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76 打不赢,就跑

176 打不赢,就跑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8566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23
    张母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她清楚女儿的这种心境和自小养成的脾性,她是那种有感情洁癖的人,绝对不能容忍自己被玷污过,所以。在发生了这种事情,第一时间想要做的,就是死。  这是张梦雪曾经亲口对母亲说的,她只会爱上一个男人,而且会从一而终。  这也就是张母现在跪下来的原因。  之前张母想到过要找心理医生,但是还没有来得及找到心理医生,这边张梦雪就自杀割腕了。  一个不知名的男人,或者是一个张梦雪所厌弃过的男人,和她喜欢的人,对她做了那种事情,完全是不会一样的感觉。  裴斯承拉张母。叫阿姨,但是张母却不起。仍旧跪在地上,直挺挺的跪着。  郑嘉薇在一瞬间也想明白了,因为在这两天过来的时候,郑嘉薇听张母经常提起裴斯承,还问起裴斯承对张梦雪的感觉。  果不出所料,张母开口说:“裴斯承,我知道,阿姨这样求你,似乎是不合乎情理,但是,只有这样才能救了梦雪的命啊!要不然以后她这个人就毁了!”  裴斯承的手托着张母的手肘。忽然僵了一下。  张母握住裴斯承的手:“阿姨求求你了,帮帮阿雪,我知道是阿雪是喜欢你的,她写了一整本的日记,全都是写的是你,现在阿雪已经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你能不能帮帮忙,说其实那个人就是你,不是别人……”  裴斯承的眼神已经彻底冷了,手臂收了上来。  他不是没有原则的人,裴斯承对张梦雪从来都没有过那种心动的感觉过,而张梦雪和齐轩。都只是他的朋友而已,齐轩喜欢张梦雪,这一次,也只是因为酒醉一时误事。  同样都是可怜人,却走到了现在的这种地步。  但是这件事情,与他无关。  “张阿姨,这件事情可以解释清楚,等梦雪醒过来,我去让……”  “不可能的,我自己的女儿我了解,她如果知道了那个人是他的朋友,是你的好哥们,她会更加抬不起头来,”张母说:“求求你了。裴斯承,阿姨在这里给你磕头了,你想让我做什么都行,只求你能保住我女儿一条命……”  这是张母现在能够想到的唯一的方法,去挽救自己女儿的性命。  虽然,这种行为对于裴斯承很不公平,但是,也唯独有这种方法了。  郑嘉薇站在一边,她先是蹙了蹙眉,但是随即就舒展了眉头,直接拉裴斯承的衣袖,“裴三,赶紧的,阿姨都已经这么说了,你还想怎么样啊?先让梦雪安心下来再说,她都已经割腕了,现在能不能抢救过来还是另外一回事儿呢,啊呸。”  郑嘉薇见裴斯承还没有什么反应,直接伸手去摇他,“裴斯承,你难道是想要齐轩去坐牢么?强/奸罪,现在要判多少年?!如果是你,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梦雪喜欢你,这事儿绝对就不会追究下去了!你现在不光是帮梦雪,也是帮齐轩!”  张母已经是满脸的泪痕,“是的,梦雪是喜欢你的,阿姨求你了……”  在张母给裴斯承磕了第三个头,裴斯承俯身扶上了张母的胳膊,用了力气想要将她搀扶起来。  “张阿姨,你起来,我就答应你。”  张母一下子反握住裴斯承的胳膊,“好孩子,你真的答应了么?”  裴斯承点了点头,“是的,我答应了。”  这是,张母才由郑嘉薇和裴斯承两人搀扶着起来,张母盯着裴斯承看,嘴唇动了动,明显的欲言又止,裴斯承一笑:“你放心,阿姨,既然我答应了,我就一定会做到。”  其实,这个时候,不管是张母还是郑嘉薇,都不知道为什么裴斯承会松口答应,这种事情,原本不是他做的,现在却要他去替齐轩去承担责任,郑嘉薇想不通。  但是,在后来,郑嘉薇重新问起了裴斯承这件事,裴斯承的回答是:“如果让我选择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我还是会选择张梦雪。”  