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71 十年后,他就要当爸爸了啊!

171 十年后,他就要当爸爸了啊!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5619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21
    裴斯承开车在花店外面等,看着宋予乔抱着一捧白百合走出来,仿佛好像是五年前的温哥华小镇上,好像从油画里走出来的那个小姑娘。  宋予乔发觉裴斯承一直盯着她看。以为是花选的不好,便解释说:“店员说了,百合花是比较合适的,我原本想要选雏菊的,只不过……”  裴斯承抬手,将宋予乔散落在耳边的鬓发撩起来挂在她耳后,“很好看,就这样就好。”  裴斯承开车到墓园的时候,郑嘉薇已经到了,并且身边还站着一个宋予乔特别不想看见的脸——张梦琳。  不过也可以想象。张梦琳是张梦雪的亲妹妹,来墓园来看她姐姐,也无可厚非。  宋予乔在抱着花下了车之后,就已经提高了警惕性,以防张梦琳忽然对她发难,但是宋予乔根本就不用多加小心,身边有裴斯承,就算是她自己应付不来的事情,有裴斯承在身后,她就觉得安心。  郑嘉薇微笑着,指了指自己腕上的手表,“来晚了哦。半个小时,让我和梦琳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裴三,你说怎么补偿吧。”  张梦琳上前一步,“不用了薇薇姐。姐夫肯来见我一面我就很感激了。”  她刚说完这句话,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连忙捂了嘴,看了一眼裴斯承,“裴三少,不是我姐夫,我说错了。”  张梦琳真的是有将近一个月都没有见到过裴斯承了,裴斯承也真的是狠心。说到是在十八岁生日宴之前让她静养。就真的不给她任何通告了,她真的是完全的静养,有两次想要来找裴斯承,都被经纪人给按下了,让她乖乖挨过七月份,等到八月份的生日宴,肯定会赚足了眼球,现在就不要非要赌一口气,到时候万一裴斯承给你撤资了,你就一无所有了。  张梦琳真的是那种不动脑子的人,不过还好有一个比较明事理的经纪人,帮了她一把。  郑嘉薇向宋予乔这边迈了一步,说:“予乔也来了,还没有介绍了,这个就是张梦琳,梦雪的妹妹。”  宋予乔捧着一捧百合花,显得格外沉静,手中百合恰好遮住下巴,“我知道,不用介绍了。”  张梦琳连忙点头:“是啊,我认识予乔姐。”  裴斯承已经不着痕迹地带着宋予乔的腰,将她护在怀里,没有理会这边的两个人,径直向墓园内走去。  东区的墓园是C市比较大的墓园之一了,张梦雪的墓碑是在第三排,只有一个墓碑。  几个人来到墓碑前,宋予乔第一眼就看见了在地上放着的一捧花,是粉玫瑰。  张梦琳“咦”了一声,“这是谁往墓地来送玫瑰花了?”  宋予乔低头看了一眼,粉玫瑰的花瓣上还沾有水珠,看来这是刚刚送到不久。  裴斯承扫了一眼,眸色幽暗了几分,却没有说话。  郑嘉薇努了努嘴,直接弯腰将墓碑前的一捧粉玫瑰拿起来,丢到一边,抬手扶上了墓碑:“梦雪,裴斯承来看你咯,还有他的小女朋友宋予乔,真是小,比你我都要小八九岁呢。”  宋予乔并没有在意郑嘉薇的话,只是低头看着墓碑上的照片,虽然墓碑上的生卒年月,是在五年前了,但是因为墓碑是新建的,照片很新。  照片上的女人笑的很灿烂,头发斜着扎了一个辫子,头上戴着一顶礼帽。  宋予乔不得不说,张梦雪和张梦琳在眉目之间还是有一些相似的,就如同她和姐姐宋疏影,其实也是有那么三分相似,只不过第一眼看不出来,需要细看,然后才能发觉。  张梦雪长得很漂亮,要不然的话张梦琳不会也有基因,可以单单靠一张脸去当一个花瓶式的小明星。  宋予乔盯着照片看的久了,觉得有一些熟悉,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她是不是曾经见过?