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曾想盛装嫁给你>目录>

216 尾声四:今后也不会

216 尾声四:今后也不会

小说:曾想盛装嫁给你作者:桑榆未晚字数:10117更新时间:2015-10-17 06:47:43
    宋予乔往前走了两步,苏智却从后面伸出手臂来拦住了她,她看向苏智,“你什么事?”  “你还是别进去了,反正心里都已经清楚了。再看见也还是伤心。”  “现在连眼睛看的都不一定是真的,更何况说不是亲眼所见?”宋予乔说,“现在这是我的家事,你如果没什么事情,就请出去。”  宋予乔这几句话说的特别干脆利落,从话语中,根本就无法知道她此时此刻内心到底是怎样想的。  苏智放下手臂,宋予乔毫不犹豫地推门进了客房,苏智跟在后面。  尽管宋予乔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看到在床上两个人影,她内心还是很痛的被刺激了一下。  在床上,裴斯承是平躺着的,而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正在为他解去腰带。然后露出被平角内裤包裹的已经明显昂扬的硬物。  在房门被推开的这一刹那,裴斯承是有所感觉到的,但是,现在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脖颈都是僵硬的,连扭头去看的力气自己都控制不了,浑身僵硬虚软无力,一股从小腹上袭来的灼烫燥热感越来越浓烈,几乎要将她反噬掉的那种感觉,而身上的这个人,不管是脸庞,还是身段,都是宋予乔的样子,可是,宋予乔现在怀孕了,不能在床上做这种异常剧烈的运动,现在。为什么会变得这样如狼似虎呢?  宋予乔看着裴斯承眼神中露出的迷醉,冷笑了一声,自然也就看见了那个长发美女眼睛中对她的轻蔑。  这一幕,好像是与七年前,当宋予乔满心欢喜地回家去见叶泽南的时候,却撞见了自己最爱的男友和闺蜜在滚床单。  那种震惊,无以复加。  然而,现在,这一幕再度重演,宋予乔做出的动作,仍然是转身跑出去么?然后不敢问不敢提,只敢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徘徊,等不到了就心灰意冷地坐上飞机飞去国外。躲的远远的当做不存在么?  很明显,已经过去了七年。  宋予乔从十八岁,现在已经到了二十四岁。  成长的不仅仅有身体,有年龄,还有内心。  宋予乔直接大步跨上去。就在这个女人即将褪下裴斯承身上内裤的前一秒,她直接抓起这个女人的头发,然后重重地给了她一个巴掌。  重重的。  宋予乔声音如铁:“滚出去。”  女人被扇的偏过去脸,脸颊上迅速的红肿起来。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裴斯承已经微微恢复了一些神智,最起码可能移动手臂,扯了床上的被子盖在身上。  女人离开之后,宋予乔说:“你等等。”  女人的内衣现在都在外面,所以她身上只穿着一件裙子,不过因为身材很好,所以就算是这样也能够看得见穿衣打扮的丰腴。  宋予乔说:“你说句话。”  “你想让我说什么话?”  “好了,就这句话就可以,我已经听到了,你走吧。”  宋予乔之所以现在让这个女人说话。是想要听一听她的声音,是否和前两天给裴斯承接电话的那个女人的声音一样。  结果,是一样的。  宋予乔在逻辑推理方面很弱,但是在记忆里方面一向很强,不管是听声音还是看东西。  宋予乔也跟着这个女人走出去,亲眼看着她将地上属于她的衣服全都给捡起来捡走,对苏智说,“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请你也离开吧。”  苏智问:“你现在还不离开么?”  宋予乔摇头,说:“不。”  苏智说:“现在还不够清楚么?裴斯承已经趁着你怀孕出轨了!你为什么现在还要一味的护着他,这样伤害到的只是你自己!”  宋予乔这边已经开了门,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说:“因为我以前没有遇到过比他对我更好的人,今后也不会。”  