只不过,这句话发生的前提,是裴斯承没有找到喜欢的人。  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当手术中的灯灭掉,张母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如同是被拉长的电影镜头,映着森森的医院走廊,好像鬼魅横生,还有刺鼻的消毒水气味。  结果……总算是有惊无险,这一次张梦雪只是失血过多,抢救过来之后,这两天再多吃一下补血补气的东西,然后再卧床休养几天,但是身边一定不要离开人,避免像是这一次割腕的情况发生。  张梦雪的脸色苍白的可怕,嘴唇都是一点颜色都没有,手腕上裹着厚厚的一层纱布。  裴斯承只是在病房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就走了,郑嘉薇跟在后面。  两人一同在路上走着,深秋的夜风很凉了,裴斯承穿着一件薄风衣,被风在身后鼓动着,好像是展翅的鹰。  郑嘉薇开口说:“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裴三。”  裴斯承忽然冷笑了一声:“想什么?郑嘉薇,你还真的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了,刚才不是还说去废了齐轩呢?现在呢?”  “只要梦雪没事儿,齐轩我不会去管了,”郑嘉薇说,“那种渣子,就算是我不找人,他也会自生自灭的,动他只会脏了我的手。”  张梦雪醒来的时候,裴斯承并不在房间里,张母就将话给张梦雪说了。  “你昏迷的时候,小裴一直在这里呢,但是总不能耽误了功课,所以才让他回去去学校,晚上他下了课就过来了,给你补习。”  母亲的话,张梦雪是不信的,等到晚上裴斯承来的时候,她还特意问了一句:“那天晚上的人……真的是你?”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张梦雪的心突突突地直跳。  裴斯承正在整理当天的试卷,听见张梦雪的这句话,手中试卷用指甲掐出了一个痕迹,就转头回答了一句:“嗯。”  也许,就是这一个“嗯”字,和裴斯承承认了张梦雪的身份,所以,一场噩梦,变成了现实中的美梦。  之后,张梦雪的身体在逐渐恢复起来,面色逐渐红润,已经将原先那种绝望的阴霾,彻底驱散了。  裴斯承去找过一次齐轩,还是在齐轩出租的那一间狭小的房子里。  他对齐轩,或者说齐轩对他,一向都是当成是朋友肝胆相照的。  齐轩的面容看起来很颓丧,一双眼睛看起来呆滞无神,脸颊已经瘦的凹陷了下去,下巴已经有了胡茬,看起来不是十九岁的少年,而是一个上了年纪邋遢的乞丐。  裴斯承在房间里坐了很长时间,不过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直到最后离开的时候,齐轩忽然叫住了裴斯承,说:“帮我照顾好梦雪。”  裴斯承霍然转身,直接一拳就挥上了齐轩的脸。  “自己喜欢的女人,就不要托付给别的男人!”裴斯承靠近齐轩的脸,“齐轩,这个黑锅,我替你背了,不是因为张梦雪的妈妈跪在地上求我,我是因为你,我把你看成是我朋友,我等着你振作起来,你过来把张梦雪抢走!”  说完,裴斯承就转身离开了。  他说这些话,纯粹只是想要让齐轩振作起来,也正是因为裴斯承和齐轩的这一层关系,所以裴斯承对张梦雪,永远是放在朋友妻的角度上,不可能日久生情,也不可能有那种所谓的先婚后爱。  毕竟才都只是十七八的少年,不管是心智还是生理上,都尚且还不成熟,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十年之后,裴斯承相信,自己一定不会松口答应的。  这天之后,后来没多久,齐轩就失踪了,消失了,好像他们周围从来都没有存在过这样一个人似的。  学校里,依旧是他们三个人,少了的这个人,谁都不去提。  ………………  宋予乔听的有些入了神,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当年,是这样的情况,她牢牢的抱住了裴斯承的腰,将面庞埋在他的胸口。  