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74 前男友,前女友 (谢谢思涵打赏101朵玫瑰花^_^)

174 前男友,前女友 (谢谢思涵打赏101朵玫瑰花^_^)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8560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22
    宋予乔想知道的,只是她缺少的那段时间,有关于裴斯承的记忆,毕竟她比裴斯承要小八岁。八岁,也就是意味着,裴斯承已经上大学的时候,而她才小学毕业。  这种时间差,是不可能在少年时代相识,只可能是小丫头和已经长成的少年之间的差别,当宋予乔尚且还穿着校服系红领巾的时候,而裴斯承已经领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哦,也许并不是,因为宋予乔曾经听裴斯承说起过。他并没有在国内上大学,在高三之后,裴斯承就被父亲送去了部队,然后两年的训练特种兵生涯,和顾青城就是在那个时候遇上的。  总之,如果是常态轨迹的话,宋予乔和裴斯承遇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现在,特别是在听了郑嘉薇的话之后,宋予乔更加期待,渴望知道,裴斯承的学生时代。  “你的过去,我全都想要知道。”  这句话,从宋予乔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她内心是忐忑的,她虽然只有过一次和叶泽南恋爱的经历。但是也知晓,其实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有占有欲的,希望知道对方的一切,而前男友和前女友这种生物,真的还偏偏是现任所不喜的。  裴斯承这么优秀,宋予乔不认为,他会没有前女友。  宋予乔不会大度到前女友都不去计较,但是她总觉得郑嘉薇与裴斯承说话,总是带着一种刻意的感觉,好像时时刻刻在提醒着她,郑嘉薇的存在感,以及张梦雪的存在感。  虽然。张梦雪已经离开人世了。  裴斯承俯身。吻了吻宋予乔的额头:“我都说给你听,从我记事开始。但是,乔乔,你记得,你不管是五年前的夏楚楚,还是现如今的宋予乔,我裴斯承,都只有你一个女人。”  ………………  裴斯承记事起,是六岁,上小学。  那个时候,裴老太太还不老,还只是裴太太,在拉着自己小儿子去学校报名的时候,还特意化了妆。抹了眼影,然后扭过来问小儿子:“妈妈好看么?”  裴斯承一张苦瓜脸,只有三个字:“不好看。”  所以,裴老太太自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深受打击了,从大儿子,到小儿子,再到小女儿,一个比一个能折腾,裴老太太就越挫越勇,以至于现在练就一身钢筋铁骨,鹤发童颜。  咳咳,说的有点过了。  总之,这天裴老太太第一天带着裴斯承去报道上学,就出了岔子。  因为在小学入学的时候,都会问你一些问题,父母的姓名,家在哪里住之类的基本问题,确认无误才可以入学,然后,裴斯承说:“我爸爸叫裴临峰,我妈妈叫韩静,我家住在花果山水帘洞。”  老师一听就笑了,“你爸爸妈妈养出来一只孙猴子啊?”  另一个老师就问:“那你住的水帘洞,觉得怎么样啊?”  裴斯承端端正正在椅子上坐着,说的语气特别认真,只说了一句话,前面三个面试的老师就快要惊掉了下巴。  因为裴斯承背了一句西游记里面的话:“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这句话,在几年以后,出成高考题,然后难倒了一干考生,但是裴斯承在六岁的时候,就已经把西游记的小说配套电视剧,全部都看完了。  虽然是白话本的,并且上面有注音。  但是已经相当厉害了。  所以,裴斯承直接被带到年级主任面前,年级主任将小学语数课本上的初学内容,挑了一些给裴斯承测试,竟然都答了出来,年级主任便批了学校,裴斯承没有上小学一年级,直接上了二年级。  