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04 征集男友一名

204 征集男友一名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120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37
    徐媛怡趴伏在地面上,目光有瞬间的涣散,头发一下子遮挡在眼前,却已经不说话了。  随即,就听见摩托车轰隆隆开走的声音。世界都好像在这一瞬间静了一样。  徐媛怡趴在地上,浑身抖的不像话,不过,现在她这副样子,衣服全都是脏乱的,简直就是披头散发的一个疯老女人,就算是在晚上,这些人有需求,也不会饥不择食到上这样一个邋遢的女人,但是,手中拿到一些必备的筹码,还是要的。  徐媛怡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过来,就急忙向后退。口中的尖叫声已经基本上不成音调了。  两个人按着徐媛怡,直接就将她身上已经破烂的衣服给剥了下来,将一块布料扭成结,勒在她的口中,以防她叫出声来,一个人已经拿着手机拍照,闪光灯照在地上躺着的这个好像是死鱼一样的女人。  拍了不少照片,一个人将衣服给徐媛怡扔在身上,“穿上,没兴趣看你这样子。”  徐媛怡已经是满脸都是泪了,手哆哆嗦嗦的将已经几乎被扯坏掉的衣服重新穿在身上,地上的碎玻璃渣和石头子,在身上有细小的伤口。  直到街上又响起来轰隆隆的摩托车引擎声,徐媛怡才有了一点点的动作,从地上支起手臂。  前面有一个人一下子过来,扯断了徐媛怡脖子上的项链。捏在手指间把玩,手指指腹摩挲着。  身后去取钱的人,将一个很大的旅行包摔在地上,为首的人看了一眼里面的现金,站起身来,直接走过来,一脚踩上了徐媛怡的肩膀,“如果你想要报警,我手里的这些照片,你放心,我会一张不落的传到网上。”  徐媛怡忙不迭地点头:“我不会报警。不会报警……”  “走!”  一只鞋在她身上蹭了两下,才最终移开,转身离开,随着脚步纷纷沓沓地离开,摩托车的引擎声再度走远。  徐媛怡现在身上身无分文,不过幸而,这一伙人只拿走了钱,并没有将她的手机拿走。  她从地上爬过去。两只手拿着手机,几次哆哆嗦嗦的开手机都没有力气打开,终于,打开了手机,她直接就给宋翊去了电话。  “宋翊,我要死了……”  宋翊在酒店内住宿,已经准备要睡了,却忽然接到了徐媛怡的电话。一开口就是哭。  “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C市!”徐媛怡并不知道具体的地址,但是如果一旦报上去调查的餐厅的地址,免不了让宋翊怀疑了,所以她便把找的酒店的地址报了出来,“在一条街道里……快来救救我……”  ………………  而在酒店内,时隔半年的时候,宋予乔和华筝两个好朋友,又躺在同一张床上,看着天花板,枕在同一个枕头上。  华筝仍旧是裹着浴巾,她外面的衣服,并不是像宋予乔是一条宽大舒适的棉质裙子,睡觉穿不舒服,反正以前两人一同去洗澡擦背的情况都有,裹着浴巾也并没有什么。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大咧咧,问起来宋予乔:“你们俩这是出来酒店玩儿浪漫来了?那裴昊昱呢,谁来看?”  “送到他奶奶那里了。”  “啧啧,果然就是孙子,宝贝着呢,”华筝说,“我有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小火那个小家伙了,下一次带着他出来,领他去海洋馆。”  宋予乔看着华筝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异样,相反眉眼之间都含着笑,倘若宋予乔昨天不是亲眼看见郑融抱着华筝上了出租车,今天一整天两人的电话又打不通的话,她就肯定是被华筝的表面现象给欺骗了。  华筝还在东扯西扯一些有的没的,被宋予乔打断了。  “郑融刚刚走?”  最终,宋予乔的话还是将华筝心内的泡泡,毫不留情地戳破了。  华筝脸上刻意带出来的笑,僵硬了片刻,想要再度勾起唇角的笑意来,却最终无功,一张脸彻底地耷拉了下来,虽然口中还是说:“郑融?我没有见啊,我昨天不是喝醉了么,就没有开车,随便找了一个酒店住进来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华筝,就算是随便找酒店,也绝对不会住这种酒店。”  不过,都有临时的改变,就好像是如果不是路过,如果不是因为宋予乔,裴斯承也绝对不会住这种酒店。  每一个绝对,其实都是相对的。  华筝被问的愣了,“有什么,我现在就住了。”  “我昨天看见郑融抱着你上车了,”宋予乔叹了一口气,“今天打了一整天你们两人的电话,都不接。”  “郑融我不知道啊,我的手机是静音,然后没电了,所以才没有接通……”  当听到华筝说这些话的时候,宋予乔第一次察觉到,其实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子,更有一句话说得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好朋友迷的时候,身边的人就要负责将她敲打醒。  宋予乔索性直接问:“郑融给你表白了么?”  华筝口中说了一半的话,戛然而止,一阵令人觉得牙养的沉默。  宋予乔心想,是不是这句话问的有点太过于直白了,导致现在华筝有点情绪失控,原本现在故意去戳她的心底事,就不对。  她看着华筝的脸色,有点阴沉,便抿了抿唇,说:“华筝,我不是……”  华筝却一下子转过来抱住了宋予乔,脸埋在枕头里,哭出声来。  宋予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好拍着她的背,等着这样的一种情绪渐渐远去,华筝其实很会自己我调节的。  哭了一会儿,华筝忽然抹了一下脸颊,抿了抿唇,说:“他没有表白,只不过是在两个星期前似乎是情难自禁的亲了我,而又在昨天,兴许是我喝酒闹他,然后孤男寡女的,就发生了点儿什么……其实也没什么,就当是一夜情也行,只不过,以后恐怕就真的做不成朋友了……”  华筝又说了很多话,说起和郑融之间的感觉,还有那些尘封的记忆。  宋予乔静静地听着,足够当好一个听众。  当是,当华筝说起郑融给宋予乔写过情书,其实心里喜欢的人是宋予乔的时候,宋予乔真的忍不住打断了:“郑融喜欢我?!”  “嗯,是的。”木投役号。  宋予乔失笑,“华筝,你是不是搞错了,郑融喜欢的根本就不是我,以前我就有过感觉,他就算是跟我们两个人关系都不错,但是他经常是向我询问你的情况,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就是你去打乒乓球,打到满身都是汗,他就来问我,你最喜欢喝的饮料是什么,水晶葡萄,你忘了没,以后每一次上体育课,他都会给你准备一瓶水晶葡萄。”  “那不是给你买了顺带给我买的么?”  “但是我不喜欢喝水晶葡萄啊,他从来都没有问过我喜欢喝什么,都是买两瓶,顺带给我一瓶。”  华筝动了动唇,却不知道说什么了。  于是,一阵沉默。  宋予乔见华筝不说话了,又说了一句:“郑融是喜欢你的。”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宋予乔也明白了,在郑融和华筝之间,这两个人的问题,其实不在于华筝,而是在于郑融,可是,郑融为什么在已经捅破了窗户纸之后,却还是要一味的疏离呢?  宋予乔有点不大明白。  华筝也不明白。  因为她们不是郑融,不是那种需要长时间自己去奋斗赚钱才能得到想要的东西,也不会明白,作为男人的辛苦,你可以没有房没有车就将心爱的女人娶回来,但是却永远都不会舍得让她跟着你受苦。  如果不是因为那一夜,在唐氏庄园外面,郑融因为没有克制住,头脑一热吻上了华筝的唇,他会选择一直在华筝身边,尽职尽责地充当一个好朋友的角色。  