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62 滚出去,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钻石13900加更,么么哒)

162 滚出去,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钻石13900加更,么么哒)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4573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17
    叶泽南微微蹙眉,有些困惑:“为什么?”  裴玉玲之所以会想都没有想就直接脱口说出来,完全是因为,她第一个念头。想到的就是叶家。  一旦叶家的人知道了,那么,现在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叶氏,也就要被他们夺去了,更不要说乔沫那边的硕州还会不会给予支持。  “现在就算是不用去戒毒所,也可以戒毒,”裴玉玲说,“你在家里,这件事情谁都不要说。以后你不要去见宋予乔了,这包东西我先收走了。”  叶泽南尝到过那种毒瘾发作被侵蚀的感觉,在家里,他根本就保不准会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而且没有约束。  裴玉玲已经站起身来,“你先下来吃饭,之后的事情随后再说。”  但是,叶泽南对于母亲的话,现在已经不是全然听从了,他有自己是非明辨的能力。  ………………  第二天,裴斯承公司里虞娜调任。宋予乔便跟去了公司。  因为席美郁这两天忙于调研的事情,无心照料裴昊昱,于是一大早。裴斯承便开车将裴昊昱送去了裴家大院。  裴昊昱十分不忿,“为什么乔乔能去老爸的公司,我就不能去。”  裴斯承没有回答。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一旦是小家伙你去了,乔乔原本百分之百在他身上的精力就要被分走一半,所以你不能去。  裴昊昱又被忽视了,他长得这么高高壮壮的,为什么总是被忽视!  到了裴家大院,裴昊昱死活都不下车,这一次就连宋予乔下来抱都决不妥协。  直到。小家伙听见了院子里有汪汪汪的狗吠声。  “大伯伯的大狗狗来了?”裴昊昱从后座上爬起来,瞬间就瞪大了眼睛。  裴昊昱麻溜地从后座上跳下来,飞一般的向院子门口跑去,果然就看见了贝勒一张面瘫狗脸,原本还在拼命的吠叫,一看见裴昊昱就卧在了地上,晒太阳。  裴昊昱就只是看了一眼贝勒,后面老爸的车就开走了。  他向前追了几步,狠狠地跺脚,“你们走吧!走了永远就别再来接我了!”  宋予乔从车外后视镜看见裴昊昱急的又蹦又跳的样子,用手推了推裴斯承的大腿,“回去吧,接上他去公司没有问题的,不是还有于欣欣么,让她跟着你去做会议记录。”  宋予乔柔弱无骨的手在裴斯承的大腿上一推,裴斯承觉得大腿上的肌肉瞬间就绷紧了,不过宋予乔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因为裴斯承在开车,所以她便去推裴斯承的腿,只不过只是一下,在裴斯承有所动作之前,就飞快的移开了。  裴斯承深呼吸,开口时声线微哑:“你不能让他太黏着你,不利于小孩子的成长,现在他要学会独立。”  宋予乔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她对裴斯承的话不疑有他,或许真的是她太想将缺少裴昊昱的这五年的缺憾弥补过来了,才会过分的溺爱了?可能是她自己不觉得,旁人都看小家伙很黏宋予乔。  只不过,旁人眼中,裴斯承更黏宋予乔,恨不得上洗手间都跟在身边,生怕一不留神就跑了。  宋予乔问:“虞娜是调任去哪里了?”  裴斯承说:“叶氏总公司,她是过去负责一个项目的,暂时在叶氏,已经和叶泽南打过招呼了,叶氏公司的亏空实在是太大。”  宋予乔也知道因为裴家的关系,叶氏和裴氏一直以来都有合作,虞娜是那种工作能力特别强的,如果到了叶氏帮叶泽南,应该不会有问题。  “叶泽南确实是吸毒了,我昨天就是去劝他戒毒。”  裴斯承点头:“嗯,应该去戒毒所,但是也需要再过几天,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已经交待虞娜了,虞娜之前在戒毒所里做过志愿者,不会出事。”  宋予乔忽然想到叶氏董事会给她打的电话,就顺便说了一句:“周五的时候叶氏开董事会,给我打电话了,具体好像就是针对叶泽南的去留问题,我去不去?”  