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90 乔乔竟然瞒着他有了宝宝!

190 乔乔竟然瞒着他有了宝宝!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1390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30
    梁易见到裴斯承来了,直接就笑了起来,拎着猫就往裴斯承后面看,“三哥。裴昊昱没来?”  裴斯承知道梁易现在是个小孩控,那边陆景重家的雪糕搞不定了,就又赚回来想要找裴昊昱了,干脆就没理他,直接走到净水机旁边,接了一杯水喝。  顾青城坐着的位置正好可以抬脚就可以够到梁易,便趁着梁易向后退直接抬腿踹了一脚:“想要玩儿小孩儿不会自己生啊。”  梁易摸了摸鼻子,“没那个功能。”  顾青城:“……”  这一次裴斯承来的目的,顾青城也猜到了,便将在同志酒吧内发生的事情大致都说了。  “算是意外吧,齐轩就是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带着炸弹进去。”裴斯承靠坐在沙发上,手里端了一个纸杯,说,“我也找许朔问过了,确实是意外。”  原本天气就比较热,再加上酒吧内光线和彩灯,又有人吸烟,一些粉尘在空中中震荡加上明火,最终就引起了爆炸。  只不过,这个郑嘉薇……  “对了,”顾青城将手中的两张扑克牌摔在桌面上,对一边的董哲说,“你去把录音带拿过来,”他看向裴斯承。“估计你会对这个东西感兴趣,意外所得。”  董哲将录音带安在机器里,然后将将耳机递给裴斯承。  顾青城挑了一下眉梢:“五年前的一份录音带,来源应该是窃听设备的终端,音质不是太好,但是可以听清楚。”  从顾青城口里一听是五年前,裴斯承就已然明白了。  裴斯承戴上耳机,里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即刻便传来张梦雪的声音,“嘉薇,齐轩找过我了。”  车内的窃听设备,只能够听得到张梦雪说的话,至于郑嘉薇在电话另外一头的话。裴斯承听不到,过了许久,只剩余录像带中缓慢滑动带来的嘶嘶声,直到张梦雪再度开口问:“录像带已经寄送到了么?好,那我先挂断了,回头再给你电话。”  裴斯承脸上的神情。越发的凝重专注。一双眼睛漠然地盯着转动的录音带,波澜未起。  直到,录音带中,听到了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带着娇俏可人,却即使是透过带着杂音,也能够听到她心里的心不甘情不愿。  夏楚楚问:“你这是要开去哪儿?”  “裴斯承的公司,”张梦雪的语气带着嘲讽,“现在这种时候,受了委屈了,肯定是去找你的裴哥哥了,就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有了委屈就去找妈妈,幼稚。”  “我有说过去找裴哥哥么?我现在爱去找谁就去找谁,跟你有关系么?你有什么资格在这边冷嘲热讽?”  夏楚楚也是气急了,平常总是黏着裴斯承,从来都没有说过类似于这种重话。  就是在这样一句对一句的针锋相对中,即便是现在,裴斯承都可以清楚的听出来,当时的夏楚楚,在用尽所有的力气去维护自己的裴哥哥,乃至于巩固自己的安全感。  直到——  “裴斯承现在宠着你,都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儿子,因为我不能生孩子,所以,他才没有让你打掉孩子,然后等你生下孩子之后,就将孩子给我养……不信你放心,虽然我很讨厌你,但是夏楚楚,如果你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裴斯承的话,我还是会好好对他的,你放心,我会把他当成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裴斯承也许自己都不曾注意下,在桌下的手,已经握成了拳。  