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06 吉,宜嫁娶

206 吉,宜嫁娶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095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39
    徐媛怡根本就没有想到,为什么这个穿着护士服的护士,会忽然向她伸出手来,拉住她的手臂,“你刚刚为什么要调换样本?”  徐媛怡心中一凛。她刚才也只是在放着样本的台子前走了两步,一边有一个男人走过来,让她帮忙将他手中的一个血液的样本放在盒子内,“前面有一个护士让我把东西放过来,是这里么?帮我放一下好么?”因为这个男人手中还按着棉签在手臂上,她就照办了,那个男人还说了一声“谢谢”,就转身离开了。  但是,现在……  “你现在随意动刚刚取好的样本,让我们很难办啊,万一到时候DNA的检测弄错了怎么办?”女护士拉着徐媛怡的胳膊,“刚刚检验的这两个人,还有你的都还没有做标签,刚才的人比较多。你现在不经过我们医生护士的同意,就随便乱动,万一检验错了怎么办?”  这个女护士的语速十分快,徐媛怡几次张嘴想要解释,都被连珠炮一样的话语给拦截了,结果这样一番话下来,竟然连外面的人都吸引了过来。  徐媛怡忍不住大声辩解道:“我根本就没有动,我只是把刚刚那人递过来的血液样本放在了这个盒子里,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动,刚才是怎样摆放的现在的摆放次序还是一样,你这样血口喷人,小心我找你们院长去。”  说完,徐媛怡就转身离开。  但是,她到了走廊上。后面的那个女护士也跟了出来,紧跟不舍,“不管你现在是不是要去找我们院长,你动了那些样本,那里面的一共四份血液样本,就要全部重新验,我们医院是负责任的,如果拿错了最后检验错了,得到的是错误的DNA的检验报告,这个责任不是我付得起的,更不是医院付的起的,我们是在为你们负责任。”  如果话说到责任感,高度就立刻上升了。  旁边围着看热闹的人也都纷纷议论开,说这个徐媛怡真的是不安好心了。害的医院和人家来检验的都需要重新抽血化验,有一个人站出来。棉签还在肘弯处压着,明显一看就是刚刚抽过血没有多长时间,说:“我也是刚刚抽的,也需要重新抽啊?”  女护士对照手中的盒子看了一眼,“是的。很抱歉。”  徐媛怡心急道:“不是我,是一个人递过来让我放进去的!”  有人问:“哪个人,你把他给找出来啊?”  徐媛怡有些急了,看着人群中找刚才那个男人,却已经不见了。  徐媛怡的二嫂梁珍刚刚去了一趟厕所,结果回来之后看见这样一副场景,也是吓的不轻,赶紧就跑过来,一猜想就是那种医院的老套路了,过来就直接推了面前的那个女护士一把,“干什么啊干什么?”  旁边有人看不过眼了:“怎么打人啊!”  “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啊!”  “不长眼啊,直接动手!”  旁边的人是炸开了锅,而护士却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开口反驳说些什么。  就算是病人动手,医院内的医生护士也绝对不能动手,这是定律,要不然医院处理的人,首先也就还是你医院内部的人。  而就在此时,这边,宋翊已经抱着宋琦涵走了过来,问:“怎么回事?”  女护士上前一步,“这位先生,刚才这位女士将样本调换了顺序,也是因为医院的疏忽,还没有来得及在样本上贴上标签,所以,还是麻烦您和您的儿子重新再抽一次血,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医院这边也向您表示抱歉。”  宋翊拧了拧眉,“换掉了?”  “闭嘴!”徐媛怡一把抓住宋翊,看向这个护士,“你不要污蔑我!这是我丈夫,抱着的是我儿子,我怎么可能随便调换样本,万一检验出来错误了怎么办?”  