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78 初遇、偶遇、再遇 (钻石加更合并!大家粽子节快乐!)

178 初遇、偶遇、再遇 (钻石加更合并!大家粽子节快乐!)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252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24
    十七岁的雨季,到了十八岁,成了一个人的噩梦。  在叶泽南和宋予乔两个人最好的时候,曾经有人问宋予乔。如果叶泽南有一天不喜欢你了怎么办?  宋予乔还记得自己的回答,她斩钉截铁地说:“不会!”  这种假设,根本就从来都没有在宋予乔的脑海里存在过,她认为,叶泽南是喜欢她的,那就不会改变,叶泽南不会背叛她。  但是,这种假设被推翻,是开始于宋予乔父母的婚姻破裂。  原本特别相爱的父母,忽然一夜之间,成了陌路人。宋予乔记得,曾经给叶泽南说过一句话:“一定要像我爸爸妈妈一样相爱。一直白头到老。”  或许,就是这样一语成谶了。  直到若干年后,宋予乔和叶泽南还是走上了结婚又离婚的这一条路。  原本的模范夫妻,竟然在一夜之间成了陌路,走向离婚,宋予乔当时哭了两天,不仅仅为了父母的婚姻,还为了自己信仰的破灭。  叶泽南就宋予乔父母离婚的这件事情,安慰了宋予乔很久,每次宋予乔以泪洗面,叶泽南都会在旁边说着。然后递上纸巾,为她擦去脸上的泪。  宋予乔泪眼朦胧地看着叶泽南,问:“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对不对?”  叶泽南点头,“当然了,你是我的宋予乔。”  宋予乔重重地点头,“嗯。”  然而,宋予乔和叶泽南之间,终归还是因为插入的第三者。  宋予乔在自己的床上,看见叶泽南和卢璐滚在一起的时候,直接摔了手中的钥匙跑了出去,捂着嘴。一直跑出了大院。  在路上,她还撞到了徐婉莉。  两人相撞,宋予乔有一股冲劲儿和惯性,便直接将徐婉莉给撞到在地上。  徐婉莉看着宋予乔通红的眼眶,原本到嘴边的话就给咽了下去。  反正宋予乔捉奸男朋友和闺蜜,已经够悲催了,她也不在乎再多说她一句什么话,让宋予乔自生自灭就好了。  宋予乔从徐婉莉身边经过,冲出了大院,沿着大马路一直跑,一直跑……  不知道跑了多远,就扶着一棵树,开始干呕,眼泪鼻涕一大把。还有从空荡荡的胃里呕出来的胃酸。  旁边的过路人纷纷侧目,不过没有一个人走上来问一句。  萍水相逢而已,别人真的没有义务去帮你。  宋予乔跑的累了,于是就靠着树蹲了下去,抱着自己的双腿哭……  她真的没有想过,如果有朝一日,她的男朋友和闺蜜滚到了一起,集体背叛了她,那么她会怎么办?  好像天都塌了,一片昏暗,天地之间都没有了颜色。  宋予乔当天晚上没有回家,她真的害怕,回到家了就看到凌乱的床铺,然后就能回想起来那种令人心悸的痛感。  但是,发生的这件事情,宋予乔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在外面游荡了整整一夜,手机在书包里响了一遍又一遍,她都没有接,直到手机没有电,自动关机了。  第二天早上,宋予乔才回到了家里,脸色惨白。  宋老太太问起,宋予乔都直摇头,什么都不说,在嘴角还扯出一抹笑来:“没有啊奶奶,你别乱想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宋予乔完全跟正常没有区别,而且看起来还更加开朗了,这让徐婉莉觉得有些诧异。  明明该看到的都看到了,怎么还会跟没事儿人一样?  徐婉莉还旁敲侧击地问了她两次:“叶泽南呢?怎么这段时间没有见他来了呀?”  宋予乔低着头摆弄着一个盆栽,“忙啊,他现在需要去公司里实习,还有学校的考试。”  徐婉莉又问:“几天不打电话你也不过去问问?”  宋予乔猛然抬头,目光已经变得冷冽:“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打电话?我们男女朋友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  徐婉莉哼了一声,嘟囔着:“不识好人心。”  不过,徐婉莉说的是对的,这几天内,叶泽南也一个电话没有给宋予乔打过,只有在那天撞破之后,打她的手机打到没电的那十几个未接来电。  是放弃了么?  宋予乔不知道,她的心现在疼痛无以复加,却一直在对周围的人笑,她想,只要是能笑出来,那么心里就还是会好受一点。  