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60 你刚刚说是……外婆? (为钻石加更,么么哒)

160 你刚刚说是……外婆? (为钻石加更,么么哒)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7454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16
    在警局里接连三天都是吃的打包的外卖,为了不搞特殊,裴斯承基本上是每顿饭都让黎北去预订一模一样的外卖,然后警局里每个值班的警察都会有一份。而且在裴斯承口中,不怎么样的外卖,餐餐也是会有肉会有菜,变着花样的让警察同志尝鲜。所以,这三天来,这三天来,很多警察都和裴斯承建立了非常友好的关系,这一次临走的时候,还列队送行。  许朔直接就对裴斯承说:“你这来一趟倒好。人心都给我笼络完了。”  身后就有一个小警察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因为老大你比较抠。”  许朔听见了扭头抬脚就踹,“那是警局统一订的外卖,再有一句怨言去扫厕所!”  宋予乔先上了车,而后面裴斯承站在车外,与许朔又多说了一会儿的话。  “这边已经彻查了,确实是和那一帮流窜的毒品贩子有关,只不过你说的这个女人,只是经手,不算是从事贩卖。”  裴斯承蹙眉,“不是从顾青城手里留出去的吧?”  许朔摇头:“顾青城从一开始涉黑,就没有做过毒品。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去做,他那里只有一些特效药。类似于迷药之类的东西,走走擦边球。”  而且,自从去年开始。顾青城已经从黑完全转白,听说是拿出了几个亿入股嘉格,算是嘉格名义上的第七位大股东。  许朔看了看裴斯承的表情,接着说:“这个乔沫,查明是经手的话,也仅仅是受害人,就和宋予乔的性质是一样的……”  裴斯承打断了许朔的话:“那如果不仅仅是经手呢?”  “现在法律上非常严苛。对于毒品上绝对不会姑息。”  裴斯承已经单手打开了车门,“明白了,先走了,后会无期,那个床就捐给你们了。”  许朔:“……”冬尽尤号。  裴斯承说的对,宋予乔也真心不想要再进一次警局了,进过两次,已经够了。  虽然说这两天在警局里都会点外卖,但是裴斯承却吃得并不多,而宋予乔自己,本身胃口也不是很好,全都是裴斯承看着一口一口吃下去的,所以,这一次刚刚出来,临近中午,裴斯承原本说去餐厅吃饭,但是宋予乔忽然心血来潮,想要回去自己包一顿饺子。  裴斯承将宋予乔的手指拿在手心里,手指一根根的揉捏过去,“你还不累?”  宋予乔没听明白裴斯承的意思,“不累啊,而且包饺子不需要费力气的,之前我专门去饭店学过人家包饺子的手法,很轻松,而且包的形状很好看。”  裴斯承根本就没有顾及到宋予乔这么长篇大论的一大句话,只抓住了最开始的三个字,然后直接拉着宋予乔的手,另外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低声道:“不累……我们今晚试试另外一个姿势?”  宋予乔直接将手掌在裴斯承脸上挡开,然后把脸扭向另外一边,看着车窗外。  裴斯承轻笑了一声,看着宋予乔耳侧都有些微红了,存心逗她,便又俯身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前面开车的黎北咽了一口唾沫,腹诽:老板,你真心是够了。  两个人去逛了超市,兴许因为是周末的原因,所以在超市里的人特别多,裴斯承就揽着宋予乔的腰在身边,自己单手推着购物车。  宋予乔在经过食品去的时候,看到了水果罐头,想到裴昊昱特别喜欢吃这种罐头,便站在货架前挑了好久,然后选出两种罐头来给裴斯承看,“你看这两种哪一种好?”  裴斯承扫了一眼,直接从宋予乔手里将两个罐头都丢进了购物车里。  宋予乔走在前面买东西,而裴斯承就悠闲地将手肘弯曲,推着购物车跟在后面。  宋予乔在逛超市买东西的时候都会很仔细,看看后面的生产日期和配料,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会放进购物车内。  