场接她母亲,所以没办法过来。”  郑融点头。  就算是卢璐的儿子现在没有发烧哭个不停,华筝也是要找借口离开的,她不愿意因为对郑融的女朋友印象不佳,而把这种坏情绪发泄到郑融身上。  裴颖没有说什么,全程一直在安静地吃东西,就算是等到华筝走了,也没有说什么话,直到最后吃晚饭,裴颖抽出纸巾来擦了擦嘴角,才看着郑融说:“原来,你之前说的予乔,就是宋予乔。”  郑融微微愣了一下,不明白裴颖现在忽然提起宋予乔有什么用意。  裴颖之所以会提到宋予乔,是因为裴斯承的女朋友,她一直十分兴奋地叫着三嫂的那个女人,就叫宋予乔。  裴颖顿了顿,接着说:“其实你喜欢的不是宋予乔,而是华筝,对吧?”  郑融手中骨瓷的筷子不小心敲击了一下盘碟,目光已经变得十分冷静,看向坐在对座的裴颖。  “华筝应该不知道,你表现的并不明显,不过我能看出来,因为我像华筝一样对你的时候,你并没有对我像是对华筝一样。”裴颖目光飘忽了一下,思虑了一下是否要说,抿了抿唇,说,“而且你那个朋友卢璐,她也看出来了。”  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应该就是这个道理。  吃过晚餐,郑融和裴颖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餐厅,却不料十分不巧的,在这里遇见了过来应酬饭局的沈易风。  原本走在郑融后面的裴颖,直接上前一步挽上了郑融的手臂,微笑着看向沈易风,“姐夫,你也来吃饭啊?”  沈易风的目光在裴颖脸上停留片刻,跟身边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低语了几句,等身边的人离开,他才向这边裴颖走过来,脸上带着温文儒雅的笑,“小妹,男朋友回来了?”  裴颖歪了歪头,嘴角洋溢着笑:“是啊,放假了嘛,以后就不用你监督我必须按时吃饭了,有男朋友在哦。”  裴颖说着,还搂紧了郑融的手臂,郑融也没有动,就任由裴颖这么搂着,对沈易风微微颔首。  沈易风笑了笑,目光在裴颖和郑融脸上掠过,“按时吃饭就好,我还有饭局,就先上去了,小妹,今天晚上醉的可能会忘记给你晚安电话,提早给你说晚安,拜。”  郑融感觉到,裴颖的手指甲在他的胳膊上划了一下。  虽然不想开口,但是,在到了郑青所住的公寓外,郑融还是多说了一句:“其实从大一的时候,我去你家里吃饭,你姐夫肯定就看出来了,我们两个是假的,只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而已。”  裴颖忽然甩开郑融的手,“不用你告诉我!”  自欺欺人,就是这么个道理,宁可自己发现了装作没有看到,也不想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事实。  郑融和裴颖,算是在大学里学长和学妹的关系,不算熟识,只是认识,但是有一次,裴颖大雨夜在外面淋雨,彻夜不归,郑融就被导员派去找人,找到了裴颖之后,裴颖就忽然请求,说让郑融假扮她的男朋友,然后在过年的时候回一趟家。  郑融那个时候,也正在被哥哥郑青问关于找女朋友的事情不胜其扰,索性就答应了,也算是给了哥哥郑青一个交待。  因为郑青以为郑融一直喜欢着宋予乔,就算是宋予乔出去去加拿大的这几年,也不曾忘记过宋予乔。郑融没有多做解释,反正感情的这种事情,都是越解释越错。  不过,郑融在半年前,接到哥哥郑青的电话,说在公司里见到宋予乔的时候,郑融还是挺惊讶的,还问了宋予乔现在在哪里,过的怎么样。  至于后来,郑青为了接近宋予乔,特意调过去叶氏旗下的那个小公司与宋予乔合作,并且在刚开始的时候任何琐碎的小事都要差遣宋予乔,这些后来在浅语公司的事情,郑融没有听哥哥说过,也完全不知道,原来哥哥也为了他的事情,想要帮他挽回一下宋予乔。  只可惜,或许真的是他表现的不够明显吧,其实,他喜欢的一直都不是宋予乔,而是华筝。  ………………  华苑。  晚餐时间,裴斯承已经在高档餐厅里订好了包厢,请宋予乔的母亲去用餐,但是,席美郁却说:“骨头懒了,不想出去吃饭,就想吃一些家常菜,在国外吃西餐已经吃到厌烦了……”  宋予乔刚想要开口说“我去做”的时候,母亲已经提前说出来:“我想要尝尝我未来女婿的手艺,不知道肯不肯给我这个阿姨一个面子?”  席美郁将“女婿”和“阿姨”这两个词,咬字格外深重。  宋予乔顿时不明白了,都已经说了女婿了,为什么还要叫阿姨。  裴斯承笑了笑,“那阿姨您想要吃点什么?”  “还可以点菜啊,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了我未来女婿,”席美郁有些讶异地看向裴斯承,摆了摆手,“也不需要多难的,今天头一次,我就想吃一碗肉丝面,不要放葱姜蒜,不要酱油,要鲜面条。”  宋予乔一听这个要求,当即就叫出声来了:“妈,葱姜蒜都是调味的,酱油是调色的,都这个时候,从哪里去弄来鲜面条啊,你这不是为难人么?”  “还没有嫁过去现在就胳膊肘往外拐了,你在一边站着别说话,”席美郁略显严厉的目光,从宋予乔身上转移到裴斯承身上,“我女儿说我这是为难你了,你觉得为难不为难?”  “不为难。”裴斯承现在表现的特别平静,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衬衫衣袖挽起,长腿包裹在深色的西装裤下,显得身影颀长优雅。  席美郁的目光在裴斯承脸上过多地停留了两秒,对上裴斯承眼睛,勾了勾唇角,这才又看向宋予乔,“看看,未来女婿都说了不为难。”  宋予乔没话了。  裴斯承不会做饭,这是宋予乔知道的,之前有一次切青椒丝,还是宋予乔教他该怎么切的,差一点切了手。  席美郁抬头看了看,走到墙边,用手指摸了摸墙面上的一幅壁画,“予乔,你陪着我四处看看这房子,看起来还不错,帮我收拾收拾东西。”  “噢。”  宋予乔在陪着母亲上楼的时候,在身后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做了一个口型,“等我下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