直到后来某一天,宋予乔收拾了行李,要离开了,她出国说是要去找母亲,也没有人多问什么,因为在宋家,已经走了一个宋疏影,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宋予乔,除了宋老太太之外,没有人多关心她的去留。  留在宋家,也就是多给她分一间房间去住,如果走的话,也不会有人多问你一个字。  宋予乔在走之前,将自己的航班号发给了叶泽南。  后面还加上了一句话:“你来送送我么?”  从宋家大宅走出来的时候,宋予乔只告别了宋老太太,宋老太太是宋予乔现在在宋家,唯一还认下的亲人。  宋老太太知道宋予乔要去国外,直接就将钱给宋予乔打到账户上去了,“反正高考完了,出去散散心,去找你妈妈,你爸爸这边,我还会劝着,你别记恨,他也就是一时被蒙蔽了眼睛。”  宋予乔其实当时特别想要问一句奶奶,如果宋翊是一时被蒙蔽了双眼,那叶泽南呢?他是不是也被蒙蔽了双眼?  宋予乔在坐上出租车,最后向后面的宋家大宅看了一眼。  这是她童年,青春,一直到现在住的地方,现在要离开了,莫名地觉得不舍。  但是,人生必然是要走很多路,拘囿于一个地方,必然见识短浅,总是要走出去见见更广阔的,更加宽广的世界。  一路上,宋予乔都在等叶泽南的回信,但是,没有,一直到了机场,一直到了必须要安检的时候。  这一刻,宋予乔真的心如死灰了。  她看了看天空中,依稀还是湛蓝的好像是一块透明的水晶玻璃,只不过,天空中飞鸟已过,哪里,还留着你的痕迹?  她在登机之前,向后回头看了三次,回头了三次,在人群中搜寻着那个人影,只可惜,没有。  等到坐上飞机,将手机关机。  宋予乔将手机里的电话卡给抠掉,直接扔进了垃圾箱里。  她看了一眼窗外可以触手可及的云层,然后将遮光板放下,闭上了眼睛,眼泪从阖上的眼眶内滑落,滴落在手背上。  再见。  其实,宋予乔与叶泽南之间,终归只能怪缘分太浅,阴差阳错。  叶泽南那晚给宋予乔打了十几个电话,宋予乔都没有接通,直到她的手机自动关机,而叶泽南的手机,却很是意外的,在路上,被人偷了。  他也是在被下药之后,和路路上床之后,有些萎顿,刚开始两天,并没有联系宋予乔,只是因为怕解释不清楚,越说越乱,所以必须要找到卢璐。  毕竟,他是宋予乔的男朋友,而卢璐,是宋予乔的闺蜜,现在,他一个人去解释,不免的解释不清楚。  对于这样似乎是联手的背叛,如果放在叶泽南身上,他同样会觉得受不了,更别提宋予乔了。  叶泽南想的多了,并没有当机立断,所以失却了最后的时机。  但是,卢璐当天就不见了,叶泽南托人找了两天,不管是卢璐曾经租住的房子,还是录取的大学,都没有卢璐的身影,好像只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叶泽南在这个时候,才想到手机丢了,然后去营业厅补办了一张新的电话卡。  只可惜,电话卡是在宋予乔发送那一条航班信息之后,才补办的,所以之前的信息,全部清空,或者说没有收到过。  等他后知后觉地知道宋予乔消失了,他便开始在整个S市翻天覆地地找。  已成定局。  就好像宋予乔在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走上飞机的时候,她心中所想的一样,天空中飞鸟已经飞过,可是,哪里还留着你的痕迹?  其实,叶泽南和宋予乔之间,终归是情分到了,而缘分没有到,在从十七岁到宋予乔二十四岁其间,因为多少次失之交臂。  他想要的时候,她不在。  而她回来的时候,他不珍惜。  或者晚了一点,或者早了一点。  叶泽南在和宋予乔相识的这几年里,终于在签下离婚协议的那一刻,学会了包容,然而这一份包容,却已经不是用在宋予乔身上了。  而宋予乔,在叶泽南身上学会了坚强,而坚强的结果,就是不再需要他这个宽厚的肩膀。  但是,青春必然是饱含着多多少少的遗憾,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向前看,去更远的地方,遇见更多的人。  在后来的后来,华筝比过一个假设,问宋予乔,如果当初,没有叶泽南被卢璐下药上床,你一帆风顺和叶泽南走到现在,你会后悔么?  宋予乔说:“不会后悔,但是会遗憾。”  华筝问:“遗憾什么?”  宋予乔微微翘了一下唇角:“遗憾……没有遇见裴斯承。”  ………………  宋予乔到达温哥华的这一天,是临近傍晚的时候,天色有些昏暗,飘着细密的小雨。  宋予乔在来之前,有找席美郁签过字,但是却说的是找个机会过来,并没有说是现在,她本来是想要自己悄悄的来,实在是处理不了的时候,再给母亲联系。  