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12 只是一场戏

212 只是一场戏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1951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42
    叶泽南看了虞娜一眼,觉得此时此刻,说出这样话语的虞娜,一双眼睛都在熠熠闪光,整个人都是一个发光体一般。异常夺目耀眼。  裴玉玲坐着,而面前的虞娜站着,还穿着三厘米的高跟鞋,她觉得现在需要仰视,简直就是助长了虞娜的气焰,于是也站了起来。  叶泽南看见母亲的这样动作,下意识地竟然是伸出手臂来将虞娜向后挡了一下。  裴玉玲看见自己儿子的这种动作,肺都要气炸了,现在这种时候,自己的儿子,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竟然第一反应是护着一个外姓的女人,竟然不是护着自己的母亲!这让一个当母亲的脸往哪儿放!  她说:“叶泽南,先让她出去。我要跟你谈谈。”  这种情况下,原本说好了的是来家里吃饭,缓和一下母亲和虞娜之间的关系,却没曾想到,竟然闹成了这样。  现在这种情况下,叶泽南也不想要虞娜和母亲之间为难了,便让虞娜先出去到车里去等。  他看见虞娜眸中的落寞,忽然察觉到,也许。这一次是自己唐突了,原本是自己和母亲之间的事情,结果现在却牵扯上虞娜。  他有些懊恼了。  虞娜也没有拒绝,听见叶泽南的话,就转身向外走。  虞娜出了门,叶泽南坐下来,说:“妈。这件事情我不想要多说什么了,之前我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我想要的爱情是我做主的,虞娜是要嫁给我,不是要嫁给你,也不是要嫁给叶家,妈你也不要一直干预我的感情生活。”  “不干预你么?不干预你,当初娶了宋予乔,是不干预你的后果,结果呢?还不是三年彼此折磨,最后走向离婚了……”  裴玉玲说起话来分毫不让,只不过,现在她依仗的,也就是一个曾经叶泽南犯下的错误。  叶泽南皱了皱眉:“妈,我已经再三说过了,和宋予乔之间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当初是我对不起她,这件事情过去了,你就不要一直反反复复地提出来了,好么?你这样提出来,是想要故意我一直困在宋予乔的圈子里走不出来么?”  裴玉玲被这句话反驳的一时语塞,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语言来说,叶泽南已经接了下去,继续说:“妈,你不要不停地找虞娜的茬儿,我也不需要一个女人来帮助叶氏,我不想用利益绑住我自己的后半生,妈,我知道你之前同意宋予乔。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将她私藏存起来的宋家的钱,全都给了这边的叶氏,然后她对我们叶家有了帮助,然后你才接受了她,我知道,当初如果不是这样的原因,妈,你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接受了宋予乔。”  裴玉玲无话可说。  叶泽南站起身来,说:“本来我是想要带着虞娜来这里陪着你吃顿饭,你也不用整天一个人在家里胡思乱想,到底是我想的简单了。”  他说完就向外面走,没有停留。  后面裴玉玲张了张嘴,伸出去的手却又缩了回来。  叶泽南确实是已经好长时间都没有回家吃饭了,她也不想儿子一回来就用这种脸色示人,可是,虞娜那种家世,她真的看不上。  但是,上一次在西餐厅内,不知道裴斯承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虞娜怎么在裴氏做事,那也只是一个员工一个下属,能算得上是背后有支撑么?  在厨房里准备晚饭的保姆端着餐盘出来,忽然见客厅里没了人,便问:“夫人,少爷不在家吃了么?”  裴玉玲揉了揉太阳穴:“不在。”  保姆叹了一口气,“又做的多了,本来还说多了少爷和少爷女朋友呢。”  一边站着的另外一个保姆赶紧就向这个保姆使眼色,让她注意祸从口出。  但是裴玉玲现在也没有闲心去纠正一个保姆口中的称呼了,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好了。  