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195 还原给大众一个真相 (钻石22500加更合并)

195 还原给大众一个真相 (钻石22500加更合并)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3009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33
    宋予乔一只手已经抓住了楼梯栏杆,而现在在这种紧张的时刻,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用手护着小腹。  不过,因为张梦琳用手挡着的时候却是是故意推了宋予乔一把,但是宋予乔也顺势就拉了一下张梦琳的胳膊。两人都向楼梯下摔下去。  也就是这个时候,宋予乔向下踩空了两个台阶,就要倒下去,却被身后有一个人扶住了腰。  宋予乔回头,正巧对上了叶泽南的目光。  叶泽南也是碰巧过来这边谈生意,上面的大厅里也只是简单的露面,等到在下一层谈过生意,听见楼上好像有宋予乔的声音,便上来多看了一眼。  也幸而上来看了一眼。  叶泽南扶住宋予乔的腰,避免她摔倒。  而张梦琳摔倒在那边的楼梯上只有一个女人,见上面有人滚下来了,还尖叫着向旁边躲闪了一下。  于是。张梦琳就“有恃无恐”地很顺利地滚下了楼梯。  张梦琳在楼梯上撞了两下,等到台阶上,浑身的骨头哪里都是疼的。后脑勺撞了一下,头有点晕,昏昏沉沉。  宋予乔已经扶着栏杆站好,向后退了一步,上面的华筝及时的赶过来,心里已经是有点懊恼了,万一宋予乔真的从上面摔下去。真的是要因为她的一时的粗心而痛苦一辈子的。  华筝在另外一边扶住了宋予乔,也是对于刚才的那一幕心有余悸,忙问:“肚子有没有不舒服?孩子没事儿吧?”  宋予乔摇了摇头:“没事儿。”  叶泽南听了这句话愣了一下,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异,却并没有问出来。  宋予乔对叶泽南说:“谢谢。”  叶泽南收回手臂,也向后退了一步,站在台阶的另外一头,“不客气。”  下面的张梦琳脸上被华筝的铆钉小包上的装饰物给划伤了两道,已经殷出血来,头有点晕,不知道是不是被撞出了脑震荡,挣扎着叫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完整。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到了楼下,车停在路对面的临时停车位上,郑融和裴昊昱两个人,坐在台阶上,一大一小,正在玩西游杀的卡片。  郑融抽出一张卡来给裴昊昱讲解:“我们都可以扮演不同的角色,如果我出这张卡。就是补血,然后你那边就必须要给我一张,然后,我还可以抽一张……”  裴昊昱:“……”  郑融觉得自己已经把游戏规则讲的够清楚了,然后抬头问:“懂了么?”  裴昊昱点头如同捣蒜:“懂了。”  郑融知道裴昊昱这个小家伙是很聪明的。  “那我们来玩一局?我先来,如果抽到的补血卡,就先放到一边,武器卡你不懂得就问我。”  裴昊昱看了两眼那些卡片,然后眼睛冒着红光:“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孙悟空。”  郑融:“……”  其实,西游杀的这一套卡片,还是在上高中的时候,同学在生日的时候给送的,就一直保存到现在,刚好和裴昊昱一起等楼上的宋予乔和华筝,便拿出来让小家伙玩儿一下。  裴昊昱已经从一套卡片里找到了孙悟空,然后心满意足地抽了出来,脸上带着傻傻的笑。  小家伙抬眼就看见了宋予乔,便直接站起来跑过去,抱住宋予乔的腿,“乔乔,你看孙悟空!”  可是,小家伙在看到乔乔的同时,也看到了那个大姑姑家里的哥哥。  叶泽南之前也见到过裴昊昱,只不过次数并不多,裴斯承也仅仅是才带着裴昊昱从国外回来两三年,而裴玉玲这边又不经常去裴家走动,叶泽南记得这个小豆丁,还是去年过年的时候,他还包了一个红包给裴昊昱,而这个小家伙将红包打开,看见里面的几张钞票,数了数,啧啧唇,说:“太少了。”  叶泽南当时就给裴斯承这个小舅的儿子,贴上了一个标签:小财迷。  宋予乔将裴昊昱在地上坐的满屁股的灰拍了拍,转身对华筝说:“我就打车回去了,你们不用专程绕过去去送我了,礼服我今天叠好了,明天给你送店里去。”  郑融也站起身来,上前一步很自然地接过华筝手中的包,转身上了车。  ………………  虞娜是陪同叶泽南来这个饭局,顺便谈生意的,她整理了一份合同,跟去对方的车上去签字盖章,回到酒店门口,就看见叶泽南在路对面站着,一边站着的是宋予乔和裴昊昱。  虞娜脚步顿了顿,却依旧走过去,叫了一声“裴小火”。  