但是深究起来,头脑中又没有这个人的一丁点信息。也许只是看了张梦琳,然后才觉得张梦雪与她姐姐长得比较像而已。  宋予乔将手中的百合花弯腰放在墓碑前面,然后对着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  她之前没有见过张梦雪,也不熟悉,所以跟裴斯承和郑嘉薇他们这种曾经朋友的关系不一样,她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对裴斯承低语了一声:“我去前面走走。”  宋予乔沿着两排墓碑之间的路,走向不远处的一个小树林。  郑嘉薇挑了挑眉,落在宋予乔身上的视线收回来,看向裴斯承,“你这小女朋友还懂得给你一点私人空间,不错哦。”  宋予乔确实很懂事,她对于裴斯承,绝对是无条件的相信,从拿到裴昊昱的亲子鉴定的那一刻,只要是裴斯承口中说的,她都信,给作为朋友的已亡人一份未亡人的祝福。  她走到小树林边缘,向里面看了一眼,算是一片不大的枫树林,只不过可惜了,如果是深秋时节的话,一定可以枫叶火红似火,之前去过一次香山,只不过是很小的时候,还是母亲带着她和姐姐去的,那个时候还没有宋予珩。  宋予乔没有打算进入树林内,只在树林边缘走动了一下,忽然从后面传过来一个声音,说:“你是一个人么?”  宋予乔转过身,就看见一个个子挺高的男人,有点深凹的眼窝,眼珠略浑浊,看起来有些像是混血儿,却又不是像杰西卡的那种混血很是明朗,这个人有些阴鹜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穿着一身黑衣的缘故。  “不是一个人,我朋友在那边。”宋予乔回答。  这个人将手中的相机递过来给宋予乔:“能不能帮我拍一张照片?”  宋予乔是真的愣了一下。  以前有见过情侣让别人给拍照的,但是却没有见过这种单个的大男人却主动要求别人帮忙拍照的,不过兴许是一个喜欢摄影拍照的,原本拍景,现在想要她帮忙一下。  宋予乔一下,“可以啊。”  说着,她就接过了相机,这个男人走过来教宋予乔按哪个是快门,然后说:“你过来这边,我想要借助那边的石头,拍个照。”  宋予乔点头跟过去,只不过,这个人口中的这个石头,却是个石碑,空的石碑,上面一个刻印的字都没有写,不过跟普通的有棱有角的石碑不大一样,好像被人磨平了一样。  顿时,宋予乔觉得有些阴森森的,便快速地按了快门,给这个男人拍了照,将照相机还给他,男人说:“谢谢。”  宋予乔摆手说不用道谢,便转身匆匆离开。  出了小树林,正好遇上找过来的裴斯承,因为宋予乔正在向后看,那个男人是不是又跟了过来,所以,直接就一下子撞进了裴斯承的怀里。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这副慌慌张张的模样,莞尔道:“后面有狗追?”  宋予乔摇了摇头:“不是,刚刚有个男人让我帮他拍照,然后到后面,树林后面那儿,有个石碑,有点阴森……”  裴斯承凝眉,已经牵了宋予乔的手,拉着她向她来的方向走过去,确实也看见了宋予乔手指的那个石碑,只不过,石碑旁边却已经没有人了,林子中的光线有些微弱,斑驳的光影交错。  宋予乔感觉到裴斯承握着她的手忽然紧了紧,于是反射性的认真回握了一下。  两人在从东区墓园回去的路上,裴斯承的手机响了,宋予乔便帮他拿出来,“是虞娜打来的。”  裴斯承很自然地说:“你接。”  宋予乔接通,“娜娜姐,我是宋予乔。”  ………………  虞娜之所以给裴斯承打这个电话,是因为叶泽南又犯了一次毒瘾。  这一次的毒瘾,比上一次更加难以忍受,虞娜说的没有错,真的是恨不得咬舌死掉。  这几天下来,他已经瘦的整个人都脱了形,虽然说叶泽南原本就很瘦,现在站在那儿,都好像是一根伫立着的电线杆子一样。  虞娜每天给他换着做一些营养的饭菜,但是叶泽南的胃口很小,如果你不给他吃东西,他完全不会开口主动说饿了要吃东西。  这一次毒瘾犯了的时候,虞娜完全没有一点征兆,只不过她为了防患未然,叶泽南的双手从来都没有解开过,但是,一旦痛苦发作的时候,爆发力往往都是十分强硬的。  