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69 你想要装到什么时候? (钻石14600加更)

169 你想要装到什么时候? (钻石14600加更)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596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20
    卢璐说今天外出有事,打电话让华筝来帮她带一下阿飞。  正好华筝的礼服店里最近并没有接到关于设计的单子,便乐意之至地过来了。  卢璐将奶粉,纸尿裤和必备的一些东西全都放好。就出了门。  阿飞其实是一个特别乖的小孩,只不过是智商上有问题,却是十分好哄,华筝先用奶瓶喂了他喝奶,然后就坐在摇篮车边,这边开着电视,这边逗他,教他叫爸爸妈妈。  不过,就像是这种婴孩,已经一岁多了。别说走了,就是连爬都不会,不会说话,就连一个啊都不会说,只会从喉咙里呜呜咽咽的,听了人觉得心里难受。阿飞向一个地方盯的时间久了,两个黑眼珠就聚到了一起,好像是斗鸡眼一样。  华筝叹了一口气,拿了一个小拨浪鼓,在他眼前晃了几下。才将阿飞的斗鸡眼给调整好了。  然后,阿飞就尿尿了。  华筝当时就有些局促,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将阿飞抱起来,而是拿着旁边的尿布给阿飞盖了上去。  然后华筝自己愣怔了一下,都为自己这种动作给逗笑了。  毫无预兆的就尿湿了,对于照顾孩子根本就没有经验,早知道就让无所不能的表嫂过来了。  华筝将阿飞抱着放在床上,帮他将身上被尿湿的衣服脱了下来,结果愕然发现在阿飞的大腿上,有两个青色的掐痕,她心中一凛。  之前宋予乔其实告诉过华筝。曾经在阿飞的背上看到过有青,很奇怪的痕迹,但是路路说是胎记。  宋予乔说的时候也并没有在意,华筝听的时候也不在意。但是现在华筝猛然回想起来,头脑中忽然就闪过一道惊电,她快速地将阿飞抱起来,然后将他上面穿的小衫撩起来,背后根本就没有宋予乔所说过的青的胎记。  华筝常识性的将手在阿飞的背上微微用了一点力气去捏。刚刚碰到他就开始哭了起来,华筝便立刻缩回了手,改为轻拍轻抚。  所以,华筝觉得自己是想对了。  没有错,卢璐竟然经常掐孩子,谁身上会有这种几个指印一样的胎记呢。  华筝心下觉得一阵凄凉,她为阿飞换上纸尿裤之后,便将阿飞放在了她的婴儿床上,手中一摇一摇地哄她睡觉。  华筝拿着手机,这件事情确实是要给卢璐说清楚的,只不过她不知道这件事情是要现在就打电话。还是要留到晚上卢璐回来的时候再说,毕竟卢璐今天出去说是有要紧事要办。  整这么想着,手机就响了,是来自郑融。  华筝就直接接通了。  郑融问:“现在在哪里呢?刚才给你发信息没有回。”  “我在路路家里帮她看阿飞,她今天出去有点儿事儿,”  然后郑融就说也过来,正好路上买一些东西当晚餐吃。  不过五分钟,门铃就响了,华筝还在想怎么这么快,一开门,门外站着的却是宋予乔。  “哎,你怎么来了?”华筝奇道,“看来今天我们几个要聚齐了。”  宋予乔直接走进来,问:“卢璐呢?”  门外有阴影,将宋予乔遮在阴影里,等到她进来,华筝才发现,宋予乔的脸色惨白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但是鼻尖上分明却冒着汗珠。  “卢璐今天在外面有事,我来帮她照看一下阿飞,”华筝一把拉住宋予乔,发现她的手冰凉刺骨,“你是不是生病了?”  宋予乔直接甩开华筝的手,在房间里面都找了一圈,没有卢璐的影子,才转过身来,刚刚身上那种强硬的气势陡然松懈了一下,“我很累,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像现在这么累。”  “怎么了?”华筝觉得宋予乔表现的有些古怪了。  