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09 他也不是那种会抢玩具的人

209 他也不是那种会抢玩具的人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0575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40
    宋予乔在抄写的原稿上面画了一笔,抬起头来看向于欣欣,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朝向自己,因为玻璃窗有些反光,所以只看到深浅的黑影。不过,也可能看得见,是在夜晚,闪光灯曝光下,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正在摆出让人羞耻的姿势,然而却没有打上马赛克。  哦,是徐媛怡。  宋予乔手中的签字笔擦的一下划破了纸张,转过头来捂着嘴干呕。  于欣欣这才拍了一把脑门,“呀我忘了予乔姐,忘了你怀孕了,我真是该死,这种照片太影响胎教了,我错了……”  于欣欣也真是个说风就是雨的小姑娘。当即就从网上搜出来一大堆美食美景的照片,来给宋予乔养眼。  这条新闻。在这个时间,很多联网的电脑里都弹出来了,而裴斯承当时也看见了。  虽然很快就被网络监管的人员给删掉了,但是还是有不少网友都保存下来了这些照片,当然,因为有了照片,就开始人肉搜索了。  宋予乔只看了两眼于欣欣搜出来的山水美景的照片,就将被笔划了一道的纸揉烂了扔进垃圾篓内,起身向裴斯承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裴斯承已经在打电话了,从公司的技术部得知,是黑客入侵,将照片传到网上。但是不带病毒,所以电脑里的数据不用担心被盗用,好像纯粹就只是一个玩笑而已,但是,与此同时,不仅仅是裴氏公司内部。  “好,你叫技术部的人抓紧时间找漏洞。”  “嗯,明白。”  裴斯承这边刚刚挂断电话,宋予乔就推门进来了,她问:“刚才徐媛怡的不雅照上了网上,你看见了没有?”  裴斯承说:“没有。”  说谎话都能说的这么干脆利落,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宋予乔翻了个白眼,走过去,“我知道不是你放的,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根本就不屑于用。”  是的。裴斯承用的都是高大上的整人手段。  但是,这个徐媛怡最近是得罪了什么人么?怎么会连这种不雅照都放到了网上呢?  裴斯承想了想,打电话让技术部查了一下IP地址。定位详尽的一个地址,最后的出来的地址,是一个餐厅。  宋予乔靠坐在裴斯承的老板椅上,看着裴斯承在键盘上敲击将这个餐厅名输入搜索,发现这家餐厅的分店,竟然就是在距离裴氏不远的一个茶餐厅内。  而就在这个时候,宋予乔接到了来自裴老太太的电话。  宋予乔向裴斯承眼前晃了晃,裴斯承拿过手机来,滑屏接通。  听筒内传来老太太的声音:“儿媳妇儿,我现在在裴氏楼底下呢,你下来呗,千万别给老三说啊。”  裴斯承说:“妈,我已经知道了。”  听筒那边忽然就没了声音,紧接着就是老太太远离话筒的说话声:“喂,我听不到啊,老蔡啊,说了不打麻将了,是啊,输惨了……哦,错了,我不是给你打电话,哦,就这样挂了,打错了。”  然后就是忙音。  裴斯承抱臂看着宋予乔,宋予乔耸了耸肩,“你要是没有时间,就找两个人跟我一起去,反正大白天的,这附近又是市中心,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我有时间。”裴斯承说,“时间大把大把的,可以围着你转。”  