虞娜就在转身取镇定剂的药剂的时候,叶泽南忽然将她一下子压在地上,金属的手铐抵着她的喉咙,双目都是赤红的。  “给我!给我药!”  虞娜猝不及防下被扑倒,后脑勺直接撞在了木质地板上,顿时觉得自己后脑上上起了一个大包,疼得她直接就飙泪了,但是透过朦胧泪光,她看向叶泽南的眼神,却还是十足的冰冷。  “终于忍不住了么?叶泽南,别让我看不起你,你现在起来。”  虽然说虞娜帮叶泽南在手铐上围了一层绒布,但是在两个铐子之间的那一段比较短的铁链上,却没有裹着绒布,现在硌着虞娜的喉咙,她觉得气息逼仄,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在冲向头部,脸已经完全充血了。  被毒品控制的人,非常可怕,虞娜是清楚的。  自从在戒毒所里当过那三个月的志愿者,虞娜就已经非常了解了,而且,当初在戒毒所内,还是有专业人员和专业的设备,她都觉得面对那些毒瘾犯了的人,简直都能在一瞬间从小绵羊变成一只狂暴的狮子。  之前在答应陪着叶泽南来戒毒的时候,裴斯承也曾征求过她的意见,毕竟之前只是调派过去当私人助理的人,而现在却要陪着这个人一个月,帮他戒毒。  起先,虞娜是拒绝的,然后,因为哪一件事同意了呢?  对了,是因为在叶氏的办公室内,叶泽南在毒瘾过后,有气无力地那句话——“以后我毒瘾犯了,你离我远点儿。”  虞娜觉得,但凡是一个人有点意志力的,就绝对可以抵制住,叶泽南应该是有意志力的。  不过,她终究还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么?  就在虞娜觉得眼前已经开始出现幻觉的时候,脖子上的铁链猛的一松,她急切的喘了一口气,猛烈的咳嗽起来。  叶泽南仰倒在地面上,戴着铐子的手砸向自己的头。  虞娜心中一凛,已经飞快地回过神来,将已经取出来的镇定剂,准确地注射进叶泽南的身体内。  因为虞娜加大的剂量,所以,不过五分钟,叶泽南就已经彻底不动了,躺在地板上略显得狼狈。  虞娜松了一口气,禁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处,疼得她倒抽了一口冷气。  真疼。  虞娜看着叶泽南现在盯着天花板空洞的眼神,在办公室那一次揪心之后,真的觉得心疼。  她走过去,将叶泽南从地板上扶起来,几乎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将他拖拽到床上去,给他盖上了薄被。  虞娜看了叶泽南一眼,转身进了浴室,对着镜子处理了一下自己脖子上的勒痕,比她想象的要严重的多了,她咬着牙消毒了一下,贴上纱布,长呼了一口气。  从浴室里走出来,叶泽南正躺在床上,目光幽幽地看着虞娜。  “你给裴斯承打个电话,你走吧,找专业的戒毒所的人来。”  虞娜听了叶泽南的话,没有反应,“晚上想吃点什么?熬个粥再炒几个菜吧。”  叶泽南低吼着,声音已经带上了几分怒意,“虞娜,我说你现在就给我滚,换专业的戒毒人员过来!让裴斯承他妈的不用假好心!”  虞娜没有理会叶泽南的话,直接从房门走了出去,片刻之后拿了手机回来。  虞娜当着叶泽南的面拨通了裴斯承的手机号码,还反手举给他看了看手机上的姓名,然后开了外放。  电话里传来宋予乔的声音的时候,叶泽南浑身一震。  虞娜根本就没有过多的顾及,直接说:“哦,你帮我转告一下老板,说叶泽南这里我一个人能搞定,不用多派人过来了。”  挂断电话,虞娜将手机收起来,看向叶泽南。夹住来才。  “我告诉你,叶泽南,我这人就是犟脾气,你让我干什么,我偏偏就不干什么,你不让我做,我就偏要做,而且还要做得到,做得好。”  虞娜在高考之前,班主任就是摸透了这小丫头的这种脾气,说:“你绝对成不了高考状元!”  结果呢,虞娜成了唯一一个那个县城里的高考状元。  虞娜其实和裴斯承是同一种人,虽然出身不同,阅历也不尽相同,但是相同的是,相信事在人为。  ………………  裴小火今天特别高兴,因为外婆带着他去了机场接人,还有杰西卡。  裴昊昱坐在后座上,一个人乱扑腾着小短腿,“外婆,是要去接谁啊?”  席美郁说:“奥利奇博士。”  博士啊。  听起来好像很牛掰的样纸。  裴昊昱之所以觉得牛掰,是因为曾经听学霸慕小冬说过,博士是大学里面才有的,而现在他才刚刚上了小学,中间还有十年的时间,十年有多长呢?慕小冬说:“有一首歌里说,十年后,我就成了你,是唱给老师的……”  只不过裴昊昱这个学渣渣一般听课只听一半,现在也是,后面那半句就没听见,就听见了一句“我就成了你”。  现在裴昊昱最想要当的就是老爸裴斯承的样子,于是,小心脏开始在胸腔里扑通扑通地跳动起来了。  十年啊,裴昊昱觉得,十年后,他就要当爸爸了啊!  好牛掰。  在前座的席美郁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外孙坐在后座上翘着腿傻笑的样子,翻了个白眼,对身边杰西卡说:“你给奥里奇博士订的几点的航班?”  “一点半,已经快要到了。”  可是,裴昊昱却万万没有想到,奥里奇博士竟然是一个白头发的老头儿。  回程的路上,席美郁先把奥里奇博士送到了酒店内,给博士订了套房,让他先适应一下中国的时间。  酒店距离裴氏公司不是太远,席美郁就带着裴昊昱去了一趟裴氏。  ………………  裴氏。  裴斯承刚好在接待来自盛世的创作团队,合作推出一个新产品,需要重新确定一下新的市场方位,推举范围。  陪着盛世总裁的虞泽端来见裴斯承的,是周海棠。  “予乔!”  自从周海棠从浅语离职进入盛世之后,就一直没有见到过宋予乔了,两人也只是在晚上聊过几次而已,现在在裴氏见到,真的是十分惊喜。  虞泽端清了清嗓子,周海棠立即收敛了一下,冲宋予乔呲了呲牙。  在商讨有关于商业合作方面的会议,氛围是比较严肃的,虞泽端带着的团队与裴氏本身的团队在会议桌上商讨了近两个小时。  结束的时候,周海棠和宋予乔私底下拥抱了一下,周海棠说:“晚上我联系你,出去嗨皮一下。”  送走了盛世的团队,宋予乔将会议上的资料拿去给裴斯承汇总,裴斯承说:“来我办公室弄吧。”  裴斯承将办公桌让给宋予乔,然后自己在一边的沙发上看资料,偶尔抬头看看正在认真盯着电脑的宋予乔。  “这个数据是不是出错了?”宋予乔指了指电脑上刚刚记录出来的一个数字。  裴斯承将手中的资料放在一边,向宋予乔勾了勾手,“拿过来给我看看。”  宋予乔将这一页用打印机打印出来,拿过来给裴斯承看,弯下腰,靠近裴斯承,一只手点触着纸张上的一个数字:“你看这个数字,原本应该是一个季度的销量……”  “看不清楚,你靠近点。”  结果,再一靠近,裴斯承手一勾,宋予乔便栽倒在裴斯承怀里了。  十分顺理成章地吃豆腐。  而在办公室外,既然有宋予乔在老板身边,黎北这个助理也就暂时没有用了,摆在办公室外面当花瓶,哦,不,是花盆,站岗放哨的花盆。  老板在进门之前,特意交代过黎北,不要人随意过来打扰。  然后,黎北这个花盆,就迎来了从电梯里走下来的小少爷,还有跟在小少爷身后的……老板未来的岳母大人。  黎北之所以作为助理还算是合格,就是将老板的私事都能打理的很好。  裴昊昱拉着席美郁的手,“外婆,你跟我来,我知道我爸爸办公室,里面还有一只绿毛龟。”  黎北已经不着痕迹地向门边移了一下,刚刚想要敲门,前面裴昊昱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黎北叔叔!你又想打小报告!”  黎北:“……”  席美郁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微微一笑:“裴斯承的助理是吧,不用通报了。”  黎北欲哭无泪的点点头,真心希望老板没有在办公室内做什么禽兽的事情。  果然是要成为一家子的,就连行事作风都这么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