裴昊昱扭过头来,眼睛一亮:“娜娜姐。”  虞娜:“……”  虞娜走过去,拉着裴昊昱的手:“以后叫我阿姨,先跟着阿姨过来,阿姨给你买盒冰激凌。”  裴昊昱听见吃的就立即点头:“好啊好啊,乔乔,我去买冰激凌了,马上就回来!”  宋予乔能看得出叶泽南是有话跟她说,便让虞娜将小家伙领走了,这样的话,不当着小孩子的面,也能比较容易说出口。  宋予乔说:“刚才的事情,真的谢谢你。”  叶泽南摇了摇头:“不客气……你怀孕了?”  宋予乔微愣片刻,就忽然想起来在叶家,裴玉玲那个时候带着她去医院做的检查,得出的结论却是不孕,便说:“可能是当时的那个检验报告有点问题,我后来又去检查了一次,是正常的,所以……”  叶泽南心里满满的都是苦涩。  当时母亲一心想要宋予乔让位的原因,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宋予乔不能生育,而现在……  那边的超市内,裴昊昱已经舔着一个冰激凌出来了,另外一只手里拿抓着一瓶冰镇的饮料。  直到宋予乔拉着裴昊昱上了出租车离开,叶泽南的目光都没有移开过,也没有再开口说话,甚至在裴昊昱开口叫“哥哥再见”的时候,心中也是无波无澜的。  他原本以为,听见裴昊昱的这个称呼,会觉得分外讽刺,但是现在,一丁点感觉都没有。  看着出租车远去,叶泽南的眼眸最终移开,落在路灯照耀下虞娜被拉长的影子上,修长笔挺,路灯灯光晕黄,灯影摇曳。  已经过去了。  叶泽南深深地闭了闭眼睛,他一直沉溺于过去,既让别人有心力负担,也让自己的现在过的不好。  是时候了。  也就在在这一刻,叶泽南真正决定要放下了。  虞娜还需要回医院,便说:“我自己打车过去,你现在就回去,回去了给我电话,不要去泡吧了。”  她说完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叶泽南的回答,便索性向前走了两步招手打车,手臂却被后面的叶泽南握住了。  “我送你过去。”叶泽南拿出了车钥匙,“我去取车。”  虞娜抢先一步将叶泽南手中的车钥匙给拿了过来:“你喝酒了,我去开车。”  因为叶泽南喝酒了,所以虞娜便先将叶泽南送到了叶家。  “你开着我的车去医院吧,明天去公司再给我送过来。”  虞娜也没有多做推辞,反身上了车,“你就该给我配辆车,或者就给我报销往返的车费。”  叶泽南听了忍不住一笑:“这辆车就给你开了。”  虞娜已经踩下了油门,从车窗伸出胳膊来,向身后的叶泽南摆了摆手。  叶泽南在叶家门口站了很久,看着虞娜开着的车在前面的一个大的十字路口转弯,不见了踪影,才进了家门。  裴玉玲在二楼的卧室,看着自己的儿子,就在马路上,对着一辆早已开走的车发呆,转身便下了楼。  叶泽南进了房门,弯腰换鞋,坐在沙发内的裴玉玲忽然开口说:“泽南,你过来坐这儿,妈有话跟你说。”  对于裴玉玲的这个母亲,叶泽南有过怨言,不过,到底是生了他养了他的母亲。  裴玉玲让新来的保姆给端上来两杯蜂蜜茶,“给少爷醒醒酒。”  新来的保姆一共有三个,裴玉玲好像就是在刻意昭示着什么一样,将原先的保姆辞掉,就一下子雇了三个。  叶泽南端起水杯,向后靠在沙发上,揉了揉眉心。  在晚上的饭局上也主要是谈事情,并没有喝太多酒,但是现在觉得头有些晕,太阳穴也是一跳一跳的疼。  裴玉玲说:“儿子,明天晚上腾出来时间,回来吃顿饭,我找了童董事长的千金一起吃饭……”  叶泽南这句话没有听完,就已经将水杯啪的放在了桌上,因为手腕用力,茶杯中的水迸溅出来,溅到手背上,“妈,我说过了,我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你不要再费尽心思的给我张罗了好么?”  裴玉玲一听,也坐直了身体,“那你想怎么样?现在你就算是总裁,在叶氏也是举步维艰,你以为叶家那些人是真的想要你稳稳当当地当这个总裁吗?根本就不可能!他们就是想让你费尽心力地将叶氏公司从现在的这种颓势扭转过来,然后到时候再找各种借口将你从总裁之位上踢下去。”  母亲说的这一点,叶泽南不是没有想过。  最近在重新掌控了叶氏之后,发现不管是财务方面,还是人员的流动上,都已经成了一个很大的缺口,若不是他还带着几个原本叶氏得力的人,还有虞娜,在这些天,拼了命的不放过哪怕一个小的单子,才将这个月的收支勉强平衡,却每一个人都好像是蜕了一层皮一样,除了累,再没有第二个字。  虞娜会更累,还要每晚去医院内照顾母亲。  裴玉玲看着叶泽南不说话了,还以为是儿子听进了自己的话,接着说:“现在你第一要务,就是要找一个能够给你提供后面支持的人,我找的这个银行企业家千金,能够给公司贷款投资,第二,你就是需要有个儿子,泽南,不是妈势力,妈也不是非要抱孙子,而是现在有个后代才能在这种封建的大家族里站稳脚跟啊……”  要是以往,叶泽南在听到裴玉玲说这些话,会直接甩手就走,然后抛下一句顶嘴的话。  