宋予乔:“……”  最后,裴斯承还是跟着宋予乔到了楼下,只不过戴上墨镜和鸭舌帽稍微变装了一下,到了楼下,裴老太太背了个小包,打着一把粉红色的遮阳伞。  她看着两个人走近,呵呵了两声看着自己儿子。  “别以为你穿成这样儿我就不认识你了,你妈我还没到老眼昏花的时候。”  裴斯承:“……”  宋予乔想要说一句话,却依旧只是耸了耸肩。  裴老太太瞪了自己儿子一眼,走过来挽住了宋予乔的胳膊,:“来,儿媳妇儿,地址就在前面的一家餐厅里,不远,咱们走着去就成,你记着啊,到了那个餐厅里,你要叫我姐姐,然后你是跟着姐姐一起来跟网友见面相亲的。”  “……嗯。”  裴斯承说:“妈,你的脸真大。”  裴老太太惊恐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很大么?完蛋了,这两天没节食,人家都说脸大毁一生啊!”  一路上,裴老太太拉着宋予乔在前面走,而裴斯承就错后一步,在后面闲适地跟着。  直到,在一家餐厅前面停住了脚步。  抬头一看,金字招牌,赫然就是刚才搜出IP地址的那一家餐厅。  裴老太太拉着宋予乔夸赞,说:“就是这家餐厅,你觉得怎么样?是那个小鲜肉选的,我觉得外观看起来还不错。”  “挺好的。”  宋予乔看向裴斯承,两人视线交接之后,微微颔首。  这种见网友的架势,还真的是让裴老太太觉得无比内伤,身后非要跟着一个儿子,不过幸好孙子没来,要不然更是无语凝噎了。  但是,这个网友也太……不真实了吧。斤余欢扛。  当时在网上传的身高是一米八哎,但是现在见了面,竟然还没有自己已经开始缩水的老太太高,还有,长得这是个什么鬼?这是个人还是个猴子?为什么上面的T恤上还有破洞。  天壤之别好不?  早知道有人会用假照片,就比如说她,但是她也是十分有节操的啊,好歹用的是自己儿媳妇儿的照片,跟自己也差不了多少。  总之,在宋予乔还没有开口说话之前,裴老太太已经两句话把这人给拒绝掉了。  “我们认错了人,很抱歉。”  然后,这个小伙子十分尴尬地说:“我就是帮忙传个话,一个帅哥让你们去332包厢。”  裴老太太:“……”  裴斯承在后面跟着,心里已经有了模糊的人影,当打开包厢,看见坐在桌边的人的时候,心里那个模糊的人影,立即全然清楚了。  没错。  是苏智。  因为裴斯承有了预感,所以在看见苏智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差异,但是宋予乔就不一样了,宋予乔竟然直接连名字给叫了出来:“苏智?”  裴老太太还没有反应过来:“苏智是谁?谁是苏智?难道这里还有一个我看不见的人?”  裴老太太之所以这么惊异的原因,是因为最近看鬼故事,看见那些看不见的人,有点一惊一乍的,后背汗毛直竖,晚上去厕所都要将裴临峰给晃醒了拉着他一块儿去。  苏智站起身来,身上穿着一件特别干净的白色休闲装,笑的特别像是一个大好少年。  因为彼此都是熟人了,所以也就没有裴老太太的事情了,裴斯承直接叫了黎北过来接裴老太太回裴家大院。  苏智向着宋予乔一笑:“予乔姐,真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是你,本来还以为是别人拿了你的照片来骗人的。”  裴老太太:“……”  不过,此时此刻,裴老太太也看得出来,这个人是和宋予乔认识,而且儿子好像也有些渊源,便没有再捣乱了,跟着黎北出了门。  包厢门打开再关上,苏智已经点好的菜端上了桌。  苏智叫了服务生:“麻烦再加一双碗筷。”他笑着转向裴斯承,“我没想到予乔姐你男朋友也会来。”  宋予乔皱着眉看着苏智:“你这什么意思?”  苏智耸了耸肩:“我道歉,姐,之前上网确实是交了一个网友,然后换照片的时候,就是你的照片传过来了,之后我就约过来那个网友了,看看到底是谁侵犯了你的肖像权,想要替你讨回来。”  宋予乔“……”  这说了相当于没说。  