宋予乔直接走向客厅里的软沙发,说:“我想要躺一会儿,就一小会儿。”  华筝便也没有再多干扰到宋予乔了,给宋予乔从卧室里拿了一条毯子,给她盖上。  宋予乔根本就没有睡意,只不过她现在不知道该如何给华筝说,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要打车到盛庭来找路路,找到卢璐又要说什么,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她和叶泽南也早已分道扬镳。  她现在很乱,真的需要静下来好好地想一想。  ………………  叶泽南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乱跑,只适合在一处静养,虞娜说:“我去带你妈妈去医院看病吧,你还在这里呆着。”  叶泽南看了虞娜一眼,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已经将头发给扎了一起来,连同额前的头发一起,露出光洁的额头。  虞娜忽然起身,直接抓了叶泽南的手腕就往卧室里走。  “我要去找你妈,别墅里你一个人呆着不放心,”虞娜说,“我需要把你锁住,我在路上的时间往返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载着你妈妈去医院需要至少两个人,现在是两点半,我六点半之前会回来,但是这几个小时,你就好好地在卧室里呆着。”  虞娜将叶泽南锁在床头上,用了一副铐子。  叶泽南注意到,现在这一副铐子已经裹上了一层玫红色的绒布,他的手腕碰不到冷硬的金属,虽然说上一次被铐子在手腕上的印迹还留有。  “这是从哪儿弄来的布?”叶泽南问。  虞娜说:“我的口罩不用了,剪了,帮你裁上了,这次你再毒瘾犯了也不会硌着手。”  她将叶泽南拷在床边,向后走了两步,又检查了一下房间里的东西摆放,说:“应该都已经收拾好了,那我就去接你妈妈了。”  虞娜刚走到门口,叶泽南就在身后叫住了她。  “等下,”叶泽南说,“你去四个小时的话,我想要去卫生间怎么办?”  虞娜的脸有点红了,直接转身进了卫浴间,走出来,“有两个选择,第一,我把你铐在卫生间里,里面有金属的焊接位置,很牢固,第二……”  她从身后拿出来一个痰盂,“呃,你还在床上,有需要的时候用这个。”夹杂司巴。  叶泽南:“……”  最后,还是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虞娜将叶泽南的双手铐住,然后反锁在卧室内,卧室门和窗户上都安有报警器,只要是强行出入,报警器都会连着虞娜的手机,得到信息。  都准备好了,虞娜才拿着车钥匙出了门。  她照例是开着叶泽南的车,因为虞娜先前买过一辆车,中档的国产车,但是后来因为家里母亲生病,便以九成新的二手车嫁给卖了出去,一直到现在还都没有买车,一般去上班就是挤地铁或者是坐公交。  叶泽南的车算是不错的车,性能不错,虞娜车技很好,一路上都没有什么状况,就到了叶家。  裴玉玲正躺在沙发上,难受的捂着心口,虞娜进了门。  “怎么是你?”裴玉玲看见了虞娜顿时吃惊,语气里有明显等到反感,“我儿子呢?”  虞娜没有二话,直接走过去:“还能自己站得起来么?用不用我扶你去车上?”  裴玉玲见虞娜俯身想要抓她的胳膊,直接甩掉,“你想干什么?”  虞娜皱了皱眉:“那好,你可以走,那就自己走,是叶泽南让我过来接你的,去医院,你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难道自己不清楚么?非要到了濒临临界点的时候才打电话来麻烦自己的儿子,他现在在戒毒,不能有外界的干扰,现在才只是刚开始,到后期的时候会越来越艰难。”  裴玉玲刚才听了刘姐的一番说教,现在又是虞娜的说教,已经烦透了,“你说这些话有什么用,你来干什么,来管我?”  