兴许是此时此刻徐媛怡的声音太过于尖利,让现在从一边散了的人都纷纷看过来。  不过,恰在这个时候,这个戴着口罩的女护士也松了口,“是我的疏忽,因为刚才人手不够,就找了个新来的实习护士来弄,现在搞成这个样子,对不起,我也向您致歉。”斤池吉亡。  在医院里,也是有时候经常看见这种这样,医院的一方已经道歉,但是一些病患坚持不让的情况,但是一旦出了这种事情,医生是绝对不敢动手的。  宋翊看了徐媛怡一眼,对面前的护士说:“重新验吧,没有关系。”  徐媛怡就好像是一只蔫了的公鸡,硬生生的将一句话给憋进了心里。  但是,她分明就是察觉到,宋翊看着她的眼神,已经多了几分疏离,好像这样的乌龙事件,就是她故意搞出来的一样。  徐媛怡知道现在就是百口莫辩了,就算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便将在地上拉着她的衣角的宋琦涵抱起来。  这个女护士为宋翊抽血,而另外一个检验台处,另外一个女护士在重新给宋琦涵抽血。  宋琦涵又开始哇哇大哭,宋翊紧皱着眉头,任由面前的女护士将枕头扎进手臂中,最后,用极其熟练的手势将棉签按上,针头拔掉。  “好了,刚才我也就是扭了扭脸,谁知道样本就被调换了,”女护士说,“先生您也不要太过于在意。”  宋翊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转而就听见里面的护士在对另外一个护士说:“这种情况还见得少么,肯定都是故意调换了样本,在外面偷情,没有处理好自己的身后事……”  宋翊的眼皮跳了跳,看了一眼在另外一边站着的徐媛怡,以及抱在她怀里哭成一团的宋琦涵,竟然莫名的觉得厌恶,转身就先出去了。  医院外,宋予乔和裴斯承也已经到了,黎北迎上去,“老板。”  裴斯承微微颔首:“已经处理过了?”  “是的。”  这一点,黎北真的是做的滴水不漏了,栽赃嫁祸这种事情,跟着学也就学会了,简单易懂,再加上跟女票的里应外合,天衣无缝,还能给女票多一份额外的收入。  “让裴昊昱先跟着黎北在这里等一下。”裴斯承对宋予乔说。  宋予乔点头,“小火?”  裴昊昱拉着宋予乔的一根手指头,抬头看了一眼黎北,“好吧。”  随后,黎北留在楼下照看着裴昊昱,宋予乔和裴斯承两人上楼,走得远了,还能听见裴昊昱的童言无忌:“黎北叔叔,你又黑了,你又去非洲了么?”  黎北:“……”  请别这样好么?小总裁又给霸道大总裁提供了一个绝妙的点子,下一次可以不去中东了,去非洲沙漠也好,还能看看角马大迁徙。  宋予乔这一次既然来了,也就当着宋翊的面,然后抽血化验,裴斯承陪伴在身侧。  徐媛怡抱着宋琦涵,站在走廊上,眼睛里写满的都是不怀好意,看着宋翊的表情,怎么都觉得不甘心。  宋予乔抽血过后,用棉签按着肘弯的抽血处,抿着唇。  自从怀孕了之后,宋予乔已经不再化妆了,每天只用植物的护肤品,为了避免对胎儿有伤害,唇瓣抿了一下,才有了一些血色,裴斯承侧首看着,眼睛眸色有些深。  宋翊走上前,“中午一起去吃饭吧,我在餐厅里订了位置。”  裴斯承礼貌拒绝:“不用麻烦宋董事长了,我们还有其他事情,先告辞。”  宋予乔的目光,在宋翊的脸上滑过,跟着裴斯承一同走向电梯。  不远处,站在徐媛怡身边的梁珍说:“宋大哥这是什么意思啊,验个DNA还要叫宋予乔也过来,当年不是都已经十分清楚了么。”  徐媛怡没有说话。  解释不解释清楚,也只有当事人本人才知道。  一路上回酒店,宋翊都一言不发,回去之后,任由徐媛怡抱着宋琦涵,他倒是一个人转身就进了房间。  “诶……”  嘭的一声酒店房门关上,徐媛怡几乎碰了一鼻子的灰。  ………………  叶氏总公司。  一大早,虞娜便将所有的会议记录,已经电脑的档案密码全都告诉了叶泽南的新助理小梅。  小梅问:“娜娜姐,你真的要离职啊?”  “嗯,要离职。”虞娜将自己办公桌上的东西都收拾进一个收纳箱中,抽屉里面的小镜子和一些小饰品,就全都给了小梅。  