此时此刻,她真的只想要抱抱他。  其实,当时发生了那样的事,如果是宋予乔的话,这边是一个已经心如死灰的人,已经完全对人世间没有了留恋,还有一个长辈给自己下跪磕头,做这种折寿的事情,她觉得她必然也拒绝不了。  都以为裴斯承是裴家的公子,必定是从小到大一帆风顺的,其实并不是。  裴斯承对宋予乔忽然张开手臂抱她的这种行为,忍不住笑了笑,抚着她头上的发丝,一个轻盈的吻落在发心。  “张梦雪是你承认的第一个女朋友么?”  裴斯承既然已经把所有的话都说透了,对于这件事情,便已然说的太过于清楚明白了,“嗯。”  尽管已经知道事实,但是宋予乔的心里还是不舒服了一下,“那你的意思就是还有第二个,第三个,是吧?”  “有啊,”裴斯承点头,“第二个是夏楚楚,第三个是你。”  宋予乔吐了吐舌头,不过心里还是很受用的,“那齐轩后来呢?找到了没有?从失踪之后就一直没有见到过?”  “没有,”裴斯承一只手过来拉着宋予乔的手,另外一只手绕过环住她的腰,将她护在怀中,“你还记得你在墓园的那一束粉玫瑰么?”  “记得,”宋予乔之所以记得,是因为郑嘉薇上去就将那一束粉玫瑰给丢到一边,在没有人看到的时候还踩了上去,她忽然明白了裴斯承这么问的原因,愕然了,转过来盯着裴斯承,“不是吧,你说那一束玫瑰是齐轩送的?”  “还有喊你照相的那个男人……”  “难道,他就是……”宋予乔盯着裴斯承的眼睛,在对方的双眸中,看出来了相同的讯息,“但是,明显他有些眼窝凹陷,感觉好像不是中国人的样子……”  “他母亲是维族人,父亲是汉人,所以长相就偏向于眼窝深,而鼻梁挺。”  “照片呢?你有没有齐轩的照片,让我认一下。”宋予乔已经从裴斯承的怀中挣了出来,摊着手掌心。  裴斯承一笑,握着宋予乔的手掌心,将她的掌心纳在大掌中,“你以为我将谁的照片都随身带在身上么?而且,齐轩没有照片,只有一张一寸的证件照是在出入学校的校卡上的,寝室里的东西收拾了几次,我回家之后再多找找。”  “那后来呢?你怎么没上完高中就退学去了特种兵部队?是首长送你去的么?”  裴斯承捏了一下宋予乔的鼻头,“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裴昊昱的问题总是那么多了,完全就是遗传你的。”  这样一个静谧的夏夜,在树荫水影的小花园里,坐在双人的石凳上,宋予乔在听着一个故事,从遥远走向现在的故事。  ………………  张母当时恳求裴斯承,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要裴斯承能日久生情,那样的话,张梦雪就永远都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就这样走下去。  虽然,当时在跪下恳求裴斯承的时候,她说是暂时的,只需要让女儿先走出阴影。  可是,真的当张梦雪走出了阴影,裴斯承怎么能够说得出口,再让张梦雪重新陷入那一晚的噩梦中呢?  这件事情,从高二,一直到高三,裴斯承都没有开口说过,也一直默默地将张梦雪当成是自己的女朋友,吃饭的时候一起,为她打饭,带早餐,有时候路经寝室的时候,还会帮他打水。  但是,裴斯承对张梦雪,却始终都没有亲近过,没有主动牵过张梦雪的手,更没有主动地去拥抱她,更别提是接吻了。  同寝室的其他女生,都说张梦雪真的是贪心不足,有这么好的男朋友照料着,还不知足?那你想干什么啊?也先让他在全校人面前吻你,跟齐轩一样被学校劝退了?  女生之间的嫉妒心思是很强烈的,张梦雪因为齐轩成为了一次全校的公众人物,现在又能得到裴斯承这种优秀的男生当男朋友,如果女主角是自己的话,绝对不会贪心这么多,这么不知好歹。  一旦心里有了不满,有了忌恨,再面对张梦雪的时候,就不免的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张梦雪明明从来都做事低调,但是从小到大,不管是初中还是小学,全都是招惹的一些小人。  在高三上半学期的时候,张梦雪忽然听到了裴斯承和郑嘉薇的对话。  裴斯承之前说了什么,她没有听清楚,等到她走到跟前的时候,听到的就是郑嘉薇的一句惊讶的呼喊:“不是吧?!