她的英文其实并不好,在高中的时候,有过外教的课,一般都是可以用最简单的用语说几句,可以听得懂,只不过,想象与真正去做,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宋予乔完全就慌了,甚至大脑里一片空白。  因为手机卡已经丢掉了,她就又忘记了母亲的手机号,便只有去找一台电脑,在电脑上登陆qq,给母亲发消息,让母亲过来接她。  天气阴沉沉的,雨势仿佛越来越大了,路上行人形色匆匆,很多人已经撑伞,或者是穿上了雨衣。  宋予乔便想要找一个地方先避一下雨,因为有点饿了,便先在一家很小的甜品店里,买了一块蛋糕。  身上带的钱也不多,还是需要找一家银行,将账户里的人民币兑换成加元。  在小店里,宋予乔坐在唯一的一张桌子旁边,看着窗外的景。  雨雾朦胧,路边的灯已经亮了起来,地面上积着一层薄薄的水泊,倒映着道路两边的霓虹灯闪烁着,路中间,一辆双层的观光巴士缓缓驶过。  这种宁谧的感觉,让宋予乔有些困了。  她撑起下巴,歪着头看向窗外,脑中在想着,现在改如何联系上母亲呢?  忽然,前面的玻璃门开了一下,挂在门头上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起来,声音清脆悦耳。  宋予乔闻声看过去,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黑色风衣,黑发,宋予乔只看得见他的侧脸,轮廓深邃,在蛋糕店头顶柔和的灯光下,轮廓的线条流畅而优美。  这个男人,他用纯正的美式口音,向店员挑选了几款蛋糕,在转身的时候,他的目光就忽然落在宋予乔身上。  宋予乔微一愣神。  这是宋予乔第一次见裴斯承。  裴斯承真的是在她现在在见过很多金发碧眼白皮肤的外国人之后,看到的最让人亲近的人了,只因为宋予乔看了出来,他是亚洲人,看相貌来判断,是中国人?日本人还是韩国人?她不敢确定。  但是,却是宋予乔在此时此刻,见到的最好看的人。  裴斯承的目光,也只是在宋予乔稚嫩的脸上短暂的掠过,然后就重新撑起伞来,走进了雨里。  宋予乔忽然想到了什么,连自己手边的拉杆箱都忘了,直接从店门里冲了出去,冲进了雨里,径直的向那个男人的方向跑过去,等到追上之后,直接先抓住了这人的衣角。  因为宋予乔在之前喜欢看日本动漫,也为了看动漫,学了一些日语,她便抬头看着这个人,先用日语打了一声招呼。  宋予乔的大半个身子都在雨幕之外,披肩的乌黑发丝已经完全被雨淋湿了。  裴斯承将手中的黑色打伞向前倾斜,将宋予乔的身体挡在伞下,然后同样用日语做了回答。  宋予乔听到这句日语回答的时候,心中万分的懊恼,与此相伴的,还有浓浓的失望。  原本以为能在他乡遇故知呢,谁料想……  宋予乔用日语回答了一句抱歉,就转身向小店门口走,裴斯承错后两步,在后面为宋予乔撑伞,一直等她走到店门外。  宋予乔转过身来,做了一个谢礼,“谢谢。”  这一次她有些懵了,用的是汉语说的谢谢,等到反应过来,宋予乔连忙又用日语补了一句“谢谢。”  然后转身,刚准备推开蛋糕房小店的玻璃门,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温润的声音。  “你说汉语就好,我听得明白。”  宋予乔在听到熟悉的话语的这一刻,激动地直接转过身来,一把拉住了裴斯承的胳膊,眼睛里的狂喜都可以轻易的露了出来:“你是中国人?!”  裴斯承的目光在宋予乔的脸上逡巡片刻,点点头:“是的,我是中国人。”  宋予乔内心里的欢喜真的是难以复加,她甚至直接张开双臂来抱了一下裴斯承,眉眼间都跳跃着欣喜,“你能不能帮帮我?我刚来到这里,我想要找一个人帮我联系到我妈妈,我在出来之前忘记联系她了。”  就是这么不设防,宋予乔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想到过什么人心隔肚皮,她以为,只要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作为国人,就是要互相帮助。  隔了许久,裴斯承的目光只是放在宋予乔的脸上,波澜未起。  这种目光,让宋予乔有些脸庞发烫,她不禁局促起来,微微低了头将耳边散落下来的头发别在耳后,“如果不方便的话,那……”  裴斯承已经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说你妈妈的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我忘记了,之前出国之前的电话卡我丢掉了,”宋予乔仰起头,一双明澈的眼睛看着裴斯承,嘴角带着笑意,“你手机里有没有qq,MSN也行,我登陆一下我的号就可以了。”  