小梅摆弄着一个水晶音乐盒,打开之后声音清脆悦耳,忍不住说:“我觉得你在这儿跟叶总搭的挺好,而且,你说要离职,叶总看起来这几天兴致也不高,昨天在例会上,底下的员工都在等着他说话,半天都没有一丁点的反应,最后还是我叫了他好几次。”  听着小梅一个人在这里嘀嘀咕咕地说了一大堆,虞娜的手一顿,却没有说话。  既然已经选择离开,那么,他今后如何,就都和自己无关了。  虞娜抱着箱子,刚刚要离开的时候,外面刚刚从总裁办公室内出来的业务部经理,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说:“虞助理,叶总找你。”  “好,我这就过去。”  虞娜抱着手里的箱子离开,小梅连忙说:“娜娜姐,我先帮你抱着吧。”  “不用,只是说一声再见。”  在总裁办公室内,叶泽南负手站在窗边,虞娜穿了高跟鞋,鞋跟踩在光洁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叶泽南强烈克制住自己回身的冲动,直到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消失。  虞娜看着叶泽南逆光站着的身影,黑影一直投射在办公桌上,被自然光弯折了一部分,黑影幢幢。  她说:“我已经收拾好东西了,叶总,您还有其他事么?”  叶泽南没有立即回答,片刻之后才说:“没有了。”  “那……再见,我走了。”  要是按虞娜往常的脾性,就在叶泽南说出“没有了”几个字的时候,绝对会一句话顶回去,既然你没有事了又找人叫我过来干什么?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要离开了,多余的话,便不必说了。  叶泽南站在落地窗前,听着高跟鞋的清脆声响远去,最终听不见,不过几分钟的时候,便看见在楼下,车水马龙中,抱着箱子的虞娜从公司内部走出去,因为距离实在是太遥远,只能隐约看见虞娜身上穿着的米色套装。  叶泽南转身,给司机拨了一个电话:“去送一下虞小姐。”  他需要时间来认清自己的心,虞娜暂时先离开,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他现在已经有点乱了,因为虞娜上一次的一句“你拿走了我的初吻”。  他深深地闭了闭眼睛,转身坐回电脑桌旁边,手指按在鼠标上,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在桌上的手机嗡嗡嗡地震动,叶泽南拿起来看了一眼,显示是“妈”,他想了想,还是接通了。  裴玉玲现在依旧是锲而不舍地给儿子找合适的相亲对象,在今晚,还特别定下了在餐厅内的包厢,说:“这位李小姐绝对是不一样,你可以见见,是国外留学回来的,我已经见过了,绝对比那个虞娜要好,不管是学识上还是为人修养上……”  不等裴玉玲说完,叶泽南就将电话给切断了,靠着身后的椅背,揉了揉眉心,又拿起手机给母亲回拨了过去,那边接通,还不等母亲开口,就说:“妈,我说了几次,我的事情真的不用您操心了,是我要结婚是我要跟另外一个人过一辈子,而不是你,我有过一次教训,这一次绝对就不会重蹈覆辙了。”  “泽南,你这么说……”  裴玉玲一句话没说完,叶泽南在电话另外一头就已然又把电话给挂断了。  她叹了一口气,喃喃:“妈就是不想让你再重蹈覆辙啊,你不知道当局者迷么,一片苦心……”  新来的保姆正在擦地板,裴玉玲就问:“你说,如果不是门当户对的话,婚姻可能长久么?根本就不可能,虽然说门第观念是一直以来一个老旧的话题,但是我是过来人,我知道的清楚啊。”  虞娜不合适啊。  裴玉玲想了想,便翻出来之前从总公司那边要过来的虞娜的手机号码,给她打了过去。  “虞小姐,我们能见个面谈谈么?”  这一次,裴玉玲的语气放缓了,没有激烈的言论,平心静气地说。  虞娜只听声音,就已经断定说话的这个人是谁了,她没有拒绝,说:“好。”  ………………  而此时此刻,站在医院的正门口等了快一个小时的裴昊昱,终于忍不住了,问:“黎北叔叔,为什么乔乔还不出来?”  “因为……”  因为你爸爸带着你的乔乔从医院后门走了。  “因为还没有化验完。”  黎北现在也是说谎话不眨眼睛了,只不过话语上的巨人,总归是抵不过裴昊昱的一句:“那我上去去找她。”  裴昊昱现在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小短腿一跳,就上了台阶。  黎北揉了揉鼻子,跟着裴昊昱在后面,上了台阶再上电梯,帮忙按下了做抽血检验的那一层电梯。  反正他是乐意之至的,上去了还能在上班时间光明正大的去看看女朋友。  裴昊昱嘟着嘴,抱着胳膊,看着电梯镜面上自己的身影,心里想,老爸肯定又是将乔乔偷偷带跑了。  果然是知父莫若子。  裴斯承拉着宋予乔下了电梯,并没有按照原路返回,而是从走廊尽头的一个便捷门出去,绕过一个小花园,到了医院后门,宋予乔看着医院标志性的主楼在后面,就发觉有点不对劲了,“怎么从后门出来了?”  裴斯承开了车门,先将宋予乔给塞进车内,又俯身给她系上了安全带:“带你去个地方。”  “儿子呢?连儿子都不要了?”  其实早就不想要了。  裴斯承腹诽了一句,依旧是微微一笑:“黎北看着,你不用担心,等到从那个地方回来了,就去接裴昊昱。”  “这次是什么地方?”宋予乔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安全带,“不会是给我一个惊喜吧?”  “你想是惊喜,就是惊喜。”  裴斯承单手稳稳地握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放下来,握住了宋予乔的手掌心。  “好好开车,前面有交警检查。”宋予乔挣脱掉裴斯承的手,拿着他的宽厚手掌放在方向盘上。  不过,裴斯承说的真的没有错,当车子在路边停下来之后,宋予乔侧首向车窗外看了一眼:“这是……民政局?”  “聪明,”裴斯承侧头过来给宋予乔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是民政局。”  “要领证了?”宋予乔喃喃道,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嗯,来领证,”裴斯承说,“我可是专门查过黄历的,今日,吉,宜嫁娶。”  宋予乔根本就没有思想准备,“可是,我妈还没有给我户口本。”  裴斯承从身上将户口本拿出来,在宋予乔眼前晃了晃,“在这里,下车。”  整个领证的过程,宋予乔就跟在裴斯承身后,尚且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是呆愣的,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的人让做什么,她就跟着裴斯承做什么,直到两人坐下去照结婚证上的照片,宋予乔脸上的表情都是呆滞的。  可能是紧张的,还可能是尚且没有回过神来。  前面负责照相的工作人员是一个小姑娘,扎着辫子,看起来好像是进来不久的公务员,浑身还都是朝气与热情,说:“看镜头,笑一笑哦。”  她顿了顿,“小姐,你需要口红么?我这里有。你的唇色有些白,不太上相。”  确实如此,可能是由于刚刚抽血的缘故,宋予乔的唇色在刚才还是略微发白,但是到了现在,却已经没有一丝血色了。  裴斯承侧首,目光落在宋予乔的唇瓣上。  宋予乔手指指腹放在唇上,“真的很难看么?要不你借我你的口红用一下……”  “不用。”  裴斯承将宋予乔伸出来的手按下来在手中,另外一只手已经扣上了宋予乔的后脑勺,紧接着俯身,唇瓣就印了上来。  宋予乔惊愕地瞪大了眼睛,现在可是十足的是在公共场合啊,简直是公共的不能再公共了……  前面照相的那个小姑娘,原本双手搁在照相机的架子上,看见面前的这一幕,双手竟然本能的按下了快门。  民政局大厅内的人也不少,有一个人的目光向这边看过来,就越来越多人的目光看向这边,顿时,仿佛时间定格了一样,鸦雀无声。  