但是现在,他倾身,两只手肘撑在膝盖上,看着母亲,说:“妈,你信不信,我不需要一个有钱有权的女人,也能将叶氏的业绩给搞上去。”  裴玉玲愣了一下。  叶泽南的这句话,在裴玉玲听来十分熟悉,是在什么时候就听到过呢?  哦,对了,是在八九年前,是在叶泽南的父亲发生空难之后,面对宋予乔的帮助,叶泽南对裴玉玲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其实,那个时候的宋予乔,已经不算是宋家的二小姐了,她的父母已然离婚,她身上的积蓄,全都是之前攒下来的,有母亲在远走加拿大之前留给的,之前宋翊给的,也有宋老太太给的,有十几万的样子,全都不计成本的给了叶泽南。  裴玉玲当时对于这个尚且只剩下一个宋家二小姐名头的宋予乔,其实已经不看好了,但是也就是宋予乔这个举动,才将所有的美好重新拉了回来。  有时候,裴玉玲也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势利的女人,但是,就算是势利,也是为了丈夫留给自己的这个家业,也是为了自己儿子的未来。  裴玉玲看着儿子现在沉默不语的样子,又忽然想起来刚才在路边,叶泽南目送虞娜的车离开,却在原地站了许久,目光好像呆滞没有一丝表情,是不是儿子真的喜欢上了那个普通家庭出身的虞娜?  “儿子,你不是真喜欢上虞娜了吧?”裴玉玲这么想着,也就说了出来,“你别傻啊,那个女人有什么啊,虽然在家里是独女,但是家世根本就拿不出手,你要拿这么个女人跟叶家那些名门淑媛的少奶奶们比么?”  叶泽南听到这里,豁然抬起眼眸,看向喋喋不休的母亲,瞬间,空白的脸上,却忽然有了笑容,咧开嘴笑的感觉,唇红齿白,仿佛又回到了年少轻狂的时候。  “妈,你说的对。”  裴玉玲先是一愣,然后心里放松了下来,看来,儿子还是能听进去话的。  叶泽南忽然起身,却不是向楼上走,裴玉玲在身后叫了他两声:“这么晚了还要出门吗?你早点休息吧。”  叶泽南已经走到门口换了鞋,转过头来对母亲笑了笑,回答:“我要去找虞娜。”  裴玉玲脸上的笑一下子僵了,“你去找她干什么?”  叶泽南已经推开了门,“让她嫁给我,只要她愿意。”  ………………  叶泽南的车给了虞娜,他现在并不像开车,便打车去了医院。  下了车,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对母亲说出那样的话。  有时候,一些话真的就是话赶话说出来了。  原本循序渐进的过程,就变得有些一蹴而就了。  叶泽南到虞娜母亲住的病房前,透过上面的窗户向里面看了一眼,里面一片漆黑,已经关了灯,而唯留下一小块光斑,是躺在地上的泡沫塑料板上的虞娜,手机发出的光。  叶泽南想要推开病房门的手,就生生按了下来,转身坐在走廊上蓝色的公共座椅上,手机上刚好有母亲打来的电话,叶泽南直接按了静音,并没有接,可是,母亲又打来了两个,叶泽南最终还是怕母亲出什么事情,接通了电话。  “儿子,你别犯傻,妈刚才说的你听听就好,不要一激动就做出来什么事情来……”  叶泽南打断了母亲的话:“妈,我肯娶,人家还不愿意嫁。”  “她怎么不愿意嫁?我们叶家怎么也是大家族,我都觉得他配不上我们家……”  叶泽南苦笑了一下,将手机挂断了。  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虞娜配不上自己,这不是商品买卖,也没有估价高低,只有愿意和不愿意。  若说,虞娜这种家世清白的姑娘,与叶泽南自己这种有前科,劣迹斑斑,而且还许久吸毒过的男人来说,不是虞娜配不上他,而是他配不上虞娜。  叶泽南躺在蓝色的公共座椅上,拿着手机刷微信,就恰逢虞娜发过来的消息,问:“又去泡吧了么?”  叶泽南笑了笑:“没有,准备睡了。”  他发过去之后又觉察到这句话有点太过于随便了,便又发过去一个“嘻嘻”的表情,不过,发过去又觉得这样更随便了。  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虞娜的回复,叶泽南已经侧身,将手肘枕在脑侧,酒精在脑子里作用,逐渐就有点迷迷糊糊了。  夜晚,和虞娜妈妈住同一间病房里的大婶出来倒尿壶,结果看见在走廊上的公共座椅上躺着一个人,睡的迷迷糊糊差一点就吓的将尿壶摔在了地上。  这个人……看起来有点眼熟。  哦,这不就是隔壁床位女儿的男朋友么?怎么现在在外面睡觉?  大婶重新返身进了病房,看见虞娜那边手机还亮着,便走过去,“娜娜。”  虞娜翻身起来,压低声音道:“大婶,什么事?”  病房内的人都已经睡了,大婶不便多说话,便做了一个跟着出来的手势。  