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93 走,我们砸场子去

193 走,我们砸场子去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615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32
    C市是璀璨星空,盛夏暑天,而在千里之外的S市,却飘洒着朦胧的小雨,细细密密。好像是用肉眼看不到,却能在手臂上染上一丝丝浸润的凉意。  黎北已经开车在等候了,因为下雨,还特意去买了一把伞过来接裴斯承。  裴斯承直接挡开了黎北手中的伞,“这是下雨么?不打伞,你自己打吧。”  黎北孤零零的举着一把折叠伞,放眼看过去,十个人里面才有一个人在打伞,而他就是那一个。  确实是有点矫情了。  黎北受了伞,在心里腹诽,其实他也是遵照老板娘的吩咐嘛,一定要小心照顾好老板。免得磕着了碰着了。  裴斯承在飞机上补眠,在路上又在餐厅里简单地吃了一些东西,直接去了宋家。  因为在到之前已经告知过宋予珩。宋予珩在宋家门口等着,远远地就看见了裴斯承的车。  “姐夫。”  宋予珩的个子在最近几年蹿的很快,现在比起裴斯承已经差不多高了,但是在经历和历练上,一眼就可以看得出,宋予珩还是缺少磨练,那种身上带出来的气度和涵养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宋予珩问了有关于姐姐宋予乔的一些事情。就直接到了宋家老太太住的院子,宋老太太晚上也没有睡,因为听闻裴斯承要过来,便让刘阿姨专门收拾了一间房,等着这个二丫头的男朋友过来。  裴斯承给宋老太太带了一些礼物,保健的人参鹿茸,这种东西年轻人用不上,但是老人吃一些也没有多少坏处。  宋老太太去睡之后,裴斯承将检验报告单摊开,给宋予珩大致说了一下:“现在家里这么大,你就算是把所有东西都检验一遍,那明显是不可能,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奶奶搬出去住,去山上的庙里,或者对外说出去跟你一起去旅游了。”  “嗯,这事儿我给奶奶提过了,但是她说每到十五她才会去,现在还没有到时候,还是在家里住的舒服。”  宋予珩最近已经跟在S市的同学都玩儿的差不多了,所以基本上一天到晚都陪同在宋老太太身边。避免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也放心一些。  裴斯承手指摩挲着宋予珩刚刚端上来的玻璃杯,头顶的灯光照在玻璃杯水面,好像是藏着一个小电灯泡一般,片刻之后,他问:“你还没有与奶奶说起这毒是人为下的吧?”  宋予珩摇了摇头,挠了一下头发,使头发变得更加凌乱了:“奶奶以为是前一段时间在乡下住留下的后遗症,而且现在我已经将药偷偷给换掉了,所以最近都没有出现中毒反应的症状了。”  裴斯承沉吟片刻,说:“这件事情还是必须要老太太知道。”  宋予珩有些犹豫,但是最终还是问了一句:“姐夫,真的是徐阿姨下的毒?”  在宋予珩的心中,没有见识过太多这个社会上的是是非非,他下意识地不想把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想的这样恶。  裴斯承看了这个还没有长大的少年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兴许是,现在初步怀疑是她,不过我们可以设个套,看她到底钻不钻,但是总是要先把老太太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而就在此时,房门敲了两下,裴斯承与宋予珩对视了一眼,心下已经了然,便道:“请进。”  刘阿姨站在门边,说:“老太太叫你们过去。”  其实,宋老太太能够活到现在,也是个精明人,况且当年跟在宋老爷子身边的时候,也是经历了大大小小的不少事情,在商战中,不择手段为了利益,能干出来的事情多了去了。  今天裴斯承这么一个人过来,她就已经猜到了,肯定是她这边出了什么事情,算得上大事的,也就是她前一段时间成天不好受,去医院检查出来砷中毒这么一件事情。  “斯承,你就实话跟奶奶说了。”  