裴斯承修长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了几下,“你的MSN。”  宋予乔报出自己的账号。  裴斯承将手机递给宋予乔,“输密码。”  宋予乔便按下了几个数字,登录,非常迅速地找出了母亲的号码,还有杰西卡的号码,全都发了同一条信息过去:“我已经下了飞机了,你们来接我吧。”  裴斯承已经收起了手机,转身重新走进雨幕中。  宋予乔忽然反应过来,母亲收到了那条信息,要怎么样跟自己联系呢?  她又一次毫不犹豫地冲进了雨幕里,“好人!你等一下!”  宋予乔都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勇气,能够一次又一次地麻烦同一个人,但是,现在看见一个中国人,她就好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狠狠地抓牢,攥在手心里不肯松开了。  裴斯承听见宋予乔的这一声称呼,在转身之前,真的是忍不住勾了一下唇角,好人?现在凭借第一眼就认定别人是好人?这个小姑娘还真的是需要多经历一点事情。  就让他来教一教这个小姑娘,什么叫做好人。  他转过身来,看见宋予乔已经跑了过来,“我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号码发给我妈妈,让我妈妈看到信息的时候与你联系。”  裴斯承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好人?”  宋予乔跑的有些喘息,雨点在她的裙子上氤开了一片水迹,“因为你不像是坏人。”  裴斯承一笑:“没有哪一个坏人会在自己的脑门上贴上标签的,就比如说,我……”  他忽然俯身靠近,目光与宋予乔平齐,距离宋予乔的面庞只有一公分。  宋予乔还真的是被吓了一跳,不禁向后退了一步,但是,前面的裴斯承的嘴唇已经擦过她的脸庞,发丝微微拂动。  “你好,美丽的小姐。”  宋予乔觉得自己的笑僵了僵,脸侧被裴斯承嘴唇擦过的地方有些烫。  在出国之前,宋予乔就告诫自己,常笑的女孩儿,运气都不会太差,一定要常常笑,将那些前尘旧事,全都抛到脑后去,再也不去想起。  裴斯承已经起身,将手机递给了宋予乔,报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打开,宋予乔看见母亲已经回复了,但是母亲是现在在小镇上,可能今天赶不回来,只能到明天或者后天,让她自己先找一个酒店住下,然后报酒店的地址就可以了。  这件事情解决掉之后,宋予乔忙不迭地说谢谢,双手将裴斯承的手机递还。但是,等到宋予乔返回蛋糕店里拉着自己的拉杆箱出来,裴斯承却依旧站在店门口,保持刚才站立的姿势,一动不动。  他挑了挑眉,问:“不是要去酒店么?我送你。”  雨下的不小,宋予乔没有带伞,而且对这里很不熟悉,有人照顾着也是好的,她便连忙说感谢的话,说:“找一家酒店就好,谢谢你。”  裴斯承手中的伞很大,撑在两人的头顶,宋予乔这边拉着拉杆箱,在下台阶的时候有些费劲,裴斯承便将手中的伞递给宋予乔拿着,然后轻巧的拎起宋予乔的拉杆箱来。  宋予乔将手中的伞举的很高,怕裴斯承抬头就碰到伞顶。  两人之间的这动作十分熟络连贯,他伸手过来帮她拉行李箱,那么她就很自然的将他手中的雨伞接过来。  裴斯承将宋予乔送到酒店,帮她办了一下入住的手续,转身准备离开。  宋予乔追上去,拉住裴斯承的衣袖,微微鞠躬,特别诚恳地说:“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裴斯承侧首,看着宋予乔一双明澈的眼睛,勾了勾唇:“不客气。”  宋予乔笑的眼睛眯了起来:“要不要留一个电话给我,回头我请你吃饭。”  裴斯承原本脸上是没有笑意的,但是看见宋予乔的笑,脸颊上两个浅浅的梨涡,就情不自禁地扬了扬嘴角:“先照顾好你自己吧,小姑娘。”  看着裴斯承的背影,宋予乔吐了吐舌头。  这真的是偶遇。  宋予乔和裴斯承两人之间,都没有互道姓名,但是,裴斯承的手机里,却仍旧留存着宋予乔的MSN登陆记录。  一直留存着,直到后来,几年后,MSN终于度过了它最辉煌的时期,下线之后,裴斯承都还留着,没有删除,只不过里面的几张照片,都已经保存在手机中了。  ………………  裴斯承也是来加拿大办事,无意间却遇上了这么一个小姑娘,算是一个插曲。  