苏智走出去的脚步一顿,看着宋予乔的表情,动了动唇,却依旧抬步离开了。  关上身后的门,宋予乔抚了抚自己的肚子,苦笑了一下,然后重新走回了房间。  裴斯承依旧是在床上躺着,额上一层密密的细汗,甚至已经汇聚成汗珠,沿着脸上光滑的轮廓线,向下流淌,一直从下巴滴落下来,额角的青筋也隐隐跳动着,可以看到轮廓。  他在承受着巨大的情/欲的煎熬。  宋予乔有眼睛,可以看得到。  裴斯承咬着齿关,尽管这个时候脸部肌肉有些僵硬,说话的时候吐字不太清晰,好像是刻意在咬着舌尖一样。  “我被下药了……然后刚刚那个女人,我以为是你,我看的是你,现在我看清楚了……”  宋予乔没有说一句话,而是走到床边,看着裴斯承此刻煎熬的眼神。  裴斯承接着说:“你信我,予乔,我现在如果能动,第一个动作肯定是上去抱住你,这真的不是……”  宋予乔没有等裴斯承说完,就已经一把将裴斯承刚才用尽全身的力气盖在身上的被子给掀开,裴斯承身上只穿着一件平角内裤,而且是上一次宋予乔为他挑的。  裴斯承此时此刻,真的觉得无地自容。  因为被下药过后的这种生理反应,真的让人难堪,不是纯粹因为动情而产生的情欲,他甚至闭了闭眼睛,他有些艰难的开口:“予乔,你先坐下,等半个小时,等药效过了,我再给你……唔……”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宋予乔竟然已经俯身下来,首先抱住了裴斯承的腰。  触手的感觉,是裴斯承后背的大汗淋漓,全都是汗津津的感觉。  宋予乔主动吻上裴斯承的唇,虽然现在她已经在裴斯承教导下,懂得了一些在接吻上的技巧,可是,到头来,真到了主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完全就做不来主导。  但是,尽管是宋予乔这样稚嫩的动作,在裴斯承看来,全都是抵抗不住的调情,比刚才的那个技巧纯熟的女人来说,宋予乔才是真正的春/药,裴斯承觉得自己已经快要炸了,只是亲吻和抚摸这种重复简单的动作。  可宋予乔依旧是稳扎稳打的一下一下吻着,然后向下,吻着他的锁骨,吻着他的胸膛,吻上他的小腹,再向下……  宋予乔纤细的手指触碰到裴斯承的四角内裤的边缘,然后向下拉……  裴斯承从喉咙中发出一声低低地吼声,“予乔,你先起来,你帮我去浴室放一浴缸冷水就可以了,这种事情不用你现……”  然而,裴斯承口中的话就在此刻,戛然而止了。  他曾经是想过,想过不止一次,能让宋予乔做这种事情,可是,现在真的当宋予乔含住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一瞬间就已经忍不住了。  一个是丝毫没有技巧可言的,纯粹只是在做最原始的动作。  另外一个是被下药的,现在就凭借着最后一丝理智,免得因为控制不住伤到了她。  最后,宋予乔因为从来都没有做过,所以,在最后爆发的那一刻来不及躲闪,然后捂着嘴咳个不停,跪坐在一边,飞快地进了浴室,吐掉以后用清水漱口。  而裴斯承,在那一瞬间,真的是体会到了天堂的感觉,那种极致的快感。  他动了动胳膊,虽然依旧是身体虚软,但是已经可以小幅度地做一些动作了。  他直起身来,靠着身后的床头,将睡袍穿上,宋予乔已经漱好口,从浴室内出来了。  裴斯承脸庞上浮着一层不正常的红晕,他轻声叫:“予乔。”  宋予乔抬了抬眼帘,应了一声:“嗯。”  “刚刚我到家,然后外面有人敲门,就是这女人,说是邻居,说她家忽然就没有电了,问是不是咱们家里也没了电,所以我就开了开等,说有电,然后,她手中就有一个喷雾剂类似的东西,我就立刻瘫软了,”裴斯承说,“之后她强行给我灌下喝了一种药,然后幻觉里,我察觉到是你……”  裴斯承知道,如果现在不解释清楚,那么很可能以后,就都再也没有机会去解释了。  宋予乔没有说信,也没有说不信,只是淡淡地说:“刚刚从华筝店里把衣服拿回来了,在外面。”  “你觉得怎么样?”  “你的眼光自然是很好的,很漂亮,”宋予乔笑了笑,“你饿了没有?我去做一碗面。”  “不用,我不饿,”裴斯承向宋予乔伸了伸手,“你先过来,予乔,你过来。”  