不过,宋予乔也不打算多问了,本来就是裴老太太自娱自乐,找到乐子了自己开心了就好,只不过这一次还真的是巧了。  本意宋予乔想要拉着裴斯承离开的,却被苏智一下子给拦住了。  “姐,给个面子呗,”苏智说,“我一直说要请你吃饭,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别走哎。”  裴斯承安抚地拍了拍宋予乔的手背:“来都来了,就尝尝这家的饭菜怎么样?”  一顿饭,当真是吃的无比沉闷,苏智一向是个话唠,但是在吃饭的时候也是一句话都不说,让宋予乔挑着话题与这两个闷骚和伪闷骚说话。  裴斯承忽然问:“刚才那个黑客的IP地址,就是在这家餐厅里。”  宋予乔刚才给忘了,登时就想起来了,确实是。  裴斯承说:“予乔,你去前台问一下,看看刚才他们收银台的电脑有没有收到那种强制弹出来的弹窗,并且点出来看见照片的。”  “嗯,好。”  宋予乔没有多问什么,立刻起身。  等到宋予乔刚刚出了房门,裴斯承就将书中的筷子放了下去,而坐在对面仍然在挑鱼刺的苏智。  苏智这个时候显得镇定许多,将盘碟中鱼肉的刺用筷子一点一点挑完,然后将鱼肉给宋予乔放在了面前的盘碟内,虽然此刻宋予乔的位置上并没有人。  “裴斯承,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是的,就是我做的没有错,”苏智说,“我本来就没有打算瞒着你们,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把地点选择这个餐厅里了。”  裴斯承只问了三个字:“为什么?”  苏智也只回答了一句话:“我要她身败名裂。”  然后,宋予乔就从外面进来了,对裴斯承说:“他们前台那个时候暂时没有人,说是大堂经理都拉去训话了,我就让调监控摄像头,但是他们照着前台的监控摄像头早就坏掉了,也没有找到。”  “嗯,没关系了,安心吃饭。”  ………………  当天,经过黑客入侵电脑的照片,虽然已经被有关网络部门删除了原版,但是因为有不少网友都存有照片,所以,开始以一种自发的形式,在网上飞速的传播。  更甚至徐媛怡下午午睡之后,发现自己身上的被子全都湿了,有一股浓浓的尿骚气。  她即刻就按了床铃,护士进来了就不禁捂住了鼻子。  “什么味儿啊?”  徐媛怡十分生气:“这不应该是你们医院的责任么?为什么我午睡醒来,身上就就成了这样子了……”  “神经病!”  护士翻了个白眼,不想跟这个女人有任何交集,转身出去。  徐媛怡还是要自己将所有的东西换掉扔出去,又喷了一些空气清新剂,才感觉到那种尿骚味淡了一些。  她没有上网,所以并不知道,现在网上都正在怎么骂这个不知廉耻的荡/妇,甚至已经有人将她所有的信息都人肉出来了,包括几个前男友,现任,以及各种身世照片,甚至有人八她整容过,而原来没有整容的照片,丑的要死,网上顿时一片红火。  当天甚至有记者进来给徐媛怡拍照,最后还是医院出面将这件事情给压了下去,甚至还在医院附近加派了警力。  最后,在院方得到消息之后,竟然科室的主任出面,来劝徐媛怡出院,说:“你现在的情况已经可以出院了,现在我们医院病房位置紧缺,还是希望您可能配合一下。”  院方并没有提及网上的事情,而徐媛怡已经闻到了一丝蛛丝马迹,便私下里上网搜了一下,几乎晕厥,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她看见她被人拨了衣服拍下的那几张照片……  都是那天的那个抢劫犯照的,现在竟然真的就流传到网上了!  不仅仅是照片,还有她所有的事情竟然全都被扒出来了,甚至是多少岁的时候跟什么样的男人的第一次……  甚至,在网上还出现了徐媛怡嫁入宋家的前因后果,将前一段时间在网上因为徐战杂志社吵的火热的宋予乔事件也重新翻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的攻击对象,全都变成了徐媛怡,说徐媛怡教唆杂志社任意污蔑,各种言论都齐刷刷地向徐媛怡甩过来。  