紧接着,就是一阵尖叫声,摩擦声,玻璃杯打碎的声音,以及夏楚楚撕心裂肺的哭叫声。  整个录音带里,裴斯承不知道听到从夏楚楚口中,有过多少次“不可能”,或许是十次,乃至于更多。  裴斯承虽然已经猜到了一部分,但是,当五年前的车内情景,通过这盘录音带重新呈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他原本波澜不惊的面容,依旧是动容了。  怀孕的女人,是最缺乏安全感的,这是裴斯承当时所不知道的,他甚至都不清楚,恋爱中的女人的心境,现在听到五年前的夏楚楚,声嘶力竭地喊着不可能,他都能感受得到,夏楚楚在用一遍一遍的“不可能”,来催眠自己,让她自己有安全感,让她对裴斯承有信心。  播放完毕,后面的录音带是大片的空白,齿轮转动的声音清晰,刺激着耳膜,波动着内心。  裴斯承将耳机摘了下来,放在桌面上,手指轻叩着桌面。  外表看似与刚才并没有区别,但是认真看的话,就会发现,他一向喜欢的是手指轻叩桌面,而现在却加上了几分力道,成了重叩,目光聚焦在房间内的一个光点,瞳孔微缩。  顾青城托着腮,啧啧唇,“裴三,别说你根本就没有想到过。”  裴斯承收回目光,似是漫不经心的落在近处的水杯上,然后移到桌面上,“想到过,不过听了现场,和我自己在脑中想过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顾青城以同一个姿势盯了裴斯承这么久,然后换了另外一只手撑着头,向后靠在椅背上,“你现在想要怎么办,张梦雪已经死了,郑嘉薇现在重度烧伤,还不知道出了重症监护室没有,齐轩似乎也是轻伤。”  顾青城说的这些,裴斯承都已经了解过了。  在场的三人,只有梁易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完全搞不懂顾青城和裴斯承两人这时在打什么哑谜,于是就伸手拿桌上的耳机,却被裴斯承一把按住。  梁易嘿嘿一笑:“三哥,也给我听听呗。”  裴斯承断然拒绝:“不给你听。”  梁易现在充分发挥他的死皮赖脸痞子相,“我就听一遍,就给我听听呗,你又没有什么损失,我敢打保证,以后绝对不去骚扰你儿子了。”  “就不给你听。”裴斯承直接取出录音带放进外套的口袋中,顺道补上了一句,“随便你去骚扰裴昊昱。”  梁易:“……”  于是,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顾青城将查到的资料拿给裴斯承看,倒是相安无事十分安静,而梁易就在一边处于暴躁边缘了。  可能是主人暴躁了,所以,连带着梁易刚买的这只白猫,也有点暴躁,喵呜喵呜的反复不停地叫,叫的连在后面站着的董哲,都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一层一层地往下掉。  顾青城皱了皱眉:“小六,你这猫叫的太难听了。”  梁易也正在找法子不让这猫叫出声来,但是也实在是无奈,这猫也是刚买没有多久,还没有混熟,他现在也着实是抓狂,暴躁加抓狂,就很容易暴走了。  梁易眯着眼睛,现在在座的顾青城和裴斯承他都惹不起,便索性就气都撒在了猫身上,直接将这只猫从腿上拎起来,恶狠狠地说:“再叫我就把你扔出去!”  都说猫其实是灵性动物,这一点真的是不假。  可能是猫听懂了梁小六的话,也可能是梁小六抓着她的毛把她给抓疼了,然后就医生尖利刺耳的猫叫声,惨剧发生了。  裴斯承就在梁易身边坐着,挨着坐的最近,两只手刚好正拿着一份资料,衬衫袖口向上挽起,却不料,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这只猫不知道是从哪个诡异的角度冲了过来,猫爪子直接就在裴斯承的手上划了长长的一道,立即就殷出血来,在白皙的手背上,触目惊心的一道。  裴斯承只是微微蹙眉并没有说什么话,倒是纵虎归山的梁易,大叫了一声,“啊!老子被毁容了!”  