裴斯承推着车走在后面,目光一直都黏在宋予乔身上,自己也不挑东西,就看着宋予乔在前面仔细地挑选,遇到拿不定主意要买哪一种,过来询问他,裴斯承就会将两种东西全都丢进购物车里。  “你是不是之前没有逛过超市?”宋予乔在临付账的时候,又将购物车里重复的东西拿出来归位,顺口问了裴斯承一句。  裴斯承点了点头:“嗯,没有。”  “那冰箱里的东西……”  “都是我给黎北列清单,他买的。”  (黎北:是打印出来的清单好吗?而且没有注明要买哪个牌子的,只有后面的四个字——买最贵的!但是他需要每一样都拿起来比较价格……要哭了……)  两个人结账走出超市,黎北已经做好了准备,将东西帮着搬进了后备箱里,开往华苑。  宋予乔本以为裴昊昱也会在家,但是此刻,家里面没有一个人。  “裴小火现在我妈带着还是你妈带着?”进了门,宋予乔在玄关处弯着腰换鞋,裴斯承跟在身后,将手中拎着的东西放在桌面上,回过身来就指正宋予乔。  “应该是咱妈。”  宋予乔换了鞋就去洗手间洗手,索性岔开话题,“要不要让裴小火回来吃饭?”  裴斯承直接两个字拒绝:“不要。”  这种两人午餐的机会,怎么可能再让那个小家伙横插一脚进来。  宋予乔这一次的饺子馅是白菜香菇猪肉的,里面还放了一些新鲜的虾仁,因为买的食材多了,便多在冰箱里放了一些。  裴斯承在刚开始的时候还帮忙倒了一些面粉,结果一下子洒了,搞的两个人身上顿时全都沾满了白色的面粉,裴斯承就顺手在宋予乔粉嫩的脸蛋上抹了一把。  宋予乔索性将裴斯承赶了出去:“别添乱了,我一个人半个小时就搞定了,你在旁边我总分心。”  “为什么分心?”  宋予乔正低着头,抬手擦去脸上被裴斯承抹上的面粉,却被裴斯承将手拉开,然后捏着她的下巴抬起来,用指腹擦去她脸上的白色面粉,又重复问了一遍:“为什么分心?因为我么?”  每次被裴斯承这么挑逗,宋予乔都觉得心上都是痒痒的,脸上发烧,便索性不回答,直接将别开脸,将裴斯承的手打掉,转过身直接进了厨房,顺带将厨房门给关上了。  裴斯承笑了一声,双手插兜,到沙发靠背上拿下来手机来,拨通了顾青城的电话。  “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顾青城说:“大概是后天。”  “你调查的有关叶泽南的事情怎么样了?”裴斯承屈膝,抵靠在沙发上,手肘微屈,“具体的结果是你转交给我,还是我打电话给他?”  顾青城说:“我这边有些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我先把那个私家侦探的电话给你,你联系他,等我回去了之后再说。”  “OK。”  裴斯承拿到顾青城给的私家侦探的电话,就立即打了过去,私家侦探先是口述了一些,说:“具体的一份报告我发到你邮箱里了。”  裴斯承放下手机,走近厨房看了一眼,从玻璃看到宋予乔正站在料理台前包饺子,便转身上了楼,打开电脑,查收邮箱。  邮箱里,确实有刚刚发过来的一份调查。  内容足足有好几页,裴斯承坐在电脑桌前,滑动鼠标,不过几分钟便已经将邮件里的内容给看完了。  这份报告里倒是事无巨细,包括叶泽南最近见到的人,有私人的,也有公事上的。  裴斯承向后靠在椅背上,双手搭在桌面上扣紧。  这份报告里还有关于叶氏内部的一些倾轧,最近有很多叶氏丢失近百万的合同的事情,就都是叶家的内鬼捣乱的。  裴斯承闭了闭眼睛,他知道叶泽南作为一个公司的掌权人确实还需要历练,却没有想到,叶泽南根本就还是没有到份儿上,叶氏这三年也不知道是如何撑到现在的,现在将账务调出来一查,才知道里面究竟是有多大的亏空。  只不过,叶泽南身边的这个女人也真的是狠。  夜色里出来的女人?  那顾青城是不是也清楚了?  ………………  在厨房内,宋予乔包了五十个饺子,看已经十二点半了,裴斯承可能等的不耐烦了,便先将剩余的饺子馅放在了冰箱里,等晚上母亲和裴昊昱来了再包剩下的。  五十个饺子,宋予乔包的个儿大皮薄。  当饺子正好端上桌的时候,外面的门开了。  裴昊昱两手端着一盆花进来,听见里面有动静简直惊呆了,愕然瞪大了眼睛,心里还在想,如果是坏人,现在只有他一个小孩子肿么办?没关系,他手里有花盆,直接砸过去!  