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02 心里有鬼

202 心里有鬼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1532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36
    裴斯承想要问的,无非就是八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虽然大部分的情节,他还是已经推测到了。应该是大致无差,所以他才会决定从徐媛怡这边下手。  不过,这件事情,是涉及到宋予乔母亲的私人问题,他不能开口问。  裴斯承微微颔首,笑了笑:“也没有什么要问的。”  席美郁笑着摇了摇头,摆了摆手,“其实,不管是在一段爱情中还是婚姻中,彼此信任都是最重要的,没了信任,其他情分便都不需要了。”  这一点裴斯承知道,以席美郁的性格。就算是被人诬陷了,被人算计了,也不会多解释一句,真正理解你的人,不用多解释,而不了解你的人,就算是再解释也没有用,还是会诬陷你。  是的,裴斯承知道的清楚。  裴斯承便转身想要出去,临到了门口,席美郁却又忽然叫住了裴斯承。  “前两天不是要户口本么,先给了你,我也不信什么黄道吉日,你们自己看好了时间,就挑个时间去领证吧,。”  裴斯承微微一笑。双手接过,然后叫了一声“妈。”  这倒是真的让席美郁有点惊讶了,“得,我就先当又多了个儿子。”  等到裴斯承出了房门,席美郁将头顶的大灯给关上,开了壁灯。  灯光晕染了整个房间,席美郁靠坐在床头,微微眯着眼睛,回想起在八年前的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席美郁就算是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可笑。  不知道是觉得这件事情的可笑,还是觉得宋翊的可笑,从那一晚之后。就恩情尽断了吧。  ………………  宋予乔在从华筝的礼服店回去的路上,接到了一个来自外省的陌生号码的电话,她一向没有接这种陌生号码电话的习惯,她的朋友和家人现在都在C市或者S市,不可能是他们打过来的电话,索性便直接挂断。  不过隔了几秒钟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还是这样一个号码。  宋予乔皱眉。这一次接通了。  “喂……”  她这一个字还没有说完,刚开了口,就听见从听筒里传来了姐姐宋疏影急促地声音:“小乔,你现在过来一趟在东门这边的海澜之家,过来接我一下。”  宋予乔说:“韩哥呢?”  “他遇到一批人,要甩掉他们,我是坐出租车转了三个弯才过来的,就这样。你到了给我电话。”  宋予乔挂断宋疏影的电话,对前面的司机说:“掉头,去东门。”  她的地址原本就距离东门并不是多远,只有两条街,不过十分钟就已经到了,宋予乔给姐姐宋疏影打通了电话,说:“姐,我到了,你现在在哪儿?”  宋予乔说着,已经将车窗给摇了下来。  宋疏影说:“我穿着一件黑色的裙子,你的车是哪辆车……哦,我看见你了。”  说真的,时隔一个月,宋予乔再次看见姐姐宋疏影,肚子竟然已经这么大的,看着就生生的往下坠,看着都觉得危险,想要上前去扶她一把。  她特别看了一下姐姐身后,“韩哥给你的保镖呢?”  “我让都去护着他了,这边我用不着。”  宋疏影将车门带上,宋予乔叫了前面的司机开车,“韩哥这是遇上了麻烦了?”  “嗯。”  宋疏影双手搭在肚子上,闭目养神,宋予乔索性也不再说话,不过,她听姐姐的语气,已经知道,肯定是遇上麻烦了。  等到了华苑,宋疏影忽然睁开了眼睛,说:“妈是现在在你这儿呢?”  “嗯。”  “那送我去金水公寓。”  “姐,你都已经快生了,怎么还能瞒着妈么?根本就不可能,而且金水公寓那边的安保没有这边好,华苑这里住的都是有钱人,我们又都在你身边,你安安稳稳睡觉,回去了找裴斯承帮着想法子。”  许久之后,宋疏影才回答:“好。”  这算是躲了席美郁将近两个月之后,宋疏影与母亲的第一次相见。  