裴斯承抬眼,定睛一看,梁易一张俊脸上,从耳侧差不多一直到鼻翼处,一道猫爪子长长的挠痕。  虽然梁易脸上的这一道没有裴斯承手背上的伤口深,但是也是见了血。  梁易从茶几下面翻出来一个镜子来,看着自己的脸,欲哭无泪。  顾青城倒是十分淡然地看着梁易,“叫你再买只猫去骚包,看你还闲着没事儿浪不浪了?”  梁易现在分分钟恨不得将那只白猫给剐了炖肉吃,结果再一看,猫已经不见了。  既然是猫爪子挠的见了血,就要去医院打狂犬疫苗。  董哲在前面开车,问道:“梁少,猫在买回来去动物防疫站做过检查么?”  梁易听了一愣:“还要做检查么?”  董哲:“……做检查确定没有带病。”  “那还没有来得及,就被抓了。”  裴斯承索性说:“反正都是要打狂犬疫苗的。”  然后,梁易就很是纠结一个问题,为什么被猫抓出血了,要打狂“犬”疫苗,真是令人费解。  最后,医生看了两人的抓痕,裴斯承手背上的要严重一些,到了医院处理了一下,才不再流血,而梁易脸上的不太严重。  当晚,宋予乔接到电话,带着裴昊昱来到梁易开的私人餐厅内吃饭,见到梁易脸上的划痕,还没有说什么,一边拉着的裴昊昱就大叫了一声:“小六叔叔,你脸上挂彩了!”  梁易就当没听见,接着看菜单点菜。  裴昊昱觉得自己没有了存在感,干脆就跳上了椅子上,大声喊了两遍:“小六叔叔,你脸上挂彩了挂彩了挂彩了!”  于是,原本站在梁易另外一侧的服务生,也不禁好奇地缓缓挪动着脚步,想要看看自家老板梁上究竟是怎么挂了彩了。  梁小六抽了抽嘴角,直接将手中的平板甩给一边站着的服务生,看着裴昊昱这个令人讨厌的小鬼,说:“我知道,不重要的事情就不用重复三遍了好么?”  他转过来对服务生说:“菜不点了,你就去告诉大厨,说贵客来了,有大有小,让他自己看着办。”  裴斯承适才正好从包厢门外进来,很是时候的补上了一句:“重要是干净,这里有孕妇。”  孕、妇?!  于是,梁易和裴昊昱两个人的脑袋刷的十分一致的首先看向顾青城,然后看向裴斯承,最后才是正在帮忙摆放碗筷的宋予乔身上。  梁易此刻心想:为什么又有了!想有的没有,不想有的偏就有了!  裴昊昱小盆友此刻心想:孕妇是谁?不是乔乔吧?  裴昊昱毕竟是从小都生活在国外,在思想上就早熟一些,各方面自立能力也很强,他也知道,其实所有的小孩子都不是从垃圾箱里捡的,而是从妈妈的肚子里生出来的,特别是在温哥华的一个小镇上,有一次裴斯承出去工作,将裴昊昱留在邻居家里,正好就遇上孕妇要生了,当时还是裴昊昱打的急救电话。  他盯着宋予乔的肚子看了半天,问:“乔乔,你就要有宝宝了么?”  宋予乔脸庞微红,点了点头,说:“嗯。”  裴昊昱哼了一声,原本是蹲坐在椅子上的,这下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只不过有点用力了,小下巴直接就磕碰在桌上,木头桌面嘭的响了一声,伴随着裴昊昱小盆友的闷哼声,吃相有些狼吞虎咽了。  宋予乔拍了拍裴昊昱的背,“好好坐着,别吃呛了。”  裴昊昱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出来,直接转过去,给宋予乔一个后脑勺。  这一次吃饭的过程,真的是让人难以想象的过程,明明有两个活宝,但是却还是气氛很僵,两人都没有说多少话,最后的结果,好像是不欢而散?  梁易的烦心事儿,头一遭当然就是他被毁容了。  而裴昊昱的烦心事儿,就是乔乔竟然瞒着他怀孕了,竟然要有自己的宝宝了!  不过,裴昊昱这个小家伙,今天,在临走的时候,竟然,主动对梁易说:“小六叔叔,我今晚去你家里住吧!”  梁易在一瞬间就容光焕发了,简直是受宠若惊啊,裴昊昱可是一尊大佛啊,千呼万唤都不来的,现在竟然主动提出要来。  宋予乔也有些吃惊,蹲下来问裴昊昱:“怎么忽然想去梁叔叔那里去住?”  “我愿意。”裴昊昱直接就麻溜地上了梁易的车,留给宋予乔一个后脑勺。  宋予乔便站在路边,向裴昊昱挥手:“不要给梁叔叔惹事儿啊,明天阿姨去接你。”  裴昊昱自己费劲儿的摇下车窗,说:“不要你来接我!”  车在路上缓缓开走。  