因为裴斯承和宋予乔两人本就气质佳,而且还长得漂亮,就算是亲吻也是一幅绝美的画面。  宋予乔双手原本还撑在裴斯承的胸膛上,做出一点抵制的动作来,可是,就在裴斯承的唇瓣轻轻厮磨舔舐的同时,她浑身的力气已经快要被抽干了,双手也不知不觉地放了下来,几乎是瘫软在裴斯承的肩头。  裴斯承从来都不会顾及到别人的目光,现在,也是一样。  他双手捧着宋予乔的脸,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宋予乔身上,舌尖在她的唇上勾勒一遍,因为宋予乔根本就没有设防,齿关轻而易举的撬开,舌尖探入,反反复复,彼此的唇瓣厮磨,舌尖舔舐……  虽然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但是,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好像是过了一个小时,甚至有前来登记结婚的情侣,看着这边接吻的场景,动也不动了。  其实,在婚姻大厅内,亲吻,然后大家鼓掌给前来登记的新婚夫妻祝贺的情况,根本就不在少数。  裴斯承离开唇,向后侧了侧身,看了一眼宋予乔的唇瓣,指腹在上面抹了一下:“这样就好看多了。”  他搭上宋予乔的腰,冲前面已经看呆了的小姑娘说:“可以照了。”  “噢噢噢。”  小姑娘这才猛的回过神来。  周围静止不动好像是点了暂停键的一切,才开始活泛起来。  真的是完全不一样了,如果说刚刚宋予乔还是素颜不施粉黛,唇色惨白的话,那现在的话,她除了粉嫩嫣红的唇色之外,就连白皙的面颊上都染上了一丝丝红晕,带上了娇羞,好像化过妆了一样,很漂亮,就算是在镜头下,也特别美。  咔嚓一声快门,结婚证上的照片,就此定格。  结婚证的照片上,两人坐的很近,如果用不经意的眼光去看的话,就可以看得出,裴斯承的目光,其实是在不经意的时候,看了一眼身边的宋予乔的。  这一次从民政局出来,不仅仅拿出了一本结婚证,还有一张已经存到裴斯承手机内存卡内的一张照片,便是刚刚那个小姑娘在两人亲吻的时候,无意识的拍下了的一张照片。  宋予乔根本就没有想到,裴斯承会将这张照片做了背景,然后裱了一张相框,放在办公桌上。  走出民政局,裴斯承让宋予乔先站在路边,自己去开车过来。  宋予乔微笑着点头,趁着裴斯承转身的同时,忽然拉了他的手腕,踮着脚尖,在裴斯承唇角吻了一下,“谢谢你,老公。”  裴斯承眼神瞬间绽放出光彩,比适才照相机快门按下的那一刻,都要更加明亮,甚至比夜晚天上的星辰都要明亮。  裴斯承到停车位去取车,宋予乔站在马路牙子上,抬头看了一眼高远的天空,湛蓝,有朵朵白云,被白云遮挡住的太阳绽放出金色的阳光,将白云周边都染上了一圈金色的边缘。  三年前,她跟着叶泽南,两人默默地来到民政局里,没有人祝福,没有人鼓掌,就连结婚证上的照片,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可是,宋予乔却以为是她终于赢了,打赢了那一场战役,她拿到了结婚证,在婚后,一定能够将叶泽南的心给拉回来。  宋予乔眼前,好像看见了三年前,那个还梳着马尾的姑娘,跟在面无表情的叶泽南身后,默默许下的愿望,一个原本就是因为一场错过,一场借过,一场失忆,而带来的三年互相折磨。  当时在三年前的宋予乔,肯定没有想过,一朝一日,她会离婚,然后找到真正挚爱一生的人。  现在看来,好像有点可笑。  想起三年前,也就忽然想起五年前,那一份在催眠过来,越发清晰可见的记忆,那个傻的天真的夏楚楚,为了守卫一份难能可贵的爱情,最终奋不顾身的夏楚楚。  宋予乔忍不住笑出声来,莫名的觉得眼眶有些酸,过去了的,都已经过去了。  裴斯承开车已经停在路边,看着宋予乔有些愣怔的表情以及唇角难以抑制出来的笑意,按了两声车喇叭。  宋予乔开车门上车,裴斯承问:“笑什么?”  “没什么,我在想,都是姻缘。”宋予乔转过头去看着裴斯承,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好像是含着天空中不落的太阳,“裴哥哥,夏楚楚终于如愿以偿嫁给你了,你要对夏楚楚好哦。”  