他来到温哥华是要呆三个月的,之间要在洛杉矶和温哥华之间航班来回飞,便索性直接在这边与一个大学的校友合租了一套公寓房。  校友是一个美国人,叫卡罗,但是自从听了裴斯承将中国姓名给卡罗说了之后,卡罗便让裴斯承给他起一个中国名字,裴斯承给他起的名字是:罗卡。  有一天晚上,裴斯承躺在床上,顺手就登了一下MSN,不留神就登成了宋予乔的号。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连串的照片。  在那个时候,MSN还是比较热的,一般在国外的话,都是用的MSN。  黑夜中,裴斯承微微挑眉,手机屏幕上的照片,照着他的脸庞上好像是镀上了一层银光。  ………………  宋予乔拍的那一组照片,是小学生们做手工课的照片,还有在一个小聚会上,和其中一个小朋友,一起打架子鼓的照片。  架子鼓她是已经很久都没有摸过了,现在骤然重新拾起,感觉浑身的细胞都在躁动着。  在小聚会的最后,宋予乔就单独一个人来了一段架子鼓,下面的小孩子都沸腾了。  之后有一个老师把照片分享了,宋予乔便上传到MSN上去了。  在小时候,母亲很注意培养这两个女儿琴棋书画,宋疏影当时是学了弹钢琴,而宋予乔选了架子鼓,因为宋予乔觉得敲架子鼓很帅。  非常无知,并且一根筋的理由。  她来到母亲家里,席美郁嫌她整天在家什么事情也不做,便托了人,让宋予乔去给一个镇上的学校里,教汉语。  宋予乔的英语口语确实是不怎么样,但是在这种环境熏陶下,她的英语水平也算是在逐步上升了。  小学是在一个小镇上,宋予乔住在学校的公寓房内,因为母亲的研究所里很忙,也没有时间管宋予乔,宋予乔只是在席美郁和邓肯叔叔家里住了一周,就回到小学内,将工作给辞掉了。  她想要让自己忙碌起来,最好忙的好像是陀螺一样,那样的话她就不会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叶泽南了。  其实,席美郁问过宋予乔,为什么不想在国内上大学,要忽然就跑到国外来了。  宋予乔随便找了一个借口给搪塞过去了,能看出,母亲满脸都写着不相信,不过不相信也没办法,宋予乔就是打定主意不开口了。  她现在已经想要从那些灰暗的记忆中重新走出来,便一定不能沉浸,也不想跟任何人说,说一遍,心就会跟着难受一遍。  不过,席美郁也看得出来,宋予乔似乎是改变了很多,之前宋予乔的性格是比较安静一些的,但是现在,不管你什么时候看向她,她都是在勾着唇角笑,笑意绵绵,好像做梦都能笑醒了一样。  在最起初,是宋予乔强迫自己笑,每天早晨起床,都要先对着镜子笑三分钟,然后不管多大的事儿,心里就都豁然开朗了。  辞职之后,宋予乔投了几份简历,但是都石沉大海了。  也是,她现在这种只有高中毕业的学历,而且刚来到国外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从哪里能一帆风顺呢。  然后,邓肯叔叔就托人,介绍宋予乔进了一家公司。  杰西卡说:“公司的规模不是很大,主要就是一些杂事比较多,还有就是和客户之间签单子,这个算是提成,你不用管。”  宋予乔当即就抱了一下杰西卡:“谢谢你和你爸爸!我要的就是杂事比较多的!好爱你啊,杰西卡哥哥!”夹来土号。  杰西卡回抱了一下宋予乔:“我也爱你啊!”  杰西卡事先告诉宋予乔的话是正确的,确实是杂事很多,比如说存档在电脑上的几十个报表,要将所有的数据都汇总起来,剔除掉没有用的数据,然后整理在一个报表里,这就相当考验人的耐性了,非常琐碎,看起来还费眼睛。  但是,宋予乔却忙活了好几天,将这份综合的保镖交给主管的时候,主管的眼睛都要瞪直了。  “你花了多长时间整理出来的?”  宋予乔比出三根手指头:“三天。”  三整天,除了一些公司里的必备工作之外,这些零碎的工作,几乎占用了宋予乔全部的时间。  而且,宋予乔也因此升职了。  ………………  宋予乔是刚刚十八岁,算是公司里年龄最小的,原本到这边,也是邓肯叔叔托人,要不然进来的话,也算是一个实习生。  接下来,宋予乔就开始跑业务,让人给签单子了。  不过宋予乔真的是运气比较好,前两个客户都是只谈了两次,就愉快地签了下来,万事开头难的这个“难”,她是没有感受到过。  不过,拦路虎,倒是感受到了。  有一个客户,也是一个中国人,宋予乔原本想这样应该很容易就搞定的,但是谁知道,这人根本就是软硬不吃,而且还将宋予乔说成是黄毛丫头。  宋予乔那种倔脾气也就被激发出来了,原本这个单子不签也就不签了,现在,一定要签成。