只不过,既然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就永远不可能再倒退回去。  华筝和宋予乔两人都平躺着,看着天花板,忽然觉得头顶的灯光刺眼,两人才有些顿悟的将头顶的水晶灯给关了,开了壁灯。  宋予乔转头看向华筝:“其实,我有个点子。”  “嗯?”  宋予乔一笑:“这一招肯定管用。”  ………………  当夜,对于徐媛怡来说,是一个难眠夜。  先是宋翊带着她在医院里面,检查了身上的伤口,都是外伤,上药,包扎,然后跟着宋翊回到他入住的酒店。  从头至尾,宋翊都冷着一张脸,一声不发。  徐媛怡解释:“我就是想你了,才过来找你,却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抢劫的事情。”  “丢了钱事儿小,关键是怕丢了命!”宋翊厉声说道,“我说要报警,你又拦住不让报警,真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  徐媛怡不让报警,当然只是因为那些照片,但是,如果现在不说出来的话,宋翊肯定会认为她来的目的蹊跷,有疑心,便将实情告诉了宋翊,反正刚才在医院内也已经检查过了,她并没有被侵犯的痕迹。  宋翊看了徐媛怡三秒钟,叹了一口气,甩手离开,“去洗个澡吧。”  但是,等到徐媛怡从浴室内洗了澡出来,酒店房间内,已经没有了宋翊的人影。  原来,宋翊又去前台开了一间房,已经拿着东西到隔壁酒店套房内了。  徐媛怡生硬的握紧了手。  这一瞬间,她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默默地想,难道真的是宋洁柔所说的,他已经对席美郁旧情复燃了么?  如果真的这样,那要怎么办?  她绝对不能允许,宋家的财产都是要留给她还有儿子的。  ………………  而就在这个晚上,苏智和裴斯承宋予乔在A大后街告别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到学校寝室内,而是跑去了在外面的一间出租屋内。  只以为在后街那个时候发的一条短信,还有一张照片。  那条短信的内容是:阿智,发钱了,快来。  而附上的那张照片,就是在阴暗巷子里,地上的满满的一个旅行包内的钱。  但是,苏智关注的却不是这人手中的钱,而是背景上,分明是趴在地上打着哆嗦的徐媛怡。  苏智到了外面一个屯子里的出租屋内,鹏哥带着人都住在这边。  “阿智,来!”  苏智刚刚进了门,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就抬手甩给了阿智一沓钱,全都是粉红色现钞。  苏智和这个鹏哥,也是因为劫钱认识的,但是苏智的身手算是不错,小时候学过武术,两个人直接动了手,若不是因为鹏哥手里有刀子,那肯定是苏智赢了,不过,就算是鹏哥赢了,也并没有拿到手钱,因为苏智浑身上下搜遍了,也只有十块钱。  不过,也算是因为这件事情,两个人也就认识了,因为鹏哥很仗义,所以很多人都喜欢跟着他混,之前鹏哥进过一次局子,最后因为证据不足又给放了出来,其实也是私底下找了人帮忙给捞了出来。  以前也就是劫钱,也都是小小的试一下手,这一次劫徐媛怡,是最大的一票,算了一下,取了的钱,做起码有小十万。  鹏哥一向是仗义,就算是有钱了,也绝对不会独吞,兄弟都有份。  但是,苏智这一次来,却是来要照片来了。  鹏哥问:“这女人你认识?”  苏智点了一支烟:“嗯,认识。”  “你女人?”鹏哥当然不信苏智会喜欢这种老女人,只不过是试探的问了一句。  苏智吐出一口烟气来,“鹏哥,你真是会说笑,你说她女儿是我女人还差不多。”  只可惜了,她只有一个亲儿子。  不过,宋予乔也算是叫她后妈吧。  苏智在这里待了一个晚上,玩了通宵的扑克,将鹏哥给的所有筹码全都输了一干二净,然后拍屁股走人。  他拿到的,就是鹏哥用来威胁徐媛怡的那些照片。  这一趟苏智来,也只是为了照片,而不是为了钱,虽然苏智承认自己很缺钱,不过那些通过一些不入流的手段得来的钱,不屑于要,他跟苏超这种人不一样。  