宋疏影进了门,站在门口,宋予乔弯腰从鞋柜中拿出来一双崭新的防滑女式拖鞋,说:“之前裴斯承多买了两双,你比我鞋码要小一码,先凑合着穿,睡衣一会儿我去给你拿我的。”  是孕妇睡裙,裴老太太已经为宋予乔什么都想到了,现在就已经把孕妇的睡裙买了好几套,宋予乔现在套在身上都是松松垮垮的。  宋疏影点头说:“嗯。”  裴斯承恰巧在厨房内准备夜宵,听见声音便从里面走出来,看见挺着大肚子的宋疏影微微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波澜不惊的表情。  宋疏影却直接向着裴斯承走过来,微微仰着头,说:“韩瑾瑜说这一次的事情,不用你插手,也不用顾青城插手,他自己一个人就够了。”  裴斯承现在还并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不过现在只是微微一笑,颔首点头。  裴昊昱一直在等着乔乔回来给她洗澡,现在从楼梯上踢踢踏踏地跑下来,看见宋疏影就想要大声叫,被宋予乔转过身来一个眼神给制止了,比了一根手指在唇边:“嘘,小声。”  宋予乔是知道席美郁和姐姐自从来了之后还没有照面,这么晚了,并不想要惊动楼上已经休息的母亲,等到过了今晚,一切再说。  倒是裴昊昱显得特别兴奋,直接就扑过来抱着宋疏影的腿,对着她明显比上一次见面更大的肚子笑了,“大婶,我们又见面啦!”  宋疏影笑了笑,抬手摸了一下裴昊昱的毛茸茸的小脑袋,“嗯,又见面了,你好,小朋友。”  裴昊昱一听这个称呼,还微微愣了一下,因为在她的记忆中,宋疏影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称呼的小胖墩,为了这个称呼,他还郁闷了好长时间。  现在再一次看见大婶,竟然没有叫他小胖墩,那意思就是……他是不是减肥成功了?  裴昊昱贴在宋疏影的肚子上,然后笑了笑,“这里也是个妹妹吗?”  宋疏影说:“跟你一样,是个小男孩。”  裴昊昱耷拉下小脑袋,说:“哦,还是乔乔的肚子好,有三个妹妹。”  宋疏影愕然抬头,看向宋予乔,用口型问道:“怀孕了?”  宋予乔点了点头,便领着姐姐上楼,去拿睡衣,“姐,这个浴室里没有铺防滑垫,你换了睡衣来我卧室里洗澡。”  宋疏影说:“我不用洗,下午出门的时候洗过了……几个月了?”  宋予乔说:“两个半月。”  “三胞胎?”  “嗯。”  “那还真的是稀罕了,”宋疏影的目光落在宋予乔的此刻还平坦的小腹上,“好好护着你的肚子,肯定让裴斯承宝贝死了。”  在裴昊昱的卧室内,裴斯承给裴昊昱放了满满一浴缸水,然后将小黄鸭一股脑儿地给裴昊昱扔进浴缸里,让他自己玩儿,出来到走廊上,给韩瑾瑜打电话。  只不过韩瑾瑜的电话打不通,不在服务区。  裴斯承已经觉得事态是否是有些严重了,他便又拨通了顾青城的电话。  顾青城的电话也是隔了许久才接通,他的嗓音有些黯哑,问:“裴三,你最好能给你自己找一个好的借口。”  裴斯承一听,这又不知道在找谁约炮了。  “韩哥是不是有危险?”  顾青城没有立刻回答,听筒内传来有窸窸窣窣地声音,然后是轻轻一声关门声。  裴斯承挑了挑眉。  “韩哥比我退黑退的早,但是你也知道,金盆洗手都是故事里的,哪里容易那么断的干净,少不了沾着一点边,”顾青城咔啪一声点燃了打火机,唇间已经衔了一支烟,抽了一口烟呼出烟气,说,“这一次是韩家的那个私生子搞出来的事情,算是韩家自己的内斗,韩老爷子偏那个私生子,之前宋疏影的事情也彻底闹翻过,现在只是韩哥家里的内斗,我插不上手。”  裴斯承这下明白了。  “好,那就不插手了。”  “宋疏影现在是在你那儿?”  裴斯承说:“嗯。”  “明天把她送到我这边来吧,避免宋疏影是他们的目标的话,再伤到你们那儿一大一小。”  “我正有这个打算。”  顾青城一哂:“还有,鉴定报告已经出来了,有血缘关系。”  裴斯承:“……”  徐媛怡的那个小儿子……和狗?!  “之前宋予乔不是在医院留有基因样本么,我让人给调出来检查了一下,宋琦涵和宋予乔的,我让私底下验了一下,”顾青城说,“结果已经出来了,有血缘关系么,你心里也好有个数。”  裴斯承沉吟片刻,走廊的另一头,宋予乔已经拿着一件睡裙从卧房内出来,向给宋疏影安排的卧房内走去,冲他嫣然一笑。  