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03 出来住酒店,还要分床睡?

203 出来住酒店,还要分床睡?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0720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37
    苏智向裴斯承伸过手来,但是,裴斯承的目光却落在苏智伸过来的手上,勾了勾唇,没有回应。一双眼睛似乎是能够透过迷雾看透一切一般。  苏智僵持在半空中的手,却没有动,就等着裴斯承,眼眸中带上了一丝挑衅。  看似很长,实际上也只有几秒钟的时间,裴斯承伸过手来与苏智握了一下,“你好。”  宋予乔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两个人的举动,她的目光完全被现在的表情好像是见鬼了一样的徐媛怡给定住了。  徐媛怡翻倒在地上,身上沾着泥土,一双眼睛惊恐地看着苏智,口齿已经完全不清晰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不过唯一肯定的。就是徐媛怡吓得不轻。  但是,徐媛怡不是应该在S市么?为什么会现在在这个街口遇上徐媛怡?  宋予乔向前走了两步,“你怎么了?”  身后的苏智也直接跟上来两步,徐媛怡没有接宋予乔的话,转过身来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向路对面冲了过去。  宋予乔有些狐疑,她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苏智,“她是怕你?”  苏智耸了耸肩,好像是毫不在意一样,说:“不知道,我第一次见他,就刚刚从掌柜的店里下班回来,遇上了她她就好像是疯了一样的跑。”  “她认识你?”  “不知道。”苏智抿了抿唇,“兴许是我跟她怕的那人长得比较像吧。”  虽然宋予乔仍然是有些奇怪,但是对于徐媛怡她根本就不关心,也便没有多询问。这一次来的原因就是华筝,于是转过去问苏智:“华筝呢?还在店里么?”  “没有,”苏智回答,“掌柜的今天一天都没有来,我在店里呆了一整天,除了来取礼服的,店里一直就我和小婷两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华筝会这么放心苏智这样的不良少年帮她看店……  也许是因为宋予乔自己有偏见了,她先入为主地就将苏智当成了是第一次在夜色见面时候的那个混混,但是最近几次见,除了有时候不正经的言语轻佻一下,其他的也并没有什么。好像真的是改邪归正了一样。  苏智看起来兴致还不错,邀请宋予乔去学校后面的餐厅里去吃宵夜。  “我昨天刚发的工资,我请你。”  宋予乔刚刚想要开口拒绝,裴斯承却从后面上前一步,反手握住了宋予乔的手心,“一起去。”  “可是,我们……”  裴斯承笑了笑:“你不是在A大上过两年学,就当是母校。来给我介绍一下。”  没错,苏智所在的学校,和宋予乔的学校是一样的。  不过,宋予乔倒是有些奇怪,为什么现在是暑假,而苏智却仍然在学校里住。  苏智解释说:“我向学校申请留校了,夏天,寝室里有空调。比家里住的舒服。”  听了这么一句话,宋予乔忽然就不排斥苏智了,不管是不是以前觉得苏智是一个不良少年,家里的原因是没有办法阻碍的,之前宋予乔也问过华筝,说过苏智好像是单亲,后来母亲也改嫁了,他现在成年,便自己赚自己的学费生活费,这么一想,苏智住学校宿舍的原因也就解释通了。  只不过,有点疑惑的就是苏智曾经跟宋予乔说过,他父母健在,是独子。  但是转念一想也就通了,这种过往劣迹斑斑的少年,口中说一两句谎话,也很正常,宋予乔也不在意。  