鹏哥站在阳台上,看着双手插着兜,来时是空手,走时依旧是两手空空的苏智,在路灯下影子逐渐消失,心里暗叹了一下,这个苏智,时间一长就可以看出来,是个人物,只可惜,不算是同道中的人。  ………………  第二天一大早,宋予乔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裴斯承。  裴斯承挑眉看向宋予乔:“你跟我说这个,是想要我过去当这个未婚夫?”  “肯定不是,你现在根本就装不了单身爸爸了,你已经要跟我绑在一起了,”宋予乔直接在裴斯承腰上捏了一把,“只不过,你如果想要去,那我也没意见啊,反正都是做做样子而已。”  “你舍得?还没有跟你正式订婚,就先去给别人订婚了。”  宋予乔冷哼了一声,“反正这种事儿你又不是头一回做了,一回生二回熟,这一次说不定就上手了。”  她虽然说了不介意,但是想起录像带上张梦雪脸上幸福的笑,还有裴斯承竟然下跪向另外一个女人求婚,想到宋予乔就觉得心里有点憋屈,不过也不是嫉妒,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女人的心真的都挺小的。  特别是对于自己最爱的人。  裴斯承问:“那如果做做样子,郑融没有出现呢?”  宋予乔这下被问住了,这种情况她也没有想过,之前告诉过华筝,华筝原本不同意,但是是宋予乔坚持,便也试一试。  至于,裴斯承这边,究竟是选谁,倒是一个问题。  上午,宋予乔陪着裴斯承去了公司,黎北见了她照样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一声老板娘叫的顺嘴。  裴斯承上午有个会,宋予乔便窝在裴斯承的办公室内,趁着裴斯承不在,盗用过来裴斯承的号,在他的微信圈里发了一条信息:征集男友一名。  然后,不过十分钟,就彻底炸开了锅。  裴聿白:什么要求?敢有年龄限制就敲死你。  薛淼:不是吧,你什么时候弯了?  陆景重:我是有老婆的人。  顾青城:我也是即将有老婆的人。(这个即将,要即将多久……)  只有梁易在最后冒了个头,确实一连串的刷屏:我来,我来,我来……(N循环)  宋予乔脑子里就立刻浮现出梁易那一副千年总受的模样,怎么也觉得太嫩了,虽然梁易也有二十七了,但是总觉得不适合,万一掉链子怎么办。  于是,宋予乔琢磨了一下,发了一条消息:小六,你不合适。  几乎是秒回,是梁易一个火冒三丈的表情,紧接着是一句:怎么不合适?兄弟情呢?什么都不说了,三哥,过来打一架!来吧,打架吧。  宋予乔:“……”  薛淼:呵呵,打不打你都得死了。  梁易:来吧,薛淼,我们也来打架吧!来吧,打架!  陆景重:你又打不赢。  梁易:小五,我不要你家雪糕了,从此恩断义绝,来吧,打架吧!打一架!  宋予乔心里想的是裴聿白,也就是裴斯承的大哥,裴聿白今年也有三十六七了,也怪不得让裴老太太操碎了心,只不过,倒是听裴斯承说过,裴聿白是在等一个人,当时裴斯承说这句话,宋予乔还特别傻的问了一句:“等什么人?”被裴斯承弹了一下脑门,“当然是一个女人。”  就当宋予乔没有问。  不过裴斯承在宋予乔跟他说了这个建议之后,他想的人却是顾青城,薛淼的话,之前和蓝萱已经办过一次婚礼,也是在中间跑了新娘,让他这个新郎从头到尾,倒是收了不少的份子钱。  等到裴斯承开完会回来,很随意地将靠近领口处的两颗扣子给解开,宋予乔将手机递上去,裴斯承就在围观了一下短短的这半个小时内,刷过去的这几十条甚至是几百条消息,其中,有一半都是来自于梁易的“打架吧,来吧,打架打架”。  裴斯承先是私戳顾青城,直接刚刚发了一个“在不在?”,顾青城回复:不在。  裴斯承就知道,这事儿就是没得商量了。  所以,宋予乔和裴斯承商量的结果,还是梁小六。  顿时,梁易就在微信圈里炸开了,一连发了好几十个“哈哈哈,我赢了”。  陆景重:呵呵,你好,东方不败。  ………………  中午,在快到中午的时候,裴斯承在梁易开的私人餐厅里订了桌,然后让梁易过去,宋予乔则去裴家大院去接裴昊昱。  这一次,宋予乔身边没有裴斯承陪着,裴临峰刚巧在家。  