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92 嗯,妈妈找到你了

192 嗯,妈妈找到你了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155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31
    裴昊昱在听见“言言”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就从地上跳了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进了浴室内,顷刻间就听见浴室内哗啦啦的水声。  梁易着实是惊异了一下,看来。真的有能降住这个小魔星的人,雪糕的那个妹妹,是个聪明的小女孩。  只不过,裴昊昱被骗了。  最后,在他前后探头去找了一遍,并没有言言,于是,耷拉着小脑袋,拉着宋予乔的手,气恹恹的跟着裴斯承屁股后面走。  他就知道老爸要骗人,但是还是义无反顾地上当了,他这个小脑袋瓜怎么就不长记性了。一听见言言就东西南北都不分了,说好的对抗到底呢?他不服气!  小家伙这么想着,就直接停下了脚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跟在后面的梁易一看,又不好了,这小魔星又要来了。  宋予乔被裴昊昱拉的向后一扯,前面裴斯承托着她的腰,才避免她摔倒,但是,裴斯承看向裴昊昱的目光。已经是十分严厉了。  “裴昊昱,不想回家是么?那你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裴斯承说完,就拉过宋予乔的手向外走。  裴昊昱索性又躺在地上了,这一次是真哭了。  “乱讲什么。”  宋予乔啪的一声打了一下裴斯承的手臂,已经反身挣脱开裴斯承的手,转过身来蹲下,拉着裴昊昱的小胳膊,“来,小火,你告诉阿姨,你为什么哭?”  裴昊昱双眼冒着泪,一张粉嫩的小脸上全都是泪痕。  在宋予乔蹲下来拉起他的手臂的一瞬间,裴昊昱终于委屈地不得了地扑进了宋予乔的怀抱里。因为扑的力道有写到,宋予乔险些没有蹲稳,还好裴斯承在宋予乔背后扶了一把,于是,裴斯承看向这个儿子的眼神,更加不像是亲生的了。  裴昊昱将一把鼻涕一把泪全都抹在了宋予乔的身上,牢牢地搂着宋予乔的脖子,“乔乔。你能不能不要宝宝啊,你要了宝宝就不会理我了,呜呜呜,我不想要你要宝宝……”  这一瞬间,宋予乔就明白了裴昊昱心中所想。  原来,裴昊昱一直是把她当成是小家伙一个人的,但是,如果宋予乔有了自己的孩子,小家伙以为,宋予乔就不再会对自己这样好了。  这是所有单亲孩子都有的敏感心思。  宋予乔拍了拍裴昊昱的背,将他扳正过来,两只手擦着裴昊昱脸蛋上的眼泪,“小火,不要哭,再哭就不好看了。”  裴昊昱两只手抓着宋予乔的胳膊,哭的更恸了。  “我想要妈妈!呜呜呜,我想要我妈妈……”  真的,裴昊昱积攒了这五年多来的思念,一下子全都爆发了出来,他觉得他想要妈妈,虽然乔乔对他很好,但是乔乔不是他的妈妈,乔乔生出来宝宝之后,就会把他丢到一边,然后去对自己的宝宝好,他就又成了没有人理的小孩了,连开家长会都要老爸的助理黎北叔叔去,不,他才不是老爸,他是一个陌生人!  瞬间,小家伙觉得自己是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哭的上接不接下气:“我从小就没有妈妈,妈妈生下来就把我扔了……我也没有爸爸,爸爸从来都对我不好……我不要爸爸了……我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  梁易在后面揉了揉在自己的鼻子。  得了,亲妈没了,这下连亲爹都不要了。  裴昊昱的哭声当真是一根根针一样扎在宋予乔心里,她抱着裴昊昱,亲了亲他的小脸蛋,“小火,阿姨不会不管你,你就是阿姨的孩子……”  “我没有妈妈,我妈妈早就把我扔下来了……”  裴昊昱哭的一抽一抽的,现在说话都已经不利索了,需要从抽泣声中找出来能听懂的字。  