已经是三更半夜了,虞娜虽然是有点狐疑,但是还是跟着出了门,顺手将身后的门给关上了,转身,第一眼就看见了在走廊上的蓝色公共座椅上侧身蜷曲双腿躺着的叶泽南。  虞娜的脚步略微一顿,叶泽南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已经将他送到叶家了么?  因为公共座椅长度和宽度都不够,叶泽南这样躺着,能看得出来十分憋屈。  大婶说:“是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刚才我一出门就看见他,真是吓了一跳,你们两个有什么事情就好好说,现在还年轻,什么话说开了就都没事了。”  虞娜道了一声“谢谢”。  这边叶泽南睡的并不安稳,他从小都是娇贵的少爷,睡过的最差的环境就是在地下室内,这样在硬邦邦的椅子上睡觉,是第一次。  虞娜站在座椅对面的墙边,靠着墙,看着叶泽南蜷曲的睡姿,以及脸上紧皱着的眉头,过了有几分钟,才转身回到了病房内,拿了一条毯子出来,给叶泽南盖在了身上。  手机上叶泽南的那一条消息还显示未读,虞娜点进去,发了两个字“晚安”。  ………………  张梦琳被送到了医院里,脸上有金属的划痕,上了药,头部的话照了X光,有轻微脑震荡,右腿胫骨骨折,已经打了石膏板,需要暂时住院治疗。  经纪人看着张梦琳现在脸上的擦伤,也算是终于安静了片刻,不再闹腾了,便说:“现在这里休息吧,外面比较乱,医院现在对你来说是个好地方。”  这个经纪人真心觉得张梦琳不好伺候,现在能安静点,也不求她能够继续大红大能够给公司带来什么了,能暂时不找事儿,把合约期好好的过去。  张梦琳别过脸去,她现在满心的仇怨,拿起自己化妆包内的小镜子,照着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脸,便急忙将镜子翻扣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右边有好多细小的擦痕,左边还有长长的一道,有些红肿,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  张梦琳握紧了拳头,这一次,被推下楼梯,完全都是宋予乔的责任,这个女人真的是心狠手辣,抢了自己的姐夫不说,竟然还想要将自己推下楼梯。  她的眼睛充血,在这一刻脑海里忽然回想起来,就在她被宋予乔拉拽着推下楼梯摔在地上的时候,而宋予乔却被人给扶住了。  扶住宋予乔的那个人,是……叶泽南。  这个叶泽南,和宋予乔之间,肯定是有点什么,就凭她敏锐的直觉,就知道,这一定是一条明线,能够揪出宋予乔的把柄来。  张梦琳这样想着,便给之前找调查宋予乔的那个私家侦探又打了电话。  “你帮我查一下宋予乔和叶家的关系,主要是叶泽南。”  ………………  而就在这个夜晚,华筝也失眠了。  就在半个小时前,郑融开着车载华筝回去去唐氏庄园。  下了车,郑融将车钥匙扔给华筝,华筝皱着眉,索性将两只手往后一背,车钥匙直接掉落在地面上,发出叮当一声。  华筝说:“车钥匙你别给我,这车你不开,就放这儿,谁愿意开谁开。”  郑融摇了摇头,走过去,从地面上捡起了车钥匙,手臂伸过来绕过华筝的腰,将她的手从背后拿过来,扣着她的手腕,摊开她的手掌心,将车钥匙放在她的手心里,再蜷缩五指,收入掌心内。  手指触碰到华筝手腕处细嫩的皮肤,郑融的心里微微被挠了一下,有些微痒,他放下手臂,说:“自己的东西,要拿好。”  原本因为今天晚上,华筝的心情还算是不错,因为张梦琳总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报应,但是,现在,却都因为郑融的一句拒绝,让她完全没有了心情。  华筝张开手心,看着手心的车钥匙,忽然卯足了劲儿扔了出去,扔到了唐氏庄园前面的一大片草丛之中。  “我自己的东西,我现在不想要了,我就扔了,谁爱要谁要。”  说完,华筝也不顾郑融脸上的表情,转身就向门口走去,再也没有回头。  华筝不明白,为什么郑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她的帮助,不是朋友么?直到现在有一次被拒绝,她的倔脾气也就上来了。  郑融也并没有奢望华筝能够明白,就现在的这种情形,就很好。  华筝在房间内洗了澡,换上睡衣,擦着头发到窗口看了一眼,在庄园外面的草丛里,好像是有一束光。  华筝上了楼,因为楼高,从窗子看出来能够看得更加清楚。  果然,黑乎乎的一片中的那一束光,是郑融在开着手机的光亮,在草丛中找车钥匙,郑融很高,现在蹲在半人高的草丛里,几乎只露了一个黑色的发顶。  华筝的手指无意识的握紧,转身就跑下了楼,一直到唐氏庄园门外,站在灯光熹微的门口,让唐氏庄园的门卫将院门外的大灯给打开,顿时,一片亮堂堂的。  