这样的笑好像是轻柔的羽毛一般,在心尖上划过。  裴斯承心中动了动,忍不住轻笑出声。  “打个电话也跟老子撩骚,赶紧说句话,”顾青城听见裴斯承那一声轻笑,简直都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这边三份鉴定报告,什么时候你过来拿?”  “我不过去拿了,我把地址给你,你明天中午之前,帮我送过去到酒店的这个房间号。”裴斯承说,“寄过去两份,予乔和宋琦涵的留下来。”  “OK。”  顾青城说完就想要挂电话,却听那边裴斯承又特别叮嘱了一遍:“你寄之前检查两遍,别傻的又寄错了。”  “老子什么时候这么不靠谱过了?!裴三,你这……”  裴斯承没听完顾青城说完,就将手机收了线,进了浴室内,早一些将裴昊昱从浴缸内捞出来,自己也好早点去搂着宋予乔温柔乡去。  ………………  裴斯承口中的酒店,就是宋翊住的这个酒店。  之所以是让顾青城在中午之前送过去,是因为宋翊回程的航班号,是在下午。  对于徐战的第二份声明,回应他的,就是裴斯承的那一份通话记录。  不得不说,这一份通话记录一经在网上公布,甚至在短时间能出现了倒戈一边倒,徐战这种说一套做一套,只为了利益两面派的心境,已经激怒了一大部分人,有些原本确信无疑报纸上的真实性的,也开始怀疑,甚至认为之前的报道确实是徐战的杂志社造假,没有人真正去查民政局的档案,大多数人也没有那种路子和手段。  虽然说,网上一部分舆论的推动,是裴斯承找人做的,当时,他直接就拨了十万给黎北,让他去任意操作,雇水军,也真的效果显著。  现在民众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跟风,随波逐流,喜欢跟着大多数人去做一些事,现在裴斯承就抓住了公众的这种心理,用一点伎俩推波助澜了一下,再加上徐战的杂志社被查封是板上钉钉的事,于是,明显评论已经有所回温了。  ………………  宋翊在这两天来,已经将在C市内的关系疏通了一遍,在警局内,见到了徐媛怡的哥哥徐战。  徐家后来的大部分产业,不管是从投资还是后来的兴起,全都是源自于宋翊宋氏的帮助,不管是老大手里的杂志社,还是老二手里的一部分影视产业,和宋翊的帮助分割不开。  但是,现在杂志社已经在瞬息万变后,土崩瓦解了。  徐战看见宋翊的一瞬间,就哭了出来。  宋翊并没有一点怜悯,相反觉得厌恶,就连同徐媛怡一起都厌恶,明明在之前宋翊是提醒过的,凡事三思,且不说宋予乔在外面的名头还是宋家人,就说是对方是裴斯承,就需要多留个心眼,不要自寻死路。  可是,到现在落得如今的地步,都是咎由自取。  “我已经上下打点过了,也为你请了最好的律师,保证你不会受到太大的苦,尽最大的能力争取能够减刑。”  “这都是裴斯承做的!去找他,这事儿都是他做的!”  徐战有些激动,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可以帮他的人,一定要抓住。  宋翊说:“你现在还让去找他做什么?根本就没有可能性了,现在一切都已经揭露出来,覆水难收。”  接下来,徐媛怡的电话也是隔三差五就向宋翊的手机上打,刚开始宋翊还接通,并且将利害关系都说给她听,但是到现在,看到徐媛怡的手机号便直接静音,如果不是克制,他真的会直接将这个手机号给拉入黑名单内。  在酒店房间内,宋翊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了一下,等着生活助理过来敲门。  笃笃的敲门声响起,宋翊走过去开门,顺手将卡槽内的房卡抽了出来,但是,一打开门,在门外站着的确实一个陌生的年轻小伙子,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请问您是宋翊宋先生吧?”  “是。”  “这是您的快递。”  年轻的小伙子手中的快递袋一看就是一份文件,宋翊以为是合作人邮递过来的合同,便签收之后转身进屋,拆开快递袋子,里面却是是几张纸,确实像是文件。  但是,宋翊将他自以为是的“文件”从后面反过来一看,当看见上面的的名字之后,却一下子瞪直了眼。  