宋予乔直接将裴昊昱给抱了起来,“小火,我就是你的妈妈,亲妈妈,你和妈妈肚子里的宝宝,是一样宝贵的,都是妈妈的掌中宝。”  裴昊昱从宋予乔口中听到“妈妈”这两个字,眼泪更加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了下来,吃到嘴里,有点苦苦涩涩。  在这种情况下,就连梁易都没有想到宋予乔说的会是真话,这个混世小魔王的亲妈竟然就是宋予乔?  不会吧,这么狗血?  梁易摇了摇头,这种时候,哄小孩子的吧,不过,他看向自己的裴三哥,没有否认是什么鬼?难道……  哦,梁小六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于是,在那一家三口出了门,梁易第一时间在微信圈里广而告之了这个重磅炸弹。  梁小六:号外号外,裴小火的亲妈竟然是宋予乔!  薛淼:呵呵哒。  顾青城:呵呵哒。  李慕:呵呵哒。  陆景重:呵呵哒。  梁小六急得出了一头汗,为毛都不信他呢?节操呢?  最后,还是裴大哥给小六解惑了:傻孩子,他们早就知道了。  梁小六:……  顾青城:洗洗睡吧。  ………………  不过,宋予乔的那句话哄着了梁易,都没有哄着裴昊昱。  在宋予乔抱着小家伙乘电梯下去的时候,裴昊昱都在紧紧地抱着宋予乔的脖子,虽然已经不哭了,但是还是由于刚才哭的太痛了,导致现在一直一抽一抽的,让宋予乔看起来觉得心疼,抚着小家伙的背,一路上安慰他。  裴斯承开车行驶在道路上,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光被拉成一条条地流线状,这几天是盛夏中最热的几天,暑气蒸腾,宋予乔的孕吐再加上头晕中暑,有些力不从心了。  宋予乔在车后座上,抱着裴昊昱,等到了华苑,又抱着裴昊昱上了楼,裴斯承阴沉着一张脸跟在后面。  “裴昊昱,来,过来让爸爸抱,妈妈休息一会儿。”  “不要!”  裴昊昱搂着宋予乔就是不撒手,然后裴斯承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宋予乔向着裴斯承使了一个眼色,“你上去开门,我没有关系,小火现在减肥了,一点都不重。”  经过一路上的休整,裴昊昱已经好了些了,便将屁股扭过去对着裴斯承:“是的,我一点都不重,我已经减肥成功了,不信你看我昨天刚拍的一张照片。”  裴斯承冷冷说:“昨天拍的照片确实不胖,因为梁易帮你PS了。”  “哼。”  宋予乔原本怀孕早期,精神状态就不好,刚才又抱着小家伙抱了一路,到了金水公寓,还来不及将裴昊昱放下,就一阵干呕。  裴斯承赶忙就将裴昊昱从宋予乔手里接了过来,宋予乔直接就跑去卫生间去了。  裴昊昱还不明所以,傻傻的问:“乔乔怎么了?”  裴斯承直接将裴昊昱放在靠近门口的一个高脚椅上,厉声说:“不准动。”说完就去急匆匆进了卫生间内。  卫生间里,宋予乔正蹲在马桶旁边,一阵阵的干呕着。  裴斯承这边已经接了一杯水,也在宋予乔身边蹲了下来,抚着她的背,真的是怀胎十月辛苦,到时候分娩的时候更加辛苦,裴斯承现在都恨不得以身相代,代替宋予乔去受这些罪。  宋予乔吐过之后,嘴里一阵泛酸,有些涩涩的苦味,就着裴斯承手中水杯喝了一口水,漱了漱口,才缓了一口气。  因为蹲的时间久了,宋予乔站起来的时候身体有些摇晃,裴斯承便直接将她抱起来,送到了卧室的床上,“你好好躺着,一会儿想洗澡我去给你放水,裴昊昱那边我去管。”  宋予乔拉了一下裴斯承的手:“别吵孩子。”  裴斯承点头,安抚似的抚了一下宋予乔的手背:“嗯。”  裴昊昱正猫着小脑袋看着里面,结果,一下子就被老爸给拎着丢到了门外。  裴斯承反手将房门给关上了,扭头就看见裴昊昱正在蹬着小短腿上高脚椅,肥肥的屁股晃了晃,可能还是因为太过于厚重了,上了一半还是掉了下来。  裴斯承直接走过去,从后面将儿子给拎起来,放在高脚椅上。  裴昊昱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现在眼圈还有点红,眼神看了看乔乔的卧房,又仰头看了看老爸的脸色,哼唧了一会儿,问:“乔乔生病了么?”  