儿子真的是长大了,管不住了。  ………………  对今天晚上的事情,虞娜并没有询问,而叶泽南出来,也就是寥寥几句解释清楚,晚餐也没有吃成,虞娜说:“直接送我回家吧。”  叶泽南也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两人之间好像隔了一层屏障,不能进一步了,他有时候想要去抱虞娜,却生怕她拒绝。  再加上这边他母亲裴玉玲也是一个拖后腿的,他就不应该让虞娜再一次接触到裴玉玲。  他是真的喜欢上虞娜了,有一种隐隐的感觉,不知道是从哪里就生根发芽了。  虞娜家是在老区待拆迁的院子住宅区,政府的文件下来,是在明年八月份之前完成所有用户的新房地址确认。  这一个地段,算是比较偏的地方,就连路灯坏一个,都需要报到社区,隔了十天半个月能来修了就是了不得的。  在一个街道前,车子就已经进不去了,叶泽南便找了一个临时停车位将车停好,下车去送虞娜进去。  经过长长的一条路,才能最终看见前面院门口昏黄的灯光。  虞娜踩着高跟鞋,在地上踩出踢踢踏踏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清脆,这样的声音,倒是显得在这样的夜里十分寂静。  “我走了,你回去吧。”  虞娜低着头,说完这句话就转身向院子里走,身后叶泽南忽然就一下子抱住她。  “你是生我的气了么?是我把事情想简单了,以后如果你不想见我妈,一次都不用见,也不用刻意的去讨好她,我们都搬出来住。”  虞娜抬起头,笑了笑,眼睛眯起来,“我没有生气,我觉得跟你妈妈斗智斗勇倒是挺好玩儿的,每次她都说不过我,但是还偏偏要上赶着跟我呛,只不过就是中间夹着你这个当儿子的不好做。”  叶泽南听了虞娜这话,倒是愣了一下。  “放心了,就是顾虑到你,我都不会因为跟你妈妈正面起冲突的,不就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么,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听古板的老教授讲课都是那种状态……”  虞娜这么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叶泽南已经一下子吻了上来,吻上了虞娜的唇。  叶泽南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冲动,兴许是看见虞娜眼睛里的神采了。  身后有脚步声,只不过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  “咳咳……”  虞父从楼上下来扔垃圾,看见在院门口站着的这像是自己的女儿,便向前走了两步,真的就看见了虞娜,当然,还有正吻的难舍难分的叶泽南。  虞娜和叶泽南两人猛的分开,虞娜将散落下来的鬓发挂在耳后,“爸,你怎么这会儿下来了?”  虞父掂了掂手中的垃圾袋,“下来扔垃圾,娜娜不是说了吃了饭才回来么?怎么这么早?”  虞娜刚想要解释说因为下班早了,所以吃饭早,结果一边的叶泽南就已经开口说:“娜娜想要回来吃饭,所以我们没在外面吃。”  虞父说:“那正好,娜娜二姨刚做了饭,泽南也没吃饭吧,一块儿上来。”  叶泽南没有推辞,这边虞娜带着叶泽南上了楼。  楼道里没有灯,只有虞爸爸手中的一个手电筒照出的一道亮光。  这是叶泽南第一次来到虞娜家里。  虞娜家里看起来,真的不算是富裕,里面的装修十分简单,只是铺了地板砖刷了墙,电视机还不是液晶屏的,就摆在入门处,看起来有些老旧,原本乳白色的冰箱门经过时间的洗礼成了黄的,但是很干净整齐,是让人一眼看过去就十分舒服的。  家里也没有做十分丰盛的晚饭,只是熬了粥,然后炒了两个家常菜。  虞娜的妈妈尚且不能下床,虽然口齿不清晰,但是已经能开口说话了,听见叶泽南来了,便也招呼他:“我们家也就这样儿,你别嫌弃,现在阿姨不能动了,要不然一定给你做一顿好吃的。”  叶泽南摇头:“阿姨,你肯定能好起来的,我大姨原来就是脑溢血,一个月出院,三个月就可以下地行走了,除了右手有点问题之外,和原来真的一模一样呢。”  虞娜听了叶泽南这话,忍不住瞧了他一眼。  吃完饭,叶泽南拿着碗筷去厨房送了,顺带还捋袖子洗碗,被虞父看见了,直接给拉了出去。  “哪儿有让客人洗碗的,你在外面坐着,娜娜,陪着泽南说说话。”  虞娜直接将叶泽南手中的围裙给接了过来,笑了一下:“你是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吧,会洗碗就怪了……”说着,她已经进了厨房,“爸,你出去,我来洗碗。”  叶泽南和虞父在外面的小客厅里说了一些话,一直到快十点的时候,叶泽南起身告辞,虞父让虞娜去送送叶泽南。  叶泽南开口想要拒绝,却被虞娜掐了一下手臂。  虞娜应了一声,已经顺手拿了放在抽屉内的手电筒,推着叶泽南就出了门,手电筒的光在走道上明晃晃的照着。  等到了楼下,叶泽南忽然说:“我是不是表现的很糟糕?”  虞娜噗嗤一声笑了:“不糟糕。”  叶泽南松了一口气,虞娜已经接道:“是很糟糕。”  “……”  虞娜和叶泽南两人在街口说了一会儿话,虞娜说要送,但是叶泽南说不安全,便站在原地,看着虞娜上了楼,才转身离开。  就在远处,等叶泽南的车开走之后,两个黑影忽然从楼房在灯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为首的一个人叼着一支烟。  “那个娘们把钱给了没?”  “付了八万。”  “这边猜好点儿,就准备干吧,早点把另外的钱拿到手。”  “嗯。”  ………………  裴斯承第二天回到C市,第一件事情就是负责当晚的订婚典礼。  虞娜这两天也实在是累了,裴斯承便没有让她继续负责,只让她负责一下日常的安排,其余工作上的事情,让黎北分担。  黎北说着违心的话:“嗯,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分担。”  虞娜将桌上一大堆需要整理的资料指给黎北看:“这是你需要在今天整理好的,你真是我的好搭档,谢谢。”  黎北真想要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喂!那你去干嘛?”  虞娜一笑:“去化个妆,等晚上下了班约会。”  黎北咬了咬牙,他也想约会好不好?好不好?  晚上,是华筝和裴聿白的订婚宴。  这件事情原本就是公诸于众的,包括裴临峰和裴老太太,乃至于唐家人都来了。  华筝在后面试礼服,就算是开着空调,后背的衣服很快就被浸湿了,额上也不断地出汗,让化妆师每隔几分钟就过来给她补妆。  “怎么这么热啊,小张,再去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一点。”  她有点紧张,甚至偷偷溜出去找到了裴聿白,问:“裴大哥,如果你爸妈知道这是在演戏,会不会生气了?”  裴聿白身后跟着梁易,裴聿白还没有开口说话,梁易已经向前一步了:“知道了也没关系,现在订了婚,之后再找个机会解除婚约就行了。”  梁易也是难道这么一本正经的,让华筝都有点不大适应。  裴聿白安慰华筝,说:“你放心,这一次郑融一定会来的,而且,你放心……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宴会,放轻松,记住,你的订婚典礼是在三楼大厅。”  三楼大厅?  难道还有另外一场宴会,是在二楼大厅里么?  华筝不知道为什么裴聿白这么笃定,在走上红地毯之前,接到了宋予乔的电话。  她清楚在S市,予乔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也便没有奢望宋予乔能够来陪着她了。  宋予乔第一句话就是问:“郑融去了么?”  华筝一直在后台,哪儿顾得上有没有郑融。  她抿了抿唇,发现脸上的妆又花了,便让化妆师重新过来给她补妆,顺带几遍给宋予乔抱怨:“我快紧张死了,怎么办?万一郑融真没来怎么办?我真的要和裴大哥订婚么?”  “不会的,别担心,你先去工作人员那儿,找出入宾客登记表,看看有没有郑融的名字。”  “嗯,好,等等,我这就去。”  ………………  宋予乔又向华筝叮嘱了几遍,才挂断了电话,心里也是突突突的跳。  若说郑融,是一个可以为你两肋插刀的好朋友,有义气,也懂得体贴人,可以理解你的苦你的累,可以分享你的快乐你的忧伤,可是,她却真的不知道,这种脾性的人,到底会不会在最后关头去找华筝。  宋予乔依旧是坐在奶奶的卧室床上,看着裴昊昱正在帮忙“整理”书架上的书,却因为有一本书太高够不到,便踩着椅子向上蹦,吓的宋予乔赶紧就将裴昊昱给抱了下来,“想要哪本书?”  