这……  徐媛怡握着手机的手开始发抖,这样一来,她的形象就彻底毁了,完全毁掉了。  竟然……  徐媛怡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握着手机的手指关节开始泛白,白的连骨节都凸出来了。  但是,她旋即就镇定下来了,安慰自己,没关系,反正都是网上的东西,都是虚拟的,虚拟的根本就不会对现实生活造成有多大的困扰!  既然连徐媛怡都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么,经常还要上网浏览网页,与远在S市现在宋氏负责人远程会议的宋翊,在当时正在开着电脑会议的时候,这个弹窗就已经弹了出来。  宋翊当即就炸开了,将桌子上的文件全都扫落在地上。  身后的助理吓得不敢出声。  远程会议指导暂时中止。  宋翊也看了不少扒皮人肉的帖子,看到了徐媛怡曾经混乱的私生活,那个曾经来到医院的石军,根本就不是假的。  这样一来,仅仅不到两个小时,这个话题的浏览量和搜索量就已经刷了新高。  他气的脸色发青,没有想到,他竟然是相信了这个女人这么些年,没料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无耻荡/妇。  ………………  这个下午,宋翊接到了徐媛怡的电话,同意离婚,但是财产方面,她要重新公证。  徐媛怡之所以想清楚了,是因为梁珍对她的开导,现在这种时候,宋翊对她已经有了戒备之心,再说宋琦涵既然被宋翊认定了不是他的儿子,有两份假的亲子鉴定报告放在他面前,便一定不会改动了,还不如就趁着现在离婚协议上多下点工夫,拿到更多的钱。  徐媛怡额头上因为撞在尖利的桌角,然后磕破了口子,用针缝了几针,在额前的那一块头发被剃掉了,裹上了纱布。  宋翊来到医院的时候,徐媛怡已经没有了前两天的哭哭啼啼和苦苦哀求,而是十分镇定地拿出来一份自己已经写好的离婚协议书。  “我现在再央求也没有用了,你不相信我,那就只好离婚,我走。”  徐媛怡的这句话,让宋翊听起来十分耳熟。  没错,徐媛怡就是按照当时席美郁说的话原封不动的照搬,只不过当时席美郁根本就没有纠结什么钱财,甚至离婚协议书都没有看完,就直接去民政局领了离婚证,第二天就打包行李去了加拿大的研究所,一心扑在工作上,似乎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这一次徐媛怡却是拿着一份新拟定好的离婚协议书,里面写的条款,让宋翊都觉得不可思议。  “宋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徐媛怡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敢抬眼看宋翊,说:“这是我保守估计,在我们结婚的这八年里,宋氏的产业不止扩大的两倍,所以其中有我们的共同财产,我只是按照律师提议做的。”  宋翊在这一刻,才真正的见识到了徐媛怡的真正面目。  钱财。  或许,从一开始,她要的都只是他的钱,不管是嫁给他还是现在要离婚,都是钱拿到手里的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  再加上在网上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事件,宋翊对于徐媛怡,已经是厌恶到了极点,宋翊冷笑了一声:“宋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也真的能开的出口来要,我手里也仅仅拿着公司一半的股份,你就要百分之三十?那拿了股份,是不是你就要当进公司当董事长了?”  