于是,小家伙手里抱着盆栽,挡在自己面前,然后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走过来。  但是,向前走了两步,就看见了在餐桌边的乔乔和老爸!  桌子上香喷喷的一盘是什么东东?  宋予乔看着裴昊昱将一盆花举过头顶,小鼻头上还有沾着的泥土,忍不住笑了出来:“去哪儿玩儿啦?”  “是外婆带我出去玩儿啦。”  裴昊昱瞬间就想要将花盆丢在一边,但是心想到外婆说的一定要轻拿轻放,便撅着屁股将花盆好好地放在地上。  宋予乔和裴斯承听见裴昊昱的这个称呼,两个人同时都愣了一下。  裴斯承手中象牙白的筷子在餐碟上叮当响了一声。  宋予乔蹲下来:“小火,你刚刚说是……外婆?”  裴昊昱重重地点了点头:“是啊,乔乔的妈妈,让我叫她叫外婆的。”  宋予乔心里有些激动,母亲这么说,难道是同意了么?  席美郁还在花卉市场买一些花花草草,这一点上,她和女儿是一样的,喜欢养花,看着绿色植物就觉得心情愉悦。  她刚刚挑好了一盆滴水观音,就接到了女儿打来的电话。  席美郁看了看时间,看来裴昊昱已经回到家里了,宋予乔打电话的来意她也就明白了。  宋予乔拿着手机站在阳台上,心里略有一些忐忑,“妈,你这是同意了么?”  席美郁说:“裴小火是你的儿子,不管他爸爸是谁,都是我的外孙,我认下了,但是,我并没有承认裴斯承,予乔,其实,这事儿是放在你手上的,我已经联系过奥里奇博士了,他说可以利用催眠,恢复你潜意识里的记忆,在记忆上不会有缺损。”  “那段记忆……很不好么?”宋予乔想了想,还是用了这样的一个词,因为她察觉到母亲对裴斯承的敌意,也许并不是从现在开始的,而是从五年前的时候。  “具体的情况我告诉过你,小乔,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结果,”席美郁说,“结果就是你精神上出现了问题,甚至……所以,决定权是在你手里的。”  宋予乔没有说话。  母亲这种说话的语气,让宋予乔莫名地觉得不安。  “你可以这样稀里糊涂地嫁给裴斯承,我不会有意见,也可以选择让奥里奇博士帮你恢复记忆,然后在思虑,是否要嫁给裴斯承,”席美郁顿了顿,“妈妈并没有逼你,予乔,只是在帮你做决定,你现在才二十几岁,妈妈不想让你后半生都有所缺憾。”  宋予乔放下母亲的电话,回过神来,背靠着阳台上的栏杆,透过窗户看向坐在餐桌边的父子两人。  裴昊昱吃的狼吞虎咽,一边吃还一边说:“好吃,好吃。”  而相反,裴斯承吃的特别娴雅。  裴斯承是宋予乔见过的吃相最好看的人,之前有一次去吃手抓羊肉,宋予乔觉得自己在吃手抓羊肉的时候都有些不雅,但是相反,裴斯承吃手抓羊肉竟然能吃出正在吃西餐的感觉,简直是让人羡慕嫉妒。  最后,等到宋予乔出去的时候,盘子里还剩下八个饺子。  裴昊昱盯着那几个饺子流口水,但是却没有动筷子,因为老爸说了,这是要留给乔乔的,不能吃。  等宋予乔从阳台上走出来,裴昊昱就坐直了身体,“乔乔,这是给你留的饺子!要是我不看着,老爸都要吃光了!”  宋予乔走过去,摸了摸裴昊昱的头,“小火吃,阿姨不饿。”  裴昊昱一听就乐了,刚想要直接下手抓饺子往嘴里塞,老爸就在一边清了清嗓子,“不饿也要吃,过来坐下。”  裴昊昱一听老爸又出来当老好人了,便急忙附和:“是的是的!中午饭一定要吃,老师说过,一天要吃三顿饭哦。”  虽然每天裴小火小盆友都吃五顿饭,还外加加餐,才能吃到现在体重超标。  宋予乔抬头看了一眼裴斯承幽沉的双眼,抿了抿唇。  父子两人,她真的舍得只要一个么?  吃过午饭,裴斯承需要去公司一趟,而宋予乔已经约了方照,两人都要出门,裴昊昱一个人在家,宋予乔不放心,虽说裴斯承以前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将裴昊昱一个人锁在家里,特别是裴昊昱刚会走的时候,甚至是用绳子拴着床柱锁在屋子里,吃喝拉撒全都在一处。  “那我带着他出去吧。”宋予乔牵着裴昊昱的手,“反正我去见朋友,不是什么正式场合。”  裴斯承点了点头:“路上小心,什么时候结束了,我让人去接你。”  “不用,我正好拉着小火散散步。”  ………………  宋予乔和方照是约在一家茶餐厅里,她拉着裴昊昱到的时候,方照已经要了一杯饮品。  当方照看见宋予乔走过来,手边竟然还拉着一个小男孩的时候,着实是愣了一下。  他吃惊地问:“这是……?”  裴昊昱现在最喜欢的就是自我介绍了,一听到有人问他,立即就立定,双臂垂在两侧,一字一顿十分响亮地回答:“我叫裴昊昱,小名裴小火,我爸爸是裴斯承,我爷爷是裴临峰!”  宋予乔:“……”  方照一听就明白了,之前听有人说,裴斯承身边多了一个女人,原来就是宋予乔。  “原来是真的,我还以为是我道听途说了,都是他们瞎说的。”  宋予乔笑了笑,对方照说:“你先等一下,我去把小火送到前面的玩具屋里。”  这家茶餐厅与上一次裴斯承带着宋予乔过来的是同一家,宋予乔在台前给裴昊昱买了一杯奶昔,然后将他送到玩具屋外面,帮他脱了鞋,“阿姨现在要去和那个叔叔说话,你在这里先一个人玩儿一会儿,千万不要乱跑,懂了么?”  裴昊昱重重地点了点头,喝了一大口奶昔,嘴角全都站着白色的奶液,“懂了,一定不会乱跑。”  宋予乔摸了摸裴昊昱的头,抬手将裴昊昱嘴角的奶昔给抹去了,“乖。”  不用宋予乔交待,裴昊昱也绝对不会乱跑的,他会站在玩具屋的玻璃外墙立面,眼睛会一会儿一看宋予乔所坐的位置,以防乔乔跑掉。  宋予乔已经吃过午餐,所以在方照要点一些东西吃的时候,只要了一杯喝的饮品。  方照双手放在桌面上,叹了一口气。  宋予乔知道,方照既然叫了她出来,必定是说有关于叶泽南的事情。  方照看着手中的一杯红茶,喉头上下滚动了一下,“泽南他……”  这种话,让方照来说,真的说不出口,他便直接从包里拿出来一份叶泽南的体检报告单,之前告诉过叶泽南是没有备份的,在电脑里确实是没有备份,可是方照却提前打了两份出来,叶泽南拿走的是原件。  宋予乔有些狐疑了。  “这是什么?”  方照说:“泽南前几天在医院里做了一次全身检查,因为他说自己总是莫名其妙的心悸,然后出现幻觉,以为自己是心脏出了问题,但是现在你看看报告单。”  宋予乔不懂医学上的这些术语,方照便将有问题的那一项指给宋予乔看。  “你看,尿检呈阳性。”  这个宋予乔清楚,是基本的常识,在重要的体育赛事之前都会检查,查看是否服用过兴奋剂,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吸毒,不过在一些药物中,有可能也含有一些特别的物质。  方照看着宋予乔的神情,已经知道她是看懂了,于是,顿了顿,说:“泽南是吸毒了。”  宋予乔手中的体检报告单被她的手指蜷曲攥的一下子皱皱巴巴了。  方照知道宋予乔会有这种惊愕的表情,便解释道:“我已经问过他了,他没有否认。”  宋予乔完全说不出话来。  随即,她忽然想起来,在大约一个半月前,她还没有从浅语离职,跟随郑青去叶氏参加会议,在叶泽南的办公室里,他却忽然发疯了一样,将她按在墙面上。  难道,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方照说:“我知道这样说并不合适,因为你毕竟已经和叶泽南离婚了,本就没有了关系,可是,现在泽南自暴自弃,他谁的话都不听,我的话听不进去,而他母亲……可能现在还不知道泽南吸毒的事情……”  宋予乔将体检报告单推过去,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嗯,我确实是跟他没有关系了。”  “泽南现在就是被蒙蔽了双眼,需要有人来叫醒他,”方照说,“他从高中的时候,就最听你的话,你现在去说……”  宋予乔摇了摇头,打断了方照的话:“那是从前的事情了,不要再提了,现在怎样,谁都说不准了。”  “对不起,”方照说,“不过我还是想要请你帮帮忙,兴许你说他,他会听呢?趁着现在他的毒瘾还不大,尽快戒掉,总比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要好。”  宋予乔垂下眼睑,没有说话。  方照说:“我知道我这么说过分了,但是我上一次在医院里见到泽南的那一次,说真的,我都觉得跟往常大不一样了,身上那种气息,好像是要濒死的……”  宋予乔沉默许久,才说:“你把叶泽南现在的手机号给我,我稍后自己联系他。”  