虞娜抱臂:“豪门太太,我也不想管你,不过奈何你这人就是不省心需要人管,你现在去不去医院?”  裴玉玲现在心口非常难受,虽然刚才已经吃了几粒速效救心丸,只不过是好了一阵,又开始难受,现在站起来双腿有些打颤,虞娜便直接扶住了她。  裴玉玲想要从虞娜的手中挣脱出去,虞娜便索性松手,裴玉玲踉跄了几步要摔倒了,本能地抓虞娜的衣角,虞娜便再一次扶住了她。  “现在既然是出了事,就好好地跟我去医院检查,我是代替叶泽南来的,虽然说你这个当妈的很不合格,但是你出了什么事情,你儿子照样会是最慌张的一个。我听叶泽南说你在之前就已经虽然说我每个月工资就那么多,但是我每个月都拿钱给我爸妈去做全身检查。”  裴玉玲现在也是浑身无力,必须要有一个人扶着,索性也就不再推开虞娜,听了虞娜这句话,就问:“你爸妈是做什么的?”  虞娜看了一眼裴玉玲,毫不在意地照实说:“我妈开个早餐店,起早贪黑的忙,我爸原来是出租车司机,现在退了也在家里帮我妈。”  裴玉玲一听这种出身,也就对虞娜爱理不理了。  虞娜无所谓,别人如何看自己那都是别人的事情,就像尚且还是很小的时候,上小学,虞娜所在的班级,攀比现象特别严重,她父母刚好那一年都下岗了,然后自己学了早餐,卖早点,别的学生都在说父母是警察是公司的经理,虞娜却真的不好意思说出口,就说谎说妈妈是医生,爸爸是开公司的。  等到后来她的母亲知道了,便对虞娜说:“你的爸妈你没有办法选择,你觉得我们的身份说出去丢人,那也不能改变什么,你现在能选择的是你自己的未来,爸妈没办法让你成为富二代,你只能靠你自己。”  从那以后,虞娜就开始拼命的去学习,因为虞娜所在的学校是县里面的小学校,管的不严,而且学习进度比较慢,虞娜学的很快,小二的时候就已经把四年级的知识都自学了,在小学就跳了两次级,在初中跳了一次级,高中踏踏实实学了三年,十六岁就当了C市的高考状元,进入了大学。  她真的没有什么去能能那些官二代富二代去比,她父母人微言轻,做些小本生意能保证温饱就不错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完全依靠自己,在众多人之中脱颖而出。  ………………  宋予乔睡了,阿飞那个小家伙也睡了,华筝怕吵醒他们,便索性开了门出去,站在外面等郑融。  郑融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只北京烤鸭,还买了一些菜,“怎么在外面站着?”  华筝说:“里面予乔在睡,所以我就出来等了,你手脚轻点,不要吵着他们,我帮你拿一些。”  郑融跟在华筝身后进门,华筝帮忙提郑融手里的袋子,手指从袋子中间穿过,正好满手握了华筝的手背,顿时好像有一种触电一样的感觉。  华筝没什么感觉,直接抽出手来就将袋子给拎走了,转而进了厨房。  宋予乔根本就没有睡着,一直是在闭目养神,听见门口有响动,就睁开了眼睛。  “吵醒你了?”  宋予乔坐起身来,说:“我就没有睡着,卢璐什么时候回来?”  华筝耸了耸肩,“不知道。”  她忽然想到阿飞身上的痕迹,便让郑融去厨房里做饭,郑融烧菜煮饭是拿手的,华筝不行,现在连握着刀柄切菜都很容易切到手。  华筝拉了宋予乔来到阿飞的房间里,然后直接将阿飞的衣服撩了起来,“你看。”  宋予乔瞳孔收缩,阿飞身上又多了那种青青的痕迹,但是并不是宋予乔上一次看见的那种痕迹。  华筝说:“大腿上也有,这明显是掐痕,还有之前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卢璐抱着阿飞的时候总是哭,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阿飞不是那种闹腾的小孩,但是卢璐一抱着就哭,就稀罕了,现在一看……”  宋予乔抿了抿唇,看着仍然安静的闭着眼睛的阿飞,默然转了身。  