裴斯承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裴昊昱面前,说:“都是被你累的。”  裴昊昱低着头,两只小胖手揉搓着自己的衣襟,“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让乔乔有自己的宝宝,她有了宝宝就不会要我了。”  裴斯承听到这儿,也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裴昊昱的小脑袋,他觉得,真到了父子交心的时候了,特别是刚刚宋予乔承认了裴昊昱就是她的亲生儿子之后。  “裴昊昱,你是不是一个男子汉?”裴斯承问。  裴昊昱耷拉着的小脑袋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即挺起来了胸膛:“是!”  裴斯承说:“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只有我们两个男子汉之间的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  裴昊昱眨了眨眼睛,一张小脸上现在满是期待,好像是有了什么好事一样,跃跃欲试,问:“什么秘密?”  小孩子都是有这样的好奇心的,你越是让他觉得稀罕觉得是秘密,就越是会好奇。而且,更加会信以为真。  裴斯承俯身过来,向儿子招了招手。  裴昊昱直便直接附耳过来,不过因为动作猛了,额头一下子磕碰在老爸的下巴上,疼的嗷呜了一声。  裴斯承直接揪着儿子的耳朵靠近,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  裴昊昱听了之后,眼睛蓦地瞪大了,刚刚想要开口,“是……”  裴斯承比出一根手指在唇边,“嘘,不可说。”  裴昊昱立即闭紧了嘴巴,好像是个小老太太一样,鼓鼓的腮帮,重重地点了点头,“嗯嗯,不可说。”  裴斯承问:“以后还胡乱耍小脾气气乔乔么?”  裴昊昱摇头好像是拨浪鼓一样,“不会了。”  裴斯承夹着儿子的胳肢窝,将他从椅子上抱下来,“今天乔乔不好受,爸爸要照顾乔乔,你自己去洗洗睡觉。”  “好!”小家伙声音洪亮的答道。  裴昊昱跟在老爸身后,还又拽了一下老爸的下衣摆,嘿嘿一笑:“爸爸,我真的可以有妹妹吗?就像是言言那样的妹妹吗?”  “会。”  裴斯承现在也拿不准,到底双胞胎还是龙凤胎,如果真的是双胞胎两个男孩的话,那……就真的有的闹腾了。  这个夜晚,睡梦中,裴昊昱做了一个美梦,梦中,他叫了好几声妈妈,然后乔乔都答应了。  好开心。  他裴昊昱,也终于有了妈妈了,而且是亲妈妈。  ………………  当晚,等宋予乔洗了澡出来,裴斯承让宋予乔趴在床上,然后给她按摩了一下肩背,裴斯承是刻意减轻了力道,所以宋予乔一点都察觉不到痛处,相反觉得很舒服。  “当时怀小火的时候,也是这样?”  宋予乔侧脸枕在枕头上,歪着头:“不是,小火那个时候特别乖,基本上都不会有反应,有时候我都会忘记自己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  “在你肚子里乖了,等到出来了,就特别能折腾了。”  宋予乔拨开裴斯承的胳膊,翻身平躺,用平静的眼神看着裴斯承,“其实,我觉得小火很乖啊,我觉得都是你的管教问题,你对小火太严格了,而且总是对他板着脸,你应该时常对他笑一笑。”  “笑一笑?”裴斯承觉得在面对宋予乔之外的人笑,都是有挑战的。  宋予乔直接伸手在裴斯承的嘴角捏了一下,“就像这样,笑口常开。”  结果,宋予乔还没有收回手,裴斯承就顺势倒在了床上,含住她的嘴唇就是一阵厮磨,只可惜,最近她因为怀孩子实在是辛苦,便只是点到为止,让宋予乔帮他用手解决,但是因为宋予乔根本就没有经验,相反在手掌心内涨的越来越大。  宋予乔脸上全都是红晕,因为激烈动作身上都蒙了一层薄薄的汗,越看的裴斯承心痒难耐,但是偏偏还是只能看不能吃,直接就转身冲进了浴室内。  只不过,裴斯承也没有忘了宋予乔的叮嘱——笑一笑。  所以,在第二天早上,当裴斯承对着儿子如沐春风的笑的时候,小家伙彻底僵住了,一脸惊惧的表情。  “小火,来吃早餐了。”裴斯承将做好的早餐端上餐桌,然后笑着叫裴昊昱,看见儿子正在翘着小短腿想要爬到椅子上,便直接走过去,“来,爸爸把你抱上去。”  裴昊昱攥着老爸的衣袖,问:“爸爸,你怎么不正常了?”  裴斯承阴了一下脸,片刻之后重新笑着:“没有啊,爸爸今天给你盛了一碗粥,你看看不够吃爸爸再去给你盛。”  裴昊昱一整个早上都是忐忑的,吃过一碗粥之后,直接推给老爸,“爸爸,你去给我再盛一碗!”  裴斯承将手中碗筷放下,端起来就向小厨房内走去,而身后裴昊昱就主动拉宋予乔的手,小声说:“乔乔,我爸爸好像有毛病了。”  然后,裴斯承就直接转过来,将裴昊昱空空的塑料小碗放在桌上,说:“自己去盛。”  裴昊昱抬起头看了一眼重新板起脸来的老爸,从刚才一直提着的小心脏终于放了下来,乖乖地下去自己去盛粥,嘴里还哼着歌嘟囔着:“终于正常了。”  裴斯承:“……”  ………………  裴斯承已经订好了去S市的机票,是在明天早上八点,当天在公司内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便带着宋予乔去了公司。  宋予乔可能是因为怀孕的关系,特别怕冷,一来到裴斯承的办公室,就直接拿了一条毯子窝在沙发上,看材料也是窝在沙发上。  她现在特别注意保暖,绝对不生病吃药,好让肚子里的宝宝能够健康成长,只不过因为孕吐的关系,这两天不管吃什么都吐,能进入肚子里的东西没有多少,有一些都是宋予乔硬是忍着强烈的呕吐感吃下去的,明显过了两天,就瘦了一圈。  裴斯承将宋予乔一个人留在这边实在是不放心,便私底下给宋予乔的弟弟宋予珩打了个电话,又问了一下宋老太太的情况。  宋予珩已经按照裴斯承的说法,就算是在家里,也都让宋老太太喝瓶装水,还有所有用到的物品,都已经取样之后收好了,就等着裴斯承过去,找人送检。  裴斯承说:“你姐怀孕了,最近孕吐实在是太厉害……”  “我哪个姐?!”  宋予珩失声叫出声来。  裴斯承停顿三秒,才说:“当然是你二姐了,你大姐都快要生了,”他顿了顿,“明天我会让黎北过去,我的助理,你先把需要检验的东西都给他,等到检验结果出来了,我再过去。”  宋家的这件事情,裴斯承不想要牵扯到因为孕吐而被折磨的难受的宋予乔身上,便一力承担下来。  “这几天,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就先让宋老太太上山上的寺庙里去抄佛经,避免再受到伤害。”  “嗯,好,我懂了,姐夫。”  ………………  宋予珩刚刚说完这句话,就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便对电话里低语了两声,直接挂断了,转过身来,就看见徐媛怡抱着宋琦涵进了屋。  宋琦涵直接要挣扎着从徐媛怡的怀抱里下来,冲着宋予珩叫:“哥哥!”  自从宋予珩住进来以后,宋琦涵就格外黏着这个哥哥,甚至于之前比对于宋予乔都要黏。  毕竟是小孩子,男孩子喜欢跟着大一点的哥哥,而女孩子喜欢粘着大一点的姐姐,都是常情。  徐媛怡将宋琦涵放在地面上,听着儿子称呼宋予珩哥哥,就好像是浑身长刺了一样难受,明明已经教育过几遍了,说爸爸只有一个儿子,而偏偏是不管见了宋予乔还是现在的宋予珩,就恨不得贴上去的。  真是没出息。  宋予珩其实还是分人的,因为他当年小,并不清楚徐媛怡是作为父母的始作俑者,对于父亲后来娶的这个女人,也是比较尊敬的,毕竟之前经常来家里做客,而且也带着他们几个出去玩儿过。  徐媛怡笑了笑,看着宋予珩,说:“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么粘人。”  宋予珩见宋琦涵想要拿他手中的手机,便将手机滑屏输密码解锁,找出来一个游戏来给宋琦涵玩儿。  徐媛怡看了一眼宋予珩的手机,也坐下来,“有水么?最近嗓子干的疼,能不能给我倒杯水?”  “我这边有胖大海,”宋予珩说,“正好是治嗓子的,给你泡一杯过来。”  宋予珩刚刚消失在厨房门口,这边的徐媛怡就已经将手机从儿子手里拿了过来,然后先一把捂住了儿子的嘴,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给妈妈看看哥哥的手机,下一次妈妈也给你买一个。”  