在宋老太太心里,已经将裴斯承这个女婿算是定下来了,之前也有和宋予乔那个孙女通过电话,每次提起这个准女婿,能听得出来,孙女话语当中,也都是满满的喜悦溢出来,所以,她才选择去在深夜这个时候,让刘阿姨将裴斯承和宋予珩两个人都给叫过来,问个清楚。  裴斯承直接将检验报告单给宋老太太双手呈上去,“奶奶,之前瞒着您我让予珩将这屋子里能找到您经常触碰的东西都检查了一遍,您看这个是报告单。”  这边刘阿姨已经将宋老太太的老花镜给递了上去,宋老太太大致看了一遍,心里就已经有数了。  “这个是人为的,你觉得会是谁?”  宋老太太将手中的检验报告单递给身边的刘阿姨,摘了老花镜,自然而然地问,脸上没有表现出一丝惊愕。  宋予珩倒是惊讶了,“奶奶,你不是说是因为去乡下接触到农药……”  “我这是说出去给一些人听的,如果不那么说,说不定现在就又给我换了几瓶假药进来了,看着吧,今天晚上有斯承过来,明天一大早人就该过来了。”  宋老太太身边的人,除了刘阿姨是从一开始跟着她的,比较相信,其他人都不信任,但是手中开的降血压药,却是经过家庭医生的手,才到宋老太太手里的,家庭医生可能被人买通。  宋老太太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选,就是徐媛怡,而裴斯承现在同样是认为是徐媛怡,只是暂时还没有证据。  这边宋予珩和宋老太太正在你一眼我一语的说话,裴斯承坐在一边,盯着墙面上的一个黑点,脑子里百转千回,忽然转过来看着宋老太太,开口说:“奶奶,我有办法了,但是需要您的配合。”  ………………  宋老太太所料不错,裴斯承到的消息,当天晚上,在宋家主楼那边,就已经有人开始吹枕边风了。  徐媛怡将宋琦涵哄睡了之后,宋翊已经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一般情况下,在中年,女人要比男人老的快,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上了年龄的男人,喜欢在外面找嫩一点的女人,而家里的那位,就成了糟糠之妻。  徐媛怡算是小家碧玉的类型,比宋翊年龄要小七八岁,徐家在S市虽然说不算是什么名门望族,但是之前一直在乡下办食品加工厂和矿泉水厂,后来知道徐媛怡跟了宋翊,厂子的规模才逐渐扩大了,已经成为S市不小的一个企业公司了。  徐媛怡与宋翊原本并不相识,也是因为徐婉莉的事情才相识,宋洁柔当时私下里怀了孩子还要生下来,这让宋翊的父母脸上无光,特别是和韩家还有婚约,宋翊这个当大哥的便私下里将孩子给送了出去,送到了乡下,刚好就是徐媛怡家中。  宋洁柔也是在后来才知道的这件事情,百转千回,算是终于将徐婉莉给要了回来,只不过,总是需要忍受自己的女儿叫别的女人叫妈妈,而自己,在最开始,甚至连姑姑都算不上,只是一个陌生的阿姨。  徐媛怡给宋翊捏着肩,就试探地问了一句:“刚刚我听说了,予乔她男朋友去老太太那儿了。”  宋翊眯着眼睛,说:“嗯,我听说了。”木华丽弟。  徐媛怡放轻了手劲儿,接着说:“那你说我用不用过去去看看?”  “你去看看做什么?”宋翊霍然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身后的徐媛怡。  “予乔的男朋友,说不准两个人就是要扯证的……”  宋翊直接打断了徐媛怡的话,直接翻了个身躺下,“就看这个架势,还不知道要结几次婚呢,上一次跟叶泽南不也是一样么,睡觉,想那么多做什么。”  说完,宋翊便直接抬手将床头的壁灯给关掉,房间里的灯光一下子灭了。  徐媛怡说:“我还没洗澡呢,就关了灯了。”  她比宋翊要小好几岁,再加上保养的好,虽然说也是三十多岁四十岁的人了,但是属于那种就算是穿上年轻小姑娘的裙子,也看不出来年龄的女人,而中年的男人,刚好就喜欢这种女人,就比如说宋翊,特别是他觉得能在自己的掌控中一样。  徐媛怡毫不在意,直接就当着宋翊的面脱了衣服,明明知道就在他的视野之下。  宋翊对于徐媛怡比较依顺,其中有一点是因为徐媛怡给他生了儿子,还有就是徐媛怡嘴甜,而之前的席美郁,从来都不会说一句好话,好像两个人之间的生活,从来都是席美郁占据主导地位一般,他似乎是能力不够驾驭不了。  但是,到现在,他都不承认当初离婚是自己的问题。  宋翊在最近几年,其实也回过神来了,对于八年前,那一份三个孩子和苏超的亲子鉴定,有一点疑惑,就算是席美郁不爱他,也不至于生了三个孩子全都是别人的。  