裴斯承已经将宋予乔的手握在了手心里,“你想去就去露个脸,不想去就写一份委托书,让虞娜代你出席。”  ………………  虞娜早上来到叶氏,就首先对叶氏的员工笼络了一番,每人一杯星巴克外带的加冰的咖啡,包括乔沫。  但是,乔沫接过助理手里递过来的咖啡,直接就扔进了手边的纸篓里。  虞娜挑了挑眉,摇头道:“真是可惜了。”  叶泽南按下内线,要虞娜进去,乔沫跟在后面,要帮叶泽南换一下手边的咖啡杯,虞娜将手中星巴克的杯子举起来,“不用换了。”  叶泽南看了乔沫一眼,“不用换了,你先出去一下。”  办公室的门关上,虞娜将嘴角的笑意收起来。  叶泽南指了指一边待客的沙发,“你坐。”  虞娜没有坐,依旧是站着,在裴斯承身边的历练,根本就没有上司面前坐下的条例。  虞娜问:“叶总,这些天,你的饮食全都要经过我的把关,我想问一下,你最近一次吸毒,是什么时候?”  叶泽南知道虞娜的用意,既然宋予乔都知道他沾上了毒瘾,裴斯承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告知了时间,闭了闭眼睛,显得异常疲惫。  “在后天,就有叶氏的董事提出来的董事会,我已经知道了肯定要被免职,最近手中丢掉的单子太多,而且这个季度比同期减了一半的利润率。等到后天的股东大会结束,我就去戒毒所。”  虞娜点了点头:“不过,裴总的意思,染上毒瘾这种事情,公布出去首先对叶氏会产生不好的影响,其次,是需要被拘押的,所以,戒毒所这种地方可以不必去,等到董事会结束,你跟我走,我会全权负责你戒毒的有关事宜。”  “嗯。”  叶泽南虽然说对裴斯承这个小舅舅从来都不服,但是,裴斯承做出来的成绩,以及以一己之力将裴氏推送到一个高度,都是他所不可比拟的。  有些人,真的是只能仰望的。  叶泽南想通了,便也只能将这种不服,都压在心底里。  虞娜在临走出办公室前,说:“外面的那个乔沫,你最好不要再接近了,这两天我会制造一个比较大的错处,然后你直接将她炒掉,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知道你现在看的还不够清楚,但是总有让你看的清清楚楚的一天。”  叶泽南揉了揉眉心,看向站在办公室内,身穿套装,身影笔挺的女人,“虞娜,你跟在裴斯承身边当特助有几年了?”  虞娜微微一笑:“从我大学毕业,到现在,五年,我是从国外就开始跟着裴总的。”  叶泽南看了虞娜两眼,看着她在淡妆之下精致的眉眼,“但是我看到你资料上写的才二十五岁。”  “是的,”虞娜说,“我是十六岁上的大学。”  ………………  在叶氏的这两天里,乔沫看虞娜很不顺眼,不过她哪里是跟随在裴斯承身边五年已经学得五分精髓的虞娜的对手,不过两天,全办公室内行政办的人,就已经完全将乔沫排除在外了。  原本,办公室的人,都非常忌惮叶总对于乔沫的荫蔽,知道乔沫是直接空降过来没有经过任何招聘公告,所以拽一点大家也就都谦让一些,而虞娜,竟然是从裴氏直接调任过来的,比乔沫的面子还要大,但是人家却没有一点脾气,待人和煦,而且工作上又一丝不苟,而且还时常喜欢多买一些东西,分给全办公室的人。  其实,人心就是从这么一点小恩小惠上逐渐笼络过来的。  虞娜接触人情世故很早,所以有很多地方,根本就不用裴斯承多说,只看只听,便懂得了。  直到,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虞娜说晚上要和大家伙去聚餐,她买单。  忽然,楼上的助理小婷打过来电话:“娜姐,你快点上来,叶总办公室里有摔东西的声音,乔秘书进去了。”  因为虞娜曾经交待过,注意乔沫,只要是进出叶泽南的办公室,一定要通知她。  虞娜神色一凛,拍了拍手:“大家先去定场子,我稍后就到,想吃什么想玩儿什么都尽管尽兴,我到时候带着钱包过去。”  说完,她就上了楼,让身后的小婷也先去跟着大家找地方玩儿,“订好了地方给我发地址,我就过去。”  不想让小婷上来,是因为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叶泽南办公室里发生的任何事情。  叶泽南办公室的门是反锁的,虞娜皱了皱眉,将事先备好的备用钥匙将门打开,就看见叶泽南正伏在办公桌上,地上满都是从办公桌上撒落下去的东西,玻璃杯茶壶碎了一地。  而乔沫,正端着一杯水。  虞娜的高跟鞋踩上满地的玻璃碎片,走过去,不待面前的乔沫反应,直接抬手就将她手中的玻璃杯打翻在地,“滚出去。”  乔沫握紧了手心,嘲讽地笑:“你有什么权利指挥我?”  