口中这么说着,徐媛怡已经调出了宋予珩的通讯记录看了一眼,刚才的那个电话,赫然就是裴斯承的电话,而徐媛怡就在刚刚进门的前一刻,听见的正巧就是宋予珩口中的“姐夫”二字。  听见从厨房内传来的脚步声,徐媛怡才将手机重新给宋琦涵塞到手中,已经按到了游戏的界面。  徐媛怡接过水杯之后,只是在唇边抿了两下,润湿了一下嘴唇,就站起身来,“予珩啊,先让涵涵在你这边玩儿一会儿,我才想到在厨房里还煲着汤呢,需要回去看看。”  宋予珩点了头。  徐媛怡这边回到主楼,第一件事就是给宋洁柔打了电话。  “你说宋予乔竟然真的攀上了裴家的那个老三了?我刚刚还听这边宋予珩叫裴斯承叫姐夫,总不可能是宋疏影吧。”  ………………  现在的宋洁柔,最烦听到的两个名字,排名第一的是宋予乔,排名第二的就是宋疏影。  厌恶宋予乔,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喜欢叶泽南,而叶泽南偏偏就对宋予乔情有独钟,让自己的女儿一次又一次的做出傻事。  而厌恶宋疏影,是因为韩瑾瑜,明明心里那么恨,却分明就不能向前走一步,走一步就会被剁手剁脚,她清楚地很,让韩瑾瑜亲自警告两次,那么绝对不会有第三次了。  可是,偏偏就是在这个时候,自己的女儿徐婉莉,还做出了惊人的举动。  宋洁柔让徐媛怡稍安勿躁,“你就安安稳稳地当你的宋夫人就可以了,其余的别想那么多。”  “那席美郁都已经回来了,如果在八年前的事情重新翻出来……”  宋洁柔说:“不会翻出来的,你放心,当时医生和那个人都已经查无此人了,还怎么翻出来?你不要杞人忧天了,就算是被翻出来了,死不认账就行了。好了,我先挂电话了,这边莉莉的事情有点棘手,就这样。”  宋洁柔说完,不等徐媛怡在那边有什么话,便首先挂断了电话。  在宋洁柔看来,什么事情都比不上自己女儿的事情重要,而徐婉莉,就偏偏在这个时候,闹出了点幺蛾子。  宋洁柔给宋予乔打了个电话,“予乔,我是你姑姑。”  ………………  宋予乔听见宋洁柔的这个称呼,简直都要笑掉大牙了。  如果她真的是她姑姑,那么,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坑自己的亲侄女了,不过,相比较徐婉莉,亲侄女当然比不上亲女儿亲了。  宋予乔声音冷然,“什么事?”  因为裴斯承最近要出差去外地几天,宋予乔怀有身孕不能陪同,便去商场帮裴斯承挑上一些必备的东西,便于裴斯承联系,手机放在身边。  却不料,就这一会儿工夫,就让宋洁柔逮着空时候打进来了电话。  宋洁柔问:“这两天莉莉去找过你么?”  宋予乔一边挑着一件白色的纯棉T恤,一边回答说:“我可是不敢当,能让你的亲女儿屡屡过来找我,是我身上有能够吸引她的东西么?况且,她来找我也没用,现在我跟叶泽南一丁点关系都已经没有了。”  宋洁柔说话有些吞吞吐吐了,说:“这一次不一样……她,有了点变化。”  徐婉莉有变化,关宋予乔什么事?  宋予乔翻了一个白眼,直接说了再见便将手中的电话挂断了,然后叫来一边的于欣欣:“欣欣,你看这件衬衫怎么样?”  于欣欣这才恋恋不舍地从女装区走过来,说:“好看,袖口折边好别致啊,好像是复古的袖扣哎。”  确实,宋予乔就是看中了这一款略微古风的款式,想着裴斯承穿上一定好像是中世纪的王子一样优雅清贵。  宋予乔挑了几件衣服,走到收银台前打包,刚刚刷卡,一边的于欣欣忽然惊恐地拉了一下宋予乔的胳膊。  “予乔,你看看那个人!”  宋予乔先在单子上签了字,才转过头来,“怎么了?”  她顺着于欣欣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也倒抽了一口冷气。  瞬间,她就明白了宋洁柔刚刚在电话里所说的,徐婉莉有了点变化,是什么变化……  ………………  徐婉莉和宋予乔,如果按照真正的血缘关系上来看,宋予乔是宋翊的女儿,而徐婉莉是宋洁柔的女人,算是表姐妹,表姐妹之间长相有一点相似也不为过,但是,现在让宋予乔觉得浑身后背汗毛直竖的原因,是因为徐婉莉竟然和她愈发的相像了。  