徐媛怡知道现在不能硬碰硬,便挤出来几滴眼泪,又开始走柔弱路线,“我和你结婚的这八年里,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用八年的青春给你养了一个儿子,宋翊,虽然说你不相信,但是我告诉你,涵涵真的是你的儿子。”  现在徐媛怡口中的话,在宋翊看来,一句话都不可信,每一句话都让他恶心,让他作呕,他都觉得自己在八年前是昏头了!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会有所相信,只因为是甜言蜜语么?  宋翊摇了摇头。  他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但是在这些年,对徐家做出的那些事情拨过去的投资,绝对不在少数。  他冷哼了一声站起身来,“记住,现在并不是和平离婚,是你出轨在先,今后我不会过来了,让我的律师过来和你谈。”  “宋翊!你别走啊!宋翊!”  伴随着病房门咔嚓一声落锁,宋翊向她扔过来的离婚协议书也飘落在地上。  徐媛怡之所以会提出只要股份,而不要那些所谓的房产和物质补充,因为从近年来看宋氏的发展情况,一直是上升的趋势,每年拿分红就绝对是吃喝不愁了。  她也想到了,这种条件,宋翊绝对不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但是,她还是提出了这样的一个条件,只是因为孤注一掷,想要赌一赌。  病房门又响了一下,徐媛怡抬头向门边看过去,以为是宋翊还是顾及到情面重新又回来了,但是进来的人,却是……  “啊!”  徐媛怡止不住的尖叫,然后按下了病床上的铃。  有护士匆匆忙忙赶过来,看见躺在病床上露出一副惊恐面容的徐媛怡,再看看站在病床前文质彬彬的苏智,嫌恶的目光就落在徐媛怡的身上了:“你又怎么了?”  这家医院的电脑也被入侵了,所以那些照片流露出来的时候,几个医生护士当即就认出来了就是在隔壁病房的那个疯女人,原本不齿,现在就更不齿,就连平时按铃来到这间病房,都已经成了一个苦差事。  徐媛怡指着站在门边的苏智,说:“这是鬼!你们能看见他么?我看见了!他是鬼!他明明已经死了!”  苏智看起来就是一个无害的少年,他一笑,叫道:“护士姐姐,你看我是鬼么?这是我徐姨,我只是来看看她,没别的意思,你看我还提着果篮呢。”  当然,一般这种二十多岁的女护士对于这种又帅气有阳光的小鲜肉男生就没有抵抗力,瞪了一边的徐媛怡一眼,还专门讲苏智拉到一边说:“你要小心点这个人,她脑子有点问题,而且说不定还有什么其他病。”  苏智甜甜的一笑:“知道了,谢谢护士姐姐,我想要跟她单独说一些话,一会儿如果听到这里按铃的话,也不用过来,要不然总是让你们护士跑来跑去的,也不好。”  护士脸上浮现了一抹红晕,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但是,等到苏智面向徐媛怡,原本一张脸,已经冷若寒冰。  如果双眼是钩子的话,恐怕现在徐媛怡已经要被他这一双眼睛,勾的血肉模糊了。  徐媛怡已经开始裹着被子向后蜷缩,但是病床统共也就这么大,她向后面挪着,忽然双手按空了,一下子栽倒下去,却仍然不自知地口中说着:“别过来……不是我杀你的,你不要过来……”  苏智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我是人是鬼,难道你都分不清楚么?”  徐媛怡听了这句话愣了一下。  不过,看着苏智的面容,确实是这样,这苏智看起来完全不一样,看起来更加年轻……  “你……是苏超的儿子?”  当时苏超和徐媛怡说起过,自己在那个时候尚且还在念初中的儿子,还有一次在饭馆的时候见到过苏智,当时徐媛怡根本就没有多想,甚至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苏智,虽然两人在面容上长得差不多,但是只是乍一看,仔细看就会有差别。  