但是,宋予乔却依旧是转身出了房间。  宋予乔从刚开始表现的就一直特别镇定,这让裴斯承觉得心里有些不安,感觉好像是强弩之末一般,在恢复了一些力气,便穿上了衬衫西裤,出去去找宋予乔。  但是,一出去却发现宋予乔竟然背靠着墙面坐着,脸色有些苍白。  “予乔!”  宋予乔掀了一下眼皮,声音有点低,“送我去医院。”  ………………  医院内。  在病房内水壶中的水用完了,于是叶泽南拎着两个水壶去提水,等到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虞娜已经坐了起来,身上穿戴整齐。  叶泽南微微一愣,“怎么了?”  虞娜说:“我没事了,可以出院了。”  “我去问一下医生。”叶泽南将水壶放下来,转身就出去找医生询问情况,从医生口中得出的结论同样如此。  “主要还是心理疏导,现在外伤基本上都已经治疗了,没有大碍。”  叶泽南点头道谢,回到病房内,虞娜已经将简单的几件衣服收拾好,还有住院凭证和一些单据。  “我去帮你办出院手续。”  虞娜点了点头,没有拒绝,只是将病床上的一些衣物叠着装起来。  等到叶泽南下了楼,虞娜也跟着下了楼,就站在办出院手续的窗口后面不远,给裴斯承打了个电话,想要从明天开始销假上班。  只不过,裴斯承的手机没有人接听。  虞娜微微蹙眉,紧接着就听见了外面有嘈杂的呼声,就看到了一个人影,一直冲了进来,身影十分快,脚步稳健。  是裴斯承。  而他打横抱起的那个人,是宋予乔。  虞娜也是一惊,现在宋予乔怀着孕,现在裴斯承抱着冲进来,肯定是关于宋予乔自己的事情!  她来不及对叶泽南解释,趁着电梯内现在还没有关,急忙过去按了电梯,裴斯承抱着宋予乔上去,虞娜按下了妇产科的楼层。  裴斯承的脸色苍白,虞娜从镜面看的出,裴斯承现在脸上的细小纹路都是在写着担心,紧张,似乎是只要是宋予乔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么事情,他自杀谢罪都悔不了。  可是,到底是什么事情?  虞娜知道,裴斯承向来是将宋予乔当成是掌中宝的,真的没有夸张的说,宋予乔的开心比他自己都要开心。  等到了妇产科,在路上,裴斯承就已经联系过自从第一次产检,就一直在为宋予乔体检的专家,毕竟是唐玉珏找的重点医生,不管是在临床和资历上都有一定的权威性。  裴斯承呼吸有些急促,在距离医院还有几百米的时候,就因为前面的堵车,然后裴斯承直接抱了宋予乔下车,打横抱起她,在路上飞奔,幸而,也就是几百米的距离,也让裴斯承累出了一头的汗。  宋予乔甚至抬手抹去裴斯承额角的汗珠,“没关系,你别慌,我有感觉,宝宝们还都在,都好。”  裴斯承听了宋予乔的这句话,感觉内心好像是刀刮一样的难受,生疼。  ………………  到了妇产科的科室内,医生给宋予乔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双眉紧蹙,抬起头来,将裴斯承叫到外面的房间内,说:“胎位不稳,有先兆流产的迹象,不过还有,发现的及时,这两天先住院观察,上一次检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搞的?三胞胎本来就不容易,你说要是真的出了点差错,你从哪儿再去怀一个三胞胎?”  唐玉珏都还要叫这个老的妇产科医生一句婶子,所以,裴斯承也没有说什么,从始至终一个劲儿的点头:“谢谢医生,我会注意的。”  “别光说注意,现在孕妇不能受到任何刺激了,”医生说,“现在一切以孕妇为大,万事都由着她,有些孕妇可能还有产生忧虑症,注意点,”  “嗯,我明白了。”  裴斯承再三保证,医生又嘱咐了一通,才放裴斯承离开。  裴斯承让给宋予乔开了一间单独的病房,前面就是小花园,树影花香,还算是环境比较好的,他走进去,宋予乔躺在床上,睁着眼睛静静地看着走进来的裴斯承。  宋予乔说:“我饿了。”  裴斯承伸出手来将宋予乔脸上的额发拨到一边,眼睛中带着宠溺的笑:“想吃点什么?”  宋予乔笑了笑:“肉。”  “我去给你买。”  裴斯承刚刚站起来想要出门,站在门口的虞娜说:“老板,你陪着予乔,我去买。”  “你现在还在假期里,不用……”  “我已经办了出院手续了,已经可以销假了,明天就能去上班,已经全好了。”  虞娜的侧脸划在地上,有一层被摩擦皮肤出来的血痕,现在已经全都结痂了,将头发放下来挡着,根本就看不出来。  “好。”  虞娜在下楼的时候,接到了叶泽南的电话。他布有血。  “手续办好了,你现在在哪里?”  因为办理出院手续的人不少,叶泽南是排队排了很久,才终于办好,回头看却没有了虞娜的影子,便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虞娜刚好从电梯内下来,已经看见了站在大厅内的叶泽南,直接挂断了电话,走过去,将刚刚遇见裴斯承抱着宋予乔上去的情况说清楚了,“我现在出去给老板买东西吃,我东西也不多,不用你去送,你公司里也不是没有事,先去忙吧。”  叶泽南听了这话,不禁皱了皱眉:“娜娜,我送你回去休息一下,裴氏那么多员工,根本就不缺你一个,现在需要你带病去工作。”  “我已经好了,没有病,”虞娜说,“今天出院,我就是想要明天去上班。”  说完,虞娜就已经从医院里走了出去,没有片刻的停留。  叶泽南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之前已经进一步的关系,却又忽然后退回去了?竟然连那些少有的暧昧都已经不见了。  虞娜并没有在医院附近的店面里买,第一不放心是否干净,第二她之前帮宋予乔定过餐,了解宋予乔的口味,出了医院门,便直接打了一辆车,报上了一个餐厅的地址。  叶泽南跟在后面,看着前面的出租车离开,默默地攥紧了拳头。  ………………  宋予乔看起来有些困,裴斯承便替宋予乔将被角掖好,走出去给黎北打了个电话。  因为虞娜不在公司内,一些必须由裴斯承经手的工作就都落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不过,既然在这段时间过后,老板就给自己放婚假,所以,现在黎北不管做什么都是兴致高昂!  在接到裴斯承电话的这个时候,是黎北正在对照数据修改一份报价表。  “老板。”  “你现在去华苑一趟,帮我把监控录像调出来,昨天全天,所有的。”  黎北虽然是内心有所疑惑,但是依旧是回答道:“是。”  裴斯承到医院的吸烟区,去点了一支烟,靠在墙面上,闭着眼睛,回忆了一下当时在华苑的情况。  当时最初的情况,是裴斯承跟宋予乔说的那样。  当时,裴斯承在华苑内,正在整理需要开会用的资料,因为在书房内工作了两个晚上,需要整理带到公司里去,可是,却忽然有人敲门。  裴斯承本想是宋予乔去试礼服回来了,但是,宋予乔有指纹识别,果然,开了门以后看见的不是宋予乔,而是一个看起来很陌生的女人。  就算是裴斯承现在用当时清醒时候的记忆去回忆,那个女人确实是没有任何印象。  这个女人穿着高跟鞋,丝袜,衣裙,一副十分诚恳的模样:“请问你们家里现在有电么?我家里没电了,冰箱里的东西全都化掉了。”  裴斯承开了一下玄关的灯,亮了,于是说:“有电,应该是你们家里电闸的问题,找物业吧。”  这个女人再三道谢,然后问他公寓内的总电闸在哪里,她要先去看看。  裴斯承便顺手一指,“前面的安全通道。”  “谢谢,太谢谢你了,我是最近才搬到这里的,不太熟悉情况。”  裴斯承一向十分警觉,现在忽听得说最近才搬过来的,便眯了眯眼睛,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最近他所住的这里有新住户搬进来。  而就在裴斯承恍然的这一刹那,面前的这个女人忽然就喷了一下手中的喷剂,瞬间,空气中弥散了一种奇异的味道。  裴斯承向后退了一步,已经觉得浑身有些虚软了,需要扶着墙才能站稳,而前面的这个女人,就向前走了一步,刚才喷剂的距离离裴斯承有点远,现在离的近一些,直接就喷在裴斯承的口鼻上。  这样一来,裴斯承已经完全虚脱了,而体内有一种燥火正在躁动着,紧接着,这个女人又强行给他灌下了白色的粉末药剂。  接下来他就产生了幻觉。  