三个人一同向前走着,这条路宋予乔记得走过两年,她是在大学里上了两年的学,在大学和一个很大的商场,必经之路就是这条路,宋予乔有很多话想要与裴斯承说,但是碍于身边的苏智,总是觉得不好开口,她便打算跟着苏智到学校后面的小吃街,便找一个借口离开。  裴斯承漫不经心问了一句:“你家里都有谁?”  苏智说:“我爸,我妈,我是独子。”  得,又是这样一套说辞。  宋予乔没有立即揭穿他,而是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用那种意味深长,直接将他看穿了的眼神。  苏智挑眉一笑:“予乔姐,你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会心动的呀,别让你男朋友看见了吃醋。”  宋予乔:“……”  说话还是一样的欠。  宋予乔根本就没有多理会,转过头来看裴斯承,见他正在打量着她,心道不好,不是真的吃醋了吧。  还真的是……  不一会儿,就到了后面的小吃街上,宋予乔有点口渴,前面有一家冷饮店,她问裴斯承:“想喝点什么?我去买。”  裴斯承说:“跟你一样。”  宋予乔看向苏智。  苏智说:“柠檬水。”  宋予乔对这个结果倒是没有质疑,之前在华筝的店里,苏智也经常要买柠檬水喝。  她比了一个OK的手势,转身进了冷饮店,苏智身后正要要跟上,却被裴斯承在后面拉住了手腕。  “怎么?”  苏智已经收起了那样一副特别乖乖少年郎的样子,看向裴斯承的眼神多了尖利的防备感。  只不过,到底还是个十九二十岁的少年,论气场,还没有谁能轻易的压住他。  “苏超是你父亲还是同胞的哥哥?”  裴斯承虽然不知道徐媛怡为什么会在下了航班之后就撞上眼前的这个少年,但是很明显,从徐媛怡的外部表现上,明显是因为徐媛怡以为看见了苏超,而这个苏超,在这一个多月的寻找当中,并没有查到相对应的人,用顾青城的话来说,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就是死无对证,只不过还没有去派出所查找过八年前直到现在的档案证明。  苏智一笑:“你觉得呢?”  裴斯承侧首,收回手来抱着手臂,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目光在刹那间冰寒刺骨,“苏智,我告诉你,不要打宋予乔的主意。”  “你怎么知道我想要打她的注主意?”苏智哂笑了一声,“其实,我是想要打你的主意。”  裴斯承眯了眯眼睛,余光已经看到宋予乔手里提着冷饮出来了,便不着声色的向后退了半步,与苏智之间拉开了一部分的距离。  苏智转眼又恢复了笑意盈盈的表情,上前一步,“予乔姐,你买了什么?”  宋予乔买了两杯柠檬水,两杯黑加仑,将一杯柠檬水拿出来递给苏智,苏智从自己的外衣口袋里掏钱想要递给宋予乔,宋予乔直接绕过他,“一杯柠檬水五块钱我还是有的,你就别寒碜我了,请你喝的。”  苏智笑着将杯子收起来,笑了笑:“好哦,下一次我回请你。”  宋予乔将冷饮给了苏智,已经将一杯黑加仑给裴斯承拿了出来:“这个以前我很喜欢喝,不过有点甜,你尝一口,如果不行就喝这个柠檬水,我都给你备着了。”  宋予乔说着,已经将吸管扎进去,给裴斯承直接递到唇边。  裴斯承瞳孔的眸色很深,看了一眼宋予乔,才将咬着吸管喝了一口,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宋予乔注意着裴斯承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动,耸了耸肩,“就知道你喝不习惯,你喝这个柠檬水。”  然后,她十分自然的将裴斯承已经喝了一口的黑加仑的吸管含在口中,没有一点排斥。  裴斯承忍不住揉了揉宋予乔的后脑勺,“我不渴,先拎着回家。”  