这边裴斯承也去取了车过来,顾青城站在一边,见裴三到了,才上了董哲的车,先走一步。  宋予乔上了车,安安稳稳地系安全带,顺口说:“小火好像生气了。”  裴斯承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看向前面,说:“别理他。”  宋予乔心里也是想了一下,裴昊昱一直是处于单亲孩子,只有裴斯承这个爸爸来照顾,长得很健壮性格也很活泼开朗,但是也未免敏感一些。  “我觉得,是不是因为……”宋予乔侧过脸,才恍然看到裴斯承右手手背上的一条很长的划伤,顿时失声叫了一下,“你这手上的伤怎么弄的?”  裴斯承刚才在吃饭的时候,因为是坐在宋予乔的右手处,用右手来夹菜的时候就没有多注意,所以看不到,现在正好这道伤口在眼前,她几乎都要惊叫出声了。  裴斯承看了一眼宋予乔脸上的心疼与惊惧,轻声安慰道:“只是猫爪子挠了一下,不打紧。”  “去医院打过狂犬疫苗了么?”宋予乔伸手想要去触碰裴斯承的手背,忽然察觉到裴斯承还在开车,便只是倾身看了看他手背上的伤口。  “已经打过疫苗了,还需要再打三次。”裴斯承握着方向盘的手背上拂着宋予乔的呼吸,轻轻的,微痒。  在经过药店的时候,宋予乔忽然想到了一副中药,之前在小时候,她也曾经被狗咬伤过,然后奶奶就用家乡的土方子给她熬的中药。  “停车!”  待车停稳后,宋予乔说了一句:“我去抓一副中药。”就匆匆忙忙地下了车。  裴斯承叮嘱了一句:“慢点。”  他看着宋予乔从车内匆匆走向药店的身影,心里觉得被填的满满的,有宋予乔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好。  宋予乔在那边刚刚进了药店,这边她包内的手机就响了。  因为宋予乔怀孕,所以一般情况下,裴斯承都将她的手机搁在自己身上,有电话才会将手机递给宋予乔去接,如果是一些骚扰来电或者是故意找事的,他便直接替她挡了。  只不过,这一次的电话,是叶泽南打来的。  宋予乔的手机里,叶泽南的手机号码早已经拉黑了,只不过最近需要去叶氏参加董事会,叶泽南与她通过两次电话,才又重新将他的号码给存在了手机上。  但是,这次打电话,肯定不会是因为公事,哪有公事是在这种十点多的时候打过来的呢?  裴斯承忽然想到,他第一次花心思接近宋予乔,也是在深夜,让她务必将一份财务的报表给送过去到华苑。  想到这儿,嘴角已经掀起了一抹笑意,摇了摇头,接通了电话。  “你好,我是裴斯承。”  ………………  这边的叶泽南在听到裴斯承的声音以后,忽然就愣了一下,将手机拿下来又重新看了一遍,确认是宋予乔的手机号码,才又将手机听筒贴在耳边。  “我找宋予乔。”  裴斯承语气淡淡:“我知道,但是现在她不在。”  与裴斯承的淡然相比,叶泽南现在就明显沉不住气了,他口气有点冲:“我有话对她说,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裴斯承,你别以为现在宋予乔是你的,你跟她结婚了么?你现在跟她还是一丁点关系都没有,别想就将她独占成你自己的!”  叶泽南的这种口气,再加上从听筒内传过来的嘈杂声音,在裴斯承一听,一定是在夜场或者是酒吧之类的场所。  裴斯承最理智的一面,就是绝对不会跟一个醉鬼吵架,他问:“虞娜呢?”  “裴斯承,你听见没有,我不是说……”  电话已然被裴斯承给挂断了。  这个叶泽南还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  裴斯承直接给虞娜打了电话,问:“现在在哪里?”  虞娜多年在裴斯承身边,已经养成了那种遇事先问公事的习惯,便直接问:“老板,出什么事了?”  裴斯承知道虞娜一旦是有这种时候,就绝对是事出有因,便问:“家里出事了么?”  虞娜解释说:“我妈妈突发脑溢血住院了,这两天医院里离不开人。”  裴斯承知道虞娜绝对是比较严重才会在这种时候废弃掉工作去医院,现在一听,果不其然,毕竟还是亲人比较重要,裴斯承便说:“没什么事情,你好好照顾你母亲,在哪个医院,一会儿把地址发给我。”  