华筝看着今天的宋予乔也有点不大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说不上来。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卢璐在晚饭前回来。  卢璐是拿着钥匙的,打开门,就听见了来自餐厅的欢声笑语,是华筝正在逗阿飞吃东西,旁边还有郑融和宋予乔的声音。  卢璐将门钥匙放在桌上,“都在呢。”  这句阴阳怪气的话,让郑融忍不住皱了皱眉。  宋予乔也听出来这句话的嘲讽的意味,好像这个家里正坐在桌边吃饭的是一家人,而卢璐是个编外人员一样,而这几个人,却占着她的家,抱着她的儿子。  “卢璐你回来了,正好来吃东西,”华筝向来是比较粗线条,也没有多在意,说,“你没说你晚上几点回来,我们就先吃了。”  卢璐说:“那你也没有问我啊。”  郑融将筷子放下,看向卢璐。  卢璐换了拖鞋,向浴室里走去,“我去洗个手。”  宋予乔起身,直接跟着卢璐向浴室的方向走去。  卢璐在洗手台前站着洗手,镜子里看见了站在门边的宋予乔,抬了抬眼帘,“怎么?”  宋予乔盯着镜子中卢璐的眼睛,一字一顿:“你想要装到什么时候?”  卢璐刚好用过洗手液,想要打开水流冲洗,听见宋予乔这句话愣了一下,仍旧是打开水流,很是细致地将手上的泡沫洗掉,低着头,声音很低,混杂着水流,但是能够听得清楚。  “装什么?”  宋予乔直接走过去,一把将水流关掉,盯着卢璐,“我现在都想起来了,你不是想要用话来试探我么?我直接告诉你,我想起来了,什么你所说的强暴,根本就是你下药!”  卢璐买的房子并不大,在客厅的浴室和外面的小餐厅之间只隔了一个不大的客厅,华筝和郑融当然都听到了浴室里两个人的声音,好像是吵起来,郑融便抢先站起来,卢璐先将阿飞抱着放进摇篮车里,才跟了过去。  宋予乔的性子一向是特别温和,如果你不把她逼到绝境上,她根本不会跟别人吵架,除非是之前在面对徐婉莉或者是宋洁柔那样的所谓家人,她对于这些以亲近的亲人的名义去伤害别人的人,绝对无法容忍。  但是现在卢璐的这种态度,真的激怒她了。  她说:“从高中毕业,现在已经快七年了,我中间有段时间想不起来,但是不代表我永远被蒙在鼓里,卢璐,你现在就没有想要对我说的么?”  郑融先进来,浴室不算大,站了三个人也算是绰绰有余了。  郑融将宋予乔拉着向后,一边顾及到卢璐忽然动手打人。  卢璐冷笑了一声:“我有什么可说的,是给叶泽南下药跟他上床了么?”  宋予乔从来都没有过这种被激怒的感觉过,一股火气从心头直接冲上脑,想要上前扇一个人耳光,就算是叶泽南现在跟她已经没有丝毫关系了,可是卢璐这种口气,这种不可一世的态度,让她控制不住,直接上前一步。  卢璐拦住了宋予乔的胳膊,“男朋友和闺蜜搞在了一起,呵呵,你现在骂我贱,你自己又何尝不是抢了华筝的男人,跟裴斯承上床,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来这个指责我,来扇我耳光?!”  正巧走到浴室门外的华筝的脚步,猛的顿了下来。  宋予乔的手被卢璐抓着,但是一个力道挤重的耳光,还是啪的一声落了下来,卢璐脸上立刻显出了五个特别明显的指印,火辣辣的疼。  郑融冷笑着:“予乔没有这个资格,我有这个资格么?”  ………………  从中午宋予乔离开之后,裴斯承下午接了她的一个电话,说去盛庭找路路了,正巧华筝和郑融都在,便直接留在路路家里吃饭了。  于是,一整个下午,黎北都发现老板处于一个一会儿拖延症外加神游一会儿工作狂两种模式交替进行的状态,特别是差遣他更加变本加厉了。  黎北在被差遣的时候,就特别想念虞娜。  然后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虞娜娜,你什么时候荣耀归来啊?想你啊。  结果发出去不过三秒钟,就有了一条回复,黎北点开一看,差点吓尿了,是女朋友回复过来了:“呵呵哒,我忽然有一种你今天要死了的预感。”  