当然,面前的这一幕,都在身后不远处苏智的眼睛里看着,眼睛里突兀的闪过一道亮光,趁着裤兜内的手机震动,拿出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赫然是一条短消息,还附上一张照片。  苏智便向前走了两步,“予乔姐,我室友回寝室没拿钥匙,我先走一步了,改天请你吃饭,今天有事儿紧急。”  宋予乔摆手说“再见”,结果苏智向前走了两步,却忽然又转身回来,从外衣口袋里拿出来钱包,从里面拿出两张一百的粉色钞票,递给宋予乔,眉眼一笑弯弯的,唇红齿白的一个大好少年。  “宋予乔,上一次在外面酒店开房的押金差点忘了给你了,这是押金二百块钱,因为多用了一盒套子,多扣了三十,算我的。”  宋予乔:“……”  苏智直接拉过宋予乔的手将二百块钱塞进她的手心里,然后故意地眨了眨眼睛,转身跑着离开,还特意转过身来向宋予乔说了一声“拜拜”。  宋予乔抬眸,看着裴斯承此刻的眼神,知道又少不了一番解释了,这么不清不楚的。  裴斯承从宋予乔的手里将两张粉色的钞票用两指夹过来,“开房?”  宋予乔听着裴斯承这样暧昧的语气,急忙解释:“昨天晚上因为华筝不是找我喝酒么,然后……”  裴斯承已经拉过宋予乔的手,在她小腹上蹭了一下,“……还能喝酒?”  “不是我喝,是我看着她喝,华筝喝醉了就一直在叫着郑融的名字,我就临时把郑融给叫过来,你也知道,苏智是华筝礼服店的员工,”宋予乔觉得自己好像越说越乱了,原本是可以用一两句话讲清楚的,但是好像生怕裴斯承误会一样,一紧张就全乱了,这样一说好像确实是她瞎编的一样,“我一并就把他拉出去了,但是……”  裴斯承转过来,直接伸出一根手指比在宋予乔的双唇上。  宋予乔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裴斯承,因为裴斯承手指比在唇瓣上,便只能发出来一个单音节的“嗯?”。  裴斯承松开宋予乔的唇瓣,宋予乔立即说:“我没有说谎,因为有点急,好像有点词不达意了,你等我组织一下语言,等一下……”  裴斯承轻笑了一声,直接拉过宋予乔的手向前面走,在小吃街内,有很多目光视线,已经向这边刷刷的射过来。木史央弟。  幸而裴斯承今天穿的是比较休闲的衣服,而宋予乔也没有穿工作的套装,两人都是普通的衣服,却甚是金童玉女一般的打眼,而且特别是刚才裴斯承的动作,甚至是有女学生停下来偷偷拍照。  这种颜值的秀恩爱,真的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裴斯承注意到旁边有人用手机开着闪光灯拍照,在牵着宋予乔经过的时候,还勾着唇角笑着说了一句:“下一次偷拍的话,就不要忘记讲闪光灯关掉。”  “……”  他现在心情大好,便不再多说什么,倘若是往常,肯定是要将这人手机给夺过来照片全部删掉的。  宋予乔错后裴斯承半步,走了一路,没有再多说话,似乎还在组织语言。  等到走过一整条街,从西大门进,穿过整个校园,两侧是沉默伫立的教学楼和办公楼、图书馆,小花园内穿过,一阵阵不知名的花香扑鼻,最后,从东大门出,宋予乔也沉闷的没有吭声,只不过裴斯承敏感的察觉到,宋予乔在看两边教学楼的时候,目光里绽放出光彩。  “还没想好怎么应付我?”  “啊?”宋予乔这才回过神来,嘿嘿一笑,伸出手来挽着裴斯承的胳膊,“我以为你不用我解释了啊,我也不想多解释,反正你自己心里跟明镜似的。”  “是啊,我心里跟明镜似的,”裴斯承说,“我现在只想一件事。”  “什么事?”  宋予乔这句话话音还未落,裴斯承已经停下了脚步,抬了抬下巴。  宋予乔顺着裴斯承的目光向上看,看见了正在闪闪发光的招牌:“beloved连锁酒店。”  “……”  好像除了在S市,宋予乔被算计的那一次,她从酒店里醒来,裴斯承在身边,其余的时候,并没有过去过酒店了吧。  记不得了,应该是没有去过了。  