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客户故意给宋予乔难堪,当天在他的别墅区,有一个派对,便邀请了宋予乔去,并且告诉宋予乔,你来了,合同的事情咱们再说,否则一切免谈。  在S市的时候,宋家也算是上流圈子里,所以宋予乔和宋疏影,虽然席美郁从来都不要求她们姐妹两人专门学习什么礼仪,但是也教两人,不管是在什么场合下,都要得体礼貌,不管是穿着还是用语。  宋予乔便去礼服店里,挑了一套礼服,原本说想要买下来,但是一看标价就退缩了,便租了一套。  宋予乔挑的是一套小礼服,有点类似于旗袍的款,但是却有蕾丝和镶嵌的珍珠,如果头上戴上一个皇冠的话,真的像是从童话世界里走出来的公主了。  宋予乔换好了礼服,将合同放进包里,就打车去了别墅区。  真的算是一个华裔富豪了。  别墅区算是一个海滨别墅,里面的装修是地中海风格的,在外面挂着彩灯,别墅内和泳池旁边,都摆着自助餐台,上面有一些甜品和酒类饮品,会有服务生一直过来添加。  宋予乔来到这里,并没有人认识,只是想要来谈成单子而已。  在泳池旁边,宋予乔取了一杯香槟,喝了一口,觉得味道还算是不错的,便又喝了两口,但是,喝了之后就感觉有些晕晕乎乎了,不管是在七年前还是七年后,宋予乔对于酒类饮品,全都是半分没有免疫力的。  不过还好,只是喝了两口,稍微有些头晕,宋予乔去卫生间里洗了一把脸,就好很多了,心想,手中的单子一定要速战速决,便直接在泳池旁边,找到了那个富豪。  “张先生,麻烦您看一下我们公司的……”  这个人抬手就打断了宋予乔的话,“今天就是来玩儿的,公事请改天谈。”  旁边就有人附和:“是啊,扫兴不扫兴啊。”  “但是,张先生,是您说让我今晚带着合同……”  这个人打断宋予乔的话,“不这么说你会来么?”  宋予乔:“……”  宋予乔在一众人中,是比较小的,一看就是那种特别嫩的小姑娘,嫩的能掐出水来,而且还是一个中国小姑娘。  富豪也是看厌了那些洋妞儿,真是想要换换口味了,手便直接摸上了宋予乔的大腿,“妞儿,不如你陪陪我,这合同,我现在就给你签了。”  宋予乔脸上的笑已经消弭无影无踪了,她急忙后退一步,将这个人的咸猪手给挡掉,心中恼火。  “张先生,请您自重。”  富豪脸上也是一冷,“装什么贞洁烈女,想要拿到单子,有多少都是交换过来的。”  宋予乔一看这个人脸上神色不善,便将手中的合同收了起来,“那很抱歉,今晚打扰到张先生了,没有什么事我就先离开了。”  但是,宋予乔刚刚转身,就被一个端着盘子的服务生给撞了一下。  她穿着高跟鞋,站在泳池边沿,瓷砖上有水,有些滑,她被撞了一个踉跄,重心不稳,一下子就摔进了泳池中。  当听见泳池边上的人的大笑声,宋予乔才知道,刚才那人就是故意的。  宋予乔还好会游泳,在泳池中浮起来,大口呼吸,将挡在脸上的黑发都拨到一边,看着泳池上哈哈大笑的一群人。  宋予乔游向泳池边,想要爬上去,却被其中一个人重新推了下来。  如此三次,就算是脾气再好,也要生气了,宋予乔满脸怒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你想怎么样?”  这个人说:“答应今晚跟了我家老大,就拉你上来。”  “如果我说不呢?”  宋予乔冷笑了一声,一张小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笑意,口气有些倔强,但是却分明是带了一些稚嫩的感觉,所以,让有些男人听见这种拒绝,就更加觉得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好兽性大发。  这个人阴测测的笑着:“那你就在这池子里泡上一整夜吧,看看有谁敢拉你上来。”  泳池很深,宋予乔现在从肩膀向下,全都浸泡在水中,她游到一边扶着栏杆,却被一个人直接拿着棍子,便向后退了一下。  上面的人说:“我说到做到。”  宋予乔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感到委屈,现在在泳池周边站了不少形形色色的人,有的端着酒杯吃着甜品,都是衣冠楚楚的,低头看着池内的宋予乔。  十月初,泳池内的水已经很冷了,起初摔下来的时候还没有感觉,但是在里面呆的时间久了,宋予乔觉得牙齿都在打颤。  上面有个人将一个很长的木棍伸过来,“小姑娘,想好了么?想好了,同意了,你就过来。”  宋予乔没有吭声,觉得自己的睫毛上都结了一层冰。  肯定是错觉。  “不。”  宋予乔倔强地说出一个字,就堵住了台上所有人的嘴。  就在宋予乔话音刚落,在泳池的另外一边,响起来一个声音。  “过来,我拉你上来。”  宋予乔反应有一些迟钝,转过身的时候,眼前已经出现了一直骨节分明的手,手很漂亮,顺着这人的手腕向上看去,就对上了一双熟悉的黑眸。  “是你?!”  宋予乔有些惊异。  裴斯承微微颔首,“是我。”  宋予乔将手搭在裴斯承的手中,裴斯承用力,将宋予乔拉拽了上来。  原本宋予乔身上的礼服就有些小,轻薄了些,现在湿透了,完全贴在身上。  裴斯承便将身上的正装外套脱了下来,给宋予乔裹在身上,宋予乔身影一震,裴斯承已经侧首过来,拂在她耳边:“配合我一下。”  裴斯承单手已经搭上了宋予乔的腰,“张先生,不好意思,我这个妹妹不懂事儿,给你添麻烦了。”  这样亲密的动作,还有宋予乔此刻对裴斯承的顺从,就算是不想歪都不可能了。  裴斯承的话,这个富豪还是要给几分薄面的,因为他现在在华人的圈子内,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误会了,”这个富豪一笑,“小姑娘,你怎么不知道早说啊,要是早知道裴少是你哥哥,别说是一份单子了,就是十份,也是分分钟给你签完的。”  裴斯承轻轻一挑眉:“那现在呢?”  “签,当然签了。”  宋予乔的运气真的是好的不得了,从小到大,不管在什么时候,就算是人到低谷的时候,也会有人来帮她,天无绝人之路说的就是宋予乔,所以,难免会惹的有些人眼红妒忌了。  这一次,更是因为裴斯承的出现,合同就这样解决掉了。  好像真的就是应了那句话,爱笑的女孩儿,运气都不会太差。  宋予乔在心底告诉自己,一定要小口常开,笑给自己看,笑那些可笑的人。  其实,裴斯承也就是临时被调过来参加这个派对的,在这里重新见到宋予乔,他也十分吃惊。  起初,他只是站在泳池的尽头,用刚刚好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看她端了一杯香槟喝酒,然后微醺,紧接着就去找张暴发户去签字,再然后被“意外”撞下泳池。  裴斯承微微皱了皱眉。  他虽然是看不惯这种华人圈子内的相互倾轧,但是也并没有准备去为了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出头。  裴斯承已经经过社会的洗礼,开始懂得进退,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能够最好的保护到自己。  但是,当看着那个小姑娘,一个人泡在泳池里,瑟瑟发抖,却仍旧扬起下巴,倔强地说出一个字“不”的时候,裴斯承真的是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他笑着摇了摇头,已经站了起来,向泳池边走过去。  这一次,是他心甘情愿出手的,帮帮这个小姑娘,也需要教会她,在什么时候,要学会屈服,要学会先保全自己,然后再伺机报复。  从别墅区里出来,宋予乔全身都是湿漉漉的,风一吹,不禁就打了一个寒颤。  裴斯承开了车过来,“上车吧,我送你一段路。”  宋予乔打开车门,犹豫了一下。  自己身上全都是湿的,这样上车,肯定会把裴斯承车内打湿。  裴斯承摆手:“没关系,上车吧。”  宋予乔展颜一笑,“那我就上来啦,裴哥哥。”  她也仅仅是无心之语,因为刚刚知道了裴斯承的姓氏是裴,她自从工作至今,又一向是最小的,待人恭谨,时时刻刻称呼别人为前辈已经习惯了,所以就脱口叫出来了裴哥哥。  等到叫出来以后,她也不禁打了个冷颤。  怎么听起来这么肉麻,一定是错觉。  裴斯承听了这个称呼,转过脸来看了一眼宋予乔,“你多大?”  宋予乔说:“十八。”  裴斯承看得出来,宋予乔的年龄也就是在十七八的样子,因为长相稚嫩,一双透彻清澈的眸子,就能将她彻底的出卖了。  原本是想要教一下这个小姑娘一些为人处世上的道理的,但是裴斯承旋即就收回了这种念头。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喜欢好为人师了?  况且,只是在异国他乡见过两面而已,她如何如何,真的是与自己无关。  “地址?”  宋予乔报上了地址,小心翼翼地缩了缩腿,感觉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已经将座椅给沾湿了,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啊。”  