虞娜一笑:“就凭我现在比你的职位高,滚出去,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乔沫看了一眼正处于毒瘾边缘的叶泽南,冷笑了一声,虞娜跟在乔沫身后就出了门,先反手将办公室门关上,居高临下的盯着乔沫。  “你自己做了些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虞娜说,“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来叶氏上班了。”  “这句话你对我说没有用,你是叶氏的总裁么?你有能力裁员么?”  虞娜冷冷说:“我奉劝你,如果还想再叶泽南心里留下一丁点好印象,你明天就识趣的不要来。”  说完,虞娜便打开身后的门想要进去,却不料乔沫直接抬手臂想要扇她的耳光,虞娜皱眉,直接拿出了防狼器在乔沫手臂上来了一下,乔沫顿时被电的惨叫了一声。  虞娜挑眉,手中的防狼器在指尖转了一圈,“原本只是买来玩玩的,没想到乔秘书成了第一个试验品,效果不错,我准备明天给全办公室的人每一个人配发一个。”  办公室里的爆发出叶泽南压抑的低吼声,虞娜便立刻转身,没有再理会乔沫,进了办公室。  乔沫看着叶泽南的办公室门,就算是门关上了,还是隐隐约约能听到里面发出的响动。  她冷笑了一声,叶泽南的毒瘾发作了,看看如果没有她手中的白粉,他要怎么过下去,她根本就不信,已经染上了,会轻易戒掉,她从一开始就说过,要叶泽南离不开她,是真的,离不开她。  她爱他,他离不开她。  叶泽南永远都是她一个人的!  ………………  办公室内。  叶泽南现在双眼都是红的,体内那种难以复加的烧灼感,似乎五脏六腑都已经被虫蚁啃噬完全掏空了,就算是将桌上的所有东西都摔了,还是非常难受,此时,他真的渴望着那一小包白色的粉末。  是真的渴望。  但是,他答应了宋予乔,要戒毒。  虞娜站在门口没有动,她知道,她没有力气去跟叶泽南对抗,只能任由他发疯一般的将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扫落,等他的力气渐渐耗尽了,再走过去直接用铐子将他拷在座椅上。  不过,叶泽南现在难受的样子,虞娜见了,心里也是一揪,莫名的揪心。冬布共扛。  这一次,裴斯承之所以要虞娜过来帮忙,也是因为虞娜在大学期间去戒毒所里做过志愿者,服务了将近三个月,知道关于应对暴动的戒毒者的一些方法。  叶泽南力气似乎已经耗尽了,他颓然地坐在了地面上,两只手直接按在了满地的玻璃碎片上,突如其来的疼痛,终于拉回了一丝丝他尚存的理智。  虞娜踩着玻璃碎片走过来,一把将叶泽南从地上拉起来,翻倒在地面上的椅子扶起来,将叶泽南按坐在椅子上,叶泽南有力挣了一下,将虞娜推了一个踉跄,虞娜反手就毫不留情地在叶泽南的手臂上用防狼器电了一下。  叶泽南咬着牙没有出声。  “我知道你这一次的毒瘾已经过了,”虞娜退后两步,“医药箱在哪?”  “下面的柜子里。”叶泽南有气无力地说。  叶泽南的手掌心里全都是玻璃碎片浸透出来的鲜血,虞娜拿出来医药箱,一只手握着叶泽南的手腕,先用镊子将他手心里嵌着的玻璃碎片一块一块地挑落,然后用酒精消毒,纱布缠上。  叶泽南疼的浑身冒冷汗,两只手虞娜都已经帮他处理过以后,叶泽南的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头的冷汗。  虞娜整理医药箱内的东西,低垂着头,将医药箱阖上,说:“我们统一口径,如果有人问你手是怎么伤的,你就说是乔沫顶撞了你,然后捏碎了玻璃杯。”  叶泽南听了虞娜的这话,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觉得好笑,“那两只手,应该怎么解释?两只手同时捏碎了玻璃杯?在表演特技么?”  虞娜已经将医药箱重新放了回去,“那你自己找借口,你自己休息一下,十五分钟以后,我过来帮你整理办公室。”  叶泽南现在办公室里一片狼藉,必定是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而叶泽南自己双手受伤,也不可能自己动手打扫,便都落在了虞娜一个人的肩上。  叶泽南现在已经完全正常了,只不过站着的时候还是有些发抖,需要靠着墙面才能站稳,在一旁看着虞娜整理东西。  虞娜弯腰扫地,擦桌子,将文件重新归类,就在想,裴斯承口中说的这双份工资果然是不好赚的,需要陪着一个随时都会疯掉的人,而且还有一个已经疯掉的女人,黎北,你真该庆幸,过来这里的这个人不是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