这一次,宋予乔算是在清醒的时候,又进了一次酒店。  裴斯承有时候别扭的就跟个孩子似的,宋予乔不好扫他的兴,反正裴昊昱今晚在裴家大院睡,也不用担心他。  拿着房卡上了电梯,宋予乔忍不住问:“你不是只开了beloved的酒吧么,为什么现在连酒店都有了连锁的了?”  裴斯承一只手拉着宋予乔,另外一只手按了电梯楼层,说:“被盗用了。”  宋予乔:“……”  这种连锁酒店内的没有总统套房,裴斯承要的是标准的商务房,看见里面两张床,宋予乔有点傻眼。  出来住酒店,还要分床睡?  裴斯承一眼就看出来宋予乔心中所想,“肯定不会分床睡,快点进去洗澡。”  “……”  待宋予乔进了浴室,裴斯承便直接将宋予乔的手机那拿了出来,因为宋予乔怀孕不便过多的使用手机,所以手机的解锁密码索性就改成了裴斯承的生日,她不便接电话的时候,就由裴斯承保管。  宋予乔信得过裴斯承,所以根本就没有任何隐瞒,就连手机微信和qq的密码,裴斯承全都知道。  解锁之后,裴斯承很快就找到了通讯记录内的电话,有苏智的手机号,他便将手机号码给存入了自己的手机内。  其实,如果是去营业厅内查,也是可以查到,但是现在明显是省去了中间繁杂的一步。  等到裴斯承去浴室内冲了澡出来,宋予乔已经躺在床上开始看电视了,遥控板拿在手机,调换频道特别快,甚至在裴斯承都没有反应过来电视上演的是什么节目,就已经跳过两三个台了。  裴斯承走过去,顺手将电视关掉。  “诶,你这……”  裴斯承走到窗边,将宋予乔从床上拉起来,拿了一条柔软的干毛巾给她擦头发,擦了一会儿,又取过吹风过来,调整了一下柔风,“头发不吹干就睡觉,容易头疼。”  宋予乔就坐在床边,低着头,任由裴斯承修长手指穿过她的发丝,柔顺地抚着,她的棉质裙子下,露出两条光洁的小腿,在床边悠荡了两下,心里有一丝甜蜜的喜悦。  宋予乔对于裴斯承还是低估了他的程度,原本要两张床,另外一张床也紧紧就是多余出来的,睡其中一张床就好了,虽然有些挤。  正当要关灯的时候,却忽然有人敲门。  裴斯承眉头微蹙,他最不满的就是有人打扰到他即将度过的两人世界。  他依旧是吻了一下宋予乔的锁骨,又有人敲了几下门,宋予乔推他:“有人敲门。”  裴斯承惩罚似的轻咬了一下宋予乔的下唇,为她掖好被角,走到门口去开门。  “您好,这是您烘干的衣物。”  裴斯承:“……”  宋予乔也下了床,站在裴斯承身后的阴影处,“是谁?”  “我们没有送去烘干的衣服。”  外面酒店的工作人员有点狐疑,向后走了一步,看了一眼房间号,“哦,很抱歉,找错了房间,对不起,抱歉。”  “不要紧。”  随即,工作人员就走到对面的房间内,敲了敲门,打开门的,竟然就是……裹着浴巾的华筝。  这边的裴斯承还没有来的及关门,身后的宋予乔已经从裴斯承的臂膀下,看见了华筝。  “华筝!”  刚刚接过由酒店工作人员递过来的衣物的华筝,顿时一愣,就在对面,看见了宋予乔和裴斯承。  ………………  至于宋予乔打电话联系了一整天的华筝和郑融,其实,有些乌龙的是,也在这一家酒店内。  然后,还在此时此刻,又重新遇上了。  回到二十四小时以前。  郑融从出租车上跳下来,冲进华筝的礼服店内,将她从卫生间内给拉了出来,问了三遍:“就你一个人?”  “不是啊,还有宋予乔,还有卢璐,还有苏智那个毛头孩子……”华筝说了一大堆,不清不楚的。  她一旦喝醉了,就开始话唠,耍酒疯,但是,唯有留下的一丁点残留的意识,还能认出来面前这人是郑融,便有些讷讷地叫了一声:“郑融?”  郑融这才知道,这人是真的喝醉了。  因为从高中刚开始接触啤酒红酒白酒的时候,几个年轻人就厮混在一起,郑融对于华筝的酒品,了解的相当清楚。  他将店内的电闸给关了,扶着华筝从店面内走出来,帮她锁了门上了保险,让华筝好好地站在一边,自己去拉上面的卷闸门,哗啦啦,卷闸门拉下来,转过身来就看见华筝正在东倒西歪摇摇晃晃,似乎马上就要倒了一样。  