一共有两份亲子鉴定报告,只不过,每一份,都出乎意料之外。  咚咚咚。  房门再度敲起,这一次是宋翊的生活助理,说:“董事长,您准备好了么?”  宋翊看了一眼快递单上的地址,将这个名字和地址都记了下来,存在了手机内,两份鉴定报告全都收起来,放进包内。  “航班取消,暂时先不回去了。”  ………………  当天下午,徐媛怡抱着儿子在机场等宋翊,一直等到三点半,等到推迟时间的航班降落,却始终没有见到宋翊的人影。  她便将宋琦涵放在地上,一只手牵起他的小手来,另外一只手拨通了宋翊的电话。  “改换航班了么?”  宋翊的声音很冷,说:“先不回去了,我在C市这边还有其他事需要处理。”  说完,宋翊不等徐媛怡说话,便把电话给挂断了。  “那你还……喂,喂!”  徐媛怡捏紧了手机,冲着话筒内大喊了两声,但是耳边已经是忙音了。  她有点心急,因为宋翊不等她把话说清楚就挂断电话的情况基本上没有,这一瞬间,她觉得似乎是有什么事情了。  徐媛怡马上又给宋翊打电话,这一次索性就没有接通,再一次直接占线了。  她一下子慌了。  之前席美郁来找过宋翊,那一次两个人没有碰过面,但是这一次宋翊去C市,席美郁不知道是不是也跟着回去了,如果现在席美郁有心说什么……  在一边扯着妈妈衣服的宋琦涵叫:“妈妈,爸爸不回来了么?”  徐媛怡拉着一边的宋琦涵,“爸爸今天不回来了,等妈妈带着你去找爸爸。”  回到宋家,徐媛怡将宋琦涵给保姆带着,给现在在C市的宋洁柔打了个电话。  ………………  宋洁柔接到徐媛怡的电话的时候,正在让医生帮着女儿做恢复治疗。  其实,当天当徐婉莉冲过马路的时候,确实有一辆车直接向着她冲了过来,但是车主急刹车,在徐婉莉前面不过几厘米处刹住了车,根本就没有撞到,但是徐婉莉却是吓晕了,摔在了地上。  宋洁柔当然不能让这个车主走,两人一同到医院给徐婉莉做了全身检查,确实是没有撞伤,车主骂骂咧咧的掏了体检费走了。可是,当徐婉莉在病床上醒来之后,却哀嚎一声,说:“我的腿!我的腿!没了!”  宋洁柔吓了一跳:“莉莉,这不是你的腿,你的腿现在好好地在。”  徐婉莉摇着头,脸上全都是泪:“不,不,没有知觉,没有知觉了,我感觉不到……”  宋洁柔听了心里一惊,扶着徐婉莉,让她下床走走。  但是,从床上下来,徐婉莉直接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两条腿似乎真的只是摆设物一样。  这才慌忙将医生给叫了进来,又重新做了检查。  检查报告上,和上一次的结果确实是没有出入,仍旧是健康的,任何骨头上的挫伤都没有。  “那我女儿现在这样……”  医生说:“是心理上的问题,她以为她的腿没有了。”  宋洁柔听见这句话,直接脑子里就轰的一声炸开了,她看着徐婉莉现在双目无神的样子,心痛如刀绞,却没有任何方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从医院内转到精神科接受治疗。  医生需要单独的空间和徐婉莉进行沟通,宋洁柔接到徐媛怡的电话,便从外室走到了走廊上,避开走廊上正在用很大声的家乡话讲电话的两个人,来到安全通道处。  “又怎么了?”  徐媛怡的电话来了就是要麻烦她的,她现在说话的语气上,已经明显带上了不耐烦,特别是徐媛怡的猜忌,明明现在过得好好的,却总是心里有鬼。  没错,徐媛怡就是心里有鬼,在自己的大哥已经进了局子准备受审的现在,她心里藏着八年前的秘密,已经快要被折磨死了,而宋洁柔又是现在在外面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  “宋翊去C市了,你知道么?”  宋洁柔抬手拨头发的手一顿,这个事儿她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木在围扛。  “就前几天,是因为我大哥的事情去的,本来说今天回来,我还去机场接他了,结果没有等到人,我给他打了个电话问,就只说不回来了,就挂断了电话,”徐媛怡怕宋洁柔现在不站在自己这一边,就尽量地将所有的事情都说透,“之后我再给他打电话,已经打不通了,要不,你给你大哥打个电话问问?”  宋洁柔说:“好,我先问清楚,再给你回话。”  