苏智歪着头笑了一声:“是啊,当时我可是见过你呢,现在听说你在这家医院里,就提着东西过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  当时徐媛怡就看不起苏超,现在照样也看不起苏超的儿子苏智。  苏智坐在一边,看着徐媛怡现在这一副虚伪可笑的面孔,心中不住的冷笑,“徐媛怡,你是不是还欠着我父亲十万块钱呢?”  徐媛怡刚刚恢复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看向苏智的眼神汇总,已经完全被惊恐取代了。  苏智冷笑了一声站起身来,“网上的照片,只是对你报复的第一步,你等着,徐媛怡,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  徐媛怡对苏智有多怕,那么苏智就对她有多恨。  因为,在当年,徐媛怡找到苏超帮忙,是说可以拿到十万块钱。  十万块钱啊,对于苏超来说,就是天上掉馅饼一样,他们家里的土房子需要修葺了,要不然一下雨就往下漏雨,在恰逢雨夜的时候,儿子都没有办法好好学习休息。  但是,这十万块钱,得到的也并不容易,他需要违背自己的良心,去做一件事情。  他见到了雇主,也就是徐媛怡,交待给她要做的几件事情。  首先,就是去引起席美郁的注意。然后他们那边会找专业的人跟踪拍照。  但是,引起席美郁的注意,这太难了,他一个普通工薪,要如何能引起一个豪门大家的太太的注意呢,但是,机会就在席美郁一次下乡去做调研的时候,来了。  在一个暴雨的夜里,苏超晕倒在席美郁的车辆必经的路上,席美郁见到了,将他送到了酒店里。  在房间内,苏超再三感谢,觉得自己都要叩头感谢了,但是他并不知道,就在拉开窗帘的外面,有一个黑色的照相机,好像是一眨不眨的眼睛,搜索着所有可能借位的角度,拍下来看起来很暧昧的照片。  之后,苏超为了感谢席美郁,又请席美郁吃了一次饭,虽然说席美郁再三拒绝,可是苏超只是想要请席美郁吃一碗面而已。  他们的关系,也就仅仅止步于此。  在最后,苏智却在拿出身份证去做亲子鉴定的那一刻,退缩了,他一辈子老实巴交,就算是老婆有了婚外情很人跑了,他也从来都没有抱怨过什么,只不过这一次,他做的事情却是害人的事。  徐媛怡说:“十万块钱,就在你的一念之间,就看你是不是要的起了,这些年,够你这两年你跟你儿子过上了好日子了。”  苏超狠了狠心,将自己的身份证给交了出去。  只要是能让自己的儿子过上好的生活,他豁出去了,一定要拿到钱,哪怕是不义之财,就让老天爷的报应都降临在自己的身上算了。  虽然徐媛怡没有说这样的动作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苏超也知道,这是要破坏别人的家庭,真的是该死了下地狱的事情,可是,他这个做父亲的,真的是想要儿子过上好日子。  苏智记得特别清楚,当时,父亲回到家里之后,一直坐卧不安,对他说:“爸爸今天就要赚到钱了,整整十万块钱,以后你就不用在这种地方住了,也不会每天就吃几块钱的盒饭了,我们有钱了,可以买肉吃。”  当时苏超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多辛酸和艰苦,苏智是知道的,只有生活过那样的生活,才有资格指责别人。  苏智之前看到过和父亲苏超接触的那个女人,他是个十分聪明的孩子,也就明白了一些。  直到,在苏超这天去拿钱的时候,苏智在后面跟着,小心翼翼地跟着,然后跟了他一路。  直到,他看到父亲和那个女人见了面,手里多了一个用黑色的塑料袋包裹着的东西。  