幻觉之后的事情,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好像那个时候他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换了一个环境,而面前站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是宋予乔……  幻觉中的宋予乔。  ………………  裴斯承难以想象,如果当时宋予乔不回来,自己会犯下多大的错误。  可是……  宋予乔身后跟着的苏智,有点奇怪了。  好像,就是为了掐准时间点回来的一样。  手指间夹着的烟已经燃烧了一大段,烟灰烫了手指。  裴斯承顺手将烟灰弹掉,给顾青城打了个电话,虽然顾青城现在已经不再涉足道上的东西,但是,一些酒吧内和夜场,还是有个人行为在买卖这种类似于迷幻药的东西。  “你帮我查一查,最近一个月内,你那边卖的迷幻药迷情药,有没有一个叫苏智的人买。”  如果裴斯承没有猜想错的话,这件事情,和苏智有关。  因为,太过于巧合的情况下,那就成了刻意。  是苏智故意设计他出轨,然后让宋予乔正好回来看见。  兴许,苏智也并没有让裴斯承真正出轨,否则的话,那个女人也不会磨蹭够了,才做最后的动作。  顾青城那边的结果很快,因为他手下毕竟是各个路子都混的,而且他现在只要是卖出去的类似于这种迷药,都会有记录。  顾青城说:“没有苏智要买的,这里一般都是长期要的,有登记的也都是大头,但是我刚刚有个小弟说,这个苏智他认识。来,你过来给裴三少说。”  站在顾青城面前的小弟吓了一跳,毕竟是老大啊,老大以前从来都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啊,现在竟然让他拿他的手机讲电话,他要不要跪舔啊!  这个小弟向前走了两步,开口的时候有点结巴,叫裴斯承的名字都分了三次才叫完全,“裴、裴三,裴三少……”  身后的顾青城听了眉头直皱,直接抬脚就踹,“能不能说利索了?!”  “三少这个苏智我认识是在鹏哥手下认识过之前鹏哥抢了一笔钱然后分了他一部分他没要直接打牌输给我们了……”  这次还真是利索了,不过大哥,你能不能有个标点符号啊。  裴斯承微微蹙眉,问:“鹏哥是在名单上?”  “是,”小弟这一次开口,已经平缓了很多,后面老大就好像是一挺机关枪似的,只要他这边再稍微有点磕巴,直接就扫射,“鹏哥那边高价卖着,是通过我的路子跟老大这边买的,之后苏智拿了钱去买,但是鹏哥一直很欣赏的就是这个苏智,所以就免费送他了,一分钱没要。”  “嗯。”  顾青城勾了勾手指,让人将手机递还过来,“遇上了麻烦事儿了?”  “还好,不算太麻烦,”裴斯承抽了一口烟,然后将烟蒂狠狠地掐灭掉,说,“恐怕还是要借你的地盘一用。”  ………………  裴斯承现在担心宋予乔,片刻都不会离开病房,但是,却不知道宋予乔住院这个消息是怎么传到裴老太太耳朵里了,当天晚上,裴老太太就拎着鸡汤来了,打电话问裴斯承病房号。  “妈,你怎么知道的?”  裴老太太说:“我现在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别小瞧了你妈我,快点下来接我。”  裴斯承便下了楼去接裴老太太,结果,裴老太太第一眼看见裴斯承,就抬手“啪”的一下,在裴斯承的后背上拍了一下:“你就使劲儿浪吧,早晚就把我孙子孙女也浪没了。”  裴斯承:“……”  其实,裴老太太也是一个精明人,她在大事上从来都不含糊。  她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裴斯承就将事情前后都说了。  “下药啊?这种烂损的招数都用上了?”  裴斯承:“……”  裴老太太啪的一下又拍了一下裴斯承的后背,“不管怎么样,你就是找事儿!什么女人都往你身上贴,怎么就没见老大身上贴这个贴那个的?啊?”  “因为大哥早就贴过了,现在已经没人敢贴上去了。”  “你就是桃花太多,还有十来天就办婚礼了,真是不让人省心,这两天我全天候在医院呆着,你就出去浪吧!我看着予乔,千万不能出了什么事儿,不省心啊!搅的家里面都不安宁!”  说着,裴老太太就又啪的一下打了裴斯承的背一下。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裴老太太只能够到裴斯承的背,要不然肯定就从上向下打儿子的头了,多打打,就聪明了。  