甚至连发型也做的完全一样。  之前宋予乔有烫过一次头发,但是头发长了之后,就减去了一些,只留着散落在肩头的一点微卷,而现在的徐婉莉,竟然也是这样的发型,就连刘海也是一模一样的,而且宋予乔的一双眼睛在脸上最为有神,精神奕奕,漆黑发亮,现在徐婉莉竟然也开了眼角。  宋予乔对于这个徐婉莉的第一印象,就是她整容了。  徐婉莉拉着宋予乔的手笑了笑:“姐姐,你怎么看见我不说话了?”  这样,站在一边的于欣欣才终于是回了神,原来是姐妹啊,要不然的话看起来这么相像。  宋予乔在短暂的时间内已经恢复了理智,这些事情总是不能当着外人的面说的,便让于欣欣去隔壁的咖啡厅买杯咖啡等她。  于欣欣欣然点头:“正好蹭会儿wifi。”  等到于欣欣进了咖啡厅,宋予乔才收了卡,直接向外走去,身后的徐婉莉跟着,感觉周围有视线纷纷落在她们两人的身上,甚至还有人再说是双胞胎……  这让宋予乔听了不禁恶寒。  宋予乔出了商场,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来给宋洁柔打了个电话。  “你女儿现在来找我了,D&C商场门口,东门口,这边有一个麦当劳。”  说完,宋予乔不等宋洁柔说话,就把电话给挂断了,转过身来,看着徐婉莉这张脸,真的是后背上直竖起汗毛。  “你整容了?”木肝见圾。  徐婉莉一笑:“是啊,现在看起来是不是跟你差不多了?我敢打保证这一次叶泽南会喜欢上我了。”  徐婉莉脸上虽然是整容整了一些,但是可能是因为最近才动刀整容,现在看起来整张脸都有些微肿,她说:“等到过两个月会更好的,到时候就和你一模一样了,我就去找叶泽南。”  “疯子。”宋予乔冷嘲了一声,“你以为你整成我的样子,叶泽南就会喜欢上你了?徐婉莉,你别做梦了,他现在已经移情别恋了……”  徐婉莉一把抓住宋予乔的胳膊:“他又喜欢上谁了?”  她之所以冒这么大的险照着宋予乔的照片整容,就是因为徐婉莉在旁边一直看着,不管是叶泽南在和宋予乔结婚三年还是现在在离婚以后,就算是叶泽南身边有莺莺燕燕,那也全都是小鬼,都只是一夜情,她想着念着的还是宋予乔。  宋予乔皱眉,嫌恶地甩开手:“那如果叶泽南喜欢上一个人,你就要去整容成那个女人的样子?徐婉莉,你是不是疯了?那他要是喜欢过好几个女人呢?那你这张脸还不是要毁了?”  徐婉莉毫不在意地哧声:“不会的,我能看出来,他对你是不一样的,我只要他对我也是不一样的就可以了。”  宋予乔已经完全无话可说了,说:“我已经打电话给宋洁柔了,她马上就赶过来,你也不要乱跑了,免得出去吓着人。”  其实,宋予乔也已经被吓到了。  想到有一个人竟然按照她的样子做了整容,她就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一层一层地往下掉,后背阴森森的冷。  回到裴氏,宋予乔将买好的衣服在裴斯承身上比了一下,看起来不错,让裴斯承试一下刚刚买的那件黑色的复古衬衫。  办公室的门是反锁了的,裴斯承便直接将身上原本的白衬衫脱掉,换上宋予乔买的衬衫。  宋予乔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将买回来的衣服重新叠好装起来,就说起了今天在外面见到徐婉莉的事情,还把徐婉莉照着她的样子整容的事情一并说了。  “我现在都觉得身上毛孔张开,真的是很像了,”宋予乔忍不住掐了自己的手臂一下,让自己冷静下来,“真的吓人。”  裴斯承听的直皱眉,随后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宋予乔瞪了裴斯承一眼,“你笑什么?”  “我没笑。”裴斯承已经正了神色,好像刚才那一声轻笑根本就不复存在一样。  “你明明就是笑了?还抵赖!”宋予乔直接就抬脚在裴斯承的腿弯踢了一脚,力道并不大,但是裴斯承却直接趁机倒在了沙发上,然后开始挠宋予乔的痒,让宋予乔在沙发上都笑的岔气了。  “行了行了,我投降了裴斯承,你赢了!”  