其实,叶泽南的手机号还是原来的那个,不过已经删除了。  方照看着宋予乔从玩具屋里拉起了那个小男孩,一同从门口走出去的身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其实,当初的方照,和华筝她们认为的是一样的,认为叶泽南和宋予乔真的是能从高中,牵手到大学,等到年龄够了就领证,一直牵手走到坟墓里去的。  可是,最终成了现在这种陌路的样子。  只希望,这一次宋予乔能说得动叶泽南。  ………………  宋予乔拉着裴昊昱走在路上,没有说话,一直在想,是否要去见叶泽南,就算是要去见,也要事先告知一下裴斯承。  裴昊昱一跑一跳的,抬头看着宋予乔的脸色,“乔乔,你不高兴了吗?那我唱歌给你听吧。”  宋予乔还没有回答,裴昊昱自己就已经开始唱歌了,唱的正是前两天单曲循环播放了无数遍的《好爸爸坏爸爸》。  裴昊昱小脑袋一摇一摇地唱的十分嗨皮,还问宋予乔:“你听出来我唱的是什么歌了么?”  说实话,宋予乔是真没有听出来,但是还是随便猜了一个:“蓝精灵?”  “……”  裴昊昱小小的自尊心受到了挫伤。  宋予乔没有打电话给裴斯承来接,而是拉着裴昊昱沿着马路一路走过去,却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叶氏总公司的门口。  她停下了脚步。  身边,裴昊昱也停下了脚步。  宋予乔拿出来手机,将刚刚存着的叶泽南的手机号码给翻了出来,  “叶泽南,我是宋予乔。”  叶泽南在接到宋予乔的电话的时候,刚好乔沫进来帮他换下手中的茶杯,手没有稳住,茶杯一下子打翻,里面的茶水立即浸透了桌面上的文件。  叶泽南让乔沫在桌边收拾,自己站起身来接通了电话,只听宋予乔说:“我现在在你公司楼下,你有时间下来么?我们谈谈。”  ………………  在叶氏总公司对面,有一家星巴克。  宋予乔就把地点约在这里。  叶泽南站在窗前,从窗口向外面看了一眼,因为距离太高,根本就看不清楚,哪一个是宋予乔,但是他还是多看了一眼。  乔沫将文件收拾干净,叶泽南将西装外套抓在手里,已经准备下楼去了。  “叶总,你现在要出去么?还有半个小时就是……”  叶泽南说:“如果来得及,例会就开,如果我没有回来,你就通知取消。”  “是。”  乔沫看着叶泽南的背影,手指蜷曲起来握成了拳头,将桌面上的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听到嘭的摔裂声,看见地面上四分五裂的玻璃碎片,她才稍微平静了下来。  ………………  星巴克内,宋予乔挑了一个进来之后,一眼就可以看到的位置,坐下。  不知道会对叶泽南说一些什么话,所以,不能让裴昊昱坐在旁边,现在的小孩子都有敏锐的察觉力,听见什么就会学什么。  但是,应该把他安置在哪里呢?  巧的很的是,裴昊昱眼尖的看见了言言。  杜佳茵抱着言言来星巴克买外带的咖啡,转身在这里见到宋予乔也是很惊讶。  宋予乔说:“我在这里约了人见面,你能不能帮我先看一下裴昊昱?”  杜佳茵欣然应允:“嗯,这里人太多,我先拉着他去外面的车上了,”杜佳茵指了一下,“看见外面的那辆银白色的车了么,小五在里面。”  宋予乔蹲下来对裴昊昱说:“你先跟着阿姨去外面的车上等,好么?”  裴昊昱一双眼睛发光,正仰着头盯着缩在杜佳茵怀里的言言,“好啊,乔乔你要快点哦。”  不用宋予乔叮嘱,裴昊昱看见小言言脚步也就挪不动了。  等杜佳茵一只手拉着裴昊昱出去,宋予乔才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怕现在喝咖啡晚上睡不着,便只要了一杯冰水。  再回头,看见叶泽南已经从门口走进来了。  叶泽南穿着一件深色的西装外套,并没有系扣子,身上看起来还算清爽,只不过,就连宋予乔都看得出来,他的精神不大好。  叶泽南也看见了宋予乔,便向她这边走过来。  宋予乔端起手中的冰水喝了一口。  心上的伤口有过,在这三年里,伤了再愈合,然后再受伤,再愈合。  直到现在,她看见叶泽南的时候,再没有了波澜。  是的,伤口有过,但是,愈合的却是那么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