郑融赶忙上前一步扶着华筝站好,半拖半拽地向路边走去,招手就上了一辆出租车,刚刚报上地址,华筝就开始缠着郑融,直接凑过来来咬郑融的下巴,还伸手去掐他。  “你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亲了我就一连好几天都不见人影,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说啊,你说啊啊!”  郑融听第一句话的时候,还觉得脸上有点发烫,但是随后,因为华筝连续不断的质问,再加上手上乱动,他便皱了眉,反手将华筝的手臂剪在身后,问:“那你的感觉呢?你又是什么意思?”  华筝脸上忽然浮起红晕,因为就在华筝和郑融在车后动手动脚的片刻,郑融已经有了反应,现在郑融将华筝的双手困住在身后,华筝的腰腹正好可以感受到那凸起的生理反应,脸庞连带着耳根都有些红。  华筝平时也算是大大咧咧惯了,现在陡然感觉到这种反应,两人俱是有些尴尬,随后,华筝竟然欺身向前,在他的下身上磨了两下,眉眼笑笑:“你是喜欢我的,你有反应,对不对?”  其实,每个女人在说这种话的时候,都是自我安慰,因为,男人是最容易管不住下半身的生物,只要是有外界的刺激,就会硬,除非是有阳痿早泄,只不过,有人在有了反应之后,对于不喜欢的女人,可以拒绝,可以推开,但是,有人就不行。  暗恋和喜欢的人,不包含在这一类人中间。  郑融也是有意志力的人,但是,在面对着暗恋了几年的女人现在酣然的醉态,几乎脑子里瞬间就燃起了一道火光。  前面的司机也是个过来人,看见这已然就清楚的很了,现在这种普通的出租车内,前后又没有挡板隔着,就直接绕道一家最近的连锁酒店,放慢了车速,问了一句:“要不要停车?”  郑融咬了咬牙,眼睛已经是一片赤红了,说:“停车!”  于是,就这样,郑融抱着华筝上了楼,进了房间,然后,因为华筝醉酒之后的热情,然后两人天雷地火了一次,不止是一次,好像有好几次,再加上华筝喝酒实在是太多,还去卫浴间内又吐了几次,肚子里全都是啤酒,吐干净了之后反胃,胃酸都快吐出来了,……  如此,差不多一整夜闹腾,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两人才从精疲力尽中相继醒过来。  是郑融先醒来的,而华筝真的是在夜晚被折腾够了,现在躺在床上,甚至连呼吸声都感觉十分微弱了。  郑融有点懊悔,最怕的就是酒后在不清醒的时候做出这种事情,虽然华筝是喝醉了酒,但是郑融并没有喝酒,其实他本可以将一直缠在身上的华筝给推开的,可是……  不忍心。  说到底,还是喜欢的浓烈,不忍心,拒绝不忍心,真正动手,却也不舍得。  不过,他也趁着酒醉,听见了华筝的心里话。  华筝不断地重复着郑融的名字,然后质问他,为什么要亲她……  酒后吐真言,原来是真的,华筝其实心里是有郑融的,对他,可能并不是完全当成是朋友的,有时候,如果没有人逼迫,真的很难正视自己的内心。  郑融忍不住凑上去吻了吻华筝的额头。  华筝依旧睡的很熟,郑融便轻手轻脚地下了一趟楼,去买了早餐,应该不算是早餐,已经下午了。  一个小时之后,返回房间内,一进门,就看见了裹着被子坐起来的华筝,目光有些呆滞,听见门口有声音,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  郑融问:“醒了?”  华筝点头:“嗯,醒了。”  郑融将早餐放在桌上,手中的衣物给华筝递上去:“这是吃的东西。”  “嗯。”  两人的话语就停留在这几句无限苍白的对话中,两个人都没有提起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昨夜的激烈中,华筝的衣服被浸入水中了,湿淋淋的,她裹着浴巾去浴室内找衣服,就从浴缸内拎出来,完全湿淋淋的衣服。  