裴斯承俯身在宋予乔唇上轻巧地落下了一个吻,他已经换好了衬衫,果真如同宋予乔所想,穿上之后特别像是古堡中的王子,再加上裴斯承是那种衣架子的身材,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宋予乔想第一次见裴斯承,也是以为他很瘦,但是谁知道却那么重,骨头沉,想要掐他一下都要用上一点巧劲儿,要不然硬实的肌肉硌手。  裴斯承虽然没有对宋予乔说些什么,但是徐婉莉的这件事情,他也上了心,他不知道当年在宋予乔的父母离婚这件事情上,宋洁柔是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总之,那件事情和宋洁柔之间是有关系的,跑不了。  之前在调查找到关于苏超的事情,顾青城那边也已经有了眉目。  但是,等到收到顾青城拿来的资料之后,看着一排一排的苏超,看的真的眼晕,直接就丢在了桌上,“我的眼睛不是筛查机,真的不知道这个苏超是哪个苏超,一堆人。”  顾青城最近有心弄了一个插花店,让董哲去照看着,但是董哲那种相貌的人,脸上有一道刀疤,卖仿真枪还差不多,若是卖花,恐怕客人都是要跑掉了。  现下,裴斯承就在顾青城的花店内,满屋子都是浓郁的花香。  顾青城双腿交叠敲在一个方正的有机玻璃茶几上,面前放了一杯花茶,“其实我觉得我们找错方向了,这个苏超,如果按我来说,已经是死无对证了,所以,现在才回找不到,不过,其实也说不准,主要是时间太长了,将近十年前的事情,就算是有一点蛛丝马迹,也都不见了。”  这一点裴斯承也想过,他蹙眉凝思,靠着身后的沙发靠背,手指尖拨弄着窗台上的一盆吊兰翠色欲滴的叶子。  “要真的是死了,那也还好办了。”  顾青城挑了挑眉,几乎在瞬间就明白了裴斯承的话,接道:“让死人开口说话,裴三,你玩儿的还真是阴损。”  裴斯承根本就不算是阴损,他就在今天下午,已经收到了来自黎北发来的鉴定报告,查明宋老太太的砷中毒,绝对不是在乡下住的那几天接触农药,而是因为人为,鉴定报告里鉴定了很多种用品,都是宋老太太经常能够用手去触碰的东西,甚至还有每天都需要服用的降血压药,都是宋予珩自己一手装样的,根本就没有其他人经手,拿到了之后,便直接给了前去检验的黎北。  而最终的问题,就是出在这种降压药上。  黎北发过来的报告上先是,药中含有少量,极为少的一些有毒砷,量很少,服用一两次根本就不会看见效果,但是想法是长期服用以后,就会加速体内各种器官的急速衰竭,算是一种慢性毒药。  裴斯承想到那一份鉴定报告,手都不自禁地攥紧了。  竟然对老人下手,真的不知道宋翊后娶的这个女人究竟是一种什么货色。  顾青城也看了鉴定报告,看了之后直摇头:“如果真是宋予乔那个后妈做的,她恐怕就是想遗产想疯了,只要是宋翊没有继承人,而一心护着宋予乔他们三个的宋老太太也不在了,再吹吹枕边风,宋翊一心软,说不定就改了遗嘱,到时候宋家那么大的家产,还不都是她和那个小儿子的,还真是最毒妇人心,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顾青城说的这些,裴斯承都已经在内心里做过假设了,甚至想的更加久远。  裴斯承眯了眯眼睛,“我明后天必须要去宋家一趟,我是告诉予乔我去出差了,这件事情你也不要说出去,瞒着她,这边我已经找人护着她了,你也帮我照看着点儿,现在予乔肚子里有两个孩子。”  “卧槽,两个?”  顾青城一点没忍住,就爆粗口了。  裴斯承垂眸看了一眼顾青城,然后眯了眯眼睛,用十分断定地口吻说:“嗯,两个。”  ………………  裴斯承次日要乘航班去S市,当晚便把儿子裴昊昱叫过来,让他双腿并拢站好,“收肚子。”  裴昊昱深深吸了一口气,肚子里蔫儿了下去,但是,憋了十秒钟的气,憋到小脸涨红,长呼了一口气,肚子就又起来了。  裴斯承抽了抽嘴角,“站好,不用收肚子了。”  裴昊昱这才松了一口气,低头看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笑嘻嘻。  裴斯承说:“爸爸现在要去外地几天,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  裴昊昱眼睛一亮,“什么任务?”  现在小家伙最喜欢的就是升级打怪兽了,打死一个又一个,然后最后打死终极大boss。  “这几天,你就代替爸爸,保护好乔乔和弟弟妹妹。”  