裴昊昱胖乎乎的小手指着书架中间横着摆放着的一本书,“要那个!那个豆豆!”  因为比较高,宋予乔也是踮着脚尖才将书给拿了下来。  是一本精装版的童话故事书,宋予乔递给裴昊昱,裴昊昱特别高兴,直接将童话书打开,里面有一张照片掉了下来。  裴昊昱弯腰捡起照片,“诶?这不是老奶奶么?乔乔,你看,是不是老奶奶,还带着草帽呢。”  宋予乔接过照片,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奶奶年轻时候的照片,身后是一片麦田。  她的手指触摸到照片后面有坑坑洼洼的感觉,像是用力写出来的笔迹,便将照片翻过来,是用铅笔在上面写的字:“二丫头,我还在。”  宋予乔看见这句话,心里扑通扑通跳了好几下,甚至直接先看了两眼周围,是不是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似乎是在拍恐怖片的感觉,心脏实在是跳的厉害。  裴昊昱已经打开了童话故事书,“老奶奶没有骗我哎,我最喜欢这本书了!”  小家伙将书捧在手掌心里,重重地吻了两下封皮。  宋予乔蹲下来,双手放在裴昊昱的肩上,问:“小火,这本书是太姥姥送你的么?”  裴昊昱眨了眨眼睛:“谁是太姥姥?”  宋予乔:“……”  “就是老奶奶,妈妈的奶奶。”  “是啊是啊,”裴昊昱重重地点头,“之前老奶奶有一次给我打电话呢,打给我的小手机!”  裴昊昱从自己的小背包里翻出来小手机,后面还贴着变形金刚的贴纸。  “老奶奶说,下一次来要带着我去吃梅花糕,还要送给我一本小豆豆的书,金黄色的封皮,就是这一本!”裴昊昱说的摇头晃脑的,“我一进来就看见书架上的这本书了!”  宋予乔抬眼看了一眼书架,基本上全都是黑白封面的书,而只有这本童话书是黄色的封皮而且摆在正中间。  她内心有一个念头呼之欲出了,简直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狂喜了。  宋予乔拿起手机来给裴斯承打电话的时候,手都有些抖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昨天的悲伤,直到现在看到奶奶在照片上留下的这一行字,她的内心都激荡了起来。  ………………  在裴斯承接到宋予乔的电话的时候,正坐在举办订婚典礼的花厅之侧的一个光洁的小餐厅里,等着该来的人过来。  在裴斯承的手机里,宋予乔的手机铃声是完全不一样的,在震动之初,他就预感到这个电话是宋予乔打来的。  果然。  裴斯承知道宋予乔一定是在担心这里的订婚典礼是不是能顺利进行,所以接通了电话,就说:“这边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就在订婚典礼的现场。”  宋予乔的语气有些急促,好像是跑了几公里一样气喘吁吁,甚至还有点刻意压抑着声音。  “奶奶没有死!”  宋予乔长长的呼出来一口气,说:“刚刚我在收拾奶奶的东西的时候,里面有一本书,夹了一张照片,照片后面写着一句话:二丫头,我还在,奶奶一般喜欢叫我二丫头,我还在,我还在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奶奶还活着!”  宋予乔说的语无伦次,到最后也不知道裴斯承是否听明白了,她心里特别慌乱,心里偶然之间跳出来的这个念头有些荒谬,明明在昨天就已经看见奶奶的骨灰下葬了,死而复生?  电话里一片寂静,宋予乔叫了两声:“裴斯承?”  “你现在不要慌,你告诉我,照片上是什么?”  裴斯承的声音带给人一股稳稳地力量,好像一股清泉注入了宋予乔的内心,平静了她纷乱的思绪。  “是奶奶年轻的时候,是在乡下照的,我记得很清楚,后面有一片麦田,前面有一大片西瓜田。”宋予乔说到这儿,忽然抿了唇,“不是吧,奶奶现在在乡下?”  “嗯,”裴斯承点头说道:“如果没有错的话,应该就是在你们乡下老家。”  裴斯承刚刚在听到送语气哦啊脱口而出的一句“奶奶没有死”的时候,内心不是震惊,而是一直提起来的一口气,终于放了下去,安了心。  他就知道,宋老太太那样精明的人,怎么可能在死后,竟然连遗体最后一眼都不看,就直接送到殡仪馆火化了呢?  这是一场戏。  裴斯承告诉宋予乔,“你现在和裴昊昱好好地在宋家先呆着,先不要回乡下去,心里知道奶奶还活着,你可以先去找宋予珩,他对于奶奶的这个事情,一定是清楚的。”  “嗯,好。”  裴斯承挂断了宋予乔的电话,揉了揉眉心,前面郑融便已经过来了。  不用华筝去查了,郑融根本就没有在宾客工作人员登记册上记名字,他是从后门进来的,是裴斯承这边直接找人请过来的。  郑融见过裴斯承,知道裴斯承是宋予乔现在的男朋友,脚步略顿。  一边的工作人员伸开手臂将郑融引过来,“郑先生,您这边请。”  郑融颔首,便径直地走过来。  “裴先生。”  裴斯承摆手:“你是予乔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叫我裴斯承或者裴三都可以,不必见外,你坐吧。”  已经有服务生为郑融拉开了身下的椅子,他坐下来。  “我知道,现在这种事情由我来说,也许并不合适,但是,现在予乔在S市,你和华筝之间也一直是这种停滞不前的状态,就算是听到华筝即将订婚的消息,你也没有任何反应,”裴斯承顿了顿,“这让我觉得,其实你只是想要跟华筝玩儿的是一夜情?而不是喜欢,因为那个晚上有需求,然后就上了床?”  郑融面色有些红,对于由一个半生不熟的人提起此事,要比一个熟悉的朋友提起这件事情更让人觉得尴尬。  郑融顿了顿,接着说:“不,不是,我从来都不跟人玩儿一夜情。”  “我知道,”裴斯承说,“裴颖以前告诉过我,说她交的这个男朋友,绝对是一个五好青年,绝对是模范标兵,朋友喜欢长辈喜欢,只要是认识他的人,就不会有人不喜欢。”  郑融听了这话,才恍然间想起来,裴斯承是裴颖的三哥,这倒是让他给忘了。  不过,裴颖竟然曾经有过对郑融这样高的评价,倒是让他觉得内心有愧。  虽然郑融与裴颖并没有多少感情,也都是是裴颖用来应付家里人的,只不过,在他跟裴颖提出分手,而裴颖固执地不答应,甚至眼睛里闪烁着泪光的时候,他都觉得不忍心了,好歹也是一个小姑娘。  之后,郑融找过裴颖好几次,但是她就是不接电话,要么就是接通了电话大叫一声“你休想!我就是不分手!”  这样,倒是让郑融伤了脑筋。  “裴颖从小就是那种脾气,被惯的了,你也不用介怀,我会帮你处理一下裴颖的事情,但是,我现在只想要问一句你,”裴斯承说,“到底是对华筝怎么看的?是朋友?炮友?还是爱的人?”  这个问题,对于郑融来说,很好回答。  是朋友也是爱人,至于说是什么炮友,简直就是对那样一个晚上的侮辱。  但是,在此时此刻,在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始的订婚典礼上,他却犹豫了。  “郑融,请你现在表现的像是个男人,你喜欢的,你爱的女人已经要和别人订婚了,你心里难道就没有一点冲动么?”  郑融霍然抬起头来:“裴先生,我不像你,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因为有家世,有才有貌有钱,可以给你最爱的女人最好的东西,我不一样,我什么都没有,现在还只是大学的研究生,我想要给华筝一切,但是我没有那个能力……”  “那你的意思,是想要等到有了一切的时候,才会把你心里最深处的想法告诉她么?那个时候,你知道是多长时间?”  郑融摇了摇头:“正是因为我不知道,我才不会给她承诺,别人既然有能力给她更好,那我尊重华筝的选择。”  “郑融,华筝的选择是你,”在窗外,忽然响起礼炮轰鸣,声音震耳欲聋,裴斯承看了一眼时间,对坐在桌前的郑融说,“一旦跨过这道坎,不管以后华筝是不是还会接触婚约,在她的人生里,第一任,就永远都不是你,她的名头前面,永远都会出现一个前未婚夫,你不觉得这是一道刺,可以梗在你的心头么?”  郑融握紧了拳头,前面可以听到奏乐声了,越来越近,近的好像他可以看见华筝已经穿着一袭白色的订婚礼服,走上了红地毯,向着与他相反的距离,越走越远。  裴斯承说:“你知道,我在六年前,错过了宋予乔,一直到今年才找到她,却已经已为人妻的她,我是什么心情么?我是想要直接冲过去紧紧地抱住她,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中,但是,同时,我也恨不得将自己扔进绞肉机里去绞碎,我迟了一步,让她有了一个前夫这种称呼。”  裴斯承顿了顿,“而你呢?”  