因为现在要上班,所以宋予乔便从母亲和邓肯叔叔的家里搬了出来,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  一路上,宋予乔找了几个话题说,活跃气氛,但是裴斯承明显不搭腔,撅着嘴耸了耸肩,便把脸扭过来,看着车窗外,心想这个大帅哥还真的是一座冰山,怎么暖都融化不了。  宋予乔下车之后,照样是给裴斯承说谢谢。  裴斯承只是摆了摆手,便把车开走了。  真的是好冷淡啊。  宋予乔看着车走了很远,回忆起来,她才只知道了这个人姓裴。  她转了身上楼,等到进了门,才猛地发现自己的肩膀上还披着裴斯承的西装外套。  这是宋予乔和裴斯承的第二次见面,宋予乔拿到了裴斯承的一件西装外套,并且没有裴斯承的联系方式。  宋予乔便将西装外套连同自己身上的礼服裙都送去干洗,礼服裙拿去还给礼服店退还押金,西装外套挂在衣柜中,想着如果能有下一次遇见,就要将西装外套归还给裴斯承。  的确,真的有下一次。  这一次见面,是在酒吧内。  宋予乔虽然年纪小,但是因为开朗,而且从来都不多话,有前辈让做什么,她就会去做什么,反正她这个年龄只是在积累经验,多累一些,多忙一些,更好。  有一个跟宋予乔同时进来的小姑娘问她:“你怎么话这么少啊?跟你一起工作办事儿,真是一个闷葫芦。”  宋予乔脸上洋溢着笑:“言多必失啊,说一百句话里面总会有一句失误的,还还不如一句话都不说,都用来做事。”  宋予乔其实知道的道理不少,从出国开始,她就开始有意的多看书来充实自己了,只不过,纸上谈兵而已,有些东西还真的只是空话加上大道理,真正做起来,完全就是四不像。  这一天,为了庆祝一个大单子的签约成功,项目组的人决定去酒吧狂欢。  在项目组里面除了宋予乔是中国人,还有一位男士也是中国人,只不过已经是美国籍了,他从祖父就已经移民加拿大了,现在四十多岁,有些秃顶了,女儿比宋予乔都要大两岁。  在国内的时候,宋予乔其实没有进过酒吧,所以也完全不知道国外的酒吧和国内的有什么不同,总之进来的时候,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宋予乔忍不住捂着耳朵,跟在几个前辈身后,向卡座那边走。  坐下来之后,宋予乔才开始观察所谓的酒吧。  中间是一个很大的舞池,舞池前面有两个台子,一个是表演的大舞台,在稍微低一些,是一些跳舞跳得好的,想要领舞的人的小台子。  再往后,就是一个乐队了。  宋予乔看见乐队里,打架子鼓,弹吉他,贝斯,全都是年轻人,让她真的是内心蠢蠢欲动了。  来到酒吧,第一件事肯定就是要喝酒。  宋予乔之前没有过多的接触过酒,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深浅,别人给倒酒,她就喝,因为要的是酒精浓度并不是太高的葡萄酒而非烈酒,喝到嘴里酸酸甜甜的外加一丁点酒精的味道,宋予乔不由得就多喝了几杯,然后就开始头晕目眩了,有点恶心想吐。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宋予乔摆手比了一个去厕所的手势,然后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歪歪扭扭地向着舞池走去,完全是走成了一个水蛇路线。  身后还有人问:“她不是要去厕所么?这是去舞台?”  宋予乔完全分不清楚方向了,经过嘈杂的舞池,还有那种酒精和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忽然彻底恶心了,捂着嘴就向走廊的方向跑,关键是厕所在哪里呢?  经过走廊前的一个安全通道,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宋予乔一下子和他撞了个满怀。  裴斯承也完全没有想到,在这边抽支烟的工夫,就有一个人直接撞了过来。  而且……还认识。  哦,不能算是认识,两个人也就是见过两面而已。  裴斯承将宋予乔扶起来,问:“小姑娘,你这是喝多了?找卫生间?”  宋予乔的身体特别柔软,猛的靠在他身上,让裴斯承都忍不住一下子绷紧了身体,脑子晕了一下,似乎一下子被窜入鼻息那种若有似无的体香给蛊惑了。  宋予乔反应有些迟钝,似乎是裴斯承的声音经过很长时间的反射弧,才传入她的耳膜内,她抬起头。  哦,头顶的灯光好亮,天空中的月亮好圆,这个男人长得真好看。  “你长得真好看。”  她咧开嘴笑了笑,这句话话音还未落,就没有控制住,胃里翻腾的那种感觉,一下子全都吐了出来。  吐在了她刚刚说“长得真好看”的这个男人身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