但是,既然已经离婚了,就不再想那么多了,况且,徐媛怡属于那种对他的话百依百顺的,能够充分地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只不过,谁知道,嘴甜的人,越是有这种心机,徐媛怡为了宋翊手底下的家产,也算是机关算尽了。  ………………  第二天一大早,宋家,在宋老太太的院子里,果然就迎来了徐媛怡。  当然,还有徐媛怡抱着的宋琦涵,她现在一向是喜欢将宋琦涵带来充当掩护似的。  徐媛怡是过来嘘寒问暖的,不过,她伪装的热脸,经常会碰上人家的冷屁股,就比如说现在,她过来询问有关于宋予乔的这个男朋友的事情,得到的却是裴老太太要去山上静修的消息。  “妈,这都不到十五,你怎么就上山去了?”  宋老太太让刘阿姨将收拾好的东西都装箱,特别指了指在第二层抽屉,说:“记得我的降血压药,别忘了。”  徐媛怡眼观波动了一下。  宋老太太转过身来,“寺庙的住持请我上山,说是有要事,我便提前几天上去,多住几天,至于斯承啊……”  裴斯承穿着色衬衫和西裤,从房间内缓步走出,叫了一声:“奶奶。”  宋老太太说:“你就在这里住着,不用去住酒店,就把我这儿当成你自己的家一样。”  裴斯承颔首,上前一步将宋老太太手中的一个包接过来:“嗯,奶奶,我送您去山上。”  徐媛怡一听就觉得有点蹊跷,真的是老太太老糊涂了么?这是什么意思,主人家出去,倒是让一个外人住进来?  不过,她还是表现出女主人的样子来,笑着问裴斯承:“那斯承你喜欢吃什么菜?我中午让厨房多添两道菜。”  裴斯承淡漠地看了徐媛怡一眼,“不用麻烦了,我还要去公司一趟。”  一直跟在身后帮宋老太太拿行李的黎北,默默地摸了摸下巴,怎么感觉这个后妈语气不善啊,难道是他的错觉么?还真是深宅大院恶后妈啊。  ………………  裴斯承走之后,裴昊昱小盆友就充当了尽职尽责的护花使者,抱着自己的枕头和被子,一路上拖着地,还差点踩了一下将自己绊倒,来到了宋予乔的房间内。  “乔乔,我今晚要跟你睡!”  宋予乔刚刚强忍着孕吐的感觉,强制自己刚刚喝下了一杯牛奶,捂着嘴,硬是将干呕的感觉给压了下去。  她现在必须要保证自己的饮食,给腹中的两个宝宝提供充足的营养。  裴昊昱从宋予乔脸上看得出难受的表情,便跳到床上站着,然后特别乖的帮宋予乔拍着后背,“乔乔,你好点了没有哈?”  宋予乔点了点头,摸了摸裴昊昱的小脑袋,“谢谢小火。”  裴昊昱十分臭屁地笑了笑:“嘿嘿,不客气啦。”  夜晚睡觉的时候,以往都是宋予乔给裴昊昱讲故事,但是这一次裴昊昱却说:“乔乔,我来给你讲故事吧!”  宋予乔愣了一下,“你要给妈妈讲故事?”  裴昊昱点头:“是啊。”  他翻开故事书,说:“乔乔,闭上眼睛哦,不许偷看……小火给乔乔讲一个三只小猪的故事,还有妹妹,也听好啊,哥哥给你们讲故事了……”  说着,裴昊昱还小心翼翼地用小手摸了摸宋予乔尚且平坦的小腹。  这是一种无比幸福的感觉。  宋予乔闭上了眼睛,小指被裴昊昱的柔软小手捏着,幸福,咫尺之间。  ………………  张梦琳的生日宴就是在隔天,除了裴斯承没有到,其余的上层圈子里的名流,原本借由裴斯承的名义发了邀请函的,现在全都到了。  可是,让宋予乔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是她竟然也收到了一张邀请函。  宋予乔看着手中烫金的邀请函帖,随手就扔到了一边,都没有多看了一眼。  对于张梦琳,除了厌恶还是厌恶,她的生日宴会,如果没有意外情况发生,她是绝对不会去的。  但是,华筝却打来了电话。  华筝还是一如既往的火爆脾气,直接张嘴就是:“我靠,我竟然收到张梦琳那个小婊子的请帖了!”  宋予乔安慰华筝:“稍安勿躁,我也收到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就是看准了我们不会过去,是不是?还是觉得我们怕了她了不敢过去?”华筝在电话里的语气有点冲,“真是搞笑,我华筝长这么大还没有怕过谁,去,凭什么不去啊,予乔,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接了你到我的礼服店里挑两件衣服,晚上我们光鲜亮丽地到场,抢尽她的风头,不就是一个小明星么,看以后没有裴斯承给她撑腰,她还嘚瑟什么。”  宋予乔看着华筝这么义愤填膺的,便说:“那你也不用来接我了,我直接打车过去。”  