裴斯承倾身过来,将宋予乔抱在怀里,话语在宋予乔耳边,轻道:“会的,一辈子对你好。”  ………………  裴斯承先带着宋予乔去了裴氏,在总裁办公室内,里面有一间休息室,原先裴斯承只是有时候去补眠,现在因由宋予乔的喜好,办公室内的休息室的装修风格,全都变了一下,最为突出的就是一张两米的大床,足够宋予乔在裴斯承办公的时候,自己在床上休息,还专门去古董市场内,淘到了一台民国时期的留声机过来,美名其曰就是:“我在外面上班,你在这里养胎。”  而今天,宋予乔来的时候,却十分意外的看到了虞娜。  虞娜已经将东西收拾归位了,“老板。”  “你可以不用过来这样早,我给你批了三天的带薪假期。”裴斯承说,“正好休息这几天,好好照顾一下你母亲。”  裴斯承在对虞娜和黎北,还有从一开始就跟着他的邓宇等老员工,从不吝啬,一些奖金红包不断,这也是这些人愿意跟着裴斯承忠心耿耿的原因,跟着老板有肉吃。  “不用了,我母亲已经出院回到家里了,我小姨从乡下老家过来照顾我妈,基本上用不着我了,”虞娜说,“反正我在家也没有什么事情,来公司还能做一下工作。”  裴斯承也没有多强求。  虞娜进入工作状态十分快,仅仅用一个上午,便将所有的工作交接清楚,并且工作上整理了当天的安排表和当周的时间安排表。  一直到十一点的时候,裴玉玲打来了电话,虞娜接通,简短地说了一句:“稍等,我马上就下去。”  ………………  在裴氏边上的一家西餐厅内,裴玉玲首先落座,盘算了一下和虞娜要说些什么。  她看见虞娜推开餐厅门走进来,不禁就挺直了腰,首先不能让虞娜再从气势上赢了她,再次就是口舌上。  裴玉玲也算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却不知道为什么虞娜就能屡次说的她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反驳,真的辺是什么原因,这一次,她将虞娜可以提到的话,全都想了一遍,并且想好了对答的话。  虞娜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中间位置上的裴玉玲,确定了位置之后,先去点了餐,才走过去。  虞娜坐下来,先抽出桌上摆放的一张湿巾,擦了擦手掌心。  裴玉玲直接开门见山,说:“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你想必自己清楚了吧。”  虞娜慢条斯理地擦着手,“如果叶太太不说明,我怎么会清楚呢?我很笨,脑子不好使。”  裴玉玲被噎了一下,她索性开门见山地说:“我想要请你离开我儿子,你根本就配不上他,不要想着攀高枝了,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不会有结果,更别提婚姻了,你现在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去找到更好的人。”  虞娜摊开手掌,向着裴玉玲伸过来。  裴玉玲一愣,看了看虞娜的手掌心,又看了一眼她的脸,狐疑的问:“什么?”  “支票啊?”虞娜说,“一般不都是这样的么,一般出来劝说一个恶毒的女人离开少爷太子爷什么的,当妈的都会甩出一张支票来,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离开这个城市……甚至五百万都是少的,还有五千万的,更多其实我也不在意。”  裴玉玲:“……”  她皱了皱眉,还以为这个虞娜是清明不一样的人呢,没有想到也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女人,她就知道,自己不会看错人,自己的儿子叶泽南就是被蒙蔽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服务员已经将虞娜刚刚的点餐给端了过来,是一份黑胡椒的牛排还有一份奶包,牛排放在桌面上,虞娜将纸巾打开挡在面前,牛排的味道浓郁,伴随着滋滋滋的声音。  