直到,他看见父亲兴致勃勃地穿过马路的时候,忽然一辆车飞驰而来,一阵模糊,他看见父亲好像是一个人偶一样,被撞的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在地上翻滚了两下,就好像是厚重的火腿肠一样。  苏智是有血性的孩子,在亲眼目睹父亲死亡场景的时候,也不过才十三岁,却记忆深刻,这八年来,每一次午夜梦回,梦里都会有这个血肉模糊,父亲几乎被摔成肉泥的情景,染红了眼。  而让苏智真正握紧了拳头,恨不得上前去将徐媛怡撕碎,是因为在那种车祸现场,就在不远处刚刚与苏超分别的徐媛怡,在这个时间内,第一动作竟然不是报警打120,而是跑上去,将那个装满了钱的袋子,趁着混乱的时候,拿回了自己的手中,塞进了包里,然后装作毫不在意地离开。  那个场景,苏智记住了这八年,所以,时至现在,他不不贪钱,只用自己的本事去赚钱,赚多少话多少,从来不拿那些所谓的不义之财。  苏智骑着一辆电动车,来到华筝的礼服店内。  这是华筝三天以来,第一次露面。  苏智洋溢着脸上的笑进来,“掌柜的,你病好了么?”  华筝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她没有生病,只不过是呆在家里不想见人,不过把店里的事情都交给了苏智还有另外一个女员工,所以就谎称自己发烧了,现在这样面色苍白,也不会有人怀疑说是假话。  华筝“嗯”了一声。  苏智已经走过来,将电脑打开,将里面的账目单给华筝看,“这是这三天以来的收支,你看看。”  华筝看了一眼,就算是她不在的情况下,收益也不错,便拍了一下苏智的肩膀,“好孩子,没有给我丢了摊子,明天请你吃饭。”  苏智一笑:“叫上予乔姐吧,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予乔姐了呢。”  华筝也没有多想,她也想着叫宋予乔出来,还有三天就要是订婚典礼的现场了,她忽然有点退缩了,因为在家的时候,她母亲还问起了有关于和裴家老大的这个订婚典礼的事儿。  “没有听你说谈恋爱了啊?怎么忽然就要订婚了。”  华筝当时搪塞说:“没什么事儿啊,妈,你别多想哦,这就是走个过场。”  说来也很是奇怪,华筝真的怕那个时候,如果郑融真的不来,那现在请柬都发出去了,可是万一要假戏真做了怎么办?先订了婚,等到最后再取消婚约?  华筝知道裴聿白裴大哥也是好人,可是,现在不就是耽误了人家了么。  真的是纠结。  头有点晕。  因为苏智的学校里有事情,所以今晚就先走了,留下华筝最后关了店门。  苏智走的时候,华筝趴在桌上睡觉,他不放心,还走过去推了一下华筝的肩膀:“诶,掌柜的,我走了,你别睡过头了啊!”  “嗯嗯,知道了,你快走吧。”  可是,当苏智真的走了之后,华筝却趴在桌上真的是起不来了,浑身虚软,抬起头来晃了晃自己的手指,竟然觉得好像一只手上有十根手指头,重影晃的眼晕。  华筝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半了,竟然这么晚了,出去打车都不好打了。  她扶着桌面站了起来,走的踉踉跄跄的,将屋内的灯关掉,一手拎着自己的包,踮起脚尖想要将卷闸门给拉上,到底是头晕目眩,胳膊不仅使不上劲儿,手臂,直接就摔倒在地上了。  在与地面亲密接触之前,华筝闭上了眼睛,但是,却没有预想中的,而是摔进了一个宽厚的臂膀之中,很熟悉的感觉。  华筝觉得自己的眼皮特别沉,想要睁开眼睛看看这人到底是谁,却是无果,一下子就陷入了无边无尽的黑暗中。  从身后将华筝给接住的人,就是郑融。  他并不是巧合才在这里遇上的华筝,他是跟过来的。  郑融摸了一下华筝的额头,烫的很,绝对是高烧烧到虚脱了,于是,郑融便果断地将已经陷入昏迷之中的华筝,抱着上了一辆出租车,当即就去了医院。  急诊部。  华筝高烧三十九度八,相当危险,医生即刻就给华筝打了一针,然后开单子打点滴。  但是两人因为是在这种半夜的时候来的,住院部那边有值班的护士问了,临时床位都是满的,所以,就只能在休息室内坐着。  