郑融在草丛里翻找了许久,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终于看到车钥匙的同时,一下子亮了起来,郑融眯起眼睛向后看,就看见华筝,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大门外,正在看向他的方向。  他拿了车钥匙,重新起身,向华筝这边走过来,在三步之外停下脚步,向着华筝伸出手,手掌心因为拨动草丛和泥土,沾了一些灰尘,有些脏,但是手掌心的钥匙却越发的莹润发亮。  华筝盯着郑融手心内的钥匙看了两眼,然后抬起眼眸,一双眼睛好像是被水洗过的一般明亮,在探照灯下,竟然让一切都无处遁形。  她动了动唇,问:“为什么?”  此时此刻,华筝因为刚刚洗过澡,身上穿着一条轻薄的睡裙,睡裙内没有穿内衣,所以丰满的胸型可以轻而易举地看的很清楚,头发湿漉漉的,尚且还没有完全擦干,水滴滴落在柔软的布料上,湿了水的布料,竟然好像半透明一般。  华筝用这样的目光看着郑融,夏夜的风带了一丝让人心痒的躁动,混杂着此刻华筝身上若有似无飘散过来的窜入鼻腔内的体香,勾人心神。  华筝却没有察觉到郑融此刻的心思,只是觉得郑融这人太犟了,简直是比她还要犟,于是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来,从郑融的手掌心内拿过钥匙。  “你……”  只不过,她没有想到,当她的手指刚刚触碰到郑融的手掌心的那一瞬间,手却忽然被郑融反手握住,向前猛然一拉,她惊异抬眸,唇就已然被封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完。  时间,都在这一秒钟静止了。  华筝已经拿在手中的钥匙,应声坠落在地面上,清脆的声音响了一下。  郑融的唇有些凉,而华筝刚刚洗过澡,浑身都是热的,嘴唇也是烫的,也更加柔软,郑融触及,好像是被烫了一下。  一吻过后,及时地分开。  “我……”  华筝一双眼睛瞪的很大,黑白分明,她看着面前比她要高一头的郑融,看着他此时此刻的面容,好像有点不认识了。  “我不是……”  华筝打断郑融的话,生硬的两个字:“你走。”  她不知道自己在门外站了多久,知道老管家过来叫她,才回了神,然后拖着怎样的步伐,是怎么回到楼上的,甚至连房间都走错了,她只知道,现在满脑子里全都是郑融刚刚的那个吻,所有的感官感觉,全都凝聚在唇上柔软的触觉上。  华筝用食指的指腹摸了一下自己的唇,似乎上面还残留着温度。  她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每一次都告诫自己必须要睡了,可是偏偏就是睡不着,睡不着……  她翻了个身,将床上的一个抱枕狠狠地掷到地上,压抑着自己嗓子里发出的声音,蒙着被子在被子里喊了一声。  盛夏来了,温度上升了,发酵了一秋的凉爽一冬的清冷一春的悸动,终于到了,爱意蓬勃的季节。  ………………  宋予乔在张梦琳宴会上发生的事情,裴斯承是在当晚就已经了解到了。  现在,宋予乔一个人怀着两个孩子,身边还带着一个裴昊昱,裴斯承总归是不放心,虽然已经暗中派了人保护她。  裴斯承有心想要让宋予乔去裴家大院住几天,但是又想到自己父亲总是板着的脸,摇了摇头,予乔还是放在自己身边比较放心。  现在的这种节骨眼上,就绝对不应该离开宋予乔超过三天,在C市的那种环境下,宋予乔就好像是别人眼中的肥肉一样,他真的不放心。  如果真的是要放手自己做一些事情,就必须要把宋予乔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那样才能心无旁骛。  在宋家这边,基本上也都已经布置好了,裴斯承让黎北订了当天晚上的机票,就准备要回C市。  裴斯承将一切事情都安排好了,又回了一趟宋家,因为他得到过宋老太太的特许,进门根本不用打招呼,直接放行,裴斯承便直接去了宋老太太的小院子里,可是,刚刚进了门,却看见徐媛怡从里面走了出来。  徐媛怡知道老太太现在在山上,所以才趁着现在里面中空的时候来了,却在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直接撞上了裴斯承。  “啊!”  她吓了一跳,大叫了一声,抬眼看见的却是裴斯承,心里不免的一虚。  裴斯承挑眉,“徐阿姨这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徐媛怡顷刻间在脑子里转了几圈,说:“没,没有,我就是来看看妈,一时间忘了妈已经搬到山上去了……中午我叫厨房多加几道菜,一起吃饭吧。”  “好。”  