宋洁柔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徐婉莉的治疗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才会结束,便趁着这个时间,给宋翊打了个电话。  宋翊接通。  “大哥,你是不是现在到C市来了?”  “嗯,在。”  “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晚上有时间一块儿吃顿饭吧。”  “好。”  在宋洁柔临挂断电话钱,宋翊忽然叫住了她。  “洁柔,我问你个问题,你一定要实话跟哥说。”  宋洁柔心里一凛,不知道宋翊从何而来这样一句话。  不过,转念就想到了刚才徐媛怡打的这个电话,已经有点觉察到了,便说:“嗯,大哥你问。”  “当年宋予乔他们姐弟三个的亲子鉴定报告,是你给拿回来的,对吧?”  “对。”  “是和一个名叫苏超的男人做的亲子鉴定比对。”  “是。”  宋洁柔已经猜到宋翊接下来的问题了,果然,宋翊问:“那个苏超,现在在哪儿?”  “不知道,现在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哪里还知道这些事儿。”  宋洁柔随便打着哈哈,然后以手机电量不足,及时的将手机给切断了。  此时此刻,她内心真的不比徐媛怡平静多少,只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她慌了,那么徐媛怡那种女人明显会更慌乱,一不留神就自乱阵脚了。  所以,宋洁柔给徐媛怡发了一个短信,只是说明宋翊在C市有一个重要的合同要签,其余的根本就没有多提。  ………………  宋翊确实是起疑了。  从他看到快递袋中的两份文件,一份是宋琦涵和自己的无血缘关系,一份是宋予乔的和自己有血缘关系,认定为父女,他就已经心中有疑虑了。  不得不说,这一次,宋翊比八年前的反应,要沉静许多。  没有立即冲过去去找徐媛怡,也没有将多余的怒火都发泄到孩子们身上。  或许连宋翊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同样是两份非父子关系的鉴定报告,面对席美郁的出轨,他会那样愤怒到极限,而现在对徐媛怡,同样觉得愤怒,但是尚且没有到达那个临界点,也许是时间长了,过去八年,已经逐渐将心里积压的沉淀下来了。  只不过,宋翊去找了宋予乔。  他想要重新验一次DNA,这一次亲自找医生,亲自验。  ………………  这个下午,裴昊昱的小学报到,宋予乔送他去学校。  原来在放假前,确实是说好了,裴昊昱的年龄小,等到过两年再上学,童年就应该是多玩儿玩儿的时候,先把时间空下来,多一些和孩子相处的时间。  可是,宋予乔却没有想到,裴昊昱竟然主动提出要去继续上学。  原因,都是裴斯承曾经对裴昊昱说过的“留级生”的典故。  裴昊昱可不想要慕小冬上学到三年前,而他仍然是一年级的小豆丁,明明自己长的高高胖胖的,身边跟着一群小豆芽菜,绝对不能忍。  “乔乔,我要上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可是十三岁要上清华北大的!”  “……”  看着小家伙这么兴致昂扬的样子,宋予乔也便没有多说什么,早些让孩子接触到集体生活,也是一种锻炼。  宋予乔趁着裴昊昱去收拾自己的小书包的时候,拿出手机来给华筝打了个电话,跟早上一样,还是无人接通,郑融的手机也是。  真不知道这两个人从昨夜开始就搞到哪里去了,现在两个人的手机一个人都不接。  楼上,裴昊昱正在和乔乔表决心摇头晃脑的,而楼下,席美郁正在和自己的大女儿深入谈话。  说实话,宋疏影和宋予乔,都是自己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宋疏影相比较二女儿宋予乔来说,真的是太叛逆了,太过于有自己的主意,有主心骨,做母亲的根本就干涉不了。  现在,也是。  席美郁看着自己的女儿现在已经将近九个月的肚子,滚圆的几乎是摇摇欲坠,但是,脊背却依旧是挺的很直,抿着唇,站了三分钟,生生是一句话都不吭声。  “你就这样硬挺着吧,怀孕了不告诉我,现在也不告诉妈这到底是谁的孩子,”席美郁说,“你以为你现在咬牙不说话,妈就查不出来了?”  宋疏影低垂下眼睑,说:“妈,你都已经知道了,又问什么。”  席美郁早就已经查出来了,只不过女儿不点名,她也就装糊涂。  “我不同意。”  “那也行,你等我把孩子生下来了,也学着对小乔的样儿,把孩子抱给别人,然后给我催眠失忆了,然后将曾经过的苦,重新再来走一遍。”  “有这么跟妈说话的?”席美郁皱眉,“当时你妹妹她失忆不是催眠,而是精神上有了问题,治疗中选择性失忆了。”  “好,妈,我说错了,好不,”宋疏影忽然笑了,向前一步,倚身靠在沙发扶手上,单手扶着席美郁的肩膀,“妈妈,现在孩子已经足够大了,这可是你外孙,上一次做的彩超照片呢?诶,放哪儿了。”  宋疏影眼眸在周围看了一遭,就要去拿在茶几下面放着的彩超照片,因为肚子大,现在做俯身这种动作的时候,都相当难受,一手扶着腰,屈膝,蹲下去拿照片。  但是,就在下一秒,后面已经有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腰,顺带一直保养得体的手伸到茶几下面,将彩超照片给拿了出来。  席美郁一只手拿着彩超照片看,神色专注。  宋予乔凑过去,搂着母亲的肩膀,悉心地帮席美郁揉着肩膀。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宋疏影在面对长辈或者大人的时候,从来都是这样,在刚开始的时候死拧着就是不低头,等到大人硬起口气来,她就变软了,软声软气的讨好你。  她比宋予乔要聪明的多,知道对付哪一种人,用哪一种方法,就算是扇你一个耳光,也知道给你一颗糖吃。  席美郁长久的才叹了一口气,说:“你这孩子,随便你自己怎么做,但是你记得,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诶,明白。”  宋疏影清脆的回答了一声,眼角抿上了一抹笑意。  她的手机响了,便走过去去接,是顾青城打来的。  “嫂子,我现在已经派车到楼下了。”  “好,你稍等片刻,我就下去。”  在公寓住宅小区内,停着凉凉黑色的私家车,就停在阳光下。  倚靠着车身玉立的人是顾青城,他携着一支烟在抽,头顶上火辣辣的阳光照在身上,也没有觉得晒,相反,金色的阳光将他裸露在外的皮肤镀上了一层蜜色。  宋疏影下来,顾青城便先打开车后座的门。  宋疏影走至顾青城身边,微微颔首,说:“谢谢。”  宋疏影坐到车内,顾青城先敲了敲车窗玻璃,对一向比较信任的董哲说:“开车,直接送宋姐回别墅。”  “是。”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开走,而顾青城却站在原地没有动,一直到电梯口看见裴斯承一家三口,才掐了烟迎上去。  宋予乔看见顾青城,便知道是顾青城有事与裴斯承说,直接从裴斯承手中将车钥匙取过,说:“我先拉着小火去开车。”  顾青城看着宋予乔拉着裴昊昱向前面的停车库内走去,又点上了一支烟,裴斯承眯了眯眼睛,说:“你最近烟瘾有点大。”  “抽的什么时候得了肺癌就好了,死得快,”顾青城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转换了话题,说,“你未来的岳父已经看到DNA的检验报告了,倒是很冷静,今天一天都没有出酒店,原本定的下午的航班也给取消了。”  “我知道。”  既然裴斯承决定将八年前的丑事给揭发出来,那么不管是宋翊还是徐媛怡那边,都有他派过去监视的人。  徐媛怡现在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了,分分钟想要坐飞机飞过来到这边。  顾青城说:“你未来岳父大人还开始找这个苏超了,专门打电话问了宋洁柔。”  他之所以关注了一下宋洁柔,是因为毕竟是韩哥嘱咐,他顾暇不及的时候,要顾青城多派几个人去监视。  “你觉得你未来岳父,什么时候会找上来?”  裴斯承看着前面不远处,自己黑色的私家车已经从停车库内缓缓驶出,笑了笑:“不出今天晚上。”  ………………  果然,不出裴斯承所料,宋翊在宋予乔和裴斯承带着裴昊昱来报道的时候,就打来了电话。  宋予乔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接到来自宋翊的电话。  她甚至再三确认了一下屏幕上闪烁着的姓名。  宋翊的手机号她一直留在手机内没有删掉,反正也基本上没有联系的机会,就躺在手机通讯录内的最后。  难以置信。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一脸的惊诧,都忍不住发笑,说:“接吧。”  宋予乔按下绿色的接通键,接通了宋翊的电话。  宋翊说:“予乔,爸爸来C市了,什么时候出来一起吃个饭。”  在宋予乔的记忆中,宋翊用这种语气来跟他说话,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了,记忆深处,后续是残存有这样的记忆,但是现在,已经多久都没有过了。  宋予乔刚刚想要回答拒绝,手机便被裴斯承从后面抽走了。  “诶……”  裴斯承扶了一下宋予乔的手背,用眼神示意她不要紧,用波澜不惊的声音,对话筒内说:“宋董事长,我是裴斯承。”  ………………  远在S市。  在宋家,徐媛怡真的是坐卧不安,就连儿子宋琦涵玩玩具的时候自言自语发出来的声音,都觉得莫名其妙的烦躁。  徐媛怡在S市这边,娘家人就还有一个二哥,二哥徐毅开了一个小的娱乐公司,最近也正是因为包二奶,养情妇之类的负面新闻不断,还有家里的老婆也曾经来找过徐媛怡,哭诉,还最后从徐媛怡这边拿走一部分钱,作为封口费性质,不再继续往上闹了。  徐媛怡下午先去二哥那边坐了坐,因为她有意想要在这两天去一趟C市,便将儿子宋琦涵留给二嫂照顾。  宋琦涵因为要离开母亲,哇哇大哭,后来因为玩具给唬住了,徐媛怡就趁机离开了。  然后等过了一个小时之后,回到宋家,孤零零的大宅里面,原先宋老太太住的楼是黑乎乎的,前面的主楼也是黑乎乎的,她一个人,有点害怕。  正在向前走着,身边的灌木丛忽然呼啦啦的响了两声,徐媛怡吓的登时就脸色煞白,向后退了两步,抚着胸口重重地呼吸,才发现其实就是一只野猫。  她飞快地跑进了主楼,将房间内所有的灯全都打开,然后深深地呼气,将体内的浊气都带出去,竟然发现手指尖都在颤。  随后,在洗过澡后,出来发现手机竟然在响。  她走过去,看见屏幕上显示的竟然是“空号”,但是手机确实是在震动。  徐媛怡狐疑了一下,依旧是点开了手机,“喂。”  电话的另外一端,想起来宋翊熟悉的声音“那好,今天晚上八点,在XXX餐厅,你一定带上宋予乔过来。”  徐媛怡心里一惊,刚刚想要开口说话,“宋翊,你给我打电话叫宋予乔是……”  电话里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裴斯承。  “好,我会准时。”  紧接着是宋翊:“现在,你席阿姨……是不是也在你家里住着?”  裴斯承:“是。”  “如果可以的话,也叫上你席阿姨吧。”  然后,就是滴滴滴的忙音,徐媛怡才意识到,手机电话已经断了。  她感觉到后背一阵阵的发凉。  刚才的电话,是一段录音。  她原本只是预料和推测,却没有想到,宋翊竟然真的这么无耻,竟然会这样……背着她主动约席美郁出来。  徐媛怡当即就订了机票,然后将这段录音给宋洁柔传了过去,说:“今晚这个算是家庭聚餐,你对你大哥说,你也要参加。”  宋洁柔一天之内接到徐媛怡的两三个电话,心里已经很是不耐烦,“大嫂,大哥现在也应该有自己的私人生活,宋予乔怎么说也是她亲女儿,亲女儿出去一起吃个饭,无可厚非吧。”  “那席美郁呢?为什么偏偏还要叫上席美郁?”  “旧情未了呗。”宋洁柔似乎是嘲笑一般,说出了这样的话,根本就没有顾及到徐媛怡心里所想。  徐媛怡的声音已经冷了几分:“洁柔,当年的事情,我们两个人是商量着来的,你也就是因为看不惯席美郁,才选在助力一把,如果现在席美郁真的回来去找你大哥了,你觉得你的日子还会安稳么?”  宋洁柔这边不吭声了。  当年,找医生作假,是徐媛怡找的,但是宋洁柔全程一直是作为一个推波助澜的人,让宋翊在短时间内就被蒙蔽了双眼。  徐媛怡说:“洁柔,你自己想想看,就这样,我先挂了。”  