裴斯承在学生时代,真的只是一个特别乖的好学生,一直到小学六年级,还都是门门满分的成绩,裴老太太根本就不用操心这个儿子,简直是乖宝宝。她对那个从初中就开始耍酷想要泡妞的老大,才真的是操碎了心。  裴斯承上初中,同班同学里,认识了张梦雪。  张梦雪是那种特别文静的女生,毫无存在感,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张梦雪留了一头乌黑的长发。  在初中,都知道,应该是严格按照学校的要求来,绝对是要男生平头女生齐耳短发,不过,有一点是可以找校领导特批的,就是张梦琳的这一种,自小开始学习跳舞的,开了一份证明,就不必剪掉一头长发了。  所以,这种特例,倒是引来了妒忌。  张梦雪有一度,都被班里的小团体孤立起来,她的作业本上,交上去给组长的时候是一个样子,等到发下来的时候,就又是另外一番样子,破破烂烂,上面划的全都是笔道子,再加上一两个脚印。  有一次,一个小组长在将本子发给张梦雪的时候,直接当着她的面把本子摔在了地上,径直从本子上面踩踏过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气。  直到那个小组长走之后,张梦雪才眼眶酸酸的,低头去捡本子,却已经有一只手先帮她捡了起来。  这个第一个帮助她的人,就是裴斯承。  裴斯承站在课桌旁边,将本子的卷脚用手抻平,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多余的话,一句都没有。  张梦雪在回过神来之后,虽然裴斯承已经走得很远了,她还是追过去,说了一句:“对不起。”  裴斯承不算是那种为了别人强出头的人,就算是学习成绩很好,从来不打架惹事,但是他会用另外的方法,教给那些喜欢恃强凌弱的人,安分点。  就比如说,第二天,在一个课间操之后,经常欺侮张梦雪的那几个人的书包,就全都不见了,最后找了两个课间十分钟,才在操场尽头的一个露天的厕所里面找到了,扔在垃圾堆上,在每个书包里,都塞着一张红色的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话:我是佐罗。  其实,裴斯承用自身实例,给大家讲了一个冷笑话。  这件事情班主任还调查了,只不过并没有调查出来,那个时候不管是监控录像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都不健全。  但是,当从书包里齐刷刷地拿出来那一张“我是佐罗”的纸条之后,办公室的老师们还真的是笑岔了气,其实已经有老师想到是裴斯承了,但是并没有点破。  对于好学生,老师还是偏爱一点的,也就在行为约束上多了一些纵容。  在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张梦雪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是裴斯承。  她开始偷偷的关注裴斯承,也许真的是这样,每一份喜欢的刚开始,全都是开始于有好感,然后刻意地去关注,然后就成了早恋。  放学后,张梦雪特意提前收拾了东西,等裴斯承一出门,便追了上去,低着头,只说了一句:“谢谢。”  裴斯承侧首看了张梦雪一眼,她的头发没有扎起来,而是披散下来,垂在肩头,微微低头,发丝就挡住了脸颊。  裴斯承说:“不客气。”  彼此心知肚明是因为什么事情,不过,这件事情已经翻篇了,便不再多说什么,两个人第一次一起走,一起出校门,然后张梦雪脚步微微顿下,对裴斯承说:“再见。”  而裴斯承,已经双手插兜,向右边抬步走去,一句话都没有回答。  那种有着懵懂初心的少女,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比较拽的男生,如果这个男生能够很容易地和别的同学打成一片,那么她们也就不再太关注了,因为有了距离感,才显得有神秘感。  神秘感这种东西,在哪个领域,都适用,特别是爱情。  裴斯承他对什么都没有兴趣,虽然学习成绩好,可是也在上课的时候困了就睡,有时候早上睡过了头,该迟到的时候就迟到,班主任老师做思想工作,还是老样子,不过在成绩至上的时候,成绩好,老师也就宽容一些了。  