徐媛怡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好像是透视一样落在裴斯承眼中,分毫不差。  ………………  早上八点半,张梦琳就收到了私家侦探的回信。  因为之前有人找过调查过宋予乔,所以张梦琳要的一些资料,都还不是手到擒来,只不过是隔了一个晚上,便已经全数都发给了张梦琳,相反调查一个人,收到了两份的钱。  张梦琳在病房内,已经打过点滴,脸上的伤也换了药。  等到医生护士都出了门,她便拿起平板,调出邮箱内私家侦探刚刚发过来的一份资料。  等到看完了,她完全僵住动不了了。  这就是事实吗?  宋予乔竟然在眼前曾经嫁过人?!是个二婚?而前夫竟然就是叶泽南?  让人更加无法想象的,竟然是叶泽南和裴斯承的关系……  叶泽南的母亲就是裴斯承同父异母的大姐,那么叶泽南是不是应该是叫裴斯承叫小舅的?那宋予乔呢?从外甥媳妇儿成了小舅妈?!  其实,这件事情在所有不了解实情的外人来看,的确是一次不折不扣的家族丑闻。  但是,事实上,宋予乔是和叶泽南拿三年婚姻的受害者,她和叶泽南从未有过肌肤之亲,而且,是从七年前就已经与裴斯承认识,并且有了一个儿子。  可是,如果真的这个事情被抖露出去,谁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事实真相呢?恐怕就已经掀翻了天了。  张梦琳将这一份足足有好几页的资料看了一遍,从前到后,最后竟然笑了起来,狂笑着,没想到啊,没想到,宋予乔竟然这么不知廉耻。  她怎么会这么后知后觉呢?如果早一点发现,到现在也不至于使自己走到如今这一步!  现在真的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有这样一份资料在手,她就不信,最后不能把宋予乔整的身败名裂!  张梦琳在当天中午吃过午饭之后,便将头上裹着的纱布给取了下来。  她只是有轻微的脑震荡,并不算严重,但是因为小腿上打着石膏板,走路就有点一瘸一拐的。  她以为自己不算严重,但是从床上下来的时候,头就猛的晕了一下。  张梦琳赶忙扶住了床板,心想现在自己的这种身体,肯定是不能出去,必须是要静养一段时间。  只不过……  那这些资料要怎么寄送到杂志社去?  张梦琳手里倒是有一家杂志社的邮箱地址,她便将私家侦探给的资料,整理了一下,整理到一个文件夹里,然后打包给那家杂志社发送过去邮件。  她整理之后,觉得头眼昏黑,便躺下来休息了一会儿。  现在网络平台,其实要比纸质媒体快的多。  张梦琳休息片刻,想了想,便在网上一个人流量最大的网站,注册了一个账号,编辑好了一份有理有据的帖子,按了保存,却没有及时的发送出去。  她想,既然是已经把这些秘密的资料匿名给了杂志社,现在就需要先让杂志社抢了这个头版。  她并不想要亲自出手,她怕万一裴斯承回来之后查到,她就可以将这个屎盆子往别人头上扣。  ………………  兴许就是命运捉弄人,张梦琳邮寄的这个杂志社,刚好就是徐家刚刚投资买下的一个杂志社。  自从徐媛怡嫁给了宋翊,而且生了一个儿子之后,徐家就转而从食品方面转到其他行业,投资杂志社是去年徐媛怡提出来的一个建议,然后徐家的老二就听从了这个意见,收购了C市的一个不算大的杂志社,但是,这个徐家老二徐战,也是个有经济头脑的,才过了一年,就把这个快要濒临灭亡的杂志社转危为安了,后来将杂志社改名为余风杂志社。  一大早,余风杂志社主要负责筛查资料的文字编辑,忽然就发现了邮箱里,多了一份匿名的供稿人,这种来稿每天很多,原本他只是想要当成垃圾邮件给删除的,但是今天这个文字编辑明显是心情还不错,便打开随意的看了一眼。  一只手端着一杯冰红茶,另外一只手在鼠标上点着。  然后,他的手一下子顿了下来,完全呆住了,连点动鼠标的手都已经顿了下来,惊异之下,凑到唇边的冰红茶差点就倒了一身。  这样一份资料,简直是爆炸性的新闻!  文字编辑深呼了两口气,即刻拿起手边的电话,给社长徐战打了电话。  徐战在办公室内收到了来自这个编辑的这个电话,问:“什么事?”  “社长,刚刚收到一份匿名的资料提供,是关于宋家二小姐宋予乔的。”  杂志社的员工都知道徐战的妹妹是嫁给了宋家,宋家也是在八年前土崩瓦解了,这件事情在S市早已经不是秘密,C市的人也有部分人了解实情,特别是做文字媒体的这些人,更是了解的十分清楚明了。  徐战没有凝注,说:“发过来给我看。”  几乎在同一时间内,徐战就收到了这份匿名转发的邮件,在看过资料之后,也是分外震惊。  在C市,叶家和裴家都属于大家族,况且叶家的叶泽南在三年前结婚,是完全隐蔽的,基本上是除了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的几个人,还有叶家的几个内部的人,没有其他人知道。  