你打算和梦雪说分手?!”  裴斯承抬眼看了郑嘉薇,“那么大惊小怪做什么?我现在不会说的,我会等到高考之后,不会耽误到现在的学习。”  郑嘉薇说:“那你要用什么理由说?你不怕梦雪接受不了么?”  张梦雪皱了皱眉,她完全不明白什么接受不了,身后一个同学经过的时候叫了她一声,她连忙转了身,对打招呼的那个同学笑了笑。  郑嘉薇也听见了,从树后面绕过来,“梦雪,你也在啊。”  张梦雪的目光越过郑嘉薇的肩膀,落在身后裴斯承的脸上,然后展颜笑了笑:“晚上想吃什么?很久没有吃过过桥米线了,去吃那个好不好?”  裴斯承依旧点头。  之后,张梦雪去过一次裴斯承的家中。  她是去门口等裴斯承,却无意间撞见了裴斯承的母亲从外面买菜回来,裴老太太一听说是小儿子的同学,便让她进来坐坐,进了门,就扯着大嗓门喊:“裴斯承!你有同学来找你了!太阳晒着屁股了!”  这是张梦雪第一次来裴斯承的家中,见到了裴斯承的父母,之后陆陆续续又来过两次,每次都给裴斯承的父母带着东西,然后留下来吃一顿饭。  裴临峰看出来一点苗头,就把裴斯承叫来,问了这个张梦雪的情况。  裴斯承只有一句话,三个字:“女朋友。”  裴临峰有点恨铁不成钢,“这么小就开始学着泡妞了?不学好!”  裴斯承直接一句话顶了回去:“那我大哥不是一直都在泡妞么?上一次我还见他身边多了一个穿着露脐装的女孩子……”  裴临峰真的是气得不轻,“他哪儿不好你就学哪儿,是不是?”  后来有一次,郑嘉薇的父亲在和裴临峰之间说话的时候,就说起来裴斯承和郑嘉薇,郑嘉薇的父亲叹了一口气,“你们家老三对那个姑娘现在怎样了?”  这样没头没尾的话,让裴临峰完全没有回过神来。  “你们老三不是趁着酒醉和人家那个姑娘……哎,原本还想要咱们两家结成亲家呢,这样一来,哎。”  当天晚上,裴斯承回到家,家里的等是关着的,黑乎乎的一片。  他刚刚换了拖鞋,打开了灯,就看见裴临峰坐在客厅正中的椅子上,正襟危坐,一脸肃杀,“你给我跪下!”  当天晚上,在裴老太太的阻拦下,裴临峰依旧是将裴斯承打了一顿,一把椅子摔在他的背上,顿时散架了。  裴临峰下手很重,但是从头至尾,裴斯承都没有吭一声,咬着牙挡下来。夹庄肝血。  这件事情,一直到了后来的后来,张梦雪死后,裴临峰才终于知道事情的真相,于是,这算是他这个当父亲的,对于儿子做过的唯一一件特别后悔的事情。  之后,老大裴聿白在大学里又出了一点幺蛾子,裴临峰就索性把这两个儿子,都送到了特种兵部队里,去当兵去了,特别是裴斯承,已经让他在家闭门思过好几天了。  只不过两个儿子不在一块儿,一个在南,一个在北。  裴斯承没有反对,如果能在部队里的话,就可以先远离张梦雪和郑嘉薇,他现在只需要一个完全安静的环境,他只想静一静。  一度,他真的觉得,女人简直太闹心了,不管是张梦雪还是郑嘉薇,他都不想理会。  也就是在特种兵部队的这两年里,裴斯承遇上了顾青城。  第一次见顾青城,顾青城叼着一支烟,嘴角带着特别痞气的笑,活脱脱的一个兵痞子的模样。  而裴斯承,穿着一件特别干净的白衬衫,后面拉着一个拉杆箱,在顾青城眼里看来,就是一副那种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少爷的模样,所以,顾青城叼着烟走过去,眼中全都是蔑视。  裴斯承自小就懂得察言观色,看到顾青城眼中的神色,已经明白他是想要做什么了,内心已经起了防范,只不过,毕竟是没有接受过训练,顾青城在完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出手,然后干脆利落的一个过肩摔。  裴斯承被摔倒在地的那一瞬间,真的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被摔碎了,疼得呲牙咧嘴。  顾青城直接蹲跪下来,膝盖抵着裴斯承的肋骨,用上一点力气:“现在叫一声大哥,老子就放了你,要不然现在我一脚下去,你的肋骨就能断三根。”  裴斯承看了顾青城三秒钟,忽然冷笑了一声:“我老子是裴临峰,哪儿轮得到你了?”  顾青城不太清楚,但是后面有人清楚这个名字,就上前过来向顾青城说,顾青城俯下身,手肘硌上裴斯承的喉咙,“想用你爸的权来压我?”  