宋予乔进门,正坐在沙发上随意翻看当天的报纸的裴临峰,就向上推了推老花镜,看了一眼走进来的宋予乔。  宋予乔微微颔首:“首长好。”  她从第一次,就习惯了叫裴临峰称呼为首长,后来想要改口叫伯父,裴斯承索性给制止了,说:“反正再过几天就要改口叫爸了,到时候一次改到底吧,现在不用改口。”  宋予乔也算是被裴斯承的这种歪理给折服了,不过,也算是叫习惯了,首长听起来还比较有威严。  裴临峰“嗯”了一声。  宋予乔说:“我来接裴昊昱。”  裴临峰却在这个时候,将手中的报纸给折叠起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向楼梯口走去,说:“你跟着我上来。”  “是。”  宋予乔来的时候,就知道,如果单独遇上裴老爷子,肯定是少不了一番谈话了,不过,这一场谈话,已经晚了将近一个月,她现在有心理准备,不管是裴临峰说什么,都一切要以肚子里的孩子为重。  而恰好就在此时,裴老太太好像是可以掐着时间点从楼上下来一样,“儿媳妇来了,来接裴小火啊,他现在正在厕所呢,你先跟着我上来……”  于是,宋予乔就被半路上杀出来的裴老太太将人给劫走了。  裴老太太乐呵呵地拿出手机来,一边点着屏幕,一边问:“予乔,你觉得跟我这个老太太之间,有没有什么代沟?”  “没有。”  这真的是大实话。  宋予乔觉得和裴老太太之间还是没有多大的代沟的,只不过觉得有时候面对裴老太太的话,不知道要回答什么。  裴老太太一听就乐了,自然肯定是没有代沟的,她每天都混迹在90后的圈子里甚至于00后,绝对已经深深地熟悉了各种网络用语和当代年轻人的思维习惯,要不然也不可能把自己当成是一个黄花大姑娘,钓到一个小鲜肉了。  趁着裴老太太在一边自己滑着手机,宋予乔便找话与老太太攀谈,首先当然说到的就是老大裴聿白。  一说起这个大儿子,裴老太太就是满心的不满意,“他要是再嫁不出去,我这个老婆子就老了,真的是管不住了。”  “……”  嫁出去……  这个词怎么听怎么觉得有点问题。  宋予乔就说起来自己的一个朋友华筝……  裴老太太立即抬起头来:“好啊,你朋友肯定也不错,快介绍给你大哥。”  宋予乔真的是差点就咬了舌头,真的是多了一句嘴,那边已经靠好了梁小六,现在又临时要改人了,梁易还不是吃人的心都有了。  裴老太太说:“你可不能学老三啊,胳膊肘往外拐。”  “嗯。”  裴老太太这一次来,主要还是关于宋予乔代替她去见网友的事儿,“你放心,我会全副武装跟在你后面,绝对保证你的安全,大不了你就直接带着我去就说我是你妈,你妈不放心你和网友见面……”  到底……是谁带着谁去……  本来定的时间是当天晚上,可是,当天晚上要和裴斯承一起去陪宋翊吃饭,只得往后推,最后,裴老太太说:“那你等我消息,随时保持电话畅通,如果是不小心让老三接到了,记着咱们两个的接头暗号。”  宋予乔问:“……什么暗号?”  “那句暗号是什么来着?”裴老太太仰着脸想了想,“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嗯,就这样。”  “……嗯,好。”  等到从裴老太太的房间内出来,就看见在楼下,裴昊昱已经蹲厕所出来了,正翘着一条小短腿,一条腿压着一条小板凳,与裴临峰在下象棋。  裴临峰也是将下象棋的口诀与孙子说了几遍,裴昊昱背倒是背的挺熟的,只不过就是实战就不行了,下的简直是一塌糊涂了,最后,干脆往棋盘上一趴,双手将棋盘上所有的象棋都拨到自己的面前,一脸赖皮相:“都是我的,这都是我的!我赢了!”  宋予乔之前学过下围棋,顺带也就学了一些,再加上之前有一次来裴家的时候,当时裴临峰就是在和郑嘉薇下象棋,之后宋予乔便为了讨好裴斯承的父亲喜欢,就在网上多学了一点。  裴临峰没有抬眼,却已经听见了两个人的脚步声,便招呼了一声宋予乔:“会下棋么?”  宋予乔点头:“会一点。”  “坐下来,下一盘棋。”  “好。”  说实话,宋予乔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虽然她也不知道这种忐忑是来源于何处。  