说完,裴斯承就把手机给切断了。状讽向弟。  宋予乔已经从药店里抓了重要出来,一共抓了五包,顺道买了一个煎药壶,上了车,全都丢在后车座上,说:“今晚回去就给你煎药。”  回到了金水公寓,宋予乔换了鞋,走去厨房里先把药泡上,出来就见裴斯承正在接电话。  接过电话,裴斯承说:“我出去一下。”  宋予乔一只手将脑后扎头发的皮筋给撸下来,“这么晚了还要出去么?”  裴斯承已经重新走回玄关处,在弯腰换鞋,说:“顾青城那边有点事情,我去去就回来,最多一个小时。”  宋予乔看了一眼时间,“嗯,那我半个小时后给你煎药,回来了正好可以喝。”  其实,裴斯承提出顾青城来,就是个幌子。  他是去了叶泽南现在醉酒的酒吧。  车子开到路上,一直低云重垂的天幕忽然下起雨来,虽然说不是那种狂风暴雨,淅淅沥沥地,雨点也很大。  裴斯承打了一个电话回去,嘱咐宋予乔在家看一下门窗是否关好了。  宋予乔说:“我已经把窗子都关上了,你路上小心。”  裴斯承向上弯了弯唇角:“嗯。”  ………………  叶泽南现在所在的酒吧,是大学街后面的一家酒吧,人不多,但是普遍都是一些比较清纯一点的大学生,环境也没有那么嘈杂。  他原本只是在下班之后,在路上走走,却没有想到,走着走着,竟然就到了以前和宋予乔一起来过的街道。  当时宋予乔还没有考上大学,倒是在寒暑假的时候,来叶泽南的大学来找他,叶泽南就带着她来到后街吃东西,顺便泡了一次酒吧,不过他顾及到酒精伤大脑,而宋予乔还处于高考准备期,便不准她喝酒。  宋予乔确实是没有喝酒,却让吧台的小哥给调了两杯鸡尾酒,将调好的鸡尾酒端给他喝,又嘱咐他不要喝太多酒,反正是对心肝脾肺都不好。  言犹在耳,倩影在怀。  这一次,再次来到这家酒吧,叶泽南心里涌动着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熟悉是因为这里的摆设,竟然和七年前没有改变,就连那个被宋予乔称呼为帅哥的调酒师,也都还没有换人,一眼看过去,和七年前,看起来就连岁月都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一般。而陌生是因为物是人非了,他的身边,再也没有跟着那个总是会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了。  叶泽南喝了不少酒,这是他自从戒毒以来,第一次想要将自己灌醉,然后什么都不用想,不用去管公司里那些派系的纷争,也不用为了母亲的要求,而去见一个又一个他根本就不喜欢的女人,他宁可一直都留在公司里,哪怕只是面对着虞娜一个人。  他现在在工作的时候,在叶氏,除了信任虞娜,其他人都不信。  只不过,就连唯一一个看着比较顺眼的人,也是裴斯承手底下的人,现在在自己身边,也只是为了裴斯承的要求,一旦现在叶氏的危机过了,便会离开了。  他趴在桌上,已经有些醉了,只不过头脑还是清醒的,他之前有过没有告诉宋予乔的话,他现在想要告诉她。  于是,他就拨通了宋予乔的手机号码,只不过电话那边并不是宋予乔接通的,接通电话的是裴斯承。  当裴斯承的电话挂断之后,叶泽南开始狂笑,趴在吧台上,笑的眼泪都掉了出来,等到大笑过后,就趴在吧台上,一动不动。  直到桌面上叶泽南的电话响了,吧台小哥帮忙接了一下,是一位男士问地址,他便报上了地址。  街道这边不算宽阔,裴斯承开车没有办法进入,只有将车停在了一条马路旁边的临时停车位上,从车内拿了一把伞。  这把伞是宋予乔特意帮裴斯承备在车内的,就是以防下雨天。  裴斯承将折叠伞撑开在头顶,伞面是浅蓝色的,缓步向酒吧吧台小哥所说的三巷十九号走过去,微微仰着头去寻找着街面上的门牌,逛街的皮鞋踩在地面上的水泊中,溅起纷飞的雨花。  应该就是这里了。  裴斯承在一家标注着音乐酒吧的招牌前停下了脚步,看了一眼在墙面上的号码牌,确实是3排19号,便准备收了伞进入。  而就在此刻,从里面猛的冲出来一个人。  裴斯承眼疾手快,向旁边避开,就看见叶泽南一头扎进了雨里,正在扶着一根电线杆在猛吐。  