虞娜已经拿起刀叉来,“叶太太,您不介意吧,我中午只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所以谈事情也要吃中午饭,没办法,我就是一个给大老板打工的,必须要有时间观念。”  裴玉玲看着虞娜面前的一份牛排,这个时候脸都气青了,现在她找虞娜来谈话,可是虞娜倒是好得很,索性连午饭都点了。  虞娜抬眼看了一眼裴玉玲,“不好意思啊,叶太太,你也体谅一下我这种工薪阶层,一份牛排要六十,我身上只有一百,所以没有给您点,不过您应该也根本不在乎的,把整个餐厅买下来都不成问题的,是吧?而且就像这种五六十块钱的牛排,您也不屑于吃的,根本就不上档次,对吧?”  裴玉玲:“……”  裴玉玲的脸现在是青一阵白一阵的,但是虞娜偏偏就慢条斯理地吃着,完全都将裴玉玲当成是空气。  裴玉玲也招手让服务员过来,点了一份套餐,等服务生离开之后,她说:“虞娜,我现在也比你年长二十多岁了,我是叶泽南的妈,也算是你的长辈,我也不说什么了,我用一个过来人的话来说,就算是现在我儿子喜欢你,但是肯定长久不了,因为门不当户不对,前面有宋予乔的前车之鉴,难道你还不明白么?”  “我不明白,”虞娜抬起头来,“在那段婚姻中,绝对不是因为门不当户不对才分开的,各种因素都有,我问过予乔,予乔说她有责任,但是叶泽南也有责任,并且责任不在少。”  裴玉玲没有想到虞娜竟然会跟宋予乔说这种事情,便迅速地换了另外一个切入点,既然是嫁入豪门,那就要能承受的了豪门带来的狂风暴雨。  “你这么聪明,肯定知道什么能够长久,什么长久不了,我知道你说的话,大多数都是为了堵我而已,你心肠不坏,都是好姑娘,可是,豪门真的不是这么好进的,里面纷杂的事情太多,如果你没有一个实力雄厚的娘家人,强硬的后台做支撑的话,会过的很辛苦,这是我给你的建议……”  “那我来当虞娜的后台,够不够强硬?”  从中间的隔板传过来的声音,让这边的两人,同时都愣怔了一下。  裴斯承的声音。  ………………  因为宋予乔中午想要吃这家餐厅的披萨,虽然不是高档的餐厅,比较平价,但是好在干净,裴斯承便带着宋予乔下来吃,没有叫外卖上去。  裴斯承右手还拿着叉,目光却向虞娜的餐桌这边瞥过来。  宋予乔葱白手中捏着一块披萨,看了一眼裴斯承,刚才不是说好了安静听墙角就可以了么,现在忽然开口,这样把人家老太太的胆子都吓掉了,真的好么?  裴玉玲已经是出了一手心的汗,裴斯承和宋予乔是从什么时候坐在那边的,难道是从一开始坐下来,自己和虞娜的对话,这两个人就一直听见了?  她一张脸已经拉了下来,裴斯承还起身抽纸巾,顺带对着裴玉玲勾了勾唇角:“大姐,中午好。”  裴玉玲脸上的笑讪讪:“嗯,中午好。”  要不是这个时候服务生端上了裴玉玲的点餐,她现在直接就拎包走人了,可是如果现在就走,那也太掉面子了,于是,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下,裴玉玲还是将所有的东西都给吃掉了,还十分优雅的擦了擦嘴角。  ………………  半个小时后,几个人吃过饭之后,裴玉玲离开,虞娜跟着裴斯承上楼,宋予乔去找华筝。  宋予乔是裴斯承的司机开车送走的,之前已经联系到了华筝,手机便没有带在身上,因而,也就错过了宋翊刚刚打过来的一个电话。  裴斯承接通电话,说:“予乔去找朋友了。”  “检验报告已经出来了,”宋翊说,“我现在拿到了。”  ………………  因为宋翊托了医院的人,所以,原本需要一周时间才会出来的检验报告,只用了三天,便拿到了手中。  但是,在医院内,宋翊却没有敢看,一直到车内,给裴斯承打过电话,都还没有打开。  电话收了线,宋翊吩咐前面的司机:“回酒店。”  回程路上,宋翊一路上忐忑,最终还是车停在酒店前的时候,打开了手中的检验报告,在看到的一瞬间,他的瞳孔从骤然紧缩。  