郑融喜欢华筝,是从高中就开始喜欢的,但是那个时候,他懵懂的感情,也一直都放在心底,一直到大学,华筝有了男朋友,再然后,华筝有了喜欢的人,去追求,去喜欢,他依旧是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注视着……  现在,这真的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如果订婚典礼一旦真的进行到底,那么,他还剩下什么,他一直以来的坚持,又是为了什么?  裴斯承抬手让服务生给端上来一杯冷饮,结果,刚刚抬手,前面的郑融已经嘭的一下子将身后的椅子给撞翻了,冲向宴会大厅内,脚步丝毫都没有停留。  裴斯承看着郑融的背影,微微笑着摇了摇头。  只要是心里有爱,有不舍,那么万事就都不是难事。  郑融冲进宴会大厅,面前厚重的大门被他一力推开,他已经准备好了第一句话要说什么,而后,他却愣住了。  偌大的大厅里,空无一人。  不,还有一个人,就是站在红地毯尽头的华筝,穿着洁白的订婚礼服的华筝。  华筝静静地站着,看着郑融一步一步在向他走过来。  好像,她这里,才是终点。  在三分钟之前,当工作人员带着华筝来到了这个三楼的大厅里,她一直忐忑不安的心就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就好像是迎接一场必然会到来的死亡一样,反正睁眼也是一刀,闭眼也是一刀。  然而,当音乐声响起的时候,华筝就真的,听见了推门声。  是郑融。  郑融身上穿着一身西装,很挺括的西服。  华筝认得出,这一套西装,是郑融为了去研究所应聘,特别新买的一套西服,唯一的一套西服,花去了两千块钱。  是郑融衣柜里最好的一套衣服。  距离华筝还有三步远的时候,郑融停下来脚步。  华筝抿着唇,眼睛里噙着眼泪,却固执地不让眼眶里的泪水掉落下来。  郑融笑了一声,伸出双臂来。  华筝拎着裙摆,从台子上跳下来,一下子扑进了郑融的怀抱中,紧紧地抱着他的腰,声音有些哽咽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郑融吻了一下华筝的眉心:“我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未婚夫了。”  华筝搂着郑融的脖子,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流了下来,她摇着头:“不,你是最完美的,郑融。”  她想起就在几天前,她发烧输液,一整个晚上,结果郑融就陪着她一个晚上,她熬不住倒在公共座椅上睡熟,第二天早上醒来,就看见郑融依旧直挺挺着脊背坐着,一双眼睛已经熬得通红,眼睛里全都是红血丝。  然后,两人一同吃了一顿早餐,安然静谧的早餐。  一直到分开,华筝忽然拉住了郑融的手腕,问:“订婚那天,你会来么?”  郑融转过来看了她一眼,复又转过去,口中说了一句话,可是正巧前面的道路中,呼啸而过一阵鸣笛声,将他的话给淹没了。  华筝只注意到郑融的口型,当时并没有明白郑融的口型,但是,在这一刻,她忽然想起来那一句当时被鸣笛声淹没的话。  原来,当时郑融说的那一句话是:“如果和你订婚的人是我,那我就来。”  ………………  华筝的订婚典礼,其实,只是一场戏。  却最终完满的一场戏。  而远在S市宋家,也是一场戏,只不过,戏在刚刚开始,就已经落下了帷幕。  中午,宋予乔为裴昊昱和宋琦涵两个小家伙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特别给宋予珩打电话让他也回来,宋予珩是卡着十二点开饭的这个时间点回来的。  外面还下着小雨,宋予珩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没有打伞,头发有些湿,身上的皮衣也都是一层湿滑。  宋予珩刚刚一进门,在门口的裴昊昱先看见了宋予珩,笑的眼睛弯成了一弯月牙。  “小舅舅!”  跟着裴昊昱身后的宋琦涵也抬起头来,跟着裴昊昱喊了一句:“小舅舅!”  裴昊昱:“……”  宋予珩:“……”  裴昊昱指正:“这是我小舅舅,是你小哥哥。”  宋琦涵一笑:“他是大哥哥,你是小哥哥。”  裴昊昱:“……”  这个宋琦涵总是叫裴昊昱叫小哥哥,这让裴昊昱觉得很不好意思,这不是差了辈分了么,人家老人家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来着……  裴昊昱一拍脑门,想起来了。  他一本正经地看着宋琦涵:“不要乱叫,你这样是要我折寿的!”  