裴斯承有点喘不过气来,脸庞已经充血,却还是从齿缝间蹦出来几个字:“有种你让我起来,偷袭算什么。”  顾青城挑眉一下,腿忽然松了一下,站起身来,“好。”  顾青城伸过手来,裴斯承躺在地上回了一下神,直接搭上顾青城的手,顾青城用力,将裴斯承从地上一把拉了起来。  “来,我先让你……”  结果,顾青城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裴斯承已经拔腿跑到十米开外了,拉杆箱都没有来得及拿,直接去那边找教官去了。  打不赢,就跑。  当天十二点到两点之间,顾青城被罚在烈日下站着,连中午饭都没有吃。  两人之间的梁子,也就因为这次初见给结下了。  不过,裴斯承和顾青城之间,也算是因为这件事情相识了,顾青城为了整裴斯承,当天就提出了换寝室,和裴斯承同寝室的一个小个子调换了一下,抱着床铺过来,裴斯承虎视眈眈地瞪着顾青城。  两人起初是相互整,结果到最后总算是惊动了教官,罚两人负重二十公斤跑十公里。  顾青城是已经在部队里呆了一年的人了,体能已经逐渐训练上去了,二十公里也是经常负重跑,但是裴斯承才刚刚来了两个月,别说负重跑十公里,就算是不负重跑十公里,都是一件要累死的事儿,于是,快到了一半的时候,裴斯承直接就累趴下了,扑在地上一动不动,头顶上的烈日快要将他烤焦了,真是连手指头都不想动。  已经跑出去好几百米开外的顾青城就又跑了回来,用脚踢了踢裴斯承,“喂,还行不行了?”  裴斯承没吭声,他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真想闭上眼睛。  顾青城便直接将裴斯承给扶了起来,扶到自己背上:“我背你……丫的,你怎么这么重?看着一点肉都没有……”  他倒是没有料到,裴斯承会这么重,当时腿弯都抖了,真想将裴斯承直接扔地上不管了,不过在训练场旁边有很多看热闹的,也只能映着头皮了。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裴斯承和顾青城之间,才开始认识,然后了解。  裴斯承身体条件不错,只不过没有多余的底子,灵巧度还可以,就是力度不行,顾青城就经常陪着他一块儿练散打,摔跤。  因为部队里全都是男人,曾经有过一段时间,两个人挤过一张床睡,有时候偷偷的在网上下毛片,就连他们教官都说:“不会是搅基了吧,别让首长知道了我这个教官就做不长久了。”  顾青城也不在意,反正开玩笑都开习惯了,直接勾着裴斯承的肩膀,“是啊,方队,你看看我俩谁攻谁受?”  在这期间,张梦雪来过一次,因为是特批,见到了裴斯承。  裴斯承已经变得又黑又瘦,看起来又高了不少。  旁边有人起哄是军嫂,只不过顾青城没说什么,因为他看得出,裴斯承对这个张梦雪,如果说是相敬如宾,倒不如说是相敬如冰。  ………………  宋予乔忽然就想起来宋予珩在回国的时候,从行李箱里翻找出来的那些照片,其中就有一张好像是兵痞子似的照片,看来,部队的生活,真的是让裴斯承硬朗了不少。  “然后,你就告诉顾青城了?”  “说了,”裴斯承点头,“在部队里大概是呆了有两三年的时间,出来之后回了一趟家,就出国了,张梦雪在国内上大学,顾青城有时候帮忙照顾着她。”  “你出国是去了温哥华么?”  “不是,”裴斯承说,“在美国,之后工作也是在美国,遇见你那一次是在温哥华有一个项目,我要去参加,然后就遇上你了。”  宋予乔动了动唇,还想要问后来在温哥华相遇的事情,包内的手机就忽然响了。  是来自于母亲。  席美郁在电话那边说:“妞儿啊,已经快十二点了,还回不回来了?奥里奇博士已经睡了!”  宋予乔这才惊诧地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和裴斯承之间竟然已经说了将近两个小时。  这一晚,必定是没有能够请奥里奇博士催眠,都已经快凌晨一点了,宋予乔洗过澡又去看了一眼在卧室内睡的香甜的裴昊昱,门上贴着一张便签条,上面写着:“乔乔,我今天自己睡,我乖不乖?”  这个“乖”字,裴昊昱还不会写,写成了乘法口诀的“乘”。  宋予乔不禁一乐,找了一支笔在下面写了一个字:“乖。”  