雨滴越来越大,不消片刻,便将叶泽南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淋湿了。  不过,吐也吐过了,雨也淋过了,叶泽南的酒也就醒了一大半,当他回过身来,看见了只持伞站在面前的裴斯承,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特别狼狈,而裴斯承,就好像是那个万事无所不能的救世主一样。  他猛的推开裴斯承,然后挥动拳头就要打上来,被裴斯承轻而易举地闪身躲避。  叶泽南嘶吼着:“你来做什么,是来看我的笑话么?”  裴斯承此刻的面容,如同冰雕雪刻一般,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表情。  叶泽南跌跌撞撞地往外走,裴斯承就在后面错后几步跟着,叶泽南身上已经全都湿透了。  一直走到街口,叶泽南忽然转过身来,好像是一道闪光一样想裴斯承扑过来。  但是毕竟是喝过酒了,体力欠佳,再加上裴斯承本就是专门练过散打,像是叶泽南这种伸手,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裴斯承手中的雨伞被叶泽南用肩膀撞脱手掉落在地面上,与此同时,裴斯承已经直接揪住了叶泽南的衣领,另外一只手的手肘横在他的脖颈处,雨滴瞬间将他的脸打湿了。  他盯着叶泽南,说:“叶泽南,我告诉你,如果你就现在这种样子,你就注定永远都赢不了我,不仅仅是在予乔这里,还有在公司上,你就是一滩烂泥,就是要烂在泥里的!”  叶泽南双眼赤红,他有些体虚,想要动手,却被完全压制。  裴斯承冷笑了一声,单手重重地向前一搡,将叶泽南重重地推在了一辆车面上,然后转过来,俯身将反过来的雨伞捡起来,举过头顶,用冰冷渗人的眼神看着叶泽南,“如果你想要赢过我,现在就表现的像是个男人一样,站起来。”  叶泽南半蹲跪在地上,裤腿上全都是溅起的泥点,整个人都好像颓废了一般。  街边驶过一辆车,车灯明晃晃的,照亮了巷口,照在这两个人身上。  裴斯承向前走了两步,忽然回身,说:“虞娜的母亲中风住院了,你知道么?”  叶泽南这才好像活了过来,肩膀动了动,微微抬了抬下巴,雨滴顺着他的头发,滑过面颊,再滴落下来。  “第六医院,1422病房。”  裴斯承将地址说出来,便转身离开了,没有再过多的停留,在街口上了车,裴斯承抽出纸巾来擦了一下脸上和手上的雨水,开了挡风玻璃前的雨刷,在开车经过刚才的路口,叶泽南已经不在原地了。  看来,虞娜陪同叶泽南在朝夕相处的这两个月内,还是已经在叶泽南的内心乃至于脑海中留下了印迹。  裴斯承在关键时刻,搬出虞娜来激叶泽南,应该是对的。  ………………  宋予乔看着时间点,等到半个小时后,就将已经泡好的中药放进煎药壶内,插上电源,然后就索性就一盒瑜伽的光盘放进DVD机里,站在客厅内,开始练半吊子的瑜伽。  门口响了两声,宋予乔便急忙跑过去。  裴斯承已经从外面拿了钥匙来开门,身上的雨没有干透,头发微湿,他一进门宋予乔就发觉到了,问:“没有带伞?怎么淋湿了。”  宋予乔这句话话音未落,就看见裴斯承手边拿着一把正在滴答着雨水的折叠伞。  裴斯承将伞挂在门口的伞架上,顺口答道:“从车内下去的时候没有带。”  客厅内已经可以闻到药香了,裴斯承微微蹙眉,不知道是从外面的冷雨环境中甫一进来有些敏感,以手遮掩一下子就打了三个喷嚏。  “着凉了?”  宋予乔问了一句,却是先看了看裴斯承手背上被猫的挠伤,原本是不能沾水的,但是现在却无缘无故沾了雨水,而且在宋予乔看来,伤口似乎在恶化了。  沾了雨水是一方面,还有刚刚在和叶泽南动手的那两下,也擦碰到了。  宋予乔让裴斯承坐下来,自己去找来药箱,拿出来酒精和棉签,将他的伤口处理了一下。  药也快要煎好了,宋予乔给裴斯承放了热水,淋了雨总是需要好好泡一泡的。  裴斯承其实身子骨相当硬朗,什么中药什么泡热水澡都不需要,只不过,他现在看着宋予乔为了自己在忙前忙后,心里就在瞬间被塞的满满的。  