郑融说:“没关系,谢谢医生。”  在休息室内,在墙上有一个大电视,里面还坐着一个看起来灰头土脸的老人,胡子邋遢,郑融挑了一个位置,将自己的外套脱下垫在椅子上,才扶着华筝坐过去。  华筝在手背上扎针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别过脸不去看郑融。  郑融将华筝的手腕放在椅子扶手上,帮她调整这点滴落下的流速,说:“你看看手背血管刺的疼不疼?疼的话我就把流速调慢一点。”  华筝说:“慢的话就不会疼了么?不管流速快慢,针已经扎在肉里,已经疼了。”  郑融没有说什么话,还是帮华筝调整了一下比较适中的流速,说:“你想吃点什么?我下去去给你买。”  华筝摇头:“不用了,我什么都不想吃。”  而就在后面的一个胡子邋遢的老头却叫住了郑融,他走过来,枯瘦的手里从衣兜里摸出来两个一元的硬币,说:“年轻人,帮我买两个荤素馅儿的包子上来吧。”  枯瘦的手中,很粗糙,纹路很深,像是藏着黑,但是有些皮肤已经泛白了。  郑融说:“好。”  他下了楼,在医院前面昼夜营业的小吃店内,也给华筝买了包子,并上两杯豆浆,还买了几瓶矿泉水。  回到医院内,距离休息室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就听见里面华筝和那个老大爷正在交谈。  “刚才那个小伙子是谁啊?”  华筝说:“那是我男朋友啊!”  这句话说的没有一点滞顿,很流畅。  老大爷说:“我一看就是,那小伙子不错。”  “是啊,我眼光多好。”  郑融在门口顿下了脚步,正好可以看见华筝的侧脸,脸上还带着发烧的红晕,但是眼睛却有了光彩。  郑融在门外多站了一分钟,等到里面的两个人说到跟足球有关的话题上,才佯装刚刚到,进了门。  老大爷说:“我就要了两个包子,没要豆浆啊。”  郑融坚持将豆浆给老大爷递过去,顺带将一瓶矿泉水给了老大爷,“买的多,送的。”  老大爷的点滴已经快完了,半个小时后,就有值班的护士帮她拔了针,说:“可以走了。”  护士顺便看了一眼华筝的吊瓶,说:“你可看着,等到快完过来叫我,还有一瓶。”  “好。”  于是,这个晚上,一共三个半小时打点滴的时间,郑融和华筝两个人在这间休息室内,看着电视上午夜节目都成了黑白的雪花。  华筝看起来很累,眼皮不停地打架,郑融便将自己的背包给卷起来,在公共座椅上放着,让华筝躺下来,说:“你睡吧,我帮你看着瓶子。”  华筝问:“你不睡么?”  郑融摇了摇头:“我不困,我今天白天没有上班,在家里睡了一整天。”  华筝闭上了眼睛,假装没有看见郑融眼睛里的红血丝。  郑融看着华筝安静的睡颜,拧开矿泉水瓶灌了一大口水。  他想起哥哥郑青的话,也因为华筝要和裴聿白订婚的这件事情,去查了裴聿白的资料。  裴聿白的资料特别干净,私生活特别有条理,除了养着的一条狗,基本上没有和乱七八糟的女人有过关系。  这样的一个男人,而且还家世好,样貌好,郑融觉得,和华筝是般配的,门当户对的。  可是,现在,他却犹豫了。  他真的不想要将自己喜欢了很多年的人,拱手让给别人,这种感觉,好像是自己心爱的玩具,忽然有人来抢走了一样。  而他也知道,华筝不是玩具,他也不是那种会抢玩具的人。  ………………  在这个晚上,对于徐媛怡来说,可以称得上是夜半惊魂了。  在接近凌晨的时候,已经入睡的徐媛怡,却忽然从睡梦中惊醒了,源于头顶的一道炸雷,紧接着轰隆隆的声响。  徐媛怡睁开眼睛,看见墙面上都映出好像银蛇一般的闪电,吓的她后背出冷汗。  而就在这个时候,好像是电视上曾经演过的夜半惊魂一样,手机铃声响了。  徐媛怡的手有些哆哆嗦嗦地的从枕头下面摸到手机,手指尖滑了一下,差点就掉落在枕头上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