裴昊昱撅了撅嘴:“能不能不照顾弟弟,只照顾妹妹?”  裴斯承:“……”  都在一个肚子里,怎么分开?  他揉了揉眉心,看着自己儿子一脸认真的样子,说:“总之一定要保护好乔乔,这个小手机还给你用,有什么事情直接联系我,或者联系你顾叔叔。”  时隔三个月,自己的小手机,终于又回到了手里!  裴昊昱高兴的跳了起来,将手机拿在手里,热切地吻了一下自己还贴着哆啦A梦贴纸的小手机。  ………………  同样是当晚,宋洁柔将女儿给接了回来,看着女儿整容过的这张脸,真是忍下来一肚子的怒气,才没有抬手扇过去。  “莉莉,你说你傻不傻?!你是为了什么去脸上动刀子的?人家都是为了美,为了漂亮,你呢?现在是为了什么?受了罪你现在觉得脸上好看了么?”  徐婉莉躺在床上,正在用镜子照着自己脸,涂上了一层药妆的面膜,“姑姑,我只要叶泽南喜欢我,我就不怕受罪。”  宋洁柔对于徐婉莉现在的这种做法,真的是伤透了脑筋了,但是,偏偏就是因为是亲生女儿,打不得骂不得,现在成了这样子。  叶泽南现在在叶氏也不是那么春风得意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净身出户出了叶氏,连一分钱都拿不到,女儿要真的是在那个时候嫁给了叶泽南,那岂不是要跟过去去受苦?她可舍不得女儿去受苦。  但是,现在徐婉莉的这种思想,似乎已经根深蒂固了。  她就认为叶泽南就是最好的,所以,瞒着宋洁柔出去去国外做了整容,就是要变成宋予乔。  宋洁柔揉了揉眉心,“那你现在用你这副模样,去见过叶泽南么?”  徐婉莉摇了摇头:“没有,因为脸上还没有恢复,等到过几天,等我脸上的红肿全部都消退了,我就去见叶泽南,他一定会喜欢上我的!”  ………………  裴斯承是次日傍晚的航班,需要带的行李箱是宋予乔帮他整理的。  在外面,裴昊昱正在跟宋予乔玩儿捉迷藏的游戏,但是,藏了许久都没有等到乔乔过来找她,于是,就喊道:“乔乔,我在衣柜里藏着呢,你找到我没有?”  卧室内,宋予乔应了一声:“马上就来。”  宋予乔又低着头检查了一遍裴斯承的行李箱,“须后水没有拿。”  说完,宋予乔就起身去浴室内,却被裴斯承反手抓住了手腕,轻巧一拉,就带进了怀中。  “我只是出差两三天,没有什么东西到时候我会自己买,你不用担心。”  宋予乔搂着裴斯承的腰,侧脸贴上了他的胸膛,现在近半年的时间内,宋予乔几乎每天都陪伴在裴斯承的身边,现在忽然离开,反倒是有点不适应了,不过现在她的身子,也真的不适宜长途飞行陪同裴斯承左右了。  裴斯承吻了吻宋予乔的发心:“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多想,只负责照顾好你肚子里的宝宝,我已经请了保姆过来,三餐都不用你动手做了,想吃什么就直接点。”  这个时候,裴昊昱在外面又是一声:“乔乔,我现在在阳台上藏着!你是不是又找不到我了啊?”  裴斯承托着行李箱,宋予乔送他到门口,冲他比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到了给我电话。”  裴斯承点了点头,刚刚准备要转身,却听见身后裴昊昱特别响亮的一声。  “妈妈!我现在藏在卧室里了!我数三下你快点来找我!一、二……”  裴斯承转头,看着宋予乔,一双眼睛里已经藏了泪,波光闪闪的。  宋予乔已经转身向卧室内走去,一眼就看到了藏在窗帘后面的小家伙露出的圆滚滚的肚皮,直接蹲下来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  裴昊昱瞪着溜溜圆的大眼睛:“乔乔你找到我啦!”  宋予乔眼眶中泛酸,泪水已经掉了下来,隔了五年多的时间,她却是第一次听见小家伙叫她“妈妈”。  “嗯,妈妈找到你了。”  裴斯承在卧室门口看了一眼,转身默默离开,顺手将房门关上。  一出门,原本脸上带的那种温情脉脉,就即刻收了起来,在机场,他给黎北打了一个电话,“两个小时后我就到。”  黎北问:“需要定酒店吗?”  裴斯承面色沉峻,说:“不用,我直接去宋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