裴斯承错后半步,脚步慢了点儿。  他忽然就想起来在山上寺庙老和尚的话,真的是桃花劫也真的多了些,乱七八糟的拦路虎出来的课真是不少,果然是家宅不宁呢?  不过,他一向是不信这种东西。  这事情既然是人为的,解决起来也就容易的多了。  到底还是信则灵,不信则不灵,可是现在裴斯承明明不信,怎么还就灵验了呢?  裴老太太是个人精,进了病房,就是对宋予乔一阵嘘寒问暖,然后旁敲侧击地指责裴斯承。  最后,倒是宋予乔笑了笑:“妈,裴斯承怎么了?我怎么不知道?”  这句话一说,倒是让裴老太太一阵愣,转过来数落自己儿子:“瞧瞧,还是你媳妇儿懂事儿,要不然这么着吧,这回你们办婚礼,就算予乔是我亲女儿,然后我招女婿,你就入赘进来,这样也好。”  裴斯承:“……”  老太太,你能不能用正常思维思考一下问题呢?  等到老太太去卫生间的时候,裴斯承就站在宋予乔的病床前,扶着宋予乔坐起来喝一杯水,但是转身去放水杯,却不小心将水给洒了,桌子上蒙了一片,他赶紧就抽纸巾来擦,一时间有点手忙脚乱的,一个高大的个子站在病床前收拾这些东西,感觉真的十分有喜感。  宋予乔就靠着病床的枕头看着,忽然笑了一声,但是,待裴斯承的目光看向她,就又不笑了。  真是比昙花一现更让人印象深刻。  裴斯承刚刚开口叫了一声“予乔”,裴老太太就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很久都没有住过病房了,这环境看起来真是不错,那边还有一张床,正好我晚上留下来陪我儿媳妇儿。”  裴斯承:“……”  那张床是他专门托了关系给运进来的啊!老妈,有你这样断你儿子后路的么?  ………………  宋洁柔在外面打电话,专门去找了整容科的医生。  整容科医生说:“现在这种时候,这就算是手术失败的典型案例了,我和其他医生商量一下,先让你女儿恢复一下,等到下周,就可以过来了。”  宋洁柔本来说,这要是再进行手术,就已经是第三次了,这么多次……  医生说:“人家脸上动刀子十几次的人大有人在,你这三次算什么。”  “就是受罪。”  “想要美怎么不能付出点代价啊,再说了到时会麻醉的,你放心好了。”  宋洁柔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其实根本就不是为了美,是为了一个男人啊。  她知道,现在在给徐婉莉找医生整容的时候,也需要找人给徐婉莉找心理医生了,现在徐婉莉这已经完全超过了正常人的范畴,心理上的疾病更加严重。  而就在宋洁柔在路上买了东西回去,在自家楼下,却停了一辆警车。  她心里一慌,这是谁家里出了什么事儿了吧?千万别是来找莉莉的。  可是,到了楼上,刚下电梯,宋洁柔就听见一声声的尖叫声。  “不要抓我!不是我!我从来都没有过!”  宋洁柔丢了手中的东西就向家门口跑了过去,在门口已经围了一圈人,都是来看热闹的。  “你们在干什么!”  现在这种情况下,敢对警察大呼小叫的,也只有宋洁柔了,倒是真的不怕将她再抓进去关几天。  警察已经出示了证件,说:“我们秉公办理,现在我们找徐婉莉,需要调查一些事情,请您配合。”  徐婉莉已经躲到宋洁柔身后了,“姑姑,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这种情况,必定是不能硬碰硬,宋洁柔便同意了警察将徐婉莉带走去做调查,但是她也提出了要一同去警局。  其实,这一次调查的事情,无非就是那几个已经被抓的强奸犯口中供认不讳的一个事实,也就是这个手机号码的主人,给他们几个人打的电话,之后银行转账的卡号,也就是这个账户。  然后,警方通过手机号码和银行卡号,调查得知是徐婉莉。  确实就是面前的这个长得其丑无比的女……人?  其实,某一种程度上,这一次徐婉莉整容还算是比较成功的,最起码是和提供的照片上的真人相差无几了,甚至后来居上了。  徐婉莉面对警察的询问,自然是认了,现在这种情况下,作伪证说假话,都是要从严处理的。  既然供认了,那就等着最后的裁决就可以了。  徐婉莉声嘶力竭地叫宋洁柔“姑姑!姑姑,你救救我!我不想坐牢!”  