片刻,他将手中的检验报告单揉成一团,揉了个稀烂。  前面的司机不敢应声,从后视镜内看着后面宋翊的样子,恨不得连呼吸都屏住了。  宋翊粗重地喘着气,闭上眼睛良久,才睁开眼,将散落在地上的一张检验报告单给捡了起来,这张报告单上,是宋予乔和宋翊的,百分之九十九父女关系。  而这样一来,宋予乔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那还有宋疏影和宋予珩……  手攥着一张薄薄的纸张,越来越紧……  其实,在这八年里,宋翊也不止一次的回想过,内心有所感觉,但是终归是一方面徐媛怡的悉心照顾,还有宋琦涵的出生,让他都从来不想正视,毕竟,比起席美郁来,徐媛怡更加善解人意,也更加想要依赖他。  可是,现在这张报告却证明,宋琦涵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那张匿名的检验报告竟然是真的,这一次是他亲自找了医生,找了人检验,绝对不会有人从中间做手脚!  宋翊慢慢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先拿出手机来给一直负责他的家庭咨询的律师打了个电话。  “周律师,上一份遗嘱暂时作废,具体新的内容,等到我回到S市再说。”  “好。”  “还有,”宋翊说,“帮我拟一份离婚协议书,今晚之前就发给我。”  “是。”  宋翊从车内下来,让司机去停车。  等到了楼上,宋翊才发现自己包内并没有房卡,便敲了敲门。  在里面的徐媛怡应了一声,走过来开门,还说:“如果以后在C市常住的话,还是要买一套套房比较方便,总不能来了之后一直住酒店吧……”  “宋琦涵呢?”宋翊冷笑了一声,眼睛里全都是怒意。  “我二嫂抱着出去餐厅吃东西了,”徐媛怡看着宋翊此刻的表情,心中一凛,“你去取结果了?出来了么,怎么样?”  宋翊冷冷的看着徐媛怡,“你心里不都清楚么?”  徐媛怡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原本的理直气壮,无缘无故现在却有些结巴了:“我、我……我清楚什么?宋琦涵是不是你的孩子,我怎么能不清楚?”  到现在了还在嘴硬?  宋翊摇了摇头,将刚才因为一时的失控即将揉烂的检测报告一把扔过去,纸张飘落在地上。  “白纸黑字写着,你看看吧。”  徐媛怡在弯腰捡起地上的纸张的时候,手竟然有些抖,她明明心里跟明镜一样的,明明知道宋琦涵就是宋翊的孩子,但是,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直到双手触到那一张检测报告,看到上面的字的时候,才歇斯底里地叫了出来:“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不是呢?肯定是那个人!肯定是那个人搞鬼了,将血液样本换掉了!”  宋翊冷笑着低头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徐媛怡,“血液样本不是你换掉的么?然后都是重新抽血,你不是亲眼看见贴上标签的么?现在你又想赖谁?”  如果不是在医院内,发生了徐媛怡调换样本被抓到的事情,他现在也不会如此笃定。  徐媛怡颓然坐在地上,她脑子里嗡嗡作响,口中不断重复着几个字:“不可能,不可能……”  不过,在怀上宋琦涵之前,因为宋翊有一次是国外去出差,然后徐媛怡耐不住寂寞,况且她本来就年轻貌美,而嫁过来的时候,宋翊就很显老,她本就是为了宋家的财产来的。之后,她趁着宋翊不在,以回娘家为借口,到原来的男友那里住了一个星期,难道是那一次……  但是不可能,当时徐媛怡在怀孕之后,去医院做过准确检查,还推算过,怀孕的日子是跟宋翊一致的!绝不可能是前男友!  她咬着牙,狠了狠心,双眼通红,道:“再去验一次!再去验一次!”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