但是,徐媛怡终究还是不放心,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六点半了,现在赶过去,应该还来得及,等到时候直接就去餐厅内去堵人。  虽然时间很赶,但是宋洁柔总还是觉得靠不住。  这样想着,徐媛怡便已经开始收拾东西。  ………………  只不过,当天晚上,裴斯承又在临近了,找了一个宋予乔要去医院孕检的借口,推到了第二天晚上。  裴昊昱已经有两天没有去过裴家大院了,裴老太太甚是想念,便想要留小家伙睡一夜。  裴斯承自然是没有意见,而宋予乔嘱咐裴昊昱要听话,小家伙才转过身去,有些怏怏的跟着裴老太太屁股后面向楼上走,还说了一句:“奶奶,我今天要打地铺睡……”  宋予乔在这边刚刚转过身来,就听裴老太太在后面叫,“伯母?”  裴老太太绕过孙子走过来,将宋予乔拉过来在身边,“跟你商量个事儿……那个,我前两天在网上聊天,我说完二十二岁,然后互换了一下照片,用的是你的照片……呃,然后,明天,能不能抽个时间,替我去见见网友啊?”  宋予乔:“……”  裴老太太笑了笑:“乖儿媳妇儿,我也就是整天闲着,你也知道,老头子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所以我只好自己找乐子了,你说是不是,嘿嘿……帮个忙,你是我乖儿媳妇儿。”  “……好。”  裴老太太说:“这事儿不要跟裴斯承说啊,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好。”  从裴家大院出来,裴斯承没有开车,牵着宋予乔的手散步。  这是自从宋予乔怀孕以来,养成的习惯。  裴斯承问:“刚才老太太跟你说什么?”  宋予乔将散落下来的鬓发拨到脑后,说:“没什么。”  裴斯承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宋予乔,低垂着眼睑,脸颊上有一丝红晕。  宋予乔在裴斯承面前就不会说谎,裴斯承只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了,但是,现在他也没有拆穿,只说:“老太太玩儿心太重,如果觉得左右为难,便不必理会。”  “嗯,我懂。”  裴家这边距离华筝的礼服店不算远,宋予乔一整天都没有给华筝打通电话,现在就提出过去看看,是不是开门了。  裴斯承应允。  两人牵着手在马路上走,真的就好像是小情侣一样,甚至在经过电影院的实惠,宋予乔还心血来潮提出要去看电影。  裴斯承说:“好。”  说完,他就要转身走向电影院内去买票。  “诶,我是随便说着玩儿的,”宋予乔拉住裴斯承,“还有一条街就到了华筝礼服店了,等回来再说。”  然而,当裴斯承牵着宋予乔过了马路之后,却忽然就听到了一声尖叫声,紧接着从街巷口内就跑出来一个疯疯癫癫的身影,头发乱糟糟的,在转身不及的情况下,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徐媛怡?!”  确实是徐媛怡,徐媛怡现在已经被三魂六魄全都吓的跑了个精光,身上的衣服在湿滑泥泞的地面上,沾了一层泥,口中还在惊叫着不知道说什么。  “你说什么?”宋予乔问了一句。  她没有听明白,倒是裴斯承听明白了,在徐媛怡口中,一直在重复的两个字,是苏超……  而恰在此时,从徐媛怡飞奔出来的巷口,走出来一个身影,吹了一声口哨。  徐媛怡吓得当即就站起身来向路前面冲,披头散发地样子好像是一个女鬼。  宋予乔顺着徐媛怡惊恐的视线看过去,看见了穿着一身休闲服的苏智。  “嗨,予乔姐。”  苏智刚剪了头发,是那种用推子一推到底的发型,好像一下子从大学回到高中时候,老师拿着尺子对比你头上头发的长短来判断发型是不是合格。  裴斯承眯了眯眼睛。  苏智已经向裴斯承伸过手来:“你就是予乔姐的男朋友吧,我听她说过好几次了,你好。”  裴斯承略微沉寂的目光,从苏智伸出来的手上,向上移至苏智这张明显稚嫩的脸庞上,不过一双眼睛里的目光却显得很是老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