很奇怪,今天躺在床上丝毫没有睡意。  宋予乔便俯身过来,“你再多给我说说你在部队上的事情吧,我发现我很感兴趣啊。”  裴斯承已经抬手将壁灯关掉了,直接翻身过来,手按压上宋予乔的臀和腰腹之间的区域,略微有些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宋予乔身上最细嫩的皮肤,似是漫不经心问道:“不困啊?”  宋予乔闪身想要避开裴斯承的手,一只手抓了他的手腕,“我在说正经事,要不然你再回部队一趟,我也去看你一次,当一回军嫂?”  裴斯承已经将宋予乔牢牢地禁锢在怀抱中,俯身在她胸上的绵软蹭了两下,已经张开嘴含住了顶端,引来宋予乔压抑的低呼,裴斯承的声音已经变得低迷了,氤氲着旖旎。  “……好。”  ………………  第二天,奥里奇博士要赶早,跟着席美郁去外地调研,于是催眠的事情就又放在了晚上。  今天外面天太热,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桑拿天,于是宋予乔便没有出门去裴斯承的公司,在家带着裴昊昱玩儿。  裴昊昱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当宋予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裴昊昱马上背对着裴斯承,然后撅着屁股扭了扭,一张小脸原本是想要学着电视机里动画片,将头伸到两腿之间,然后给老爸做个鬼脸的,但是圆滚滚的肚子是个障碍,还有小短腿是个障碍。  在终于支撑不住要摔倒的时候,宋予乔一把将裴昊昱抱在怀里,“得了,快给爸爸再见,你爸爸要去上班了。”  裴昊昱先是做了一个猪脸,才听从宋予乔的话,十分乖巧的说:“爸爸再见!”  裴斯承前一段时间在家里请了一个女钟点工,来打扫房间,不过宋予乔亲力亲为惯了,既然已经住了过来,就让裴斯承把那个女钟点工给辞退了。  她还是喜欢自己的家里自己收拾,她用长木棍绑了一个鸡毛掸子,想要将房顶全都扫一遍,便用报纸叠了一个纸帽子戴在头上。  裴昊昱在后面跟着:“乔乔,我也要,我也要!”  裴昊昱当真是觉得特别稀罕,特别是当宋予乔在一张大报纸中间用剪刀剪出来一个洞,将他的小脑袋套进去的时候,他当即就伸开双臂好像是鸟儿一样飞了起来。  就在打扫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的时候,忽然,就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门铃声响,宋予乔从椅子上下来,将裴昊昱头上用报纸折叠的纸帽子扶正,说:“小火呆着不要动,阿姨去开门。”  裴昊昱接过了宋予乔手中的鸡毛掸子,乐呵呵地傻笑着,当成是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挥舞着,对着前面的一个小板凳猖狂大笑:“哈哈哈哈哈,慕小冬,显出你的原型吧,你个板凳精!”  宋予乔听了不禁一乐。  其实裴昊昱和陆景重家里的雪糕,虽然性格不是太相似的,但是两个小家伙又一点是相似的,就算是没有人跟他们玩儿,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玩儿的不亦乐乎。  只不过,宋予乔万万没有想到,来的这个人,是宋洁柔。  宋予乔开门,宋洁柔就要往里进,宋予乔挡住门,微微皱了皱眉,“请问你有什么事么?”  宋洁柔有些气恼了,“你就是这么跟你姑姑说话的?有没有一点礼貌?我现在来看看你就不行了么?”  宋洁柔硬是要往里闯,宋予乔又不能直接跟她的这个姑姑动手,便索性由着她先进了屋,反正只是宋洁柔一个人。  宋洁柔进来了之后,先环顾了一下四周,看见了地面上一盆水,以及正骑在小板凳上,带着个纸帽子,穿着挖了一个窟窿的报纸衣服,手里拿着一个下面绑了加长杆的鸡毛掸子。  这就是裴斯承的那个儿子?  看起来真傻。  其余,并没有人。  “你妈妈呢?”宋洁柔向楼梯旁边走了两步,问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