而裴家,更是处于没有人可以撼动的地位,所以,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将这两者联系在一起。  徐战在第一时间就给自己的妹妹徐媛怡打了电话,告知此事,“你说怎么办?”  虽然妹妹现在是在宋家是夫人,但是她的地位也并不稳,这些徐家人都知道,为了给妹妹巩固地位,当然也都是不遗余力。  徐媛怡沉吟片刻,说:“报出去,我们只负责的是报道,这种事情并不是我们查出来的,我们只是负责还原给大众一个真相。”  ………………  徐媛怡挂断电话,走至外面,看了一眼坐在餐桌前用餐的裴斯承,自己的儿子宋琦涵正在问裴斯承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但是裴斯承却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不耐烦。  她抿了抿嘴角,攥紧了手机。  其实,徐媛怡这样说,内心是有私心的。  她知道,裴斯承现在忽然来到了宋家,只有他一个人过来,绝对是为了宋予乔过来的,或者就是说,为了宋翊的家产。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裴斯承的注意力从宋家这边转移出去,就必须制造点事端了。  徐媛怡将手机收起来,下了楼,重新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将一直挤着裴斯承的宋琦涵抱过来,“自己好好吃,不要一直黏着别人。”  宋翊在一旁坐着,基本上与裴斯承没有过多的交流,倒是裴斯承这个晚辈,给足了他面子,虚心求教一些在企业保险方面的事情,是宋家企业的比较成功的一个范例。  宋翊其实觉得这个裴斯承还算是不错,只不过宋予乔这个女儿他真心不看好,之前要嫁给叶泽南的时候他就劝,结果还是离了,现在和这个裴家的三公子之间……他不想关心,也不想知道。  裴斯承吃过饭之后告别,徐媛怡让人把裴斯承送到门外,“不再多住几天了?”  “公司内有事情,我需要回去。”  “那阿姨就不留你了,下一次跟予乔一起回来多住一段时间。”  徐媛怡抱着宋琦涵,脸上带着狠意,恐怕等你今晚回到C市,就已经分身乏术了,好好的去解决掉这个新闻带来的负面影响吧。  ………………  裴斯承之所以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在C市创建了数一数二的企业裴氏,就说明他的路子很广,一些风吹草动,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就比如说,一下飞机,他就接到了消息,就是一个扒宋予乔身世的帖子。  帖子刚刚发布不过半个小时,但是转发和浏览已经到了一个高度。  不仅仅是因为宋予乔作为宋家二小姐的这个身世,而是C市的两个大家族,叶家和裴家。  裴斯承眉头紧锁,随便翻了一下,便直接打电话给薛淼。  “这个帖子,帮我查一下具体的位置,然后把网站黑了。”  薛淼绝对是电脑高手,在初中的时候就曾经做过一次黑客,将全校的成绩输入系统给黑了,两天之后系统恢复,里面的成绩却已经全部打乱了,如此,即将到来家长会自然延期,薛淼全班倒数第一的成绩也就没有了依据。  薛淼将裴斯承发过来的这个地址输入查了一下,不过几分钟就已经将地址报了出来,是一家医院的地址。  “这个网站我已经黑了,放了木马,”薛淼说,“只不过,浏览量已经超过一百万了,转载也不少,恐怕网上已经传开了。”  裴斯承听完,一句话没有说,就挂断了电话。  他先给自己的儿子裴昊昱打了个电话。  ………………  小家伙接到电话的时候,一蹦三尺高。  “爸爸!又有什么任务了吗?”  裴斯承揉了揉眉心,在车内,闭上眼睛,手指放在方向盘上,无意识地攥紧,再松开,问:“你和妈妈现在在家吗?”  “在!”裴昊昱说,“乔乔现在在看书,刚才做了一会儿瑜咖(ka),很高兴,还唱着歌……”  瑜咖(ka)……是什么?  裴斯承说:“爸爸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任务。”  “是什么?!”  小家伙挺了挺胸膛,双眼冒光。  在老爸不在的情况下,裴昊昱这个小家伙,心里想的,就是要代替老爸保护好乔乔,一定不能让坏人伤害乔乔,还有小妹妹。  然后,他就是一个小男子汉了!顶天立地!木刚农划。  宋予乔从厨房里走出来,忽然不见了裴昊昱,便叫了他一声:“小火!妈妈洗了水果。”  裴昊昱急忙挂断了老爸的电话,“来啦。”  ………………  医院内。  刚刚来到医院来看望张梦琳的经纪人,接到了裴斯承的电话。  经纪人对于裴斯承这个老板,上司的上司,心里还是有所忌惮,他对张梦琳说“我出去接个电话。”  