后来有一次调座位,张梦雪和裴斯承成了同桌。  而就在同桌时期,张梦雪对裴斯承的好感,渐渐膨胀成为喜欢。  因为初中是男女都开始发育的时候,学校就分别开了一堂生理启蒙课,就是从动物,到人,做了一些深入的讲解,张梦雪当时看着大屏幕上的视频,在看到男女的人体图的时候,忍不住低下了头,而坐在一边的裴斯承却依旧在看,目光有神,整一间大教室内,屏幕上的光,打在脸上,闪烁着幽幽的光。  张梦雪低着头,拜托裴斯承,说:“等这段完了,你叫我,我再看。”  裴斯承“哦”了一声,说:“好。”  然后,等到一整个纪录片播放完毕,裴斯承也没有让张梦雪抬起头,而张梦雪就真的低头低了一节课。  这个纪录片,除了有一些比较超前的生理启蒙指导还算是比较吸引人,其实根本就是如同是流水账一样的纪录片,枯燥无味,从头到尾很认真的看完一个半小时的,只有裴斯承一个人。  初中,只有裴斯承和张梦雪两人,等到了高中,又加入了两个人,郑嘉薇和齐轩。  郑嘉薇与裴斯承算是从小都认识,因为彼此父亲之间的关系,而且年龄相仿,从小时候就混在一起,有那种青梅竹马的感觉。  其实,裴临峰和郑嘉薇的父亲,当初还真的是说过这个问题,想要一双儿女长大之后能够在一起,也是好的,所以,郑嘉薇的父亲在高中的时候,就把女儿和裴斯承转到了一所学校里,能够经常在一起。  郑嘉薇和裴斯承,虽然嘴上说了是青梅竹马,而且平时关系也比较亲近,但是了解深入了他们,就会发现,他们相处的方式,绝对不是情侣或者恋人的相处方式,也许有一点暧昧,不过两人都好像是会打太极一样,四两拨千斤,游刃有余。  至于齐轩,是因为张梦雪找上了裴斯承。  齐轩喜欢张梦雪,是真的,有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从在班里自我介绍开始,就喜欢上了。  而在之后的几天内,齐轩都没有能够找到机会和张梦雪说话,相反,却和张梦雪的同桌裴斯承搭上了话。  因为裴斯承有些孤高的性格,在班里的朋友并不多,因为有很多都是只知道表面现象,然后就敬而远之了,事实上的裴斯承,并不是不亲近的一些人看到的所谓的冰冷拒人千里之外。  齐轩和裴斯承两个人是打篮球认识的,先是成为球友,然后成为朋友。  有时候,男生之间的友情,要比女生之间简单的多。  因为男生之间,不会有过多的思虑,不会有女人想的那么多,比较直线条,要是朋友就肝胆相照,如果相处不来那就一拍两散,都是一些无所谓的事情。  不过,齐轩刚开始去主动接触裴斯承,确实是有了一点心思,是因为张梦雪。  因为裴斯承是在班上,和张梦雪关系最好的异性朋友,而且是从初中就开始认识的。  只不过,齐轩和裴斯承完全是两个极端的人,裴斯承学习成绩超级棒,因为脑子聪明,所以基本上不需要多么废寝忘食的用功,就可以拿到特别靠前的成绩。  而齐轩不一样,齐轩的高一,因为之前有过一次打架群殴外加逃课,所以,他便又上一年的高一。  齐轩真正是那种社会上的痞子混混类的人,他的手臂上,就刺青着一条龙么,之前就有过在社会上的一些朋友,喝酒抽烟打架。  不过裴斯承无所谓,他看人,从来都不看出身不看对方家境,只要是对了脾性。  郑嘉薇,也是通过裴斯承认识了张梦雪和齐轩。  她第一次看见张梦雪用那种眼神看着裴斯承,就已经看得出张梦雪对裴斯承,始终是不一样的。  在懵懂的时刻,少女还不懂得收敛自己眼睛中那种爱慕的眼神。  但是,很可能自己的一举一动,包括每一个眼神,都已经被其他人看在眼里,并且明了了。  ………………  车内,裴斯承的声音在暗夜里,缓缓流淌着。  车顶灯没有开,车前灯也没有开,只有车窗外不算明亮的路灯灯光。  裴斯承至始至终都握着宋予乔的手,刚开始是满手握着,到后来是十指相扣。  宋予乔侧脸看了裴斯承一眼,他的侧脸,隐藏在阴影中,只有从挡风玻璃处透过来的微光,在他的脸上,投下深深浅浅的光影交错,显得整个脸的轮廓更加鲜明。  宋予乔握紧了裴斯承的手,说:“郑嘉薇说你是之前跳了两级,然后她们在初中部,你已经到高中部了。”  “并没有,郑嘉薇是从其他地方转过来的,是初二就直接转升高一,而高一的时候是在同一个班上,齐轩比我大两岁,因为我跳过两次级,张梦雪是因为上学早,所以我们的年龄前后都不差两岁。”  宋予乔点了点头。  之前她有听裴斯承说过,说其实这四个人,是三角恋的故事,如果这样说的话,那就果然如此了。  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显露出苗头了。  宋予乔没有急切地问下去,她看着裴斯承的面庞,沉峻而安稳。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然后我承认了张梦雪是我女朋友……”  ………………  裴斯承口中所说的事情,就是发生在郑嘉薇曾经对宋予乔回忆过的,肆意青春,好像头顶的阳光里,都可以闻得到青春的气息。  其实,裴斯承说的没有错,最后捅破窗户纸,在于齐轩对张梦雪的表白。  齐轩对张梦雪的表白,是花了心思的,在那种森严的高中环境下,他竟然还可以在深夜,在女生宿舍楼下,买了蜡烛,在楼下围成了一个心形。  在摆好的这些蜡烛之外,摆上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从宿舍楼上往下看,真的好像是童话世界一样唯美。  是老套的表白方式,是很多现在的大学生快用烂的方式,在当时,管教非常严的高中,真正是明令禁止的,也算是给每天教室、餐厅、寝室三点一线的高中生们,多了眼前一亮,多了话题。  张梦雪原本已经要睡了,但是寝室里有两个女生不停地说话,她便拿了耳机塞在耳中。  直到半梦半醒间,一个下铺的女生将她推醒。  “天啊,张梦雪,有人跟你表白啊!”  张梦雪愣了一下神,马上就清醒了,摘下耳机,才听见楼下一片嘈杂声。  她赶忙下了床,跑到阳台上去向下看。  楼下,齐轩已经被宿舍管理保安给带走了,几个人在下面相当热闹,因为宿舍楼已经关闭了,所以好多只是在阳台的窗户上看热闹,想要下楼去近距离观察一下,都被宿管的一道门锁给阻挡了。  张梦雪看见地面上铺就的心形蜡烛,已经被人拆去了一半,剩下的另外一半,蜡烛上面闪烁着微弱摇曳的火苗。  齐轩就算是被人拖着走,在走出女生宿舍区的时候,还有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张梦雪,我喜欢你!”  毕竟是学生,几个保安只是将齐轩拽着向外拉,并没有堵住他的嘴,所以,齐轩被拉出去,也是喊了一路,一直到那声音彻底消失不见,但是好像还在宿舍区空荡荡地回转着。  张梦雪双手扶在阳台的栏杆上,在听见了齐轩这句话,手指不觉得用力,已经续过很久的手指甲一下子就劈断了。  第二天,张梦雪就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内。  这件事情,自始至终,张梦雪全然不知情,齐轩就连裴斯承也没有告诉过。  班主任其实也只是想要询问一下具体的事情经过,毕竟这件事情是发生在她的班里,而且都已经引起了校领导,乃至于官方论坛的关注。  但是班主任刚刚开口问了,办公室的门就被一下子推开了。  郑嘉薇直接冲进来,“张老师,齐轩打架了!”  班主任一下子站了起来,那边教务处的主任已经赶去了现场。  在身后,郑嘉薇对张梦雪眨了眨眼睛,拉了她的手,做了个口型:“不会有事。”  齐轩带头挑事儿的原因,就是因为对方多说了一句关于张梦雪的话。  张梦雪不算是校花,但是性格是那种特别招男生喜欢的性格,其实暗恋的不少,有不少从暗恋转为明恋的,递过情书的,都已经夭折了,现在齐轩竟然直接采取了这样极端的方式,一下子红遍了全校,甚至一些别的学校的学生都慕名了。  齐轩不知道是哪儿来的野劲儿,最后在有别人拦着的情况下,还打断了这个人身上的两根肋骨,救护车都来了。  事情有些严重了。  “齐轩,你跟我来办公室内。”  张校长皱了眉头,背着手。  齐轩站起身来,脸上带着一股子不服气,那种骨子里的桀骜不驯,终于是显露出来了。他的眼光在周围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学生身上依次掠过,然后又抬脚在地上躺着呻吟的这个人身上来了一脚,重重的一脚。  