坐下来之后,裴临峰先用食指敲了敲桌面上的茶壶,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裴老太太,说:“去泡茶。”  裴老太太哼了一声,直接过来将茶壶给拿着,进了厨房。  这样,裴老太太倒是忘了,其实老头子就是想要和宋予乔单独相处谈话,只不过几次都告败了,这一次,倒是一点没有防备的被支开了。  宋予乔心里也明白,便叫趴在一边的裴昊昱上楼去收拾东西,“等你下来了我们就出去。”  “好!”  裴昊昱反正觉得下象棋好枯燥啊,和学数学一样枯燥,便撒手了,兴高采烈地上去去收拾东西,正好跟着乔乔出去玩儿。  如此,客厅内就只剩下了宋予乔和裴临峰两人。  裴临峰走卒,宋予乔也走了一步棋,她知道裴临峰是有话想说,于是,就有些心不在焉了,冷不防就被裴临峰吃了好几个棋。  “其实,要是结婚的对象的话,你不适合老三。”  这是裴临峰的开场白,宋予乔已经猜到了,最不济就是这样的话,她虽然说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在听见从裴斯承父亲口中说出来的这句话,心里还是有些难受,就好像是被自己人扇了一个耳光似的。  只不过,裴临峰下一句话是:“如果往前推五年或者再更多年,哪怕是到五年前,你没有失忆,裴斯承也没有抱回来一个孩子,我就不会同意,因为你年龄小,有一些事情上,可能会帮不上裴斯承。”  宋予乔说:“我知道,我也一直在努力。”  裴临峰摆手,“但是,一个男人,如果一直需要背后的女人来帮忙的话,那他也绝对不会成为一个成熟的男人,经过这几年,我也看了出来,老三已经完全成长了,但是从五年前在国外,他还尚且稚嫩,需要一些事来磨练,在部队那两年,算是磨练了他的筋骨,但是,他的心智还完全不够。”  宋予乔这一次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示意裴临峰她在听,做一个十足的好听众。  “关键是看裴三他自己的意愿,既然是已经认定你了,我也就没有什么话说了,况且,你还是小火的妈妈,”裴临峰说,“网上的那些事儿,老三说是瞒着你的,你也看了吧。”  宋予乔点了点头:“看了。”  确实是看了,在听到别人当着面议论自己的时候,内心还是激荡着,不敢相信,觉得浑身都在抖,可是,当她想到裴斯承为她站在前面遮风挡雨,她也就迅速地调整好自己的心境,她不会退缩了,再也不会。  “首长,我也许现在还不够强大,但是我会努力地让自己能够配的起裴斯承,我也说过,这一段感情是迟了五年才来的,中间又发生了一些事情,包括叶泽南的事情,”宋予乔就算是在现在,重新提起叶泽南的时候,目光也还是坦荡荡,并没有闪烁其词,“但是现在已经完全过去了,至于身份的话……之前我也有过难以介怀的时候,我告诫过自己不能靠近裴斯承,可是缘分有时候真的就很巧妙……”  厨房里的裴老太太从厨房内走了出来,手中端着一个砂茶壶。  她敏感地察觉到气氛不太对,直接走过来将茶壶放在桌面上,抬手就在自己老头子脑门上推了一下,“一会儿看不着你,你就来吓唬人了。”  裴临峰:“……”  “予乔,你别乱想啊,老头子早上忘吃药了。”裴老太太说,“刚才老头子跟你说了什么,你就当是他放屁,不用放在心上。”  “韩静!”裴临峰被裴老太太这几句话气的胡子抖抖抖。  “在!”裴老太太笑了笑摆了一个pose,然后学着在网上看到的一句台词,说,“我知道我的名字响亮又好听,但是你也不用叫的这么大声吧,我知道我叫韩静。”  裴临峰:“……你都是从哪儿学的这乱七八糟的。”  裴老太太扭过去头,哼了一声。  宋予乔笑了笑:“首长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嘱咐我要好好照顾肚子里的孩子,还有几天就可以去医院检查孩子性别了。”  裴老太太眼睛一亮:“我去约医生!这一次我陪着你去医院。”  而就在此时,裴临峰说:“都到现在了,还叫首长?”  宋予乔一愣。  