从浴室内出来,裴斯承已经将上身的衬衫脱掉了,只穿了一条西装裤,正在解腰带。  宋予乔别开脸,匆匆向外走,“你去泡一下澡,我这边药就快要煎好了,顺带给你煮一碗姜汤。”  小臂却被身后的裴斯承一把抓住了,“我手伤着了,怎么洗?你给我洗吧。”  宋予乔脚步顿下,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这边裴斯承就已然扶着宋予乔的肩让她转了过来,手掌心轻巧一扣,拉着宋予乔就进了浴室。  “喂,我没说要给你洗啊。”宋予乔想要挣脱开裴斯承的手腕,却无奈他拉的很紧。  “那我手上伤了不能沾水怎么办?你还刚刚给我处理过伤口。”  裴斯承就喜欢用这种听起来淡淡的口吻,却让宋予乔无法开口拒绝。  他转过身来,宋予乔正好面对裴斯承健硕的胸膛,眼珠转到一边,看着墙面上的瓷砖。  宋予乔看了一眼裴斯承的手,确实是不能沾水,可是……  裴斯承将自己胳膊上的针孔给宋予乔看了一眼,“你看,打针的地方也不能沾水……”  宋予乔最后还是妥协了,不就是洗个澡么,反正又不是没有看过,便说:“好吧,你先脱了衣服跳进去。”  裴斯承在宋予乔面前宽衣解带,完全就和旁若无人一般,而宋予乔索性别开了脸,目光却无意间注意到墙面的落地镜上,索性闭了眼。  裴斯承的身材属于特别棒的那种,肩宽腿长,加上窄劲的腰身和胸膛上的肌理分明,完全是衣架子的身材,是可以将大街上的地摊货穿出名模气质的好身材。  他看着宋予乔的眼神在胡乱飘着,问:“想看就直接看,不用一直往镜子那儿乱瞄,我又不害羞,随便看。”  说着,裴斯承还特意张开双臂,做出想要拥抱的姿势来。  宋予乔直接在裴斯承胸膛上硬实的肌肉上掐了一下,“等到你的裴氏破了产,你就靠这副身材去卖肉,我就在后面数钱数到手抽筋。”  裴斯承跳坐进浴池内,莞尔:“好,只要你舍得。”  宋予乔嘁了一声,抿了抿嘴唇,直接将花洒打开,给裴斯承冲洗头发,并且抬高他伤到的手臂,“不要沾水。”  浴缸上水面清澈,宋予乔尽量让自己的视线不乱飘,避免看见水下不该看见的。  浴室的地面上裴斯承已经铺了防滑地毯,宋予乔的室内拖鞋,也全都统一换成了防滑拖鞋,所以她也不怕在浴室内会不小心滑倒。  宋予乔在给裴斯承洗头发的时候,泡沫在手心内,轻轻揉着,顺便帮他按摩了一下头皮,然后调了一下花洒的流速,用水流按摩缓解压力。  给裴斯承洗澡,和给裴昊昱洗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裴斯承倒是没有乱动,可是,宋予乔的眼光还是瞟了一下,看见水下,裴斯承已经管不住小裴裴了,已经在用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缓缓站立起来。  宋予乔心里一动,已经多了一点念头。  在给裴斯承身上涂抹沐浴液的时候,宋予乔从上,一直到下,涂抹到大腿根,然后忽然用手指轻掐了一下裴斯承的大腿,顺手将湿毛巾甩在裴斯承脸上,“让你管不住你的下半身。”  宋予乔本意只是想要挑逗一下裴斯承,说完就跑,可是身后裴斯承却是长臂一揽,直接将她揽在了怀里,身上的睡裙全都湿了。  裴斯承眼眸中亮亮的,晕染着水汽,捏了一下宋予乔的鼻子,说:“小丫头,你学坏了。”  浴室内水汽氤氲,镜面上晕染上了一层细密的水汽。  宋予乔被裴斯承单手揽在怀里,身上的睡衣已经湿了大半,在意乱情迷的时候,她也没有忘记嘱咐裴斯承:“手不要沾到水,还有……”  裴斯承俯身压在她的唇上,帮她补充完整:“还有,要轻一点,我知道。”  ………………  第六医院,1422病房内。  虞娜有些力不从心了,因为父亲去乡下看望爷爷,又恰逢误了车,夜晚赶不回来,便只有她一个人守在病床边。  在换药检查的时候,她一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抬得动已经几乎没有意识的母亲,她本来说要找护工,可是打了两个电话,专业的护工都还没有来。  幸好隔壁床位的大叔人比较好,让儿子和儿媳妇帮着虞娜抬了一下,虞娜十分感谢,将一个果篮直接送给了大叔。  