张梦雪和郑嘉薇就站在外围,齐轩在跟着张校长去办公室的时候,目光在张梦雪脸上停留了好几秒,走到张梦雪面前的时候,刻意停了一下脚步,嘴角带着那种邪气的笑。  张梦雪忍不住向后退了一小步,郑嘉薇眯起眼睛,直接挽着张梦雪的胳膊,狠狠地回瞪齐轩。  张梦雪从来都对这个看起来有些邪气的男人没有过好感,她也是因为喜欢裴斯承,才会和齐轩走得近一些的。  齐轩最后被校领导带到办公室内,整整一个上午都没有出现。  最后,校领导得出的处罚决定,是留校察看。  这是当天上午的决定,而当天下午,已经张贴出来的告示就改了,改成了劝退。  ………………  “劝退?”宋予乔有点惊愕了,“为什么会改掉?”  裴斯承忽然抬手将车钥匙拔掉,然后先下了车。  宋予乔从副驾下车,裴斯承已经从车前走了过来,十分自然地牵过宋予乔的手,拉着她向华苑中的小花园走去。  小花园中有一个不大的人工湖,旁边有石凳。  有水有树的地方,就十分凉爽。  宋予乔跟在裴斯承身后走进,在这样炎热盛夏,她都感到自己打了一个冷颤。  在湖边,围绕着有一圈小灯,灯光微弱,但是足够提醒人们这边有湖,小心,但是,那些明朗的灯泡倒映在湖面上,真的看起来特别好看,波光闪闪。  两人坐在石凳上,裴斯承才缓缓开口。  “是郑嘉薇找的人,然后将齐轩的处罚决定给改了。”  果然,处处都是有陷阱的。  宋予乔有些疑惑。  但是,张梦雪,齐轩,张梦雪还有裴斯承,不该是四个好朋友么?宋予乔从张梦雪口中曾经听到过他们四个人是被并成为“四人帮”的,是别人眼中的四个朋友,不可分割。  裴斯承说:“郑嘉薇不承认这件事情,但是刚好她让她叔叔找的那个领导,也是我认识的人,就将实情告诉了我。”  ………………  但是,就算是将实情的前因后果都了解了,也无法挽回什么了。  裴斯承这几天刚好不在学校,等到回来之后,结果已经如此——齐轩退学。  裴斯承找到郑嘉薇谈了一次,郑嘉薇说:“怎么可能是我啊?他留校察看本来就够重的了,我怎么可能再上去烧一把火呢?”  裴斯承看着郑嘉薇有些一惊一乍的夸张表情,环起了手臂,“晚上,阿轩在外面请我们一起吃饭,你叫上张梦雪。”  “为什么要我叫张梦雪啊?”郑嘉薇说,“你怎么不去叫啊!”  郑嘉薇说这句话其实是有目的的,因为她已经用余光看见了张梦雪从路边向这里走过来了,说出来的话,声音恰恰好,能够让张梦雪听见。  只不过裴斯承已经转了身,并没有看见一步一步走近的张梦雪。  这个晚上的这顿饭,其实,不知道何种原因,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可以被称之为散伙饭,非高中毕业的毕业散伙饭。  也不算是完全的散伙饭,之后,几个人陆续也一起吃过饭,只不过,总会缺少一两个人,或者是他,或者是她。  晚上,约在七点钟。  因为周六的话,晚上不用上晚自习,所以是六点半下课,就可以作为一个星期的结束,回到家里休息一下,洗个澡了。  齐轩已经联系过裴斯承,约在老城区的一所小学校前面,当裴斯承、张梦雪和郑嘉薇三人穿着校服走过来的时候,齐轩已经倚着电线杆上在等了。  齐轩之前在学校就理的是刺头,现在烫了一下,换了一个发型,穿了一件深色的皮夹克,手中正在拨弄着一个塑料的打火机,嘴里叼着一支烟,正在吞云吐雾,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十八九的少年。  与裴斯承他们三个身上的校服,真的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张梦雪和郑嘉薇走在后面,裴斯承和齐轩走在前面。  齐轩将裤袋内的烟盒掏出来,向前一伸,问裴斯承:“来一支?”  裴斯承没有拒绝,相反拿出来一支,挂在耳后,问:“你爸问你了没?”  齐轩嘴角向上一斜,一声冷笑就从口中溢了出来,“老子要他管?”  齐轩的父亲现在在农村向下,赌博成瘾,已经欠下了好几十万的赌债,逼着齐轩去还债。  高中原本早就是不想上了,反正是在九年义务教育之外的,他不想上,谁也不会逼他。  其实,在原本从高二退下重新读一年的高一,齐轩就是故意找的事儿。  为了张梦雪。  