郑融有些尴尬,便帮忙打了客房服务的电话,让人过来取衣服,帮忙烘干。  这样一来,华筝便只有裹着浴巾。  浴巾并不是十分宽大,再加上华筝个子高挑,堪堪就只从前胸,到下面的大腿根部,这样的长短,不管是上面还是下面,都是十分敏感的位置,郑融没有故意去看她,她也当自己就是穿着整整齐齐的衣服。  两人现在在同一间房内,华筝没有提起昨夜发生的事情,郑融也没有。  不过,华筝是喝醉了,并不是断片了,昨夜的疯狂,在脑海里还是一波一波的滚动着,就好像是情色电影一样,再配上那种声音音效……  啪嗒一声,华筝手里的筷子没有拿稳,掉了下去。  华筝弯腰去捡,却不料想浴巾在此时此刻开了,然后,浴巾下的风光,一览无余。  就在浴巾掉落在地面上的同时,郑融已经抢先一步将浴巾给捡了起来,伸手托住浴巾的一角,刚想要给华筝裹上的同时,华筝忽然抬手给了他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  特别响。  但是,却不疼。  扬手高,却在手掌下落的时候,收了力气。  郑融的手顿了一下,依旧是用浴巾帮华筝裹好了,然后转身,拿了外套,出门。  华筝坐在床边,哭了很久很久。  她并不懂,为什么昨天醉酒的时候,话都已经说的那样明白了,可是,今天从中午醒来,一直到现在,却不冷不热的,竟然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明明是他先越雷池一步的,明明是他先亲她的,可是到现在,好像是她一厢情愿一样。  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昨天晚上,两人之间滚床单到底是什么原因?虽然华筝是个开放的姑娘,却也没有开放到可以和不喜欢的人滚床单。  华筝定定的看着桌上吃了一半的外卖,定定的就这么坐了两个小时,手机调整了静音,在包内,根本就听不到任何声音。  直到,敲门声响起,她找去烘干的衣服到了。  却意外地在对面的房间内,看见了宋予乔。  真的是巧的很。  ………………  当裴斯承看见华筝有些通红的眼眶,就知道,这个晚上,恐怕是连分床都分不了了,要分房了。  宋予乔一看华筝有些红红的眼睛,再加上此时此刻,身上的浴巾,还有酒店这个原本说起来就让人浮想联翩的场景,不想想歪都不行了。  她立即就想起来昨晚华筝喝醉,郑融抱着华筝从礼服店内走出来的场景。  她叫了一声华筝:“你等下,我过来这边找你。”  华筝摆手:“我在酒店里换了衣服就要回去了,已经在酒店内呆了一整天了。”  这句话说完,不仅仅是宋予乔和裴斯承看过来的目光多了一些审视,就连旁边客房部的工作人员,也看向华筝。  真的是思想不纯洁啊,毒害一代又一代。  宋予乔回到房间内,脱了身上的衣服,倾身过去拿在床头的文胸,却被后面的裴斯承给环住了腰,唇在下一秒就贴上了她的后背,好像有一道令人微弱酥麻的电流,从裴斯承吻的位置蔓延开。  “喂,华筝在等着我呢。”  宋予乔想要将身后的裴斯陈推开,但是裴斯承摩挲着,已经从后背,吻上了她的脖颈,然后是柔软温润的唇。  宋予乔手中的文胸差一点没有拿稳掉了下去,还是裴斯承眼疾手快地拿了下来,一边动情的亲吻她,一边帮她讲文胸穿上,肩带整理好,双手绕过她的后背,一个一个扣上排扣,将脖颈上的项链,拎着链子向上提了一下,恰巧垂落在双峰之间。  最后,在彼此分开的时候,裴斯承手掌在宋予乔臀上狠狠地揉捏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去吧。”  既然这个时候宋予乔去华筝的房间内,裴斯承就没有打算她能回来。  裴斯承靠在门边,看着宋予乔进了对面的房间,才将门关上,直接就拿出来手机来,直接将苏智的手机号码给调了出来,金属质地的手机在手指尖摩挲片刻,终于在拨通的同时及时挂断。  