只不过,宋予乔现在身边还跟着一个小跟屁虫,裴昊昱这小家伙暑假,不需要去上学,整天的乐趣就是黏着宋予乔,特别是在老爸将保护乔乔的这个任务交给他之后,他就更加是寸步不离。  宋予乔为裴昊昱选了一套黑色的小西装,配上一个宝蓝色的领结,在镜子前照了照,小家伙特别满意。  两人一同到华筝的礼服店,一进门,正好就撞了苏智。  苏智两只手都捧着一套礼服,见宋予乔被撞的踉跄了一下,急忙就扶了宋予乔一把。  裴昊昱已经从后面跑过来,挡在了宋予乔面前,“你想要动乔乔,就先过我这一关!”  苏智瞧着这小家伙憨头憨脑的样子,忍不住一乐,看着宋予乔,问:“这是你儿子?”  宋予乔还没有来得及答话,这边裴昊昱已经站的笔挺地回答,圆滚滚的肚子将小西装撑的鼓鼓的,说:“是啊,我是乔乔的儿子!”  华筝从后面直接揪着裴昊昱的耳朵:“小坏蛋,想要堵死了乔乔的桃花运啊,快点跟着我进来。”  进了门,华筝把原先逗阿飞买的一些玩具都丢给裴昊昱玩儿。  宋予乔看了一眼丢在角落里的一个婴儿车,又看了一眼华筝此刻脸上的表情,有点模糊不清的感觉,好像是因为什么在生闷气一样,便问:“阿飞呢?”  华筝低头在衣架上挑选礼服,拉过一个衣架过来,转过身去,背对着宋予乔,说:“卢璐这两天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好了点儿,我就把孩子给她了,玩具我收拾收拾回头打包给她……来,你看看这套礼服怎么样?”  华筝说着,就将这一件类似于蓬蓬裙的小礼服裙在宋予乔身上比了比,“你皮肤白,穿哪个颜色都好看。”  宋予乔现在穿平底鞋,华筝看了一眼不好搭配礼服,便找了一双自己的鱼嘴高跟鞋,正好搭配这条小礼服裙。  宋予乔摆手:“我还是保险点,穿平底鞋。”  华筝虽然是粗枝大叶,但是听到宋予乔这句话,也敏感的意识到了,随口问了一句:“是有了?”  宋予乔低垂着眼睑,手指摩挲着礼服裙的柔滑布料,“嗯。”  华筝嘴巴简直可以装鹅蛋了,“我靠,竟然又有了!你让我现在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的单身狗情何以堪啊!不行啊,这次你肚子里我得要过来给我当干儿子。”  苏智清了清嗓子:“咳咳,掌柜的,我可是向你求过婚了,但是你不同意啊。”  华筝摆手,直接将苏智往旁边一推:“边儿去,你就算是在你们学校算是校草,走出来根本就什么都不算。”  是的,这句话华筝真的就说到了点子上。  苏智没有说什么,但是他深切的明白,从几年前就已经明白了,象牙塔,总是最纯美无暇的,就算是有小吵小闹,根本就不能和社会上相比,有多少人心险恶,还有无可奈何。  华筝给了苏智二百块钱,让他去隔壁的餐厅里打包过来几个菜,“剩余的你跑腿费,我和予乔都只是垫垫肚子,还是要穿礼服的,不能吃太饱。”  苏智点了几个清淡一点的菜,还特别给宋予乔点了一个鱼。  华筝打电话叫了郑融,问宋予乔:“你要带男伴么?”  裴昊昱用筷子敲了敲桌面,特别不满的瞪着华筝,以突显出自己此时此刻的存在感。  华筝“哦”了一声,“也是,你就带着裴昊昱比带着哪一个男伴都有效果,气死张梦琳那个小贱人丫的。”  宋予乔急忙就捂住了裴昊昱的耳朵,避免这边华筝嘴里的这些话被小家伙听到了。  不过,裴昊昱已经听到了,做了一个鬼脸,说:“丫的,丫的,丫的……”  然后,让宋予乔费了好大一番口舌,才将裴昊昱这种思想给扳正过来了,小家伙冲着华筝吐了吐舌头,华筝则直接在裴昊昱额上弹了一下。  郑融找的实习工作是在偏远一点的一个研究所内,打车过来需要将近一个小时,华筝打电话需要他的帮助,他便跟研究所的所长请了假,直接打车过来,也是在一个小时以后了。  华筝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再三看时间,等到八点时间一到,她到显得不紧不慢了,反正也去迟了,索性就更迟一点,就证明不把张梦琳那个小贱人放在眼里。  郑融打车一个小时才到,结果花了二百多。  华筝看见从出租车内走出来的郑融,心里的火气就有点蹭蹭蹭往外冒,“我都把车借给你开了,你非不要开,现在去哪儿都要打车。”  郑融皱了皱眉:“我不喜欢开车。”  华筝将手中的钥匙直接扔给郑融:“那这回不成了,不喜欢开也得开了,去换一身西装,走,我们砸场子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