一天过去了,虞娜拎起床头的保温暖壶去走廊尽头的开水处去打水,顺带联系了一下护工,明天还是需要去叶氏上班,今天请假一天,恐怕有很多东西都来不及去做了。  拎着两个保温壶回到病房内,却看见在母亲病床前,站了一个身影。  看背影,很熟悉的样子。  虞娜有些不大相信,走过去,侧脸看了一眼,“叶泽南?”  叶泽南已经在来的路上,将沾了泥浆和雨水的衣服换掉了,现在穿着一身分外清爽的白色休闲装,看起来像是一个干净的大学生一般。  他将虞娜手中费力的两个保温水壶接过来,安放在床头,说:“你母亲住院了,怎么不告诉我?”  虞娜摆手:“没有必要,这里我一个人就够了。”  在隔壁床位的大叔插了一句嘴:“妞儿,这是你男朋友吧,这种事儿还是不要瞒着,早说了早解决,我看他也不像是那种嫌弃你妈妈的人,说开了就好了。”  虞娜一听,就知道大叔是误解了,便解释说:“他是我……”  叶泽南直接打断了虞娜的话,转过来冲着隔壁床位的大叔一笑:“谢谢您嘞,我会好好照顾阿姨的。”  他的酒气现在已经完全被理智压了下去,他环顾了病房,看见在虞娜母亲病床前用那种儿童五彩泡沫板,在地上摆了一道,上面放着一个小枕头和毯子。  “你就睡在这儿?”  “是,普通病房的床位不够,我还没有来得及去买折叠床,”虞娜微微蹙眉,仰头,自下而上瞧了一眼叶泽南已经显出胡茬的下巴,敏感的察觉到:“你喝酒了?”  叶泽南没有回答。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裴斯承在临走之前说的那句话。  烂在泥里……  他不是烂人,也绝对不会烂在泥里。  裴斯承既然屡次看轻他,他不甘心,将宋予乔拱手让人不甘心,现在被人看轻同样也不甘心。  叶泽南说今晚要留下来,虞娜将他向外推,“这里没有多余的地方,叶总,在这种时候,您就不用发挥您对下属的无限关怀了,我一个人能搞的定……”  叶泽南直接按住虞娜的肩,用上了几分力道,目光低沉,看着虞娜的鼻尖,禁不住开口说道:“不是对下属的关怀,是……”  他话音顿了顿。  到底是什么样的关怀,叶泽南现在也说不上来。  虞娜的神色微变,侧耳听叶泽南尚未说出口的话,而叶泽南却已然不吭声了。  而就在此时,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就传来了一声尖叫声。  叶泽南向空无一人的走廊上走了两步,向走廊尽头深深地望了一眼,问:“这是从哪儿传过来的声音?”  虞娜指了指走廊尽头,回答道:“那边隔着的是贵宾病房区,今天早上有一个人直接从烧伤科送到了那边的贵宾病房,不过就没有消停了,声音简直惨绝人寰,幸好病房门是隔音的,在病房内不会听到这种凄厉的声音。”  两人一问一答都异常的认真,不过其实实际上,什么重度烧伤的病人,他们都不关心,只不过因为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的一句话而已。  ………………  同一家医院内,却是普通病房与贵宾病房的区别。  刚才虞娜和叶泽南听到的那一声惨叫,是从贵宾病房内传出来的,确实也哀嚎了整整一夜。  不仅仅是一整夜,从白天,从手术结束后,就开始了,一直到现在。  因为这件病房内,住着的是郑嘉薇。  郑嘉薇现在脸上身上全都包裹着白色的绷带,好像是一个木乃伊一般,因为便于手术,她的头发全都被剃掉了,在九个小时之前就开始不能饮水不能吃东西,重度烧伤让她浑身都疼得厉害,是那种不能忍受的疼痛,简直是痛不欲生。  因为郑嘉薇的身份在这里放着,她是医院内首先第一批接受人工植皮手术的患者,最好的医生和最好的专业技术。  但是,这个过程,简直就是炼狱。  郑嘉薇身上百分之七十五的皮肤严重烧伤,都需要做植皮手术,甚至是脸上也需要实施手术,她不能开口说话,只好不断地嚎叫着,让医生听了都觉得毛骨悚然,让护士去给她打镇定剂。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