张梦琳摆了摆手,正在玩儿手机,看着网上越来越多转发量,心里真的是高兴的要跳了起来,不过,这个网站却忽然在一瞬间进不去了,好像是受到了损坏。  张梦琳还专门联系了网站的客服,客服说网站的技术正在维修中。  肯定是因为人流量一下子猛增然后服务器崩溃了,张梦琳这样想。  没有关系,就算是这个网站技术不行了,就现在的浏览量和转载量,已经足够了,看下面的这些评论,骂的真是好爽,那个骚货狐狸精,就应该这么骂,骂死了都不解气。  医院走廊门外。  “裴总,有什么吩咐?”  裴斯承声音冷冽,好像是含着刻意的压抑:“张梦琳怎么样了?”  经纪人便将昨夜里在宴会上发生的事情给详细说了,没有放掉哪怕是一个细节,然后顿了顿,很注意听裴斯承此刻的语气,生怕是自己有哪一点惹到这位主子不高兴了,就断了自己的活路。  裴斯承冷笑了一声:“现在是在哪所医院?”  经纪人赶忙报上了医院的地址。  裴斯承手里捏着一个纸片,制片商写的是刚才薛淼报上的发帖子的具体IP地址,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裴斯承用肩膀夹着自己的手机,另外一只手拿了金属质地的打火机,手指轻轻摩挲了两下,咔啪一声打开,一抹淡蓝色的火苗窜起,点燃了纸片的一角,火舌瞬间就将纸片吞噬了。  裴斯承淡淡开口:“你现在给我把张梦琳带到裴氏,我办公室里来。”  经纪人一听,这是要不好了,有点吞吐:“张梦琳腿骨折了,走不了。”  裴斯承冷哼了一声:“就算是抬,也给我抬过来。”  裴斯承这样森冷的声音,让经纪人听了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说:“……好。”  ………………  在去裴氏的一路上,张梦琳内心里既忐忑,又惊喜。  裴斯承竟然在外地出差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叫自己去办公室,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呢?  她心里想着,便倾身向前,问经纪人:“我姐夫说了是什么事情了么?”  经纪人摇头:“不知道。”  他现在当真是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赶紧把张梦琳送到裴斯承办公室内,然后他就走人,一丁点不愿意都留。  张梦琳的腿还打着石膏板,经纪人在一边扶着她,上了电梯,按下了六十三层。  从电梯内走出去,突如其来的冷气,让张梦琳无端就打了一个寒颤。  此时此刻,在六十三层,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前面不远处,裴斯承的办公室门,是敞开着的。  张梦琳以前打着裴斯承是她姐夫的旗号,来了有多少次,随意地用他的办公室,随意用他的浴室,但是,自从宋予乔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  经纪人在办公室门上轻叩几下,“裴总,Celine来了。”  “姐夫。”张梦琳捏着嗓子说。  裴斯承靠在办公桌前站着,身上穿着深色的西裤,一件黑色的衬衫扎在裤腰内,单手插兜,另外一只手按在桌面上,左肩微微倾斜了一下,目光深邃的盯着张梦琳,盯着张梦琳看了许久,看着她此时腿上的石膏板,脸上细小的创伤,半边脸都是一些擦伤,身上的细小伤痕更是无数,看起来真的是很可怜的样子。  这样的目光,让张梦琳觉得如同芒刺在身,越发的森冷了。  “Celine,你过来。”  张梦琳因为这句话,嘴角的笑僵了,她竟然会觉得这样冷清冰冷的环境下,好像是冰窖,踌躇着脚步,不敢向前。  裴斯承显然是没有耐心,双手抱臂,“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张梦琳拖着自己一条打着石膏板的腿,向前挪动着,觉得在裴斯承的目光下,自己就好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身后的经纪人察觉到现在已经没有他什么事情了,心想着应该默不作声地退出去了,这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与他无关。  但是,经纪人的手刚刚覆上了门把,退后两步,忽然就听见了一声极其响亮的“啪”的一记耳光声,紧接着哐当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撞翻了。  经纪人心中一凛,扶着门把手的手,已经开始抖了,他咬了咬牙,将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