宋予珩:“……”  才多大点儿小屁孩,就折寿……  宋予乔已经将吃的东西都端上了桌,让一直趴在地上玩儿卡片的裴昊昱领着宋琦涵去洗手间洗手。  宋予珩跟过去,原本想要帮着着两个小家伙,但是走近一看,两个小家伙正并排站在位置低一些的洗手池前面,裴昊昱将香皂在手掌心里打出了泡沫,然后递给宋琦涵。  “你也学我这样,在手掌心里打出泡沫来。”  然后,宋琦涵就接过香皂,手一滑,啪嗒一下,香皂掉进了水池中。  裴昊昱捡起来递给他,他又啪嗒一下掉进了水池中。  裴昊昱实在是忍无可忍,将香皂捡起来丢进香皂盒里,直接拉过宋琦涵的小手,将自己手上的泡沫给宋琦涵擦到手上,口中还说着:“我的泡沫太多了,分给你点儿吧。”  宋琦涵傻呵呵的笑了一下:“谢谢小哥哥!”  裴昊昱也不纠正这小屁孩的称呼了,折寿就折寿吧,反正他有五岁半的寿可以折,被这个小鬼头折一点也不要紧,况且乔乔说了,因为这个小鬼头的妈妈没了,所以还是很可怜的,要好好照顾他。  宋予乔蒸了米饭,做了两个肉菜两个素菜,还有一份汤。  宋予乔瞧着弟弟像是瘦了,便给宋予珩夹了一个鸡腿。  裴昊昱忽然就瞪大了眼睛,他从刚开始吃饭就一直盯着这个鸡腿看,结果看了十分钟倒成了别人的盘中餐了。  宋予珩笑了笑,将自己的这个鸡腿又给裴昊昱放在碗里:“两个小的,现在正在长身体,多吃点。”  裴昊昱喜滋滋的笑了。  宋琦涵可能是以前被徐媛怡给惯的了,不会用筷子,宋予乔便将菜和米饭拌在一起,让宋琦涵用勺子吃,可是,就算是这样,吃饭的时候吃一口,掉半口,在饭桌上留下了一大堆散落的米粒。  宋予乔看向宋琦涵,宋琦涵的脸有些红,便偷偷的将面前的碗移动了一下,想要将桌上的米饭全都拨到地上去,可是,一不小心动作大了,饭碗啪的一下掉在了地上,幸好是塑料小碗,里面的米饭全都散落下来,碗没有碎。  宋予乔还没有说什么,而宋琦涵却先哭了:“我不是故意的……”  “你哭什么啊,不许哭!”裴昊昱说,“乔乔都没有骂你。”  宋予珩将宋琦涵从椅子上抱下来,抽出纸巾来给他擦眼泪,“别哭。”  宋琦涵说话有点哽咽了,“我妈妈呢?怎么还不回来接我呢?”  听闻这句话,蹲在地上收拾米饭的宋予乔僵了一下。  宋予珩对宋琦涵说:“你妈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去出差,然后把你托付给哥哥姐姐照顾。”  宋琦涵问:“那我妈妈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  “很快的,到时候你妈妈会先给哥哥打电话的。”  还好宋琦涵这个小孩子比较好哄,而且又比较听话,只不过偶然间提起妈妈,让然觉得眼眶有些酸涩罢了。  吃了饭,宋予乔让裴昊昱带着宋琦涵去玩玩具,然后将宋予珩领着上了楼,进了宋老太太的卧房。  宋予乔一进来,就问:“奶奶到底现在在哪儿?”  “奶奶不是已经……”  宋予乔没有等宋予珩将话说完,就将在桌面的玻璃板下压着的一张照片给抽了出来,然后递给宋予珩看。  宋予珩明知故问:“这不是奶奶么。”  “是奶奶,”宋予乔说,“你看背面,这是我今天在整理奶奶的遗物的时候找到的,哦,也不能说是遗物,因为奶奶根本就没有死,奶奶还活得好好的。”  宋予珩将照片翻转过来,确实就看到了一行字。  “奶奶这是什么意思啊,一边让我瞒着不要说,还给你留下个什么线索,这是在玩儿密室寻宝游戏啊?”  宋予乔抬手就在宋予珩脑门上狠狠的拍了一下:“之前问你你怎么不说?还学过隐瞒了!”  宋予珩向后退了一步,躲开宋予乔的再次袭击,“姐,是奶奶叮嘱我的,这事儿谁都不让我说,因为知道的人越多越不好办,万一到时候被人知道了就不好了,之前她一直是在山上的寺庙里的,后来才下了山,直接回了乡下老家……”  “回了老家不怕有人认出来奶奶啊?”  “奶奶说了,他们宋家出来的早,到现在认识当时宋家的人已经少了多了,之前她不是有一次去乡下,就是说是染了农药中毒那一次么?就是用的另外一个身份去的,在那儿买了一套两层小楼,前面有一块玉米地,也没有人多问,都以为是新来的邻居。”  宋予乔知道,既然奶奶决定要离开了,那就会把后路全都想好了,一定不会有什么差错。  宋予珩说:“奶奶不告诉你们,是因为怕这件事情做的有哪里不隐秘,让一些人给知道了,趁机钻空子,知道的人多了,反倒是连累了你们,所以,就只有我还有刘婶知道,而且都不会向外说的。”  