如果从苏智这个突破点来查苏超的话,肯定会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苏智不肯说实话,他也有的是办法去找。  今晚对于苏智这个收获,还真的是意料之外,还应该感谢大老远从S市飞过来的徐媛怡,帮了一个大忙。  ………………  说回来,徐媛怡也根本就没有料到,在花费了长时间的劳顿之后,直接打车去了在电话内听到的那个餐厅的地址,可是,她找了大厅内的所有餐桌客人,查了包厢还有预订,却没有见到宋翊的名字。  “难道没有一位名叫宋翊的先生订的包厢么?”徐媛怡再度问了一遍。  前台小姐皱了皱眉。  徐媛怡便笑了笑,已经从钱包里拿出来前,趁着翻开手中的当天记录表的时候,将钱给前台小姐递了过去。  因为要避开头顶正好对着前台的一个摄像头,徐媛怡做的十分认真谨慎,顿时,当前台小姐在纸张下面拿到一张一百元之后,在面对徐媛怡的眼神,立即就变了,变得比刚才的爱理不理不冷不热更加友好。  前台小姐笑的异常灿烂,“宋先生么?我们这里接受三天预定,我帮您查看一下。”  徐媛怡嘴角浮起一抹冷笑,但是,嘴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说:“宋先生是我的丈夫,但是我们两个人吵架了,他想要给我一个惊喜,我就了解到他在你们餐厅订了包厢……”  真的是满嘴胡话,但是还偏偏能够说的面不改色。  前台小姐指着电脑屏幕:“这边三天的预定期内,有两位宋先生,太太,您看哪一位是您的先生?”  徐媛怡凑过去看了一眼,第一个,明天下午八点,手机号是对着的。  她说:“就是这样,这是我老公的手机号,谢谢你了。”  徐媛怡心想,就在附近找一家酒店住下,等到明天,直接过来,杀宋翊一个措手不及,看他要作何解释!  心里有鬼,出门也就容易遇见鬼。  特别是当徐媛怡用手机地图搜索着的周边地点上,沿着一条小路想要抄近路去地图上标注的一家酒店,在这条阴暗的小路上,头顶是昏黄的光,而面前这个人的脸,却好似是一张死人脸。  苏超的脸。  徐媛怡心里一惊,陡然停了下来,惊恐的目光看着面前的这人,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人还是鬼。  只可惜,这个人,并不是苏超,而是苏智,经常在附近走动的苏智,却不料,能在这里,遇上一个熟人。  苏智在看见徐媛怡的这一刻,还勾了勾唇笑了一下:“你好。”  “苏苏苏……苏超!”  徐媛怡在苏智开口说话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完全溃不成军了,吓的当时头发都竖了起来,“啊啊啊”的尖叫声不绝于耳,转身就想要跑,但是身后的这个人却忽然就抓住了她的手臂。  真的是死人的手,一丁点温度都没有。  徐媛怡用另外一只手想要将苏智的手给拨下来,只不过苏智的手好像铁钳一样,冰冷刺骨地狠狠箍着她的手臂,她在低头看着苏智手的同时,眼眸之中甚至闪现过一只白骨森森的手,皮肉已经完全不见了,只剩下一只只有指骨的手,掐着她的胳膊。  徐媛怡几乎要疯了,她死命地挣脱着,抬头看,却看见了苏智一张脸。  一个骷髅头。  眼睛和嘴巴全都是空洞的,这个人就是一个死人。  徐媛怡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来找我索命……你的车祸就是意外,跟我没关系,没有关系啊,快走开,走开……”  苏智冷笑:“车祸是意外,那钱呢?也是意外吗?”  “我说了啊,不能怨我,都是因为他们,是因为他们把你的钱给拿走了,跟我没有关系,没有关系……”  “他们是谁?”  “就是……宋予乔,都是宋予乔!”  