裴临峰笑了笑:“孙子都给我生了,还不舍得叫我一声爸?”  宋予乔的眼眶顿时就湿润了,她略微带了一些哽咽,叫:“爸。”  对于父亲的这个称呼,宋予乔已经是遥远的存在了,记得还是小的时候,跟在宋翊身后叫爸爸,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现在,这样一个称呼重新说出口来,她感觉心里顿时涌动出一阵酸楚。  不过,真好。  ………………  宋予乔去了一趟裴家,等到出来之后,就把原本定下来的梁易给换掉了,梁易被临时换掉也真的是挺悲催的,只不过代替他的人是大哥,也就算了,谁敢给他大哥抢女人。  虽然只是逢场作戏,谁不知道可能不能可能假戏真做了呢。  裴聿白这边是裴老太太打电话通知的,说是要相亲,是宋予乔的一个朋友。  他联想起来白天裴斯承发的消息,也就明白了,没有拒绝。  宋予乔在晚上去跟着裴斯承赴约之前,先去找了一下郑融。  因为宋予乔曾经和郑青是在同一个公司内上班的,也知道郑青家里的住址,便直接去了郑青家的公寓住房。  裴昊昱扯着宋予乔的手,问:“乔乔,这是要去找谁?”  宋予乔说:“妈妈的一个朋友。”  按响了郑青家里公寓门,宋予乔拉着裴昊昱后退一步,等待面前的门打开,来开门的人是郑青。  郑青看见宋予乔的时候,明显是没有想到,愣了一下。  宋予乔笑了笑:“郑boss,好久不见啊。”  裴昊昱立即展现出于宋予乔一模一样的笑来,仰着一张笑的阳光灿烂的小脸:“郑叔叔好!”  “这是……?”  “我儿子。”  郑青:“……”  他明显是没有想到,宋予乔竟然两个月没有见面,就冒出来一个五岁多的儿子来。  等到进了屋内,见到了郑融,裴昊昱就有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了。  不过,裴昊昱的小脑袋瓜甚是灵便,他说:“小郑叔叔好!”  郑融这两天是处于休息期,身上的衣服有些乱,头发也很乱,眼圈发黑。  郑青看得出是宋予乔找郑青有话说,便对裴昊昱说:“跟叔叔过来,叔叔给你买点好吃的。”  裴昊昱很懂事,知道既然乔乔是带着他来到这里,肯定就是有事情的,于是点了点头:“好!”  “想喝点什么?”郑融拉开冰箱。  “白水就行。”  郑融拿了一瓶苏打水出来,给宋予乔放在面前。  既然彼此之间是朋友,宋予乔也没有绕弯子,索性就直接问:“你对华筝到底是什么感觉?”  郑融在刚刚已经猜想到宋予乔这一次来的目的,说:“我们两个什么都没有。”  他在前天回到家里之后,郑青就已经看得出来弟弟的心事,便已经问了,最后,依旧是那句话,他这个做哥哥的,首先就不同意郑融和华筝。  因为自己家庭的情况,郑青太清楚了,而华筝的家庭情况,对于他这样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也许连三分之一的彩礼都给不起。郑融现在也需要到了谈婚的时候了,而不仅仅只是玩玩,不能在耽误了,更多的时间应该用在创业上,主攻自己的事业。  “你不是说了,温哥华那边的研究所想要你过去么?这不正是一个好时机么,你现在有时间搞这些情情爱爱,还不如多些时间让自己尽快充实起来。”  兄弟两人自从来到大城市闯荡以来,都是两个人互相勉励,互相督促,郑青比郑融要年长,看的也就更加长远和实际一些。  郑融点头:“我懂。”  此时此刻,宋予乔看着郑融脸上的落寞,抿了抿唇,“你不用说其他的话来搪塞我,我不是当事人,所以我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看的特别清楚。郑融,我了解你的为人,如果你对华筝没有感觉,就绝对不会跟她上床,也不会主动去亲吻,我不知道你把这样一份感情压抑在心底里有多长时间了,但是到了现在,不管是你还是她,都已经向前迈出了第一步,想要再退回去,已经完全不可能了。”  郑融的手肘撑着膝盖,脊背微驼,“我知道。”  宋予乔等着郑融开口说话,却总是没有等到,还是狠了狠心,说:“华筝说了,她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后,你学校那边也要开学了,她就要和别的男人订婚了。”  “谁?”  听见这样一句话,郑融吃了一惊,霍然抬起头来。  他已经将这样的感情深埋在心底很久了,他给了华筝足够的时间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可是一直到现在……  宋予乔说:“嘉格的总裁,裴聿白。”  订婚典礼就在下周三,还有九天。  这个时间段,不管是什么心结,也都应该可以想得清楚了。  宋予乔离开的时候,郑融起身送,她回过身来,说:“如果你有心的话,就给华筝打个电话,我们都了解你的为人,才不会把你划分到一夜情的那种不负责任的范围内。”  在楼下,宋予乔正好遇上领着裴昊昱去超市里买了零食的郑青,裴昊昱正在舔着一根棒棒糖,手里攥着一个塑料袋子,里面装着五颜六色的零食,还有另外两根棒棒糖。  他看见了宋予乔,晃了晃手里的袋子,“乔乔,我还给言言留了一根棒棒糖,还有一根给雪糕。”  宋予乔摸了摸裴昊昱毛茸茸的小脑袋,与郑青也算是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彼此问了一下最近的情况,定下有时间一定联系吃饭,然后告别。  郑青看着宋予乔拉着裴昊昱上了一辆黑色私家车的后座,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当初他请调去宋予乔身边,其实也是为了郑融,想要看看郑融从高中就开始喜欢的女孩子到底是怎么样的,可是谁知道,郑融隐藏的竟然是他这个当哥哥的都不清楚,喜欢的人不是宋予乔而是华筝,却更是一个高攀不起的家族。  其实,又说郑青胆怯,胆小,怯懦的,但是更多的,确实因为现实。  现实太残酷,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定然也不能埋怨自己的出身,还是需要后天的努力。  他不想要弟弟在这方面上多走弯路了。  ………………  晚上,照例是定在原先的餐厅内,宋翊在下午五点的时候,又重新给餐厅内的预订专线打了个电话,确认时间和包厢无误,便准备先过去交定金。  这件事,宋翊并没有告诉徐媛怡,也不准备告诉他。  他现在对徐媛怡一点都不信任,且不说新拿到的那一份DNA的亲子鉴定报告中,证明他和宋琦涵并无血缘关系,而是徐媛怡的这种鬼鬼祟祟的态度。  徐媛怡现在确实就是一惊一乍的,就在十分钟前,还过来借宋翊的钱,宋翊索性从包内拿出来一张卡,“我已经给你买了机票,就在今晚八点钟的机票,你准备收拾一下东西,就离开吧。”  宋翊说完这些话,徐媛怡当时就愣住了,“我好不容易过来找你,还因为来找你,差点被一群人给捅死了,你现在一句话让我走,就了结了?”  宋翊皱着眉:“我在这边是有公事,没有时间带着你去游山玩水,你如果想呆着,就在酒店内呆着吧。”  说完,宋翊便进了浴室,去整理自己,留下徐媛怡一个人站在酒店房间内。  徐媛怡的目光在桌上从宋翊的包内散落出来的一袭白色的边角,余光已经扫向浴室内,轻手轻脚向桌边走去,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徐媛怡穿着一双软拖,一点声音都没有,可是,心跳却没有缘由地加快了。  这是一张白色的纸。  徐媛怡只是扫了一眼,本以为是普通的工作上的合同,也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就在移开目光的那一刻,她看见了在纸张的上方,“DNA检测”这几个字,一下子刺痛了她的眼睛,她的手甚至是有些哆嗦地将这份文件从包里不着声色的抽了出来。  身后,突如其来地响起宋翊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徐媛怡的手一抖,已经将DNA的检测报告,飘飘悠悠的掉在了地上,悄无声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