宋予乔看着宋予珩这幅样子,竟然噗嗤一声被气笑了,“这一招真的是釜底抽薪,骗了我不少眼泪。”  宋予珩嘿嘿一笑:“我也是啊,葬礼上我也哭了。”  “去,你那是鳄鱼的眼泪。”  “姐你个文盲,你知道什么是鳄鱼的眼泪吗。”  “你一个在国外住了七八年跟我说我文盲?你告诉我文盲这俩汉字是怎么写的?”  宋予乔和宋予珩之间从来都是没大没小的乱开玩笑,最后,宋予珩拨通了奶奶的电话,让宋予乔接。  “奶奶!”  宋老太太应了一声:“就知道小火那孩子聪明,已经看到那张照片了吧。”  宋予乔重新听见宋老太太的声音,从昨天在葬礼上回来,现在真的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了。  “嗯,奶奶你没事儿就好了,吓死我了。”宋予乔说,“小火也特别想你,我去叫他来接电话。”  “不用,”宋老太太说,“现在这种时候,暂时先不要告诉小孩子,其余多的人也都不要说了,等到这段时间过了,再说。”  “嗯。”宋予乔说,“那过两天我就让予珩带着我去乡下。”  “现在别来了,我都不让予珩来了,你来干什么?好好养胎,”宋老太太笑了笑,“我听予珩说了,三胞胎,我等着这一次抱三个曾外孙呢,你奶奶我身体硬朗的很,不用担心。”  ………………  C市。  夜幕降临,一片灯红酒绿的灯影交错。  虞娜拎着包,在约定的时间等叶泽南,可是,等了许久,都不见叶泽南来。  她皱了皱眉,原本说好了,叶泽南在晚上带着她去一家店吃川菜,可是,竟然等了半个小时都不见人影。  这样的叶泽南还真的少见。  在虞娜的印象里,叶泽南从来就都没有迟到过。  大约十分钟后,叶泽南的车才姗姗来迟,叶泽南亲自下来请虞娜,直接拉了她的手,“公司里临时出了一点岔子,我处理完了才过来的。我的错,等的时间久了吧?”  虞娜摇头:“没有啊,正好这边公司的事情也多,我也是刚到。”  像大多数情侣一样,叶泽南和虞娜手牵着手,先去看了一场电影,爱情片,有点无病呻吟的感觉,出来之后,叶泽南摸了一下虞娜的手臂,竟然摸了一手的鸡皮疙瘩。  虞娜啪的一下就打在叶泽南的手上:“乱摸什么!”  叶泽南笑了笑,将手臂伸到虞娜面前,“下一次绝对不看这种电影了,要不然让你摸回来?”  虞娜瞪了他一眼。  及接下来,两人去吃了川菜,辣的嘴唇都是红通通的,叶泽南在吃饭中间,忽然接到了来自母亲的电话。  原本叶泽南是不想接的,可是虞娜却说:“接吧,你妈妈万一真的是有什么急事儿呢?”他页医才。  叶泽南便接通了。  果然,裴玉玲是催促叶泽南回去,说:“路上给我买一盒速效救心丸,家里没了,这两天总是感觉心慌,你给我买了回来,先备着。”  叶泽南下意识的想要拒绝,让保姆去买,可是裴玉玲却说:“多长时间都没回来了,今儿就回来陪陪妈。”  虞娜能听到叶泽南电话里隐约的声音,便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叶泽南挂断电话,“你真的是猜对了。”  “是啊,我就猜到了,”虞娜说,“不过,现在我们确实要多陪陪长辈,你毕竟只有一个妈妈,带你长大不容易。”  叶泽南付了钱,和虞娜一同出来。  从吃饭的餐厅向虞娜这边有一条路是正在修整之中,拉起了尝尝的蓝色施工网。  叶泽南将车停下来,懊恼自己走错了路,正想要打方向盘原路返回,从前面一个路口绕过去的时候,虞娜抓住叶泽南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用。”  虞娜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说:“你别费油了,我这边走着就回去了,顶多二十几分钟,你要是开车绕过去,也要十几分钟,省了吧,正好早点回去陪你妈。”  叶泽南还没有来得及出言阻止,虞娜已经下了车,临关车门前,还给叶泽南留了个飞吻。  叶泽南笑着摇了摇头,等到虞娜顺着防护网旁边的细小街道挤进去,才打方向盘,转了身。  路上路过一个药店,叶泽南将车停在临时停车位,然后进去去给母亲买速效救心丸,等到出来的时候,忽然看见放在副驾座上的手机明灭,拿起来一看,是虞娜的手机号。  他皱了皱眉,再回拨回去,第一个电话没有人接通,听着耳中滴滴滴一声急似一声。  第二个电话再打过去,虞娜的手机竟然已经是已关机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