宋洁柔走过去,看着徐婉莉现在唯有一双眼睛可以看得出来,目光眼神,以及内心波澜。  她对几个警察说:“我有话想要跟我女儿说。”  几个警察到了现在,也就不再多为难了,便出去了,留下徐婉莉呆愣地站着,她在听见女儿两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惊呆了。  “姑姑,什么意思?”  宋洁柔顿了顿,说:“我是你妈妈……当年因为我生你的时候和韩家已经有了婚约,所以当时大哥就先把你送到了乡下养着,给了徐媛怡,我当时从手术台上生了孩子下来,孩子就已经不在了,之后你两岁的时候我才是第一次看见你……这么几年,不,这么二十年了,莉莉,二十年了,妈妈对不起你……”  宋洁柔说着说着,眼眶有些湿润,已经掉下眼泪。  徐婉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还一直盯着面前抹眼泪的宋洁柔,许久才问了一句:“徐媛怡不是我妈?”  宋洁柔点了点头:“如果你不信,等到你出来了,我们去做亲子鉴定,你就知道了,我没有骗过你,从来也不会骗你。”  宋洁柔现在越想越觉得这几年来过的辛苦,特别是现在的徐婉莉,成了这样一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让人看着觉得心里面莫名的难受,都是为了叶泽南么?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她也就是为了和宋予乔争一口气,到了后来,心理上越发的有了心理暗示,就成了这种情况。  竟然,在脑子里发热的时候,还买凶强奸别人,真的是丧心病狂了。  宋洁柔等着徐婉莉说话,但是,很久很久,徐婉莉都好像是一尊雕塑一样,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再眨动了。  “莉莉……”  外面有警察已经开门进来了,说:“女士,现在还是请你先进去吧,我们需要就具体情况记录一下。”  宋洁柔站起身来向外走,在临出门之前,转过来叫了一声:“莉莉,我还是会来看你的,你一定不要慌张,在这里面听警察的话。”  徐婉莉依旧是一动不动。  宋洁柔从警局里出来,天空中的太阳一照,她感觉到头晕目眩,向前踉跄了几步没有站稳,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  当天晚上,黎北就已经将监控录像取到了,然后在电脑上放了放,将其中的一些剪辑,然后才给裴斯承看。  裴斯承要的就是这些剪辑内容。  当时,这个女人在进华苑小区之前,首先是打了电话,然后在华苑的小花园内转了两圈,似乎就是在磨时间,一直等到他是在下午三点五十分乘车回来,她才跟在后面上了楼。  根据录像带上的显示,在这个女人上楼不过二十分钟,宋予乔的车就驶入了华苑,停车后,宋予乔和苏智两个人各抱了几件婚纱礼服,上楼。  看完整个剪辑的录像,裴斯承靠着身后的椅背闭了闭眼睛。  原来,这才是整个真相。  可是,这个女人到底是和苏智有没有关系,必须还是要找来这个女人来问一问清楚了。  ………………  因为在裴斯承的房门正前面,有一个摄像头,是那种高度清晰的摄像头,将在门前站着的那个女人,拍的十分清晰。  这个女人必定是最好找的,只要是按照那人长相,在混迹风月场所的小姐里面找就可以了,可是,找遍了所有人,却没有找到。  裴斯承深深锁眉,问顾青城:“你里面有没有这种新来的小姐?”  顾青城摇了摇头:“现在这种事情我已经撂手不干了,都是底下的人自主的,我不知道,叫阿绿来问一下。”  不过一分钟,阿绿进来。  裴斯承递上照片,让阿绿辨认。  阿绿双手接了照片,看过,摇头:“不是我们这里的。”  他现在已经是有了计较。  确实,可能是方向找错了。  从这个女人这里顺藤摸瓜找到苏智,倒不如反其道而行之,找人盯紧了苏智,在顺手摸到那个女人。  只不过,还没有专门去找苏智,这边苏智就自己提着东西,捧着鲜花,上医院里来探望宋予乔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