黎北心中顿时就出现了一个骷髅头,忘了上个星期刚把微信号给了女朋友了,之前全都是用的qq,就赶忙就把这条状态给删了,挑了一个去厕所的时机,给女朋友打电话解释,费了半个小时的电话费。  这一次,裴斯承作为堂堂总裁,竟然在公司里呆到八点!  于是,作为同一层现在唯一一个特助的黎北,也是毫无怨言地加班到八点,直到老板开车离去,才打电话给女朋友,去买了两张电影票,看午夜档的爱情片。  其实,宋予乔之前说的是让裴斯承九点半再来接她,但是八点提前就开车离开,是因为裴斯承接到了华筝的电话。  “你现在过来接宋予乔吧。”  ………………  华筝挂断电话,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另外三个人。  刚才郑融的那一巴掌是用了全力的,再加上男人的劲儿本来就大,现在卢璐的半张脸都是红肿的,她也没有去冰箱里取了冰敷,也没有上药,明天肯定是会留下印子的。  而郑融,现在满面寒霜。  华筝知道,郑融自从高中的时候就对卢璐的印象很坏,而且郑融高中的时候还是喜欢宋予乔,给宋予乔递过情书,现在看来,应该心里还是有宋予乔的,要不然也不会为了宋予乔去扇卢璐一个耳光。  她对卢璐说:“卢璐,你听着,我先纠正你一下,裴斯承不是我男人,从来都没有是我男人过,只是我追求的人,他有恋爱自由,而且,我是三年前才认识裴斯承的,而予乔是因为撞见了你和叶泽南上床去了温哥华,遇见裴斯承的,她比我早遇见。”  卢璐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宋予乔看着卢璐,她现在表现的十分正常,十分冷静,真的好想时隔七年之后重新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她不是当事人,而仅仅只是一个旁观者一样。  “你当时那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喜欢叶泽南?”宋予乔说,“你要是喜欢他,为什么在跟他上了床之后就跟着富商去了国外?”  卢璐说:“没有原因,我不喜欢叶泽南。”  “你是不是心里有病?”郑融说,“不喜欢你去抢别人男朋友干什么?”  卢璐坦然道:“我就是心理有病,你还要上来打我耳光么?一个大男人打女人,怪不得华筝和宋予乔都看不上你。”  郑融握紧了拳头,手背上窜起了青筋。  华筝赶忙上前一步将郑融拉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卢璐:“你能不能少说两句?现在你是觉得自己特别在理是不是?先不说那都是好几年前的陈年旧账了,先说阿飞身上那些青的痕迹,是怎么回事?你之前给予乔说是胎记,怎么可能,胎记有这种三个手指印的么?”  卢璐低了低头,又抬起来,扬了扬下巴:“他总是哭,我只是想要让她安静下来。”  “你这么掐他他只会哭的更厉害!”华筝明显是不信,说,“卢璐,阿飞是不是你的亲儿子啊,都下得去这么狠的手?”  卢璐似乎是真的认真想了一下,“如果不是我的亲儿子,我能把他扔了么?”  其实,这件事情上,宋予乔是心里理解的,理解卢璐的心情,但是却不认同她的这种做法。  毕竟卢璐才二十四岁,但是带了一个一岁多的脑瘫的孩子,这样还怎么跟人相亲怎么嫁人。  宋予乔的手机忽然响了,她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裴斯承的姓名,便拿了包起身。  她已经知道卢璐的这种态度了,所以她不会再在这里待下去,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浪费了自己的时间。  华筝留在这里先陪着卢璐,让郑融下去送一下宋予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