现在的徐媛怡,之所以能在这样的瞬间,就将宋予乔的名字给说出来,是因为,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宋翊给宋予乔打电话要见面,如果宋予乔被这个阴鬼给带走了,那么宋翊就没有办法去见宋予乔了,是这样!  就趁着苏智微微愣神的片刻,徐媛怡已经爬起来想前面跑过去,在小路上全都是下雨之后尚且未干的泥泞,她身上全都沾染了一层湿淋淋的泥土,披头散发,一张脸白的好像是掺杂了石灰一般。  苏智站直了身体,向前面略微光亮处看过去,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巷子口,裴斯承和宋予乔两人经过,徐媛怡披头散发地跑走。  徐媛怡没有理会宋予乔,而是一直跑,一直跑,直到跑到最前面的路口,然后转弯,继续跑,实在是上气不接下气了,看了一眼身后,没有人跟来,哦,不,没有鬼跟来,她才停下来拦车,可是她现在这一副落魄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一辆出租车停下来。  她情急之下,从钱包内直接拿出来一沓钱,在前面挥手:“停车,停车!”  如此可见,徐媛怡真的是疯了,或者是傻子,脑子根本就是秀逗住了,竟然在这种时候,将身内的钱物露出来,在这种偏郊外的街道上,疏于管理,特别是这种夜晚,常年有一些黑车和混混。  所以,一辆飞驰而过的摩托车,伴随着轰隆隆的引擎声响,在她面前停了下来,甚至有人吹了一声口哨。  后面有一辆车停了下来,陆续还有几辆摩托车停了下来,为首的一个人穿着黑色的皮衣夹克,后面有两个人手里还拎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好像是棍子。  徐媛怡脑子里一下子闪过一道激灵,瞳孔骤然紧缩,“你们要干什么?”  “你不是要搭车么?拿钱拿过来,要去哪儿,我们送你。”  “给你们,都给你们,全都给你们!”徐媛怡将手里的一沓钞票向前面的人扔过去,然后掉头就跑。  可是,刚才因为苏智的惊吓,已经一连跑出三条街的徐媛怡,现在根本就一丁点力气都没有了,跑着还不如身后的那一帮人走着快,从后面一股冲击力直接将她按在了墙面上,后衣领被人拎起来,丢进了一条漆黑的街道里,没有摄像头。  徐媛怡被推搡在地面上,地面上玻璃碎片将她的胳膊和手划出细小的伤痕,很疼,但是她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疼得没有了知觉,还是麻木到没有知觉,她不知道,她看见面前有一个人手里尖利的锋刃,知道自己现在离死只有一线之隔,而唯一剩下的这一张嘴,也不灵便了,哆哆嗦嗦地讨饶。  “你们别、别过来,你们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们,都给你们!都拿去,拿去!”  她已经近乎癫狂了,一句话都说的舌头打结,浑身抖的好像是筛子一样,手臂上全都是细小的伤痕,后背上的衣服都被地面上的利器给划破了。  一个人向她勾了勾手,徐媛怡一边向后退,顺手捞起地上自己的包,向前面砸过去,没有一丁点的迟疑。  “里面的钱都给你,你都拿走!”  其中已经有一个人从地上捡起了包,哗啦啦的全都倒在地面上,钱包打开,里面还有十几张一百的现钞,三四张银行卡,还有两张信用卡。  为首的人一笑:“密码?”  徐媛怡有点抖,却略微迟疑了片刻,报出来一连串的数字。  这人半蹲在地上,将几张卡都向后举起,给了距离最近的一个人,“这条路尽头有一个自动取款机,去取钱。”  徐媛怡闻言,肩膀狠狠地颤了一下,“等……等一下,刚才我记错了,密码是:XXXXXX。”  这句话话音还没有落,面前距离她只有半步之遥的男人,忽然抬手,啪的一巴掌,将徐媛怡扇倒在地上,徐媛怡的唇角立刻裂了,瞬间满嘴都是血腥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