他第一次见张梦雪,其实是在一家艺术中心里,张梦雪自小学习芭蕾舞,一直到现在,已经开始在艺术中心内兼职做助教了。  那段时间,大概是有一个比赛,张梦雪是要考大学走艺术芭蕾舞专业的,这个比赛拿到奖项对于她来说十分重要,会在高考中加分,所以那段时间,她是免费给艺术中心做助教,然后借用一下艺术中心的教室,也可以得到艺术中心的老师指导。  齐轩就是在一个即将接近午夜的时刻,碰巧就从艺术中心下面经过,抬头看,有一个房间的灯还亮着,灯光朦胧。  而一个正在旋转的黑影,就这么不期然地闯进了他的眼睛里。  齐轩上了楼,走到那个房间的外面,看了一眼,张梦雪穿着白色的芭蕾舞蹈服,头发在脑后盘起来,正在练习芭蕾舞中最常见的旋转。  伴随着舞蹈教室内低缓的钢琴伴奏,眼前蹁跹这一个舞者的身影。  齐轩觉得,就算是没有酒,也醉了。  他站在外面,看着张梦雪跳舞,看了半个小时,知道张梦雪拿起椅子上的包,进了一边的盥洗室内,他才离开。  从那个时候起,就入了心。  这一次,从学校被要求退学,也是因为张梦雪。  这只是齐轩的想法,他认为,我既然为了你留下来,又为了你走了,我为了你付出了,你也要为了我付出。  这种想法很偏激,爱情的事情需要的是两厢情愿,谁规定了,你喜欢我,我就必须喜欢你?你巴结讨好我,我就必须要热脸贴过去?你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向我表白,我就必须要答应?  这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什么事对等的。  齐轩的脚步慢了下来,他走在张梦雪身边,问:“最近过的怎么样?”  张梦雪全程一直低垂着目光,看着前面裴斯承笔挺的脊背,说:“还好。”  “齐轩,你真是能耐了,出了学校门就开始抽烟了?”  郑嘉薇说着,已经换到了张梦雪和齐轩之间,笑着问,并且想要伸手将齐轩口中的香烟给拿了下来。  齐轩偏头,躲过郑嘉薇的手,“我很早就开始抽了。”夹尽呆血。  既然是聚会,主要就是想要找能够热闹的地方,齐轩找了的一个娱乐会所的包厢,是贵宾包,分成里外两间,里面是相当于是台球室,而外面一间相当于是KTV,有点歌台和大屏幕,也有桌,四个人便点了几个菜,然后要了一扎啤酒。  其实,裴斯承的酒量原本根本不行,是跟人拼酒逐渐练成的,刚开始是跟齐轩,到后来是跟顾青城。  刚开始只是一杯,到后来,就成了千杯不倒,成了只有你想醉的时候,才会醉。  当啤酒开了一瓶又一瓶,几个人说的是不醉不归。  喝多了酒,就容易话多,真的不是每一个喝醉酒的人,都能像是宋予乔一样,一声不响的十足地安静乖巧,有些人,喝醉了酒,就成了话唠。  就比如说是齐轩。  齐轩当时的酒量也不行,他和裴斯承两个人一瓶接着一瓶的喝,直接对瓶口吹,而张梦雪和郑嘉薇两人,都是拿着那种夏日冰饮的啤酒杯。  醉酒,变话唠,紧接着就要酒后吐真言了。  虽然,这真言,早已经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过了。  这一次,齐轩对张梦雪的表白,是当面说的,也许是趁着酒醉,也许是趁着几分豪气,齐轩直接就拉住了张梦雪的手。  张梦雪吓了一跳,手中酒杯一晃,啤酒就洒了一手。  冰镇的啤酒,洒在手上,感觉好像是被烫了一下的错觉。  郑嘉薇正在和裴斯承拼酒,她注意到齐轩的动作,就想要过来,却被裴斯承直接按住。  “跟着我先出来。”  郑嘉薇皱眉,她又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张梦雪,笑了笑,“梦雪,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就在外面走廊上。”  外面走廊上,这是郑嘉薇刻意说出来的,其实暗地里就是为了警示齐轩,不要做一些不知道轻重的小动作。  张梦雪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快去快回。”  裴斯承率先出了门,郑嘉薇跟在后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